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2004 04:37

"背叛"的仙台LIVE

文:松本裕士,選譯自「兄弟~追憶中的hide」P.85~91

第二章 牽絆與背叛

4 "背叛"的仙台LIVE

  雖然對於hide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的是能與客人共享時間與空間的演唱會,但是在『DAHLIA TOUR 1995-1996』時,我首次遭遇了不得不取消演唱會的異常狀況。(譯註:敘事者是松本裕士,hide之弟,當時在當hide的經紀人,就他的立場來說所有歌迷都是客人,而在工作上也必須對hide使用敬稱)
  如果是hide桑自己遭遇到不可抗力必須取消演唱會的狀態,無處可出的怒氣就會在旅館房間中爆發。
  雖然他平常會把氣出在我頭上,只有那一次,他並沒有這麼做。而我也因此無法不深深感受到hide桑受傷之重。
  『DAHLIA TOUR』是從山形開始,按照札幌、仙台、東京的順序輪流,過年之後則是福岡、廣島、新潟、大阪、名古屋,在全國各地展開巡迴。巡迴中的異常狀況是在仙台發生的。
  早上八點多,有人打了一通電話到我房間。那時候我正要去叫hide桑起床,打電話來的人是X辦公室的老闆。
  「hide chan已經起來了嗎?」
  「還沒,我現在正要去叫他起來,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轉告嗎?」
  「嗯,事實上呢‥‥」
  他提到的事情是YOSHIKI的身體狀況,讓我大吃一驚。以前就受傷的脖子狀況惡化,目前沒辦法上場表演。在他說完話之前,我就已經感到心跳急速地加快。這無疑地是很嚴重的"事件"。
  在老闆說明告一段落的瞬間,我就丟下電話飛奔出房間往hide桑的房間衝去。用卡片式鑰匙悄悄地開門。
  「早安‥‥」
  走到房間裡面時hide桑已經跳起來了。今天也立刻就醒來。
  「嗯,喔,已經早上了‥‥」
  hide桑今天也反射性地站在床上說:
  「裕士,拿牛奶來!」
  「那個‥‥」
  「你是在那個什麼?」
  「是‥‥」
  因為我忽然哽住說不出話來,跳下床的hide桑,開始觀察我的神色。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YO chan?YOSHIKI?
  「是‥‥」
  「咦?真的?」
  「啊,剛剛老闆說請打電話給他。」
  「什麼?怎不早講。」
  hide桑的表情立刻就變得很凝重。坐在床旁邊馬上拿起電話。
  「因為我要打電話給YOSHIKI,你到外面去等著。」
  在X裡的hide桑,是團長YOSHIKI的好伙伴。所以對於YOSHIKI來說,在下任何最後決策前,應該都會想要先徵求hide桑的意見吧。
  我走到走廊後,就把耳朵貼在門上,屏息希望不要放過任何講電話的聲音。雖然與經過走廊的上班族目光相對,被投以怪異的眼光,但是已經沒空管這麼多了。問題是演唱會的狀況。
  雖然幾乎聽不見hide桑小聲講的電話內容,不過最後一句,還是清楚地傳到了我的耳中。
  「知道了,那就中止吧‥‥嗯。」
  喀。
  這是靜靜放下話筒的聲音。應該已經說完話了‥‥在這瞬間。
  「畜牲,這混帳,要怎麼辦啊!」
  從房間裡傳出很大的怒罵聲,還發出很恐怖的東西被踢飛的聲音。砰~砰~喀~碰~碰~梆。
  難道他打算破壞牆壁嗎?我那瞬間忽然感到十分害怕。
  這是對於等著X的歌迷們最大的背叛。我不知道有任何辭彙,會比"背叛"這兩個字更讓hide桑心情激動。
  如果是為了守護對於自己來說很重要的東西,hide桑當然會瘋狂地抗議,甚至曾經脫口大罵「混帳,去死吧!」
  但是他現在並不是因為憎恨YOSHIKI桑而發飆。因為我從來沒在hide桑口中聽他說過YOSHIKI桑的不是。
  「只有YOSHIKI能夠改變搖滾的世界」「因為有YOSHIKI在,我才能當個瘋狂的吉他手」「YOSHIKI是一個主流樂界也無法改變他的信念的男人」
  如果說是hide桑對於YOSHIKI桑充滿敬意的發言,我則是聽過了不知多少次。
  不過,不管理由是怎樣,hide桑對於演唱會中止這件事情,是不甘心到了極點。
  等到房間裡沒有再傳出聲音的時候,我打開房門進入房間,hide桑正躺回床上。
  「我還要再睡一下。今天的事情還不能公開,你收到指示之前可別多說。」
  「我知道」
  之後過了幾個小時,決定中止仙台的公演,hide桑這一整天都一直重重地嘆氣。
  雖然之後YOSHIKI的身體狀況恢復,重新開始了巡迴演唱,但是這次則是在名古屋舞台的正式表演中倒了,他果然是勉強在撐著。在演出中倒下的YOSHIKI的身影,彷彿是慢動作播放的影像一般。
  痛,痛,好痛~啊,他臉上的表情猶如漫畫中的說明文字逐漸變大般扭曲,鼓棒的動作也慢下來了。
「嗯?嗯?怎麼了?怪怪的」
  當時出現的異常狀況也讓hide桑驚訝地回頭張望,曲子結束的同時,YOSHIKI桑就倒向了工作人員的手中,從舞台上消失了。
  而次日正式決定將『DAHLIA TOUR』整個取消。
  雖然說hide桑在這幾天內都陷入極為消沉,不願講話的狀態中,但是他在此時仍然對YOSHIKI桑沒發出任何怨言。
  我忽然想起了SAVER TIGER時代的hide桑。
  當時在橫須賀活動的SAVER TIGER,雖然快要能踏上職業樂團之路,但因故不得不換上能力有差的團員,擔任團長的hide沒辦法更換團員,最後決定將樂團解散。
  之後他在水溝蓋街的那些酒吧一邊喝酒一邊罵「畜牲!畜牲!」要是會變成背叛別人,寧可放棄自己要做的事情。這樣的脆弱經常在hide桑的人生中出現。
  但是這樣的脆弱,就是會與堅強互相拉扯的吧。
  因為hide桑在SAVER TIGER解散,決定放棄音樂之路,即將以美容師的身分開始工作之際,遇見了X。
  「我遇見了個超級強者‥‥」
  hide桑只留下了這麼句話,就到東京去了。那個人就是X的團長‧YOSHIKI桑。

  • 您可能有興趣:

    [hideがんばんだぞ]第二章第二節 接二連三的意外之喜
    X的出道經過
    Tkmc non edit talk:小室哲哉★YOSHIKI
    [NUDE] 第四章 古典 YOSHIKI SELECTION/羽積秀明+YOSHIKI
    ART OF LIFE[YOSHIKI+市川哲史] 第四章 詩人YOSHIKI 節譯
    yx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書籍摘譯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2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43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