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2,2013 23:41

[訪談] YOSHIKI專訪:強行突破是有必要的



BARKS 2013-09-12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94385

「ROCK IS DEAD」…YOSHIKI以這句話,一語道盡了美國的音樂市場。當然這不是YOSHIKI的個人意見,而是美國人自己在談到音樂時,表現他們擔憂現狀的關鍵字。在電子舞曲的全盛期中,X JAPAN的新專輯到底該朝向何方?在談這件事之前,身為音樂製作人的YOSHIKI,又是怎麼看變化劇烈的音樂現況呢?

走過音樂朝向多樣化發展的20世紀,音樂從擁有的喜悅,急速演變為共享的樂趣。雖然音樂產業已經崩盤,業界現存的商業模式也逐漸消失,但很諷刺的是,大眾卻對音樂的娛樂性產生了更高的要求,在需求方面仍具有持續拓展的傾向。雖然市場越來越健全,能淘汰粗製濫造的作品,讓純粹的優秀作品博得好評,但音樂人靠音樂吃飯的難度卻逐年增加。這扭曲的結構,最後到底會走向何方?

關於專輯、關於演唱會、關於創作作品--我們這次的訪談,是聚焦在與藝術家對峙、聽眾看不到的另一面的YOSHIKI身上。

■「不不,就算是我,也還是會寫只有3分鐘的曲喲(笑)」

──音樂已經產生大幅度的變化,日本音樂界也逐漸崩盤,那麼X JAPAN的專輯現在到底是怎樣的狀況呢?

YOSHIKI:就一直是這樣的狀況。之後也還是會繼續照X JAPAN的方式、VIOLET UK的方式腳踏實地的努力,不過…關於專輯型態的問題,從大概1年前就開始覺得頭大。

──這是指?

YOSHIKI:比如說,2012年也有很多搖滾樂團出了專輯。像是MUSE、LINKIN PARK、GREEN DAY等等…都賣得不錯,專輯也很不錯,我自己也很喜歡這些樂團,但就是覺得沒什麼爆點…。不是那種開創新局面的專輯。我自己是花了極多的時間與心力在製作樂曲上,如果只是「有出就好」這樣的結果,我會覺得是一種失敗。因為自己是在"要出的話就必須改變些甚麼"的使命感下做的。如果這樣想的話…怎麼說呢,就會開始思考,要是很平常地出專輯的話真的好嗎?大家想要的就真的只是專輯嗎?

──很沉重的自問自答呢。

YOSHIKI:我有在Twitter上問過歌迷「大家覺得以什麼樣的型態發專輯比較好呢?」,也經常詢問業界人士、發行相關的人員、經紀公司相關人士等…聽取各方意見,最近大家都說:「要聽完整張專輯有點辛苦呢。」

──這是這幾年出現的傾向吧。

YOSHIKI:到底是因為沒有相當的製作水準就沒辦法把整張專輯聽完呢?還是與製作水準也無關,只是因為時間長了就覺得辛苦呢?也有在想,所謂的attention span…也就是能集中注意力的時間,是不是比以前縮短了呢?因為一直在思考這類的事情,結果是覺得,如果想要以最為符合目前的時代需求的形式來做專輯,可能將專輯分成2張變成EP會更好,以日本的說法就是迷你專輯。

──在開始錄音的時候並沒有這樣的想法對吧。

YOSHIKI:本來是以1張專輯的概念在製作,那到底該以什麼樣的方式來把作品劃分成2張呢?這樣的話再多做1~2首曲子吧…大概是像這樣(笑)。雖說還沒整理出頭緒,但是大概這2~3個月內必須歸納出方向,所以邊做各種調查,邊尋找自己能接受的做法。

──YOSHIKI有沒有感受到,單以聽眾而言,自己聽音樂的方式也逐漸產生變化?

YOSHIKI:是啊。以前是唱片的時代,聽完半張要翻面才能繼續聽,變成CD之後最大的改變就是可以一次全部聽完。這是劃時代的變革,但是現在,即使是自己,也不太會認真地把一張專輯從頭聽到尾,結果就變成以聽主打歌為主了。

──也有很多人現在是把機器接好就用自動播放在聽。

YOSHIKI:啊,我也會這麼做。

──“專輯”這個形式,如果在此不產生意義的話,說不定真的就是沒有意義的東西了。

YOSHIKI:是啊,在這方面,我覺得重點是能如何客觀地看待自己。至今為止有些事是不顧一切地向前衝,以強硬的方式進行,另一方面也有一直客觀地進行觀察的自己。

──是指自己當自己的製作人嗎?

