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OF LIFE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August 25,1993

ART OF LIFE


詞曲:Yoshiki



Desert Rose

沙漠玫瑰

Why do you live alone

為何你獨自活著

If you are sad

若你悲哀

I'll make you leave this life

我將使你離開此生

Are you white, blue or bloody red

你是藍色、白色、還是如血般的紅

All I can see is drowning in cold gray sand

我所能見的全都淹沒在冷灰的沙中

The winds of time

時間之風

You knock me to the ground

你將我擊倒在地

I'm dying of thirst

我口渴欲死

I wanna run away

我想逃離

I don't know how to set me free to live

我不知如何讓自己自由的生活

My mind cries out feeling pain

我的心因痛苦而吶喊



I've been roaming to find myself

我四處徘徊 尋找自我

How long have I been feeling endless hurt

這無盡的痛 我還得忍受多久

Falling down, rain flows into my heart

落雨流入我心中

In the pain I'm waiting for you

在痛苦中我等待你

Can't go back

無法回去

No place to go back to

無處可歸

Life is lost. Flowers fall

生命已逝 年華不再

If it's all dream

如果這都是夢

Now wake me up

現在就喚醒我

If it's all real

如果全是真的

Just kill me

就只好殺了我



I'm making the wall inside my heart

我正在自己的心中築牆

I don't wanna let my emotions get out

我不想流露我的情感

It scares me to look at the world

它恐嚇我注視著世界

Don't want to find myself lost in your eyes

不要讓自己在你眼中消失

I tried to drown my past in gray

我試著埋葬我的過去

I never wanna feel more pain

不想再受更多的傷害

Run away from you without saying any words

不發一語地從你身旁逃開

What I don't wanna lose is love

我不願失去的是「愛」



Through my eyes

從我的眼中

Time goes by like tears

時光如淚水般流逝

My emotion's losing the color of life

我的情感失去生命的色彩

Kill my heart

使我心死

Release all my pain

解除我所有的痛苦

I'm shouting out loud

我高聲叫喊

Insanity takes hold over me

瘋狂威脅著我



Turning away from the wall

從牆的那一面轉過來

Nothing I can see

什麼都看不見

The scream deep inside

內心深處的吶喊

reflecting another person in my heart

在心中反射出另一個自己

He calls me from within

他在那兒告訴我

"All existence you see before you


must be wipe out:

「你必須消滅你能見的所有存在

Dream, Reality, Memories

真實 記憶

and Yourself."

和你自己」



I begin to lose control of myself

我開始失去自制

My lust is so blind, destroys my mind

我盲目的欲望破壞理智

Nobody can stop my turning to madness

無人能阻止我發狂

No matter how you try to hold me in your heart

無論你如何嘗試在你心中抓住我

Why do you wanna raise these walls

為何你要築高這堵牆

I don't know the meaning of hatred

我不知憎恨的意義

My brain gets blown away hearing words of lies

我的腦因謊言而疲憊

I only want to hold your love

我只想擁有你的愛



Stab the doll filled with hate

戳刺充滿憎恨的人偶

Wash yourself with their blood

用它們的血洗你自己

Drive into the raging current of time

在猛烈的時間之流中行進

Swing your murderous weapon into the belly

在貪欲中揮動你殺人的兇器

"the earth"

向著「世界」

Shout and start creating confusion

狂叫且開始製造困惑

Shed your blood for preasure

你流血為獲得快樂

And what? For love?

還有什麼?為了愛?

What am I suppose to do?

我到底想做什麼?



