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4,2009

[新聞] X JAPAN將按照原訂計畫舉行東京巨蛋公演

X JAPAN將按照原訂計畫舉行東京巨蛋公演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090324/gnj0903240504018-n1.htm

產經體育報 2009.3.24 05:03

搖滾樂團X JAPAN的團長YOSHIKI(年齡未公開)23日於東京召開記者會,發表由於貝斯手HEATH(41)與其所屬事務所之間傳出的契約問題,而令人擔憂是否會被影響的5月2日、3日的公演,將按照原訂計畫舉行的消息。

由於HEATH在契約方面產生了十分嚴重的問題,所以將韓國公演與東京巨蛋公演的預約抽籤販賣延期。雖然樂團的活動未定,而且YOSHIKI明確地表示「內情相當混亂」,顯示出狀況十分複雜,但「X一直都很混亂,所以事情應該會好轉,所以就先決定一定要開演唱會來打破這樣的狀況。」向大家保證不會延期。

並且發表25日將會開始由自己的手機官網開始實施巨蛋公演的門票抽籤,也發表了5月30日將在台北縣板橋體育場舉行台灣公演的事項。

另外也公佈了新計畫「VIOLET UK」的新歌「ROSA」(發售日未定)將成為十年老友紀里谷和明(40)的電影「GOEMON」(5月1日起上映)的主題曲。這首宏大的抒情曲是初次公開,他充滿自信地說「這是最棒的傑作,電影也讓我感動萬分,希望能(與紀里谷導演)2人一起進軍世界。」

Posted by yxl2008 at 6:25回應(4)引用(0)新聞記事

March 14,2009

X JAPAN進入充電期? 首爾演唱會延期

X JAPAN進入充電期? 首爾演唱會延期

產經體育報 2009年3月14日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090314/gnj0903140506009-n1.htm

超人氣搖滾樂團X JAPAN於13日在官方網站公佈原訂於本月21、22日舉行的韓國公演延期的消息。由於貝斯手HEATH(年齡未公開)與所屬經紀事務所之間出問題,據說有可能退團。團員決定先進入充電期,並誓言「給各位帶來的麻煩一定會設法補償。」

X JAPAN雖然即將舉行首次的韓國首爾公演,但卻突然延期。這是由於HEATH與所屬經紀事務所之間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之故。

團員各自屬於不同的經紀事務所,只有在以樂團形式活動時是由「X JAPAN製作營運管理委員會」統整。前幾天部分的晚報報導才剛報導過HEATH想要離開事務所獨立的消息。

委員會表示,這次的延期是「因為(HEATH與事務所)之間出問題,目前委員會與事務所之間無法順利進行合作。這樣下去無法讓人看到好的表演,於是下了這樣的判斷。」其他的相關人士雖然也證明「HEATH也不是沒有可能退團」,不過委員會則是強調「現在只是等問題告一段落的充電期間。(就算退團)也不會解散。」

今後的活動未定,重新公演的日期也還沒決定,但是約一萬張已售出的門票將會退款。據說團員一致表示「為歌迷帶來的麻煩一定會補償」。

去年十月終於睽違十年重組的X JAPAN,在去年的除夕從東京的赤坂BLITZ公演開始展開世界巡迴。一月中旬成功地舉行了香港公演,今後也將會巡迴美國、法國、德國、泰國、中國等地。雖然5月2、3日預訂舉行東京巨蛋公演,但到底會怎麼樣呢....。

Posted by yxl2008 at 11:19回應(1)引用(0)新聞記事

March 10,2009

POP EYE 2009.4 "自殺"的反命題(Antithese) YOSHIKI訪談

[本譯文謝絕轉載]

POP EYE 2009.4 YOSHIKI訪談
Special Interview

"自殺"的反命題(譯註:Antithese,黑格爾辯證法中正反合的「反」)


自己結束生命的父親,與心中的傷,
將這樣的痛苦化為言語,
在本誌上談論對「生」與「死」的想法。


2009年2月,編輯的面前,是輕鬆地坐在沙發上的YOSHIKI桑。此次本誌獨占的單獨訪談,主題是「自殺」。

在X JAPAN復活以來,活動多到令人眼花撩亂的YOSHIKI桑,現在打算設立以公益活動為目的的「YOSHIKI基金」(暫定名稱)。其目的是「預防自殺」以及「援助自殺者的小孩或家人」。這到底是為了什麼。他自己對於自殺又有著什麼樣的想法呢?他注視著東京的夜景,像是把言語傳向人人一般,安祥地、懇切地開始訴說。

--是在什麼樣的契機下,想要設立「YOSHIKI基金」呢?

