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November 21,2011

[YM] Yoshiki Message 2011.11.20

[本文謝絕轉載]

11/20
[ 2011-11-20 ]

給各位歌迷

好久不見。很久沒有寫MESSAGE抱歉呢。
結束WORLD TOUR 2011之後,終於覺得自己比較輕鬆點了。
雖然身體已經是接近快壞掉的狀態(笑)。

昨天一整天都待在醫院,醫生是說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住院檢查頸子的骨頭等,但因為還有工作還沒做完,所以這次就先回家了。
不過取而代之的是拿了一堆鎮靜劑和止痛藥。
這樣講好像有點不太好,但有種好像一半變成麥可傑克森的狀態。
但是還是想要讓身體復活,繼續開演唱會。
以現在的狀況來看,不知道之後還能開多少次。
能開的次數可能已經不多了,但在這個身體用壞之前還是想努力一下。

都已經走到這裡了,覺得有種不只是自己的想法,而是背負著不知是什麼的使命感活著的感覺。
但是,因為這樣做了,才能再跟各位歌迷共享非常棒的時間……讓我覺得,無論是變成怎樣都無所謂了。
不過,就算是這麼說,除了開演唱會和錄音以外的時間,都還是很注意健康。

是的,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YOSHIKI竟然可以活到今天……”,也許大家也都有這樣的念頭,不過我真的覺得那是因為有大家的緣故。

雖然這麼有勇無謀地活著……一定是因為還有什麼不得不做的事情。

這次的世界巡迴在各方面來說真的是很辛苦。
雖然也去喝了不少次酒,但也有時會用頭去撞死巷的障壁,也有不甘願到淚流不止完全無法睡著的日子。

但是站在舞台上,看到各位歌迷們的臉,一直都讓所有的痛苦與悲傷都變成了能量。

就像得著水的魚般……自己也覺得只能活在這裡了。
而且無論是多難受,也能夠微笑。
真的很感謝大家。
能這樣環遊世界,讓X JAPAN的音樂向全世界繼續流傳,也是因為現在正在閱讀這篇MESSAGE的各位歌迷支持我們的緣故。
明年也得為了能這樣迎接生日而好好努力。

8月在日本參加音樂節時,想到災民們的事情,而自然說出的話……"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能輸",我想要將這句話,這樣的心情,刻在自己的心中,在未來的一年中加油。

目前這個時點,雖然已經接受了好幾個大計劃的委託,但是包括X JAPAN、VIOLET UK的專輯製作在內,還是會聽著自己身體的叫喊,與心臟的跳動一起走向未來的道路。連HIDE與TAIJI的份也……無論是疼痛與辛苦,將一切都扛起來……不要忘記感謝的心情,來繼續破壞障壁!

今年再過不久就結束了,對於大家而言,到底是甚麼樣的一年呢……之前的訪談也有提到,雖然說也許也不是一切都是這樣"過去能隨著未來而改變",就這麼想,一起努力吧。
為了一直都這樣支持著我的各位……我會繼續努力,為了能報答大家而創造出最好的音樂。

各位,真的很謝謝你們!!
感謝。


LOVE
YOSHIKI

―YOSHIKI―
X JAPAN 團長、負責Drums、Piano、Cosplayer
誕生日:X月X日生 (但是今天是11月20日)
年齡:X歳(但是跟ToshI是同年)
血液型:X型

Posted by yxl2008 at 14:02回應(1)引用(0)Yoshiki Message

November 19,2011

[BARKS] 透過X JAPAN所得見的音樂產業指南針

[本文謝絕轉載]

透過X JAPAN所得見的音樂產業指南針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74994

2010年,X JAPAN從洛杉磯開始,巡遍了奧克蘭・西雅圖・溫哥華・芝加哥・多倫多・紐約等北美各地,2011年則是在倫敦・巴黎・烏特列支・柏林・大阪・東京・聖地牙哥・聖保羅・布宜諾斯艾利斯・利馬・墨西哥城・首爾・上海・香港・台北・曼谷…等歐洲/南美/東南亞各地,舉行了演唱會。雖然是不同的國家、不同的人種,但是X JAPAN的音樂真髓,都迴盪在觀眾心中,無庸置疑地產生了極大的共鳴,就像我們至今為止報導的那樣。

2011年11月10日,也就是結束世界巡迴最後一場曼谷演出的2天後,我們約到了返回日本的YOSHIKI。雖然YOSHIKI在演唱會後也接受了許多當地電視台的採訪,並與歌迷見面,正陷入極端的睡眠不足狀態,但他卻仍滿面笑容地開始說話。

──這個“進軍世界”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呢。

YOSHIKI:我也是這麼覺得。心中充滿了感謝。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很好運的人呢。當然也做了很多的努力…,因為我以前一直覺得,X JAPAN已經在<THE LAST LIVE~最後一夜~>的時候結束,而且立刻失去了HIDE,所以當時認為120%不可能復活。

──而且當時YOSHIKI您的心態已經不是玩團的樂手,而打算變成製作人了。

YOSHIKI:是啊。雖然有在做Violet UK,但是當時是認為自己不可能再以搖滾樂團的身分站在舞臺上了。

──但現實卻寫下了完全出人意表的情節。

YOSHIKI:因為能再與TOSHI開始對話,所以雖然HIDE不在了,還是談起了要再來開一次演唱會的事。X JAPAN雖然在1997年開了最後一場演唱會,但實際上,並沒有真的下定決心要結束。因為那時過於憤怒和悲傷。之後是在「漂亮的畫上句點,讓這個團有始有終」的心情之中,迎接2008年東京巨蛋3Days。

──當時X JAPAN的確成功地復活了,所以就打開了邁向下一步的起點了是吧。

YOSHIKI:抓住了那個感覺之後,在腦海中閃過多開幾場也不錯的念頭,於是就展開了世界巡迴。

在這一瞬間,他看見了以前想做卻無法達成的世界巡迴的藍圖。從解散前X JAPAN就一直對世界撂話,那時的的關鍵字,就是進軍世界,這也是YOSHIKI與HIDE所說的夢想。…但是,現實是很殘酷的。X JAPAN雖然於1992年與美國的時代華納簽了約,但實際的活動遭遇了極大的困難。就算在日本多有名,但是在歐美的文化中完全沒有能接納日本搖滾樂團的管道。由日本誕生的文化、X JAPAN發展出的美學,要拓展到全世界,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那之後又經過了10年…其實已經過了幾乎20年的歲月,COOL JAPAN開始影響全世界的文化。從X JAPAN誕生的Japanese V-Rock,開始拓展到全世界,震撼了古往今來東方西洋的搖滾聽眾的心弦。對於那創始者X JAPAN的渴望,是以世界級的規模,安靜而深遠地滲透開來。就如字面所示,時代終於追上了X JAPAN。這件事竟然需要18年的歲月才達成。

近年來,日本的年輕視覺系樂團開始進軍海外,讓日本的搖滾傳播開來,YOSHIKI對於這件事,是以微笑表示「得先向年輕人道謝才行」。YOSHIKI是認為,全世界的聽眾是因為想要追溯視覺系的起源而找到了X JAPAN。而網路快速的發展也與這件事有極為密切的關係。

──是啊,網路出現的影響也很大呢。

YOSHIKI:的確很大。我們沒有活動的期間X JAPAN卻逐漸流傳開來。對於我自己來說,就像是在做夢一般。雖然已經在美國住了15年以上,但前面的10年左右還可以隨便在街上散步。但不知從何時起,在路上也會被老外要簽名或要拍照。一開始我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是誤以為我是哪個名人嗎?(笑)。

