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7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ly 29,2009

[新聞]YOSHIKI頸椎椎間孔擴大手術順利完成

YOSHIKI頸椎椎間孔擴大手術順利完成

2009-07-29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51503


YOSHIKI的手術成功地結束了。

因為YOSHIKI本人極度希望「不想讓任何人看見我手術中的模樣」,所以手術時家人與親近的工作人員通通都不在場,只有醫師與本人。以大手術來說是很少見的情形。日本時間7月28日凌晨,在美國加州比佛利山莊的席德-西奈醫院進行的頸椎椎間孔擴大手術已順利完成,之後的狀況也十分順利。雖然是困難的手術,但是性命與中樞神經都沒有異狀。

由於體質十分敏感,所以對手術後的止痛藥產生過敏反應,一度陷入呼吸困難的狀態,但之後情況也安定下來。右手已經沒有麻痺感,恢復狀況十分良好。手術前麻痺的左手雖然恢復感覺,但似乎還殘留著麻痺感。

由於手術時是插管使用呼吸器輔助呼吸,所以醒來後與工作人員說話時聲音相當乾澀,而且麻醉也還沒退,要講話相當不易,但YOSHIKI一直說的是「法國公演一定要舉行……」。

手術前YOSHIKI看了歌迷給的大量留言,不停掉淚。在歌迷們的支持下,順利地完成手術,能夠踏出下一步,似乎讓他非常地開心。

接下來還必須繼續接受治療以及復健。雖然要讓身體狀態完全恢復還需要假以時日,但YOSHIKI有著比以前更加強韌的肉體與不屈的精神,將重新啟動。

在YOSHIKI的身體中,流動著猶如熱血奔騰般的歌迷的心意。至今已越過無數苦難的X JAPAN……讓YOSHIKI的肉體能奮力站起的,就是全世界的BLUE BLOOD:流動的青色血液。

Posted by yxl2008 at 4:24回應(5)引用(0)新聞記事

July 28,2009

[活動] ~朝向痊癒~YOSHIKI加油活動!

詳情請見http://yxl2008.pixnet.net/blog/post/27016753,謝謝。活動過後會將此處的廣告刪除,之前的活動內容也會移到PIXNET的BLOG去。

Posted by yxl2008 at 18:17回應(0)引用(0)台灣fans活動

July 27,2009

[新聞]YOSHIKI將於7月27日(一)接受頸椎椎間孔擴大術的治療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51438

YOSHIKI將於7月27日(一)接受頸椎椎間孔擴大術的治療

YOSHIKI將於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在美國加州比佛利山莊的席德-西奈醫院(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進行手術。預定由該院脊椎中心主任尼爾安納德(Neel Anand)醫師執刀。由於YOSHIKI被診斷為頸椎神經孔狹窄症,必須接受頸椎椎間孔擴大術(Foraminotomy)的手術治療。

超越極限、奮鬥至今的X JAPAN舞台演出,在YOSHIKI的肉體上留下許多戰績。YOSHIKI在激烈的打鼓演奏時已經逼近了身體的極限。由於頸椎椎間盤突出更加惡化,最近一個月YOSHIKI的手發生麻痺的症狀,甚至連演奏都成問題。

根據YOSHIKI在該中心的主治醫生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內科副教授富澤仁醫師表示,手術之後需要數週的時間才能恢復,恢復後要進行超過一個月的復健治療。如果過了好幾個月症狀都無法改善,就必須進一步接受椎板清除術(Laminectomy)、椎間盤清除術(Disectomy)、脊椎融合術(Spinal fusion)等治療方式,或是考慮進行人工椎間盤置換手術。

X JAPAN從2008年東京巨蛋的復活公演起,舉行了包括東京巨蛋5次公演在內的10場世界巡迴演出。但是YOSHIKI的宿疾頸椎椎間盤突出不斷惡化,每次公演之後都為劇痛所苦。為了能繼續舉行世界巡演,進入2009年之後,YOSHIKI連身周親近的工作人員都完全不提這件事情,5月底的台灣公演之後,左手失去感覺,進入7月之後右手也產生強烈的麻痺感。

