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訪談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3,2014

[雜誌訪談] Bridge USA三月號 X-JAPAN YOSHIKI專訪

No.1 Interview X-JAPAN YOSHIKI

http://www.bridgeusa.com/digitalmagazine/index.php?id=16&mdate=201403



 去年八月,YOSHIKI發售了睽違8年的個人專輯『YOSHIKI CLASSICAL』,在古典樂作品的領域中也創造了空前的銷售量,現在銷售紀錄仍持續更新中。這是一張可以一窺YOSHIKI有別於X JAPAN團長的音樂世界的專輯,全世界的古典樂迷也對其多采多姿並極具說服力的音樂與感性,以及樂曲的完成度稱道不已。

 YOSHIKI將在4月25日於南加州橘郡科斯塔梅薩市的古典音樂聖地Segerstrom藝術中心,開始他的個人巡迴「YOSHIKI CLASSICAL TOUR 2014」。我們在他對於這次巡迴的期許,以及他個人當作終生職志的「公益活動」的方面,進行了專訪。

- 決定古典的巡迴之後您又更忙了吧?我之前曾參加過X JAPAN的演唱會,這次是古典演奏會,觀眾層應該又會不同了吧?

YOSHIKI(以下略為Y):實際上X JAPAN的歌迷涵蓋範圍非常廣,性別當然不在話下,國籍也各有不同,年齡層更是從非常年輕到非常年長的人都有。所以在製作專輯時從來沒有考慮過要針對哪個對象的問題。不過古典音樂方面,可能又會遇上不一樣的聽眾,我非常期待。

- 關於演奏會的內容方面,已經有具體的構想了嗎?

Y:我是在考慮,要演奏『慶祝天皇陛下御即位十年國民祭典』所做的奉祝曲「Anniversary」,以及已經於111個國家開放數位下載的金球獎主題曲「Golden Globe Theme」等,再加上X JAPAN的曲子,應該還不錯吧。原本X JAPAN是大音量演奏的曲子(笑),但是這次應該是比四重奏再多一點的編制(古典樂編曲)來表演。然後這次應該是邊跟觀眾聊天邊演奏。

- 跟觀眾聊天?用英文嗎?

Y:是啊,一邊與觀眾對話,一邊可能也會變更演奏曲目。其實本來X也會看觀眾反應變更曲目。我是覺得,這可以說是延續X的方式,也可以說是與歌迷一起創造共有的空間,正是現場表演最美妙之處。

- 原來如此。另外,因為古典樂是器樂曲,那就需要歌詞之外的表現方式了吧。

Y:我也有考慮要請歌手當來賓唱個一兩首歌。無論是搖滾或是古典,都希望能跟大家以美麗的旋律分享心情,這是超越世代的事情,也是超越國籍的事情。

我現在也覺得自己是住在地球上,並沒有美國或日本之類的界限。

- 這次請務必讓我們問一下『Anniversary』的誕生背景。實際上對於戰後出生的我們來說,講到對天皇的印象時,其實會有點不知該怎麼反應吧,即使說要祝賀天皇陛下即位十年,恐怕還是相當困難吧。

Y:當時的確有煩惱過這個問題。最花時間的部分也是整個樂曲給人的印象上。當時問了奉祝委員會很多問題,也請他們告訴我想法,儘可能地以美麗的旋律為基礎,做出有品味的樂曲,以這樣的考量來構思音樂。而另一方面,金球獎的主題曲,則是因為那個場合是全世界懂搖滾也懂古典的記者與音樂相關人士齊聚一堂的特殊場合,所以由強調其豪華與極富盛名的面向來構思,做了搖滾感、協奏曲感、還有兩者之間的感覺的曲子,結果是用了介於兩者之間的那首。

- 您無論在搖滾或是協奏曲方面,都游刃有餘呢。

Y:我認為音樂並沒有什麼類型的區別。應該說是美麗的旋律加上了節奏與編曲之後,要變成搖滾或是其他的都可以吧…。

- YOSHIKI先生您除了是演奏家之外也是作曲家。想請教您具體來說是如何作曲?是一邊彈鋼琴一邊錄音嗎?

Y:不是,我都是把音符寫在五線紙上,以寫譜的方式來作曲。幾乎大部分的曲子都是這樣完成的。雖然有時也會用一下鋼琴。樂譜寫好了之後會到錄音室去錄成音樂。您想看(樂譜)嗎?

- 咦?可以讓我看嗎?

Y:你看這個包包裡塞滿了寫好的五線紙(笑)。這個是想要當X的新歌,剛開始寫的譜(照片)。

- 哇,所以也有寫古典樂四重奏的分部譜嗎?

Y:古典方面是從四重奏來發展的感覺。

- 另外YOSHIKI先生您也對於公益活動十分熱心。據說您有前往東日本大震災的災區造訪。

Y:我有親自去過石卷。果然有很多事情是不親自到那裏去是看不到或感受不到的。我因為有音樂所以才能努力到今天,但因為10歲就失去父親,所以那些在震災中失去雙親的孩子的心情,可能稍微能體會一點。我在石卷參觀了中小學與幼稚園,其中有半數的學生失去了雙親。孩子們很辛苦,照顧那些孩子們的老師們也非常辛苦,連義工們都真的很辛苦。現在災區是這個情況。而且這種狀況逐漸被人遺忘,我覺得這樣不行。現在不是在意會不會被人說是偽善的時候。神戶時我捐了鋼琴等等。2010年也設立了非營利的公益組織。到底音樂
家能提供什麼樣的協助呢?當然,把作品的收益捐出來也是一種方式…另外,也許也有很多人知道,公益活動也非常能拯救自己。我對公益活動的基本態度是:如果有人摔倒了,應該要伸出手幫忙吧?我只是這麼認為而已。

- 雖然東日本大震災已經過了三年了,但還是有很多問題呢。

Y:是啊。所謂的復興,不只是市區或是經濟上的,在精神面的部份,從陰影中站起來,我認為起碼要十年以上的時間。還有福島的大問題-。這不是只有日本的問題,而是世界性的問題。我並不是社運人士,但我認為核電廠的事情必須以人的立場好好面對,是不能不關切的問題。即使沒有能立刻解決的方法,也是必須要每個人都好好思考的重要問題。

=這篇訪問的後半將會在四月號刊登,下一期將會有YOSHIKI先生談到新錄音室的話題、對於東京奧運的想法、早年的回憶以及舞台上的小故事等,敬請各位期待=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2:18回應(0)引用(0) │標籤:x-japan,yoshiki

October 18,2013

[滾石雜誌] YOSHIKI訪談:日本應引以為傲的"瞬間的美學"

http://www.shopvault.jp/special/rs/
Rolling Stone 日本版 2013年 11月號



當面對無常的時候,負面思想會消失,而正面力量會誕生。

關於這個男人,不需要多做說明吧。從80年代後半開始,以X JAPAN團長的身分,建立起無數金字塔的搖滾巨星,也是活躍於全球的古典樂音樂家。他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活動範圍,正是代表日本的獨一無二的存在。這次的採訪很意外地是他首次登上滾石雜誌,也恰巧是在決定舉辦2020年東京奧運之際。所以談到了他自己與“日本”。

(看著前一期封面的Hi STANDARD)
「Hi STANDARD復活了嗎?」

─雖然沒有出新歌,但是在震災之後,為了日本的復興,以AIR JAM的形式復活了。你們有往來嗎?

「以前曾經一起喝過一次酒。因為認識的人開酒吧,被帶去的時候,剛好Hi STANDARD的團員也在喝。雖然我和他們都喝得很醉,完全不記得講了什麼(笑)。看來大家都很有精神的樣子哩。」

─現在也決定了2020年舉行東京奧運。日本在震災後感覺一直很悶,對於這個消息YOSHIKI桑是覺得如何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春天來了”的感覺。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因為接下來必須朝向世界,進行各式各樣的準備。這應該是震災後日本真正能夠迎向春天的大好機會吧。」

─另一方面,也有人憂心預算與人手會被奧運佔走,反而導致災區的復興更為緩慢。我自己是希望奧運能為災區帶來真正的春天。

「我昨天才剛去了石卷,的確就像您講的那樣。在災區,也有聽到人提到『雖然東京會很熱鬧……』這樣的意見。會擔心發生這樣的情況。但是我倒是認為,有奧運反而能促進災區的復興。例如像我這樣的人,就必須出聲表示『因為要奧運了,該推動日本整體的復興』,這是我去災區的感想。奧運並非只是東京的事情。我是樂觀以待,也認為一定要樂觀地進行這件事。」

─由居住海外的YOSHIKI桑來看,屆時日本該以成為什麼樣的國家為目標呢?

「的確,雖然說我不敢說自己一定很客觀,但到災區所感覺到的,仍然不是誰好誰壞的問題。本來這次會去災區,是因為我自己在還是孩子的時候,父親就自殺去世了,所以我去的目的是鼓勵災區的孩子們。我去了育幼院、小學與中學,在當地強烈地感受到,能鼓勵孩子的老師是多麼地重要。雖然老師們並不是被關注的焦點,但他們都非常地努力。所以,也看得出他們疲倦的樣子。從那時起,不是已經過了2年半了嗎?那些平常在鼓勵人的人,也必須給他們一些鼓勵。我覺得必須給做義工的人一些勇氣。大家都必須積極向前。昨天是微妙地感受到,如果那裡只有一部分好轉,就一定會產生其他的問題。所以一定要是東京變好=日本變好才行。然後日本變好=必須去關照全世界,我是覺得如果大家都能注意到這樣的事情,那就太好了。」

─的確,現在的日本在各方面來說,是有「見樹不見林」的情形。

「我因為在小時候父親去世,覺得自己非常不幸,覺得為什麼只有自己會遭遇這種事,而逐漸看不見周遭的人事物,還變得越來越內向。昨天在災區看了某個人寫的信。他是寫說,因為自己受到別人的幫助,所以也希望十年後能幫助人,讓我看了不由得落淚,我想,我們所希望的社會,就是這樣的社會吧。也許有人會覺得我是很客観的在講和平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是到災區才學到的。為了能達到這樣的目標,自己得先變強才行。」

─與其說是YOSHIKI桑為了要讓自己變強,應該說為了要維持這樣的堅強,是需要什麼呢。

「我認為無論是誰都有堅強的一面與脆弱的一面。由別人來看,可能會覺得我很強,但是我其實是,就算只有1%也好,努力保持樂觀,努力維持堅強而已。實際上可能很脆弱也說不定。因為有時獨處的時候,會忽然變得很沮喪。」

─我知道您講的那種感覺。

「人生就是像這樣,跟大富翁遊戲一樣有起有落,所以才有趣。如果什麼都很開心,那活著不就很無聊了嗎(笑)。因為有悲哀,才有喜悅。像是剛剛的奧運話題,我覺得日本就是因為遭遇了各式各樣的痛苦,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喜悅會降臨。」

─的確。只不過,您覺得核能電廠是怎樣呢?我覺得為了迎接大的喜悅,還有十分困難與漫長的路要走。

「我認為核能電廠的事情,並不只是福島的問題。這是日本的問題,也像剛才講的那樣,不只是日本,而是世界性的問題。必須由全世界
一起合作,來做些什麼才行。昨天去石卷的時候,大家也都在努力。但是福島的人們就算是很努力,現在也不是努力就能解決的狀況。我一直都在想,現在還在面對的,是在能處理那些事之前的問題。雖然剛已經說過了,這是必須全世界一起合作解決的、整個地球的問題」



我的負面能量全部都投注在搖滾之中。在那瞬間,一切都變為正向

─YOSHIKI桑您個人是打算採取什麼行動呢?

「因為我基本上是一個音樂人,發言具有某種程度影響力,所以首先得提出問題。但也不只是提出問題,而是要讓人人都能意識到,福島其實是大家的問題。為此,我必須自己先持續進行現在正在做的公益活動。以這樣的立場,來喚起大家對這件事的關注。」

─關於公益活動方面,您是以協助孩子們為主,在全球進行,而且從之前就一直持續在做呢。

「是的。我認為公益活動並不是一蹴可及的東西,我是當作終生職志在做。所以今後也必須一直繼續進行。例如像石卷,也被朋友問說:『為什麼現在跑去?』但無論是現在去或什麼時候去,要復興都還要花很長的時間。也剛好市長願意跟我見面,問他說『現在怎樣了呢?』,他也說『因為也有精神面的傷害,所以真正的復興可能得花十到二十年吧。』在發生災害與意外時,大家都會拚命報導。四川(大地震)的時候也是,在1年之後前往災區,就知道這些事正在逐漸被遺忘。就像『發生火災了!』的時候,會引發一陣騷動,但燒掉之後的殘跡要怎麼辦呢?這樣的感覺。」

─的確是如您所說的這樣。

「另外,我所認為的公益活動,是不能勉強去做的事情。基本上是以自己能進行的步調、能進行的範圍來進行。總之就是以我的步調去做。而且因為我是音樂人,所以想做的事情不是把建築物拆掉之類,而是在其他方面去做我能做的事情。」

─雖然問這個好像有點偏離話題,到目前為止,我們只有在經濟方面有做出一些國際貢獻。您認為日本今後應該在國際社會中擔負起什麼樣的任務呢?

「這真是個了不起的問題(笑)。雖然這很難解釋,但我認為日本人有日本人的美學,而且應該去傳遞這樣的美學吧。當然在經濟方面強大也是好事……。這個問題,我覺得跟問我"為什麼做音樂?"還蠻相似的。」

─所以說?

「我以前想要自殺的念頭非常地強烈。也因為失去父親的緣故是父親自殺,所以一直在想"為什麼我會活著?"。我一直在盤算尋死的時機。反過來說,就是因為一直在盤算尋死的時機,所以就沒有什麼害怕的事。我是把這件事當作正面力量來看待 (笑)。我認為日本人有這樣的美學。如果用語言來描述,就是“瞬間的美學”。也就是說,當面對無常的時候,負面思想會消失,而正面力量會誕生。我覺得日本人該向全世界傳達這樣的事情,就可以成為建造美好世界的一部分。讓日本人獨特的美學發揮到全世界,如果這個世界不是在比較誰比誰更強,而是能發揮各色人種的優點的話,那該有多好。」

─的確,我也覺得這種日本人的美學對於世界來說是必要的,YOSHIKI桑做音樂的理由之一,也是為了要將這樣的美學向世界傳遞吧。

「是啊。為了傳遞這樣的美學,包括我在內,不變得更強也不行。」

─這麼說來,我是覺得搖滾這東西能夠讓人的內心變堅強,您覺得呢?