──沒這麼呆吧。

YOSHIKI:被叫「YOSHIKI!」,開始用MySpace之後,發現有很多人從海外點閱,本來以為是亞洲的,結果發現竟然是歐洲。最近透過Twitter知道點閱的範圍也擴大到俄國、中近東、印尼與西班牙等,遍及世界各國。更是讓我覺得,我從以前就深信的「音樂絕對能超越國境或年齡等一切」這件事,猶如夢一般地在現實中發生了。

能受惠於這樣的環境,雖然YOSHIKI謙虛地笑著說「那是運氣很好」,但這樣的環境並不是只要有運氣就得得到的。貫徹自己的信念,把無敵唸成EXTASY,把有勇無謀唸成YOSHIKI,他為自己鋪設了這樣的荊棘之路,在逆境中孤軍奮戰了20年而毫不懈怠,YOSHIKI的努力,我也是見證人之一。

對於目前的立場,YOSHIKI自己是這麼說的:「各種錯綜複雜的因素讓我站在這裡。例如玩各種樂團的人們,以及這個社會賦予的使命之類」。YOSHIKI自己開拓的道路,就是活出“YOHSIKI”這個藝術家的人生,並完成賦予他的使命。可能也是一種以全心全力來完成所謂“YOSHIKI”這個巨大的存在的感覺。這是要去活出自己所營造的“YOSHIKI”這個角色,也有以俯瞰的角度製作“YOSHIKI”的感覺,也同時是自己站在舞台上、“自己就是YOSHIKI”的情況。

自己站在各種不同的立場,背負著許多不同的責任,同時在搖滾的領域中不斷作戰,總有會讓自己感到混亂,甚至失去焦點,不知到底該以什麼為準則的時候。所以YOSHIKI認為,回歸原點是非常重要的。

──世界巡迴都是些沒碰過的事情吧?

YOSHIKI:有些地方的後台休息室甚至只有一個燈泡(笑),光線太暗,很難找東西。但就算是這樣,無論如何能開演唱會就很幸福的感覺還是比較強烈。如果是像解散前那種只有在東京巨蛋開演唱會的精神狀態,我想是完全開不了的。在主流市場出道之後,樂團逐漸發展的過程中,變得越來越嬌貴,結果逐漸感覺不到「我們是有多幸福」這件事。

──會強行在遭遇水患的泰國舉行公演,也是為了歌迷們嗎?

YOSHIKI:泰國公演能不能舉行,也是到很晚才確定。最後決定要開,是在香港公演結束之後…。因為能開還是不能開的狀態每天都在變化。一開始是器材能不能從機場運到會場的問題,就算是可以,還有歌迷們有沒有適當的交通方式的問題…。

──會遇上史上首見的天災,可說是比小說更為離奇的狀況呢…。要說這也很X JAPAN嗎…。

YOSHIKI:大概是命運吧。也收到歌迷們許許多多「無論如何希望你們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希望你們現在來」以及「我家淹水了,這次沒辦法延期嗎」等各種不同意見的郵件,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很神奇的是,因為我們這些日本人經歷過東日本大震災,所以更能體會他們的想法。

YOSHIKI:是啊,去智利的時候也是一樣。智利的大家開始大合唱的時候,有種「我們也撐過去了,加油!」的連帶感。也有許多人寫了訊息與twitter來,我自己也有回應。

雖然是這麼說,世界還是很大的。透過世界巡迴,親身體會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人、不同的國民性,有讓X JAPAN受到了新的刺激嗎。

YOSHIKI: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預料之中。不過比自己預料的幅度還更大吧。洛杉磯聚集了各式各樣的人,有跟亞洲人、歐洲人等各地來的人接觸,所以我想我在某個程度來說大體上知道其中的差異。但是洛杉磯以美國來說也是最嚴格的。因為是娛樂事業的中心,一開始那邊的人還是都以苛刻的目光來審視。

──那是一種審核的眼光吧。

YOSHIKI:因為X JAPAN有很多熱情的歌迷,所以有一半是從一開始就很瘋的人,另外一半包括業界的人在內,與其說是來享受音樂的,不如說是「來看看這些人是怎樣的人」,有種來觀察的感覺。但是隨著演唱會的進行,身體也漸漸開始動起來。美國人果然是打開開關後就HIGH到一發不可收拾(笑)。這非常令人開心。北美巡迴雖然是從洛杉磯開始,隨著巡迴的進行,也從媒體開始傳出消息,所以到紐約的時候有種從一開始就爆炸的感覺。

──紐約客是從一開始就火力全開嗎?

YOSHIKI:是的,非常厲害。以我們自己而言,紐約也成為了傳說中的演唱會之一。歐洲也是一樣。因為從一開始就知道北美巡迴的狀態,所以雖然歌迷從一開始就很熱烈,但業界人士還是不一樣。「我們是搖滾的本家」「這裡是歐洲的倫敦」,可以感受到這種帶有自尊的視線與氣氛。雖然說從後半開始也整個大爆炸開來(笑)。

──這樣的情形從報導的照片也看得出來。

YOSHIKI:還有,因為巴黎公演已經取消過好幾次,所以大家都不相信X JAPAN真的會來(笑)。

──啊哈哈(笑)狼來了狼來了? 啊,不該笑是吧。

YOSHIKI:不過真的是這樣。我講了很多次「要去」他們也不相信。所以進入會場的那一瞬間,X的呼聲嘩地傳遍會場,讓我覺得「哇~他們是這麼迫切地在等我們啊」,從一開始就落淚了。還有,荷蘭是試探性質地在到柏林前的空檔開演唱會,因為場地很小,所以馬上就SOLD OUT,當地主辦也想要換到更大的場地。我沒想到荷蘭竟然有這麼多歌迷,非常意外。

──很開心吧。

YOSHIKI:然後,在柏林…該怎麼說呢,有種陰暗的歌德的氣氛…讓X JAPAN擁有的歌德的特質帶出來的感覺。就這點來說,是跟我們最合的地方,所謂的視覺系不是跟歌德搖滾還蠻接近的嗎。

──是啊。SUGIZO也擁有強烈的歌德要素。

YOSHIKI:的確是,所以非常合吧。這種感覺強烈到甚至讓我覺得應該把X JAPAN的根據地移到這裡。因為歐洲巡迴是跟團員一起坐巴士巡,所以在車上也常常在跟其他團員聊天,增進彼此之間的了解,真的很不錯。雖然之後又回到日本,其後的SUMMER SONIC對於我來說也是很好的經驗。

──是很棒的演唱會呢。

YOSHIKI:說到參加SUMMER SONIC與a-nation這種不同類型的活動,其實從一開始就覺得SUMMER SONIC真的是完全不同性質的場合。我想BARKS之前的報導也有提到這一點,說真的SUMMER SONIC比北美・歐洲巡迴的感覺離自己主場更遠。

──的確是這麼覺得。

YOSHIKI:是啊,雖然是自己的祖國日本…。但就算是如此,也不特別緊張,就跟團員講好,按照至今為止的進程,讓大家看X JAPAN的本來面貌。

──也沒有迎合觀眾的必要。

YOSHIKI:我自己意識到的,還是在地震發生之後,希望大家能真的打起精神來的心情。只不過由於X JAPAN其實經常在心中帶有攻撃性,所以演出時,就算是在溫和的氣氛之中,也想要逐漸展開具有攻擊性的表演,不是讓人像同學會般追憶過往的美好年代,而是穿插了新歌與舊歌,想要在內容上積極地繼續進化。

──想要進化的意識,從歌單的結構上就可以看得出來。當第1首歌是安排「JADE」的時候。

YOSHIKI:我是想完全打破重組之後的樂團很常見的舊歌很HIGH但新歌卻不HIGH的狀況…。

──這是團玩的越久越難克服的問題呢。

YOSHIKI:就是這樣,的確很難。我們是非常著力於「JADE」以及還沒發售的「BORN TO BE FREE」上。還是得打垮「紅」與「Rusty Nail」之類的不是嗎。必須超越自己所創造出的東西。不想輸給以前的X…我是認為,現在的X JAPAN必須以這些作品來獲勝,而在SUMMER SONIC結束之後,又讓我更有自信了。

──在海洋舞台(千葉海洋球場)也看得見觀眾的臉嗎?

