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5,2014 23:37

2014年9月25日Toshl記者會全文翻譯

以下是根據日本網站的聽寫與原始記者會影片整理而成的譯文,
不完全是一句句對譯,僅供各位參考。

--

【開場白】

今天很謝謝大家蒞臨現場。我這次出版了新書,內容是自己大約12年期間的經歷。我雖然在很多方面是受害者,但同時也有加害者的一面。而另外也有許多受害者。

我會想要寫這本書,是因為在某間店買東西的時候,發現洗我腦的人換了名字,店裡正在播放他的CD。也有賣他的書。後來再去那間店的時候,看起來書像是賣掉了。我覺得應該是有人買走了。我自己也是因為CD與音樂的緣故被洗腦,所以雖然自己的事情很丟臉,但不想再讓人因此受害,所以開始著手整理這些事情。

同時,我也希望年輕人、小孩子,或是家長們能看看這本書。年輕人總是會對未來感到不安與迷惘。如果我當時有能討論的對象,或是有什麼能顯示出真相的話,可能就不會落入陷阱。所以我希望這本書能成為一個契機,讓年輕人不要誤入歧途。以上是我想跟各位說明的。

【現場問答】


—您在日本各地舉行HOME OF HEART的小型演唱會時,雖然有很多歌迷叫您回來,但您聽不見這些呼聲嗎?

我當時對這些意見、這樣的呼聲,反而是...怎麼說呢?歌迷的想法無法傳達到我的耳朵或心中,我主觀地認為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大概是這樣的情況。


—我想以歌迷的觀點請教一些歌迷想詢問的事情。YOSHIKI先生有與您太太和MASAYA先生見過面嗎?您在HOME OF HEART待了12年之久,不會很怨恨MASAYA先生和您太太嗎?

關於第一點,YOSHIKI有跟我前妻見過面,但沒有跟MASAYA會面過。

再來是,嗯...與其說是怨恨,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彙來形容才好,講起他們,我是希望他們真的能反省。他們大概無法了解那些一切被奪走的人的心情。希望他們能先自己站在那樣的立場,真正去感受到別人的痛苦,並能有所反省,也希望他們不要再使用那種卑劣、趁虛而入的手段,去欺騙與貶低他人。


—您是怎麼被拉入HOME OF HEART的呢?然後是為什麼,經歷了什麼樣的過程,讓您留在那邊足足12年呢?

大約1997年左右,當時我身邊的人發生很多問題。而在一般大眾面前,則是以X JAPAN的身份,在東京巨蛋舉行演唱會,CD也賣得很好,受到很多人的支持。

表面上是這樣,實際上呢?雖然是丟臉的事情,但我看到了像是親人變得貪婪,或是以為是朋友的人在金錢上出問題,當時看到很多人貪婪的模樣,以及因為錢而變了一個人的情形。其中包括我的親人與身邊的人,都出了很多狀況,對X JAPAN的團員和經紀人等造成極大的困擾。

我對於自己為X JAPAN帶來的問題,是感到非常痛心與煩惱,而同時因為想要以美國為據點進軍海外,就搬到美國去。因為團長YOSHIKI和其他團員都很拚命地在進行這件事,所以我也對於我演唱的能力,以及我的歌聲,是否在海外也能受到認可,感到非常煩惱。

在這種心靈脆弱,充滿煩惱的時刻,我認識了前妻。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首腦MASAYA跟前妻已經有聯繫,她可能就是為了錢或是要我當活招牌而與我接近的。

對於當時的我而言,她恍如我命中註定的人,我深深地迷戀上她,從跟她交往開始,她就給我聽MASAYA的音樂,勸我去上課,說這樣就可以改變人生,我當時非常相信她的話,所以開始交往之後就去上課了。

上課的時候我非常感動,誤以為像這樣跟著他學習,唱他的歌,就可以改變人生,以正確的方式活著。雖然一開始很感動,但逐漸出現了暴力相待與辱罵,對生理和心理都造成極大的痛苦。即使是這樣,我當時仍以為這是為我好。所以陷得太深之後,就誤以為把錢交給他,交給我前妻,是我自己唯一能提供的貢獻。

為什麼足足有12年之久無法脫身?我想這是誰都會想問的問題。但這就是洗腦。雖然我內心也常出現疑問,覺得這樣真的好嗎?沒問題嗎?但當時就是被洗成我不該有疑問。會反射性地認為自己有疑問是不對的。因為一直持續這樣的狀態,所以脫不了身。這就是洗腦的恐怖之處,讓我在那裡待了12年。


—Toshl先生是如何擺脫洗腦的呢?真的現在已經脫離控制了嗎?