YOSHIKI(以下Y) 我很久以前就想這麼做了,不過公益活動要是自己沒有餘裕的話沒辦法進行,也覺得沒有餘裕卻做下去的話就好像是在騙人。現在會開始只是因為非常單純的理由,就是覺得「要等明天再做,不如今天就開始做。」現在還在籌備期間,但要是能做的事情想先努力做,所以就想先從捐款開始著手。

--活動的主題是援助自殺孤兒(父母或親人自殺而死的孩子)嗎?

Y 很自然地就變成這樣了。因為我想我是能了解自殺孤兒的心情的人之一,雖然還不知道具體來說要做什麼,但因為我是音樂家,所以也想要贊助音樂教育。

--了解自殺孤兒的心情,應該是與令尊的自殺有關吧?這也對這個基金的設立有很大的影響不是嗎?

Y 這當然也是,這個小時候造成的心靈創傷現在仍徘徊不去,就算是現在想到當時的事情也會開始掉淚。雖然當時還很小,還是會想「為什麼?」揹著這個問號活了下來,接下來也會這樣繼續活下去吧。

 在YOSHIKI桑10歲(譯註:應該是11歲不過雜誌上寫10歲)的時候,他的
 親生父親自殺,年紀僅33歲。父親的死,對於YOSHIKI桑的音樂活動有相當
 深遠的影響,X的曲的歌詞等等,也表現出了這樣的影響。

看日本的新聞,焦點不都放在自殺者的身上嗎?留下來的人門並不太受到注意,我也是這樣,留下來的人得懷抱著「為什麼不跟我討論呢?」或是「是因為我的緣故嗎?」之類的煩惱繼續活下去。所以,希望人在自殺之前,多想想身週的其他人,希望其他人不要再嘗到跟我一樣的痛苦。在這樣的想法下,就想到如果能設立基金,來盡力防止自殺,並幫助自殺孤兒應該不錯吧。

--YOSHIKI桑本身有為了治療這樣的心中的傷口,去接受過心理諮商嗎?

Y 有。現在也還是會去。首次去是在HIDE去世之後,已經沒辦法再忍耐了。

 「X JAPAN」的吉他手HIDE。1987年在YOSHIKI的邀約下加入X,並為許多
 歌迷所愛。1997年X解散後的單飛活動也相當活躍,但是1998年5月突然
 逝世。是以毛巾綁在家裡的門把上,頭吊著的狀態被發現的。警察雖然
 斷定是自殺,但是沒有遺書,在事發之前也沒有任何想自殺的跡象,所
 以許多人認為是意外身亡。

但當時對諮商師有點生氣所以就回家了。跟他講話,對方就一直嗯嗯嗯點頭,讓我覺得「你怎麼可能懂我的心情!」,但是在工作人員相勸之下去了好幾次,才知道怎麼與諮商師相處(笑)。如果這樣說的話,對方就會這樣回應。不過只要被說了什麼就會覺得安心,真是不可思議。

--我想這個「說得出口」是很重要的。現在與僅僅十年前相較,自殺的人也多了很多。很重要的一個理由應該也是「人與人間的往來方式」改變了的緣故。

Y 確實是,在網際網路發展並被大量使用之後,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就有很大的變化。這可能也是問題之一。

--像是編輯的工作,以前單單是與編輯人員之間的人際關係,就相當豐富,也有餘裕。但是現在只用電子郵件或電話就可以聯絡,在非常快速的循環中,只會想到「要怎麼製作版面」,有時候連意識都消失了。

Y 目前這種過度快速的狀態,說不定也與「死」連結在一起。沒有找任何人討論,就倉促地直接下了「結束生命」的判斷。

--我們編輯裡有人也有朋友自殺,他似乎也是覺得「要是能跟他聊聊的話……」。

Y 就是這樣。的確,要是有能直接接觸的人際關係,以及交情深厚的友人,在決定「死」之前,就會想想別人,重新思考是否要這麼做不是嗎?現代的人們比想像中還需要更能交心的對話。就這方面來說,我要是沒有音樂的話就沒辦法活著吧。全部的出口都在音樂中。難過的時候就寫寫歌詞,寫寫曲,音樂曾是我最愛的朋友。

--也許現在是在輕易地下決定之前沒辦法好好「思考」吧,包括尋死在內。像是肚子餓了的時候,以前是不好好煮飯就吃不到東西,現在變成「去便利商店買來吃就好」。網路也是這樣,最近不必花太多心思或勞力就可以活著。不過像是巴黎,生活相當不便不是嗎?

