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記事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9,2017

[翻譯] YOSHIKI真情告白,名曲「Tears」蘊含著對自殺父親的心情

2017年2月9日10時46分 Sports報知
http://www.hochi.co.jp/entertainment/20170209-OHT1T50073.html

2月9日富士電視台新聞節目「Nonstop」(週一~週五早上9:50),播出了搖滾樂團「X JAPAN」的YOSHIKI的影像,談他10歲時就自殺的父親。

4歲就開始彈鋼琴的YOSHIKI,是透過父親每個月定期購買的古典音樂唱片,拓展了對音樂的興趣。

但是在他10歲的夏天,音樂社團練習結束後回到家,看到的卻是父親冰冷的身體。他回顧當時的情況,「只知道他已經不在了…。因為是自殺…母親也什麼都沒有說…什麼都不說。我也只能哭個不停。」

之後,連他自己也變得自暴自棄的時期,成為他心靈支柱的仍是父親帶給他的音樂。他表示「與搖滾的相遇,讓我不知該往哪發洩的負面情緒有了出口…。因為母親買了鼓組給我,也開始寫歌詞,那個瞬間連心中的痛苦都可以忘記。」

雖然至今仍不知父親為何自殺,但之後寫出的「X JAPAN」代表作「Tears」,內容是自己對父親的心情。「無論是多麼煩惱、多麼痛苦、都無法改變過去。但是,要不要讓往事成為正面的經歷,則是取決於自己未來要如何生活。」YOSHIKI這麼說,「不可以自我了斷,生命不僅僅是自己的東西,也跟身邊的朋友和家人有關。雖然我只是剛好遭遇到這樣的事情,但內心的傷口是一輩子都不會消失的。只能跟這個傷痕一起活下去。」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1:41回應(0)引用(0) │標籤:yoshiki,x-japan

July 6,2015

[新聞] X JAPAN將推出睽違20年的新專輯,並有YOSHIKI本人的說明




X JAPAN將推出睽違20年的新專輯,並有YOSHIKI本人的說明

http://natalie.mu/music/news/152911

X JAPAN的新專輯(標題未定)將於明年2016年3月11日同時全球發售。

發新專輯的事情,是7月4日(當地時間)在法國巴黎舉行的「Japan Expo」,由Yoshiki(鼓、鋼琴)本人親口宣布。以他推出的錄音室專輯而言,從1996年11月發售的「DAHLIA」以來,已經相隔了19年又4個月。

為了紀念這次發售專輯,也決定要在2016年3月12日(當地時間)舉行發售紀念會「#XDAY」。除了演唱會之外,由John Battsek監製,Stephen Kijak執導的X JAPAN紀錄片,也將在現場舉行首映。門票已在Live Nation的官方網站開賣。

另外為配合專輯發售,natalie將YOSHIKI提供的說明公開如下,說明中有談到這次X JAPAN的專輯與紀錄片的詳細內容。


YOSHIKI(鼓、鋼琴/X JAPAN)的說明


‧關於專輯的製作狀況
還沒完成,目前是打算儘量努力到最後的截止期限。

‧關於專輯的內容
我是打算做以專輯來說有其代表意義的東西,並不是單曲的集結而已。現在預定是包括導入的短曲在內總共約12首。好幾年前的構想是專輯有一半是現有歌曲的英文版,但是最後還是決定全部都放新曲。其中也包括連演唱會都沒唱過的完全的新曲。歌詞有90%是英文。今後聽音樂的方式會逐漸轉換成線上聆聽,所以之前一值苦惱於到底為什麼需要製作完整專輯,但是在思考X JAPAN該以搖滾樂團的形式做什麼的時候,結論是,現在就是該做出可說是集大成的專輯。以一種為"專輯的時代"劃下休止符的心情,把一切都納入這張作品內。

‧關於在「LUNATIC FEST.」收錄觀眾合唱的那首曲子
那是名叫「Kiss the Sky」,走前衛搖滾風的曲子,如果說拿以前的曲子來類比,就是像「ART OF LIVE」那樣起伏很大的曲子。雖然目前這個時代還是以3分半到4分左右的曲子居多,不過我仍硬是寫了超過9分鐘的曲子。這首曲子將會是整體專輯表現意念的核心。

‧關於在英國The SSE Arena, Wembley的演唱會
這次形式比較特殊,是先放紀錄片給大家看,休息時間之後演唱會才開始。我想這次的演唱會會有好幾首第一次發表的新歌。因為這天不是普通的倫敦公演,而是專輯的發售紀念公演,所以不只是希望歐洲的觀眾來參加,如果世界各地的人都能來,我會很開心的。

‧關於紀錄片
因為美國的代理介紹的劇作家在整理X JAPAN的故事時,覺得「竟然有這麼戲劇化的事情,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所以在相關人士的請託之下接受了拍紀錄片的邀約。主要的拍攝工作,在美國紐約的麥迪遜花園廣場公演之前就已展開,片子中也會提到我們是在什麼樣的時代中相會、X JAPAN是怎麼組成的、視覺系又是怎麼開始的。是以外國人的觀點,運用好萊塢電影的形式來表現。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4:39回應(0)引用(0) │標籤:X-JAPAN