我心裡的疑問當然還是無法完全打消,而這類的事情也是越積越多。一個是X JAPAN的重組。

MASAYA和我前妻,一直以暴力與辱罵責備我,說“X JAPAN就是把全世界的年輕人帶壞的萬惡根源“。但在某次機緣巧合之下,有人來提出了重組的事情。我無法接受來談這件事的人提出的條件,直接加以拒絕,但他去找MASAYA說他們出錢要我回去唱,而且準備了好幾億日圓的鉅款。

結果MASAYA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說詞變成”回X JAPAN不也很好嗎?“。當時,就這樣要我若無其事地回去原本認定是糟糕的東西。這是我心中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事情之一。自此之後,我無法壓抑自己心中的疑問,開始仔細地觀察他和前妻的行為,逐漸能將自己從一廂情願的想法中抽離出來,變成從旁觀察。

其他還有很多的例子,像是受害者提出的訴訟。MASAYA在法庭上答辯的樣子非常丟臉。本來我還期待他能講出什麼了不起的言論,但是看到他畏畏縮縮的回答方式、他的樣子、想用藉口混過去的態度,這種無法誠實地回答事情的樣子,讓我覺得非常怪異,自己尊敬的人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態度呢?

另外一件更關鍵的事情是,前妻其實在跟我結婚之後,就跑去MASAYA那裏,長期以來並沒有夫婦之實。但即使是這樣,我也以為她是很認真在學習,但是有一次到那須的HOME OF HEART本部去。我幾乎都沒去過那裡,但他們卻逐漸買了新的豪宅和旅館及車子等等。

我一直被他們說「就是因為你害我們被媒體攻擊,所以孩子們沒有東西吃。」所以拚命地工作賺錢給他們,結果前錢然變成這樣的東西,而MASAYA在每個住所中,跟自己喜歡的女人過著後宮般的生活。最新的住所,與其說是我相信自己的前妻和MASAYA在那裡同居,不如說是看到了讓我覺得"原來如此"的東西。我想,那是最讓我覺得”能斷絕關係的瞬間“。

經歷了這樣的過程,要說是洗腦被解除了,更是因為出現了想要逃跑的念頭。

關於為什麼可以說洗腦已經解除的這個問題,這本書裡寫的事情,現在能像這樣跟大家講這件事情,就是已經脫離洗腦、解除洗腦的表現。在此受到的傷害、痛苦、和我奉獻出的東西是回不來的。痛苦也不會消失。我是希望能在訴說這些痛苦的同時,能稍微讓自己的人生向前邁進。


—您一開始有提到,是因為希望年輕人不要行差踏錯,所以才寫了這本書。那麼年輕人為了要避免步上Toshl的後塵,到底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必須注意什麼樣的問題呢?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案,很難一言以敝之。首先我想說的是,在身邊還是會有陷阱。所以要跟自己覺得正直的人討論事情比較好,像是親人、常接觸的人、學校老師應該都可以。

以我來說,父親應該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但我還在那個團體時,他就已經去世,連講話都沒機會好好講幾句,所以我覺得要是當初能跟父親討論,或是打開自己的心扉,跟團員好好談一談,畢竟是自幼認識的好友,一定會比較好。但是我當時覺得很害羞、很丟臉、很遜,所以就沒有這麼做了。

所以我認為,就算是覺得丟臉,也一定要直率地當面講清楚。特別是以男生來說,可能會覺得很難跟父親好好講話,但是只要認真的去找他談,老爸也同樣會認真地回答不是嗎?雖然我自己沒有孩子,但是這是我到了為人父母的年齡之後,自己的感想。


—您現在有能夠請教的對象嗎?今後想要進行什麼樣的活動呢?

