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5,2013 19:36

[訪談] YOSHIKI,藍血與帶刺的美麗旋律



BARKS 2013-09-25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94713

延續前些日子的訪談,在此為各位獻上YOSHIKI的長篇訪談part.2。我們想知道像是背負著傷口,又寫出了帶刺的美麗旋律的YOSHIKI少年,伸手協助311受災的孩子們的真正涵義,也想觸及他以X JAPAN團長的身分,以一位音樂家的身分,嚴格自我要求的精神。

■「都是各種我要的細節。是我的墳墓(笑)」

──現在日本為了主辦奧運而沸沸揚揚,有接到奧運相關人士製作樂曲方面的委託嗎?

YOSHIKI:到奧運還有7年,我想為了能成為拿得到那種邀約的音樂人而努力(笑)。

──如果實現的話,會花多少時間寫出甚麼樣的作品呢?

YOSHIKI:到目前為止,例如像天皇陛下的奉祝曲(天皇陛下即位10周年的記念式典)那時,時間其實相當充裕。雖然作曲時間大概是2星期左右,但因為那之前有時間可以好好醞釀靈感。

──對方對於曲子有具體的要求嗎?

YOSHIKI:天皇陛下那時(天皇陛下即位10周年的記念式典的奉祝曲),因為是日本的大型活動,所以並沒有任何人要求我說要怎樣做。只是有很多人零星的對我提過「也許是這樣的印象」,所以就一邊汲取那些意見,一邊思考怎樣才最適合。講的極端一點,在那種場合即使是由搖滾樂團來表演也並不奇怪,也有人是這麼說。我是有詢問「奉祝委員會有沒有甚麼想法呢?」他們是有提到,也許可以是像雅樂那樣,加入三味線或古琴的曲子,所以我也有考慮過「是不是有這樣的可能性?」。最後是自己用那樣的鋼琴協奏曲風格,以"能夠表現時代的悲傷與喜悅的曲"的概念,來構成「Anniversary」。

──有時沒有特別的要求反而在某方面來說更困難呢。

YOSHIKI:雖然說很辛苦,但實際在典禮中演奏時,自己也覺得很不錯。愛知萬博(的官方形象曲「I'll be your love」)的時候也是,因為主題是迎向光明的未來,但同時又有環境與大老鷹的問題(編輯部註:當時預定當會場的海上森林,發現有指定為瀕臨絕種動物的大老鷹的巢,所以最後會場也有做變更並縮小。),所以我自己有到名古屋去,在當地了解各方面的情形,才寫了這首歌。如果是能吸收的東西,我甚麼都想吸收。這麼說來,我也寫了好萊塢電影『奪魂鋸4』的主題曲(X JAPAN「I.V.」),本來我其實很討厭那種恐怖的(笑)。「要寫主題曲的話不看不行嗎?」邊問邊半閉著眼睛看(笑)。

──會表演如此激烈的歌的人竟然(笑)?

YOSHIKI:那種其實我真的不行(笑)。…不過雖然是這樣,看了之後還是覺得那是挺有趣的故事,看了『奪魂鋸1~3』之後寫了『奪魂鋸4』的主題曲。「Golden Globe Theme」時的關鍵字有兩個,一個是非常權威的,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與奧斯卡獎相較,是以宴會形式舉行,所以更為休閒的感覺。因為是大家一邊喝香檳一邊祝賀的獎項。但是因為真的時間不夠,所以1星期內寫了3首,「要做什麼樣的方向?」詢問他們的意見,再以這個為基礎做發揮,所以最後完成時,已經是金球獎1星期前的事了。

──為了在時限很緊迫的狀態下完成,需要的是"專注"吧。

YOSHIKI:這個嘛…雖然拿X JAPAN的事情當例子很抱歉,不過以我來說,有期限的反而說不定比較有辦法發揮能力(笑)。

──這…

YOSHIKI:現在完全自爆了(笑)。當然,如果在這裡畫了死線,那不就非做不可了嗎?

──如果是自己的作品,沒有畫那條線的話。

YOSHIKI:是啊。一般來說,會因為錄音費用之類的問題而受限,所以那個費用如果是自己付給自己的話,那就不妙了(笑)。因為我現在自己有錄音室。但是有錄音室還是武器吧。而且無論是甚麼音樂都可以處理。

──YOSHIKI的錄音室占地應該還蠻大的?

