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8,2012

VOGUE JAPAN 2012年5月號 YOSHIKI長篇專訪

[本文謝絕轉載]



VOGUE JAPAN 2012年5月號 YOSHIKI長篇專訪

All The Right Notes

在LA的自宅內,YOSHIKI對我們說的事。
今年1月,在美國洛杉磯舉行了第69屆的金球獎頒獎典禮,
這次的頒獎典禮,也首次盛大地發表了官方主題曲。
負責作曲、製作的,就是以X JAPAN團長身分享譽全球的YOSHIKI。
已經於洛杉磯住了15年的他,在自己家裡接受訪問,
並且與我們傾談,關於音樂、家人、慈善活動、人生…
以下是VOUGE JAPAN的長篇專訪。

Photos: Lauren Dukoff Stylist: B. Akerlund Interview: Mayumi Nakamura

打開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純白的大理石地板與平台鋼琴。沿著起居室牆壁擺放的大批健身器材,會讓人誤以為這是運動員的住宅,最裡面的大窗戶靜靜地穿進來的,則是LA正午的陽光。
我們這次會希望在YOSHIKI自己家裡拍攝,並沒有其他原因,而只是因為他的鋼琴在此。「想要他跟鋼琴一起合照,如果可能的話,最好是他最放鬆的地方。」負責攝影的Lauren Dukoff這麼說。她是以LA為根據地,拍攝過Adele、LADY GAGA與Beyonce等知名歌手的攝影師。造型師則是之前在超級盃時,為瑪丹娜做造型而成為熱門話題,聞名於世的B. Akerlund。
在融洽的氣氛中,順利地進行攝影工作,最後的換裝結束後,他拿著礦泉水的罐子,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那麼,就開始訪問吧。」


並沒有任何事情是「應該要這樣」的。

──YOSHIKI先生為金球獎做主題曲的新聞,在日本也成為十分轟動的話題。這次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開始做金球獎的主題曲呢?

YOSHIKI(以下略為Y) 去年收到HFPA(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的會員中島小姐的邀約,參加了金球獎的頒獎典禮。我本來是葛萊美獎的投票會員(對獎項擁有投票權的會員),所以常常去參加葛萊美獎,但金球獎是頭一次。因為大家都是邊用餐邊看頒獎典禮,所以很自然地會跟附近的人結為好友。其中當然有HFPA的人,在金球獎之後,跟他們也常常一起出去吃飯。有一天,在他們聚會的宴會上,會員之一的阿伊達女士(Aida Takla-O’Reilly,是目前HFPA的會長,負責主導金球獎的相關事務)問我要不要來寫一首金球獎用的曲子,所以就說「好啊」(笑)。本來以為只是開玩笑而已。但是阿伊達對我的事情很清楚。她知道我在天皇即位十周年紀念慶典上作曲並演奏,也知道我有幫愛知萬博寫主題曲。之後她被選為會長,我也收到了正式的邀約。

──在天皇陛下即位十周年紀念慶典中,YOSHIKI先生演奏鋼琴協奏曲的儀式,真的非常令人感動,我也印象非常深刻。我也記得您非常適合穿正式的燕尾服。

Y 當時他們要找「會古典也會流行或搖滾的人」,而由一個叫奉祝委員會的單位來跟我談。關於服裝方面,由於要為兩位陛下演奏,所以試了很多位設計師做的晚禮服。

──您有從影片看到當時兩位陛下的表情嗎?那真是非常令人感慨萬千的影片呢。

Y 有啊,我看了。實際上原本寫的曲子更長。寫了大概超過20分鐘的曲子吧。但是聽說兩位陛下是站著欣賞,所以就將曲子繼續改寫,結果最後縮成不到8分鐘。即使是這樣,兩位陛下真的是站著聽完,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是,當時的訪談中YOSHIKI先生提到「收到這個邀約的時候是先徵詢母親的意見」。怎麼說呢……雖然很難表達,是覺得「真的是一位很認真的人啊」。(笑)

