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1993 04:01

X的出道經過

[本文禁止轉貼內容]

原文:小林信也(節錄自蒼之血的微笑P.87~113)
翻譯:任逸,潤稿:YXL

  「津田先生,您聽過這個團嗎?」

  這裏是新力唱片的總公司,助手保阪把一張宣傳單遞了過來。津田和保阪當時是新力唱片(當時稱作CBS SONY)開發部門的星探。

  「我沒聽過。」津田直士回答。

  「這個團叫作X,在獨立音樂界中蠻紅的。」

  保阪熱心的說,但津田一聽到「以獨立音樂走紅」,就更沒興趣了。所謂的獨立音樂和大型唱片公司不一樣,就是會自主製作發行一些專輯或單曲的小眾音樂廠牌。即使有行家熱烈的支持,也幾乎沒有獨立樂界出身的樂團能在主流音樂界獲得成功。掛著獨立樂界走紅勳章的樂團,更讓人覺得他們一定很小眾。

  「無論如何我希望您去見見他們。」保阪仍不放棄。津田二十五歲,在公司待了三年,而保阪剛進公司一年,才二十二歲。兩人年紀還輕,充滿幹勁,而每年幾乎都有一萬卷自我推薦或他人推薦的錄音帶會寄到開發部來。大部份都是津田一個人聽,並評估其發展的可能性。每天必須聽一大堆帶子。有時候也會因為傳聞去聽聽現場表演,「請見見我們」這種話聽了太多次了。如果真的要一個一個去見是不可能的,津田頂多收下試聽帶和資料,根據這些判斷之後才決定要不要會面。保阪應該了解這一點,但是他為什麼會這樣一再拜託呢?

  「說真的,X的經紀人和我是同學…」

  原來如此,那就沒辦法了,只好照顧一下後生晚輩,津田這麼想。

  「說真的,髮型還真像海膽。」

  「喔,海膽?」

  一說海膽,兩人不由得笑了起來,整團的團員,每個人都「怒髮衝冠」,津田在這一行這麼久了,還很少看到「海膽頭」。如此一來,倒也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期待。

  不過,雖然很輕鬆地訂下約會,他還是得把堆積如山的試聽帶消化掉…

  津田很喜歡音樂。他喜歡作曲,而且也喜歡彈鋼琴。本來他也可以朝向藝術家的方向前進。但大學畢業之時,他突然有種創作好的音樂的使命感。他想投身在最大的唱片公司,去打倒當前業界一些錯誤的觀念-抄襲又抄襲,以商業利益為主導,欠缺音樂性-,要發起日本音樂業界的革命!不是開玩笑,他真的就因為這樣的想法進了公司。個子不高,外表看起來很溫和,笑起來是娃娃臉的他,心底卻燃起如同怒氣般的革命火焰。

  一定要改變當今的日本樂壇。
  而且要找到能完成這種理想的音樂人,好好的栽培他。
  雖然已經在開發部待了三年,聽過將近兩萬個新人的帶子,仍然沒有發現到任何能撼動他內心深處的新人。不僅如此,值得以星探的立場介紹給製作人聽的,幾年來也不過才三十卷。在剽竊之風大盛的業界,想引起一場革命,不是想想就可以辦到的。

  幾天後,X如期在SONY 唱片公司出現了。各懷心事、身著黑外套的五人,在亂七八糟的會議室裏七零八落的坐下。
  津田稍後才走進會議室,他不禁吃了一驚。那種氣氛和他所預想的完全不同。雖然本來不太期待,卻有一點心動。
  (真美。)
  他靜靜的站著,欣賞著這五人。這五個人雖然只是隨隨便便地各佔會議室的一角,但不知為何,就是如此的引人注意。五個人湊在一起的那種美感令人感到滿意。
  但整團對津田卻冷冷地沒什麼反應。雖然很美,卻沒來由地充滿了殺氣。津田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個戴著墨鏡、一個人獨自滔滔不絕的團長YOSHIKI。但看樣子,X並不是來自我推銷的。YOSHIKI說話的口吻雖然非常有禮貌,可是五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充滿了敵意。「其實是因為經紀人拜託才不得不來這一趟的,我們才不想低聲下氣去求人家和我們簽約!你們這種主流唱片公司我們怎麼有辦法期待呢!」X表現出的態度大概是這樣子的。
  不過真的很美,很酷,讓人覺得有一股殺氣。
  那天並沒有特別商議什麼,只是彼此照會一下,五人就離開了會議室。

