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5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y 21,1992

ART OF LIFE[YOSHIKI+市川哲史] 第四章 詩人YOSHIKI 節譯

[本文謝絕轉載]

ART OF LIFE

YOSHIKI+市川哲史

第四章 詩人YOSHIKI (節譯)

在我來說「I LOVE YOU」會是「KILL ME LOVE,請殺了我」
●●無論如何想確認一下,X的作詞者總共有3個人對吧?
「YOSHIKI、白鳥瞳、五十嵐美由姬。」
●●好像還有一個名叫白鳥麗的人存在?
「那個人是龐克團的鼓手。」
●●所以他姊姊是白鳥瞳?
「基本上是哥哥啦。不過這些人跟性別沒甚麼關係,反正他前面是一個叫白鳥瞳的人。」
●●我是覺得好像你自己角色創造太多了,已經連YOSHIKI自己也沒辦法做出明確區隔的感覺。
「(笑)沒這種事。所有人都是真正存在的。」
●●所以說你不是自己寫好詞之後,在註明作詞者名時,分別用不同的筆名這樣而已嗎?
「不不不。例如說,在"STANDING SEX"完成之前,作詞者只有YOSHIKI和白鳥瞳而已對吧?因為有不符合這2人的印象的詞──不對,應該說是有人拿了不像這兩個人寫的詞來,他就是五十嵐美由姬。也就是說,採用了白鳥瞳和YOSHIKI都不會寫的詞。」
●●那可以為我們解說一下這三個人的三種作風嗎?先說說看白鳥瞳寫的詞是甚麼樣的印象?
「他是寫了哪首歌?」
●●不要問我。
「(笑)"X"和"ORGASM"是他寫的吧?基本上是非常積極的。最後絕對是往正面的方向結束。」
●●嗯,像是副歌「去感覺/去叫喊/讓心沸騰」令人印象深刻的”X”,和「GET TO ORGASM/讓身體融化」的"ORGASM",是有煽動自己之外的人的觀點。
「是啊,要是我的話,寫不出"X"的歌詞(笑)。」
●●哈,那如果白鳥瞳是積極的,YOSHIKI自己的作風是能如何定義呢?
「基本上是──也不能說是消極──"混亂"吧。大混亂那樣。」
●●不停叫喊著「朝向凍結的愛」、感嘆著「要到何處去才能愛那痛苦」、陷入「注視著鏡中顫抖的身軀/流出透明的血 到你蒼白的心/收集在糾結的幻覺中逐漸消失的最後的淚/意識朦朧地飄蕩在血海之中」之類的混沌狀態,就是你最拿手的吧。
「是啊。」
●●那麼五十嵐美由姬小姐的世界,不是積極也不是消極──。
「基本上是"破壞",但也不是混亂或積極。是更無意義的部分的世界。」
●●也就是說,"單純的破壞衝動",或是"僅限於那個場合的爆發"之類的東西。像是無政府狀態(anarchy)。
「是的。他只追求刺激。所以歌詞的字面意義不太重要。雖然多少是有一些意義,但不太能感受到。因為"STANDING SEX”已經是單純的衝動的爆發狀態。」
●●的確三個人的三種作風完全不同,不過你最早是甚麼時候開始作詞的呢?
「ㄟ?我嗎?……高中生吧。」
●●還記得最早寫的詞嗎?
「(笑)記得啊……」
●●那是甚麼樣的詞呢?
「是"I’ll kill you"(笑)。」
●●(笑)是收錄在自主製作盤『VANISHING VISION』裡面的那首"I’ll kill you"嗎?
「……對(笑)。」
●●高中生就寫「我要殺了你!」這種歌詞嗎?到底是甚麼樣的高中生啊。
「那時大概是『"要把你幹掉!"的英文要怎麼寫?』的感覺(笑)」
●●(笑)雖然不是很了解,不過就是直接表現當時自己的狀況吧。
「不過實際上是情歌喔。」
●●但是說起來,要寫歌詞一開始是很困難的工作吧。無論是形式、樣式或體裁之類。
「我從前是完全不考慮這個。本來就甚麼都不在乎──跟SONY簽約出道那時,有稍微被公司說了『詞要這樣那樣』或是『押韻如何如何』之類……但根本就無關緊要嘛。一直做到現在我還是這麼覺得。我也是有看了很多作詞家寫的詞──我喜歡看別人寫的詞,不管是日本的作品或是外國的作品,買了CD大概都會把歌詞本看一遍──但是還是沒甚麼差。會在意這種小小的表現手法的只有歌謠曲吧?有沒有押韻或順序是怎樣之類。所以我完全不在意,反而覺得要是在意的話很像笨蛋。」
●●不過會這樣去仔細確認別人的作品,還是證明了你會在意歌詞的風格吧?
「嗯。」
●●這樣做比較與探討之後,YOSHIKI自己會看到「我的詞是這樣的作風啊」之類的東西嗎?
「嗯~我非常喜歡最近在『JEALOUSY』裡面寫的詞。雖然一開始就先說了。首先,雖然想要直接講的,都用很直接的言詞來描述了,例如不是有『愛』這個字嗎?大家不都想要講這個字嗎?但是,我的『愛』絕對不是普通說的『愛』。例如說平常會想講『我喜歡你』對吧?如果我想說『I LOVE YOU』,會變成是『KILL ME LOVE,請殺了我』。所以我的『我喜歡你』,是以『在你離去之前請先殺了我』來表現的。」


Posted by yxl2008 at 21:23回應(0)引用(0)書籍摘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