Y 一開始是覺得,我真的能擔起如此重大的任務嗎?所以跟媽媽討論。她就說了:「這是一定要的啊。」之後被邀請參加園遊會,就跟媽媽一起去參加了(笑)。

──這樣啊。媽媽一定是穿和服去的吧。您老家以前也是經營和服店的吧。

Y 是的。家母至今仍常常穿和服。我小時候也是在音樂與和服這兩種文化中成長。

──YOSHIKI先生的自傳我也看了,其中提到令堂的事情,也令人非常印象深刻。她可說是最了解YOSHIKI先生的人,有時也當X JAPAN的贊助……。您做的第一張專輯,現在可說已經是傳奇了吧,令堂會提供那麼大的援助,雖然說是家人,能夠信任並支持到這種程度,還是很了不起啊。

Y 是啊,我12歲時,到朋友家開的美容院把頭髮整個染成紅色。本來以為媽媽會生氣,不過回家之後她只說「顏色再深一點比較好吧?」(笑)。不過雖然說媽媽沒有發脾氣,去學校還是被抓起來馬上剃成光頭,才覺得「啊,果然還是不行」(笑)。

──現在也常和母親見面嗎?

Y 開演唱會時她大概都會到後台來。但是到現在還是把我當小孩子。例如說……大概是前年吧,我不是才剛在五萬人還十萬人的會場開演唱會嗎?之後她來後台,劈頭就問「有沒有好好吃飯?」(笑),「因為才剛在舞台上讓萬人景仰…」是類似這樣的對話(笑)。她還是把我當小孩子(笑)。

──我這次為了來做訪問看了很多資料,覺得很驚訝的是,您在1987年時就自己製作音樂錄影帶,還送那個錄影帶給所有來看演唱會的人……。現在Youtube之類的東西已經非常普及,所有做音樂的人在宣傳時,都不只是靠音樂,也非常普遍地運用影片帶來的視覺印象來吸引人,但是當年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當時YOSHIKI先生不但自己拍宣傳用的照片,還到製版廠去自己做廣告。甚至還自己去刊登廣告的雜誌接洽廣告費的事宜!

Y 做了很多事情呢。到底要怎樣才會讓人來聽自己的音樂呢……該說是很天真的想法,還是沒有想很多就做了,或是本來決定了的事情就不會被左右呢。為了達到目標不惜使用任何手段,如果有甚麼能嘗試的就去做做看,我是這麼想的。

──當時,像X這樣的搖滾樂團去上綜藝節目,也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事情,這是從以前就是這樣嗎?長大之後這種想法還是沒變嗎?

Y 小時候啊……像是我國中的時候,雖然一直都染頭髮還到處鬼混,因為家母是「只要你有唸書我就不管」的人,所以無論如何書還是有在唸。雖然當時是把不良少年跟不會唸書畫上等號,但是我是唸書和不良兩邊同時並行。我不認為「不良一定非這樣不可」,本來也沒有任何「應該要這樣」的事,我一直都這麼覺得。

──青少年時期,不是會有種「不良少年唸書很遜」的氣氛嗎?但是YOSHIKI先生不但有在用功,還在彈鋼琴。認識的人是怎麼看YOSHIKI先生的呢?

Y 還是覺得我是「怪人」吧(笑)。我高中也考上那一帶非常有名的升學高中,校方覺得「怎麼會有這種人跑來唸我們學校」,不良少年那邊是覺得「這傢伙為什麼還得去上鋼琴課」的樣子(笑)。我那時就是這樣,有種不屬於任何地方的感覺。這在出道之後,情況也還是沒甚麼改變。邊做搖滾也同時做古典,雖然玩很激烈的音樂,但還是化很濃的妝。也很難找到X JAPAN能歸類的類別。反過來說,如果用另一個角度來思考,就不會被這些東西所制約。人會因為建了牆壁而感到安心對吧?例如說,因為像是東京這種廣大的地方沒有牆壁,就不曉得動物會從哪裡跑來襲擊人類,所以有牆壁會比較安心……一般來說人都會有這樣的心理,但是我恐怕是那種會把那個牆拆掉的類型。

──不會因為沒有牆而感到害怕嗎?