YOSHIKI:有時會覺得「YOSHIKI你是蠢蛋吧?」或是「YOSHIKI你到底在想甚麼?拜託點」,也會覺得「幹得好!」。的確有種有另一個自己正在"製作"YOSHIKI的的感覺。想到這裡,就會出現「雖然說專輯快完成了,但這樣出真的好嗎?」有這種念頭的製作人的自己。

──會讓這種危機感出現的緣由是什麼呢?。

YOSHIKI:現在啊,美國都說搖滾已死。

──只剩R&B和hip-hop?

YOSHIKI:還有電子舞曲之類。當然我覺得這些也很好,並不討厭這樣的音樂,不過還是希望搖滾樂再多一點。但是大家都說「ROCK IS DEAD」。那麼,到底為什麼死了呢,我覺得是因為搖滾樂手往流行樂靠攏,或是相反地只以忠實歌迷為對象進行活動,現在已經變成完全兩極化的狀態。現在已經幾乎沒有位於中間地帶的樂團了吧。如果要走那個中間地帶,必須出2~3張凝縮精華、令人印象深刻又有明確概念的好作品,長度大概30分鐘左右,最近這樣的想法越來越強烈。

──您對subscription model(定額無限播放服務)的看法是?

YOSHIKI:我認為很好啊,這是很合理的方式。我想YouTube應該也會往這個方向前進,iTunes當然也會步上這樣的道路,所以就會更凸顯單曲的形式了。這樣的話就會對專輯這種價值觀更為懷疑。

──既然包裝的限制消失了,完成作品的方式本身就產生了重要的意義。

YOSHIKI:本來,做好的音樂必須根據包裝的容量做更動,所以至今為止的問題,都是考慮在既定的所謂的包裝之中,能放入甚麼樣的音樂。為什麼流行歌曲大多是3分半左右呢,那是因為不這樣的話,MTV就沒辦法播放了不是嗎?現在以YouTube為基準的話,連3分鐘都被嫌長,大家只想看大約2分鐘左右的曲子。雖然必須敏感地反映這種聽眾的動向,但同時要如何不被制約呢?……現在是在這裡奮鬥的感覺。

──很像YOSHIKI會發生的事啊。

YOSHIKI:雖說以前因為自己有認為最適切的想表現的東西,並且對那個時代反彈,而做出了「ART OF LIFE」,但一樣的事情,在現在這個時代是要怎麼反彈…應該是能不能拿出最好的東西的問題吧。(編輯部註:在廣播播放、電視節目片頭片尾曲成為走紅關鍵的1990年代,YOSHIKI卻發表了1首長度29分鐘的長篇鉅作,並寫下超過60萬張銷售量的紀錄,那首曲子就是「ART OF LIFE」)。

──X JAPAN有比較短的曲子嗎?差不多3分鐘左右的曲子…

YOSHIKI:幾乎都沒有比較短的曲子呢。大概都到5~7分鐘的長度了。

──沒有考慮廣播播放的問題吧。

YOSHIKI:沒有考慮這個。歌迷們似乎也都是這麼認為,雖說不是X JAPAN的曲子,但之前寫的「金球主題」,相對來說就比較短。雖然也還是有3分47秒的長度,但以我的曲子來說是很短,大家都以為是簡短版(笑)。有一堆留言說「一定有比較長的版本吧,請出長的版本」。不不,就算是我,也還是會寫只有3分鐘的曲喲(笑)。

■「想要能精神一振!的東西」

──現在,在流行的音樂中、具刺激性的音樂中,有沒有讓YOSHIKI覺得會被影響的音樂呢?

YOSHIKI:基本上我是整個排行榜上的搖滾與電子舞曲都有整個聽過一遍。我自己也會下載歌曲買專輯。像是P!NK之類覺得這次的專輯很不錯的,會整系列都買來聽。雖然全部聽過一遍,但幾乎沒有能讓人精神一振的…。

──在多愁善感的青春期接觸的音樂,很多都會是恆久不變的最愛,而YOSHIKI您也會在聽這類的音樂之時,覺得心頭一熱嗎?

