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9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September 20,1998

[hideがんばんだぞ]第二章第二節 接二連三的意外之喜


願真由子在天之靈能獲得安息。2009.10.2

[本文謝絕轉載]


hideがんばんだぞ
作者 遠藤允


第二章 相見與款待

第二節 接二連三的意外之喜


  快到1995年的除夕了。已經決定了要與hide見面前後的詳細行程。從30日到1月1日,真由子的雙親要帶她和仁美姊姊一起,到東京去三天兩夜的旅行,這段期間會有日本許願基金會(Make a wish of Japan, MAWJ:就是替真由子去向hide要求想見面的組織)的義工從旁協助。

  事實上,從東海大學醫院回家的途中,一家人被大雪阻擋了腳步。家庭旅行的時候是一向是政人爸爸開廂型車,但是剛好碰到大雪而造成嚴重的交通阻塞。因為30日又要去東京,其實不回家也好,但是有一樣重要的東西放在家裡。

  要送給hide的圍巾還沒完成。一定要把它做好才能去東京。

  但是雪還在下,塞車的狀況也不像會好轉。政人下定決心要從知床半島那邊繞過去。從那邊可以搭乘伊勢灣渡輪,從海上到三重縣的鳥羽市,走南紀那邊應該不會遇到下雪。果然被他料中。但是回家還是要花上24小時的時間。

  真由子很努力地在織圍巾。從決定要見面的十月起就已經開始織了,但是因為手不是很靈活,所以也沒那麼順利。不過花了超過兩個月還是很值得,在離開和歌山的前一天29日晚上終於完成了。

  除夕,演唱會場東京巨蛋的周圍,被穿著COS服的歌迷們淹沒。染上各式各樣的顏色,倒豎的頭髮,猶如歌舞伎般的華麗化妝,護士的制服和動物裝等等……穿著這種大人們乍看之下會被嚇到的裝扮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性歌迷。

  不過還是有很多穿著普通服飾的年輕女性,仔細看還可以發現有中年女性在內。而且可以發現,穿著COS服的歌迷們,也是極為遵守秩序地在行動。

  真由子也穿的很華麗,是穿著紅色的帽子與紅色的毛衣外罩黑大衣,帽簷下露出的頭髮也是紅色的。

  演唱會是晚上六點開始,一家四口是在真由子買好的看台區看著演出。真由子的身體自然地擺動,也被攝影機拍了下來。

  當最後兩首歌的時候,在事務所的安排下,邀請他們到最前排。

  (這樣真的好嗎?)

  雖然雙親有點不安,但是真由子還是很真誠地擺動著身體。

  演唱會在興奮中結束,接下來就要見面了。四個人與許願基金會的大野等人被帶到後台。沒多久穿著舞台裝的hide就出現了。


  「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你。」

  政人爸爸與和子媽媽兩人齊聲說道,hide的視線直視著真由子,向她走近。

  「覺得怎樣?」

  hide伸出右手,詢問真由子。

  「我好高興。」

  滿臉笑容的真由子拿出了紙包的禮物。

  「這是自己做的。」

  「真的?謝謝。可以拆嗎?」

  hide的手指不是很靈活。

  「老人家才剛開完演唱會,手指還在抖。」

  和子媽媽看著笨拙地試圖打開包裹的hide,加了一句:

  「是她拚命做的。」

  當然,這條黑色系的圍巾是真由子為了這一天自己手織的。因為手已經出了問題,沒辦法隨心所欲地運用,所以花了兩個月才完成。

  hide跟真由子道謝,隨即把圍巾圍在脖子上。兩個人彼此注視的笑容,讓休息室整個溫暖了起來。這條圍巾之後成為hide愛用的物品。就算是行李箱已經塞滿,家人或工作人員想要把它拿出來,還是一定會隨身帶著。

  「真由chan」

  他拍拍真由子的肩膀,從箱子裡取出吉他。拿著真由子數隻簽名筆中選出的紫色筆,在琴身上簽名。

  當作回禮的吉他是hide特別指定的琴,日本只有這一把,而且本來是放在大阪的樂器店裡。由許願基金會的義工特地搬到東京來。

  hide調整琴弦,用手指開始彈吉他。臉湊近真由子的耳朵旁邊,小聲地唱出了『紅』。

  (雖然什麼都沒告訴他,但是這真的是偶然嗎?成為真由子喜歡上hide契機的這首曲子,竟然由hide本人唱給真由子聽……。)

  和子看著這實在是"安排得太好"的情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但是這一切真的完全是巧合。


  「啊,雖然想要玩玩,不過沒什麼時間了。」

  那裏放著SEGA SATURN的遊戲機。因為有出過X JAPAN為主題的遊戲,事實上真由子也在自己家裡玩過了。到後台的途中全家也「啊,是這裡」興奮地比對電玩與現場的實景。

  (說沒時間了,是要結束了嗎?)