I believe in the madness called " Now "

我相信在被稱為「現在」的瘋狂中

Past and future prison my heart

過去和未來禁錮我的心

Time is blind

時間是盲目的

But I wanna trace my heart

但我要追溯我的愛

On the wall of time, over pain in my heart

在時間之壁上,越過我心中的痛苦

Art of life


Insane blade stabbing dreams

瘋狂的刀刃刺穿夢境

Try to break all truth now

試著破壞所有的事實

But I can't heal this broken heart in pain

但我無法治癒這在痛苦中破碎的心

Cannot start to live. Cannot end my life

無法開始生活,無法結束生命

Keep on crying

繼續哭泣



Close my eyes

閉上眼睛

Time breath I can hear

我能聽見時間的低語

All love and sadness melt in my heart

全部的愛與悲哀在我心中融化

Dry my tears

拭乾淚水

Wipe my broody face

擦拭我滿是血污的臉

I wanna feel me living my life outside my wall

我要在我的牆外感受我的存在



You can't draw a picture of yesterday , so

你無法為昨日描繪影象,以致於

You're painting your heart with your blood

你用你的血塗抹你的心

You can't say "No"

你無法說「不」

Only turning the wheel of time

只能用環繞在頸中的繩索

with a rope around your neck

轉動時間之輪

You build a wall of morality and take a breath

你建造美德之牆

from between the bricks

在磚縫之間茍延殘喘

You make up imaginary enemies and are chased by them

你製造假想敵並被他們追捕

You're trying to commit suicide

你試著自殺

You're satisfied with your prologue

你對你的序幕感到滿意

Now you're painting your first chapter black

現在你抹黑你的第一章

You are putting the scraps of life together

你把生命的碎片收集在一起

and trying to make an asylum for yourself

並嘗試為你自己製造一個避難所

You're hitting a bell at the edag of the stage

你在舞臺邊緣敲鐘

and

而且

You are trying to kill me

你試著殺我



I believe in the madness called " Now "

我相信在被稱為「現在」的瘋狂中

Time goes flowing, breaking my heart

時光流逝,破壞我的心

Wanna live

要活著

Can't let my heart kill myself

不能讓我的心毀了我自己

Still I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

我仍未找到我要找尋的

Art of life Art of life


I try to stop myself

我試著停止我自己

But my heart goes to destroy the truth

但我的心意欲毀滅這事實

Tell me why

告訴我為什麼

I want the meaning of my life

我想知道我活著的意義

Do I try to live? Do I try to love

我該試著活下去嗎

in my dream

我該試著去實現夢想中的愛嗎



I am breaking the wall inside my heart

我破壞我心中的牆

I just wanna let my emotions get out

我想流露我的情感

Nobody can stop

無人能阻止

I'm running to freedom

我奔向自由

No matter how you try to hold me in your world

無論你多想在你的世界中掌握我

Like a doll carried by the flow of time

像被流逝的時光控制的玩偶

I sacrificed the present moment for the future

我為未來犧牲此刻

I was in chains of memory half-blinded

我被半盲的記憶束縛

Losing my heart, walking in the sea of dream

失去我的心,徘徊在夢之海裏



Close my eyes

閉上眼睛

Rose breathes I can hear

我聽見玫瑰的低語

All love and sadness melt in my heart

全部的愛與悲哀在我心中融化

Dry my tears

拭乾淚水

Wipe my bloody face

擦拭我滿是血污的臉

I wanna feel me living my life

我要在我的牆外感受我的存在

outside my wall




Dreams can make me mad

夢能使我瘋狂

I can't leave my dream

我無法離開夢境

I can't stop myself

我無法阻止我自己

Don't know what I am

不知我是什麼

What lies are truth

什麼是謊言

What truth are lies

什麼是真實



I believe in the madness called " Now "

我相信在被稱為「現在」的瘋狂中

Time goes flowing, breaking my heart

時光流逝,破壞我的心

Wanna live

要活著

Can't let my heart kill myself

不能讓我的心毀了我自己

Still I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

我仍未找到我要找尋的

Art of life

Art of life

I try to stop myself

我試著停止我自己

But my heart goes to destroy the truth

但我的心意欲毀滅這事實

Tell me why

告訴我為什麼

I want the meaning of my life

我想知道我活著的意義

Do I try to live? Do I try to love

我該試著活下去嗎?我該試著去愛嗎?