YOSHIKI:其實更是會產生危機感呢。「不能做出這樣的東西」這樣。

──詞曲創作者的YOSHIKI出現了。完全看不到身為聽眾的YOSHIKI的表情呢。

YOSHIKI:原來如此,也的確是。要說能單純享受…還挺微妙的。因為單純想享受音樂的時候,大概都是去聽古典音樂。

──也請聽聽(從前是喚出你搖滾魂契機的)KISS吧。

YOSHIKI:KISS嗎?現在也沒有像以前那樣具衝撃性了。但是也都有聽過一遍喔。演唱會也是,之前有去看 Black Eyed Peas。但是還是想要能讓人為之精神一振的東西啊。

──觀眾也想要這種具有衝撃性的體驗吧。

YOSHIKI:在這方面,以X JAPAN來說,<SUMMER SONIC 2011>等等讓我們深受刺激。也有某種跑錯場的感覺。之後參與的<a-nation 2011>也是,雙方對我來說都十分刺激。這麼說來,這次也收到了<OZZFEST JAPAN 2013>的邀約。雖然說因為各種緣故並沒有參加,但Ozzy系統的參與樂團,在美國幾乎都已經固定了,像是Metallica、Mega Death、Slayer、Anthrax、Slipknot…這些團到現在都是主要的演出成員。會產生某種"難道沒出現能超越他們成就的樂團嗎?"的危機感。

──嗯嗯。

YOSHIKI:如果沒有那種"什麼忽然從哪裡出現,讓人感到威脅"的樂團,還是不行的吧。雖然在海外來說,我們也沒辦法變成威脅,但是希望變成能讓人產生這種感覺的類型…我認為在創作時,應該要努力寫出以這個方向為目標的作品。

──日本的藝人也確實地開始進軍世界了,J-POP、J-ROCK、偶像、KAWAII…現在終於變成日本的音樂能邁向世界的狀況。雖然X JAPAN自己已經擅自去打天下了(笑)。

YOSHIKI:關於日本文化方面,我自己也有很深刻的感受。我去了很多次動漫展與博覽會…像是芝加哥、紐約、舊金山、洛杉磯、法國等等…覺得這方面已經在逐漸滲透。應該會藉某個時機忽然大爆發吧。

■「強行突破是有必要的啊,既然是這樣的話。」

──你提過想要開X JAPAN的巡迴,也說有新歌對吧。

YOSHIKI:因為想把專輯原本的結構拆成兩個部分,這樣的話就還需要一些曲子,所以又開始寫新歌了。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再度進入像苦行般的製作工程了嗎?

YOSHIKI:錄音真的是很艱苦的工作。在舞台上的辛苦因為能與大家共享,所以還能抒發,但是錄音就只有我自己在痛苦。如果是在處理「今天花了8小時才只編輯了1行而已」之類的事情,連自己都會覺得受不了。「YOSHIKI你也幫幫忙好嗎?這種差異除了你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的啦」像這樣。每天都在搞這種事情,「明天多做一點,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完成2行」…但是仍然只做得了1行,每天都陷在這種反覆掙扎之中。有種自己可能快變成神經病了的感覺。

──果然還是不變的能拚到底就拚到底啊。

YOSHIKI:那個集大成的作品就是Violet UK。已經快要接近完成了。雖然X JAPAN出過各式各樣的專輯,不過Violet UK到現在為止都還沒出過任何專輯。只是這張快完成的專輯,因為現在出現了把它打壞分成兩半變成EP的構想,所以想要以這樣的方式一決勝負。但就目前來說,應該還是12首歌約60多分鐘吧。

──原來如此。

YOSHIKI:即使是Pink Floyd的『月之暗面』,長度也並沒有多長。『願你在此』那些,仔細想想也幾乎可說是迷你專輯。

──『Animals』甚至只有5首歌。

YOSHIKI:我自己最近是覺得,當時那樣的構想,反而是現在最有感覺的想法。

──無論是『月之暗面』或『願你在此』或『Animals』,都具有十足的概念性、能以組曲的形式來聆聽,而且內容極為豐富,份量卻並不是特別重。

YOSHIKI:曲子也非常好,就算是現在來看,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專輯。

──Violet UK的作品也是這樣的感覺嗎?我可是非常地期待呢。

YOSHIKI:這點我深具信心。對於每首樂曲都非常地有自信…但因為真的是陷在曲子裡太深了…。

──?