「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曾在黑暗中狂奔,在黑暗中吶喊。與搖滾相遇之前,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辦才好。我可說是被搖滾所拯救的。用極端的說法來講,我的負面能量全部都投注在搖滾之中。在那瞬間,一切都變成正向。我不是會在舞台上砸鼓嗎?如果在街上做這種事,會被抓吧(苦笑)。因為是在舞台上,所以怎麼叫、怎麼破壞,要哭要笑都可以。因為搖滾給了我這樣的場所,所以我被拯救了。所以我也在想,必須用這樣的音樂去救人。」

─說起音樂,您最近發了睽違8年之久的『Yoshiki Classical』個人專輯。雖然說是以舊作為中心,是精選輯式的選曲,但也放了2首新曲,還有與喬治.馬丁的合作。與喬治一起工作時是怎樣的狀況呢?

「我是以一個音樂家的身分面對他,所以不太去想有關披頭四的事情。因為在做音樂時,音樂就是一切,那個人的頭銜和經歷都不重要。就算是我,無論是X JAPAN的YOSHIKI,或是個人活動的YOSHIKI,如果寫出糟糕的曲子,那就完蛋了,所以我自己也認為每次都是挑戰。」

─原來如此。雖然是這麼說,這張專輯還是拿下了10個國家的iTunes古典樂排行榜第1名,再度讓全世界知道您身為音樂家的才能。今後您打算進行什麼樣的音樂活動呢。

「無論是搖滾樂或是古典樂,都希望能朝向世界好好努力。」

─YOSHIKI桑是日本音樂界之光。希望以後也有好消息可以聊。

「這樣說我是太過獎了。不過,我還是得為了讓人引以為榮而好好努力。雖然我也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希望今後繼續以日本人的身分、也以音樂家的身分,嘗試各項挑戰,也希望大家懷抱著同樣的心情,在各自的領域中一起努力。」

─這麼說來,YOSHIKI桑的夢想是什麼呢?

「我想要寫出自己也覺得“就算死也甘願”的曲子」

─也就是說,還沒達到這樣的地步嗎?

「不是還沒嗎?」

─都已經留下了這麼多首名曲了?

「還早得很哩。」

─那會是甚麼樣的音樂呢?

「不知道。因為音樂的可能性、音樂的力量是無法計算的。只不過,我每次在聽的時候都會想,這些古典音樂的作曲家們,在幾百年之前,到底是抓住了什麼而寫出了這些曲子呢?要舉例的話那真是舉不完,但是像柴可夫斯基、拉赫曼尼諾夫、貝多芬、莫札特、蕭邦……為什麼這些旋律會如此地在心中迴盪呢?我想要寫出能更為抓住人心的曲子。」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3:08回應(0)引用(0) │標籤:yoshiki,x-japan

March 28,2012

VOGUE JAPAN 2012年5月號 YOSHIKI長篇專訪

[本文謝絕轉載]



VOGUE JAPAN 2012年5月號 YOSHIKI長篇專訪

All The Right Notes

在LA的自宅內,YOSHIKI對我們說的事。
今年1月,在美國洛杉磯舉行了第69屆的金球獎頒獎典禮,
這次的頒獎典禮,也首次盛大地發表了官方主題曲。
負責作曲、製作的,就是以X JAPAN團長身分享譽全球的YOSHIKI。
已經於洛杉磯住了15年的他,在自己家裡接受訪問,
並且與我們傾談,關於音樂、家人、慈善活動、人生…
以下是VOUGE JAPAN的長篇專訪。

Photos: Lauren Dukoff Stylist: B. Akerlund Interview: Mayumi Nakamura

打開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純白的大理石地板與平台鋼琴。沿著起居室牆壁擺放的大批健身器材,會讓人誤以為這是運動員的住宅,最裡面的大窗戶靜靜地穿進來的,則是LA正午的陽光。
我們這次會希望在YOSHIKI自己家裡拍攝,並沒有其他原因,而只是因為他的鋼琴在此。「想要他跟鋼琴一起合照,如果可能的話,最好是他最放鬆的地方。」負責攝影的Lauren Dukoff這麼說。她是以LA為根據地,拍攝過Adele、LADY GAGA與Beyonce等知名歌手的攝影師。造型師則是之前在超級盃時,為瑪丹娜做造型而成為熱門話題,聞名於世的B. Akerlund。
在融洽的氣氛中,順利地進行攝影工作,最後的換裝結束後,他拿著礦泉水的罐子,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那麼,就開始訪問吧。」


並沒有任何事情是「應該要這樣」的。

──YOSHIKI先生為金球獎做主題曲的新聞,在日本也成為十分轟動的話題。這次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開始做金球獎的主題曲呢?

YOSHIKI(以下略為Y) 去年收到HFPA(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的會員中島小姐的邀約,參加了金球獎的頒獎典禮。我本來是葛萊美獎的投票會員(對獎項擁有投票權的會員),所以常常去參加葛萊美獎,但金球獎是頭一次。因為大家都是邊用餐邊看頒獎典禮,所以很自然地會跟附近的人結為好友。其中當然有HFPA的人,在金球獎之後,跟他們也常常一起出去吃飯。有一天,在他們聚會的宴會上,會員之一的阿伊達女士(Aida Takla-O’Reilly,是目前HFPA的會長,負責主導金球獎的相關事務)問我要不要來寫一首金球獎用的曲子,所以就說「好啊」(笑)。本來以為只是開玩笑而已。但是阿伊達對我的事情很清楚。她知道我在天皇即位十周年紀念慶典上作曲並演奏,也知道我有幫愛知萬博寫主題曲。之後她被選為會長,我也收到了正式的邀約。

──在天皇陛下即位十周年紀念慶典中,YOSHIKI先生演奏鋼琴協奏曲的儀式,真的非常令人感動,我也印象非常深刻。我也記得您非常適合穿正式的燕尾服。

Y 當時他們要找「會古典也會流行或搖滾的人」,而由一個叫奉祝委員會的單位來跟我談。關於服裝方面,由於要為兩位陛下演奏,所以試了很多位設計師做的晚禮服。

──您有從影片看到當時兩位陛下的表情嗎?那真是非常令人感慨萬千的影片呢。

Y 有啊,我看了。實際上原本寫的曲子更長。寫了大概超過20分鐘的曲子吧。但是聽說兩位陛下是站著欣賞,所以就將曲子繼續改寫,結果最後縮成不到8分鐘。即使是這樣,兩位陛下真的是站著聽完,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是,當時的訪談中YOSHIKI先生提到「收到這個邀約的時候是先徵詢母親的意見」。怎麼說呢……雖然很難表達,是覺得「真的是一位很認真的人啊」。(笑)

Y 一開始是覺得,我真的能擔起如此重大的任務嗎?所以跟媽媽討論。她就說了:「這是一定要的啊。」之後被邀請參加園遊會,就跟媽媽一起去參加了(笑)。

──這樣啊。媽媽一定是穿和服去的吧。您老家以前也是經營和服店的吧。

Y 是的。家母至今仍常常穿和服。我小時候也是在音樂與和服這兩種文化中成長。

──YOSHIKI先生的自傳我也看了,其中提到令堂的事情,也令人非常印象深刻。她可說是最了解YOSHIKI先生的人,有時也當X JAPAN的贊助……。您做的第一張專輯,現在可說已經是傳奇了吧,令堂會提供那麼大的援助,雖然說是家人,能夠信任並支持到這種程度,還是很了不起啊。

Y 是啊,我12歲時,到朋友家開的美容院把頭髮整個染成紅色。本來以為媽媽會生氣,不過回家之後她只說「顏色再深一點比較好吧?」(笑)。不過雖然說媽媽沒有發脾氣,去學校還是被抓起來馬上剃成光頭,才覺得「啊,果然還是不行」(笑)。

──現在也常和母親見面嗎?

Y 開演唱會時她大概都會到後台來。但是到現在還是把我當小孩子。例如說……大概是前年吧,我不是才剛在五萬人還十萬人的會場開演唱會嗎?之後她來後台,劈頭就問「有沒有好好吃飯?」(笑),「因為才剛在舞台上讓萬人景仰…」是類似這樣的對話(笑)。她還是把我當小孩子(笑)。

──我這次為了來做訪問看了很多資料,覺得很驚訝的是,您在1987年時就自己製作音樂錄影帶,還送那個錄影帶給所有來看演唱會的人……。現在Youtube之類的東西已經非常普及,所有做音樂的人在宣傳時,都不只是靠音樂,也非常普遍地運用影片帶來的視覺印象來吸引人,但是當年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當時YOSHIKI先生不但自己拍宣傳用的照片,還到製版廠去自己做廣告。甚至還自己去刊登廣告的雜誌接洽廣告費的事宜!

Y 做了很多事情呢。到底要怎樣才會讓人來聽自己的音樂呢……該說是很天真的想法,還是沒有想很多就做了,或是本來決定了的事情就不會被左右呢。為了達到目標不惜使用任何手段,如果有甚麼能嘗試的就去做做看,我是這麼想的。

──當時,像X這樣的搖滾樂團去上綜藝節目,也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事情,這是從以前就是這樣嗎?長大之後這種想法還是沒變嗎?

Y 小時候啊……像是我國中的時候,雖然一直都染頭髮還到處鬼混,因為家母是「只要你有唸書我就不管」的人,所以無論如何書還是有在唸。雖然當時是把不良少年跟不會唸書畫上等號,但是我是唸書和不良兩邊同時並行。我不認為「不良一定非這樣不可」,本來也沒有任何「應該要這樣」的事,我一直都這麼覺得。

──青少年時期,不是會有種「不良少年唸書很遜」的氣氛嗎?但是YOSHIKI先生不但有在用功,還在彈鋼琴。認識的人是怎麼看YOSHIKI先生的呢?

Y 還是覺得我是「怪人」吧(笑)。我高中也考上那一帶非常有名的升學高中,校方覺得「怎麼會有這種人跑來唸我們學校」,不良少年那邊是覺得「這傢伙為什麼還得去上鋼琴課」的樣子(笑)。我那時就是這樣,有種不屬於任何地方的感覺。這在出道之後,情況也還是沒甚麼改變。邊做搖滾也同時做古典,雖然玩很激烈的音樂,但還是化很濃的妝。也很難找到X JAPAN能歸類的類別。反過來說,如果用另一個角度來思考,就不會被這些東西所制約。人會因為建了牆壁而感到安心對吧?例如說,因為像是東京這種廣大的地方沒有牆壁,就不曉得動物會從哪裡跑來襲擊人類,所以有牆壁會比較安心……一般來說人都會有這樣的心理,但是我恐怕是那種會把那個牆拆掉的類型。

──不會因為沒有牆而感到害怕嗎?

Y 當然不能說是完全不害怕,不過感到害怕的程度一定比一般人低吧……怎麼說呢,我還很小的時候,就不知為何一直對死亡有所憧憬。因為我父親在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死了……所以一直都是抱著某種「隨時要死都可以」的心情活著,所以可能本來就不怎麼怕死吧。但是,我不想以消極的態度來處理這樣的想法,因此就變成是「那不就甚麼都能做嗎?」或是「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雖然YOSHIKI先生在心底有著對死亡的憧憬,但現在卻會為了幫助人走向明天,而熱忱地參與慈善活動,這也讓我非常好奇。以往這種憧憬死亡的心情,是如何與想要為誰帶來夢想的心情連結在一起的呢?

Y 由於自己以往像這樣憧憬死亡的時間很長,所以反過來,知道那些突然失去了甚麼的人的心情。有時候會覺得,如果不是經歷過傷痛的人,還是會有無法了解這種心情的時候吧。因為無論是從正面或負面來看,我的確經歷過這樣的傷痛。特別能理解小孩子失去父母的寂寞心情,我小時候身體也非常不好,一直因為氣喘住院,所以也可說是非常能體會身體不好的孩子的心情吧……。我自己是因為做音樂而被拯救……或說是找到出口,在感到痛苦的時候,發洩的地方一直都是音樂。如果沒有做音樂的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走到這個地步。或說,恐怕自己已經真的死了吧(笑)。由於我是在音樂的強力支持下這樣走過來的,所以想要透過音樂,去幫助那些失去了甚麼的人,這是我積極投入慈善事業的契機。

──如果說,那種知道失去了甚麼的人的心情……不只是慈善活動,從YOSHIKI先生的音樂中也可以感覺得到。歌詞內容非常地哀傷,曲也像是把自己的哀傷直接寄託在音樂之中。也許這就是因為YOSHIKI先生這樣的背景,才會寫出這樣的作品吧。

Y 是啊。我的音樂,可說大多都是從這種哀傷中誕生的吧?有很多曲都是在感到痛苦的時候寫出來的。在這樣的時候,可說是自己也可以坦然的面對自己吧,或說是只有在寫曲的時候才真的能完全沒有防備。嗯……也寫了不少沉重的歌詞。但是我喜歡的是一種「雙關」,有很多人寫的歌詞是直接談死亡,但我並不想這樣寫。不過在寫的時候是以非常單純的心情去寫的。

──阪神大震災時,有捐贈鋼琴給受災學校對吧?正式的慈善活動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嗎?

Y 是的,那是最早的一次。阪神大震災那年的耶誕節,在大阪城HALL開演唱會時,就在想「我到底能做甚麼呢?」。因為我有在彈鋼琴,所以就想說來送個鋼琴或甚麼好了。

──實際上鋼琴這種樂器的價格很貴,學校在災後重建時,優先順序多少都會被排擠到後面去。但是實際上,如果學校裡有鋼琴,就會從那裏誕生音樂、誕生歡笑、並讓人獲得撫慰。特別是在東日本大震災之後,也產生了一種讓我們對這方面有所體會的感覺。

Y 是啊,在四川大地震之後大約1年整的時候,我也實際到中國的地震現場去了。當時因為已經是災後過了一年,各方面也都已經重新整理過。當然也有一些地方就這樣垮在那裏,但是還是一點一滴地在重建。但是,鎮上非常地安靜,甚麼都沒有。怎麼說呢,就是非常地安靜……。我在那裏心裡也覺得「咦…?」。當時,還是捐贈了鋼琴給四川的災區。雖然說有些人認為鋼琴是奢侈品,不過我還是覺得,音樂是不可或缺的東西。所以就決定要這麼做。


歐洲、南美、亞洲,世界巡迴之所見。

──去年不但為了東日本大震災積極地進行慈善活動,也同時展開了世界巡迴。

Y 歐洲巡迴是從倫敦開始,還去了巴黎、烏特列支、柏林,本來倫敦就有根據地的感覺,所以非常有親切感。那邊很有型的人、很視覺系打扮的人、很倫敦龐克的人都很多。也很有整體感。另一方面,南美……實在是太厲害了(笑)。一開始甚至氣勢都被壓倒了。歡呼聲大到連自己的音樂都聽不見,而且所有觀眾都跟著唱喔,在南美。

──日文歌也跟著唱?