Art of life


An Eternal Bleeding heart

一顆永遠滴血的心

You never wanna breathe your last

你永遠不碰觸你的過去

Wanna live

要活著

Can't let my heart kill myself

不能讓我的心毀了我自己

Still I am feeling for

我仍感覺到

A Rose is breathing love

一朵玫瑰正注入愛

in my life

在我生命中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1:46回應(2)引用(0)

ART OF LIFE樂曲解說(3)

「請為這首『ART OF LIFE』寫作品解說吧!」YOSHIKI從遙遠的L.A.打電話過來。但是,這首曲子,無論是寫什麼文章,或是怎麼樣評論,都是沒有意義的。它就是這樣的曲子。30分鐘,只要聽就好。聽的人可以自己經由樂曲讓想像無限擴展就可以了。

如果說在這裡就把文章結束掉,以音樂評論家而言,似乎是極為不負責任的做法。所以就稍微寫一下。

這首大作一開始誕生的契機,是1989年11月22日,澀谷公會堂演唱會結束之後,YOSHIKI因為「過勞性神經循環無力症」而在後台昏倒的事件。在復健的期間,被當作「主題」的旋律在偶然之中誕生。
「最早是想說『真是美妙的抒情曲呀』,但感覺到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漸漸出現組曲般的構想──但是開始創作之後,雖然只寫了開頭一點點,竟然就已經遠遠超過十分鐘。那時也開始寫詞,發現這首曲子擁有非常大,非常深的主題……自己不知該往何處、回顧過往的人生、自己陷入混沌狀態……也注意到不知為什麼,但就是知道『這就是ART OF LIFE』。」
雖然我以往曾與YOSHIKI兩度進行長篇訪談,請他談自己的前半生,但是至今還沒正式發表。那些內容就是如此地沉重。本人也說「這些事現在實在是不能公開」。這樣的YOSHIKI,用「音樂」表現自己前半生的作品,就是這首『ART OF LIFE』。而且如此個人的重大命題,為了要用X來表現,在製作上果然遭遇許多困難,當初預定要收入『JEALOUSY』(當做雙專輯),卻趕不上時間,之後也因為換團員以及契約上的問題,從構想開始總共花了3年,才終於在現在完成了。