YOSHIKI:看得見啊。「JADE」的一開始,還是跟歐洲的感覺一樣。北美的洛杉磯也是一樣。一開始是稍微有點再看情形的感覺…。但是從「Rusty Nail」左右開始就一口氣爆炸開來,之後我們自己也越來越HIGH,到「X」時終於完全發揮出本色。這樣的感覺非常強烈。

──無論是MAXIMUM THE HORMONE的歌迷,或是嗆紅辣椒的歌迷,大家都在X JUMP。超感動的。

YOSHIKI:SUMMER SONIC時,我們也從在那裡的人們獲得了更多的力量。而之後的a-nation也是,而且是神秘嘉賓,所以跟我們的基本觀眾群就更遠了。我們是抱著「就去把那裏打壞吧」的心情站在舞台上,但大家的反應卻都非常熱烈,這也讓我非常開心。那些聽流行樂而不是搖滾樂的人們非常和善地歡迎我們,最後大家一起X JUMP,讓我更有自信了。

──接下來就向南美前進。

YOSHIKI:那時是想,就這樣去南美吧!結果南美反而熱情到不行…。熱烈的程度非常誇張,觀眾在開始之前就一直喔喔地喊叫。這讓我覺得,要是不好好打起精神來的話,不就會輸給觀眾們的熱度了嗎?我超驚訝的。有種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觀念或其他東西,純粹享受演唱會的感覺。真了不起。

雖然世界巡迴看起來一切都很順利,但是在韓國場的巡迴中,猶如生命線般的左手食指受傷了。既然是開巡迴,重點當然是無論發生甚麼事都必須開到底,但是對他來說,同時也有要開「沒有明天般的演唱會」的自己存在。不會為了明天而保守地開溫吞水的演唱會正是「無敵」的精神,YOSHIKI也明講,寧可「開沒有明天的演唱會」。

YOSHIKI的鼓組是以1mm為單位精密地架設。也因為他幾乎都閉著眼睛打鼓,所以位置稍微有誤差,就會傷得很嚴重。韓國的演唱會因為鈸的位置偶然出現了誤差。雖然想調整,卻仍竭盡全力地打,而導致發生了指頭打到小鼓邊緣的意外。

當場是邊舔流下的血邊繼續打,毫無問題地結束演出,但之後手指持續腫脹,到上海之後在旅館被診斷為骨折,所以緊急送他到綜合醫院急救。雖然很好運地並沒有真的骨折,但是醫生表示,要完全治好需要2週的時間。

YOSHIKI:雖然我是認為既然要開演唱會,就要開不考慮明天的演唱會…但那之後手指在韓國傷得很重。痛到幾乎不能碰的程度。上海時是儘量在彈鋼琴時不用這隻手指。鼓是卯起來照打,但是彈鋼琴真的超痛。雖然說本來想彈「天鵝湖」,但因為用食指的頻率實在是太高了,就臨時改掉了。「ENDLESS RAIN」也在排練時改了指法,彈的時候跳過食指不用。

──也發生了這種事啊。

YOSHIKI:不過,就算是骨折我也還是會繼續。在可能範圍內無論如何都去做,打個很極端的比方,就算是手臂斷了也會繼續開。這次的世界巡迴,跟日本的巨蛋不一樣,觀眾就在面前,是我們可以跳得到的距離,很自然地以前類似龐克搖滾的精神就甦醒了。一開始的工作人員被嚇到了。因為在洛杉磯時跳進觀眾席,就被罵「在幹甚麼!以後不要再這麼做了!」(笑)。雖然被說「接下來要開始巡迴了,你的身體很重要」,但是邊回答「啊,是啊,我會注意」,但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跳了(笑)。

──從舞台上看著全世界的觀眾,你認為他們希望從X JAPAN得到甚麼呢?

YOSHIKI:1997年開了<THE LAST LIVE>,又發生了HIDE的事情,那時舞台上的YOSHIKI已經死過1次了。我自己是打算投身幕後工作,因為還是想繼續做音樂,所以是打算走作曲家或製作人的路線。現在回想起來,會變成目前這樣的情況,會覺得是,大概是自己對於歌迷們還有甚麼使命存在,所以才讓我還活著吧。也因此有種使命感,會覺得「所以沒有甚麼好怕的」。

──會覺得非把它完成不可?

YOSHIKI:是的。如果要說這樣的機會給了我們甚麼,那就是在所謂的使命感中,察覺到越是走遍世界,越感受到我們是日本人。我是日本人,也是亞洲人。…以亞洲的藝術家來說,應該還沒有人站到世界頂尖的位置吧。

──在搖滾樂界恐怕是沒有。

YOSHIKI:在古典樂界雖然有馬友友…我希望能達到這樣的程度。只不過,X JAPAN在當時如果沒有解散而繼續的話,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到這樣的程度。我也有跟ToshI談過「我們要是那樣繼續下去的話到底會變成怎麼樣呢?」,不過ToshI是說「但是那10年間的空白應該還是必要的吧」。因為也發生了HIDE的事情,這不可或缺的10年沒辦法當作正面的事情來看待,但是越意識到它的必要性,就越會覺得不知道我們從現在起到底還剩多少年的歲月,在某方面來說想要趕快去做做看。

──意思是在X JAPAN之中,的確有走向世界頂尖的路標嗎?

YOSHIKI:在海外巡迴過之後,就多少能了解到某個程度。說得比較殘酷一點,就是可以看見自己的極限。但是,我目前還看不到限界。與其說是限界,反而該說可以看見前方的道路,覺得應該做得來。

──如果能親身體會到觀眾熱烈的渴望,會想要回應恐怕也是應該的吧。

YOSHIKI:是啊,只不過…不馬上把專輯做好也不行。製作和經紀雙方也都對我說「沒新專輯卻開巡迴這件事本身就是很瘋狂的事情」…。

──瘋狂…這是稱讚吧(笑)。

YOSHIKI:我不是想要拿來當新專輯還沒完成的藉口,不過我是覺得,以往數十年來,出專輯然後巡迴、再出專輯再巡迴…這樣的模式不是正在崩壞嗎。

──是親身體會的感覺嗎?

YOSHIKI:是這樣覺得。如果沒辦法去考量某種一次把音樂業界的所有常識推翻的想法,而是在以往的延長線上思考,那我覺得這樣的想法本身就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腳步了。

──正是如此。支撐著至今為止的唱片業界的唱片銷售已經崩壞,唱片銷售=唱片業界=音樂業界正一步步沒落,已經完全成為夕陽產業。但是“音樂文化”絕對沒有出現衰退的狀況。

YOSHIKI:就是啊,這在X JAPAN開巡迴的期間,就證實了這一點。並不是出了專輯,為了宣傳專輯而開巡迴,而是讓X JAPAN本身出鋒頭的活動,因為在巡迴世界各地的時候,不太有考慮唱片銷售的問題。

──我認為X現在仍然是走在時代的最先端,引領後輩的獨特存在。

YOSHIKI:這也是因為歌迷們的幫助。

──X JAPAN真正了不起的就是在這裡。

YOSHIKI:我們自己是很有勇無謀,連唱片公司都還沒確定,日本的話數位下載是委託AVEX,DVD是GENEON UNIVERSAL,「JADE」的數位下載在美國是EMI,其他則是透過William Morris Endeavor發到其他各國。全部以藝人為主體來處理,其實非常辛苦,但是在自由度這點上不是就特別有優勢嗎?

