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18,2013

[滾石雜誌] YOSHIKI訪談:日本應引以為傲的"瞬間的美學"

http://www.shopvault.jp/special/rs/
Rolling Stone 日本版 2013年 11月號



當面對無常的時候,負面思想會消失,而正面力量會誕生。

關於這個男人,不需要多做說明吧。從80年代後半開始,以X JAPAN團長的身分,建立起無數金字塔的搖滾巨星,也是活躍於全球的古典樂音樂家。他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活動範圍,正是代表日本的獨一無二的存在。這次的採訪很意外地是他首次登上滾石雜誌,也恰巧是在決定舉辦2020年東京奧運之際。所以談到了他自己與“日本”。

(看著前一期封面的Hi STANDARD)
「Hi STANDARD復活了嗎?」

─雖然沒有出新歌,但是在震災之後,為了日本的復興,以AIR JAM的形式復活了。你們有往來嗎?

「以前曾經一起喝過一次酒。因為認識的人開酒吧,被帶去的時候,剛好Hi STANDARD的團員也在喝。雖然我和他們都喝得很醉,完全不記得講了什麼(笑)。看來大家都很有精神的樣子哩。」

─現在也決定了2020年舉行東京奧運。日本在震災後感覺一直很悶,對於這個消息YOSHIKI桑是覺得如何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春天來了”的感覺。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因為接下來必須朝向世界,進行各式各樣的準備。這應該是震災後日本真正能夠迎向春天的大好機會吧。」

─另一方面,也有人憂心預算與人手會被奧運佔走,反而導致災區的復興更為緩慢。我自己是希望奧運能為災區帶來真正的春天。

「我昨天才剛去了石卷,的確就像您講的那樣。在災區,也有聽到人提到『雖然東京會很熱鬧……』這樣的意見。會擔心發生這樣的情況。但是我倒是認為,有奧運反而能促進災區的復興。例如像我這樣的人,就必須出聲表示『因為要奧運了,該推動日本整體的復興』,這是我去災區的感想。奧運並非只是東京的事情。我是樂觀以待,也認為一定要樂觀地進行這件事。」

─由居住海外的YOSHIKI桑來看,屆時日本該以成為什麼樣的國家為目標呢?

「的確,雖然說我不敢說自己一定很客觀,但到災區所感覺到的,仍然不是誰好誰壞的問題。本來這次會去災區,是因為我自己在還是孩子的時候,父親就自殺去世了,所以我去的目的是鼓勵災區的孩子們。我去了育幼院、小學與中學,在當地強烈地感受到,能鼓勵孩子的老師是多麼地重要。雖然老師們並不是被關注的焦點,但他們都非常地努力。所以,也看得出他們疲倦的樣子。從那時起,不是已經過了2年半了嗎?那些平常在鼓勵人的人,也必須給他們一些鼓勵。我覺得必須給做義工的人一些勇氣。大家都必須積極向前。昨天是微妙地感受到,如果那裡只有一部分好轉,就一定會產生其他的問題。所以一定要是東京變好=日本變好才行。然後日本變好=必須去關照全世界,我是覺得如果大家都能注意到這樣的事情,那就太好了。」

─的確,現在的日本在各方面來說,是有「見樹不見林」的情形。

「我因為在小時候父親去世,覺得自己非常不幸,覺得為什麼只有自己會遭遇這種事,而逐漸看不見周遭的人事物,還變得越來越內向。昨天在災區看了某個人寫的信。他是寫說,因為自己受到別人的幫助,所以也希望十年後能幫助人,讓我看了不由得落淚,我想,我們所希望的社會,就是這樣的社會吧。也許有人會覺得我是很客観的在講和平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是到災區才學到的。為了能達到這樣的目標,自己得先變強才行。」

─與其說是YOSHIKI桑為了要讓自己變強,應該說為了要維持這樣的堅強,是需要什麼呢。

「我認為無論是誰都有堅強的一面與脆弱的一面。由別人來看,可能會覺得我很強,但是我其實是,就算只有1%也好,努力保持樂觀,努力維持堅強而已。實際上可能很脆弱也說不定。因為有時獨處的時候,會忽然變得很沮喪。」

─我知道您講的那種感覺。

「人生就是像這樣,跟大富翁遊戲一樣有起有落,所以才有趣。如果什麼都很開心,那活著不就很無聊了嗎(笑)。因為有悲哀,才有喜悅。像是剛剛的奧運話題,我覺得日本就是因為遭遇了各式各樣的痛苦,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喜悅會降臨。」