在西洋音樂的作品中,如果一張專輯只收錄一首長度很長的曲子,這首曲子通常都是許多段落所組成的集合體。但是這首『ART OF LIFE』是「單純的一首曲子」。雖然X有YOSHIKI必殺的「旋律」這個武器是很重要的重點,但也許是古典音樂體系中培養、有著極高評價的組織能力,才能讓這三十分鐘完全不會令人感到厭煩。因為無論是聽哪一段都很容易抓住,也都充滿著驚險與刺激。可以說是將X原創的雙重構造在一首曲子中集結。逼近極限的高速擊鼓、不管人類身體的雙吉他以及陷入混沌的鋼琴,每種樂器都如此地「危險」與「鮮明」。
「為何這麼長的樂曲節奏卻這麼快,那是因為我自己的人生就是這麼快。而且是非常戲劇性的發展,所以就『好!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前衝吧!』這樣(笑)。而且自己忽然停住腳步開始思考的身影也出現在主題的旋律之中──我個人最害怕的是鋼琴演奏的後半。雖然鋼琴的旋律漸漸變得亂七八糟,然後再次回到正常,但是下次會被終極的不協和音所襲擊……可以說是已經陷身於瘋狂之中。在這裡進入的弦樂猶如四周的愛圍繞了這樣的瘋狂,所以加入了交響樂團的弦樂。已經陷入了內心掙扎的狀態,周圍傳來的愛與自己心中的混沌產生激烈的衝突,當衝突停止的瞬間又回到了正常──然後再繼續向前奔跑。」
這首『ART OF LIFE』包括歌詞在內,整體非常精確地表現出正常與瘋狂交叉襲擊而形成的恐怖,以及溫柔地試圖環抱這樣的混沌的愛。甚至可以說是深入探索在一個人心中同時糾結的許多「別的自己」。
「至今為止雖然有許多幻想或是非現實的詞,但是那些東西是不可能在這首樂曲中表現的──因為這也是對自己的反省。以往我總是避開醜陋的一面,什麼都試圖去美化。關於自己倒下的事情也總是說『那就是美』,但是在『ART OF LIFE』中,試圖去捕捉那些非關美的東西,讓憎恨就是憎恨。所以這首曲子對於我自己來說,也是前所未有深深戳刺自己的曲子。」
的確,如果是以往的X,主要都是向他人詢問「為何無法獲得自由」之類的問題,但是這首『ART OF LIFE』之中,的確是「自己殺死自己」這種可說是自虐的表現,與對於一切詢問「為何?」並列。因此,有著被害妄想的YOSHIKI教唆著從負面思考的YOSHIKI中出現的發狂的YOSHIKI。而也有著客觀地注視著這樣的掙扎的YOSHIKI,以及單純地想著「想要活著」的原初YOSHIKI出現。YOSHIKI到底是寄託了什麼,在逐漸分裂增殖的自己身上呢?這的確是以「混沌」為名、表現自己的大作。
這樣寫來,似乎會讓人認為這首曲子是非常個人的作品,但是希望各位能想起我的著作『ART OF LIFE』的大標題「誰的心中都有YOSHIKI」。就像西洋哲學中永遠的命題「我是什麼?」一樣,人就是因為不安,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感到內心的掙扎。對於聽這首『ART OF LIFE』的所有人來說,這並不是能夠當做別人的事情來看待,就能夠解決的事情──。

在流行音樂中,這是一首既深遠又複雜而且實際的X的問題作品。

最後,我建議大家可以在聽過這首作品之後,回頭重聽一遍『JEALOUSY』。”Silent Jealousy”有著猶如這首曲子預告篇般「精簡」過的特徵,”Say Anything”則是讓人看見在陷入瘋狂之前的一面,”Es Dur的鋼琴旋律”則是朝向瘋狂的混沌鋼琴部分的大門──雖然這是一種很粗糙的說法,但是『JEALOUSY』其實是從『ART OF LIFE』衍生出的佐品。所以如果沒有聽過這首曲子,就等於『JEALOUSY』還沒有結束。
在”Say Anything”的最後,YOSHIKI這麼說「當時光流逝,一切都變為美好的回憶……當雨停,淚水將會治癒記憶中的傷痕。一切都重新披上鮮豔的色彩,所有的聲音開始演奏一首心的旋律。嫉妒被美化成敘事詩的一頁,慾望被夢擁抱。 可是我的意志仍在混亂中,然後……」
  接著這段話的,正是這首『ART OF LIFE』。

市川哲史(音樂與人inc)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0:51回應(0)引用(0)

ART OF LIFE樂曲解說(2)

【INTRODUCTION】
  沉穩而美麗的前奏響起,接著加進充滿躍動感的鼓聲與旋律…雖然數年前就以知道它的存在,但一直籠罩在神祕的面紗之下的大作「ART OF LIFE」,就這樣拉開序幕。