April 16,2015

「何不挑戰世界?」YOSHIKI談科技與品牌術

http://hrnabi.com/2015/04/16/6927/
HR NAVI 2015.4.16

X JAPAN的YOSHIKI參加了科技界名人集結的「新經濟論壇」,讓會場掀起了一陣騷動。身為同時是創作者與製作人的「成功人士」,YOSHIKI也以他的觀點提出了對科技的看法與建言,並且提到心理動機與學習英語的重要性等等,這些訊息都是商務人士必讀的內容。
這個以全英文進行的對談,主題是「全球性的戰鬥」。提問者是與YOSHIKI有私交的前駐日美國大使約翰‧路斯先生。在此為大家整理出對談的主要內容。



在科技界的關鍵人物開講的新經濟論壇中,YOSHIKI是唯一來自演藝圈的講者。樂天的三木谷浩史先生也在途中加入對話。


以串流服務為主的音樂產業「不太樂觀」

路斯:首先,關於這次的高峰會中已經討論很多的技術趨勢,也想請教您的意見。所有的業界都因為技術的發展而產生巨幅的改變,無論是醫療、流通、教育、農業、金融服務都是,當然音樂業界也是。您對於技術對音樂業界帶來的衝擊有什麼看法呢?

YOSHIKI:音樂產業目前絕對不是能樂觀以待的狀態。這五六十年來,從黑膠唱片發展到CD、數位下載,最近則是Spotify和Google Play Music等等企業推動的線上播放越來越興盛。將來串流服務會毫無疑問地會變成主流的形式。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透過串流服務並無法得到足夠的收入。
我是認為,難道不能建立一種模式,是由ISP稍微再提高收費,而將其部分的收入分配給內容的持有人嗎?不只是音樂業界,其他影片等領域也是一樣。並不是抽稅的模式來考量,而改成是一種對未來的投資來思考。
如果沒有各方人士的貢獻,音樂是沒辦法留下來的。雖然這也是商業,但我們仍是在追求創造性的文化以及藝術。

和Hello Kitty異業合作,YOSHIKI式的品牌術

路斯:YOSHIKI既是藝人,也是作曲家、製作人,甚至還是企業家,在個人戰略方面,是如何思考的呢?

YOSHIKI: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音樂。因此,以我自己的方式來創造品牌是很重要的。雖然現在還算成功,但是還是很花時間。跟Hello Kitty合作的「Yoshikitty」也是其中之一,重點是創造「YOSHIKI」這個角色的品牌。

路斯:你已經是世界性的品牌了吧。像Hello Kitty一樣有自己的認同卡,也有(監製的)跑車。實際上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成功地創造了品牌。有許多企業家與生意人,都對於創設國際化品牌的訣竅很關切。

YOSHIKI:品牌不只是在音樂業界,對於企業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一直都試著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再觀察細節,不只是思考現在的情況,而是考量“不久的將來”。但是超過五年的話就無法預測了。因為我認為再來就會出現更大的變化。
還有一個我能說的就是,雖然說打品牌很重要,但實際上音樂的話需要“音樂”,如果是電腦業界的話就需要“產品”,這才是最重要的。優先順序要擺在前面。

路斯:YOSHIKI是怎麼學習到品牌的概念呢?有專家提供過建議嗎?

YOSHIKI:Hello Kitty是一個例子。我在LA住了超過20年,所感受到的是,無論是動畫或是料理,已經有很多日本的東西一般人都知道了。因為已經有許多像是壽司或是Hello Kitty等等被世界認可的日本文化,所以從這些東西就可以學到(品牌術的)戰略。

何不挑戰世界呢?

路斯:雖然說你已經在美國住了超過20年,但是之前在日本就已經是超級巨星了。不只是演藝人員,有許多企業家也是一樣,既然已經在本國成功了,為什麼還會刻意選擇挑戰世界這個困難的路走呢?這是我很感興趣的問題。
我有看你曾經在美國接受ABC新聞的訪問,你對於『為什麼會想來美國?』這個問題,給出了『Why not?』這個答案。我很喜歡你的答案,不過我還是想請教你為什麼會到美國去,能說得詳細一點嗎?

YOSHIKI:Why not?(笑)。如果不夠強悍,而且不那麼想要的話,我想是得不到的。當初剛到美國的時候,我也覺得我到底有沒有辦法在這裡活下來,某方面來說這也是一種測試。
我雖然會懷疑自己的音樂到底在海外能不能受到認可,但是我並不覺得我做的音樂比較差。說不定也能成功。然後像是對自己洗腦一樣地說「一定會很順利的」。雖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強到那個程度,不過我試著製造出另一個自己,努力地想像出一個“強悍的YOSHIKI”。我20年前英文也不太好,當時還蠻辛苦的。

沒必要成為那個國家的藝人

路斯:一開始的挑戰是什麼呢?還是英文嗎?

YOSHIKI:是啊,英文不好還是會有問題。不過怎麼說呢...。在作曲的時候,可能一天花10小時,或是甚至到20小時,這樣搞了一星期,但什麼結果都出不來。但是每天花10小時”學習“的話呢?總是有什麼進步吧。這樣看來,學英文還是比作曲簡單。

路斯:我想在場的各位企業家也很關心在挑戰其他國家的市場時,所面臨的問題,所以想請教您,您是怎樣去適應外國文化的呢?在當時有調整過什麼嗎?