─的確。只不過,您覺得核能電廠是怎樣呢?我覺得為了迎接大的喜悅,還有十分困難與漫長的路要走。

「我認為核能電廠的事情,並不只是福島的問題。這是日本的問題,也像剛才講的那樣,不只是日本,而是世界性的問題。必須由全世界
一起合作,來做些什麼才行。昨天去石卷的時候,大家也都在努力。但是福島的人們就算是很努力,現在也不是努力就能解決的狀況。我一直都在想,現在還在面對的,是在能處理那些事之前的問題。雖然剛已經說過了,這是必須全世界一起合作解決的、整個地球的問題」



我的負面能量全部都投注在搖滾之中。在那瞬間,一切都變為正向

─YOSHIKI桑您個人是打算採取什麼行動呢?

「因為我基本上是一個音樂人,發言具有某種程度影響力,所以首先得提出問題。但也不只是提出問題,而是要讓人人都能意識到,福島其實是大家的問題。為此,我必須自己先持續進行現在正在做的公益活動。以這樣的立場,來喚起大家對這件事的關注。」

─關於公益活動方面,您是以協助孩子們為主,在全球進行,而且從之前就一直持續在做呢。

「是的。我認為公益活動並不是一蹴可及的東西,我是當作終生職志在做。所以今後也必須一直繼續進行。例如像石卷,也被朋友問說:『為什麼現在跑去?』但無論是現在去或什麼時候去,要復興都還要花很長的時間。也剛好市長願意跟我見面,問他說『現在怎樣了呢?』,他也說『因為也有精神面的傷害,所以真正的復興可能得花十到二十年吧。』在發生災害與意外時,大家都會拚命報導。四川(大地震)的時候也是,在1年之後前往災區,就知道這些事正在逐漸被遺忘。就像『發生火災了!』的時候,會引發一陣騷動,但燒掉之後的殘跡要怎麼辦呢?這樣的感覺。」

─的確是如您所說的這樣。

「另外,我所認為的公益活動,是不能勉強去做的事情。基本上是以自己能進行的步調、能進行的範圍來進行。總之就是以我的步調去做。而且因為我是音樂人,所以想做的事情不是把建築物拆掉之類,而是在其他方面去做我能做的事情。」

─雖然問這個好像有點偏離話題,到目前為止,我們只有在經濟方面有做出一些國際貢獻。您認為日本今後應該在國際社會中擔負起什麼樣的任務呢?

「這真是個了不起的問題(笑)。雖然這很難解釋,但我認為日本人有日本人的美學,而且應該去傳遞這樣的美學吧。當然在經濟方面強大也是好事……。這個問題,我覺得跟問我"為什麼做音樂?"還蠻相似的。」

─所以說?

「我以前想要自殺的念頭非常地強烈。也因為失去父親的緣故是父親自殺,所以一直在想"為什麼我會活著?"。我一直在盤算尋死的時機。反過來說,就是因為一直在盤算尋死的時機,所以就沒有什麼害怕的事。我是把這件事當作正面力量來看待 (笑)。我認為日本人有這樣的美學。如果用語言來描述,就是“瞬間的美學”。也就是說,當面對無常的時候,負面思想會消失,而正面力量會誕生。我覺得日本人該向全世界傳達這樣的事情,就可以成為建造美好世界的一部分。讓日本人獨特的美學發揮到全世界,如果這個世界不是在比較誰比誰更強,而是能發揮各色人種的優點的話,那該有多好。」

─的確,我也覺得這種日本人的美學對於世界來說是必要的,YOSHIKI桑做音樂的理由之一,也是為了要將這樣的美學向世界傳遞吧。

「是啊。為了傳遞這樣的美學,包括我在內,不變得更強也不行。」

─這麼說來,我是覺得搖滾這東西能夠讓人的內心變堅強,您覺得呢?