  SD(星探)的工作是尋訪新人,並培育新人到能交給製作人製作的程度。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公司主辦的新人選拔會。SD的任務就是找出能參加選拔的歌手或樂團,SD的努力程度會對當年發掘出的新人水準有相當大的影響。當時除了SONY之外,很少有公司能持續舉辦這種新人選拔。此項比賽很明顯地表現出公司在栽培人才方面獨有的考量。
  因為向津田介紹之後,並沒有獲得積極的反應。保阪建議X參加新人選拔會。
  「就算是在LIVE HOUSE很紅的團,想和SONY簽約,這是最好的方法。」
  這陣子都是保阪在幫X,但他們非常不喜歡保阪的建議。「才不想為了契約低聲下氣,我們幹嘛要給一大堆陌生人審核!」X十分的抗拒,何況有別的好幾間公司也找上他們簽約。
  通過各地初賽的團,才能參加決賽。公司的重要主管和製作人都會出席,只要現場的製作人中,有任何人舉手說:「我想擔任這個團的製作。」這個團就可以正式出道。選拔會中的表演,最重要的就是能否觸動這些人的職業觸覺。
  「如果落選,就很對不起現在的歌迷,無顏見他們。」
  以YOSHIKI為首的團員都是這麼認為。已經有許多人,是在LIVE HOUSE看到默默無名的他們表演,而成為熱烈的歌迷。向主流唱片公司搖尾乞憐,會讓人無可奈何地產生自卑感,要是X在選拔會上被否定了,等於是否定了歌迷的感覺和存在。自作主張地參加選拔會,如果失敗了,會對不起歌迷。而且,反正有別的公司在等著,也不用太患得患失。
  「我們會徹底保密,對外都不會洩露X要參加的消息,一切不公開。」
  保阪開出了這樣的條件,硬是讓X參加了選拔會。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X參加了SONY唱片公司的新人選拔大會,參加的團體無不動員了友人和歌迷前來聲援,讓自己演出時能夠儘量熱鬧一點。但X的歌迷一個也沒有來,因為這項消息對外完全保密。在LIVE HOUSE屢屢創下動員人數紀錄的X,只要登高一呼,至少可以集合約五百名的歌迷。但他們卻刻意選擇了不靠聲援的方式登台。


  水準極高的選拔會順利地開始了,按照順序,X是最候一個出場的。海膽頭,駭人的化粧,一身黑服的X站上舞台,在『DEAR LOSER』之後,演唱英語版的『紅(KURENAI)』。觀眾席幾乎沒什麼反應,很明顯地是被X帶來的恐怖氣氛所吞噬,而感到動彈不得。TOSHI唱完後銳利地掃視全場。

  「喂喂,我們知道,你們要說我們來錯地方了對吧,不過我們今天可是照我們的方式來了,你們也別猶豫了,好歹也吼吼吧!來吧!」

  TOSHI以吼叫來炒熱氣氛,但觀眾席一片死寂,誰也不出聲。TOSHI用不滿的表情繼續說。
  「喂喂,好歹試試看嘛!雖然現在是選拔會,和我們可沒關係。我們可盡力了,你們聽著,基本就是從腹部發聲……,真沒辦法。」

  因為觀眾完全沒有反應,而在滿腔怒火之下開始第二首曲子「オルガスム」了。雖然在LIVE HOUSE,只要TOSHI一煽動,全場就會陷入半失神的激動狀態。但那一天TOSHI越是煽動,在觀眾的眼中越像是無血無淚、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在恐怖中讓整個會場充滿了恐慌的氣氛。
  「好歹試試看嘛!不要對重金屬有太過先入為主的觀念,一樣都是音樂,你們何不樂在其中呢?……不管這個選拔會是怎樣,我們只要作音樂作得爽就好了,你們也一起來同樂吧!喂,不要用白眼看人,我們可是會發火的,試試看吧!用力從腹部發聲吧!我們說過,我們可是會生氣的!」