就像書裡有寫到的,有一位老爺爺救了我,與其說是請教,可能說我有時在思考事情的時候,會試著從他的角度來考量,推測他會怎麼因應,或是想想看父親要是還在世的話會怎麼想,選其中一種方式來運用。朋友方面,法國料理大師三國清三大廚也非常照顧我。他也是我非常尊敬的男性之一,會思考說如果是他的話,會如何著手之類。想想身邊能信任的人會怎麼考量,再採取行動,或是直接跟他們討論。

樂團的夥伴YOSHIKI是從幼稚園起就認識的朋友,相交至今已經將近45年,不過現在是交情最好的時候,什麼都可以邊討論邊進行。在經歷過很多事情之後,終於能以這樣的關係一起前進。

希望今後也有類似這樣的機會,能有一些場合跟孩子們談這類的事情。 接下來在音樂活動方面也會再度挑戰世界,但是想要以重新站在起跑點的心情,以全新的感覺向前邁進。


—您經歷了非常艱辛的歷程,這些經驗對音樂有什麼樣的影響嗎?

雖然我是音樂人,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要以一個人的身份,一個男人的身份繼續前進。將來希望以表現者的身份,繼續表現自己,並把經驗化為實務,寫成歌或是樂曲,或是以語言的形式來傳達。

這是非常慘痛的經驗,所以我最想做的就是告訴別人我的經驗,讓這些事為別人帶來希望與光明,我現在是這麼覺得。


—您的前妻去MASAYA那裏,在眾目睽睽之下過著十分奢侈的生活,所以您才發現有問題。那如果他們真的在進行相關活動時,表現出非常犧牲奉獻的樣子,您會不會有可能都沒發覺呢?

就如您所說,要是真的演得很完美的話,我應該不會發現有問題。即使是只有表面上為孩子們做了些什麼事,也是有可能會完全沒察覺。但因為他們也只是人,所以總是會有露出破綻的時候,也是有可能會讓我察覺不對勁。

雖然一旦相信了就會很難改變,但現在是資訊時代,只要覺得有點不對,就可以自己去查資料。更重要的是要多聽各種人的意見,並且留意相關的消息。


—披頭四在接受印度的瑪赫西大師(Maharishi Mahesh Yogi )指導時,經紀人布萊恩·愛普斯坦(Brian Epstein)意外身亡。當時約翰藍儂是說,無法向瑪赫西大師解釋布萊恩為什麼死了。HIDE去世時,MASAYA對於這件事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有做任何說明或詮釋嗎?另外,幾年前自殺的TAIJI似乎也跟新興宗教團體有所牽扯,他跟您有聯絡過嗎?

我的書中也有寫到這方面的事情,MASAYA等人反過來是利用HIDE的死。也就是表示,就是因為我救了你,所以你才活著。要是你繼續下去的話,說不定就會像那樣死掉。在葬禮當天,還有解散演唱會當天,都一直遭受諸如此類的辱罵與暴力。我也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所以又遭到更激烈的暴力與辱罵。

我不太知道瑪赫西大師的事情,但是MASAYA那邊並沒有真的什麼可以學習的事情,只是偽裝的詐欺集團。完全沒有思想、學習與宗教的特性。只是利用人的心理作用,而我則是被詐欺了。

關於TAIJI的事情方面,2010年我脫離之後,有請他以來賓的身份,參加XJAPAN的日產體育場演唱會演出。他身體有一些問題,也得過重病,一直都很辛苦,可以一起在舞台上演出,我是真的很開心。現在仍十分印象深刻。TAIJI去世時,他妹妹有與我聯絡,說哥哥生前有交待「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跟Toshl聯絡」的樣子。雖然也沒有什麼機會跟他詳談,但即使離開這麼久,他還是如此信任我,他的死真的很令人遺憾。

無論是HIDE或是TAIJI,都是世界知名、日本應引以為傲,又帥氣又技巧高超的吉他手與貝斯手。


—至今為止,X JAPAN的曲與歌詞,偏向負面與悲傷的一直都比較多。現在您遭遇過這麼嚴重的事情,會讓樂曲朝向不一樣的方向前進嗎?例如會想要做出給年輕人帶來勇氣、帶來活力的歌嗎?

