╠ 南邊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y 4,2018

【寫生】屏東「恆春古城」東門:牡丹社事件後建城(13.8ys)

四月春假假期,特地安排一天要到恆春古城寫生,左右姐妹畫過這麼多古城,總覺得有遺漏的就應該趕快去報到補齊。這天從高雄到屏東恆春,在「湯匙放口袋」躲過中午豔陽後,正想觀察西門如何安排寫生,卻發現沒有一個可遠觀的好角落,於是當下決定改畫東門。恆春古城最特別的是,東西南北四座城門都還保留著,沿著城牆就可以繞一圈。

...繼續閱讀

March 20,2018

一段仿前人所走的山中之路:從左鎮到內門(草山月世界、朱一貴文化園區)

時間來到19世紀,1871年,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 1837~1921)在長老教會馬雅各醫師的引介下,來到了美麗的福爾摩沙島,他從打狗港上岸,開始用影像記錄打狗與台南。他走訪山區,記錄平埔族,所走的路線大概是台南出發,途中經過拔馬(今左鎮)、木柵、甘仔林村(今內門)、甲仙埔、荖濃到六龜里。他拍下許多照片,最精彩的就是在木柵一系列的西拉雅族的照片(尤其是木柵女人與嬰兒那張照片最讓人印象深刻),還有經過草山月世界時,雖崎嶇難行仍留下當時的影像。

...繼續閱讀

March 17,2018

【帶著爺爺去旅行】高雄左營舊城東門:市區裡的寧靜地帶(13.4ys)

三月初才在左營舊城東門城外的城峰路,看著環境劇場「見城」的演出,回過頭看看去年十二月帶著西川爺爺也曾來這裡,那時是因為更早之前與娟一家人來寫生,特別喜歡這一個寧靜的地方,所以帶著長輩一同前來,我們不知道三個月後,這裡會有一場精彩的歷史大劇,比對上萬觀眾的場面,此時這座城寧靜許多。

...繼續閱讀

March 1,2018

台南六甲「林鳳營車站」:和「後壁車站」是雙胞胎車站(13.3ys)

去年十一月,為了書寫「藝術事件簿」專欄,到台南土溝村一趟,我們刻意經過「林鳳營車站」,因為三年多前,曾到隔壁區的「後壁車站」寫生,這兩個車站長得像,號稱是「雙胞胎車站」,帶著雙胞胎女兒來走走也挺有意思的!而且我們到訪的時間也剛過11月11日的雙胞胎節呢!

...繼續閱讀

zozoyoyo2 發表於 樂多23:15回應(1)引用(0) │標籤:玩台南,鐵道與老車站

February 1,2018

【散步水圳邊7】嘉南大圳麻豆支線:看不見水圳的一條支線(13.2 ys)

每回分享台灣旅行講題時,我總愛提起嘉南大圳,輕易的就可以說出「大圳大大小小的支流總長約一萬六千公里,可以環繞台灣13周,繞地球半圈。」但若要真的細細去走,恐怕走到天荒地老都無法完全達成。雖知如此,我仍喜歡帶著孩子走在水圳邊,看著藍綠色的水,漂浮著細長水草,看著燕子低飛,穿越水道,看著雜亂的孟仁草佔滿水圳邊,那種原始的土味是如此的吸引我。

...繼續閱讀

January 27,2018

【帶著爺爺去旅行】帶爺爺去找他的小時候:高雄大寮與林園(13.2ys)

常常會陷入回憶中,好像是一種初老現象,不小心就說出小時候的故事,這也許是「長大」使我們淡化了純真,是「成熟」促使我們的心靈變質,更因為「老成」加速了行動力的衰竭,因此,內心不由得勾起了過去,動不動就是從前又從前。啊!「回憶」就是與歲月的抵抗。

...繼續閱讀

January 10,2018

【寫生】高雄鳳山「鳳儀書院」:曹謹來了!(13.2ys)

去年三月(2017.03)與乾女兒一起到高雄左營舊城寫生,我們約定好,要再到鳳山新城寫生,這樣高雄新舊城就可以一網打盡,好好認識清朝時期的鳳山縣城為何遷移來又遷移去。我們如願的來了,只是沒有畫鳳山新城的城門,而是選擇寫生環境比較好的鳳儀書院當作是我們觀察的景點。

...繼續閱讀

January 3,2018

2018元旦:清晨四點起床,與爺爺去澄清湖(13.5ys)


▲清晨5點半的澄清湖。

每年第一天,我們都會帶著孩子去爬山踏青,這是歷年來我們這個小家庭漸漸建立的迎新模式。今年,我想要融入更多的「家庭味」,於是,邀請西川爺爺及阿伯一起加入我們的行列。爬山對爺爺來說可能會比較吃力,我調整了元旦爬山的模式,改成爺爺常去的澄清湖踏青。

...繼續閱讀

December 20,2017

【寫生】台南善化「慶安宮」:來畫憨番(13.1ys)

九月初秋,孩子剛開學,尚未有繁重的課業賴皮的硬巴著。邀約她們繼續「福爾摩沙寫生計畫」,她們二話不說便答應,也許是一種集點遊戲的概念,目標值就快要達成。我們多希望在國三畢業時,真的可以累計到50個寫生景點,這一次,是我們第44站,目的地是台南善化慶安宮。

 

...繼續閱讀

November 12,2017

【寫生】高雄林園「原 頂林仔邊警察官吏派出所」:回憶林園(13.1ys)


▲各據一角。

對高雄南邊的林園其實不陌生,小時候住紅毛港,家人常常會說:「我要去林園一趟。」我清楚知道要到林園去,得走沿海公路往南邊走,過了鳳鼻頭的三角公園,再一半路程應該就快到了。我知道那Y字的分水嶺,往右走去東港,往左走去王公廟一帶,還有清水巖的山洞,必須彎腰涉水度過(後來才知道是日軍戰備坑道)......這些隨著地理位置而來的回憶安插在我的童年的座標裡,緊緊牢固,無法抽離。啊!我似乎又想起到林園路途中,路上的水牛有幾隻?經過的大卡車有幾台?空氣中的化工不良味道,還有牛大便撲鼻而來。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