Y 當然不能說是完全不害怕,不過感到害怕的程度一定比一般人低吧……怎麼說呢,我還很小的時候,就不知為何一直對死亡有所憧憬。因為我父親在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死了……所以一直都是抱著某種「隨時要死都可以」的心情活著,所以可能本來就不怎麼怕死吧。但是,我不想以消極的態度來處理這樣的想法,因此就變成是「那不就甚麼都能做嗎?」或是「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雖然YOSHIKI先生在心底有著對死亡的憧憬,但現在卻會為了幫助人走向明天,而熱忱地參與慈善活動,這也讓我非常好奇。以往這種憧憬死亡的心情,是如何與想要為誰帶來夢想的心情連結在一起的呢?

Y 由於自己以往像這樣憧憬死亡的時間很長,所以反過來,知道那些突然失去了甚麼的人的心情。有時候會覺得,如果不是經歷過傷痛的人,還是會有無法了解這種心情的時候吧。因為無論是從正面或負面來看,我的確經歷過這樣的傷痛。特別能理解小孩子失去父母的寂寞心情,我小時候身體也非常不好,一直因為氣喘住院,所以也可說是非常能體會身體不好的孩子的心情吧……。我自己是因為做音樂而被拯救……或說是找到出口,在感到痛苦的時候,發洩的地方一直都是音樂。如果沒有做音樂的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走到這個地步。或說,恐怕自己已經真的死了吧(笑)。由於我是在音樂的強力支持下這樣走過來的,所以想要透過音樂,去幫助那些失去了甚麼的人,這是我積極投入慈善事業的契機。

──如果說,那種知道失去了甚麼的人的心情……不只是慈善活動,從YOSHIKI先生的音樂中也可以感覺得到。歌詞內容非常地哀傷,曲也像是把自己的哀傷直接寄託在音樂之中。也許這就是因為YOSHIKI先生這樣的背景,才會寫出這樣的作品吧。

Y 是啊。我的音樂,可說大多都是從這種哀傷中誕生的吧?有很多曲都是在感到痛苦的時候寫出來的。在這樣的時候,可說是自己也可以坦然的面對自己吧,或說是只有在寫曲的時候才真的能完全沒有防備。嗯……也寫了不少沉重的歌詞。但是我喜歡的是一種「雙關」,有很多人寫的歌詞是直接談死亡,但我並不想這樣寫。不過在寫的時候是以非常單純的心情去寫的。

──阪神大震災時,有捐贈鋼琴給受災學校對吧?正式的慈善活動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嗎?

Y 是的,那是最早的一次。阪神大震災那年的耶誕節,在大阪城HALL開演唱會時,就在想「我到底能做甚麼呢?」。因為我有在彈鋼琴,所以就想說來送個鋼琴或甚麼好了。

──實際上鋼琴這種樂器的價格很貴,學校在災後重建時,優先順序多少都會被排擠到後面去。但是實際上,如果學校裡有鋼琴,就會從那裏誕生音樂、誕生歡笑、並讓人獲得撫慰。特別是在東日本大震災之後,也產生了一種讓我們對這方面有所體會的感覺。

Y 是啊,在四川大地震之後大約1年整的時候,我也實際到中國的地震現場去了。當時因為已經是災後過了一年,各方面也都已經重新整理過。當然也有一些地方就這樣垮在那裏,但是還是一點一滴地在重建。但是,鎮上非常地安靜,甚麼都沒有。怎麼說呢,就是非常地安靜……。我在那裏心裡也覺得「咦…?」。當時,還是捐贈了鋼琴給四川的災區。雖然說有些人認為鋼琴是奢侈品,不過我還是覺得,音樂是不可或缺的東西。所以就決定要這麼做。