X JAPAN的音楽幾乎都是YOSHIKI寫的。從他的自傳可以知道,他父親也已經去世了,在他還很小的時候。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發現,超越傷痛的部分應該都是由此而來。我以唱的人的立場來觀察,應該是表現出對於父親的悔恨、思念和愛。所以我認為,他的作品並不是表面上很積極的歌詞,而是從任何人都可能遭遇的痛苦、心中有無法向人訴說的困難為基礎,表達出即使是這樣也可以努力向前,儘量積極地活著的感覺。我非常熱愛他這樣的曲子。

幾乎大部份的曲子都是20年前就已經做了的曲子,我們中間也有十年的時間沒有活動,但在這段期間,世界各地的歌迷卻逐漸增加,令人感到十分不可思議。以前是用製作藝術品的心情痛苦地跟錄音奮戰,不但錄音用掉非常長的時間,光錄歌聲就花了一兩年,現在也很難這麼做了。但這樣的曲子過了10年、過了20年都還在流傳,讓世界各地的新歌迷聽到。當年錄音雖然很辛苦,但是能認真地、非常努力地把歌做出來讓大家聽,真的是太好了。

我是認為,可能正是因為我們是以悲傷、痛苦等負面的情感為基礎,所以才能獲得世界各地的歌迷的認同。我想這樣的走向今後應該不會改變。雖然說法或是表現方式可能會改變,但在最底層的基礎、概念的中心,是不會改變的。


—您說現在是與YOSHIKI先生交情最好的時候,那可以說說以往和現在,還有團員之間的氣氛曾經有什麼樣的變化,以及您覺得產生變化的原因嗎?

我是真的遭遇了很多狀況,YOSHIKI也真的遭遇了很多狀況。雖然形勢不太一樣,但是他也是遭遇到同樣類型的麻煩事,讓他深感困擾。雖然我們一起玩團,但是各自的人生中都遭遇到各種辛苦的事情,而他捱過來了,我也捱過來了。雖然有各種損失,但是我們也清除了各種障礙,在一身輕的情形下又再度相聚。

在2010年的時候,剛好也出現了這樣的背景和時機,讓我有某種清爽的感覺,就如同像當初18歲時到東京,說著"一起玩樂團吧"那樣,沒有多餘的各種有形無形的東西,而是一種可以直接做任何挑戰的心情。

現在不但浮現出那種還是新人時的感覺,也有因為經歷了許多而成長的部分,又再添上已經成熟的東西,所以是齒輪運行的最為順暢,可以發揮出樂團最佳狀況的時候。如果錯失了哪個時機,大概就沒辦法在一起做音樂了,所以這是非常難得而不可思議的機會。因為獲得了兩個人一起站上舞台的機會,所以我想好好挑戰看看。


如果我跟YOSHIKI做起事情來很順利,其他的團員也會自然地順利進行。他們能忍耐我們兩個,一直幫忙,真的是非常感謝他們,現在是以一種重新來過的心情,希望今後能一起繼續挑戰。


—您們下個月要在麥迪遜花園廣場舉行公演。這是非常好的事情,不過在搖滾樂的領域來說,幾乎都是20歲到30歲的人成為超級巨星。我想您失去了那段時間,但是您還是覺得可以征服世界嗎?

雖然我的確有『失落的十年』,但當年如果不是這樣,是不是可以就此開始挑戰,我也不知道。雖然說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說是「如果怎樣的話」,但是時間是不會回頭的,所以我認為應該也要把時間的必要性納入考量。我認為就是要有足夠的時間和經驗的累積,所以我很高興能在這個年紀有機會迎向新的挑戰。

真的,特別是YOSHIKI,他並不是為了要製造話題,或只是想試試看而已,而是賭上他的人生想要挑戰世界,而且很認真的在做,他搬到美國去住也已經20年了。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夥伴,也到了這個歲數,終於可以挑戰了。我認為,從各方面來看,時機都已經成熟,雖然年紀增長了不少(笑),但無論是唱腔、歌聲、還有最重要的心情方面,現在應該都是最好的。因為我這麼覺得,也覺得需要相應的各種經驗等,現在可以感受到這個年紀還能進行新挑戰的喜悅。

  • 您可能有興趣:

    [新聞] TOSHI協議離婚成立…2・24“告別單飛演唱會”
    [新聞] YOSHIKI熱血地揚言「要拿下世界!」
    [新聞] 「脖子好痛!」X在YOSHIKI基金會成立大會上發表新歌
    [翻譯] YOSHIKI真情告白,名曲「Tears」蘊含著對自殺父親的心情
    [新聞]充滿特例的YOSHIKI水晶鋼琴義賣
    yx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新聞記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31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196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