  這首將YOSHIKI的半生化為樂曲的曲子,本來應該收錄在前作『Jealousy』裡。但是在各式各樣的意外狀況中,「ART OF LIFE」可說是註定了會遭遇到”難產”的命運。甚至可以說,這首歌誕生的過程,就像是在藝術與現實的狂潮的隙縫中奔跑的YOSHIKI,他個人的人生縮影般的感覺。「ART OF LIFE」誕生前出現的戲劇化過程,可以回溯到距今四年之前…。
  1989年11月23日。在”ROSE & BLOOD TOUR”的途中, YOSHIKI不但身體狀況已經達到極限,連他單純以意志力強撐著舉行演唱會的精神狀況都擊潰了…。”YOSHIKI倒了!”。之後,在巡迴中斷,之後的預定行程也不得不全部取消的大混亂中,醫生做出如下的嚴格指示:『你必須安靜休養一段時間。絕對不可以再考慮樂團的事情。』他在被隔絕的情況下,將自己的心變成旋律,開始一小片一小片的將它們連接起來。
  這些旋律,是在”ROSE & BLOOD TOUR”結束之後,開始為『Jealousy』作曲而合宿之時,YOSHIKI才將它們加上明確的概念,演變成超過30分鐘的大作。當時的訪談中,YOSHIKI這樣說。
「針對自己在『BLUE BLOOD』之後到底能做什麼的疑問,我目前能回答的一切都放在其中。(YOSHIKI)」
  同年8月,X為了『Jealousy』的錄音事宜到美國去。當初『Jealousy』是預定做成包括這首大作「ART OF LIFE」的兩片裝CD。但是,此時也出現了他們無法預料的意外。YOSHIKI遭到劇痛的襲擊而動彈不得。錄音工程碰到了瓶頸。他們最後決定放棄已經錄好鼓的「ART OF LIFE」,不收錄在『Jealousy』之中。
  「「ART OF LIFE」拒絕與其他的曲子共存。它要求的是孤立。(YOSHIKI.91.5LA記者會發言)」
91年7月,『Jealousy』雖然單獨以專輯的形式發行,在極短的時間內創造銷售量百萬張的紀錄。

【第一樂章】
  「ART OF LIFE」在序奏結束後,是由閃耀著光輝的旋律、狂野的吉他和絃、特異的鼓奏和具有壓倒性力量的交響樂所交織而成。是以相反而極端的要素結合出奇蹟般的交錯…,那編曲的結構,可說是活生生的呈現出YOSHIKI倒下又爬起,向復活挑戰的生命情調。可說是從YOSHIKI肉體極限中所誕生的「ART OF LIFE」,連製作過程都挑戰著他的極限。
  「我很害怕這首曲子的存在。雖然是我自己寫的曲子,但它的存在對我來說除了恐怖以外沒有其他的言語能形容。所以很想趕快錄音,讓它變成過去…。(YOSHIKI.91.7回國時的訪問)」
回日本後本來應該立刻開始錄音,但站在頂點的他們,這個時期的行程緊湊到要以分鐘計算。不想在不完美的狀態之下面對這首曲子的YOSHIKI,只好延後製作的計劃。

【第二樂章】
  「ART OF LIFE」的中段,是在規則的鋼琴反覆著同樣的旋律中,徐徐地出現不諧和音與發狂的音,而後邁向即興演奏的世界,讓人的緊張感整個糾結在胸口…。
  1991年12月8日,NHK HALL。X的五人與整個交響樂團共同演出「X with Orchestra」,在這場演唱會的鋼琴獨奏中,YOSHIKI演奏了這段鋼琴的部分。雖然只有一小段,但這可以說是「ART OF LIFE」首次在公開場合演出。為了準備演奏者來說需要最高度技巧的即興演奏,YOSHIKI在這場演出、以及X演唱會中的鋼琴獨奏,還有V2的演唱會中,安排了許多即興演奏的部分。可說是為了面對這首「ART OF LIFE」的即興演奏所進行的成人禮…。

  這段即興演奏,在以弦樂為主體的交響樂溫柔的帶領之下,宛如降臨的天使一般,讓人感到短暫的安寧,接下來就進入了曲子的最終部分。但是要讓「ART OF LIFE」真正完全展現在世人的面前,還需要更長的時間。原因是,在1992年1月,集所有令人感動的要素於一身的東京巨蛋三天公演之後,X又繼續開始錄音工作,消失在歌迷之前。這樣的「ART OF LIFE」就又這樣變成傳說,隱藏在YOSHIKI與X的心中…。