 巴黎沒有便利商店,超級市場平常也都晚上十點就關門,週末假日基本上
 都放假。五樓以上的公寓也沒有電梯,在市區內不能把衣服晾出來,不便
 的程度對於習慣日本生活方式的人來說可能無法想像。

編輯和從巴黎來的法國人一起在東京觀光時,提到「東京不錯吧。什麼都有,也有許多可以喝到早上的店」時,那個法國人似乎是說:「我討厭這樣的狀況。會沒辦法動腦筋。巴黎生活上的不便比較好。」就像YOSHIKI桑說的,日本人已經方便慣了,說不定凡事變得太倉促。

Y 現在世上的一切都變得越來越近了。這也可以說,死也更為接近了。會很容易想著「已經不想活了,想去死」。不過無論是誰都會這樣想。也許有些人會覺得「為什麼只有我……」之類,覺得自己是特別的,不過這並不妥。相反地,如果想到「誰都是這樣想」,就會比較安心不是嗎?我最近開始覺得,應該要把「想死」這種念頭中,覺得自己是特別的意識抹消比較好。


--應該有很多人會被這句話(譯註:應該是指「誰都是這樣想」)所拯救吧。可以不要變得那麼負面思考。

Y 嗯,不過我認為負面是好事呢。如果不這樣的話,就無法思考本質。X的曲子中有很多負面的東西。像是「已無法再獨自前行」之類,不都說得很明嗎?如果不能好好面對負面的事情,深入地思考,也許會因為輕易下的判斷而招致最不好的結果也說不定。也許我至今都一直在處理「必須更深入的思考」這個問題也說不定。

--的確,X的歌曲中,有非常負面的歌詞,但是聽的時候卻不知為何會讓人有向前努力的心情。也許這就是YOSHIKI桑經常提到的「雙重意義」的力量。YOSHIKI桑自己要是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怎麼樣呢?

Y 這個嘛,會為自己活著的意義而煩惱。「為什麼會活著呢?」或是「可能只是被誰逼著要動」之類。一直都煩惱著一樣的事情。在精神上,總是在自信與不安之間搖擺與徘徊的感覺。只要有50.1%是在自信那邊,就可以往前邁進。但是有時候會有0.1%往不安的那邊傾斜,就會嚴重地陷入低潮。

--但是陷入低潮這件事,就表示「正在思考」對吧?

Y 是啊。還有俯瞰自己的面向在。看著正在痛苦的自己,或是覺得快樂的自己,把這種事當樂趣。這樣的話就可以覺得,「為什麼要為這種事情這麼痛苦呢?」現在我已經超過父親的年齡了。在這樣的立場來看自己,就會想到,就算有很多痛苦的事情,也因此可以感受到快樂之類。只有好事是很無聊的。就是因為有痛苦,才會為了有快樂的事而開心。

--說到雖然痛苦但是快樂,打鼓不就是這樣嗎?

Y 對啊。打鼓真的很辛苦呢(笑)。雖然之前就覺得,怎麼打起鼓來苦得要命,卻又沒辦法不打呢?雖然非常苦,但是會讓人強烈感受到自己是活著的。這種程度言語並沒辦法表達。

--真的一直都是非常強烈的演奏,這樣的力量來源到底是什麼呢?

Y 這個嘛,每次都在想說,就不惜性命撩下去了哪。雖然說,這跟自己之前講的話自相矛盾,不過可說是「要在這裡全部發揮到底」。不過,絕對不是輕易地決定自己的極限……。

--也就是說,完全燃燒是吧。

Y 是的。如果反過來保留能量,會讓自己後悔。能夠一直完全燃燒,就是活著的根源。相反地,要是邊想著「即使死了也無所謂」,把所有力量都發揮出來,就沒空考慮是不是真的會死之類的事了。

--我想應該有不少人,對於YOSHIKI桑這種對於生命的想法有共鳴吧,接下來的公益活動是要以什麼樣的思考來面對呢?