他抽出錄音的空檔到醫院檢查,接受許多日本與美國著名醫師的診斷,雖然已經盡力處理,但是狀況比想像中更加嚴重。必須面對由於骨骼變型壓迫神經,讓左手的肌力不斷下降,腰骨也變形讓腳部發麻的事實。「用這麼激烈的方式打鼓,還可以維持這樣的狀態,可說是十分神奇。應該是非常努力地鍛鍊周圍的肌肉來支撐吧。」日本的醫師雖然對於YOSHIKI肉體強韌的程度十分驚訝,但還是超越了極限。

頸椎椎間孔擴大術絕對不是小手術。但是在必須對X JAPAN負責,並且要繼續活動的前提之下,這當然是YOSHIKI本人與支持著X JAPAN的工作人員都接受的事實與採取的決定。

為了將X JAPAN獻給歌迷,YOSHIKI每次都竭盡全力,抱著今天是最後一場也無所謂的覺悟與精神,來舉行每次的公演,這是歌迷眾所皆知的事情。由於擔心會失去X JAPAN,所以YOSHIKI一直都把所有的麻煩事攬在身上,只要解決了就萬事OK,以簡單的指示系統誕生了X JAPAN的奇蹟。「跟許多問題比起來,自己身體的問題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只要稍微忍耐就好了。」…也許YOSHIKI的心裡是這樣想的,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

狀況急轉直下。但是,YOSHIKI自己一定知道,有YOSHIKI的身體才會有X JAPAN。雖然這絕對不是令人開心的事情,只要越過這個關卡,YOSHIKI的身心一定會更加強韌。為了未來更閃亮的X JAPAN,我們只能祈禱。

以下是YOSHIKI官方手機網站「YOSHIKI Mobile」中發表的部份留言。

   ◆   ◆   ◆

給各位歌迷們
突然跟大家講這種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今天……LA時間的早上8:00am我的脖子將要接受手術治療。

我相信事情會朝好的方向前進……。
當我決定重組X JAPAN的時候,已經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的覺悟。
從去年3月東京巨蛋起總共十場的演唱會……雖然不見得能說是完美,但是我在每一次的舞台上都盡了全力。在那裡與大家共度的時間……無論今後發生什麼事,都是刻畫在自己人生中最美麗的回憶。

這幾個星期以來接受了日本與美國的知名醫師的診斷……
(官方手機網站「YOSHIKI mobile」YOSHIKI留言摘錄)

   ◆   ◆   ◆

雖然YOSHIKI本人是打算按照原訂計畫8月到鈴鹿看賽車比賽,並且舉行已經提過的法國公演,以及其他今後將宣布的所有公演,但是工作人員也不可能都完全不管。希望能夠慎重地觀察YOSHIKI手術後的狀況,以便選擇最好的方式。

為了YOSHIKI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安靜地等消息。為了避免混亂並且保護個人隱私,YOSHIKI是以匿名的方式入院。


以下是YOSHIKI主治醫師的留言。

擔任鼓手、鋼琴手的XJAPAN團長YOSHIKI,將於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在美國加州比佛利山莊的席德-西奈醫學中心接受頸部手術。執刀的醫師是席德-西奈脊椎中心的主任尼爾安納德。

由於他激烈的打鼓風格,YOSHIKI的頸部疼痛惡化,並且左手麻痺已經超過一個月,影響到他的演出。他的狀況已經由日本與美國的醫師診斷過。YOSHIKI並且接受了頸部X光照射、磁核共振掃描(MRI)與肌電圖(EMG)的檢查。在找過第二與第三意見的診斷與治療之後,他決定接受頸椎椎間孔擴大術來治療頸椎神經孔狹窄症。