【第三樂章】
  中間的鋼琴獨奏暗示出的「ART OF LIFE」後半部,可說是YOSHIKI在精神上的宿命,注入了掙扎與美學與混亂。被鋼琴所環繞,與鼓的戰鬥,以精神換取音樂的YOSHIKI…。回到強力的主旋律,戲劇性的交響樂與狂野的搖滾表現出狂風巨浪般的音樂空間。緊張、躍動與感動的美感,讓聽者無法不被貫穿。可說是壓倒一切、超越音樂類型的「ART OF LIFE」,在此處表現出它偉大的面容。但是不論是在什麼樣的渾沌之中,X的整體感將旋律往上提昇。那就是無論YOSHIKI在什麼精神狀態下、什麼局面下都守護著他的X這個樂團在現實中的身影。然後,曲子走向具有暗示性的結尾…。

  這首擁有令人驚嘆的完成度的曲子,初次在歌迷面前完整演奏,是1992年7月30日的「YOSHIKI TALK LIVE」之時。事先完全沒有任何預告,YOSHIKI用自己的鋼琴與77人的交響樂團一起,首演了這首大作的古典樂版本。整個武道館的歡呼聲都靜止下來,所有人在沉默中被「ART OF LIFE」的音打動。然後,在整首曲子結束之後,從會場中湧出的掌聲,劃破了充滿緊張感的空氣。
  在那之後,X因為換東家以及進軍世界的計劃而產生各式各樣的問題,拖延了「ART OF LIFE」的完成時間。這可能是「ART OF LIFE」這首曲子擁有著自己的意志,而選擇了它自己的誕生時期。說不定也是因為,這首曲子背負著名為YOSHIKI的半生的宿命…。

【未完】
  這首曲子唐突的結尾,不但展現了既深且廣,令人感到越窺探越恐怖的YOSHIKI的精神世界,以及他音樂中的廣度,也告訴了我們他永無止境的“ART OF LIFE”的去向。
  「這首曲子是從尋找自己開始,但是結果仍找不到答案。並沒有完結…。(YOSHIKI)」
  他仍然在以“ART OF LIFE”為名,波濤洶湧的無止盡旅程中、音樂中,宛如命中注定般,持續追求那無論走到哪裡都不會完結的、自己的“生命”與其“意義”…直到永遠…

羽積秀明(FOOL’S MATE)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0:46回應(0)引用(0)

ART OF LIFE樂曲解說(1)

  我想起了三年前的夏天。

  在一間冷氣很強的錄音室中,只有YOSHIKI和我、錄音設備與合成音響裝置。在持續製作新曲的試聽帶(image sketch)已經超過兩週的某一天,YOSHIKI忽然自言自語「好了,完成了。」讓我感到很出乎意料。這首曲子的全長將近30分鐘。我正在想到底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的時候,鋼琴獨奏之後的後半部份,很意外地簡短的結束了。

  在恢復寂靜的錄音室中,我們把燈光調暗,將剛剛完成的試聽帶,開大音量來聽。30分鐘,像是一瞬間那樣的短暫。兩個人都有暫時不要出聲比較好的感覺。

  我喜歡看才氣縱橫的藝術家製作作品的樣子。藝術家與作品的關係,不知道為何是如此濃厚,卻又的確是互相獨立的兩個個體。「奇怪嗎?是啊,是很奇怪。來改一改吧」…很意外的,可以這樣乾脆的說。

  「聽不懂?咦─?我是覺得很完美啦」…也很確實的,有著自信。

  在進行這項工作時,看得最高興的是,每天都可以看到音一點一滴地轉化為資料鍵入,還有這些音與YOSHIKI的關係。照例也有完美的樂譜,YOSHIKI會自己拿來彈。有時因為譜太複雜,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彈什麼了。