YOSHIKI:X JAPAN方面,就算是發生問題,越是怕就越想開演唱會看看,而且總括一切,包括生活方式在內的,就是X JAPAN。但是,我光是追尋這名為Violet UK的音樂,就已經花了十多年。連我自己都覺得「現在這樣真的好嗎?」可能得要什麼來拉住了吧。

──是指太嚴肅了而缺乏娛樂性嗎?

YOSHIKI:嗯,如果有人願意在黑暗中認真地聽音樂…如果排除了音樂之外的要素,應該寫出了世界第一的樂曲吧。我是覺得已經完成了能與Pink Floyd一決高下的曲子。

──那不是很好嗎!那有甚麼不好嗎?

YOSHIKI:如果放上YouTube,全黑的畫面沒人要看吧。「這樣嗎?那下次來思考影像的概念,那就又沒完沒了了,但是不做又不行」變成這樣。X JAPAN的話,本來就是連視覺影像一起考量,但Violet UK雖然引入各種東西,最後繞來繞去的結果還是陷在音樂裡。雖然我認為這是正確的,但為了證明這是正確的,沒把哪個門打開還是不行的。

──「將一切都投注在音樂中」這樣的態度其實最為神聖而崇高,影像其實是不必要的吧。雖然Pink Floyd是我最喜歡的樂團,但我現在也完全沒有想看PV的念頭,因為影像存在於自己的腦海之中。

YOSHIKI:(影像在腦海中)會浮現的呢。因為是“能創造影像的音樂”。

──這就是音樂所擁有的純粹的力量吧? PV之類即使是全黑也夠了。

YOSHIKI:是啊…與X JAPAN說不定會是非常極端的對照。

──在沒有影像就不聽,不是2分鐘就不聽的時代之中,如果音樂有著「結果聽了30分鐘啊」的力量,那我覺得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YOSHIKI:強行突破是有必要的啊,既然是這樣的話。

──因為這就是音樂的力量。

YOSHIKI:是啊。我也很深刻地體會到這一點,所以樂曲的長度平均來說都很長。但是,最後想說「一首就好,再做一首單曲」,結果這首單曲又搞半天做不完…一邊碎碎念,最後竟然寫了長17分鐘的曲子(笑)。然後又想著「再做一首就好」,這次就做了只有3分鐘的曲子,但是這最後1首的各種平衡又一直改變,結果又多了更多煩惱。我真是有夠笨拙啊(笑)。

■「有很棒的抒情曲」

──被徹底琢磨過的音樂,在這個時代是很貴重的。

YOSHIKI:我覺得年輕人之中,也有非常多才氣縱橫的人。但是,因為現在無論是誰都可以發歌,也可以上傳影片,感覺反而比以前更辛苦。這也是因為以前唱片公司提供協助的能力不一樣。現在已經很難得到協助了吧。

──這十年來業界的狀態也完全改變了。

YOSHIKI:就這方面來說,我是很有自信,無論是X JAPAN或是Violet UK,我寫的歌即使過了10年也還是絕對可以賣。

──這麼說來X JAPAN真的是很特殊的樂團呢。不屬於日本的音楽業界,一直都很自由對吧?從藝人的定位來看,可能是最新的形態也說不定。如果是X JAPAN的話,講極端一點,不出新專輯光開演唱會都沒問題。

YOSHIKI:呵呵呵(笑),是啊,目前的確是這樣(笑)。

──會反過來想問大家「為什麼不出新作品不行呢?」。

YOSHIKI:的確是這樣。重組之後,在沒出專輯的狀態下,在東京巨蛋開了5場,日產體育場開了2場,世界巡迴跑了15個國家。

──雖然“連新作品都沒出”這也是一句會引起騷動的有趣的話,不過這種感覺本身已經像是遺產了。沒有要出歌的義務的感覺。如果創作者沒有想要發表、想要人聆聽、想要重塑自我這種強烈而明確的意志,就算出了新作品,對於音樂人和聽眾來說也只會帶來不幸。

YOSHIKI:我也有同感。

──實際上,要是叫你寫超越「Silent Jealousy」「Endless Rain」的抒情曲,那也是很辛苦的吧。

YOSHIKI:其實有喔。

──蛤?