  幾個年輕的女孩子站起來開始跳了,但是在整個會場沸騰之前,演奏就結束了。
  在另一間房中開始審查。
  X嘛……,只要有任何一個製作人舉手,說:「我想做做看」就合格了。但對於X,沒有任何人舉手。
  「那麼,給他們『值得栽培獎』吧!」公司的主管下了決定。
  「給予一個製作人不支持的團這個獎不是很沒意義嗎?」有一位大牌製作人出聲反對。
  此時出現了許多針對X的否定論調。製作人誰也不強力推薦X。最後,
  「別的公司也在注意。」
  主管硬是決定頒給X『值得栽培獎』。
  台上陸續發表了審查結果。在發表了兩個合格團體之後,主席宣佈了:
  「各位,今天我們也選出了『值得栽培獎』的得獎團體。『值得栽培獎』的得主是…八號的X!」
  在那一瞬間,觀眾席歡聲雷動。對合格者的發表毫無反應的觀眾席,竟因X的得獎而沸騰,津田真的吃了一驚。沒有任何歌迷隨行、而且演奏時也不覺得有吸引那麼多人的X,卻出現了因為他們得獎而高興的觀眾,證明他們在這個舞台上確實抓住了新歌迷的心。
  團員被催著上臺,表揚過後,主持人戰戰兢兢的把麥克風伸過來,問他們有何感想。
  YOSHIKI既高興又羞怯。哇~會場整個沸騰。津田也興緻高漲。麥克風依序伸至各人面前。
  「我們會打起精神努力加油」(TOSHI)
  「想去喝個痛快」(HIDE)
  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他們的喜悅。從剛剛起,嚷著「選拔會和我們無關」、在舞臺上嚇死人的他們…,看見了這般天真的快樂面孔,「這些傢伙其實還蠻可愛的!」津田有些心動。

  雖然是人氣驟增的獨立樂團,本來宣稱「還不打算和商業唱片公司簽約」的YOSHIKI,會願意參加選拔會,乃是因「想學習」。
  要創造好的音樂,就要多學一點…,如此一來,金錢、環境都是不可或缺的。像現在這樣,不論是現場演唱,自主製作錄音帶、錄影帶等…這些努力推銷自己的方式已經到達了一個極限。音樂以外的勞動工作損耗他們的時間和精神,能夠創造好音樂的環境漸漸被破壞。
  「和商業唱片公司簽約的話,就可以一邊從事音樂活動一邊學習。這樣還是比較好。」
  煩惱了將近一年,最後終於決定向商業市場進攻。
  來到東京的YOSHIKI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出道,於是便從小型的LIVE HOUSE開始。最初吃了閉門羹,才學會帶著自己的試聽帶去拜訪。逐漸能與其他樂團一起開演唱會,YOSHIKI深知有更多的聽眾,是獲得下一次表演機會的關鍵。於是他們拉來了高中時代的朋友,使得現場出現了比別團更多的支持者。包括不良少年的朋友在內,來了許多支援他們的友人,大家心中都十分感謝。YOSHIKI的活動在這樣的狀態中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日本稱霸、進軍海外,這是最初創團的目標。雖然看不見未來的路,他們還是先由LIVE HOUSE踏出了第一步。
  要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聽我們的音樂。
  YOSHIKI開始尋求更進一步的時間和方法。但要朝哪個方向前進呢?實在不曉得。雖然在獨立樂界中搏得了前所未有的人氣,也得到了主流派公司的注目。但他們還是很抗拒在獨立樂界出名後和主流簽約,這種很理所當然的模式。循此種途徑成名的團體有好幾個,但沒有一個團達到YOSHIKI想要的那種成功。與商業唱片公司簽約,這不過是一個太簡單的選項,他腦海中感到十分掙扎。
雖然得到了SONY的「值得栽培獎」,但我們真的適合SONY嗎?實在沒把握。YOSHIKI感到迷惑。