「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曾在黑暗中狂奔,在黑暗中吶喊。與搖滾相遇之前,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辦才好。我可說是被搖滾所拯救的。用極端的說法來講,我的負面能量全部都投注在搖滾之中。在那瞬間,一切都變成正向。我不是會在舞台上砸鼓嗎?如果在街上做這種事,會被抓吧(苦笑)。因為是在舞台上,所以怎麼叫、怎麼破壞,要哭要笑都可以。因為搖滾給了我這樣的場所,所以我被拯救了。所以我也在想,必須用這樣的音樂去救人。」

─說起音樂,您最近發了睽違8年之久的『Yoshiki Classical』個人專輯。雖然說是以舊作為中心,是精選輯式的選曲,但也放了2首新曲,還有與喬治.馬丁的合作。與喬治一起工作時是怎樣的狀況呢?

「我是以一個音樂家的身分面對他,所以不太去想有關披頭四的事情。因為在做音樂時,音樂就是一切,那個人的頭銜和經歷都不重要。就算是我,無論是X JAPAN的YOSHIKI,或是個人活動的YOSHIKI,如果寫出糟糕的曲子,那就完蛋了,所以我自己也認為每次都是挑戰。」

─原來如此。雖然是這麼說,這張專輯還是拿下了10個國家的iTunes古典樂排行榜第1名,再度讓全世界知道您身為音樂家的才能。今後您打算進行什麼樣的音樂活動呢。

「無論是搖滾樂或是古典樂,都希望能朝向世界好好努力。」

─YOSHIKI桑是日本音樂界之光。希望以後也有好消息可以聊。

「這樣說我是太過獎了。不過,我還是得為了讓人引以為榮而好好努力。雖然我也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希望今後繼續以日本人的身分、也以音樂家的身分,嘗試各項挑戰,也希望大家懷抱著同樣的心情,在各自的領域中一起努力。」

─這麼說來,YOSHIKI桑的夢想是什麼呢?

「我想要寫出自己也覺得“就算死也甘願”的曲子」

─也就是說,還沒達到這樣的地步嗎?

「不是還沒嗎?」

─都已經留下了這麼多首名曲了?

「還早得很哩。」

─那會是甚麼樣的音樂呢?

「不知道。因為音樂的可能性、音樂的力量是無法計算的。只不過,我每次在聽的時候都會想,這些古典音樂的作曲家們,在幾百年之前,到底是抓住了什麼而寫出了這些曲子呢?要舉例的話那真是舉不完,但是像柴可夫斯基、拉赫曼尼諾夫、貝多芬、莫札特、蕭邦……為什麼這些旋律會如此地在心中迴盪呢?我想要寫出能更為抓住人心的曲子。」


Posted by yxl2008 at 23:08回應(0)引用(0)雜誌訪談 │標籤:yoshiki,x-japan

October 4,2013

[訪談] 談睽違8年的個人專輯「YOSHIKI CLASSICAL」



YOSHIKI談睽違8年的個人專輯「YOSHIKI CLASSICAL」
Natalie 2013.10.4

http://natalie.mu/music/pp/yoshiki

睽違8年,終於發售了個人專輯「YOSHIKI CLASSICAL」的X JAPAN團長YOSHIKI,至今為止曾進行「天皇陛下即位十年祝賀國民祭典」的奉祝曲「Anniversary」、「愛・地球博」的官方形象曲「I'll Be Your Love」、多首好萊塢電影音樂以及2012年、2013年連續2年的金球獎主題曲製作工作。

這次的專輯除了這些世界級計畫的主題曲之外,也收錄了X JAPAN世界巡迴開場曲新曲「Miracle」等等。近年來經常用Twitter與Facebook跟歌迷交流的YOSHIKI,現在發這張專輯,到底是有甚麼考量呢?包括X JAPAN的專輯製作狀況等在內,他告訴了我們所有大家關切的事情。




社群網站時代中YOSHIKI的活動

──久違8年的個人專輯,看來也是相應地費了不少心思才發的呢。

不過,本來也不是有想要出所以才出的。當然,是有因為各種曲子也堆了不少,既然是這樣的話,拿來出一出也不錯的感覺。今年有發售金球獎的主題曲,在這樣的情況下,跟美國的朋友聊起,就被說了「那怎麼不發專輯?」,我回答「不過也只有金球獎的曲子1首而已。」就被說了「YOSHIKI你不是以前也有寫過愛知萬博的曲子嗎?把那些集合起來一起出不是很好嗎?」「啊,也是喔。」

──的確YOSHIKI實際上就算是沒有以專輯這個形式發行,但也為各種場合寫了曲子。這次就變成是把那些結合起來的東西了。

是的。就是這樣。也有某種甚麼的精選輯般的感覺。還有歌迷,特別是海外的,因為他們沒甚麼機會聽到我的古典樂演奏,所以才會開始談這個。在社群網站中,歌迷也有這類的意見,所以我覺得出了也好。我自己的腦海中是只有X JAPAN的專輯和個人的Violet UK。竟然會是在那之前先出古典專輯,其實我之前也從沒想過。

──對於YOSHIKI您來說,發CD這件事,應歌迷要求的感覺會很強烈嗎?或是由音樂人純粹的創造性而生?是哪一種呢?