Y 對我來說,要是這種我切身的事情,能夠影響到人,讓我周圍的人更積極,那我就很開心了。不管怎樣就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絕對沒有要勉強為之。

--不要勉強為之,這點是非常重要的吧。

Y 是啊。「公益」這個字眼,在某方面來說也蘊含著危險的意義。在進行慈善事業時,有人也許會覺得不能不把自己當"好人"或是"模範"。但是我絕對不是能夠當模範的人。我是覺得,在舞台上砸爛鼓、支援賽車隊、或是在賽車場中飆車不都很好嗎?但是這種表面的事情並不重要,想要以更深入的意義來從事公益活動。對於自己心中吶喊的東西,也還是會像以前一樣坦率的行動。如果被公益所束縛,發現自己變成什麼都做不了的人,那還是不太對勁。

 今年2月,YOSHIKI桑開始擔任參加『SUPER GT』汽車賽車的「童夢NSX」
 (本田)的車隊總監。車隊訂名為「TEAM YOSHIKI & 童夢 PROJECT」,
 參加2009年的競賽。在擔任總監的記者會上,有說想前往4月於鈴鹿賽車
 場舉行的第二輪賽事觀賽。YOSHIKI桑以前也曾是FORMULA賽車的贊助商,
 喜歡汽車與賽車。

--在YOSHIKI桑自己的想像中,是希望在做「想要做的事」時,能讓這件事有公益性質對吧?

Y 是的。

--就算是這麼說,YOSHIKI桑活動的範圍還是非常廣啊(笑)。

Y 也是啦,因為我在做很多事情(笑)。現在有種在很多地方佈點的感覺。接下來一定會連成線的吧。雖然至今為止也是這樣,我所投下的點,雖然要花時間,但是一定會連起來。之後就會覺得很不可思議。

--也許現在投下的點會變成線,然後最終的方向就是公益也有可能吧?

Y 的確有可能。並不是為了公益而做,但是做了的事情最後變成公益,這樣是最好的。我自己的心情也可以比較輕鬆,不必勉強也做得來。只不過我會隨著自己心中的吶喊往前衝。要贊同我或不贊同我都可以。我自己一個人也會做。我的心情是自己一個人來做。如果這樣能稍微讓人感覺幸福,我就很開心了。


在反覆詢問自己的心,誠實地接受自己心中的聲音的狀態之中前進。與YOSHIKI桑這種活著的方式有同感,聚集在他投下的「點」的人能增加的話,為了自殺而苦惱的人應該會減少吧。在YOSHIKI桑毫不誇張的談話中,讓人覺得應該會誕生以「YOSHIKI基金」為核心,能夠深度交流的社群。也希望在這「輕視性命」的念頭加速的現代,成為強力的反命題。

Posted by yxl2008 at 13:43回應(0)引用(0)雜誌訪談

March 2,2009

Numero Tokyo 2009年4月號YOSHIKI訪談

[本文謝絕轉載]


YOSHIKI自述
「靜」與「動」的本來面目

(看著本雜誌2月號的封面模特兒Agyness Deyn說)這位小姐最近出現在很多雜誌上呢。

──是啊,請問您經常看雜誌嗎?
嗯。我喜歡女性的時裝。因為男性的服飾最多只能在西裝和襯衫上下些工夫,並沒有特別顯眼之處,而女性的服裝則非常變化多端。

──你喜歡的女性時裝是什麼樣的呢?
最近喜歡搖滾風的。像是哥德之類的。……雖然說這個有點怪怪的,我比較喜歡穿著衣服的女性而不是裸體的。我覺得身上有穿著什麼比較性感。

──去年起您也涉足珠寶界,您自己有出什麼主意嗎?
有時候是我提的意見,也有他們提供點子給我的情形。雖然我以前幾乎不戴裝飾品,但是最近因為這個緣故開始戴項鍊。今天正在考慮要不要帶著這個(拉起鑲滿鑽石的項鍊)到俱樂部去跳舞呢(笑)。

──耶,要是掉了不就糟了。
嗯,所以其他人都在潑我冷水。不過,我覺得珠寶並不是放著當擺飾的東西,如果有的話應該要常常戴著。

──您不太會掉東西嗎?
不,我經常弄丟東西(笑)。

──錢包都是自己拿著……?
在美國全部都是自己拿著,不過在日本的話就是由保鑣們分別幫我拿。他們跟我的時間也相當長了,最近都不太照料我,而是在照料我身上戴著的寶石了(笑)。