歐洲、南美、亞洲,世界巡迴之所見。

──去年不但為了東日本大震災積極地進行慈善活動,也同時展開了世界巡迴。

Y 歐洲巡迴是從倫敦開始,還去了巴黎、烏特列支、柏林,本來倫敦就有根據地的感覺,所以非常有親切感。那邊很有型的人、很視覺系打扮的人、很倫敦龐克的人都很多。也很有整體感。另一方面,南美……實在是太厲害了(笑)。一開始甚至氣勢都被壓倒了。歡呼聲大到連自己的音樂都聽不見,而且所有觀眾都跟著唱喔,在南美。

──日文歌也跟著唱?

Y 好厲害,讓我非常驚訝。不只是南美和歐洲,所有地方都有一流的歌迷們迎接我們……讓我非常感動。

──最後一場是在大洪水中的曼谷舉行。因為是天災,感覺上也差點開不成。

Y 本來就打算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要開,不過因為大水災的緣故,即使我們能去,還是有觀眾是否來得了的問題。最後是在演唱會的4、5天前,才真的決定要去。不過我喜歡「The Show Must Go On」這句話……這是無論是發生甚麼事,都必須前進的意思。結果曼谷的公演如期舉行,我也打從心底覺得非常開心。

──大家要去會場都還蠻麻煩的樣子。

Y 有些人是很辛苦,雖然這是很極端的例子,也有人是用游來看演唱會來形容的。

──游泳?

Y 而且是笑著這麼說。「我游來看演唱會了!」像這樣。會場大約能容納1萬人,本來門票也賣光了,但是因為水災的緣故,當地主辦是估計「大概有來70%左右就不錯了」。但是實際上開始表演後,看到觀眾席幾乎100%都塞滿了。站在舞台上的時候,真的覺得非常感動。

──前幾天在Twitter上也有寫說想要再開世界巡迴對吧。

Y 是啊,是想再來一次。

──在台灣與香港等亞洲的公演中,也穿了令人驚奇的衣服……令人再度感受到YOSHIKI先生的容許度(笑)。您連旗袍都穿了對吧!

Y 是啊(笑)。因為巡迴開一開就會陷入同樣的模式。不過對我而言,開巡迴並不太像是在工作。因為如果我自己都不覺得感動,就不可能讓人覺得感動,我們如果不享受的話,也無法讓人覺得享受,所以希望自己也每次都可以做些有趣的事情。嗯,在巡迴時有穿了護士服之類的(笑)。

──而且穿起來很好看又很適合(笑)。

Y 啊,看起來是不討厭吧(笑)。

──也有跟Kitty聯名出周邊。

Y 我本來就很喜歡可愛的東西。會跟Kitty合作,是因為我之前在亞洲做巡迴宣傳時,跟工作人員說「買個毛毛的東西來吧。」剛好買來的是Hello Kitty、大象和Doraemon。然後讓Hello Kitty穿上X的T恤,覺得「還不錯嘛」。抱著這個受訪的事情,傳到三麗鷗的人那邊去,結果就變成了yoshikitty開始的契機(笑)。


如果一直留在日本的話
一定會完蛋。


──YOSHIKI先生本來想要住在歐洲,結果似乎是因為X JAPAN團員比較多人想到LA,才變成LA的?

Y 雖然我是相當獨斷獨行的團長,不過其實很會顧慮團員的想法(笑)。如果是「就是這樣」的時候,還有必須毫不考慮地前進時,會說「跟著就是了!」,但是如果不確定的時候,還是會問所有人的意見。不過現在還是想去歐洲住。

──不過好像有提過,覺得在LA也是蠻不錯的。

Y 因為會接受金球獎的邀約,還是因為住在這裡的緣故,還有……現在也覺得還好十幾年前,也就是在東京巨蛋開了很多演唱會那陣子,就搬到這裡來。住在洛杉磯,基本上就可以很平常的生活。這裡有更多更有名的人。其實我覺得,如果一直待在日本的話一定會完蛋吧(笑)。如果是在日本,身邊的人一定會把我捧的高高的。洛杉磯就幾乎會忘記自己是名人。有時候甚至會覺得「希望能多注意點啊」(笑)。