──擁有EXTASY RECORDS這個獨立廠牌的經驗、又曾經站在主流業界的正中央,然後是現代的全方位推動,能掌握所有的活動型態,也因為X JAPAN是如此的大怪獸的緣故吧。

YOSHIKI:說不定就是因為有獨立廠牌的經驗,現在才做得起來也說不定。目前可能跟以前在甚麼都沒有的狀況下開始做的情形很像。

──雖然是這麼說,新專輯還是讓人等不及想聽啊。

YOSHIKI:…也是,實際上對於新專輯的型態,我也一直都很頭痛。以前Violet UK也一直很煩惱這個問題,現在會覺得,在這個時代中,出個把十幾條歌排在一起的東西到底是有甚麼意義。為什麼要以專輯的型態推出,是不是該多出幾個只有3~4首歌的、類似MAXI單曲般的東西,還是1首1首提供數位下載…。至今為止也零零碎碎地出了一些,每次被人說「請出專輯再巡迴」的時候,都會覺得「為什麼?」「這有什麼好處嗎?」。

──很敏銳的發言呢。

YOSHIKI:雖然人家是對我說「因為音樂業界需要專輯」,但是我們做東西不是做給業界,而是要看歌迷想要什麼(笑)。因為現在的銷售方式大多數都以數位下載為基礎,所以已經不再那麼要求聽專輯這件事了。在這樣的狀況下,到底要如何去創造專輯的整體概念,或是製作出按照演唱會流程所安排的專輯…這類的事情,讓我一直都覺得很困擾。

──真棒的想法。

YOSHIKI:因為是娛樂事業,所以一直都有考慮這方面的事情。雖然我基本上是作曲家,也是演奏這些作品的表演者,不過從獨立樂團的時期開始,就一直在思考這些要如何傳達給視聽者,並不是單純地做了以後演奏,說「請聽」而已。

──的確是很值得探討的問題。因為現在的時代,已經變成不會想為了做專輯而做專輯的情況了。

YOSHIKI:因為現在剛結束巡迴,是接近腦海中一片空白的狀態,這幾個星期內必須重新回顧整個巡迴,徹底檢討開巡迴的意義,現在是為了什麼朝向什麼樣的目標邁進。X JAPAN也是,不會是單純地開演唱會,觀眾也很HIGH很棒很開心這樣而已。一定要找出接下來必須做什麼,要有使命感才行。

──想達成的目標是?

YOSHIKI:當然,最大的目標是成為世界第一的搖滾樂手。在這個過程之中,當然也需要被稱之為專輯的東西,但是如果出的話,到底要如何宣傳,要以什麼樣的形式,怎麼處理,然後接下來自己要到哪裡去?這些問題,接下來希望在邊完成專輯時,邊給自己一點時間繼續思考。

──很期待。

YOSHIKI:雖然很像在叫狼來了,不過專輯本身真的是差不多完成了喔。接下來只有類似編輯和聲效的表現等部份。但是這正是影響到這張專輯人家聽起來是怎麼樣、要往什麼樣的方向販售的關鍵。

──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吧。

YOSHIKI:的確非常重要。如果是以買CD的人為主要著眼點,那就會變成是這樣…但是如果是以這樣的形式開放下載,又非常無聊…,從這樣的狀況看來,發行的形式還是會因為流通的方式而改變。

目前創作者的自我呈現方式真的已經極為自由,樂曲的長度、樂曲與樂曲之間的連結,都已經不必再侷限於固定印象之中。之後YOSHIKI更熱切地繼續說了許多。「為什麼大家都把歌寫成3分鐘、4分鐘、5分鐘呢?」YOSHIKI搖頭。在創作表現的領域中,被所謂的CD這種僅限於79分58秒99個音軌的包裝所束縛,也很無趣。「如果是現在的話,要做3小時、4小時的專輯也可以吧?當然只有15分鐘可能也不錯…」

「例如說,至今為止,都認為菜肴是盛在盤子裡。而盤子的大小是固定的。但是現在完全沒有盤子的大小之類的東西。可以在喜歡的地方做喜歡的菜色。當然這也看歌迷們的食量有多大,所以不可能吃到好幾十碗,也不可能做太少。但是必須從這樣的條件中去思考專輯的問題。」──YOSHIKI

最後,YOSHIKI以一個創造作品並表現與傳達的創作者的身分,表現出極為敏銳的感性,並回以微笑。全世界有許多歌迷在等待這件事,他還是謙遜地說「進行世界巡迴也讓我成長許多。就像做夢一樣。」而雖然在完成專輯之前必須面對許多困境,但他仍眼神閃亮地表示「將會努力前進」。

音樂的週遭環境在網路的影響下可看到急遽的變化。而無法改變及適應的組織和藝人,可以發現他們一個個消失。X JAPAN所示的活動的背面,可以預見日本的音樂產業在全球化之後,能在全世界如何傳出聲音,可說是能反射未來的指南針。1980年代以EXTASY RECORDS改寫日本搖滾歷史的X JAPAN,正是開創2010年代的偉大先鋒,為了在此刻畫出這個事實,我完成了這篇文章。

text by BARKS編輯長 烏丸


Posted by yxl2008 at 21:01回應(0)引用(0)雜誌訪談

[natalie] YOSHIKI單獨訪談

[本文謝絕轉載]

http://natalie.mu/music/pp/xjapan

X JAPAN推出了「THE LAST LIVE 完全版」的演唱會DVD,這是完整收錄1997年12月31日在東京巨蛋舉行的演唱會內容的影像作品。這場已經被當做傳說來討論的解散演唱會,終於得以毫不闕漏的形式來細細品味。

Natarie網路報為了紀念這片DVD的發行,對目前人在日本的YOSHIKI(Dr, Piano)進行了專訪。因為他從2007年10月X JAPAN正式重組開始,一直積極地進行活動,前幾天才剛結束世界巡迴,我們也藉由這次的機會,談了各式各樣的話題。

採訪・撰文 / 大山卓也 訪談攝影 / 平沼久奈

一直是「不會有明天」的心情

──恭喜您在世界巡迴獲得大成功。

謝謝。

──身體的狀況如何呢?

有點太逞強了,所以接下來要回美國住院檢查。雖然應該是沒事。

──因為巡迴很操勞是吧。

2年多之前脖子有開過刀,從當時起這三根指頭(左手的中指、無名指、小指)就一直麻痺,一直治不好。所以現在也還是在吃解除麻痺感的藥。醫生是叫我「不要再打鼓了」所以一開始是有想要儘量控制,但是演唱會一開始,就變成反正怎樣都不管它了,大概是這樣吧。

──因為會整個開始燃燒?
因為我一直是以「不會有明天」的心情一路走來的。不想為了考慮到將來而控制。真的每次都是認真的拚下去。

過去能隨著未來而改變
──在此時發售了「THE LAST LIVE 完全版」的DVD。YOSHIKI您自己應該也很久沒看那場演唱會的影片了吧?

是啊。DVD通常是演唱會結束之後就馬上會出,但當時我沒辦法看影片,大概2年後左右才被唱片公司老闆說「還是出一出比較好」,所以才努力開始編輯,當時沒辦法做到最後,到「ENDLESS RAIN」是我的極限。根本是邊看邊哭。但是過了10幾年的歲月,正在進行世界巡迴的此刻,終於產生了能夠在好好面對過去的前提下,朝向未來前進的感覺。LAST LIVE還是非常重要的分水嶺。

──讓您能這麼想的契機是?