──新的一年也已經過了兩個月左右了,您覺得去年是怎樣的一年呢?
因為X JAPAN在東京巨蛋開了3天的演唱會,因此覺得好像是看見了夢般的一年。X造成的傷痕很深,也沒想到過竟然會重組。因為hide去世,不知道沒有他能不能辦得起來,Toshi和我在解散之後,也從來沒有見面,竟然這麼迅速地救回來了。

──那麼,在解散的時候,是受傷很深的狀態嗎……?
可說是渾身是傷吧。連X JAPAN的「X」都不想聽到,創傷甚至大到得去精神科看門診……。體會到X在自己心中就是這麼重要的存在,卻又粉碎飛散。想到當時的情形,是完全沒辦法思考竟然現在能夠再重新開始X。在東京巨蛋之後,因為脖子和肌肉都很痛,才有種「真的啊」的感覺。自己甚至是覺得似乎是注視著很長的夢境一般。

──演唱會結束之後,輕鬆地飛躍了十年的障壁了嗎?
這算是音樂的力量嗎……?有種毫不思索地跳入了音樂大河的感覺。這樣的場所,可說是歌迷們為我製造的吧。

──YOSHIKI的聲音與態度都非常溫和,給人「靜」的印象,卻有著「動」甚至可說是「爆」或「烈」的印象(笑)。實在是讓人沒辦法連起來……。
很不可思議呢(笑)。在香港公演之後,當地也登了很多新聞報導,每一家都是登我在砸鼓之類暴動中的照片。雖然因為我是和服店家的小孩,從小就被要求要跪坐,不可以站著吃東西,是在日本很普通的環境下被養大的。

──因為咖哩很辣而憤而回家之類的傳說也很多(笑)。
那是有原因的(笑)。演唱會的時候,會吃平常少吃的碳水化合物,以便能立刻轉換為能量,那天也點名說要吃一樣的咖哩。但是在演唱會前吃下去,竟然比平常的辣了幾十倍。因為我會過敏,如果不舒服的話還會貧血。後來問了,似乎是因為附近有很像的店所以就在那裡買了。所以就生氣回家去了。

──從小就「靜」與「動」同時存在嗎?
小時後……是一個因為氣喘的緣故身體虛弱長期住院的小孩。但是,大概從10歲左右父親去世時開始墮落……雖然是一種自虐般的墮落方式。所以,「動」的部份也是一直存在的。

──如果自己分析自己?
感情的「皮」很薄吧。例如說,雖然大家跟女孩子約會時都是去看電影,不過我沒辦法這麼做。雖說也要看是什麼樣的電影,如果是看了恐怖的電影會叫出來,悲傷的電影會一直掉眼淚。與其說是感情的起伏……不如說是覆蓋著感情的什麼很薄弱的感覺。

──啊啊,我懂。有些人蓋著的東西很厚,所以不知道他們心中有著什麼樣的感情漩渦。
我要是生氣的話完全沒辦法用微笑掩飾。如果火大的話就會對當事人發作,如果有喜歡的人,就會立刻說「我喜歡你」。與其用說形容……不如說是脫口而出吧。

──在自由地表現自己的同時,也鍛鍊身體,管理體能之類對自己十分嚴格的一面不是……?
在X JAPAN重新開始活動之後,是有特別注意。在飲食方面非常嚴格,甚至對工作人員發脾氣。因為吃東西是工作的一部份,所以早上起來之後即使肚子不餓也會吃東西。如果有空檔的時候,一天會吃六餐,在消化完之前就吃。

──會挑戰新的事情,從不吝惜努力的原動力是什麼呢?
出道以來……已經過了20年左右吧。能在這麼長的時間內一直做音樂,真的都是多虧了有歌迷們。會有重組的場域,也是歌迷們製造給我們的。想到這一點,就不會覺得是自己的努力之類。要讓人家出錢來看我們,不努力當然不行不是嗎?為了要給人看最好的演出,平常就得……雖然說有時候想要喝酒就會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去喝,這說起來還蠻矛盾的(笑)。

──如果說偶爾喝喝當然無妨……不過「不管三七二十一」是真的喝吧?
真的是隨便喝。並不是只喝幾杯,而是喝很多瓶。

──酒量似乎很好?
相當好。雖然說這一講可能就有誰想要來挑戰(笑),不過喝酒方面我還沒輸過。

──那麼「輸」的定義是……?
喝到倒地不起失去意識的話算是輸(笑)。不過我跟白鵬去喝過酒,可能贏不了他吧。




Posted by yxl2008 at 1:36回應(0)引用(0)雜誌訪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