Y 好厲害,讓我非常驚訝。不只是南美和歐洲,所有地方都有一流的歌迷們迎接我們……讓我非常感動。

──最後一場是在大洪水中的曼谷舉行。因為是天災,感覺上也差點開不成。

Y 本來就打算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要開,不過因為大水災的緣故,即使我們能去,還是有觀眾是否來得了的問題。最後是在演唱會的4、5天前,才真的決定要去。不過我喜歡「The Show Must Go On」這句話……這是無論是發生甚麼事,都必須前進的意思。結果曼谷的公演如期舉行,我也打從心底覺得非常開心。

──大家要去會場都還蠻麻煩的樣子。

Y 有些人是很辛苦,雖然這是很極端的例子,也有人是用游來看演唱會來形容的。

──游泳?

Y 而且是笑著這麼說。「我游來看演唱會了!」像這樣。會場大約能容納1萬人,本來門票也賣光了,但是因為水災的緣故,當地主辦是估計「大概有來70%左右就不錯了」。但是實際上開始表演後,看到觀眾席幾乎100%都塞滿了。站在舞台上的時候,真的覺得非常感動。

──前幾天在Twitter上也有寫說想要再開世界巡迴對吧。

Y 是啊,是想再來一次。

──在台灣與香港等亞洲的公演中,也穿了令人驚奇的衣服……令人再度感受到YOSHIKI先生的容許度(笑)。您連旗袍都穿了對吧!

Y 是啊(笑)。因為巡迴開一開就會陷入同樣的模式。不過對我而言,開巡迴並不太像是在工作。因為如果我自己都不覺得感動,就不可能讓人覺得感動,我們如果不享受的話,也無法讓人覺得享受,所以希望自己也每次都可以做些有趣的事情。嗯,在巡迴時有穿了護士服之類的(笑)。

──而且穿起來很好看又很適合(笑)。

Y 啊,看起來是不討厭吧(笑)。

──也有跟Kitty聯名出周邊。

Y 我本來就很喜歡可愛的東西。會跟Kitty合作,是因為我之前在亞洲做巡迴宣傳時,跟工作人員說「買個毛毛的東西來吧。」剛好買來的是Hello Kitty、大象和Doraemon。然後讓Hello Kitty穿上X的T恤,覺得「還不錯嘛」。抱著這個受訪的事情,傳到三麗鷗的人那邊去,結果就變成了yoshikitty開始的契機(笑)。


如果一直留在日本的話
一定會完蛋。


──YOSHIKI先生本來想要住在歐洲,結果似乎是因為X JAPAN團員比較多人想到LA,才變成LA的?

Y 雖然我是相當獨斷獨行的團長,不過其實很會顧慮團員的想法(笑)。如果是「就是這樣」的時候,還有必須毫不考慮地前進時,會說「跟著就是了!」,但是如果不確定的時候,還是會問所有人的意見。不過現在還是想去歐洲住。

──不過好像有提過,覺得在LA也是蠻不錯的。

Y 因為會接受金球獎的邀約,還是因為住在這裡的緣故,還有……現在也覺得還好十幾年前,也就是在東京巨蛋開了很多演唱會那陣子,就搬到這裡來。住在洛杉磯,基本上就可以很平常的生活。這裡有更多更有名的人。其實我覺得,如果一直待在日本的話一定會完蛋吧(笑)。如果是在日本,身邊的人一定會把我捧的高高的。洛杉磯就幾乎會忘記自己是名人。有時候甚至會覺得「希望能多注意點啊」(笑)。

──在日本的話一定沒辦法出門吧。

Y 偶爾還是會出門啦。去年還是前年,我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一直待在日本,那時有種被困住的感覺,就一個人去公園慢跑。

──果然還是會去跑步。幾乎都沒甚麼變……雖然才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說其實也很奇怪,不過有種一直以來都沒變的感覺。

Y 的確,算是有健身的習慣。如果是巡迴之前,每天都會做訓練,平常的話一星期兩次。另外我很喜歡蒸氣三溫暖。

──家裡有裝嗎?

Y 對啊,每天早晚都會蒸一次。

──啊,所以皮膚這麼好。

Y 是這樣的嗎?有時候人家也是這麼說的。今天本來也想要再早一點開始準備,就先游泳,再去蒸氣三溫暖,結果之後很舒服地睡著了。大家剛來的時候我還在睡。所以一開始有點沒睡醒的樣子吧(笑)。

──昨天也錄音錄到很晚嗎?

Y 昨天大概晚上十點左右結束錄音室的工作,之後開始看預錄的奧斯卡金像獎轉播,然後就睡著了。

──奧斯卡金像獎您覺得如何?

Y 雖然我只看了一半,不過還是覺得很厲害。為了能在這方面被認可,還是必須好好努力。我也希望能在四五年之內……達成甚麼目標。想要真正地被世界性地認可。因為都已經走到這裡了。前幾天也有跟我們的宣傳談到,基本上,必須回到像日本當初還默默無名的那時般……在這裡再從頭來一次。那是很辛苦的,但也是很開心的。有時候自尊會被踐踏得亂七八糟,但是這也會變成一種原動力。因為,如果只想著「好辛苦、好辛苦」,那就沒辦法做了(笑)。想要好好享受這種過程,實際上也很有趣。一輩子能來兩次的人並不多,要再重來一次,也是很不可思議、很有趣的事情,一點辛苦與歡樂,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混在一起。

──也需要一點痛苦嗎?

Y 如果沒有痛苦的話,這個人就完蛋了(笑)。如果在達成甚麼目標時,一切都非常順利,那會導致沒有什麼成就感吧。要有痛苦才會覺得滿足。在寫金球獎主題曲的時候,很多事情也非常辛苦。平常作曲的時候都只用寫譜的方式進行,然後再邊看譜邊自己錄音,在這樣的情形下,到底是寫了幾百張譜,連自己都不曉得。但是到會場時,放到自己的曲子時,有種差點要哭出來的感覺。

──不過,YOSHIKI先生通常都不太提這種創作時的辛苦呢。

Y 可能是比較不會提辛苦的事情吧。不過我覺得,這種事一定很自然地融入旋律中。

──您今天在做髮型的時候,也一邊看著五線譜一邊跟人討論事情。您讓我們拜見了平常不太會看到的景象。也謝謝您讓我們到您家裡來。這次的攝影,也感謝您在攝影師、造型師、髮型師與化妝師方面,全部都接受我們的提案。

Y 我也蠻喜歡讓人來主導這些事情。如果不這樣的話,就無法拓展廣度。傾聽別人的意見也是很重要的。像是在做電影配樂時,因為自己不是帶頭的,所以也會聽導演的意見。金球獎的時候也是這樣,我並不討厭其他人的意見。如果不這樣的話,自己也無法前進,反而容易越來越狹隘。今天獲得了不少靈感,我也覺得很開心。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3:42回應(1)引用(0)

November 19,2011

[BARKS] 透過X JAPAN所得見的音樂產業指南針

[本文謝絕轉載]

透過X JAPAN所得見的音樂產業指南針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74994

2010年,X JAPAN從洛杉磯開始,巡遍了奧克蘭・西雅圖・溫哥華・芝加哥・多倫多・紐約等北美各地,2011年則是在倫敦・巴黎・烏特列支・柏林・大阪・東京・聖地牙哥・聖保羅・布宜諾斯艾利斯・利馬・墨西哥城・首爾・上海・香港・台北・曼谷…等歐洲/南美/東南亞各地,舉行了演唱會。雖然是不同的國家、不同的人種,但是X JAPAN的音樂真髓,都迴盪在觀眾心中,無庸置疑地產生了極大的共鳴,就像我們至今為止報導的那樣。

2011年11月10日,也就是結束世界巡迴最後一場曼谷演出的2天後,我們約到了返回日本的YOSHIKI。雖然YOSHIKI在演唱會後也接受了許多當地電視台的採訪,並與歌迷見面,正陷入極端的睡眠不足狀態,但他卻仍滿面笑容地開始說話。

──這個“進軍世界”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呢。

YOSHIKI:我也是這麼覺得。心中充滿了感謝。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很好運的人呢。當然也做了很多的努力…,因為我以前一直覺得,X JAPAN已經在<THE LAST LIVE~最後一夜~>的時候結束,而且立刻失去了HIDE,所以當時認為120%不可能復活。

──而且當時YOSHIKI您的心態已經不是玩團的樂手,而打算變成製作人了。

YOSHIKI:是啊。雖然有在做Violet UK,但是當時是認為自己不可能再以搖滾樂團的身分站在舞臺上了。

──但現實卻寫下了完全出人意表的情節。

YOSHIKI:因為能再與TOSHI開始對話,所以雖然HIDE不在了,還是談起了要再來開一次演唱會的事。X JAPAN雖然在1997年開了最後一場演唱會,但實際上,並沒有真的下定決心要結束。因為那時過於憤怒和悲傷。之後是在「漂亮的畫上句點,讓這個團有始有終」的心情之中,迎接2008年東京巨蛋3Days。

──當時X JAPAN的確成功地復活了,所以就打開了邁向下一步的起點了是吧。

YOSHIKI:抓住了那個感覺之後,在腦海中閃過多開幾場也不錯的念頭,於是就展開了世界巡迴。

在這一瞬間,他看見了以前想做卻無法達成的世界巡迴的藍圖。從解散前X JAPAN就一直對世界撂話,那時的的關鍵字,就是進軍世界,這也是YOSHIKI與HIDE所說的夢想。…但是,現實是很殘酷的。X JAPAN雖然於1992年與美國的時代華納簽了約,但實際的活動遭遇了極大的困難。就算在日本多有名,但是在歐美的文化中完全沒有能接納日本搖滾樂團的管道。由日本誕生的文化、X JAPAN發展出的美學,要拓展到全世界,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那之後又經過了10年…其實已經過了幾乎20年的歲月,COOL JAPAN開始影響全世界的文化。從X JAPAN誕生的Japanese V-Rock,開始拓展到全世界,震撼了古往今來東方西洋的搖滾聽眾的心弦。對於那創始者X JAPAN的渴望,是以世界級的規模,安靜而深遠地滲透開來。就如字面所示,時代終於追上了X JAPAN。這件事竟然需要18年的歲月才達成。

近年來,日本的年輕視覺系樂團開始進軍海外,讓日本的搖滾傳播開來,YOSHIKI對於這件事,是以微笑表示「得先向年輕人道謝才行」。YOSHIKI是認為,全世界的聽眾是因為想要追溯視覺系的起源而找到了X JAPAN。而網路快速的發展也與這件事有極為密切的關係。

──是啊,網路出現的影響也很大呢。

YOSHIKI:的確很大。我們沒有活動的期間X JAPAN卻逐漸流傳開來。對於我自己來說,就像是在做夢一般。雖然已經在美國住了15年以上,但前面的10年左右還可以隨便在街上散步。但不知從何時起,在路上也會被老外要簽名或要拍照。一開始我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是誤以為我是哪個名人嗎?(笑)。

──沒這麼呆吧。

YOSHIKI:被叫「YOSHIKI!」,開始用MySpace之後,發現有很多人從海外點閱,本來以為是亞洲的,結果發現竟然是歐洲。最近透過Twitter知道點閱的範圍也擴大到俄國、中近東、印尼與西班牙等,遍及世界各國。更是讓我覺得,我從以前就深信的「音樂絕對能超越國境或年齡等一切」這件事,猶如夢一般地在現實中發生了。

能受惠於這樣的環境,雖然YOSHIKI謙虛地笑著說「那是運氣很好」,但這樣的環境並不是只要有運氣就得得到的。貫徹自己的信念,把無敵唸成EXTASY,把有勇無謀唸成YOSHIKI,他為自己鋪設了這樣的荊棘之路,在逆境中孤軍奮戰了20年而毫不懈怠,YOSHIKI的努力,我也是見證人之一。

對於目前的立場,YOSHIKI自己是這麼說的:「各種錯綜複雜的因素讓我站在這裡。例如玩各種樂團的人們,以及這個社會賦予的使命之類」。YOSHIKI自己開拓的道路,就是活出“YOHSIKI”這個藝術家的人生,並完成賦予他的使命。可能也是一種以全心全力來完成所謂“YOSHIKI”這個巨大的存在的感覺。這是要去活出自己所營造的“YOSHIKI”這個角色,也有以俯瞰的角度製作“YOSHIKI”的感覺,也同時是自己站在舞台上、“自己就是YOSHIKI”的情況。

自己站在各種不同的立場,背負著許多不同的責任,同時在搖滾的領域中不斷作戰,總有會讓自己感到混亂,甚至失去焦點,不知到底該以什麼為準則的時候。所以YOSHIKI認為,回歸原點是非常重要的。

──世界巡迴都是些沒碰過的事情吧?

YOSHIKI:有些地方的後台休息室甚至只有一個燈泡(笑),光線太暗,很難找東西。但就算是這樣,無論如何能開演唱會就很幸福的感覺還是比較強烈。如果是像解散前那種只有在東京巨蛋開演唱會的精神狀態,我想是完全開不了的。在主流市場出道之後,樂團逐漸發展的過程中,變得越來越嬌貴,結果逐漸感覺不到「我們是有多幸福」這件事。

──會強行在遭遇水患的泰國舉行公演,也是為了歌迷們嗎?