──在日本的話一定沒辦法出門吧。

Y 偶爾還是會出門啦。去年還是前年,我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一直待在日本,那時有種被困住的感覺,就一個人去公園慢跑。

──果然還是會去跑步。幾乎都沒甚麼變……雖然才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說其實也很奇怪,不過有種一直以來都沒變的感覺。

Y 的確,算是有健身的習慣。如果是巡迴之前,每天都會做訓練,平常的話一星期兩次。另外我很喜歡蒸氣三溫暖。

──家裡有裝嗎?

Y 對啊,每天早晚都會蒸一次。

──啊,所以皮膚這麼好。

Y 是這樣的嗎?有時候人家也是這麼說的。今天本來也想要再早一點開始準備,就先游泳,再去蒸氣三溫暖,結果之後很舒服地睡著了。大家剛來的時候我還在睡。所以一開始有點沒睡醒的樣子吧(笑)。

──昨天也錄音錄到很晚嗎?

Y 昨天大概晚上十點左右結束錄音室的工作,之後開始看預錄的奧斯卡金像獎轉播,然後就睡著了。

──奧斯卡金像獎您覺得如何?

Y 雖然我只看了一半,不過還是覺得很厲害。為了能在這方面被認可,還是必須好好努力。我也希望能在四五年之內……達成甚麼目標。想要真正地被世界性地認可。因為都已經走到這裡了。前幾天也有跟我們的宣傳談到,基本上,必須回到像日本當初還默默無名的那時般……在這裡再從頭來一次。那是很辛苦的,但也是很開心的。有時候自尊會被踐踏得亂七八糟,但是這也會變成一種原動力。因為,如果只想著「好辛苦、好辛苦」,那就沒辦法做了(笑)。想要好好享受這種過程,實際上也很有趣。一輩子能來兩次的人並不多,要再重來一次,也是很不可思議、很有趣的事情,一點辛苦與歡樂,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混在一起。

──也需要一點痛苦嗎?

Y 如果沒有痛苦的話,這個人就完蛋了(笑)。如果在達成甚麼目標時,一切都非常順利,那會導致沒有什麼成就感吧。要有痛苦才會覺得滿足。在寫金球獎主題曲的時候,很多事情也非常辛苦。平常作曲的時候都只用寫譜的方式進行,然後再邊看譜邊自己錄音,在這樣的情形下,到底是寫了幾百張譜,連自己都不曉得。但是到會場時,放到自己的曲子時,有種差點要哭出來的感覺。

──不過,YOSHIKI先生通常都不太提這種創作時的辛苦呢。

Y 可能是比較不會提辛苦的事情吧。不過我覺得,這種事一定很自然地融入旋律中。

──您今天在做髮型的時候,也一邊看著五線譜一邊跟人討論事情。您讓我們拜見了平常不太會看到的景象。也謝謝您讓我們到您家裡來。這次的攝影,也感謝您在攝影師、造型師、髮型師與化妝師方面,全部都接受我們的提案。

Y 我也蠻喜歡讓人來主導這些事情。如果不這樣的話,就無法拓展廣度。傾聽別人的意見也是很重要的。像是在做電影配樂時,因為自己不是帶頭的,所以也會聽導演的意見。金球獎的時候也是這樣,我並不討厭其他人的意見。如果不這樣的話,自己也無法前進,反而容易越來越狹隘。今天獲得了不少靈感,我也覺得很開心。


Posted by yxl2008 at 23:42回應(1)引用(0)雜誌訪談

March 22,2012

[VOUGE BLOG] 去YOSHIKI家的故事

[本文謝絕轉載]

去YOSHIKI家的故事

http://blog.talk.vogue.co.jp/fashion/archives/4141692.html

大家好,我是VOGUE JAPAN 編集部的中村真由美。

今天是一個很~長的故事。請耐心看完!