YOSHIKI:答案可以說是YES也可以說是NO。日本的音樂人要挑戰歐美國家的時候,會有想要變成該國音樂人的傾向。當然學習對方的文化也很重要,但是沒必要去改變本質。
我雖然是以一個日本人的身份到美國去,但是同時也是去學習文化的。所以我也讀了聖經。現在也想要了解歐洲的文化和中國的文化,所以仍在持續學習,但這不表示有必要改變自己。

路斯:現在回想起來,會覺得學英文的重要性到底是有多高呢?三木谷先生也要求樂天的員工把英文當作公司內的公用語言,您認為對於在場的各位企業家而言,英文是不是很重要呢?

YOSHIKI:我想講個小故事。這是我剛到美國的時候,在錄音室一軌一軌錄鋼琴時發生的事情。我自己覺得「這次彈的非常好」的音軌,被錄音工程師洗掉了。因為自己當時(跟人交涉)的英文能力還不夠,所以就認真的思考「不學英文還是不行啊....」。雖然說我是以音樂維生,但是在英文方面,學個兩三年也是學得起來。



路斯:在這次的論壇中,有很多人都提到希望年輕人不要怕風險。我不曉得您是不是有經歷過失敗,但是在您的專業上一定有碰過困難的局面吧。您是怎麼克服的呢?

YOSHIKI:失敗嗎......?這是個很有意思的詞彙。到底要怎麼看待失敗這件事呢?誰都會遭遇失敗,但是到底失敗的定義是什麼呢?雖然有人可能還沒感受過失敗,但是在未來的人生中,到了最後關頭,可能還是會失敗。
但是失敗不表示就以失敗作結。再來一次的話就還有機會,也可能成為給自己充電的機會。我也曾經遇過多次的失敗,但是並不是就這樣結束。有一句話叫做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我自己在美國待了二十年,還有很多必須做的事情。我覺得我被捧得太高了。我並不是那麼了不起的超級巨星。

運用人工智慧的作曲家可能會變成我的敵手也說不定

路斯:你會看著新的領域,逼迫自己努力去抓住機會嗎?

YOSHIKI:當然。我一直學著運用各種不同的技術。我有在線上直播看了一些新經濟論壇的討論,有很多關於Internet of Things : IoT的話題,我也很有興趣。三十年後的世界可能又會變得完全不同,運用人工智慧的作曲家可能會變成我的敵手也說不定。

路斯:這麼說來,三木谷先生也有跟我說到,他想詢問YOSHIKI先生是不是覺得以後會出現被機器人取代的時代。

YOSHIKI:我昨天晚上也跟三木谷先生一起喝紅酒,那時候有機器人過來呢。如果三木谷先生人在會場裡的話,請到舞台上來!

此時人剛好也在現場的三木谷先生照兩位主講者的要求來到舞台上。YOSHIKI先生半開玩笑地問他「宿醉還好嗎?」,路斯先生也幽默地問「YOSHIKI和三木谷要不要在這裏合唱一曲?」,讓會場變得十分熱鬧。因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路斯先生最後是這樣總結。

路斯:我在擔任大使的期間,曾經到日本國內的各地去訪問。然後我一直說,日本該像讚揚體育選手或演藝圈人士那樣地重視企業家。
日本成功企業家之一的三木谷先生,和超級巨星YOSHIKI今天都在這裏。我想跟現場的各位說「各位將來都會站在這個台上」。就像兩位一路走來的這樣,追逐自己的夢想,向前邁進,擔起風險,從失敗中學習,然後向全世界拓展視野,再繼續前進。只要能這樣,一定能和YOSHIKI與三木谷先生一樣地站在這裡。



對談之前YOSHIKI以鋼琴演奏天皇陛下即位十年慶典的奉祝曲「Anniversary」,在曲子的最高潮時他手打到墨鏡,演奏結束後不好意思地笑說「太投入了連墨鏡都掉了」。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5:37回應(0)引用(0) │標籤:yoshiki,x-japan

March 16,2015

[新聞] YOSHIKI表示將舉行「X JAPAN」睽違20年的日本巡迴

YOSHIKI表示將舉行「X JAPAN」睽違20年的日本巡迴

http://www.sponichi.co.jp/entertainment/news/2015/03/16/kiji/K20150316009994780.html
Sponichi Annex 2015.3.6




 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YOSHIKI(年齡不公開),於16日出席了「Mercedes-Benz Fashion Week東京」在東京都心舉行的記者招待會。公佈了今年內將會舉行「X JAPAN」的日本巡迴。

 目前YOSHIKI正在為此錄製新專輯,他篤定地說:「雖然我的狀態是放羊的孩子,但這次真的會出。也許會先出幾張單曲,但是已經決定要舉行這張專輯的日本巡迴。」專輯預計是今年下半年發售,預定在日本巡迴之後,也就是2016年時舉行世界巡迴。

 之前他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寫「即使接下來能開巡迴,可能也會是最後一次」,今天他也因此爽快地說明了兩手手腕的狀況:「肌腱已經裂了一半,連轉門把都痛得要命。雖然醫生說最好馬上動手術,但是錄音還沒結束,所以要等到下次世界巡迴結束之後再做吧,我想應該可以撐得過去」。他也自嘲說是因為「打(鼓)的方式太激烈也太有勇無謀了,我自作自受。」