YOSHIKI:泰國公演能不能舉行,也是到很晚才確定。最後決定要開,是在香港公演結束之後…。因為能開還是不能開的狀態每天都在變化。一開始是器材能不能從機場運到會場的問題,就算是可以,還有歌迷們有沒有適當的交通方式的問題…。

──會遇上史上首見的天災,可說是比小說更為離奇的狀況呢…。要說這也很X JAPAN嗎…。

YOSHIKI:大概是命運吧。也收到歌迷們許許多多「無論如何希望你們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希望你們現在來」以及「我家淹水了,這次沒辦法延期嗎」等各種不同意見的郵件,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很神奇的是,因為我們這些日本人經歷過東日本大震災,所以更能體會他們的想法。

YOSHIKI:是啊,去智利的時候也是一樣。智利的大家開始大合唱的時候,有種「我們也撐過去了,加油!」的連帶感。也有許多人寫了訊息與twitter來,我自己也有回應。

雖然是這麼說,世界還是很大的。透過世界巡迴,親身體會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人、不同的國民性,有讓X JAPAN受到了新的刺激嗎。

YOSHIKI: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預料之中。不過比自己預料的幅度還更大吧。洛杉磯聚集了各式各樣的人,有跟亞洲人、歐洲人等各地來的人接觸,所以我想我在某個程度來說大體上知道其中的差異。但是洛杉磯以美國來說也是最嚴格的。因為是娛樂事業的中心,一開始那邊的人還是都以苛刻的目光來審視。

──那是一種審核的眼光吧。

YOSHIKI:因為X JAPAN有很多熱情的歌迷,所以有一半是從一開始就很瘋的人,另外一半包括業界的人在內,與其說是來享受音樂的,不如說是「來看看這些人是怎樣的人」,有種來觀察的感覺。但是隨著演唱會的進行,身體也漸漸開始動起來。美國人果然是打開開關後就HIGH到一發不可收拾(笑)。這非常令人開心。北美巡迴雖然是從洛杉磯開始,隨著巡迴的進行,也從媒體開始傳出消息,所以到紐約的時候有種從一開始就爆炸的感覺。

──紐約客是從一開始就火力全開嗎?

YOSHIKI:是的,非常厲害。以我們自己而言,紐約也成為了傳說中的演唱會之一。歐洲也是一樣。因為從一開始就知道北美巡迴的狀態,所以雖然歌迷從一開始就很熱烈,但業界人士還是不一樣。「我們是搖滾的本家」「這裡是歐洲的倫敦」,可以感受到這種帶有自尊的視線與氣氛。雖然說從後半開始也整個大爆炸開來(笑)。

──這樣的情形從報導的照片也看得出來。

YOSHIKI:還有,因為巴黎公演已經取消過好幾次,所以大家都不相信X JAPAN真的會來(笑)。

──啊哈哈(笑)狼來了狼來了? 啊,不該笑是吧。

YOSHIKI:不過真的是這樣。我講了很多次「要去」他們也不相信。所以進入會場的那一瞬間,X的呼聲嘩地傳遍會場,讓我覺得「哇~他們是這麼迫切地在等我們啊」,從一開始就落淚了。還有,荷蘭是試探性質地在到柏林前的空檔開演唱會,因為場地很小,所以馬上就SOLD OUT,當地主辦也想要換到更大的場地。我沒想到荷蘭竟然有這麼多歌迷,非常意外。

──很開心吧。

YOSHIKI:然後,在柏林…該怎麼說呢,有種陰暗的歌德的氣氛…讓X JAPAN擁有的歌德的特質帶出來的感覺。就這點來說,是跟我們最合的地方,所謂的視覺系不是跟歌德搖滾還蠻接近的嗎。

──是啊。SUGIZO也擁有強烈的歌德要素。

YOSHIKI:的確是,所以非常合吧。這種感覺強烈到甚至讓我覺得應該把X JAPAN的根據地移到這裡。因為歐洲巡迴是跟團員一起坐巴士巡,所以在車上也常常在跟其他團員聊天,增進彼此之間的了解,真的很不錯。雖然之後又回到日本,其後的SUMMER SONIC對於我來說也是很好的經驗。

──是很棒的演唱會呢。

YOSHIKI:說到參加SUMMER SONIC與a-nation這種不同類型的活動,其實從一開始就覺得SUMMER SONIC真的是完全不同性質的場合。我想BARKS之前的報導也有提到這一點,說真的SUMMER SONIC比北美・歐洲巡迴的感覺離自己主場更遠。

──的確是這麼覺得。

YOSHIKI:是啊,雖然是自己的祖國日本…。但就算是如此,也不特別緊張,就跟團員講好,按照至今為止的進程,讓大家看X JAPAN的本來面貌。

──也沒有迎合觀眾的必要。

YOSHIKI:我自己意識到的,還是在地震發生之後,希望大家能真的打起精神來的心情。只不過由於X JAPAN其實經常在心中帶有攻撃性,所以演出時,就算是在溫和的氣氛之中,也想要逐漸展開具有攻擊性的表演,不是讓人像同學會般追憶過往的美好年代,而是穿插了新歌與舊歌,想要在內容上積極地繼續進化。

──想要進化的意識,從歌單的結構上就可以看得出來。當第1首歌是安排「JADE」的時候。

YOSHIKI:我是想完全打破重組之後的樂團很常見的舊歌很HIGH但新歌卻不HIGH的狀況…。

──這是團玩的越久越難克服的問題呢。

YOSHIKI:就是這樣,的確很難。我們是非常著力於「JADE」以及還沒發售的「BORN TO BE FREE」上。還是得打垮「紅」與「Rusty Nail」之類的不是嗎。必須超越自己所創造出的東西。不想輸給以前的X…我是認為,現在的X JAPAN必須以這些作品來獲勝,而在SUMMER SONIC結束之後,又讓我更有自信了。

──在海洋舞台(千葉海洋球場)也看得見觀眾的臉嗎?

YOSHIKI:看得見啊。「JADE」的一開始,還是跟歐洲的感覺一樣。北美的洛杉磯也是一樣。一開始是稍微有點再看情形的感覺…。但是從「Rusty Nail」左右開始就一口氣爆炸開來,之後我們自己也越來越HIGH,到「X」時終於完全發揮出本色。這樣的感覺非常強烈。

──無論是MAXIMUM THE HORMONE的歌迷,或是嗆紅辣椒的歌迷,大家都在X JUMP。超感動的。

YOSHIKI:SUMMER SONIC時,我們也從在那裡的人們獲得了更多的力量。而之後的a-nation也是,而且是神秘嘉賓,所以跟我們的基本觀眾群就更遠了。我們是抱著「就去把那裏打壞吧」的心情站在舞台上,但大家的反應卻都非常熱烈,這也讓我非常開心。那些聽流行樂而不是搖滾樂的人們非常和善地歡迎我們,最後大家一起X JUMP,讓我更有自信了。

──接下來就向南美前進。

YOSHIKI:那時是想,就這樣去南美吧!結果南美反而熱情到不行…。熱烈的程度非常誇張,觀眾在開始之前就一直喔喔地喊叫。這讓我覺得,要是不好好打起精神來的話,不就會輸給觀眾們的熱度了嗎?我超驚訝的。有種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觀念或其他東西,純粹享受演唱會的感覺。真了不起。

雖然世界巡迴看起來一切都很順利,但是在韓國場的巡迴中,猶如生命線般的左手食指受傷了。既然是開巡迴,重點當然是無論發生甚麼事都必須開到底,但是對他來說,同時也有要開「沒有明天般的演唱會」的自己存在。不會為了明天而保守地開溫吞水的演唱會正是「無敵」的精神,YOSHIKI也明講,寧可「開沒有明天的演唱會」。

YOSHIKI的鼓組是以1mm為單位精密地架設。也因為他幾乎都閉著眼睛打鼓,所以位置稍微有誤差,就會傷得很嚴重。韓國的演唱會因為鈸的位置偶然出現了誤差。雖然想調整,卻仍竭盡全力地打,而導致發生了指頭打到小鼓邊緣的意外。

當場是邊舔流下的血邊繼續打,毫無問題地結束演出,但之後手指持續腫脹,到上海之後在旅館被診斷為骨折,所以緊急送他到綜合醫院急救。雖然很好運地並沒有真的骨折,但是醫生表示,要完全治好需要2週的時間。

YOSHIKI:雖然我是認為既然要開演唱會,就要開不考慮明天的演唱會…但那之後手指在韓國傷得很重。痛到幾乎不能碰的程度。上海時是儘量在彈鋼琴時不用這隻手指。鼓是卯起來照打,但是彈鋼琴真的超痛。雖然說本來想彈「天鵝湖」,但因為用食指的頻率實在是太高了,就臨時改掉了。「ENDLESS RAIN」也在排練時改了指法,彈的時候跳過食指不用。

──也發生了這種事啊。

YOSHIKI:不過,就算是骨折我也還是會繼續。在可能範圍內無論如何都去做,打個很極端的比方,就算是手臂斷了也會繼續開。這次的世界巡迴,跟日本的巨蛋不一樣,觀眾就在面前,是我們可以跳得到的距離,很自然地以前類似龐克搖滾的精神就甦醒了。一開始的工作人員被嚇到了。因為在洛杉磯時跳進觀眾席,就被罵「在幹甚麼!以後不要再這麼做了!」(笑)。雖然被說「接下來要開始巡迴了,你的身體很重要」,但是邊回答「啊,是啊,我會注意」,但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跳了(笑)。

──從舞台上看著全世界的觀眾,你認為他們希望從X JAPAN得到甚麼呢?

YOSHIKI:1997年開了<THE LAST LIVE>,又發生了HIDE的事情,那時舞台上的YOSHIKI已經死過1次了。我自己是打算投身幕後工作,因為還是想繼續做音樂,所以是打算走作曲家或製作人的路線。現在回想起來,會變成目前這樣的情況,會覺得是,大概是自己對於歌迷們還有甚麼使命存在,所以才讓我還活著吧。也因此有種使命感,會覺得「所以沒有甚麼好怕的」。

──會覺得非把它完成不可?

YOSHIKI:是的。如果要說這樣的機會給了我們甚麼,那就是在所謂的使命感中,察覺到越是走遍世界,越感受到我們是日本人。我是日本人,也是亞洲人。…以亞洲的藝術家來說,應該還沒有人站到世界頂尖的位置吧。

──在搖滾樂界恐怕是沒有。

YOSHIKI:在古典樂界雖然有馬友友…我希望能達到這樣的程度。只不過,X JAPAN在當時如果沒有解散而繼續的話,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到這樣的程度。我也有跟ToshI談過「我們要是那樣繼續下去的話到底會變成怎麼樣呢?」,不過ToshI是說「但是那10年間的空白應該還是必要的吧」。因為也發生了HIDE的事情,這不可或缺的10年沒辦法當作正面的事情來看待,但是越意識到它的必要性,就越會覺得不知道我們從現在起到底還剩多少年的歲月,在某方面來說想要趕快去做做看。

──意思是在X JAPAN之中,的確有走向世界頂尖的路標嗎?

YOSHIKI:在海外巡迴過之後,就多少能了解到某個程度。說得比較殘酷一點,就是可以看見自己的極限。但是,我目前還看不到限界。與其說是限界,反而該說可以看見前方的道路,覺得應該做得來。

──如果能親身體會到觀眾熱烈的渴望,會想要回應恐怕也是應該的吧。

YOSHIKI:是啊,只不過…不馬上把專輯做好也不行。製作和經紀雙方也都對我說「沒新專輯卻開巡迴這件事本身就是很瘋狂的事情」…。

──瘋狂…這是稱讚吧(笑)。

YOSHIKI:我不是想要拿來當新專輯還沒完成的藉口,不過我是覺得,以往數十年來,出專輯然後巡迴、再出專輯再巡迴…這樣的模式不是正在崩壞嗎。

──是親身體會的感覺嗎?

YOSHIKI:是這樣覺得。如果沒辦法去考量某種一次把音樂業界的所有常識推翻的想法,而是在以往的延長線上思考,那我覺得這樣的想法本身就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腳步了。

──正是如此。支撐著至今為止的唱片業界的唱片銷售已經崩壞,唱片銷售=唱片業界=音樂業界正一步步沒落,已經完全成為夕陽產業。但是“音樂文化”絕對沒有出現衰退的狀況。

YOSHIKI:就是啊,這在X JAPAN開巡迴的期間,就證實了這一點。並不是出了專輯,為了宣傳專輯而開巡迴,而是讓X JAPAN本身出鋒頭的活動,因為在巡迴世界各地的時候,不太有考慮唱片銷售的問題。

──我認為X現在仍然是走在時代的最先端,引領後輩的獨特存在。

YOSHIKI:這也是因為歌迷們的幫助。

──X JAPAN真正了不起的就是在這裡。

YOSHIKI:我們自己是很有勇無謀,連唱片公司都還沒確定,日本的話數位下載是委託AVEX,DVD是GENEON UNIVERSAL,「JADE」的數位下載在美國是EMI,其他則是透過William Morris Endeavor發到其他各國。全部以藝人為主體來處理,其實非常辛苦,但是在自由度這點上不是就特別有優勢嗎?

──擁有EXTASY RECORDS這個獨立廠牌的經驗、又曾經站在主流業界的正中央,然後是現代的全方位推動,能掌握所有的活動型態,也因為X JAPAN是如此的大怪獸的緣故吧。

YOSHIKI:說不定就是因為有獨立廠牌的經驗,現在才做得起來也說不定。目前可能跟以前在甚麼都沒有的狀況下開始做的情形很像。

──雖然是這麼說,新專輯還是讓人等不及想聽啊。

YOSHIKI:…也是,實際上對於新專輯的型態,我也一直都很頭痛。以前Violet UK也一直很煩惱這個問題,現在會覺得,在這個時代中,出個把十幾條歌排在一起的東西到底是有甚麼意義。為什麼要以專輯的型態推出,是不是該多出幾個只有3~4首歌的、類似MAXI單曲般的東西,還是1首1首提供數位下載…。至今為止也零零碎碎地出了一些,每次被人說「請出專輯再巡迴」的時候,都會覺得「為什麼?」「這有什麼好處嗎?」。

──很敏銳的發言呢。

YOSHIKI:雖然人家是對我說「因為音樂業界需要專輯」,但是我們做東西不是做給業界,而是要看歌迷想要什麼(笑)。因為現在的銷售方式大多數都以數位下載為基礎,所以已經不再那麼要求聽專輯這件事了。在這樣的狀況下,到底要如何去創造專輯的整體概念,或是製作出按照演唱會流程所安排的專輯…這類的事情,讓我一直都覺得很困擾。

──真棒的想法。

YOSHIKI:因為是娛樂事業,所以一直都有考慮這方面的事情。雖然我基本上是作曲家,也是演奏這些作品的表演者,不過從獨立樂團的時期開始,就一直在思考這些要如何傳達給視聽者,並不是單純地做了以後演奏,說「請聽」而已。

──的確是很值得探討的問題。因為現在的時代,已經變成不會想為了做專輯而做專輯的情況了。

YOSHIKI:因為現在剛結束巡迴,是接近腦海中一片空白的狀態,這幾個星期內必須重新回顧整個巡迴,徹底檢討開巡迴的意義,現在是為了什麼朝向什麼樣的目標邁進。X JAPAN也是,不會是單純地開演唱會,觀眾也很HIGH很棒很開心這樣而已。一定要找出接下來必須做什麼,要有使命感才行。

──想達成的目標是?