我想雙方都有吧,這還蠻微妙的。到底是人家要求的,還是單純的地丟出去呢?總之是出了自己想要做的東西,劃出這個分界是很重要的。以我的情況來說,雙方都是。反過來說,並沒有甚麼類似系列作的想法。並沒有多少年一定要出1張之類的規定。雖然也不是完全沒有,比10年前又變少了。可能這也不太好吧(笑)。

──說起變化,剛剛也提到了社群網站的事情,YOSHIKI您會覺得網路與社群網站的普及讓您與歌迷的距離感產生變化嗎?

我是非常地這麼覺得。原本X JAPAN,在某個程度上有分擔工作。我因為是團長所以是帶著團往前進。接下來也負責類似音樂製作人的工作。然後在樂團中類似潤滑油般的角色是PATA,以前是有像這樣各種不同的工作。而與歌迷溝通的工作,在HIDE還在的時候是HIDE在做。HIDE常說「跟歌迷溝通的事情由我來,麻煩YOSHIKI專心做音樂。」之類的話。HIDE去世之後有很長的時間一直都很哀傷,在那之後又像這樣開始活動,當時就覺得「啊,那個工作現在該由自己來做嗎?」一開始做這些事時,是非常這麼覺得。

──實際上與歌迷接觸之後,是覺得很新鮮嗎?

是有這樣的感覺。因為可以很直接地知道意見,也馬上就知道反映,例如說,這次的專輯中也放了好幾首X JAPAN的歌的古典版,這也是因為有歌迷們說想聽。但是反過來第1首「Miracle」這首曲子,純粹是我自己想作而寫出的曲子。類似合唱的的歌詞是以義大利文寫的,我義大利文並不是很好,所以是跟認識的義大利人邊討論「這個音韻不錯吧」邊寫出來的。所以很多人詢問「這首曲子是為了甚麼所寫的呢?」,純粹是因為這首曲子從腦海中冒出來所以想寫。也就是因為想做而做出的曲。

──現在這個時代,要怎麼在因應歌迷的希望和自己想做的東西之間求取
平衡,變得有點困難也說不定。

是啊,可能會有因應需求比較好的情況,但還是因為自己是音樂人,所以也覺得還是應該要以自己的主張前進。總之在作曲之類的時候,有時會一邊心想「這應該還蠻違背大家的期待吧?」,因為覺得跟大家想要的不一樣,所以一邊寫一邊偷笑(笑)。

──會有想要打破人家的預設的心情對吧。

是啊。自己對自己也經常是這樣。因為一直做一樣的事情,就會變得很無趣。雖然說也有具有普遍性的旋律,但是在編曲或是音聲方面,我是覺得多加些變化應該會更好。



古典音樂是日常般的存在

──這次是古典專輯,對於從小就很熟悉古典的YOSHIKI您來說,一直都很重視古典樂這個領域嗎?

反過來說,小時候其實只有聽古典音樂。那之後因為在內心與外在都產生反抗心理的時期遇見了搖滾,所以就忽然從古典跑到搖滾去了。所以與其說是很重視,對我而言,不如說古典已經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所以說,即使是現在,對於YOSHIKI您來說,古典音樂也還是日常的、很親近的東西是吧。

只不過從很久以前,聽古典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地想「那首曲子的那個鋼琴好難」,大概是像這種程度地在聽吧。

──您的意思是指變成以音樂人的聽法在聽嗎?

是啊。我覺得這樣不好。雖然說為了想要好好彈出蕭邦的幻想即興曲有在練習,也覺得這是非常美的曲子,但是在感受這點之前,會想到「這個16分音符與這6連音的組合」之類的事情。其實我想要更單純地享受音樂,但在能享受之前,還是先能彈好才行。但是就這點來說,這次的這張專輯,是把技巧怎樣怎樣擺一邊,純粹希望大家能享受旋律等等,而決定了這樣的選曲。

──YOSHIKI您會想要把自己原本感受到的古典樂之美,透過自己的音樂傳遞給歌迷嗎?