YOSHIKI:那是之前的錄音室吧?其實我搬家了。說到這個,YOSHIKI Studio(暫名),已經差不多完工了。是一間無論多麼新型態的音或是多麼傳統的音都可以處理的錄音室。

──喔喔,那很了不起。

YOSHIKI:事實上這樣的構想大概是3年前左右出現的,這2年來一直都在施工,現在大概已經完成了9成左右。

──還是在好萊塢嗎?可說是最棒的玩具箱,又同時是墳墓般的東西吧。

YOSHIKI:就如同你說的(笑)。雖然我自己老王賣瓜有點那個,不過在好萊塢這一定也是能列入TOP 10的錄音室。其實說起來,全世界應該也排得進TOP 10。

──當然會給各方藝人使用吧?所以應該也會從那裏誕生名盤吧?

YOSHIKI:以前的錄音室雖然也有借給KISS、麥可傑克森等知名藝人使用,不過新的工作室要給其他藝人用的話…

──咦?沒有出租的打算嗎?

YOSHIKI:因為以目前的狀態來說,全部的安排都是為了給自己用的…是的。無論是多麼高科技的音,都在可能範圍裡完美地設定在混音裝置中。鼓的聲音聽起來很棒,弦樂也是。啊,這次『YOSHIKI CLASSICAL』的「Golden Globe Theme(Quartet Version)」是在我的新錄音室錄的。聽起來很不錯吧。

──房間裡的臨場感也很棒。

YOSHIKI:是的,都是各種我要的細節。是我的墳墓(笑)。

──自己用是當然的,但是也開放讓各家藝人也能使用吧。

YOSHIKI:本來在我改造之前,MUSE、嗆紅辣椒和滾石合唱團、蕾哈娜也有用過這裡。

──以前YOSHIKI的錄音室也是很好的錄音室呢。Metallica等團也在那邊錄過音吧?

YOSHIKI:是啊,那裏是以錄鼓聲效果很好而聞名。這次不只是鼓聲,而是甚麼都好。之前買錄音室的時候是鼓手觀點比較強烈,但是這次更是以製作人的觀點來考量。

──建了自己的墳墓。

YOSHIKI:是的,竟然。包括X JAPAN與VIOLET UK在內,因為有很多計畫都在進行,所以沒有空檔能借給其他藝人。即使我現在人在這裡,也是有很多計畫在運作,用電話指示的感覺。

■「等等,X JAPAN的巡迴也還沒正式決定啊。」

──您覺得2013年8月26日(月)在葛萊美博物館的現場演出如何呢?

YOSHIKI:正如你所知,我做事情總是在毫無計畫的狀態之下進行(笑),所以那個活動本身,也是緊張兮兮地匆匆決定的。「怎麼辦,該做什麼呢?」去問了以前其他人都在那裏做些甚麼。像LADY GAGA、MUSE、RINGO STARR等…,像是THE BEACH BOYS甚至是在活動次日解散(笑),聽了很多故事。有些人只有做訪問,連表演都沒有,這是因人而異。雖然我不是處於能盡全力演奏鋼琴的狀態,但因為機會難得,所以就搬了LED螢幕進去放在後面,然後為了讓日本歌迷和海外歌迷都能欣賞,很努力地安排。本來也沒有考慮之後的事情。

──當天是甚麼都沒準備直接上場那樣的感覺嗎?

YOSHIKI:是的,的確。還好平安結束了。結果來了美國8間演奏廳的邀約(笑)。

──大家都是看Ustream的轉播嗎?

YOSHIKI:不是,基本上葛萊美博物館的觀眾都是業界人士。雖然有為歌迷們稍微釋出一些票,但因為有很多葛萊美的成員來參加,所以有人就來跟我訂檔期了。

──找你巡迴美國?

YOSHIKI:「請等一下。X JAPAN的巡迴都還沒正式決定,就要決定自己的巡迴了嗎?那該怎麼辦?」(笑)。

──是有點好笑。

YOSHIKI:因為我基本上還是以X JAPAN團長的身分在努力。這次在發售『YOSHIKI CLASSICAL』時,又被歌迷們說了「請別忘記X JAPAN的事情」,「不,我不可能忘記的,因為我是團長啊(笑)」。

──雖然是這樣,葛萊美博物館最後的「Endless Rain」,雖然TOSHI人不在,但看起來還是X JAPAN的表演。看到如此熱烈的狀況,讓人覺得就算只有YOSHIKI一個人,仍然還是X JAPAN。

YOSHIKI:這個嘛,因為我的體內流著以X JAPAN為名的藍色血液(笑)。無論剖開哪個部分,都像是金太郎糖(譯註:一種先做成條狀,切開來橫斷面都會出現相同圖案的糖)一樣,X JAPAN是不會消失的。

──最後大家都起立鼓掌吧?