YOSHIKI在席德-西奈醫學中心的主治醫師富澤仁醫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副教授)表示,預期他手術後需要數週的時間復原,之後需要一個月以上的復健。如果他的狀況沒有改善,就會建議他接受椎板清除術、椎間盤清除術、脊椎融合術等治療方式,或是考慮進行人工椎間盤置換手術。

Posted by yxl2008 at 5:32回應(10)引用(0)新聞記事

[新聞]YOSHIKI將進行治療頸椎椎間盤突出的手術

YOSHIKI將進行治療頸椎椎間盤突出的手術

日刊體育報 2009.7.27
http://www.nikkansports.com/entertainment/news/p-et-tp0-20090727-523666.html

本報於26日得知X JAPAN的團長YOSHIKI將接受治療頸椎椎間盤手術的消息。
目前已經在美國洛杉磯入院,將於當地時間27日早上8點(日本時間同日深夜)(譯註:台灣時間應該是27日深夜11時)開始進行手術。從去年三月的復活演唱會起,雖然一直持續抱病激烈地甩頭打鼓,一個月前左手開始麻痺,並且惡化到沒辦法拿鼓棒。最近右手也開始有麻痺感,接受日本與美國的醫師的檢查,診斷結果是骨頭變形造成的頸椎椎間孔狹窄症,並建議以手術的方式治療。

由於頸椎是許多神經集中的地方,也會影響他的演藝生涯,所以之前一直強硬地拒絕接受手術,而是持續以東洋醫學的方式來治療。但是因為手部痲痺無法演奏而決心接受手術。根據主治醫師表示,需要數週的時間康復,並且要一個月的復健治療。如果症狀無法改善,就必須進一步進行椎板切除、脊椎融合等手術。

YOSHIKI預定於八月底到鈴鹿觀賞賽車比賽,秋天起從法國再度展開世界巡迴。YOSHIKI是表示「決定重組樂團時已經有覺悟可能會變成這樣。」。

---
請大家幫忙集氣並祈禱手術成功吧。



Posted by yxl2008 at 1:58回應(1)引用(0)新聞記事

給各位歌迷們

[本文謝絕轉載]

給各位歌迷們

[ 2009-07-27 ]

突然跟大家講這種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今天……LA時間的早上8:00am我的脖子將要接受手術治療。

我相信事情會朝好的方向前進……。
當我決定重組X JAPAN的時候,已經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的覺悟。
從去年3月東京巨蛋起總共十場的演唱會……
雖然不見得能說是完美,
但是我在每一次的舞台上都盡了全力。在那裡與大家共度的時間……
無論今後發生什麼事,都是刻畫在自己人生中最美麗的回憶。

這幾個星期以來接受了日本與美國的知名醫師的診斷……
從"不可能再打鼓了"的說法,
到"如果換上人工椎間盤之後不過度活動,將來也許可以過著一般的生活"
獲得了各式各樣的診斷與意見……
至於我自己……
"要我怎樣都可以,
只要再次給我能打鼓的身體……
只要再次給我能彈鋼琴的身體……
就算是要切除骨頭或換骨頭都無所謂"
我是這樣對醫師說的。

現在是手術的數小時前……不過我自己相信這個手術會成功。
然後我是打算一定要開包括現在已經決定了的法國、
接下來要發表的其他國家、以及在日本的公演……。

大家請為我祈禱手術成功。

雖然沒辦法很傳神地用語言來表達……我會繼續演奏音樂,
直到身體灰飛煙滅的最後一瞬……。


~朝向毀滅~(笑)

LOVE

YOSHIKI

Posted by yxl2008 at 0:48回應(0)引用(0)Yoshiki Message

July 4,2009

Fool's Mate I.S. No.004 SUGIZO訪談

照例(SUGIZO桑對不起)是節譯。
其他除了別的活動之外,有談到一些歌迷對他加入X比較負面的反應,
這個部份也跳過。謝絕轉載。

--

[前略]

──實際上對於5月2&3日的東京巨蛋公演有什麼感覺呢?