  既然得了值得栽培獎,不再找機會和團長YOSHIKI談談,心裏總是不安…津田想到此立刻撥了號碼。這時是一九八八年二月,已經是新的一年了。
  「想和你兩個人單獨談談。」
  由這一天開始,X和津田的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SD的工作,就是培育新人到正式出道為止。必要時會從職業的角度給予適當的建議。如果製作人沒說「好!我來製作」,還沒正式簽約,津田的工作就不算結束。如今誰都不認可X,「完全不具備能讓人花錢的要素」「不知道有哪裏好」等等各種完全的否定論充斥於製作人口中。如果製作人悲觀的原因綜合起來,大概就是:
  「在非主流派已經很紅了,可以說是已經達到一定程度的團體……這種團體作出的音樂會有點辛苦,沒有能在商業發行大賣的路線。」
  津田並不覺得X是已經完全成長的樂團。但這些話是由捧紅不少新人的製作前輩們口中說出,也多少會覺得也許就是這樣吧。
  陰冷的冬日。
  兩人約在日本青年館的咖啡座。津田先到,等YOSHIKI進來。
  該說些什麼…。想言簡意賅地給X一些關鍵的建議。SD的前輩曾教導自己,SD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給予建議、建議、建議!但總覺得話說多了反而不適合。到底要精簡地說些什麼才好?讓這些想法在腦海裏打轉,倒不失為打發等人時間的好方法。
  這時YOSHIKI出現了。和經紀人一起來的。
  雖然想兩個人單獨談談…一下子精神不集中,不過這種想法被坐在面前的YOSHIKI的殺氣所壓制,很快就被拋到九霄雲外。
  素雅的白襯衫、
  墨鏡、
  金色長髮,
  說話口吻非常客氣,用詞也十分有禮,絕對沒有向自己挑釁、咆哮的意思。但津田總感到從YOSHIKI身上感到十分尖銳的氣氛。啊,在會議室見面時,感覺到的那股殺氣,原來並不是五個人都有,而是實際上只有YOSHIKI一人令人望而生畏…,為什麼會感到這麼強烈的殺氣?
  YOSHIKI在津田面前滔滔不絕。
  YOSHIKI藉著怒意,表現出他那非比尋常的、向前的衝勁。經常意識到敵人的存在,對敵人的攻擊心也毫不隱藏。嗯、我明白我明白,這和我一模一樣。津田體會到YOSHIKI令人望而生畏的理由,
  但是,還是有什麼奇怪之處。
  YOSHIKI仍然戴著墨鏡滔滔不絕地說話。
  津田重新打量YOSHIKI。
  他忽然明白了。
  並不是因為他講話的內容的緣故。
  YOSHIKI拿起小刀往穿著白色襯衫的左胸刺去,
  雖然襯衫染上血跡,還泰然自若地繼續說話。
  在純白的畫面上,緩緩地染上鮮紅的血色。
  這傢伙,把刀插在胸口嗎……
  津田當場有種想昏倒的感覺。
  這樣的衝擊讓他渾身發涼。
  YOSHIKI飄散出的殺氣,津田藉此得到了完整的體認。
  津田回過神來,向YOSHIKI說:
  「我覺得你們很美。」
  此時,YOSHIKI的臉浮現出喜悅的表情。津田繼續說下去,
  「要是你們能成為日本最美的團體,那一定非常棒。」
  看見YOSHIKI的表情,津田的精神來了。一直想令人畏懼、令人感到殺氣的YOSHIKI,如果被人以「美」形容之時,也會覺得喜悅的話…
  說不定「做」的起來。
  津田第一次發現了兩邊的交集。
  也許是對YOSHIKI的好感吧!津田感到一直站在公司這邊看待X的自己,已經開始往X的團員傾斜,如果靠著自己的力量,他們也許會成長茁壯……
  對YOSHIKI來說也是一樣的,除了SONY,還有不少公司要求和他們簽約。何況別的公司對X都有很高的評價,也開出不少好的條件。但,會想答應對自己評價不高的SONY,是因為YOSHIKI相信津田的緣故。這完全是從那一天的對話開始的。
  津田和他約好,去看下一次的現場演唱,便道別離去。

  X在得獎之後,仍一樣地持續進行現場演出。以自己的力量在現場演唱中引起熱潮的X,可說是魅力勢如破竹,行程也漸漸排滿。八七年七月目黑LIVE STATION的ONE MEN LIVE中就動員了三百多人,打破了這間LIVE HOUSE的記錄,八月七日,大阪BarBon House有五百三十人。八月二十九日,目黑鹿鳴館的三百五十張預售票銷售一空。十一月二十三、二十四日鹿鳴館的ONE MEN LIVE兩天共有七百人參加,只要有X出場,LIVE HOUSE就滿滿都是人。無論是自製的貼紙、錄音帶等,X在以口碑吸引「人氣」的作戰上,均花費了比別團更多的金錢。接著更在大阪、目黑送出兩百份宣傳錄影帶。YOSHIKI下定決心在獨立樂界進行超水準的作戰,但是對於二十歲前半的年輕人來說,能籌措出大筆的製作經費,是全憑YOSHIKI的精神力量、執著,和全體團員的「全方位打工」。將所有的金錢和體力一點一點注入LIVE、音樂與宣傳之中,YOSHIKI和X繼續往前衝。
  和津田在青年館的咖啡座見面之前,1988年1月15日,X在石橋樂器橫濱店開幕時舉行紀念簽名會,有五百名歌迷湧入,造成差點失去控制的大騷動。雖然SONY唱片的製作人對他們的看法十分負面,但X的歌迷確實在增加中。