YOSHIKI:當然,最大的目標是成為世界第一的搖滾樂手。在這個過程之中,當然也需要被稱之為專輯的東西,但是如果出的話,到底要如何宣傳,要以什麼樣的形式,怎麼處理,然後接下來自己要到哪裡去?這些問題,接下來希望在邊完成專輯時,邊給自己一點時間繼續思考。

──很期待。

YOSHIKI:雖然很像在叫狼來了,不過專輯本身真的是差不多完成了喔。接下來只有類似編輯和聲效的表現等部份。但是這正是影響到這張專輯人家聽起來是怎麼樣、要往什麼樣的方向販售的關鍵。

──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吧。

YOSHIKI:的確非常重要。如果是以買CD的人為主要著眼點,那就會變成是這樣…但是如果是以這樣的形式開放下載,又非常無聊…,從這樣的狀況看來,發行的形式還是會因為流通的方式而改變。

目前創作者的自我呈現方式真的已經極為自由,樂曲的長度、樂曲與樂曲之間的連結,都已經不必再侷限於固定印象之中。之後YOSHIKI更熱切地繼續說了許多。「為什麼大家都把歌寫成3分鐘、4分鐘、5分鐘呢?」YOSHIKI搖頭。在創作表現的領域中,被所謂的CD這種僅限於79分58秒99個音軌的包裝所束縛,也很無趣。「如果是現在的話,要做3小時、4小時的專輯也可以吧?當然只有15分鐘可能也不錯…」

「例如說,至今為止,都認為菜肴是盛在盤子裡。而盤子的大小是固定的。但是現在完全沒有盤子的大小之類的東西。可以在喜歡的地方做喜歡的菜色。當然這也看歌迷們的食量有多大,所以不可能吃到好幾十碗,也不可能做太少。但是必須從這樣的條件中去思考專輯的問題。」──YOSHIKI

最後,YOSHIKI以一個創造作品並表現與傳達的創作者的身分,表現出極為敏銳的感性,並回以微笑。全世界有許多歌迷在等待這件事,他還是謙遜地說「進行世界巡迴也讓我成長許多。就像做夢一樣。」而雖然在完成專輯之前必須面對許多困境,但他仍眼神閃亮地表示「將會努力前進」。

音樂的週遭環境在網路的影響下可看到急遽的變化。而無法改變及適應的組織和藝人,可以發現他們一個個消失。X JAPAN所示的活動的背面,可以預見日本的音樂產業在全球化之後,能在全世界如何傳出聲音,可說是能反射未來的指南針。1980年代以EXTASY RECORDS改寫日本搖滾歷史的X JAPAN,正是開創2010年代的偉大先鋒,為了在此刻畫出這個事實,我完成了這篇文章。

text by BARKS編輯長 烏丸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1:01回應(0)引用(0)

[natalie] YOSHIKI單獨訪談

[本文謝絕轉載]

http://natalie.mu/music/pp/xjapan

X JAPAN推出了「THE LAST LIVE 完全版」的演唱會DVD,這是完整收錄1997年12月31日在東京巨蛋舉行的演唱會內容的影像作品。這場已經被當做傳說來討論的解散演唱會,終於得以毫不闕漏的形式來細細品味。

Natarie網路報為了紀念這片DVD的發行,對目前人在日本的YOSHIKI(Dr, Piano)進行了專訪。因為他從2007年10月X JAPAN正式重組開始,一直積極地進行活動,前幾天才剛結束世界巡迴,我們也藉由這次的機會,談了各式各樣的話題。

採訪・撰文 / 大山卓也 訪談攝影 / 平沼久奈

一直是「不會有明天」的心情

──恭喜您在世界巡迴獲得大成功。

謝謝。

──身體的狀況如何呢?

有點太逞強了,所以接下來要回美國住院檢查。雖然應該是沒事。

──因為巡迴很操勞是吧。

2年多之前脖子有開過刀,從當時起這三根指頭(左手的中指、無名指、小指)就一直麻痺,一直治不好。所以現在也還是在吃解除麻痺感的藥。醫生是叫我「不要再打鼓了」所以一開始是有想要儘量控制,但是演唱會一開始,就變成反正怎樣都不管它了,大概是這樣吧。

──因為會整個開始燃燒?
因為我一直是以「不會有明天」的心情一路走來的。不想為了考慮到將來而控制。真的每次都是認真的拚下去。

過去能隨著未來而改變
──在此時發售了「THE LAST LIVE 完全版」的DVD。YOSHIKI您自己應該也很久沒看那場演唱會的影片了吧?

是啊。DVD通常是演唱會結束之後就馬上會出,但當時我沒辦法看影片,大概2年後左右才被唱片公司老闆說「還是出一出比較好」,所以才努力開始編輯,當時沒辦法做到最後,到「ENDLESS RAIN」是我的極限。根本是邊看邊哭。但是過了10幾年的歲月,正在進行世界巡迴的此刻,終於產生了能夠在好好面對過去的前提下,朝向未來前進的感覺。LAST LIVE還是非常重要的分水嶺。

──讓您能這麼想的契機是?

還是因為有現在的活動,才能真正好好面對過去。當時已經是一種絕望的心情,舉行LAST LIVE的時候,是在悲傷與痛苦中把它當成一切的終點。特別是之後HIDE去世時,覺得X JAPAN絕對不可能重新開始活動。我自己也想要往製作人與作曲家之路前進,沒辦法想像自己會以藝人的身分像這樣繼續進行表演。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一直都是這麼覺得。

──但是現在,卻是以X JAPAN重新開始了正規的活動。

我覺得很像在作夢。

──而且當時沒達成的進軍世界的宏願,也已經成為在現實中發生的事情。

是啊。當時在還沒進軍世界的狀況下就結束,讓我覺得很不甘願,那瞬間可說是自己的人生中首次遭遇到挫折。我一直認為所謂的失敗是在放棄的時候才是失敗,如果還沒放棄的話就不算是失敗。但是舉行LAST LIVE,因為是在還沒有達到目標之前就結束,會覺得「啊,果然還是沒辦到」。

──所以心裡一直都覺得不甘願。

是的。但是過了10幾年的歲月,現在又能夠邁向世界了。我以前在不知道什麼的訪問裡有提到過「過去能隨著未来而改變」。如果目前沒有這樣的現在,當時的事情就會一直是悲傷的過去。但因為現在已經邁步向前,所以就可以把那個LAST LIVE當做只是一個過程。不是句點,而只是逗號般的東西。

──這樣想想還蠻不可思議的呢。當時沒辦法辦到的事情,現在卻以自然而然的形式正在實現。

真的每天起床時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覺得自己真的是在過著幸福的人生。從解散起的10年間,網路很明顯地在進化,X JAPAN的音樂在YouTube上擴散,也由於其他的視覺系樂團的活躍,讓視覺系本身向全世界拓展。然後忽然發現X JAPAN的歌迷在全世界一直增加。

──X JAPAN在當時播的種逐漸擴散開來了呢。

雖然以前曾經誇口說「音樂可以超越所有國境、年齡、人種」,但這現在竟然成為事實,我自己也很驚訝。LAST LIVE的時候是覺得自己死亡了一次,但現在則是在歌迷們的感情中活了過來。因為是在這樣的心情中活著,所以反而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副歌還是該唱「紅に染まった」

──世界巡迴無論是開到哪個國家都盛況空前,那您認為X JAPAN為什麼會如此受到海外歌迷的支持呢?

雖然這聽起來可能很像老生常談,不過只要努力就必定能獲得回報,應該也是因為我們一直都認真地在做音樂的緣故吧。全心全意地做出真正想傳遞的音樂。還有演唱會,沒有任何演唱會是以普通把他開完的想法在開,而全部都是全心全意獻上一切。當然自己也有從戰略面來思考,但是最後還是要看自己能多純粹地投入在音樂中。那就能觸動人心,超越時代與人種的障壁。

──音樂性方面呢? X JAPAN的音樂中某部份有某種日本的感覺,可說是一種極致的純粹美學,我覺得就某方面來說,也許也是因此而受到海外聽眾的熱烈支持。

我也深深地這麼覺得。我自己是很直接地受到西洋音樂的影響,同時也受到日本音樂的影響,而這雙方自然而然地交織出的東西就是X JAPAN。我也聽了很多日本的流行歌和古典音樂,當然西洋的硬式搖滾、龐克搖滾和重金屬音樂也全部都有在聽,這些東西先自己消化一遍,再誕生出來的就是X JAPAN的音樂,這反而被西洋音樂的樂迷說是新的東西。

──說到這個,世界巡迴表演時,聽說是日文與英文的歌詞混著唱的樣子。

一開始北美巡迴時,是全部以英文的歌詞在唱。但是從途中開始討論「這首歌還是唱日文比較好吧」之類。例如說有一首名叫「紅」的曲子,在北美巡迴的途中,覺得副歌還是該唱「紅に染まった(KURENAI NI SOMATTA)」,所以那裡就變成唱日文,「Rusty Nail」在新專輯中大概會是全英文的版本,但在北美巡迴的後半還是故意讓一部分唱日文。

──蠻有趣的。

就像我們喜歡西洋音樂而拚命學英文一樣,海外的人們學了日文跟我們一起唱副歌。

──我覺得這種日本風格的要素,是X JAPAN的核心之一。

因為是「被染成深紅的我」(笑)。無論對哪裡來說都是日本風。


解散前曾遺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從重組之後已經過了4年,復活後的X JAPAN也參加了LOLLAPALOOZA與SUMMER SONIC、a-nation這些音樂節的演出。90年代的X幾乎不跟其他團一起演出,也沒有參加音樂節,給人某種孤傲的樂團的強烈印象。現在會是這樣,在心境上是有什麼變化嗎?

一言以蔽之,就是終於回到了原點。這次的海外巡迴也是一樣,極端地說來,我們的想法是只要有觀眾,就算是只有一個燈泡的舞台也還是會開演唱會。既然巡了這麼多國家,當然有很多搞不定的事情。像是器材沒運到,或是配電來不及只好用發電機來當電源之類,或是沒有後台休息室等等。

──是在日本完全無法想像的狀況呢。

以前,在LAST LIVE之前的X JAPAN,一直都只在東京巨蛋開演唱會。毎年都只有在東京巨蛋開,這也是很極端的例子,人到後台休息室之後就有法國料理的套餐送上來,像這樣之類的(笑)。只要把腳舉到桌子上,就有誰幫忙穿鞋子。鼓組準備了3套,其中1個壞掉了就用下一個。也是曾經做到這種程度。

──原來如此。

團員彼此間的對話,也變成都是透過各自的經紀人,由經紀人來傳話。但是我們明明就是在彼此的面前。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有察覺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遺忘了。我們置身於能做音樂的環境中,這是何等幸福的事情之類。

──這是置身於漩渦中心時沒注意到的事吧。

樂團一旦解散,同時也與ToshI分開,在那10年的空白期間,才知道自己當時是有多幸福。在北美巡迴之前也有參加LOLLAPALOOZA,因為是音樂節,所以連當天的預演都沒有,直接就上台了。在正式上台前,自己確認鼓組的狀態,演奏時壞掉也只好邊調整邊打(笑)。巡迴是從這種情況下開始,北美巡迴期間也不斷發生問題,所以每次在開的時候都有回歸原點的感覺。以前還在巡迴LIVE HOUSE的時代,有駕照的只有我和HIDE而已,所以一直都是我和HIDE在開車。自己開車載器材,現在終於能回到那時的心情了。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還是有參與日本國內的大型音樂節。

會參加SUMMER SONIC,是因為有朋友請客找我去的時候,剛好也有SUMMER SONIC的工作人員出席,而當時我說「下次想去參加SUMMER SONIC看看呢」,對方馬上就問「真的想參加?」「想啊想啊」,就像這樣。然後這次就實現了。音樂節很好啊。有種離開主場的氣氛,也跟X JAPAN很合,能夠吸引第一次看的人,讓他們變成歌迷。其實以前一直都是這樣的感覺,所以現在也還是邊享受這樣的感覺邊參加演出。


因為在世界市場上還是新人樂團

──特別是在90年代的後半,X JAPAN本身發展成巨大的計畫,與那個時代相較,現在活動的狀態更給人說做就做的印象。

因為在海外當然會被人家問說「你們是誰?」。有些情況下自尊之類的也會被踐踏得七零八落。如果要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前進,那也只能回到原點。因為如果以世界市場的立場來考量,我們仍是新人樂團。

──以前的X JAPAN與復活後的X JAPAN,團員彼此間的關係有改變嗎?

嗯,是啊。在海外巡迴的期間,大家在一起的時間就變得很長。也因為只以最底限的工作人員在運作,所以團員彼此間的距離拉近了。有在巡迴的巴士裡一起喝酒之類。有比較像樂團了。

──那看來也可以相當期待今後的活動。

剛重組在東京巨蛋舉行3DAYS演唱會時,還不知道X JAPAN之後會繼續,還是只有當時開演唱會。因為LAST LIVE太過強烈,只令人感到心痛,所以本來開演唱會的目的,是想要好好重組之後再始有終地劃下句點。但是如果要開,還是不想開像是同學會般的演唱會,還是想要繼續進化。所以這次的巡迴也是新歌和以前的歌各佔50%,讓人欣賞現在的X JAPAN,我在開演唱會時,是希望不要輸給重組前的X JAPAN。


新專輯已經幾乎完成了

──另外,製作新專輯的情況順利嗎?