YOSHIKI:Violet UK有啊。非常棒的抒情曲。

──哇~很期待呢。

YOSHIKI:「為什麼不出專輯呢?這不是很奇怪嗎?」會被人這樣問,該算是很幸福吧。一般來說,被忘記也不奇怪,還能活在這種地方其實很幸福。要說非常幸福的部分,就是這會帶來正向的壓力。

──那到底甚麼時候才會從生作品的陣痛中解脫呢?

YOSHIKI:真的,如果最近再不解脫的話,我可能會發瘋吧(笑)。…其實,已經有點不正常了不是嗎?(笑)這首Violet UK的了不起的抒情曲,歌聲已經錄超過一年了,雖然時間幾乎都是花在編輯上。雖然是正統的和弦進行,但是想做非常複雜的和弦配置(Voicing),歌聲有些地方可能會有20軌左右疊在一起。有點像Queen那樣的氣氛。非常地複雜,我一直都在錄那玩意兒。其實已經到我每次都在考慮要放棄這首曲子的程度了。

──那就現在立刻先發目前這個時間點最好的版本吧。要再加工的話,另外再發升級版就好了。

YOSHIKI:(笑)只不過,這首曲子已經在譜上全部完成了。全部都寫好了。也就是說,如果以著色畫來打比方的話,已經全部畫好但不塗顏色不行。塗顏色的工作還沒完成。

──原來如此,那就沒辦法了。

YOSHIKI:為什麼我竟然會做這樣的曲子呢(笑)。我每天都在怪自己竟然會這麼做。如果不做這樣的曲子不就好了嗎?為了這首曲子我的人生整個毀了之類,每天都一邊碎碎念一邊繼續工作(笑)。

──那麼,再努力一下,2013年內就可以聽得到嗎?

YOSHIKI:想出啊。還有,同時也有各種(委託音樂製作的)邀約,那到底要怎麼辦呢。

──那就推掉!

YOSHIKI:不過,因為也有非常刺激而劃時代的邀約…我想應該不久後就能發表吧。

──那也是很令人期待的吧。

YOSHIKI:因為每個都要盡全力配合,發表時間就又要延後了。重點就是所有事情都盡全力反而不好吧。大家都還是有排優先順序的吧?

──這是YOSHIKI主義所以沒辦法。

YOSHIKI:身體壞掉,唱片也沒出(笑)。

──寫成無謀讀成沒出專輯。

YOSHIKI:但就算是這樣歌迷還是會增加,這是讓我有自信的最主要因素。

──等你的新作品喔。

YOSHIKI:無論是哪邊,如果出的話,出的就是有問題的作品。如果只是"這張專輯不錯呢",那在我心中就只是失敗作。如果不是會被說「啊,聽過了嗎?聽一下吧,這到底是什麼呢?」的東西就不行。因為我自己至今為止都在受這樣的刺激,所以不想做那種讓人聽完就忘了的東西。

──我認為以音樂家來說這是非常健全的感覺。

YOSHIKI:也許就是因為既不是為了吃飯也不是為了生活,無論如何就是為了純粹地繼續做音樂,所以才變成這樣的。為了這張專輯我已經做了十多年的錄音,絕對不打算回收。

──我認為就是這樣才是YOSHIKI。我很期待。

YOSHIKI:非常感謝。請多指教。

採訪・撰文:BARKS編輯長 烏丸哲也

  • 您可能有興趣:

    [訪談] YOSHIKI,藍血與帶刺的美麗旋律
    [訪談] YOSHIKI專訪:談未來新專輯的構想
    [訪談] 談睽違8年的個人專輯「YOSHIKI CLASSICAL」
    [訪談] Toshl - 洗腦的潛台詞
    [訪談] YOSHIKI訪談「奇蹟是會發生的」
    yx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網路訪談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176 │標籤:x-japan,Yoshiki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68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