  關於簽約,不能再讓其沒有具體的進展了……,津田約了製作人中和他最熟稔的M去看X的現場演唱。M是少數在否定的論調中,對X感興趣的製作人。第一次看X的現場,津田不知為何覺得很想睡。狹窄的空間、近乎鞭擊的速度與大音量,說不定奇妙地形成了招來睡意的條件?津田的感覺就是如此。但看完表演後,M竟說:
  「津田,我覺得棒極了,要不要來搞搞看X呢?」
  津田嚇了一大跳,這場表演那裏好,他還不曉得呢!M在那時是別的當紅團體的製作人,是創造了許多暢銷大作的大牌製作人之一。雖然津田一向仔細聆聽前輩的發言,努力吸收他所教導的各種知識,但一時還無法明白今晚會讓前輩有如此發言的魅力在哪裏。
  過了一陣子,M、保阪和津田三人又去看了一次X的現場演唱。一開始他又一如往常地昏昏欲睡。沒什麼讓心靈震動的感覺,大概還是不行吧……
  一切突然地開始。
  吉他手HIDE手持旗子奔到臺上,在旗上點了火。主唱TOSHI高高地揮舞著火的旗子。津田的體內起了一陣戰慄,睡意一下無影無蹤了。津田探出身子來。
  「We are X!」
  搖動著著火的旗子,他們沉默,卻有著強烈的吸引力。
  「來吧,來追隨我們吧!」
  X在舞台上對聽眾的喊叫聲,津田用身體感受到了。在那一瞬間,一種無可動搖的感動控制了津田,讓他下了決心。
  他又想起身著白絲襯衫的YOSHIKI。「成為美麗的團體吧!」YOSHIKI聽了這話而動容。還有高喊著「We are X!」,有著強烈主張的那群傢伙,斷言「全世界都是X!」的團體,以津田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有著達到「全知、全能的神」的志向的藝術家。津田察覺到,同時擁有這兩種特質,恰好能創造出他理想中的那個世界!為了成為全知全能的神,X一定能接受津田投入的一切,盡其所能的吸收成長,這樣的話,就能和他們一起拚下去……。
  在台上舞動著旗子的姿態,那樣具攻擊性,那樣地有魅力。不但充滿了革命的形象,同時也是「和我們一塊走吧!」的宣言。
  表演結束向外離去時,津田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了。他特別注意M的反應。M會說什麼呢……,三個人走在夜間的小路上,直到在小酒館坐定,津田的心裏仍七上八下。
  點了啤酒之後,助手保阪馬上發話:
  「您覺得怎麼樣?」
  M停了一會兒才開口:
  「不行哪。」
  僅有這樣短短的回答。一瞬間,津田差點脫力,腦中一片混亂。這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上次看完表演,稱讚他們棒極了的M,今天看了這種強烈的表現竟說不行……,有任何令人玩味的含意嗎?津田拚命地思索,仍不得其解。
  一邊大口喝著啤酒,M又說了一句話。
  「沒辦法,怎麼搞那種東西呢?」
  之後再也沒有碰觸X的話題了。可說是分道揚鏢了。
  是我自己來做嗎……,津田有此預感。在賞識別人方面,令自己甘拜下風的前輩竟說出「要做也沒法子」的話來,對於自己有很強烈的啟發。恐怕只有自己適合做X……津田在那一夜首次意識到,今後自己應該會踏入一直期盼著的製作工作。
  幾天後,M和團員們見面,M在席上發言:
  「講這樣也許會激怒你們這些貴客,但你們實在太可怕了。」
  一時成員未反駁,但之後便生氣了。他們一致認為,乾脆把這個叫M的傢伙打倒算了。M在團員離去後,對津田說「這可好了!」,宣佈撤退。於是X的製作工作就這樣轉移到津田身上。