  「耶?這個旋律好奇怪。到底怎麼搞的。譜沒錯啊…」

  雖然這麼說,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開始把音重新鍵入,整理好之後全部一起聽看看。

  「了不起喔,YOSHIKI,原來是這樣啊,這個真了不起。」

  「嗯,不錯吧?這裡這樣可以吧。」
然後繼續。

  即使是像我這樣,有能力一聽就知道大略的音符排列的人,在作業進行之際,還是會因為音的構造實在太複雜而昏掉。所以在能聽到整理好的音的那一瞬間,會非常愉快。

  壓軸的是鋼琴獨奏。在鍵入基礎的規則之後,YOSHIKI說「來即興演奏吧」,進入了音樂的世界。臉上的表情,與平常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但是,流洩而出的音充滿著瘋狂。
  完美。
  因為太完美了,所以那次的演奏就這樣完整地留下來。所以,在這個CD裡聽到的即興演奏,就是那個夏天,YOSHIKI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演奏。

  此時做出的錄音帶,我不知反覆聽了多少遍。完全不覺得有30分鐘。在感情失去方向的瞬間,時間是不存在的。

  從這之後的半年開始了鼓的錄音,再經過一年半的歲月,HEATH的BASS、HIDE與PATA的吉他一個一個錄音完成,開始錄TOSHI的歌聲之後,曲子開始有生命寄託於其中。

  有一件誰都不知道,但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事情,在之後交響樂團的錄音時,發生了。

  去年十月。在倫敦的愛彼羅德(Abbey Road)錄音室中,看到因為感冒戴上口罩的我而笑到翻過去的YOSHIKI,在確認音效上一絲不苟的工程師RICH,玻璃的那一邊,是合計五十六人的交響樂團,與擔任指揮的編曲者MARX。
  在終於開始錄音時,我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不知道是什麼,異樣的感覺開始向我襲來。邊看著譜邊聽著加入交響樂的ART OF LIFE,我努力地想要去理解那異樣的感覺。
  那是不知堆積了多少感情,讓心靈為之震動般的東西。
  悲哀、痛苦、徬徨、絕望,還有、美……!
  我曾經多次在聆聽很棒的曲子時,心情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地動搖。但是我至今從未體會過,如此真實、而且是以悲哀為核心的感覺。
  深植在曲中的、YOSHIKI的「心情」,就這樣活生生的打入我的心房。
那就像是在病房裡,一個人與病魔奮鬥般沉重的感覺。追溯所有的記憶、想要探尋可以想像的世界中的一切的焦慮。越掙扎就越瘋狂,恐怖、與隱約相對的對愛的期待、迷惑。
  YOSHIKI竟然已經連這樣的感情、心意、都可以寄託在音樂裡了嗎…。在感嘆的同時,在接著的瞬間,忽然領悟到這件事的重要性而屏住了呼吸。
  “超過了!現在的ART OF LIFE,已經以我所不知道的形式、超過了我本來所能想像的程度了……!”

  以那一天為分界,ART OF LIFE就這樣成為了我心中與ENDLESS RAIN或SILENT JEALOUSY有著不同意意的作品。以往的作品,從誕生到完成,都是在我看得見的世界之中。但是,ART OF LIFE是不同的。就這樣,YOSHIKI漸漸地走入我不知道的領域之中。

  YOSHIKI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並不是因為他是在「作」曲,而是選擇了把曲子「生」出來的道路。
  為了什麼而生?為了誰而生?
  自己到底是什麼?
  YOSHIKI將面對這樣的疑問時產生的痛苦,轉化生出心靈的樂曲。
  「嗯,寫出了好曲子。」
  我喜歡聽到這樣的話。

  這個ART OF LIFE,的確是在這樣的話中開始的。

  「津田先生,有一首大約30分鐘的曲子差不多要完成了,要聽聽看嗎?」
  這是1990年春天的事情。

1993.4.2 津田直士

yxl2008 發表於 樂多0:02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