其實我本來是希望在歐洲巡迴前完成(笑)。

──那麼,現在感覺上已經接近完成了嗎?

是的。主唱的歌聲已經錄好了,鼓也幾乎錄好了。只是正在煩惱說到底還要不要多加一首歌下去,基本上是已經好了。

──是什麼樣的內容呢?

新歌和舊歌交雜而成的感覺。我是想以這張專輯,表現出目前最好的X JAPAN。畢竟我們在海外是新人樂團,所以想讓這張專輯當作「這就是X JAPAN」的名片。

──舊歌是收錄英文版嗎?

在北美巡迴之前是打算做100%英文。但是在巡迴的途中,開始覺得計畫性地加入日文比較好。不過即使是如此,日文還是不會超過2成。

──那也有我們都還沒聽過的新歌吧。

有啊。我想應該能讓大家感受到現在的X JAPAN。

──大概會是什麼時候發售?

如果被要求說明日就出,也是可以就現在已經做好的歌直接出……。

──還有1首無法決定?

是啊。還有我覺得,專輯的意義在這幾年已經改變了。由於這個時代的主流已經變成數位下載,所以到底該如何傳達專輯的概念,或是會考慮「專輯真的重要嗎?」這方面也是有點煩惱。


故意讓英文歌詞保有日文的腔調

──您錄音一直都很耗時間,實際上到底是為什麼這麼花時間呢?

這個嘛,我自己也是覺得該在哪告一段落了(笑)。具體來說,例如「JADE」這首歌之前有開放數位下載,但是那之後又讓世界頂尖的4名混音師做最後的混音。

──咦,也就是說最終完成的總共有4個版本?

就是可以從其中選出最好的結果。還有因為我自己的錄音室一直都擁有最優良的錄音環境,所以事實上說不定反而不太好(笑)。因為器材很多,所以要選的時候就很花時間。

──真是奢侈的煩惱呢(笑)。

嗯,但是從以前就是很花時間的樂團。每個部分都仔細查看到過頭。最後會察覺看不到整體的感覺,而之後再重新看整體,又會變成「那還是再從頭來過吧」。主唱這次也是以英文為主,ToshI也很努力地在發音方面加油,但是我們既然不是美國人,所以多少也應該加入有點日文味的發音,所以就一直選來選去選不完。

──故意用有點日文的發音?

是啊。不要是單純的發音準確的英文,而在這部份故意加一點日文的腔調下去。


90年代時看不見要擊破的障壁

──再結成後的音樂性有產生變化嗎?

並沒有刻意想要改變,無論如何就是想寫出自己能寫出的最好的曲子。如果曲子無法打動自己的心,當然也無法打動他人的心。所以想寫出自己聽了也會感動的曲子。

──雖然X JAPAN的團長是YOSHIKI您,但實際上樂曲中也可以清楚地聽出各團員強烈的特人特色。SUGIZO加入對於音樂方面有帶來什麼影響嗎?

有啊,因為他也會拉小提琴,所以可說是拓展了X JAPAN的音樂。「JADE」的獨奏也請SUGIZO彈了好幾個版本,在音色方面也是跟他說「請在這裡加入喜歡的噪音」,然後再從中選擇。

──的確是樂團啊。

嗯,無論是吉他或是貝斯,在音的處理上都是交給他們。不過我的指示也很細就是了(笑)。

──聽您提這些,感覺得到現在的YOSHIKI非常開心哪。

是啊。也是因為正在向世界前進,所以無論是多苦的事情都可以從積極的方向來思考。

──解散前所擁有的悲壯感般的東西,現在已經變得很稀薄,反而是明亮而歡樂的部份正在出現的感覺。

因為那時在訪談中,都很普通地說「X JAPAN已經不是樂團了」。

──現在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了嗎?

是刻意要做樂團。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無法好好地表演。

──果然YOSHIKI您的內心有什麼改變了吧。

例如說有障壁的時候,我會為了要超越障壁或破壞障壁而燃起強烈的競爭意識。但是在那個90年代左右,已經看不到要去破壞的障壁。不知道到底是要跟什麼怎麼戰鬥的感覺。但是現在會覺得,無論是障壁有多高,或有多厚,無論什麼是什麼,都可以把它打壞。看得見目標是很重要的。


基本上都是待在醫院或錄音室

──另外,YOSHIKI您現在每天大概是怎麼過日子的呢? 我們想知道YOSHIKI您每天大概是怎麼過的。

最近因為都在巡迴,所以整個變得亂七八糟。基本上失眠的很嚴重,所以平常很難睡著,大概每2天只睡個1次左右。

──咦?2天才1次?

是的。所以美國總共有4名助手,以便在我醒著的時候都有人幫忙。工作的時間跟到底是晚上或是白天沒什麼關係,有時候會半夜2點到錄音室開始工作。雖然被醫生說這樣「不太好」。

──說的也是(笑)。現在基本上是住在洛杉磯對吧?

因為戶口在那邊。但是接下來想要再增加歐洲和亞洲這邊待的比率。

──不是巡迴的時期,醒著的時候大概都在做些什麼呢?

基本上就是去看醫生或是錄音。身體其實相當虛弱,所以每星期會打1次左右的點滴。其他時間就是一直在錄音室。

──有什麼私人的興趣嗎……?

以前很喜歡車子。現在是什麼呢……。啊,開始世界巡迴之後,就很想學語言,現在還一直在學法語。最近還有西班牙語和中文等等。

──無論有多少時間都還是不夠用呢。

不過學語言的時候,可以不要想其他的事情不是嗎。讓腦子可以只集中在那件事上反而很輕鬆。如果是什麼都沒有的狀態,會開始思考錄音的事情和巡迴的事情,就覺得很累,但是學語言的時候反而可以沉澱下來。

──很期待新專輯。之後也還會繼續開演唱會?

是的。下次應該會是帶著專輯一起進行的感覺。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6:58回應(0)引用(1)

November 15,2011

[modelpress] X JAPAN・YOSHIKI,談時尚・生活・女性 

X JAPAN・YOSHIKI,談時尚・生活・女性 modelpress獨家專訪
2011-11-15 21:28:16

http://mdpr.jp/021158408

X JAPAN・YOSHIKI在參加12日於東京・國立代代木競技場第一體育館舉行的日本最大型時尚&音樂活動「Girls Award 2011 AUTUMN/WINTER」時,接受了modelpress的獨家專訪。

在當天受訪前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中,他提到了今年X JAPAN的南美巡迴、亞洲巡迴等活動,以及關於明年的新專輯發售的話題。另外,還提到了可能會成為人生最重要工作的事情,也就是明年年初會在好萊塢進行的計畫等等。

記者會之後,YOSHIKI一直很輕鬆地待在後台休息室。這次的訪談則是特地以音樂之外的個人生活為主題進行。

◆YOSHIKI訪談

- 今年3月YOSHIKI您製作了服裝秀「ASIA GIRLS EXPLOSION」對吧。這次則是以模特兒的身分出場,令人感受到您對流行時尚的關注。YOSHIKI對時尚有甚麼想法呢?

YOSHIKI:嗯,我很喜歡流行服飾。本來就是視覺系,所以對我來說是跟音樂同等重要的事情。與活動製作人相較,以模特兒的身分參與演出輕鬆多了(笑)。

- 最近有比較注意或喜歡的品牌嗎?

YOSHIKI:今天的衣服和T恤都是「Roen」的,絲巾和墨鏡則是由「Louis Vuitton」提供,這兩個牌子我都很喜歡。平常則是會留意「GUCCI」、「Dolce&Gabbana」、「PRADA」、「Louis Vuitton」、「Dior」等等。目前因為日本的流行服飾也相當有趣,所以有在注意。

- 您穿的鞋子一直都很酷呢。

YOSHIKI:嗯。鞋子也很多都是日本的。我的造型師很優秀(笑)。

- YOSHIKI您到過世界各地,有覺得哪個國家的女孩子特別時髦嗎?

YOSHIKI:倫敦吧。我喜歡別具一格的流行服飾。日本的女孩子也很時髦。

- 您平常是住LA,那通常是甚麼樣的打扮呢?LA好像大部分人的穿著都很隨興,有些人甚至穿著睡衣在外面晃的樣子?

YOSHIKI:LA很多人都不太理會時尚。是真的有人穿睡衣。很自由(笑)。我即使去了LA,也還是跟大家反其道而行,毫不猶豫地享受著打扮時髦的樂趣(笑)。

- 平常購物的時候是怎麼穿呢?

YOSHIKI:嗯,出門購物的時候,也都會穿得整整齊齊(笑)。

- 今天髮型跟平常X JAPAN時不一樣,有特別吹過和染過。這個挑染的紅色看起來很帥呢。

YOSHIKI:X JAPAN那邊,因為演唱會開始之後,頭髮馬上就會變得亂七八糟,所以其實根本不會刻意做頭髮。今天是為了上台所以剛剛特別請人幫忙吹和染。試著加了一些紅色。

- 說到染髮,YOSHIKI您一直都有染髮,那有平常有怎麼樣在護髮嗎?

YOSHIKI:平常護髮也就是有用護髮霜而已。並沒有特別做甚麼。不過現在住的LA家中有蒸氣三溫暖,每天早晩進去兩次,可能有幫助吧。似乎對頭髪和肌膚不錯。

- 那有特別在健身和作訓練嗎?大概是怎樣的情況呢?

YOSHIKI:因為家裡有兩間健身房,所以每2天會做1次健身的訓練。

巡迴之前是上半身與下半身分別以不同的項目,進行等同於健美選手的訓練。由於我上半身還蠻容易長肌肉的,所以變得很壯。只不過在巡迴的時候如果肌肉長太壯,反而會不好打鼓,所以就分幾次做輕度訓練的項目。

也有在吃各種輔助營養劑。

- 輔助營養劑啊。有特別推薦的嗎?

YOSHIKI:我吃的是醫生特別調配的,不過最近是積極地攝取維他命D。似乎對於壓力和疲勞相當有幫助。

- 在飲食生活方面有特別注意的事情嗎?

YOSHIKI:在巡迴期間不太吃碳水化合物。不過有特別加強蔬菜等食物纖維的攝取。平常也儘量不吃速食。

在LA要注意飲食還蠻麻煩的(因為很少有健康的食物)。所以這十年來一直都有聘請專屬的廚師。由於我最近為了巡迴到處飛來飛去,所以現在也沒有吃廚師煮的東西。雖然有飲食限制,不過巡迴期間也有享受各國的料理。

在中國的時候因為一直待在上海,所以只有吃中華料理。燕窩蠻好吃的(笑)。

- 想來歌迷們也對您脖子和腱鞘炎等身體狀況十分關切,不曉得目前是怎麼樣?

YOSHIKI:脖子和腱鞘炎狀況並不是很好。(動左手)指尖還是麻痺的。但是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 LA的生活大概是甚麼樣的感覺呢?

YOSHIKI:因為大部分都關在錄音室裡,所以是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白天不太能動彈,早上睡覺晚上醒來,可說是像吸血鬼般的感覺吧。

- 容我大膽地問一下,喜歡甚麼樣類型的女孩子呢?

YOSHIKI:還是溫柔的好(笑)。因為我過著如此不規律的生活,所以如果有人能在我回家的時候煮東西給我吃,那還蠻吸引我的。

想要吃不是廚師做的,而是包含著戀人的心意的料理(笑)。

- 耶誕節有甚麼計畫嗎?

大概是關在錄音室裡工作吧(笑)。因為現在不但要製作X JAPAN的新專輯,還有另一個很大的好萊塢的計畫(明年年初的計畫)…。

- 換個話題,YOSHIKI您也同時是globe extream的成員。最近KEIKO小姐病倒了,您跟小室先生有聯絡嗎?

YOSHIKI:我很擔心。我是沒有跟KEIKO直接講話,不過會找機會去探病。今天跟小室講電話講了蠻久的。還因此而差點遲到。他是說她目前的病情算是已經「跨過難關」。「我們(小室哲哉)給人的印象都是身體不好,而KEIKO則一直都是精神奕奕,所以她生病還蠻令人震驚的」大概講了這些吧。

- 最後,因為「modelpress」的讀者以女性居多,所以想請您對正在努力朝夢想邁進的女孩子們提一些建議。

YOSHIKI:最重要的是要相信夢想一定會成真。如果在哪裡開始懷疑自己的話,就無法實現了。無論如何都要相信自己,朝向夢想一起努力。

- 謝謝。


◆在「Girls Award」中以模特兒身分走秀

在這次的「Girls Award」中,YOSHIKI以唯一的男性模特兒身分登場。在大音量的X JAPAN「JADE」中,螢幕一開始播放世界巡迴中的YOSHIKI影像,現場就湧起了巨大的歡呼聲。「Roen」的骷髏T恤配上「Louis Vuitton」的絲巾和墨鏡。全身黑色的造型配上打滿鉚釘的皮帶以及綁帶的長靴。邊走伸展台邊向觀眾席拋出紅玫瑰的他,不愧是萬人迷。

◆X JAPAN順利完成南美與亞洲巡迴。明年將推出期待已久的新專輯

2011年除了3月的「ASIA GIRLS EXPLOSION」、8月的「SUMMER SONIC」、「a-nation」之外,也從9月9日起開始在智利、巴西、阿根廷、祕魯、墨西哥等5國進行南美巡迴,10月28日起開始在韓國、中國上海、香港、台灣、泰國展開亞洲巡迴,積極地舉行了多場演唱會。

在這天的媒體聯訪中,也提到「明年要向全世界發售新專輯」。

關於驟逝的hide以及前團員TAIJI,他也提到說「hide那時也是這樣,是之後才被悲傷所襲擊。TAIJI去世的時候曾回過日本一次,他已經化為飛灰之後才去見他。雖然覺得自己有比較堅強,但在這種時候,會覺得更是必須前進。只不過,有可能也只是還沒辦法完全把心情調適好而已。Hide與TAIJI,失去這兩位重要的團員,真的讓我很難過。我想要擔起他們兩位的份,繼續站在舞台上」。

以「背負」起一切的決心,繼續朝向未知領域挑戰的YOSHIKI。他今後的動向也非常值得注意。(modelpress)