 他也明確地提到,去年10月在紐約舉行的麥迪遜花園廣場公演時開拍的紀錄片,將會在明年一月上映。雖然手腕就算是動手術也無法100%完全治好,但是「如果從我身上把音樂拿掉的話就甚麼都不剩。我已經把人生獻給了音樂,所以會繼續做音樂。」顯示出他毫不枯竭的企圖心。

 另外,他宣布自己監製的和服品牌「YOSHIKIMONO」,將會在今年秋天的時裝週上發表新作品。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9:38回應(0)引用(0) │標籤:yoshiki,x-japan

October 30,2014

[新聞] 洛杉磯舉行了全球首次的Hello Kitty展示會,YOSHIKI並公開演奏主題曲

http://www.nishinippon.co.jp/nlp/showbiz_news/article/123971




【洛杉磯共同通信社報導】為了慶祝極受歡迎的角色「Hello Kitty」誕生40年,三麗鷗公司在洛杉磯舉行了全球首次的大型展示會,於30日正式起跑。29日舉行了只有受邀貴賓能參加的前夜祭,知名搖滾樂團「X JAPAN」的YOSHIKI並演奏了為Hello Kitty新創的主題曲。

YOSHIKI與已故的三麗鷗前任副社長辻邦彥也有私交。他這次以鋼琴演奏了同時是結合「yoshikitty」的作品「HELLO HELLO(暫定名)」。

展示會將舉行到11月2日,除了工作坊與座談會之外,也有販售限定商品。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7:26回應(0)引用(0)

October 23,2014

[新聞] hide生前的夢幻遺作已完成,將以VOCALOID技術重現歌聲

Music Voice 編輯部

http://www.musicvoice.jp/news/20141023019570/



 1998年5月去世的X JAPAN的hide(享年33歲)留下的最後遺作「子 GAL」,已經正式完成,並將收錄於12月10日發售的hide五十歲紀念專輯中。

 這首歌本來要收錄在1998年11月發售的第三張個人專輯『Ja,Zoo』中,但因為在製作階段,也就是該年的5月,hide離開了人世,所以只有留下非正式的試唱錄音,所以原本被認為是一首無法完成的夢幻作品。

 而這次則是運用YAMAHA開發的最新歌聲合成技術,也就是讓初音MIKU聲名大噪的VOCALOID,將hide的歌聲加入這首曲子中。不但以VOCALOID重現hide的歌聲,也請了以往一直與hide一起製作樂曲的I.N.A.擔任製作人。

 收錄這首最後新曲的專輯『子 GAL』,則是以新曲一首加上Bouns Track的特殊形式所構成。雖然說是Bouns Track,但總共放了15首歌,所以就是除了新歌『子 GAL』之外,還以Bouns Track的形式,收錄了hide的15首代表作的重製(Remastering)版。

 這張專輯,是在「不只是給hide的歌迷,也希望讓還沒接觸過hide作品的人,能透過"50歲生日紀念"的機會,親身體會他毫不減色的音樂」的概念中誕生。

 CD將分為首發限定版與普通版兩種形式販售。首發限定版的CD中,會以“Extra Track”的形式收錄1998年製作『Ja,Zoo』時的「子 GAL」試聽帶音源,總共有17首曲子。

 DVD則會有「子 GAL」的音樂錄影帶以及之後會公布詳細內容的“超貴重演出影片”,還也會收錄CD“Bonus Track”14首歌的音樂錄影帶,內容十分充實。專輯的包裝則是以hide全彩照片製作的豪華三折外盒。

 另外,首發限定版與普通版的第一版,都會以版面隨機的形式,附上新的hide"特別怪人卡”當贈品。

 這次這張收錄hide“最後的新曲”的專輯,是足以了解hide音樂軌跡的內容,也能讓首次接觸hide的聽眾充分感受其魅力的作品。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5:11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25,2014

2014年9月25日Toshl記者會全文翻譯

以下是根據日本網站的聽寫與原始記者會影片整理而成的譯文,
不完全是一句句對譯,僅供各位參考。

--

【開場白】

今天很謝謝大家蒞臨現場。我這次出版了新書,內容是自己大約12年期間的經歷。我雖然在很多方面是受害者,但同時也有加害者的一面。而另外也有許多受害者。

我會想要寫這本書,是因為在某間店買東西的時候,發現洗我腦的人換了名字,店裡正在播放他的CD。也有賣他的書。後來再去那間店的時候,看起來書像是賣掉了。我覺得應該是有人買走了。我自己也是因為CD與音樂的緣故被洗腦,所以雖然自己的事情很丟臉,但不想再讓人因此受害,所以開始著手整理這些事情。

同時,我也希望年輕人、小孩子,或是家長們能看看這本書。年輕人總是會對未來感到不安與迷惘。如果我當時有能討論的對象,或是有什麼能顯示出真相的話,可能就不會落入陷阱。所以我希望這本書能成為一個契機,讓年輕人不要誤入歧途。以上是我想跟各位說明的。

【現場問答】


—您在日本各地舉行HOME OF HEART的小型演唱會時,雖然有很多歌迷叫您回來,但您聽不見這些呼聲嗎?

我當時對這些意見、這樣的呼聲,反而是...怎麼說呢?歌迷的想法無法傳達到我的耳朵或心中,我主觀地認為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大概是這樣的情況。


—我想以歌迷的觀點請教一些歌迷想詢問的事情。YOSHIKI先生有與您太太和MASAYA先生見過面嗎?您在HOME OF HEART待了12年之久,不會很怨恨MASAYA先生和您太太嗎?