  真由子好像聽到了和子媽媽的心聲一般,開口說。

  「我2月起要去住院了,會寫信給你,有空請回信給我。」

  和子也接口。

  「住院之後要過6個月才能出院。」

  hide認真地看著真由子的眼睛,很爽快地說。


  「OK。加油,要加油喔!哥哥也會寫信給你的。」

  雖然聽他們這樣對話,但雙親並沒有抱著太大的期待。聽說hide不喜歡寫信,所以覺得他對於偶然見面的病人應該並不會這麼積極吧。

  不過,咦?在拜託他簽簽名板的時候,感覺到了些不太一樣的氣氛。

  「那個,真由子要住院的和歌山醫院裡,有hide桑的大歌迷在。因為那位護士小姐拜託我們……」

  hide接過了和子媽媽遲疑著拿出來要簽名的板子,毫不猶豫地簽了名,還寫上「請多多關照真由子」。

  (哇!他真的記得真由子的名字。)

  見這種只有一面之緣的絕症患者,應該不會連漢字的名字都記起來吧,和子媽媽本來是這麼想的。

  (但是他卻連問也不問,就一字不差地寫了出來……)

  和子媽媽的眼眶濕了。


  見面的過程完整地被電視台的攝影機和照相機拍了下來,但是媒體記者過了十五分鐘左右就把東西收了。

  (這應該是結束了吧,我們也該回飯店了)

  和子媽媽是心想,如果沒有媒體在場,對方一時的感動也會消退吧。非常有名的藝人雖然特地跟罹患絕症的孩子見面,但是這應該也只是工作的一部份,她從知道能見面起就一直是這樣想的。

  (就算是這樣也好,對於接下來要接受細胞移植的真由子來說,一定是很大的鼓勵。)

  但是和子媽媽其實猜錯了。

  「我們走吧!」

  hide牽起真由子的手。

  走?是要去哪??和子媽媽瞬間以為自己聽錯了。緊緊握著真由子的手的hide,簡單地說。

 「慶功宴要開始了。」

  hide配合著走路不方便的真由子的步伐,放慢了腳步。當然還是一直握著她的手。

  慶功宴的會場是準備了自助餐。hide立刻找來了折疊椅,幫真由子放在會場的中間。再從房間角落的保冷箱裡找來了烏龍茶,打開瓶蓋插了吸管拿給真由子。

  (這麼有名的人,即使叫經紀人幫忙拉椅子和倒茶也不奇怪,他卻……)

  不只是和子媽媽,政人爸爸和仁美都以一種無法置信的眼光看著眼前的情景。

  真由子喝完烏龍茶之後,把吸管和瓶子都謹慎地收進包包裡,回家之後一直放在書桌上當寶貝看待。

  「這是我朋友真由子。請多關照。」

  hide用充滿活力的表情,對著X JAPAN的其他團員這樣介紹。真由子的臉龐也在發亮。

  她一開始對許願基金會提的「想要跟X JAPAN的所有人……」,雖然地點並不是她希望的迪士尼樂園,但也是實現了。

  慶功宴結束回到休息室時,hide也牢牢地握著真由子的手,另一隻手拿著手電筒照路。因為要配合真由子的步伐,所以其他的團員和工作人員都消失在前面了。

  忽然,看到團長YOSHIKI站在路中間。

  「在等你喔。」

  YOSHIKI也握著真由子的手,三個人並排向前走。

  (她說想見hide,說不定是沒有打算理會YOSHIKI,YOSHIKI卻也對她這麼好)

  和子媽媽的眼眶又濕了。

  因為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所以政人一直拿著hide送的吉他與SEGA SATURN。

  (原來會回來啊,早知道東西放著就好了)

  hide在休息室幫真由子穿上工作人員的外套。接下來真的要說再見了。貴志一家人想要從工作人員用出口出去的時候,看到許多歌迷都堵在那裡等人。

  雖然現在hide的歌迷都知道真由子的存在,但是當時她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女孩"。他們擔心她穿著工作人員外套會被扯下來搶走。

  「趕快趕快。」

  和子媽媽把真由子的外套脫下來,政人爸爸忙著把吉他藏在外套裡。每次講到當時的情景,全家都會開始大笑。

Posted by yxl2008 at 21:32回應(0)引用(0)書籍摘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