■YOSHIKI簡介

音樂製作人、鼓手、鋼琴家、作曲家。
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鼓、鋼琴)。
也跟小室哲哉一起進行V2、globe extreme等音樂活動。
並以Violet UK、S.K.I.N.等進行音樂活動。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3:56回應(2)引用(0)

April 7,2011

[MTV IGGY] 金屬界風雲人物──X Japan的Yoshiki訪談

[本文謝絕轉載]

金屬界風雲人物──X Japan的Yoshiki訪談
「音樂是我的血肉,音樂是我的心」

http://bit.ly/hB1Mvd


 能用單名闖天下的藝人並不多,像是Madonna、Cher、BoA,可能還包括Robyn在內,是少數人們有印象的名字。但在東方世界──以及在逐漸增加的西半球人士之間──,X Japan的鼓手/前衛金屬才子Yoshiki的名字,也同樣地耳熟能詳。在近30年來,這位45歲的多種樂器演奏家、詞曲創作者、電台主持人,以及時尚界名人,曾在東京巨蛋等超大型體育場舉行將近二十次的演出;也以X Japan的名義在全世界銷售超過三千萬張專輯;他和前槍與玫瑰/Cult的鼓手Matt Sorum同樣被視為硬式搖滾的傑出人物;還曾為奪魂鋸4等全球轟動的賣座電影撰寫主題曲;而最近,他與時尚設計師JayFR共同舉行大型活動Asia Girls Explosion,並以-Yoshikimono-這個品牌跨入服飾業界。

 Yoshiki和X Japan創作了多首在「80年代」最為猛烈而旋律性強的速度金屬樂曲,很快地發展為著名的前衛跨界樂團。Yoshiki也以許多他的抒情曲作品打開了聽眾的心扉,這些曲子與雙倍速的節奏以及俐落的吉他和聲,同樣成為X的特徵。

 不用說,X的歌迷當然都知道,在90年代末期,Yoshiki和他的創團好友/也同時是主唱的Toshi之間的關係變得十分緊張,導致樂團在1997年解散。一年後,吉他手Hide戲劇化的死亡讓僵局更為惡化,而且歷年來的表演與巡迴也不斷侵蝕Yoshiki的健康。

 但在15年的沉寂之後,X Japan於2011年,即將推出一張新的錄音室專輯-這是他們首張在美國發行的作品。並且計劃在發行的同時舉行盛大的北美巡迴,以一個亞洲的代表性團體來說,這是首開先例的行動。

 之後,事情在一個無法預測的事件中急轉直下,當新專輯的第一張主打單曲「Jade」準備發行時,日本沿海被歷史性的8.9級地震以及隨後襲來的海嘯所蹂躪。Yoshiki當時人在東京,他慌張地試圖與母親聯絡(之後證實她平安),並試著拚湊不完整的資訊,以便處理這樣的狀況。

 因此,我和這位說話輕聲細語的超級巨星,前後進行了兩次對話。第一次的訪談是在三月初,我用電話訪問了人在洛杉磯家中的Yoshiki。我們討論了X的重組、在表演時精神與生理雙方面的消耗,以及他如何在撫平他與Toshi之間的傷口後,從他自己所謂「幽暗的海底」浮上水面。當時,他興奮地準備要回報X Japan的忠實歌迷,並且終能完成X的使命,成為一個無庸置疑、全球知名的搖滾巨獸。

 在數週之後,Yoshiki從洛杉磯打電話給我。他為地震與海嘯帶來的整體性破壞,以及伴隨而來的核污染危機而感到憂慮,這些問題成為他生存的意義。這位X Japan的團長延後了「Jade」的發行日期,以便準備透過他的同名基金會Yoshiki Foundation來拍賣他著名的水晶鋼琴,來進行募款與宣傳的活動。所有基金會募得的款項將直接交由日本紅十字會運用。

 儘管在Yoshiki個人的生涯中,曾經遭遇過許多挫折,而且這樣的悲劇又降臨在他的故土,但他仍致力於撫慰人心與幫助他人。在我們此次長達近月的對話中,他傳達了克服困境的努力、音樂令人鼓舞的力量,並在援助日本以及他獨特的樂團的未來雙方面提出了他的洞見。

訪問者 Kenny Herzog

- 這種大災難發生在X Japan的重組已經全方位啟動之際,想必令人十分難過而心情複雜。要停止一切重組方面的事務,並將優先順位轉移至災後的重建工作,對你來說是否困難?

Y 我們將會繼續前進。我們只是把單曲發售這件事延後,跟日本發生的事情比起來這不算甚麼。所以我暫時是打算把50%用在協助救災的工作上,50%用在繼續X Japan以及其他所有事情上。

- 你會因為具備全球使節的身分產生特殊的使命感,而對日本付出更多的努力嗎?

Y 我不知道是不是該用責任感來描述。說是我想做可能更為貼切。這很自然。在這種情況下,我該做甚麼呢?只能聽從我的心聲。而且,光是看電視與網路對於這場災難的消息,就讓我心情非常沉重。我只能哭而已。所以我開始計畫關於救災方面的各種事務之後,這些事才讓我稍微振作起來。

- 所以你覺得X Japan今後舉行巡迴時的收入會用在這個方面嗎?

Y 我已經考慮過這件事,的確也打算這麼做。

- 這是否也意味著能更容易思考樂團前進的方向?

Y 我希望能儘可能多捐一點款,並且同時提升大家的體認。即使有些人認為日本是一個富裕而強大的國家,但我們也同時非常脆弱與纖細。我還在試著讓自己的腦袋了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雖然我覺得,在我醒來之後會發現這些事只是一場夢,或是某種電影,但是它真的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了。

續:"他們說:別想賣超過五萬張"

- 要接受天災這回事,會比人禍更加困難嗎?

Y 這個嘛,地震和海嘯是自然災害,而日本核電廠灌水的問題還沒解決,這則是人禍,所以我想全世界都會由此記取教訓……我希望能藉由音樂或一切我能做的事來鼓勵全世界。

- 就這樣的意義而言,X Japan的重組也對歌迷產生了淨化作用。雖然只是小小的安慰,但會讓人感到比較積極,是一種回饋的方式?

Y 所有烏雲都鑲著銀邊,所以我想告訴他們光在何處……,還有,表演必須繼續。

- 講到X Japan本身,我得說,當我宣布要做這個訪問的時候,Twitter與一般的網路上出現了前所未見的熱烈反應。是經常有這種事情,會讓你想起你擁有這種國際性的影響力嗎?

Y 在日本我多少是有這樣的感覺,不過在洛杉磯,我只覺得我是普通人(笑)。

- 事實上,美國的硬式搖滾界都知道你是誰,所以在一般大眾之間,你竟是如此藉藉無名,感覺相當諷刺。

Y 我已經在洛杉磯住十年了,這幾年人們終於開始注意到我,還蠻開心的。

- 舉行北美巡迴的這個決定,是為了要提升X Japan在1997年解散後的知名度嗎?

Y 那是一個很自然而然的決定。一半是有這樣的需求,一半是因為ToshI和我開始對話。我們已經八九年沒直接談話了。在那之後,他忽然從某處打電話給我,並開始討論重組樂團的事。

  當然,我們以前就一直夢想著要走出日本,到美國或歐洲或東南亞或南美。不過我從沒想過X Japan可以在沒有Hide的情況下重組。

- 你覺得像重金屬這種往往被邊緣化的音樂,為什麼會在日本這樣的國家被歸類為流行樂呢?

Y 當我們剛起步、剛跟Sony唱片簽約時,我們被歸類為硬式搖滾或重金屬,所以他們說:「別想賣超過五萬張。」而我說:「為什麼賣不了?我們難道不能賣超過百萬張或是在東京巨蛋表演嗎?那裏有五萬五千個座位。」他們說:「怎麼可能,你們是被歸類於搖滾這行的,又不是流行樂。」

  不過我才不信。音樂是沒有邊界的。而且不知怎地,我們打破了那個界線。同時,我們的音樂擁有一些單純而動聽的旋律。我認為甚麼都有可能,只要你在音樂方面擁有真誠的旋律或是藝術上的特性,甚麼領域都可以突破。

- 某些你最忠實的歌迷是生活在亞洲或歐洲的獨裁政權之下。也許那是他們更加受到你的音樂與訊息吸引的原因?

Y X Japan不是一個政治性的樂團,但同時,我們也會提到要把那些限制你的牆壁粉碎。我的歌詞有談到自由的重要性。我能認同這些。

續:"我不介意我的身體狀況惡化"

- 你會覺得現在是X Japan開疆拓土的好時機嗎?像是Muse之類的樂團已經在全世界以非常經典而先進的音樂闖出了一席之地那樣。

Y 我很喜歡Muse。上星期我們才一起去喝過酒。我曾經有好幾年是他們的歌迷,然後我看到他們贏得葛萊美獎,並且終於跨越所有障礙。行銷與宣傳都有其極限,但是你必須有一個非常強大的音樂底子或旋律或藝術性。我認為所有的人都關心這些。我覺得歌迷們都很聰明。我們不能光用哄的。你必須創造了不起的音樂。Muse就是這樣的樂團之一,他們也實現了這些目標。

- 你的歌迷們一直跑來找我關切你的事情,特別是在歐洲與其他地方的巡迴行程。

Y 我已經跟William Morris Endeavor(X Japan的代理商)討論過了,所以我們正在籌備南美巡迴,然後是歐洲和東南亞的幾個點。但是如果你要跟我們的歌迷講這個,請告訴他們去與經紀公司聯繫。(笑)

  我們願意去任何地方,只要我們的身體還撐得住。我們的健康情形並不能說是非常好,但是我會為歌迷做任何事。所以我不介意進行上百場演出。我不知道我的身體是不是能撐到最後,但我不在乎。我的經紀人與經紀公司必須在此有效地發揮商業長才,但就算那裏只有十個或是一百個歌迷,我還是想見他們,還是想為他們表演。

- 你的歌迷也擔心你的身體狀況。你覺得你的健康狀況如何呢?

Y 還可以。我打算未來兩三年內再動一次頸部手術,雖然它目前不會惡化,但也不會好轉。我還是可以打鼓和彈琴,但是我左手有某種麻痺感。我手臂可以正常開車,但是神經感覺怪怪的。

- 當你在準備開巡迴的時候,你得進行激烈的訓練與固定的自我照護程序吧?

Y 我有在訓練,而且我也努力維持健康。不過你當然知道,那是搖滾樂。

- 很多歌迷並不知道做一個樂團這麼多年,對身體的損耗幾乎等同於運動員。

Y 的確是這樣,但同時我真的很感謝所有歌迷,所以我不在乎身體狀況惡化。

- 所以照字面來看,你正在為了你的歌迷們放棄你的身體?

Y 的確是這樣,這是我的選擇。雖然家母並不樂見我這麼做(笑)。

- 提到母親讓我想到,當然我很肯定在X Japan崩解的期間,從各方面來說都很難熬,但也許同時也讓你有更多時間可分配給家人和朋友?

Y 可說是,也可說不是。那幾年,特別是X Japan剛解散的幾年,因為Hide的情形與ToshI的事,我可說是心力交瘁。我在黑暗之中過了好幾年。我有更多時間去思考我的人生,但是同時所有事情都是如此負面。我在幽暗的海底還是甚麼地方漂流,深陷其間,無法逃離。

- 你覺得你現在有稍微浮上水面了嗎?

Y 我的確是這麼覺得。就算是在X Japan重組之前,因為網路上有很多人開始傳訊息給我,像是「我喜歡你的音樂」、「我想要你再出來表演」。這些訊息都把我從深淵中拉了起來。

續:"如果我們談到Hide…我還是會落淚。"

- 歌迷們並不知道有時他們會對他們所愛的藝人帶來非常正面的衝擊。這真的能變成一種彼此影響的關係。

Y 的確是。每個人的意見都會對我們產生影響。

- 那麼接下來的專輯會反映走出黑暗的時期,還是會往更前面回顧當一切都歸為荒蕪之際?

Y 我覺得應該都會有。我們有許多歌詞是在談死亡、悲傷與痛苦。但同時背後也同樣地有著非常積極的訊息。

- 總之,聽起來它將會是一張很個人而具備精神淨化作用的專輯。

Y 我們是用我們真正的生命、痛苦來探究能超越這些的偉大音樂,而不是在其下創造一點甚麼而已。

- 那樣的損耗恐怕會等同於開巡迴吧,雖然只有精神與感情上的消耗。

Y 在錄音時是真的會很情緒化。如果我們在某首歌上講到Hide,我就會忍不住開始落淚。因為跟ToshI工作了超過十年,當我們在錄音時,我們會聊起當初是怎麼開始玩團,所以我們也會在好的方面非常激動。

- 那樂團有任何拍攝新宣傳影片的計劃嗎?

Y 我們應該很快會著手拍攝工作。我們正在試著尋找跟歌迷溝通的最好方式。目前我是用Twitter直接跟歌迷對話,我們也有XJapanmusic.com。我很喜歡跟歌迷對話。就像之前所說的,我曾經陷入深淵。我一個人住,所以與歌迷對話能讓我想要繼續前進。

- 在這十年間,你也曾參與許多各種不同形式的媒介,最終就是X Japan的重組與Yoshikimono的路線。你是把這些形式不同但同樣是藝術表現的內容,都當作是摧毀界線的一部份嗎?

Y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音樂。音樂是我的血肉,音樂是我的心。其他都只是像衣服般包覆這些的東西。

- 所以,如果說在2011年,X Japan會是多年來首次成為你發揮創造力的首選,應該是沒問題的囉?

Y X Japan方面一直都有很多問題,不過我正在努力修復一切。的確,你可以說X Japan是我的最優先事項沒錯。

- 所以你認為,要是我們迅速地去展望今後的數年,是不是能看到那些傳奇的樂團,像是X Japan、Loudness以及其他亞洲的金屬先鋒,能在美國、英國與其他歐洲金屬的領域中,與其他團相提並論?

Y 我希望是如此,我很希望能打破東方與西方的界線,所以我最希望的是亞洲的樂團能像歐美團那樣讓人討論。如果我能促成這樣的事情,或是能為這些盡我的心力,那就太好了!