「嗯-,在以自己的方式表現的方面跟之前並沒有什麼差異,所以也沒有什麼不同。不過責任感……或說是被看待的狀態是不同的。有很多外在的壓力。即使覺得"因為人家看待的方式不同,就得這樣",但再怎樣都只能表現自己。就像之前要是想當HIDE桑的媒介的瞬間就會希望自己能這麼做,而要是覺得應該發揮自己的特色時就會想要爆發出來。因為要找到自己這個存在的平衡,就必須採取自己能做的最好的行動。而且因為當時還有新歌。」

──的確。「Jade」的存在是一個關鍵。雖然「I.V.」或「Without You」的要素在「Jade」中也有出現,不過又變得更複雜了。這是YOSHIKI桑現在的模式嗎?

「解散前的X JAPAN和復活後的X JAPAN,音樂性從正面的意義來說已經有所不同。YOSHIKI桑是一位天才作曲家,而且他的天才在VIOLET UK又磨得更為精鍊。經過VIOLET UK的錄音以及許多製作的工作之後,YOSHIKI桑回到X JAPAN的歌曲又呈現出完全不同的色彩。實際上因為我非常喜歡VIOLET UK的音樂,所以跟他說"要表演(VIOLET UK)的時候請讓我演奏唷"(笑)。所以反而是YOSHIKI桑的新曲,我非常容易上手。不但更為刺激,也可以說與自己的核心更為接近。以往的X JAPAN的曲子,很難讓自己就這樣融入。雖然說十幾歲的時候彈了不少金屬樂,但是必須去學會在自己音樂經驗中從來沒有接觸過的部份,所以說彈起來不是"很習慣"而是"很有挑戰性"。但是新歌自己就可以直接融入,也剛好適合作曲者YOSHIKI桑的需要,所以目前可說是建立了相當良好的關係吧。」

──除了「Jade」之外還有一個關鍵,就是SUGIZO桑拉小提琴,第一天是「DAHLIA」的前奏,第二天是「紅」的導入部對吧?現在回想起來,在那裡出現的空間感與感動是高潮之一呢。

「我很光榮。那是因為我成為正式團員,其實是X JAPAN決定往新的道路前進的緣故吧。不是一直重複演出九零年代黃金時期的演奏樂團,而可以解釋為"再度開始向未來挑戰的活著的樂團"。如果我的存在能夠讓X JAPAN獲得新的生命力,或是注入新的可能性,我認為就是該做的事。

──我覺得那瞬間會場響起的歡呼聲,就是歌迷接受這些的證據。

「事實上因為我戴著耳機,所以幾乎聽不到。有人歡呼嗎?沒有一半是抱怨嗎?」

──啊哈哈哈(笑)。當場是"喔喔!!"的驚呼聲哪。因為很新鮮吧。

「果然。YOSHIKI桑最近也經常說,一個搖滾樂團裡有鼓手兼鋼琴手,而且吉他手兼小提琴手,應該全世界都不太找得到吧。所以要來活用這樣的可能性。還有就是我和YOSHIKI桑都是很喜歡即興演奏的傢伙,所以那個演奏幾乎都是即興的。只靠當時的感覺來彈而已。在巨蛋公演中,是維持即興告一段落之後進入下一首歌開頭的模式,這兩天在演奏即興時的刺激感與必備的黃金旋律時,其間的平衡讓我覺得感覺不錯。有時候是YOSHIKI桑擔任主奏,我用長音(long tone)來擦弦(barking),有時候則是反過來,真的配合的很好。

──還有台北公演……

「在那邊拉了「Silent Jealousy」。」

──台北的反應怎麼樣呢?

「我覺得很棒。我在LUNA SEA的時候就去了好幾次,台灣歌迷的熱情十分特別。就我的感覺來說,他們的心底有著拉丁系的熱情。也因為是這樣,所以十分開心。因為很像是第二故鄉,所以感覺很舒服,甚至可以說不太有在海外表演的感覺。」

[以下略]

Posted by yxl2008 at 3:05回應(0)引用(0)雜誌訪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