是啊。如果聽了「YOSHIKI CLASSICAL」,把這個當作契機,對其他的古典音樂也產生興趣,例如喜歡哪首鋼琴協奏曲之類,或是喜歡上(法蘭茲.)李斯特、柴可夫斯基之類,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我也覺得蠻開心的。

──另外封面也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且帥氣呢。這也是您提的構想嗎?

是啊,當然封面也是讓很多人幫我製作,不過一開始是我的點子。本來這張CD是由美國企劃的東西,想要在美國出,但既然是這樣,就還是全球都出吧,變成這樣。因為在美國還是偏古典的方式來出,所以封面也是普通地坐在鋼琴前面拍的。那個拍好之後,雖然覺得也可以啦,但還是產生了「等一下!」的感覺。如果只是美國的話那這樣就好,但因為打算在全球出,所以又重新拍了。那時是提了「能夠做出遠看像是看到骷顱頭般的構圖嗎?」的意見。但接下來拿這個到美國又被說不行,在美國還是想要以古典的通路來賣。所以結果就變成美國版的封面不一樣。



決定東京奧運的那一瞬,擺出了握拳表示勝利的動作

──因為這次是相隔8年的單飛作品,所以也有很多樂曲是終於CD化的吧。

每首歌都是當時盡心盡力做的,實際上整個一起聽的時候,該說是很感慨,或說是沉浸在各種回憶裡。整個聽一遍,有種被打到的感覺。

──還有這次的專輯有趣的是,就像一開始您提到的,以萬博的官方形象曲為首,收錄了許多大家聚集的場所、慶典般的正式場合所演奏的曲子。YOSHIKI您也會覺得,今後提供樂曲給這樣的場合,具有很重大的意義嗎?

說到這個。原本所謂的搖滾樂手,具有「反○○」之類叛逆的態度的人其實比較多。但是以我來說,並不太有那樣的想法。雖說對於自己,在不太一樣的方面也是有叛逆性格。所以如果有人給我機會,得以傳遞自己做的音樂,我是覺得非常光榮。以音樂家來說,至今為止做的是這樣,以後如果有這樣的機會,也還是會積極地參與。

──特別是在震災之後,很多人會覺得需要能購當人的心靈支柱般的音樂,您對於做這樣的曲子有甚麼看法呢?

我大概3個星期之前去了石卷,實際上看過了當地的狀況。

──您是第一次去嗎?

是的。我本來自己就有成立基金會,將公益活動當作終生職志在做,對於震災,也以自己的步調做了各種事情。但是這次,實際上到了當地,是覺得,並不是因為發生了痛苦的事情,就需要歡樂的曲子。我自己失去父親,陷入極端悲傷的時刻,也聽不下歡樂的曲子,但是倒是就忽然迷上了搖滾。我也有稍微學過一些音樂治療的事情,但以結果來說,甚麼樣的音樂會對甚麼樣的人起作用,還是因人而異。有些人聽Hip-hop就會很開心,而聽古典樂就會效率變高,也是有這樣的人。我想事實上也有人覺得Death Metal之類的曲子很合適。所以這無法一概而論。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像您之前所說的,具有普遍性的音樂的定位,到底是落在哪裡,那就更困難了呢。

是啊,但是,如果我自己覺得好的音樂,與大家覺得好的音樂,差距很大的話,我想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從出道到現在已經超過20年,自己的人生的3分之2左右是當音樂家,這次的專輯雖然說是古典樂的排行榜,也在10個國家拿到第1名。所以我想並沒有甚麼差距。還有,這種古典的東西,能像這樣在全世界流傳,也讓我這次覺得很開心。

──原來如此。的確如您所說。現在也有2020年的東京奧運的話題,如果能有這類的機會再為他們作曲的話,應該有很多人會很開心吧。

是啊,但是日本也有很多了不起的音樂人,如果能夠讓我躋身其中,參與作曲的行列,那是很光榮的事情。實際上奧運決定在東京舉行時,我剛好人在日本。時差非常嚴重,覺得睡不著,爬起來打開電視,剛好在播出發表奧運地點的特別節目,就一直在看。決定的那瞬間,不由自主地擺出握拳覺得贏了的姿勢。

──您也有觀察日本的音樂狀況之類的嗎。

並不是非常地在意,不過也覺得還是優美的旋律賣得最好。雖然日本還是本國的樂曲在排行榜上非常強勢,不過日本的音樂跟別國並沒有甚麼差距。是覺得果然還是好音樂才會賣。



不是隨波逐流,而是引領風潮

──還有一件非常希望能問的事情,那就是X JAPAN專輯的製作狀況。之前您有給NATALIE作過專訪,那之後的進度如何了呢?