  剛好公司裏組成了六人工作小組,津田也被編屬在內。只有一位是有經驗的製作人,其他均是從人事部、營業部調來的成員。這個被命名為「Staff Room 3rd」的組織,是以「創造自由思考與新工作」為依歸,奉上級指示所組成的工作小組。對新手製作人津田來說,無疑是給了他一個完全無法想像,可以自由創作的環境。在這個工作小組裡,可以將探尋新人X的可能性,當作工作之一來思考。結果,原本不是為X所設的工作小組,也捲入X的旋風中,甚至被誤會為這是為了X而設的組織。
  此時,X正準備要由YOSHIKI自組的「EXTASY RECORDS」發行首張專輯,緊鑼密鼓地進行錄音工作。
  在見面許多次之後,團員甚至會邀津田「來錄音室玩玩!」,但說不定團員仍然把津田視為M的同類。某一次晚上表演結束後,津田對成員們說:
  「你們很帥!那種英雄的姿態、帥勁可說是日本第一了,接下來就是音樂了…」
  雖然那個時候,他們被津田的讚美和熱切的語氣、表情震懾住了,一句話也沒說。可是「接下來就是音樂了」這就令人聽不下去。雖然說津田在只聽到現場演奏的巨大音量時,會這樣斷定他們的音樂尚未完成,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對於他們這種為了音樂而拚命的人來說可一點也不好玩。
  「YOSHIKI說那個人可信,真的沒問題?」
  「那傢伙不會是瞧不起人吧!」
  「太可惡了!一定是故意這麼說的吧。」
  雖有這些私下的議論,毫不知情的津田還是去看他們錄音。團員討論的結果,是抱著姑且相信他的心態而沒有給他難堪。津田拿著幾乎已經可說是完成的試聽帶離開。這卷帶子就是躍升為自主製作盤第一名的「Vanishing Vision」。坐在地下鐵裏,津田戴上耳機,意外地給音樂吸引住了,專輯中的曲子有著戲劇性和古典的氣質,他首次找到了與X在音樂性上的接點。
  古典音樂的印象、
  戲劇性、
  這兩項也是津田喜歡的音樂特質。從「Vanishing Vision」之中,可以見到許多未完成的可能性。歌詞像演奏曲為主的樂團一樣,幾乎全是英文,所以聽不清楚歌詞,讓主唱TOSHI的存在感變得薄弱。「Sadistic Desire」有搖滾樂的特性,如果再加重此部份三成,一般人也能聽的入耳。也可以走慢歌的路線…,自己心中湧現出了各種可以一起製作在專輯中的想法,開始能夠放眼未來了。津田就這樣,心中的想法和X完全結合在一起。
  (X在現場表演時,過份的激烈、暴力,他們以這種負面的印象狂飆。這些固然可以引起一些壓抑自己的年輕人的共鳴,但這並不能帶給大多數年輕人興奮感,也不足以成為主流樂界的超級巨星。勇氣、自由、美感。如果X爆發性的精力,能投注在這些正面的形象上的話…一定很不得了。我想使X能昇華為更具自由彈性的樂團…)
  這時,音樂界均認為日本的搖滾樂、重金屬音樂的銷售量,絕不可能超過十萬張以上。
  「大家都不了解我!」
  津田越來越像X了。公司裏都揶揄他「就是那個要把只是很吵的樂團捧成日本第一的激動派新手製作人!」,他喝多了便忍不住爆發出來。
  到底要如何注入X正面的力量?如果辦不到,津田自己也不能促使公司簽下正式的合約。
  有一天,津田約TOSHI去看REBECCA的演唱會。看完後兩人在TOSHI的房裏談天。
  「那種充滿自由氣息的感覺真好。」
  TOSHI主動開口。TOSHI已經開始注意這個了嗎…,在高興之餘,津田便把他所想的直接說出來。
  「你現場的MC(演唱會進行時說的話)只可說是很奇特,但也很無趣。妳們總有一天會參加大型表演,我認為,屆時你一定可以說些什麼。……,站在舞臺上,你感覺如何?」
  「可能是因為以前想當老師吧,從台上往下看,歌迷都像可愛的孩子,有時會好想擁抱他們。」
  「真的!?這樣的話,何不告訴他們呢?」
  TOSHI一直在思考津田的話。
  隔天有X的現場演唱,津田手持V8等著表演開始。才剛開始,他馬上就感到胸口發燙。
  (他已經明瞭我的意思了!)
  TOSHI講的話很明顯地改變了,有種能包住整間LIVE HOUSE的實感。他想為X注入正面的想法已經成功了。以誰都沒有察覺的方式。津田已經看見了無限的未來。不知不覺他已淚流滿面。
  (這麼快就明白的聰明傢伙…,太令人感動了。)
  一邊看著V8,津田又毫無道理地落下淚來。