還是因為有現在的活動,才能真正好好面對過去。當時已經是一種絕望的心情,舉行LAST LIVE的時候,是在悲傷與痛苦中把它當成一切的終點。特別是之後HIDE去世時,覺得X JAPAN絕對不可能重新開始活動。我自己也想要往製作人與作曲家之路前進,沒辦法想像自己會以藝人的身分像這樣繼續進行表演。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一直都是這麼覺得。

──但是現在,卻是以X JAPAN重新開始了正規的活動。

我覺得很像在作夢。

──而且當時沒達成的進軍世界的宏願,也已經成為在現實中發生的事情。

是啊。當時在還沒進軍世界的狀況下就結束,讓我覺得很不甘願,那瞬間可說是自己的人生中首次遭遇到挫折。我一直認為所謂的失敗是在放棄的時候才是失敗,如果還沒放棄的話就不算是失敗。但是舉行LAST LIVE,因為是在還沒有達到目標之前就結束,會覺得「啊,果然還是沒辦到」。

──所以心裡一直都覺得不甘願。

是的。但是過了10幾年的歲月,現在又能夠邁向世界了。我以前在不知道什麼的訪問裡有提到過「過去能隨著未来而改變」。如果目前沒有這樣的現在,當時的事情就會一直是悲傷的過去。但因為現在已經邁步向前,所以就可以把那個LAST LIVE當做只是一個過程。不是句點,而只是逗號般的東西。

──這樣想想還蠻不可思議的呢。當時沒辦法辦到的事情,現在卻以自然而然的形式正在實現。

真的每天起床時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覺得自己真的是在過著幸福的人生。從解散起的10年間,網路很明顯地在進化,X JAPAN的音樂在YouTube上擴散,也由於其他的視覺系樂團的活躍,讓視覺系本身向全世界拓展。然後忽然發現X JAPAN的歌迷在全世界一直增加。

──X JAPAN在當時播的種逐漸擴散開來了呢。

雖然以前曾經誇口說「音樂可以超越所有國境、年齡、人種」,但這現在竟然成為事實,我自己也很驚訝。LAST LIVE的時候是覺得自己死亡了一次,但現在則是在歌迷們的感情中活了過來。因為是在這樣的心情中活著,所以反而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副歌還是該唱「紅に染まった」

──世界巡迴無論是開到哪個國家都盛況空前,那您認為X JAPAN為什麼會如此受到海外歌迷的支持呢?

雖然這聽起來可能很像老生常談,不過只要努力就必定能獲得回報,應該也是因為我們一直都認真地在做音樂的緣故吧。全心全意地做出真正想傳遞的音樂。還有演唱會,沒有任何演唱會是以普通把他開完的想法在開,而全部都是全心全意獻上一切。當然自己也有從戰略面來思考,但是最後還是要看自己能多純粹地投入在音樂中。那就能觸動人心,超越時代與人種的障壁。

──音樂性方面呢? X JAPAN的音樂中某部份有某種日本的感覺,可說是一種極致的純粹美學,我覺得就某方面來說,也許也是因此而受到海外聽眾的熱烈支持。

我也深深地這麼覺得。我自己是很直接地受到西洋音樂的影響,同時也受到日本音樂的影響,而這雙方自然而然地交織出的東西就是X JAPAN。我也聽了很多日本的流行歌和古典音樂,當然西洋的硬式搖滾、龐克搖滾和重金屬音樂也全部都有在聽,這些東西先自己消化一遍,再誕生出來的就是X JAPAN的音樂,這反而被西洋音樂的樂迷說是新的東西。

──說到這個,世界巡迴表演時,聽說是日文與英文的歌詞混著唱的樣子。

一開始北美巡迴時,是全部以英文的歌詞在唱。但是從途中開始討論「這首歌還是唱日文比較好吧」之類。例如說有一首名叫「紅」的曲子,在北美巡迴的途中,覺得副歌還是該唱「紅に染まった(KURENAI NI SOMATTA)」,所以那裡就變成唱日文,「Rusty Nail」在新專輯中大概會是全英文的版本,但在北美巡迴的後半還是故意讓一部分唱日文。

──蠻有趣的。

就像我們喜歡西洋音樂而拚命學英文一樣,海外的人們學了日文跟我們一起唱副歌。

──我覺得這種日本風格的要素,是X JAPAN的核心之一。

因為是「被染成深紅的我」(笑)。無論對哪裡來說都是日本風。


解散前曾遺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從重組之後已經過了4年,復活後的X JAPAN也參加了LOLLAPALOOZA與SUMMER SONIC、a-nation這些音樂節的演出。90年代的X幾乎不跟其他團一起演出,也沒有參加音樂節,給人某種孤傲的樂團的強烈印象。現在會是這樣,在心境上是有什麼變化嗎?

一言以蔽之,就是終於回到了原點。這次的海外巡迴也是一樣,極端地說來,我們的想法是只要有觀眾,就算是只有一個燈泡的舞台也還是會開演唱會。既然巡了這麼多國家,當然有很多搞不定的事情。像是器材沒運到,或是配電來不及只好用發電機來當電源之類,或是沒有後台休息室等等。

──是在日本完全無法想像的狀況呢。

以前,在LAST LIVE之前的X JAPAN,一直都只在東京巨蛋開演唱會。毎年都只有在東京巨蛋開,這也是很極端的例子,人到後台休息室之後就有法國料理的套餐送上來,像這樣之類的(笑)。只要把腳舉到桌子上,就有誰幫忙穿鞋子。鼓組準備了3套,其中1個壞掉了就用下一個。也是曾經做到這種程度。

──原來如此。

團員彼此間的對話,也變成都是透過各自的經紀人,由經紀人來傳話。但是我們明明就是在彼此的面前。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有察覺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遺忘了。我們置身於能做音樂的環境中,這是何等幸福的事情之類。

──這是置身於漩渦中心時沒注意到的事吧。

樂團一旦解散,同時也與ToshI分開,在那10年的空白期間,才知道自己當時是有多幸福。在北美巡迴之前也有參加LOLLAPALOOZA,因為是音樂節,所以連當天的預演都沒有,直接就上台了。在正式上台前,自己確認鼓組的狀態,演奏時壞掉也只好邊調整邊打(笑)。巡迴是從這種情況下開始,北美巡迴期間也不斷發生問題,所以每次在開的時候都有回歸原點的感覺。以前還在巡迴LIVE HOUSE的時代,有駕照的只有我和HIDE而已,所以一直都是我和HIDE在開車。自己開車載器材,現在終於能回到那時的心情了。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還是有參與日本國內的大型音樂節。

會參加SUMMER SONIC,是因為有朋友請客找我去的時候,剛好也有SUMMER SONIC的工作人員出席,而當時我說「下次想去參加SUMMER SONIC看看呢」,對方馬上就問「真的想參加?」「想啊想啊」,就像這樣。然後這次就實現了。音樂節很好啊。有種離開主場的氣氛,也跟X JAPAN很合,能夠吸引第一次看的人,讓他們變成歌迷。其實以前一直都是這樣的感覺,所以現在也還是邊享受這樣的感覺邊參加演出。


因為在世界市場上還是新人樂團

──特別是在90年代的後半,X JAPAN本身發展成巨大的計畫,與那個時代相較,現在活動的狀態更給人說做就做的印象。

因為在海外當然會被人家問說「你們是誰?」。有些情況下自尊之類的也會被踐踏得七零八落。如果要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前進,那也只能回到原點。因為如果以世界市場的立場來考量,我們仍是新人樂團。

──以前的X JAPAN與復活後的X JAPAN,團員彼此間的關係有改變嗎?