雖然有經過一番周折,但的確是有向前進了。因為X JAPAN在製作樂曲之前,經紀那邊必須先做很多事情,說很辛苦是很辛苦。

──比一般情況要多很多手續是吧。

但是,這種事情不太有辦法跟歌迷們講。在社群網站看下來,也有意見是表示別出甚麼古典專輯,趕快出X JAPAN的專輯之類的意見(笑)。以這點來說,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如果不了解所有的狀況,要被這樣講也沒辦法,我在出這張專輯時已經有所覺悟。是說,不是有「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的故事嗎?就是挖個洞把沒辦法講的事情一股腦兒地說出來。如果可以這樣講的話,該有多輕鬆呢。不過,也只能把這些事全部吃下來,一邊累積,一邊把那些能量全部丟到去子裡。要在社群網站上回嘴說「大家甚麼都不知道」不是也沒用嗎?有時候喝醉了,會在Twitter之類的地方寫一堆不知道到底是啥的推文,是會被經紀人那邊說「你到底在幹甚麼?麻煩別這樣」(笑)。

──會花這麼多時間做,是因為“X JAPAN的專輯”是“與時代性無緣的價值觀之下出的東西”?還是在做專輯時也是有意識到時代的變化呢?

以我來說,從以前就完全沒有跟著潮流前進的想法。雖然要說是引領風潮,那也是太誇張了,但是要說的話還是比較接近這樣。我丟出這樣的音樂,接著那個時代來臨或是不來的感覺。

──原來如此。並不是配合時代在做,而是想要讓新的東西問世。

是的。我討厭那種從大家的默契中產生的規矩。10多年前到美國去、跟Atlantic Records簽約時,像X JAPAN那種有點Thrash Metal的風格組合那種旋律,但是也加入抒情曲的專輯,在美國來說令人完全無法想像。美國到現在為止也還是沒有甚麼這樣的樂團。在簽約的時候,對方是說要先確定方向性比較好。「雖然我不曉得你至今在日本做了些甚麼,不過美國的話是這樣。」雖然以前是很疑惑"是這樣嗎?",實際上,因為最後還是以那樣的狀態直接傳到了美國等海外歌迷的耳中,我覺得我並沒有錯。

──回到一開始的話題,所以您在作曲時,並不是看著現在的社會與市場的狀況,還是秉持著藝術家的創造性讓作品問世的態度來進行。

因為現在像是X JAPAN的「紅」之類的曲子還在流傳,所以讓我有了自信。只不過在音聲的方面來說,我覺得還是要將隨著時代出現的好的東西拿來用。例如說我對於傳統錄音非常要求,對數位錄音也很要求。雖然現在還是有人只用傳統的母帶錄音,我則是先錄在母帶上,再立刻轉成數位之後做編輯。雖然也會覺得傳統派是在心情上比較執著,不過我在這個部分是以理性的方式在處理。

──既然對錄音很執著,當然不是用傳統或數位這樣單純的方式來區分,而是有彈性地選擇適用的方式吧。

是啊,因為我覺得雙方都有優點,傳統錄音的那個波形,那個溫潤的感覺用數位還是做不出來。但是數位那種突然而來的銳利感還是用傳統做不出來。就像對我而言的搖滾和古典那樣的感覺。

──YOSHIKI會想要當這2個類型的聽眾之間的橋樑嗎?

這麼說可能會讓人覺得不高興,不過以我的狀況來說,到底到哪裡是工作、到哪裡是興趣,其實我也不知道。也就是說,只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感覺,所以並沒有想要當甚麼橋樑的心情,而只是很自然的在做。不過像這樣因為喜歡而做出的音樂,如果最後能變成讓聽的人跨越各類型音樂的橋樑,那我覺得也很不錯呀。

Posted by yxl2008 at 23:38回應(0)引用(0)網路訪談 │標籤:x-japan,yoshiki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