關於第一點,YOSHIKI有跟我前妻見過面,但沒有跟MASAYA會面過。

再來是,嗯...與其說是怨恨,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彙來形容才好,講起他們,我是希望他們真的能反省。他們大概無法了解那些一切被奪走的人的心情。希望他們能先自己站在那樣的立場,真正去感受到別人的痛苦,並能有所反省,也希望他們不要再使用那種卑劣、趁虛而入的手段,去欺騙與貶低他人。


—您是怎麼被拉入HOME OF HEART的呢?然後是為什麼,經歷了什麼樣的過程,讓您留在那邊足足12年呢?

大約1997年左右,當時我身邊的人發生很多問題。而在一般大眾面前,則是以X JAPAN的身份,在東京巨蛋舉行演唱會,CD也賣得很好,受到很多人的支持。

表面上是這樣,實際上呢?雖然是丟臉的事情,但我看到了像是親人變得貪婪,或是以為是朋友的人在金錢上出問題,當時看到很多人貪婪的模樣,以及因為錢而變了一個人的情形。其中包括我的親人與身邊的人,都出了很多狀況,對X JAPAN的團員和經紀人等造成極大的困擾。

我對於自己為X JAPAN帶來的問題,是感到非常痛心與煩惱,而同時因為想要以美國為據點進軍海外,就搬到美國去。因為團長YOSHIKI和其他團員都很拚命地在進行這件事,所以我也對於我演唱的能力,以及我的歌聲,是否在海外也能受到認可,感到非常煩惱。

在這種心靈脆弱,充滿煩惱的時刻,我認識了前妻。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首腦MASAYA跟前妻已經有聯繫,她可能就是為了錢或是要我當活招牌而與我接近的。

對於當時的我而言,她恍如我命中註定的人,我深深地迷戀上她,從跟她交往開始,她就給我聽MASAYA的音樂,勸我去上課,說這樣就可以改變人生,我當時非常相信她的話,所以開始交往之後就去上課了。

上課的時候我非常感動,誤以為像這樣跟著他學習,唱他的歌,就可以改變人生,以正確的方式活著。雖然一開始很感動,但逐漸出現了暴力相待與辱罵,對生理和心理都造成極大的痛苦。即使是這樣,我當時仍以為這是為我好。所以陷得太深之後,就誤以為把錢交給他,交給我前妻,是我自己唯一能提供的貢獻。

為什麼足足有12年之久無法脫身?我想這是誰都會想問的問題。但這就是洗腦。雖然我內心也常出現疑問,覺得這樣真的好嗎?沒問題嗎?但當時就是被洗成我不該有疑問。會反射性地認為自己有疑問是不對的。因為一直持續這樣的狀態,所以脫不了身。這就是洗腦的恐怖之處,讓我在那裡待了12年。


—Toshl先生是如何擺脫洗腦的呢?真的現在已經脫離控制了嗎?

我心裡的疑問當然還是無法完全打消,而這類的事情也是越積越多。一個是X JAPAN的重組。

MASAYA和我前妻,一直以暴力與辱罵責備我,說“X JAPAN就是把全世界的年輕人帶壞的萬惡根源“。但在某次機緣巧合之下,有人來提出了重組的事情。我無法接受來談這件事的人提出的條件,直接加以拒絕,但他去找MASAYA說他們出錢要我回去唱,而且準備了好幾億日圓的鉅款。

結果MASAYA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說詞變成”回X JAPAN不也很好嗎?“。當時,就這樣要我若無其事地回去原本認定是糟糕的東西。這是我心中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事情之一。自此之後,我無法壓抑自己心中的疑問,開始仔細地觀察他和前妻的行為,逐漸能將自己從一廂情願的想法中抽離出來,變成從旁觀察。

其他還有很多的例子,像是受害者提出的訴訟。MASAYA在法庭上答辯的樣子非常丟臉。本來我還期待他能講出什麼了不起的言論,但是看到他畏畏縮縮的回答方式、他的樣子、想用藉口混過去的態度,這種無法誠實地回答事情的樣子,讓我覺得非常怪異,自己尊敬的人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態度呢?

另外一件更關鍵的事情是,前妻其實在跟我結婚之後,就跑去MASAYA那裏,長期以來並沒有夫婦之實。但即使是這樣,我也以為她是很認真在學習,但是有一次到那須的HOME OF HEART本部去。我幾乎都沒去過那裡,但他們卻逐漸買了新的豪宅和旅館及車子等等。

我一直被他們說「就是因為你害我們被媒體攻擊,所以孩子們沒有東西吃。」所以拚命地工作賺錢給他們,結果前錢然變成這樣的東西,而MASAYA在每個住所中,跟自己喜歡的女人過著後宮般的生活。最新的住所,與其說是我相信自己的前妻和MASAYA在那裡同居,不如說是看到了讓我覺得"原來如此"的東西。我想,那是最讓我覺得”能斷絕關係的瞬間“。