嗯,是啊。在海外巡迴的期間,大家在一起的時間就變得很長。也因為只以最底限的工作人員在運作,所以團員彼此間的距離拉近了。有在巡迴的巴士裡一起喝酒之類。有比較像樂團了。

──那看來也可以相當期待今後的活動。

剛重組在東京巨蛋舉行3DAYS演唱會時,還不知道X JAPAN之後會繼續,還是只有當時開演唱會。因為LAST LIVE太過強烈,只令人感到心痛,所以本來開演唱會的目的,是想要好好重組之後再始有終地劃下句點。但是如果要開,還是不想開像是同學會般的演唱會,還是想要繼續進化。所以這次的巡迴也是新歌和以前的歌各佔50%,讓人欣賞現在的X JAPAN,我在開演唱會時,是希望不要輸給重組前的X JAPAN。


新專輯已經幾乎完成了

──另外,製作新專輯的情況順利嗎?

其實我本來是希望在歐洲巡迴前完成(笑)。

──那麼,現在感覺上已經接近完成了嗎?

是的。主唱的歌聲已經錄好了,鼓也幾乎錄好了。只是正在煩惱說到底還要不要多加一首歌下去,基本上是已經好了。

──是什麼樣的內容呢?

新歌和舊歌交雜而成的感覺。我是想以這張專輯,表現出目前最好的X JAPAN。畢竟我們在海外是新人樂團,所以想讓這張專輯當作「這就是X JAPAN」的名片。

──舊歌是收錄英文版嗎?

在北美巡迴之前是打算做100%英文。但是在巡迴的途中,開始覺得計畫性地加入日文比較好。不過即使是如此,日文還是不會超過2成。

──那也有我們都還沒聽過的新歌吧。

有啊。我想應該能讓大家感受到現在的X JAPAN。

──大概會是什麼時候發售?

如果被要求說明日就出,也是可以就現在已經做好的歌直接出……。

──還有1首無法決定?

是啊。還有我覺得,專輯的意義在這幾年已經改變了。由於這個時代的主流已經變成數位下載,所以到底該如何傳達專輯的概念,或是會考慮「專輯真的重要嗎?」這方面也是有點煩惱。


故意讓英文歌詞保有日文的腔調

──您錄音一直都很耗時間,實際上到底是為什麼這麼花時間呢?

這個嘛,我自己也是覺得該在哪告一段落了(笑)。具體來說,例如「JADE」這首歌之前有開放數位下載,但是那之後又讓世界頂尖的4名混音師做最後的混音。

──咦,也就是說最終完成的總共有4個版本?

就是可以從其中選出最好的結果。還有因為我自己的錄音室一直都擁有最優良的錄音環境,所以事實上說不定反而不太好(笑)。因為器材很多,所以要選的時候就很花時間。

──真是奢侈的煩惱呢(笑)。

嗯,但是從以前就是很花時間的樂團。每個部分都仔細查看到過頭。最後會察覺看不到整體的感覺,而之後再重新看整體,又會變成「那還是再從頭來過吧」。主唱這次也是以英文為主,ToshI也很努力地在發音方面加油,但是我們既然不是美國人,所以多少也應該加入有點日文味的發音,所以就一直選來選去選不完。

──故意用有點日文的發音?

是啊。不要是單純的發音準確的英文,而在這部份故意加一點日文的腔調下去。


90年代時看不見要擊破的障壁

──再結成後的音樂性有產生變化嗎?

並沒有刻意想要改變,無論如何就是想寫出自己能寫出的最好的曲子。如果曲子無法打動自己的心,當然也無法打動他人的心。所以想寫出自己聽了也會感動的曲子。

──雖然X JAPAN的團長是YOSHIKI您,但實際上樂曲中也可以清楚地聽出各團員強烈的特人特色。SUGIZO加入對於音樂方面有帶來什麼影響嗎?

有啊,因為他也會拉小提琴,所以可說是拓展了X JAPAN的音樂。「JADE」的獨奏也請SUGIZO彈了好幾個版本,在音色方面也是跟他說「請在這裡加入喜歡的噪音」,然後再從中選擇。

──的確是樂團啊。

嗯,無論是吉他或是貝斯,在音的處理上都是交給他們。不過我的指示也很細就是了(笑)。

──聽您提這些,感覺得到現在的YOSHIKI非常開心哪。

是啊。也是因為正在向世界前進,所以無論是多苦的事情都可以從積極的方向來思考。

──解散前所擁有的悲壯感般的東西,現在已經變得很稀薄,反而是明亮而歡樂的部份正在出現的感覺。

因為那時在訪談中,都很普通地說「X JAPAN已經不是樂團了」。

──現在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了嗎?

是刻意要做樂團。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無法好好地表演。

──果然YOSHIKI您的內心有什麼改變了吧。

例如說有障壁的時候,我會為了要超越障壁或破壞障壁而燃起強烈的競爭意識。但是在那個90年代左右,已經看不到要去破壞的障壁。不知道到底是要跟什麼怎麼戰鬥的感覺。但是現在會覺得,無論是障壁有多高,或有多厚,無論什麼是什麼,都可以把它打壞。看得見目標是很重要的。


基本上都是待在醫院或錄音室

──另外,YOSHIKI您現在每天大概是怎麼過日子的呢? 我們想知道YOSHIKI您每天大概是怎麼過的。

最近因為都在巡迴,所以整個變得亂七八糟。基本上失眠的很嚴重,所以平常很難睡著,大概每2天只睡個1次左右。

──咦?2天才1次?

是的。所以美國總共有4名助手,以便在我醒著的時候都有人幫忙。工作的時間跟到底是晚上或是白天沒什麼關係,有時候會半夜2點到錄音室開始工作。雖然被醫生說這樣「不太好」。

──說的也是(笑)。現在基本上是住在洛杉磯對吧?

因為戶口在那邊。但是接下來想要再增加歐洲和亞洲這邊待的比率。

──不是巡迴的時期,醒著的時候大概都在做些什麼呢?

基本上就是去看醫生或是錄音。身體其實相當虛弱,所以每星期會打1次左右的點滴。其他時間就是一直在錄音室。

──有什麼私人的興趣嗎……?

以前很喜歡車子。現在是什麼呢……。啊,開始世界巡迴之後,就很想學語言,現在還一直在學法語。最近還有西班牙語和中文等等。

──無論有多少時間都還是不夠用呢。

不過學語言的時候,可以不要想其他的事情不是嗎。讓腦子可以只集中在那件事上反而很輕鬆。如果是什麼都沒有的狀態,會開始思考錄音的事情和巡迴的事情,就覺得很累,但是學語言的時候反而可以沉澱下來。

──很期待新專輯。之後也還會繼續開演唱會?

是的。下次應該會是帶著專輯一起進行的感覺。

Posted by yxl2008 at 16:58回應(0)引用(1)雜誌訪談

November 15,2011

[modelpress] X JAPAN・YOSHIKI,談時尚・生活・女性 

X JAPAN・YOSHIKI,談時尚・生活・女性 modelpress獨家專訪
2011-11-15 21:28:16

http://mdpr.jp/021158408

X JAPAN・YOSHIKI在參加12日於東京・國立代代木競技場第一體育館舉行的日本最大型時尚&音樂活動「Girls Award 2011 AUTUMN/WINTER」時,接受了modelpress的獨家專訪。

在當天受訪前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中,他提到了今年X JAPAN的南美巡迴、亞洲巡迴等活動,以及關於明年的新專輯發售的話題。另外,還提到了可能會成為人生最重要工作的事情,也就是明年年初會在好萊塢進行的計畫等等。

記者會之後,YOSHIKI一直很輕鬆地待在後台休息室。這次的訪談則是特地以音樂之外的個人生活為主題進行。

◆YOSHIKI訪談

- 今年3月YOSHIKI您製作了服裝秀「ASIA GIRLS EXPLOSION」對吧。這次則是以模特兒的身分出場,令人感受到您對流行時尚的關注。YOSHIKI對時尚有甚麼想法呢?

YOSHIKI:嗯,我很喜歡流行服飾。本來就是視覺系,所以對我來說是跟音樂同等重要的事情。與活動製作人相較,以模特兒的身分參與演出輕鬆多了(笑)。

- 最近有比較注意或喜歡的品牌嗎?