2月下旬,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的次日。
我去拜訪了YOSHIKI先生在LA的家。



X JAPAN的YOSHIKI先生家耶……竟然在我的人生中,會有這麼一天,真的是作夢也想不到的事情呢…。
接下來要寫的,就是如此難以置信的事情。

首先要講的是,為什麼YOSHIKI先生會上VOUGE雜誌。
那要回溯到1月16日的早上。當天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前一晚舉行的金球獎頒獎典禮的事情。當天的晨間節目也盛大地報導了YOSHIKI先生為金球獎寫了主題曲的新聞。
上午11點。我進了公司,Photo & Syndication主管的REINA小姐跑來找我,對我說:
「我們一定要採訪YOSHIKI先生!」

REINA小姐會這樣講當然是非常稀奇的事情,之後REINA小姐也寄了一大堆網站連結給我
介紹YOSHIKI先生的美國網站,有關YOSHIKI先生熱心進行的慈善活動等。還有,關於小松成美女士所寫的YOSHIKI自伝……。

全部讀過之後,迅速地與總編輯討論,他立刻下了決定「提邀約看看吧」。
(之前也有寫到過,我們家總編輯做決定的速度與直覺的敏銳度,一定是日本第一)

從這時開始…
甚麼都像作夢般地,全部都照我們的希望一步步實現了。

...繼續閱讀

Posted by yxl2008 at 14:23回應(1)引用(0)其他相關

March 15,2012

[新聞] 已故的hide所”留下”的m-up股票上市

已故的hide所”留下”的m-up股票上市

http://career.oricon.co.jp/news/2008448/full/




以已故的hide共事的工作人員為中心啟動的IT產業m-up,14日在東證Mothers(Market of the high-growth and emerging stocks的縮寫,一般譯為創業板)市場上市。因為hide曾經在15年前預言「以後這個世界會變成透過網路聽音樂」,現在是股票上市這樣的型態留下證明,hide的親弟弟松本裕士也表示「相信hide的話的工作人員達成了這個夢想,我非常開心」。

該公司是以來電答鈴等手機內容供應為主,經營各種音樂內容、各式各樣的藝人的歌友會,以及販售各類型的周邊商品。14日下午2點多在東京證券交易所舉行上市典禮,以美藤宏一郎社長與姊帶恆董事長為首的工作人員,拿著hide的遺照敲鐘,表達他們的感謝。

美藤先生曾任職於VICTOR、東芝EMI(當時名稱),後來成為hide的經紀公司headwax organization的社長。之後從音樂業界投身IT業界。敲鐘之後,美藤先生感慨地表示「hide走後14年,終於讓他提出的夢想成形了。」



Posted by yxl2008 at 10:07回應(1)引用(0)新聞記事

March 12,2012

[新聞] YOSHIKI,尋求世界的協助

YOSHIKI,尋求世界的協助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20120312/oth12031205010008-n1.html
產經體育報 3月12日

呼籲繼續協助日本的YOSHIKI=洛杉磯(共同)

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YOSHIKI於3月10日以特別來賓的身分,參加了日本總領事館在美國洛杉磯所主辦的東日本大震災感謝支援活動。

他先對世界各國所提供的協助表達了感謝之意,在這個以日本的復興以及日本文化魅力為訴求的活動中,透過銀幕播放了堆積如山的瓦礫以及災區實況的影片。

YOSHIKI眼泛淚光,沉痛的表示:「許多其他國家的人們來幫助我們,讓我非常感動。但是,我們還是需要支援。」

另外,他也鼓勵受災戶:「X JAPAN雖然也遭遇各式各樣的困難,但還是努力前進。也希望(受災戶的)各位可以努力向前。」

Posted by yxl2008 at 9:24回應(0)引用(0)新聞記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