YOSHIKI:是啊。事實上,我的確有“要在沒主唱的情況下唱「Endless Rain」的勇氣”。本來是在煩惱「Endless Rain」主唱的旋律要用弦樂表現還是用鋼琴。後來在想,其實不彈也OK。這首歌全世界巡迴都唱了,就算是海外應該也很多人知道,那就自己在腦海裡唱就好了。

──實際上,我的腦海裡也迴盪著TOSHI的歌聲。

YOSHIKI:這是讓大家想像旋律的新嘗試。一般來說,無論是甚麼曲子,都是演奏旋律吧。這也可說是從一開始就交給歌迷們了。

──所以會場中毫不猶豫地就變成大合唱了。

YOSHIKI:但是,因為是海外,到底會怎樣就無法想像了。

──所以才會起立鼓掌吧。nico直播的影片是立刻切了,所以那個狀態就沒有播放出來。

YOSHIKI:這樣嗎?那要把那場演出的影像也拿來出版嗎?因為我是有好好拍起來。

──啊,那很好啊。

YOSHIKI:其實那天本來也打算表演「Anniversary」。連前天在預演的時候都還有練,嘗試看看只用四重奏和鋼琴能做到甚麼程度。因為本來是接近大編制的鋼琴協奏曲形式的曲子…。只是因為沒時間好好準備,手又傷了,所以當天放棄了。但是也有很多人都聽了,就覺得「演奏『Anniversary』很有趣呢。可以做得來呢」之類,也覺得彈個1首古典樂曲也不錯,所以在煩惱要彈天鵝湖還是蕭邦等等。像這些狀況因為預演的時候大家都在看,所以似乎都認為「絕對該開這場演唱會」的樣子。

──原來如此,就知道還有很多可以開拓的方面了呢。

YOSHIKI:是的,這次其實也只有做了一部分。就這點來說,其實是有開個人巡迴的可能性。這次是深深體會到"古典樂完全沒有語言的隔閡"。有種「這麼說來,沒有語言的隔閡哪」的感覺。

──原來如此,因為沒有歌詞啊。

YOSHIKI:因為我以前沒想到過這一點,所以才突然驚覺:「原來旋律是如此直接地衝出來啊。啊,是因為沒歌詞嗎…」

──會有很多人希望海外也發行『YOSHIKI CLASSICAL』,也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吧。

YOSHIKI:因為旋律是很直接地深入人心啊。

──不打算在日本開『YOSHIKI CLASSICAL』個人巡迴嗎?

YOSHIKI:有啊。因為卡內基廳的邀約也來了,所以有在考慮當作那其中的一環來進行。我還是喜歡跟歌迷們交流,說到底,藝人可說是水中的魚,而歌迷就是海,在海裡悠游是最棒的。那句話是如魚得水對吧?連工作人員都說:「YOSHIKI上了舞台就精神很好,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實際上我自己也這麼覺得。如果是以表演者的身分,我也不知道到底還能撐多少年對吧?所以我最近是強烈地覺得,這樣的話還是儘量多表演比較好。因為多年來一直都窩在錄音室裡面,所以想多站在舞台上,能表演的時候就儘量表演。因為窩在錄音室裡的時候,很多時間也都是對著樂譜思考,雖然現在或將來也還是不寫歌不行,不過是有種想要再多表演一點的感覺。

──舞台上的YOSHIKI,感覺相當直率呢。

YOSHIKI:本來X JAPAN的時候也是,即使站在舞台上,也是蠻平常的感覺。只不過開始演奏的那瞬間會忽然切換開關,到講話時又會變回平常的樣子。如果以這樣的意義來說,也許的確是沒有甚麼"刻意"的事情。

──我懂。

YOSHIKI:以前跟大衛鮑伊做訪談的時候,曾經問他「到底到哪裡才是舞台,而到哪裡才是真正的自己呢?」因為我自己不知道該把開關設在哪裡。

──喔喔。

YOSHIKI:像大衛鮑伊這種的,不是特別難了解說到底到哪裡是原本的自己,而哪裡是表演嗎?但是,大衛鮑伊本人也不知道答案。「雖然你問了個了不起的問題,但到底是怎樣,我也不知道」他這麼說。"這樣的話,哪邊都好,哪邊都是YOSHIKI"這樣想的話就輕鬆多了。不必再刻意做什麼了。

■我本來就絕不是一個個性沉穩的少年

──葛萊美博物館舉行表演活動時,有從社群網站接受點歌,結果覺得如何呢?