YOSHIKI:今天的衣服和T恤都是「Roen」的,絲巾和墨鏡則是由「Louis Vuitton」提供,這兩個牌子我都很喜歡。平常則是會留意「GUCCI」、「Dolce&Gabbana」、「PRADA」、「Louis Vuitton」、「Dior」等等。目前因為日本的流行服飾也相當有趣,所以有在注意。

- 您穿的鞋子一直都很酷呢。

YOSHIKI:嗯。鞋子也很多都是日本的。我的造型師很優秀(笑)。

- YOSHIKI您到過世界各地,有覺得哪個國家的女孩子特別時髦嗎?

YOSHIKI:倫敦吧。我喜歡別具一格的流行服飾。日本的女孩子也很時髦。

- 您平常是住LA,那通常是甚麼樣的打扮呢?LA好像大部分人的穿著都很隨興,有些人甚至穿著睡衣在外面晃的樣子?

YOSHIKI:LA很多人都不太理會時尚。是真的有人穿睡衣。很自由(笑)。我即使去了LA,也還是跟大家反其道而行,毫不猶豫地享受著打扮時髦的樂趣(笑)。

- 平常購物的時候是怎麼穿呢?

YOSHIKI:嗯,出門購物的時候,也都會穿得整整齊齊(笑)。

- 今天髮型跟平常X JAPAN時不一樣,有特別吹過和染過。這個挑染的紅色看起來很帥呢。

YOSHIKI:X JAPAN那邊,因為演唱會開始之後,頭髮馬上就會變得亂七八糟,所以其實根本不會刻意做頭髮。今天是為了上台所以剛剛特別請人幫忙吹和染。試著加了一些紅色。

- 說到染髮,YOSHIKI您一直都有染髮,那有平常有怎麼樣在護髮嗎?

YOSHIKI:平常護髮也就是有用護髮霜而已。並沒有特別做甚麼。不過現在住的LA家中有蒸氣三溫暖,每天早晩進去兩次,可能有幫助吧。似乎對頭髪和肌膚不錯。

- 那有特別在健身和作訓練嗎?大概是怎樣的情況呢?

YOSHIKI:因為家裡有兩間健身房,所以每2天會做1次健身的訓練。

巡迴之前是上半身與下半身分別以不同的項目,進行等同於健美選手的訓練。由於我上半身還蠻容易長肌肉的,所以變得很壯。只不過在巡迴的時候如果肌肉長太壯,反而會不好打鼓,所以就分幾次做輕度訓練的項目。

也有在吃各種輔助營養劑。

- 輔助營養劑啊。有特別推薦的嗎?

YOSHIKI:我吃的是醫生特別調配的,不過最近是積極地攝取維他命D。似乎對於壓力和疲勞相當有幫助。

- 在飲食生活方面有特別注意的事情嗎?

YOSHIKI:在巡迴期間不太吃碳水化合物。不過有特別加強蔬菜等食物纖維的攝取。平常也儘量不吃速食。

在LA要注意飲食還蠻麻煩的(因為很少有健康的食物)。所以這十年來一直都有聘請專屬的廚師。由於我最近為了巡迴到處飛來飛去,所以現在也沒有吃廚師煮的東西。雖然有飲食限制,不過巡迴期間也有享受各國的料理。

在中國的時候因為一直待在上海,所以只有吃中華料理。燕窩蠻好吃的(笑)。

- 想來歌迷們也對您脖子和腱鞘炎等身體狀況十分關切,不曉得目前是怎麼樣?

YOSHIKI:脖子和腱鞘炎狀況並不是很好。(動左手)指尖還是麻痺的。但是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 LA的生活大概是甚麼樣的感覺呢?

YOSHIKI:因為大部分都關在錄音室裡,所以是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白天不太能動彈,早上睡覺晚上醒來,可說是像吸血鬼般的感覺吧。

- 容我大膽地問一下,喜歡甚麼樣類型的女孩子呢?

YOSHIKI:還是溫柔的好(笑)。因為我過著如此不規律的生活,所以如果有人能在我回家的時候煮東西給我吃,那還蠻吸引我的。

想要吃不是廚師做的,而是包含著戀人的心意的料理(笑)。

- 耶誕節有甚麼計畫嗎?

大概是關在錄音室裡工作吧(笑)。因為現在不但要製作X JAPAN的新專輯,還有另一個很大的好萊塢的計畫(明年年初的計畫)…。

- 換個話題,YOSHIKI您也同時是globe extream的成員。最近KEIKO小姐病倒了,您跟小室先生有聯絡嗎?

YOSHIKI:我很擔心。我是沒有跟KEIKO直接講話,不過會找機會去探病。今天跟小室講電話講了蠻久的。還因此而差點遲到。他是說她目前的病情算是已經「跨過難關」。「我們(小室哲哉)給人的印象都是身體不好,而KEIKO則一直都是精神奕奕,所以她生病還蠻令人震驚的」大概講了這些吧。

- 最後,因為「modelpress」的讀者以女性居多,所以想請您對正在努力朝夢想邁進的女孩子們提一些建議。

YOSHIKI:最重要的是要相信夢想一定會成真。如果在哪裡開始懷疑自己的話,就無法實現了。無論如何都要相信自己,朝向夢想一起努力。

- 謝謝。


◆在「Girls Award」中以模特兒身分走秀

在這次的「Girls Award」中,YOSHIKI以唯一的男性模特兒身分登場。在大音量的X JAPAN「JADE」中,螢幕一開始播放世界巡迴中的YOSHIKI影像,現場就湧起了巨大的歡呼聲。「Roen」的骷髏T恤配上「Louis Vuitton」的絲巾和墨鏡。全身黑色的造型配上打滿鉚釘的皮帶以及綁帶的長靴。邊走伸展台邊向觀眾席拋出紅玫瑰的他,不愧是萬人迷。

◆X JAPAN順利完成南美與亞洲巡迴。明年將推出期待已久的新專輯

2011年除了3月的「ASIA GIRLS EXPLOSION」、8月的「SUMMER SONIC」、「a-nation」之外,也從9月9日起開始在智利、巴西、阿根廷、祕魯、墨西哥等5國進行南美巡迴,10月28日起開始在韓國、中國上海、香港、台灣、泰國展開亞洲巡迴,積極地舉行了多場演唱會。

在這天的媒體聯訪中,也提到「明年要向全世界發售新專輯」。

關於驟逝的hide以及前團員TAIJI,他也提到說「hide那時也是這樣,是之後才被悲傷所襲擊。TAIJI去世的時候曾回過日本一次,他已經化為飛灰之後才去見他。雖然覺得自己有比較堅強,但在這種時候,會覺得更是必須前進。只不過,有可能也只是還沒辦法完全把心情調適好而已。Hide與TAIJI,失去這兩位重要的團員,真的讓我很難過。我想要擔起他們兩位的份,繼續站在舞台上」。

以「背負」起一切的決心,繼續朝向未知領域挑戰的YOSHIKI。他今後的動向也非常值得注意。(modelpress)

■YOSHIKI簡介

音樂製作人、鼓手、鋼琴家、作曲家。
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鼓、鋼琴)。
也跟小室哲哉一起進行V2、globe extreme等音樂活動。
並以Violet UK、S.K.I.N.等進行音樂活動。