經歷了這樣的過程,要說是洗腦被解除了,更是因為出現了想要逃跑的念頭。

關於為什麼可以說洗腦已經解除的這個問題,這本書裡寫的事情,現在能像這樣跟大家講這件事情,就是已經脫離洗腦、解除洗腦的表現。在此受到的傷害、痛苦、和我奉獻出的東西是回不來的。痛苦也不會消失。我是希望能在訴說這些痛苦的同時,能稍微讓自己的人生向前邁進。


—您一開始有提到,是因為希望年輕人不要行差踏錯,所以才寫了這本書。那麼年輕人為了要避免步上Toshl的後塵,到底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必須注意什麼樣的問題呢?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案,很難一言以敝之。首先我想說的是,在身邊還是會有陷阱。所以要跟自己覺得正直的人討論事情比較好,像是親人、常接觸的人、學校老師應該都可以。

以我來說,父親應該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但我還在那個團體時,他就已經去世,連講話都沒機會好好講幾句,所以我覺得要是當初能跟父親討論,或是打開自己的心扉,跟團員好好談一談,畢竟是自幼認識的好友,一定會比較好。但是我當時覺得很害羞、很丟臉、很遜,所以就沒有這麼做了。

所以我認為,就算是覺得丟臉,也一定要直率地當面講清楚。特別是以男生來說,可能會覺得很難跟父親好好講話,但是只要認真的去找他談,老爸也同樣會認真地回答不是嗎?雖然我自己沒有孩子,但是這是我到了為人父母的年齡之後,自己的感想。


—您現在有能夠請教的對象嗎?今後想要進行什麼樣的活動呢?

就像書裡有寫到的,有一位老爺爺救了我,與其說是請教,可能說我有時在思考事情的時候,會試著從他的角度來考量,推測他會怎麼因應,或是想想看父親要是還在世的話會怎麼想,選其中一種方式來運用。朋友方面,法國料理大師三國清三大廚也非常照顧我。他也是我非常尊敬的男性之一,會思考說如果是他的話,會如何著手之類。想想身邊能信任的人會怎麼考量,再採取行動,或是直接跟他們討論。

樂團的夥伴YOSHIKI是從幼稚園起就認識的朋友,相交至今已經將近45年,不過現在是交情最好的時候,什麼都可以邊討論邊進行。在經歷過很多事情之後,終於能以這樣的關係一起前進。

希望今後也有類似這樣的機會,能有一些場合跟孩子們談這類的事情。 接下來在音樂活動方面也會再度挑戰世界,但是想要以重新站在起跑點的心情,以全新的感覺向前邁進。


—您經歷了非常艱辛的歷程,這些經驗對音樂有什麼樣的影響嗎?

雖然我是音樂人,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要以一個人的身份,一個男人的身份繼續前進。將來希望以表現者的身份,繼續表現自己,並把經驗化為實務,寫成歌或是樂曲,或是以語言的形式來傳達。

這是非常慘痛的經驗,所以我最想做的就是告訴別人我的經驗,讓這些事為別人帶來希望與光明,我現在是這麼覺得。


—您的前妻去MASAYA那裏,在眾目睽睽之下過著十分奢侈的生活,所以您才發現有問題。那如果他們真的在進行相關活動時,表現出非常犧牲奉獻的樣子,您會不會有可能都沒發覺呢?

就如您所說,要是真的演得很完美的話,我應該不會發現有問題。即使是只有表面上為孩子們做了些什麼事,也是有可能會完全沒察覺。但因為他們也只是人,所以總是會有露出破綻的時候,也是有可能會讓我察覺不對勁。

雖然一旦相信了就會很難改變,但現在是資訊時代,只要覺得有點不對,就可以自己去查資料。更重要的是要多聽各種人的意見,並且留意相關的消息。


—披頭四在接受印度的瑪赫西大師(Maharishi Mahesh Yogi )指導時,經紀人布萊恩·愛普斯坦(Brian Epstein)意外身亡。當時約翰藍儂是說,無法向瑪赫西大師解釋布萊恩為什麼死了。HIDE去世時,MASAYA對於這件事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有做任何說明或詮釋嗎?另外,幾年前自殺的TAIJI似乎也跟新興宗教團體有所牽扯,他跟您有聯絡過嗎?

我的書中也有寫到這方面的事情,MASAYA等人反過來是利用HIDE的死。也就是表示,就是因為我救了你,所以你才活著。要是你繼續下去的話,說不定就會像那樣死掉。在葬禮當天,還有解散演唱會當天,都一直遭受諸如此類的辱罵與暴力。我也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所以又遭到更激烈的暴力與辱罵。

我不太知道瑪赫西大師的事情,但是MASAYA那邊並沒有真的什麼可以學習的事情,只是偽裝的詐欺集團。完全沒有思想、學習與宗教的特性。只是利用人的心理作用,而我則是被詐欺了。

關於TAIJI的事情方面,2010年我脫離之後,有請他以來賓的身份,參加XJAPAN的日產體育場演唱會演出。他身體有一些問題,也得過重病,一直都很辛苦,可以一起在舞台上演出,我是真的很開心。現在仍十分印象深刻。TAIJI去世時,他妹妹有與我聯絡,說哥哥生前有交待「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跟Toshl聯絡」的樣子。雖然也沒有什麼機會跟他詳談,但即使離開這麼久,他還是如此信任我,他的死真的很令人遺憾。

無論是HIDE或是TAIJI,都是世界知名、日本應引以為傲,又帥氣又技巧高超的吉他手與貝斯手。


—至今為止,X JAPAN的曲與歌詞,偏向負面與悲傷的一直都比較多。現在您遭遇過這麼嚴重的事情,會讓樂曲朝向不一樣的方向前進嗎?例如會想要做出給年輕人帶來勇氣、帶來活力的歌嗎?