YOSHIKI:點「ART OF LIFE」的人會這麼多,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呢。

──叫你表演「ART OF LIFE」全曲(笑)。

YOSHIKI:這是不可能的啊不是嗎?(笑)。本來「ART OF LIFE」這首歌,是因為在CBS SONY的時候,必須考慮在電視上表演與廣播播放,而必須做更短曲子的狀況下,因為我覺得反彈,而且還有其他的意義在內,所寫的30分鐘的曲子。這樣的曲子,現在以這樣的形式被全世界所需要,我雖然非常高興,但同時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這樣啊…這首歌現在這個時代會感動世界各地的人啊」的感覺。雖然說在葛萊美博物館也把「ART OF LIFE」的一部分做取樣,然後試著演奏,不過大家會點「ART OF LIFE」這件事本身,真的挺有趣的。

──深藏在「ART OF LIFE」之中的反骨精神…不就是因為人的感覺,會被那種龐克風的精神所刺激或撼動嗎?

YOSHIKI:原本我的少年時代就過得十分波瀾萬丈…應該是說,在父親去世的時候衝向了黑暗,無處可去的時候剛好遇見了搖滾。以往雖然只有接觸古典音樂,但是把負面的能量全部投注到搖滾裡去。而那變成了正向的能量。

──嗯嗯。

YOSHIKI:平常人要是砸鼓或狂叫的話,會被抓起來的吧(笑)。

──竟然會從YOSHIKI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啊(笑)。

YOSHIKI:可以說是,因為在舞台上做這樣的事情,那就會變成演出,而帶給人感動…以這樣的形式,真的被音樂所拯救。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個性沉穩的少年。即使個性內向,對外也還是有稜角。當時是"到底甚麼時候死才好呢",像是一直在尋找求死機會般的少年。雖說是這樣的少年,但就這樣變成大人了。但是能與搖滾相遇,有時也讓我為大的活動寫主題曲,真的是被音樂所拯救。但在某處,我仍然還是帶刺。多美麗的旋律都還是帶刺。我也覺得,那個刺,可能會戳到全世界那樣的人們,有著某種悲傷的人們吧。不是單純地提供美麗的旋律,或是容易哼唱的流行歌,在那旋律的某處總是有刺的。

──提到被音樂所拯救,這次去了石卷市對吧?

YOSHIKI:我本來就想去。公益活動是當做終生職志在做。因為我自己是這樣的少年,所以想要幫助受傷的孩子們。不過這次去了之後,我是覺得,要能支持他們的人,也不變強不行。我不只是跟孩子們接觸,也跟老師們談了很多,因為有他們在,孩子們才能夠好好努力。

──這是重點。

YOSHIKI:我也很關切到底復興到甚麼程度,不過據市長的說法,真正的復興起碼要花10年到20年。內心受的傷害之後還是會有影響,從現在起才是真正的關鍵。也還有非常多人都住在臨時住宅裡面。雖然災害發生的當下會受到很多人的關切,但是即使過了2年或3年,像我們這樣立場的人,有責任傳達災區的實際狀態。雖然我也在摸索我去到底能做甚麼,但是親眼見到那樣的狀況,就可以透過媒體告訴大家「還是需要各種支援」,所以我覺得必須從長期進行的立場來持續做這件事。

──謝謝您告訴我們這些事。

YOSHIKI:所謂的公益活動,提供協助的這一方也必須具備足夠的能力。我認為每個人在自己的能力範圍裡進行就可以了,不需要勉強把自己的一切都放棄。我也是以音樂家的身分,在自己能做的範圍裡以自己的步調進行,這次藉這個機會,到當地去看看。

──這話可以直接寫進書裡了。

YOSHIKI:我去了幼稚園、國小、國中,雖然有些地方有3成的人是受災戶,反而是我從他們身上得到了勇氣。去國中時有個男生來跟我要簽名。X JAPAN以前男歌迷很多啊。雖然是這樣的打扮,但男歌迷多我很開心。老師是說「他一直都很倔強的學生,會跟YOSHIKI先生要簽名,讓我嚇了一跳。」不曉得他是不是感覺到甚麼類似的氣質,我對這件事也挺有興趣的。

──因為這是曾經嘗過痛苦的人才知道的事情。

YOSHIKI:希望這次決定舉行東京奧運的事情,能讓日本能開心起來,也因為其中也有必須好好顧及的災區問題,我是希望在這部分我多少能夠幫得上忙,所以也請務必聽一下『YOSHIKI CLASSICAL』。我想裡面有很多能夠觸動心弦的旋律。

採訪・撰文:BARKS編集長 烏丸哲也

  • 您可能有興趣:

    [訪談] 談睽違8年的個人專輯「YOSHIKI CLASSICAL」
    [訪談] YOSHIKI專訪:談未來新專輯的構想
    [訪談] Toshl - 洗腦的潛台詞
    [訪談] YOSHIKI專訪:強行突破是有必要的
    [訪談] AMAZON直擊訪問YOSHIKI
    yx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網路訪談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2251 │標籤:yoshiki,x-japan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73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