Posted by yxl2008 at 23:56回應(2)引用(0)雜誌訪談

November 12,2011

[新聞] YOSHIKI預告了明年在好萊塢的新計畫 「這輩子最重要的工作」

YOSHIKI預告了明年在好萊塢的新計畫 「這輩子最重要的工作」

oricon style 2011年11月12日 21時02分

http://www.oricon.co.jp/news/entertainment/2003683/

 搖滾樂團X JAPAN的YOSHIKI,以特別來賓的身分,在12日於東京・國立代代木競技場第一體育館舉行的時尚&音樂的慶典『GirlsAward AUTUMN/WINTER 2011』中擔任模特兒。參加活動之後,YOSHIKI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明年X JAPAN的新專輯發售前,「說不定還有一個。好萊塢那邊有一個超大的計劃,是以作曲家的身分在談,這也許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工作也說不定」,預告了未來的新計畫。

 X JAPAN自去年的北美巡迴開始,今年也成功地完成了歐洲、南美、與亞洲巡迴,這個月8日甚至在為嚴重水患所困的泰國・曼谷舉行了演唱會。從他談到「今年包括音樂節活動在內,開了超多次演唱會。因為今年舉行的演唱會都非常成功,讓我更有自信,能向世界繼續邁進」可感受到他過得十分充實,在歐洲巡迴方面「演唱會結束之後在巴士上睡覺,起床之後就到了不同的國家」,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另外,也提到因為globe的主唱KEIKO蜘蛛膜下出血住院,所以有跟她先生,也就是音樂製作人小室哲哉通過電話,「因為這事情還蠻嚴重的,會再看情況回國」有講好要見面。另外今年因為創團團員TAIJI去世,「對於我自己來說,只能扛著這件事繼續前進。雖然心情還沒有辦法完全沉澱下來,但也覺得在各方面有比較堅強,還是很難過就是了。」他以凝重的表情這麼說。

Posted by yxl2008 at 21:15回應(1)引用(0)新聞記事

November 11,2011

[新聞] X JAPAN・YOSHIKI,保證會在「下次出現在大家面前之前」完成新專輯

X JAPAN・YOSHIKI,保證會在「下次出現在大家面前之前」完成新專輯

eltha 2011年11月11日 19時46分
http://beauty.oricon.co.jp/news/2003637/full/

 搖滾樂團・X JAPAN的YOSHIKI於11日造訪東京・銀座的三麗鷗直營店。媒體在採訪時,問起1996年『DAHLIA』以來,至今尚未發行的新專輯的問題時,他拍胸脯保證「因為下星期要去美國了,所以下次出現在大家面前之前一定會完成」,讓當天前往現場的歌迷們都很開心。

 由於X JAPAN從10月28日起從韓國・首爾展開亞洲巡迴,在這段期間內YOSHIKI曾同時造訪各國的三麗鷗店,所以決定這次也要來銀座店。雖然歌迷多到把店塞得滿滿的,但YOSHIKI開玩笑說「我去了韓國、上海、香港、台北的店,不過日本的歌迷還是比較冷靜。在亞洲的三麗鷗店被推擠,差點以為要被擠死了。」

 「yoshikitty」是在2009年誕生的異業合作商品。雖然這天也公開了明年用的新設計,但YOSHIKI也苦笑著說「好像沒甚麼不一樣」。只不過「在後台要發火的時候,看到會覺得被安慰了。是我的護符。」因為有些人本來就是HELLO KITTY迷,對HELLO KITTY十分熱愛,所以他也提到「雖然這是北美巡迴時的事情,不過有人竟然只知道yoshikitty不知道我是誰。因為X JAPAN正在向全世界進軍,所以我必須更努力,不能輸給yoshikitty」展現出他不服輸的氣魄。

Posted by yxl2008 at 21:03回應(1)引用(0)新聞記事

November 10,2011

[訪談] AMAZON直擊訪問YOSHIKI

[本文謝絕轉載]

直擊訪問YOSHIKI

收錄X JAPAN在東京巨蛋的LAST LIVE影像的『X JAPAN THE LAST LIVE 完全版』 DVD,終於在10月26日發售了。另外,完整收錄1996年12月30&31日在東京巨蛋舉行的「DAHLIA TOUR FINAL」的『X JAPAN DAHLIA TOUR FINAL 完全版』,也將於12月21日發售。為了紀念這次DVD的發售,對X JAPAN的YOSHIKI先生直接進行專訪,也請他留下了想給各位的留言。

一開始的問候

因為X JAPAN的歷史,曾在「THE LAST LIVE」時告一段落,所以它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演唱會。在演唱會結束之後,也因為解散與HIDE的事情讓我非常傷心,所以連自己都無法回顧「THE LAST LIVE」。在好幾年之後,也曾經為了製作DVD,將這場演唱會剪輯到一半,但還是因為太難過了而做不出來。那之後又過了10年,因為現在是以X JAPAN的身分在進行世界巡迴,所以覺得必須再重新回顧那個時期,因為那時可說是起點,也同時讓這次的DVD化得以實現。


Q:請告訴我們您最早買的唱片是哪一張。還有您心中最棒的專輯是哪一張好嗎?
A:我本來只有在聽古典樂,所以最早買的唱片,大概是小學的時候買的古典樂專輯。那之後每個月都會去買古典樂專輯,不過有一天,在唱片行看到架上放著KISS的專輯,封面是妝化得超誇張的團員,就問店家說「這是甚麼?」請他們放給我聽,竟然非常喜歡。那就是我愛上搖滾樂團的起點。從古典音樂到搖滾樂,之後再往歌謠曲前進的感覺。變得順序很奇怪(笑)。我最喜歡的專輯嗎?事實上因為我甚麼都聽,在美國也很喜歡舞曲之類,常常在聽,所以就我的狀況來說,其實混在一起無法抉擇。雖然自己也很意外,不過偶爾覺得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拿X JAPAN起來聽(笑)。有種能被鼓舞的感覺!X JAPAN竟然很適合低潮的時候(笑)。

Q:在亞洲巡迴期間,最常聽的曲子是甚麼呢?
A:這次的亞洲巡迴,去了包括韓國、上海、香港、台北、還有泰國的曼谷等第,所以學了各地最通俗的曲子,在每場演唱會中彈奏。例如在韓國就彈了一首阿里郎。為了要在各地的演唱會中彈這些曲子,所以就有在聽。其他就為了在開演唱會的時候不要搞錯,一直聽X JAPAN的曲子(笑)

Q:亞洲巡迴有甚麼印象深刻的事嗎?
A:全部都很有印象,特別是泰國的演唱會印象非常深刻。在當時洪水的影響之下,雖然被告知說就算是能開演唱會,歌迷們可能也無法前往會場,但是我覺得在這種時候,就更得以「SHOW MUST GO ON」的信念努力前進,所以決定要開。事實上開幕時,竟然還是幾乎100%爆滿,而且聽說甚至有人是涉水而來。他們為了來看我們的演唱會,竟然這麼拚命,讓我真的非常感動,讓我覺得我想要為這些人好好努力。就像東日本大震災時,全世界的人都來幫助日本一樣,我覺得這場演唱會不也蘊含著互相幫助、一起前進的訊息嗎?

Q:也有推薦給古典入門者的曲子嗎?
A:一開始聽的話還是容易聽的比較合適吧~,像是蕭邦之類的不都還蠻容易聽 的嗎。我個人是喜歡柴可夫斯基,不過像拉赫曼尼諾夫之類旋律很美的應該都還蠻容易聽的吧。

Q:平常有休假的時候都在做甚麼呢?
A:其實幾乎都沒休假,不過因為很注重健康,如果有空檔的話就會去看病(笑)。有種把檢查當興趣的感覺(笑)。還有就是健身之類,基本上就是注重健康的生活,與窩在錄音室裡的不健康生活交錯般的感覺。

最後的留言

會有現在的X JAPAN,是因為有一直支持著我們的歌迷,以及工作人員的幫忙。明年也希望能繼續在世界各地積極地進行活動,請務必持續為我們加油。

Posted by yxl2008 at 19:10回應(0)引用(0)網路訪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