--
跟橫文字的感情還是不夠,有問題的請指教(有些東西是原文就怪怪就是了)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2:35回應(1)引用(0)

November 16,2010

[翻譯] YOSHIKI 「女性自身」訪談 in NY 連載3

本文謝絕轉載
--

YOSHIKI 「女性自身」訪談 in NY 3

YOSHIKI的「女性自身」獨家專訪第3回連載
在YOSHIKI領軍之下,X JAPAN成功地結束首次的北美巡迴。
拚著完成了16天內跑遍七個城市的魔鬼行程之後,YOSHIKI在獨家專訪中,回顧了整個巡迴!您絕對不可錯過!

北美巡迴已經過半的10月7日,日本的報紙上出現了「YOSHIKI罹患甲狀腺腫」的大標題!
由於YOSHIKI被發現昏倒在芝加哥的旅館中,所以他公開了自己的病情。
YOSHIKI本人是這麼說的。

「到了芝加哥之後,中午12點起就接受了3個採訪,採訪結束後,
我就這樣昏倒到半夜。當然房間都有上鎖。
等我醒來的時候,『保全人員啊』有很多高大的人都進來了。
原因一定是各種壓力,而且芝加哥也剛好是巡迴的中段,所以覺得累了。
跟負責宣傳的人討論過之後,把那天的訪談全部取消。
並且打電話跟醫生說:『我今天昏倒了。』,
醫生的反應是『YOSHIKI先生,你是不是忘記自己甲狀腺有問題了?』
啊!對喔!這個不注意不行。
雖然說並沒有忘記,不過本來是想『無所謂不管它』。
但醫生是說『YOSHIKI先生會比普通人更容易累』。

我最擔心的事情其實是甲狀腺癌,因為怕是罹患了癌症,事實上在去年11月就有在美國住院檢查過。
吃了放射線的藥,並且被隔離開來。美國的醫學不是很先進嗎?在做檢查時完全能體會到這一點,為了做放射線的檢查,在隔離室裡待了2天。

診斷結果是YOSHIKI得了「甲狀腺機能亢進症」(註:由於甲狀腺素過度分泌而引起的病症,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突眼性甲狀腺腫。症狀包括盜汗、食慾旺盛、倦怠、體重下降、肌力衰退、心跳過速、手腳發抖等等,會有焦躁不安的狀態出現)。

「醫生是說,『雖然還不會變成癌症,但是比一般人發病的可能性更高,所以請3個月回診一次。因為甲狀腺分泌狀態不正常,所以容易累也沒辦法。如果症狀很嚴重的話請吃藥。』
因為我脖子的問題,神經一直有麻痺的狀態。所以平常就在吃神經科的藥,也在吃過敏的藥。因為甲狀腺有問題,所以也有在吃安眠藥,『我實在不想在吃藥了,要是真的累的話就麻煩你了』,所以現在沒有在吃藥。

而且我是覺得,疲倦頂多是沒力,就跟它拚了!

但是日本有歌手是因為這個病而退休。我也是一樣。這個病不是有很多症狀嗎,現在似乎是有不少症狀出現。
我是很認真地覺得,這次這件事情不能再出現錯誤的消息了。
因為現在一般生活並沒有問題,也這樣在打鼓。
當然的確是比普通人更容易疲倦。」

問及當醫師說有可能是癌症的時候,到底是甚麼樣的心境,
YOSHIKI回答:
「要真的是的話就是吧。
因為做了一大堆各式各樣的檢查,問起『癌症的可能性很高嗎?』
醫生也答說『是』。
剛好去年的11月左右,正在準備今年1月洛杉磯的PV攝影事宜,所以被說『有可能是癌症』,入院檢查的同時,是正在為拍攝PV的事情開會。

但是YOSHIKI為了不讓周圍的人擔心,所以把這個秘密藏在自己的心中。

這次在芝加哥的飯店裡昏倒,才首次決定要告訴工作人員和身邊的其他人。

「是啊,還是會被問很多,也不能不讓工作人員知道自己『容易疲倦』。
我疲倦的時候似乎是真的會累到昏倒。在芝加哥的時候自己甚麼都不知道。
當我醒來的時候,是被保全弄醒的,那時候是從床上掉下來完全沒知覺。
因為身形高大的保全砰地打開門闖進來,發出聲音,我才咦?!發生甚麼事了嗎?……然後開口冒出的第一句話,好像是『不要管我』的樣子(笑)。
因為有各式各樣的壓力,而且已經進入巡迴的中段,所以覺得累了。
但是這種事情一定要提供正確的訊息。
所以我才講了這件事。
因為聽說有『甲狀腺出問題的人退休了』,大家聽到(我得這個病)一定會被嚇到。
實際上,我有在接受專科醫師的治療,每3個月也會去做一次檢查,還可以像這樣打鼓。

重要的是,就算是有甲狀腺的病症,只要有治療,就能維持正常的一般生活,也能與疾病共存! 想要讓大家能了解這件事。」

就算是對於本雜誌記者提出的「疾病」方面的問題,YOSHIKI也完全沒有露出不悅的表情,而是慎重地考慮著遣詞用字,真誠而平靜地為我們回答。

「賭上性命」……以鼓技完全表現出這句話的YOSHIKI,也持續震懾著所有首次見到他的美國歌迷,令他們成為日本的搖滾巨星降臨NY的見證人。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0:02回應(1)引用(0)

October 29,2010

[翻譯] YOSHIKI 「女性自身」訪談 in NY 連載2

本文謝絕轉載
--

YOSHIKI 「女性自身」訪談 in NY 連載2

讓大家久等了~
YOSHIKI的「女性自身」獨家專訪 連載2!
在YOSHIKI領軍之下,X JAPAN成功地結束首次的北美巡迴。
拚著完成了16天內跑遍七個城市的魔鬼行程之後,YOSHIKI在獨家專訪中,回顧了整個巡迴!您絕對不可錯過!

「這次能完成巡迴,我也非常地開心。
特別是從芝加哥到多倫多的連續兩場,真的是很辛苦。」
上次的連載中曾提到,YOSHIKI是這麼說的。

他也提到,在巡迴期間,是像當初出道之前一樣,與其他團員一起行動。
「是在哪邊呢?從舊金山到溫哥華,是像普通搭觀光巴士的感覺在跑行程(笑)。
其他是大家一起搭飛機移動。器材等等裝了4台大貨車。
還有半數的工作人員,是坐有臥舖的車子移動。
雖然我本來也打算這樣,但被說『對脖子不好』,假使只有自己一個人搭飛機也不太妥當,所以就變成所有團員都搭飛機了。
這次巡迴中印象最深刻的,是PATA沒趕上飛機(笑)。
我們大家都是搭那架飛機,問起「咦?PATA呢?」,回答是「正在通關的地方找他」。結果沒趕上飛機。
我的行李在機場也失蹤了。從多倫多到NY來的時候。
好像被送到其他地方去了,還好後來有找到。
我總共帶著十多件行李,包括衣服、健身器材、樂譜等等……因為也身兼製作人與執行總監的緣故……
啊啊好累~(苦笑)
這次以這樣的方式與大家一起行動,真的很開心。
在機場連行李都全部自己拿,登機時檢查行李也都我們自己來。
很努力吧(笑)。
有種回歸原點的感覺。
而且,跟日本不一樣,有很多事情在處理時都很不順。反過來倒是蠻有趣的。
我?沒發飆啊。就算發飆也沒用,只會打壞氣氛而已(笑)。」

其中YOSHIKI有提到「只有一件奢侈的事」。那就是……。

「我也自己拿行李,不過這次只有一件事最奢侈。就是每次都有準備鋼琴。
大體上在Ballroom都會有鋼琴不是嗎?沒有的地方,就搬鋼琴到旅館裡面,然後一直練習。
只有NY沒有練鋼琴。因為手已經開了。醫生也說『再練的話會產生反效果』。
X JAPAN的演唱會,身體都要花2星期才會恢復原狀。但是在16天內辦了7場公演,又都是接著來。所以在演唱會前有跟ToshI商量『稍微放鬆一點』之類『演奏的時候稍微緩和一點,因為明天還有一場』。
但是演唱會一開始,就用不知百分之幾萬倍的力道在打鼓(笑)。還跳進觀眾席裡,不知道到底在幹嘛了(笑)。」

結束熱烈萬分的NY演唱會,巡迴正式閉幕的次日,
YOSHIKI也終於上了NY的廣播電台。

「我去上了CRS RADIO的節目。他門公司的老闆昨晚有來看演唱會,對我說『絕對要讓X JAPAN在美國成功地紅起來!』
這次我接受的雜誌採訪,從巡迴前起算,總共有120次。
只不過在芝加哥昏倒之後,提出了『在演唱會前請不要安排訪問』,不過說『其他的時間都可以,移動的時候也可以。』所以在機場時也有接受採訪。
這麼做的效果還不錯。但是美國是真的很大。就算是網路如此普及,但是消息傳的還是很慢,所以我所屬的娛樂經紀『William Morris』的負責人是說『YOSHIKI,這種事情得做個幾十遍才行』。
仔細想想,X JAPAN以前在SONY時期,也是跑遍全國所有的地方電台,也一個個接受各種雜誌甚至是地區生活雜誌的採訪,最後才獲得了這樣的成果。所以已經有了覺悟,得從頭再來一次。
今天來錄音的CRS RADIO的老闆提到:「只要來看X JAPAN就一定沒問題!我們會努力讓大家來看演唱會。X JAPAN的事情就算大家都聽過,來看表演絕對不一樣!」讓我真的很開心。
我在開演唱會之前,一定會為自己打氣。所有團員圍成一圈大喊「打起精神來拚了-!」這樣。
但是昨天在開演之前,就已經眼眶泛淚。ToshI和SUGIZO問我說『YOSHIKI怎麼了嗎?』,『快哭出來了說。雖然演唱會還沒開始』
能完成這次的北美巡迴,真的很感慨。
這次,真的是只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做起來的。日本現在不是沒有經紀嗎?所以能辦得到,真的很開心。因為我們是新人樂團(笑)。
雖然總有一天要拿下世界! 但是這樣也不錯」

YOSHIKI以安詳的口吻靜靜地說著。
下次將會告訴大家,關於各位最擔憂的健康問題,YOSHIKI自己是怎麼說的。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7:12回應(2)引用(0)

October 19,2010

[翻譯] YOSHIKI「女性自身」專訪in NY 北美巡迴成功「滿滿的回憶」 連載1

本文謝絕轉載
--

YOSHIKI女性自身專訪in NY 北美巡迴成功「滿滿的回憶」 連載1

您看了10月19日發售的「女性自身」了嗎?

在彩頁與內頁中,都有刊登YOSHIKI與X JAPAN的NY演唱會相關內容!!! 而且演唱會的情形以及YOSHIKI的獨家專訪,這些在雜誌頁面上寫不盡的「滿滿的回憶」,將在網路上連載!!!

敬請期待這些只有在「女性自身」網站上才會知道的小故事!!

2010年10月10日(日本時間11日),YOSHIKI率領的X JAPAN,在位於紐約百老匯的老牌劇場Roseland Ballroom,成功地結束了首次的北美巡迴壓軸演出。

最後一首曲子『X』,4000名觀眾以X JUMP讓演唱會HIGH到最高點,讓有悠久歷史的傳統劇場在劇烈搖動中為之沸騰。

從第一首歌開始,止不住狂飆的YOSHIKI,就以聲勢驚人的鼓技持續吸住歌迷的注意力,在演唱會熱到最高潮的那一刻,他感概萬千地「今天能在NY舉行演唱會,實在是太幸福了!」跳進觀眾席。

接下來,雖然團員的身影從舞台上消失,「We are X」的聲音仍未止歇。

安可時,YOSHIKI穿著和服出場。

坐在鋼琴前,拿起麥克風,他靜靜地對著NY的觀眾開始說話。

「今晚,真的很感謝大家來看表演。

我們終於實現了夢想。雖然花了很長很長很長的時間」

說到這裡,YOSHIKI的臉頰上出現了淚痕。

「4歲的時候跟ToshI在幼稚園認識……小學的時候就已經真的提過了,
對吧?ToshI

真的在好久之前就已經講過……。

想要成為搖滾明星。

然後,總有一天,要到美國來……」

觀眾看著台上達成兒時夢想的YOSHIKI,也不由得發出感嘆。

「15歲時首次舉行樂團表演以來,這個樂團真的發生了很多事……
正如大家所知,我們失去了HIDE……」

拿著麥克風的手微微顫抖,YOSHIKI在淚水中哽咽了。

「今晚是為了HIDE而演奏,而且HIDE真的也跟我們在一起……

We are X! X! 我們還會繼續的。真的很謝謝大家」

ToshI走向滿眶淚水的YOSHIKI,緊緊地抱住他。

兩人的擁抱讓觀眾也落淚了。

「相信自己,就可以完成夢想

一起創造最棒的ROCK的世界吧」

對著日本的搖滾明星的呼聲,3800名NY的歌迷「OH!」地舉起了拳頭一起比出了「X」回應。

在YOSHIKI完成18年間的心願,平安結束了進軍美國第一步的北美七城巡迴的這一夜,也讓紐約客們知道了「無敵的搖滾明星」的存在。

公演之後,YOSHIKI表示:「我們很久沒開巡迴了,能順利完成巡迴真的很開心。」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在興奮的心情還無法平復的翌日11日(日本時間12日),YOSHIKI在NY市內的餐廳中,接受了「女性自身」的專訪!!

YOSHIKI在專訪一開始就提到:「雖然北美巡迴已經告一段落,我們的狀況真的是非常好。雖然身體正在朝向毀滅(笑)。
還是因為有日本歌迷在支持著我們,讓我們真的感受到一直在往下一個階段前進。」表示了他對歌迷感謝的心情。

「能在16天內完成7個城市的巡迴演出,這件事本身就令人非常難以置信。在敲定行程之際,我也在想『真的辦得到嗎?』,所以這次能完成巡迴,我也非常地開心。

特別是從芝加哥到多倫多的連續兩場,真的是很辛苦。」

在兩小時的訪問中,他提到了剛結束的北美巡迴的一些小故事,美國媒體的反應,今後的方向,以及大家都很擔心的身體狀況問題。雖然因為吼過頭而聲音顯得有些沙啞,但他始終以非常輕鬆的表情,以平靜的笑容對我們說話。

本雜誌網站,將獨家連載YOSHIKI的真情告白!!

請期待第2回的連載。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8:10回應(0)引用(0)
 [1]  [2]  [3]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