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9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September 1,1993

X的出道經過

[本文禁止轉貼內容]

原文:小林信也(節錄自蒼之血的微笑P.87~113)
翻譯:任逸,潤稿:YXL

  「津田先生,您聽過這個團嗎?」

  這裏是新力唱片的總公司,助手保阪把一張宣傳單遞了過來。津田和保阪當時是新力唱片(當時稱作CBS SONY)開發部門的星探。

  「我沒聽過。」津田直士回答。

  「這個團叫作X,在獨立音樂界中蠻紅的。」

  保阪熱心的說,但津田一聽到「以獨立音樂走紅」,就更沒興趣了。所謂的獨立音樂和大型唱片公司不一樣,就是會自主製作發行一些專輯或單曲的小眾音樂廠牌。即使有行家熱烈的支持,也幾乎沒有獨立樂界出身的樂團能在主流音樂界獲得成功。掛著獨立樂界走紅勳章的樂團,更讓人覺得他們一定很小眾。

  「無論如何我希望您去見見他們。」保阪仍不放棄。津田二十五歲,在公司待了三年,而保阪剛進公司一年,才二十二歲。兩人年紀還輕,充滿幹勁,而每年幾乎都有一萬卷自我推薦或他人推薦的錄音帶會寄到開發部來。大部份都是津田一個人聽,並評估其發展的可能性。每天必須聽一大堆帶子。有時候也會因為傳聞去聽聽現場表演,「請見見我們」這種話聽了太多次了。如果真的要一個一個去見是不可能的,津田頂多收下試聽帶和資料,根據這些判斷之後才決定要不要會面。保阪應該了解這一點,但是他為什麼會這樣一再拜託呢?

  「說真的,X的經紀人和我是同學…」

  原來如此,那就沒辦法了,只好照顧一下後生晚輩,津田這麼想。

  「說真的,髮型還真像海膽。」

  「喔,海膽?」

  一說海膽,兩人不由得笑了起來,整團的團員,每個人都「怒髮衝冠」,津田在這一行這麼久了,還很少看到「海膽頭」。如此一來,倒也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期待。

  不過,雖然很輕鬆地訂下約會,他還是得把堆積如山的試聽帶消化掉…

  津田很喜歡音樂。他喜歡作曲,而且也喜歡彈鋼琴。本來他也可以朝向藝術家的方向前進。但大學畢業之時,他突然有種創作好的音樂的使命感。他想投身在最大的唱片公司,去打倒當前業界一些錯誤的觀念-抄襲又抄襲,以商業利益為主導,欠缺音樂性-,要發起日本音樂業界的革命!不是開玩笑,他真的就因為這樣的想法進了公司。個子不高,外表看起來很溫和,笑起來是娃娃臉的他,心底卻燃起如同怒氣般的革命火焰。

  一定要改變當今的日本樂壇。
  而且要找到能完成這種理想的音樂人,好好的栽培他。
  雖然已經在開發部待了三年,聽過將近兩萬個新人的帶子,仍然沒有發現到任何能撼動他內心深處的新人。不僅如此,值得以星探的立場介紹給製作人聽的,幾年來也不過才三十卷。在剽竊之風大盛的業界,想引起一場革命,不是想想就可以辦到的。

  幾天後,X如期在SONY 唱片公司出現了。各懷心事、身著黑外套的五人,在亂七八糟的會議室裏七零八落的坐下。
  津田稍後才走進會議室,他不禁吃了一驚。那種氣氛和他所預想的完全不同。雖然本來不太期待,卻有一點心動。
  (真美。)
  他靜靜的站著,欣賞著這五人。這五個人雖然只是隨隨便便地各佔會議室的一角,但不知為何,就是如此的引人注意。五個人湊在一起的那種美感令人感到滿意。
  但整團對津田卻冷冷地沒什麼反應。雖然很美,卻沒來由地充滿了殺氣。津田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個戴著墨鏡、一個人獨自滔滔不絕的團長YOSHIKI。但看樣子,X並不是來自我推銷的。YOSHIKI說話的口吻雖然非常有禮貌,可是五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充滿了敵意。「其實是因為經紀人拜託才不得不來這一趟的,我們才不想低聲下氣去求人家和我們簽約!你們這種主流唱片公司我們怎麼有辦法期待呢!」X表現出的態度大概是這樣子的。
  不過真的很美,很酷,讓人覺得有一股殺氣。
  那天並沒有特別商議什麼,只是彼此照會一下,五人就離開了會議室。

  SD(星探)的工作是尋訪新人,並培育新人到能交給製作人製作的程度。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公司主辦的新人選拔會。SD的任務就是找出能參加選拔的歌手或樂團,SD的努力程度會對當年發掘出的新人水準有相當大的影響。當時除了SONY之外,很少有公司能持續舉辦這種新人選拔。此項比賽很明顯地表現出公司在栽培人才方面獨有的考量。
  因為向津田介紹之後,並沒有獲得積極的反應。保阪建議X參加新人選拔會。
  「就算是在LIVE HOUSE很紅的團,想和SONY簽約,這是最好的方法。」
  這陣子都是保阪在幫X,但他們非常不喜歡保阪的建議。「才不想為了契約低聲下氣,我們幹嘛要給一大堆陌生人審核!」X十分的抗拒,何況有別的好幾間公司也找上他們簽約。
  通過各地初賽的團,才能參加決賽。公司的重要主管和製作人都會出席,只要現場的製作人中,有任何人舉手說:「我想擔任這個團的製作。」這個團就可以正式出道。選拔會中的表演,最重要的就是能否觸動這些人的職業觸覺。
  「如果落選,就很對不起現在的歌迷,無顏見他們。」
  以YOSHIKI為首的團員都是這麼認為。已經有許多人,是在LIVE HOUSE看到默默無名的他們表演,而成為熱烈的歌迷。向主流唱片公司搖尾乞憐,會讓人無可奈何地產生自卑感,要是X在選拔會上被否定了,等於是否定了歌迷的感覺和存在。自作主張地參加選拔會,如果失敗了,會對不起歌迷。而且,反正有別的公司在等著,也不用太患得患失。
  「我們會徹底保密,對外都不會洩露X要參加的消息,一切不公開。」
  保阪開出了這樣的條件,硬是讓X參加了選拔會。 ...繼續閱讀

Posted by yxl2008 at 4:01回應(1)引用(0)書籍摘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