X JAPAN的音楽幾乎都是YOSHIKI寫的。從他的自傳可以知道,他父親也已經去世了,在他還很小的時候。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發現,超越傷痛的部分應該都是由此而來。我以唱的人的立場來觀察,應該是表現出對於父親的悔恨、思念和愛。所以我認為,他的作品並不是表面上很積極的歌詞,而是從任何人都可能遭遇的痛苦、心中有無法向人訴說的困難為基礎,表達出即使是這樣也可以努力向前,儘量積極地活著的感覺。我非常熱愛他這樣的曲子。

幾乎大部份的曲子都是20年前就已經做了的曲子,我們中間也有十年的時間沒有活動,但在這段期間,世界各地的歌迷卻逐漸增加,令人感到十分不可思議。以前是用製作藝術品的心情痛苦地跟錄音奮戰,不但錄音用掉非常長的時間,光錄歌聲就花了一兩年,現在也很難這麼做了。但這樣的曲子過了10年、過了20年都還在流傳,讓世界各地的新歌迷聽到。當年錄音雖然很辛苦,但是能認真地、非常努力地把歌做出來讓大家聽,真的是太好了。

我是認為,可能正是因為我們是以悲傷、痛苦等負面的情感為基礎,所以才能獲得世界各地的歌迷的認同。我想這樣的走向今後應該不會改變。雖然說法或是表現方式可能會改變,但在最底層的基礎、概念的中心,是不會改變的。


—您說現在是與YOSHIKI先生交情最好的時候,那可以說說以往和現在,還有團員之間的氣氛曾經有什麼樣的變化,以及您覺得產生變化的原因嗎?

我是真的遭遇了很多狀況,YOSHIKI也真的遭遇了很多狀況。雖然形勢不太一樣,但是他也是遭遇到同樣類型的麻煩事,讓他深感困擾。雖然我們一起玩團,但是各自的人生中都遭遇到各種辛苦的事情,而他捱過來了,我也捱過來了。雖然有各種損失,但是我們也清除了各種障礙,在一身輕的情形下又再度相聚。

在2010年的時候,剛好也出現了這樣的背景和時機,讓我有某種清爽的感覺,就如同像當初18歲時到東京,說著"一起玩樂團吧"那樣,沒有多餘的各種有形無形的東西,而是一種可以直接做任何挑戰的心情。

現在不但浮現出那種還是新人時的感覺,也有因為經歷了許多而成長的部分,又再添上已經成熟的東西,所以是齒輪運行的最為順暢,可以發揮出樂團最佳狀況的時候。如果錯失了哪個時機,大概就沒辦法在一起做音樂了,所以這是非常難得而不可思議的機會。因為獲得了兩個人一起站上舞台的機會,所以我想好好挑戰看看。


如果我跟YOSHIKI做起事情來很順利,其他的團員也會自然地順利進行。他們能忍耐我們兩個,一直幫忙,真的是非常感謝他們,現在是以一種重新來過的心情,希望今後能一起繼續挑戰。


—您們下個月要在麥迪遜花園廣場舉行公演。這是非常好的事情,不過在搖滾樂的領域來說,幾乎都是20歲到30歲的人成為超級巨星。我想您失去了那段時間,但是您還是覺得可以征服世界嗎?

雖然我的確有『失落的十年』,但當年如果不是這樣,是不是可以就此開始挑戰,我也不知道。雖然說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說是「如果怎樣的話」,但是時間是不會回頭的,所以我認為應該也要把時間的必要性納入考量。我認為就是要有足夠的時間和經驗的累積,所以我很高興能在這個年紀有機會迎向新的挑戰。

真的,特別是YOSHIKI,他並不是為了要製造話題,或只是想試試看而已,而是賭上他的人生想要挑戰世界,而且很認真的在做,他搬到美國去住也已經20年了。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夥伴,也到了這個歲數,終於可以挑戰了。我認為,從各方面來看,時機都已經成熟,雖然年紀增長了不少(笑),但無論是唱腔、歌聲、還有最重要的心情方面,現在應該都是最好的。因為我這麼覺得,也覺得需要相應的各種經驗等,現在可以感受到這個年紀還能進行新挑戰的喜悅。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3:37回應(0)引用(0)

April 18,2014

[新聞] YOSHIKI與『聖鬥士星矢』合作!製作了全球發行的主題曲!

http://www.cinematoday.jp/page/N0062304



[Cinema Today電影新聞] 今天發佈了X JAPAN的YOSHIKI為動畫電影『聖鬥士星矢 LEGEND of SANCTUARY製作主題曲的消息。「聖鬥士星矢」是車田正美原作的暢銷漫畫鉅著,電視版的動畫也在全球廣受歡迎。這部電影也已決定會在海外上映,YOSHIKI的樂曲將會以「全球主題曲」在各國播放。

這次的主題曲是YOSHIKI為這部電影特別創作的「Hero (Yoshiki Classical Version)」。YOSHIKI領導的音樂組合「VIOLET UK」的女主唱Katie Fitzgerald在莊嚴的旋律襯托下,唱出抒情的曲風,將以神話為主題的「聖鬥士星矢」的世界襯托得更為壯闊。