  獲得信心的津田,立刻召集了「Staff Room 3rd」工作小組的全體成員,雖然他根本就不是部門負責人,卻獨斷地發表了散發資料的方針。
  「X一定會成為非常頂尖的團體。我們要快點運作簽約事宜。」
  這時是1988年6月。那天津田發下的手寫文案「製作計劃」是這麼寫的:
  『以往的日本不可能出現的團體。』
  「他們的舞台上,沒有披頭四、滾石合唱團、也深紫色合唱團,但沒辦法,他們就是讚到不行,在日本非常少見。
  他們就像石蕊試紙一樣。可以將看見他們的人,清楚地分成用頭腦思考的類型,和憑直覺感受的類型。
  用腦思考的人只會丟下一句「看不懂」或是「還不成熟」就走。但,我個人無法將眼光從舞台上移開,而且身體一切會自然反應,這些都盤據在我腦裏揮之不去。而且我也會向朋友提到「總之真是充滿了驚人的能量」。
  仔細想想,ROCK不就是這麼回事,新事物總是從誤解開始的,新事物是可以讓人得到「自由」的。
  他們是非常自然地在做音樂。因為喜歡玩樂團時的熱力而玩樂團。就只是這樣。所以,引起別人的議論並不是他們的本意,而是為了要擴大規模而進行的工作,這點需要大家的理解。要是他們能以現在的步調繼續成長,將改變日本音樂的現貌。這是指日可待的。
  (目標)……以國、高中生為中心。沒有針對其他目標的必要,只要徹底針對年齡就好。X,是大人不能了解的-』
  這時,津田二十六歲,他在大阪御堂會館的表演中,親身體會到X又有飛躍的進步,就直接向團員下了斷語。
  「X…,出片、銷售量達一百萬張,東京巨蛋公演、電影配樂!你們一定沒問題,一定可以實現這些的。」
  團員們不由得以銳利的目光點頭聽他說話。「一百萬張、東京巨蛋」這是YOSHIKI曾一提再提的目標,但他們卻未曾告訴過津田。X在獨立樂界中就已經以建立起超越常識的規模為目標。現在津田竟然認真地談到了這樣的理想。朝著說不出話來的團員們,津田又不經意的說下去:
  「這不是預言。X如能作到這一點,一定可以改變日本的音樂,那真是太棒了!」
  一個月後,X和SONY正式簽約,九月起他們就住到山中湖(譯註:日本渡假聖地),為製作首張專輯作集訓。
  隔年,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X和津田合作的首張初試啼聲的商業發行專輯「BLUE BLOOD」發表了。它的銷售量超過一百萬張,在搖滾樂中成為打破了極限的大賣之作。X、YOSHIKI、和津田的那些未受重視的夢想已經實現了。

*摘譯譯文原刊載於X CONNECTION VOL.3~5

  • 您可能有興趣:

    Tkmc non edit talk:小室哲哉★YOSHIKI
    [NUDE] 第四章 古典 YOSHIKI SELECTION/羽積秀明+YOSHIKI
    [hideがんばんだぞ]第二章第二節 接二連三的意外之喜
    命運多舛的JEALOUSY完整版
    [NUDE] 第五章 創造  作曲/羽積秀明+YOSHIKI
    yx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書籍摘譯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44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75371

    回應文章
    x japan真的是史上最傳奇的樂團之一阿
    我很榮幸能深深的愛上x japan

    更感到光榮的是
    預言到了x japan絕對會在復活
    果然他們真的復活了
    更想不到的是

    2009年5月30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
    我們大家都能受到神團的洗禮

    那種心情.不是幾個字能形如的

    在音樂界上
    x japan就是我們的真神
    | 檢舉 | Posted by 瘋狂吉他手 at December 12,2009 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