對於這次完成的作品,YOSHIKI是充滿自信地表示:「雖然由我自己來講是有點那個,不過這次是以英雄為主題,要說是美麗的旋律,更可以說是能觸動心境的曲吧。」包括「聖鬥士星矢」在內,也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動畫」,所以這次的邀約也是很爽快地說「請務必交給我」就答應了。

說起「聖鬥士星矢」的主題曲,雖然日本對於熱血澎湃的電視版動畫主題曲「天馬幻想」印象十分深刻,但這次則是刻意選了抒情風的曲子。他表示「應該很符合電影版壯闊的感覺」,也提到應該會在先前已公佈、橫跨全世界10國13場的首次巡迴中「為大家演奏這首曲子」。

這部作品是由電視動畫「TIGER & BUNNY」等作品的SATOU KEIICHI導演,以最新的技術將曾在「週刊少年JUMP」雜誌上連載的暢銷鉅著製作成電影。以原著中最受歡迎的「聖域十二宮篇」為基礎,描繪追隨女神雅典娜、被稱為聖鬥士的少年少女們,穿著冠上星座之名的聖衣,賭上性命戰鬥的身影。(編集部・入倉功一)

電影『聖闘士星矢 LEGEND of SANCTUARY』將於6月21日起在日本上映。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1:15回應(0)引用(0)

February 21,2014

[新聞] YOSHIKI首次個人世界巡迴邀約不斷

產經體育報 2014.2.21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20140221/oth14022105030016-n1.html

 【洛杉磯19日訊(日本時間20日)=納村悦子】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YOSHIKI,在洛杉磯的葛萊美博物館舉行記者會,宣布將舉行首次個人的世界巡迴演出。目前已決定的行程,包括從4月25日起在8個國家舉行的10場公演。另外,因為他身為音樂人的各項成就受到肯定,也在該博物館以亞洲人的身分首次展示了自己的水晶鋼琴與舞台裝等。



圖說:YOSHIKI用手機開心地將前來欣賞表演的熱烈歌迷拍攝下來

攻佔古典音樂聖地!YOSHIKI的世界巡迴行程終於公布。

「因為規模變得很大,場地也都是一流的演奏廳,讓我有點戰戰兢兢。因為X JAPAN是像我的性命般的東西,所以如果大家能了解我是在其間的空檔開自己的巡迴,那我會很開心的。」在與葛萊美獎淵源極深,號稱是美國音樂殿堂的葛萊美博物館記者會場中,YOSHIKI微笑著說。

「YOSHIKI CLASSICAL WORLD TOUR 2014」已決定了在美國、英國、俄國、中國、墨西哥等8個國家進行10場公演。會場包括倫敦愛樂交響樂團與舊金山交響樂團的根據地等古典音樂的聖地。

而且還有收到其他國家的邀約,所以今後公演應該還會追加。「每天都有很多邀約,明天可能還會再增加。日本公演也許會變成第二輪,但絕對會舉行。」明確表示還會有"第二輪"的巡迴,日本公演也已經在規劃階段。

本日,首次在該博物館舉行了亞洲藝人首次的服裝與水晶鋼琴的展示。證明了曾為天皇陛下御即位十年記念式典(1999年)創作奉祝曲,也在前年為金球獎製作主題曲的YOSHIKI,也在古典樂界取得了世界性的知名度。

展示場地是葛萊美博物館的玄關大廳,也是前披頭四的Ringo Starr展示私人物品之處。「這樣的話樂團和個人作品兩邊都想好好努力。X JAPAN的計畫之前也已經開始動了」。今年YOSHIKI將會積極活動。

★在演出中發表新歌

YOSHIKI在博物館的屋頂舉行了小型演奏會。美漫界的大師Stan Lee擔任主持人,以弦樂四重奏為背景演奏了個人專輯「YOSHIKI CLASSICAL」收錄的「Golden Globe Theme」,並與VIOLET UK的歌手Katie Fitzgerald一同演出了新曲「Red Rhapsody」。他並宣佈「X JAPAN的巡迴應也能在近期發表。」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4:46回應(0)引用(0) │標籤:x-japan,yoshiki

January 31,2014

法院判決以往X JAPAN演唱會的主辦單位應支付YOSHIKI等人的演出費



http://www.yomiuri.co.jp/entertainment/news/20140131-OYT1T01030.htm?from=tw


極受歡迎的搖滾樂團「X JAPAN」的著作權管理公司與團員YOSHIKI,
對主辦演唱會的東京都內音樂相關公司追討未支付的演出費,連損害
賠償共計約7億日幣,東京地方法院(森富義明裁判長)於31日,判
決該公司應支付6億6千萬日幣給YOSHIKI等人。

根據判決內容,YOSHIKI與該音樂相關公司訂下契約,於2008~2009年
間舉行了共計10次的X JAPAN復出演唱會,但該公司在超過付款期限
之後,仍未支付演出費約3億2千萬日幣,以及周邊的銷售金額等。

被告方面是主張「演出費已經預付」,但判決則是以「由證據無法認
定有預先支付的事實」,將被告的主張駁回。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22:44回應(0)引用(0) │標籤:x-japan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