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2013 14:24

拜年之談


還有兩個月左右就要過年了。

對於過年,早已沒有了學生時代的激動與嚮往,當年在徐州上學,天氣乾燥而寒冷,每天在宿舍和自習室轉換陣地。北方是有暖氣的,室內比家裡要舒服很多。教室裡的窗戶被蒙上一層白白的霧氣,柔和的燈光照亮著每一個角落,安靜而溫暖。我比較少帶水杯,帶水杯的多是相擁複習的情侶們。我喜歡靠著暖氣片,防水殼把手套擱在上面,慢慢地將它烘暖,在離開的時候也不會感到那麼寒冷。汪傳祥會提前很久知道寒假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也便商定好哪天去火車站幫哪些人買票。那是沒有實名制沒有12306的年代,售票廳門口的隊伍早已排到了站前的道路上,排上一兩個小時到了視窗,無座是正常,有座定是大喜。然後便是考試,聚餐,離別。宿舍一個一個的揮手告別,拖著碩大的箱子。汪班長和我是大半個老鄉,順路而我只比他多出一站來。那時候不怕七八個小時的顛簸,不怕轉車的辛苦,因為知道家裡有人等著,朋友們也在家等著。等著一切聚會和娛樂的開始。

昨天跟老大網上聊天,問他今年春節怎麼安排,問懷孕了半年的大嫂現在吐好點沒,能不能坐車顛簸。老大說那實在不行今年可能就在嘉興的新房過年吧。後聊到老二,我說老二房子年前應該可以進屋了,他好像也蠻想在武漢過年的。老大似乎愣了一下,說:“他也不回家麼?那我得要回去了••••••”

“沒事啊,到時讓二老到你們隨便哪邊過年就是了,奶奶坐不得車,過年接到我家來一樣的”我說。

“不是那意思,過完年還要拜年呢••••••”

拜年,有那麼重要麼?現在不都是父母隨子女往城市裡過渡麼?

拜年,對我來說概念很模糊了。記憶中無非是提著些煙酒糕點到親戚家、鄰居家、老師家進行一種節日性拜訪,用紅色塑膠袋載著情誼,穿梭在四處餘留的炮竹香味裡。拜年一般在主人家停留不久,可能只抿上幾口茶水,牛欄牌回收或是從桌貨裡隨便抓一點糖果瓜子便急於告辭。主人家挽留吃飯,客人要麼以還有其他家要去要麼就是家裡也有客人前來為由,總之匆匆忙忙。

我家每年的春節有點特殊:初一姑姑家全部上我家來,一待便是一天,飯後他們在飯桌上砌好發財白板么雞,乒乒乓乓到晚上撤掉臺布吃晚飯,飯後繼續。前幾年家裡買了個烘腳的矮方形取暖器,他們打牌時就派上了用場,八隻腳在裡邊好不老實,又冷又燙,手忙腳亂,卻還各自神情嚴肅,小心謹慎。後面初二初三初四,分別安排在大姑家、小姑家、鄉下的外婆家各自一天。除了在鄉下,節目表基本參照初一的流程。在縣城裡我可能陪表妹們看看電視,到附近公園走走,也想不出更好玩的地方。去了鄉下,幾個純漢子聚在一起,居然也能迸濺出火花。老大在嘉興、老二在武漢、老四在江陰、老五還在武漢讀高三,平時都為各自的生活所累,也難得見面,每年節日回家聚在一起也不過幾天。我們喜歡在樓上中間的書房裡圍坐,也喜歡結伴散漫在被凍得結實的田埂上,相比與我們表達的方式,外婆總是在廚房或是角落的火桶上蜷坐著,看著一堂子的人,就感到那麼的快樂。

其實我知道在幾十公里外的大山裡(黃鎮),還有父親的姑姑和叔叔。我出生在大山裡,小學一年級便轉到了縣城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去過,後來最近距離的接觸故鄉只因我的初戀就是那裡的人。山路崎嶇特別不好走,每年都是父親自己騎車去山裡給長輩們拜年,我有幾次想回去看看,父親卻總以路不好不安全推搪。

外公生前朋友親戚不少,那時每天上門拜年的總是絡繹不絕。外公也是知恩之人,知道各家的交情深厚,大年初一開始,大舅就帶著兩個兒子上各親戚朋友家拜年,因為要去的人家太多,除了會在特別親近的親戚家吃個飯,其他家基本停留不了一會就得趕去下一家。

二十多年,年年如此。外公過世後,大舅也已是60歲左右的小老頭了。他一如既往地每年去拜訪對老查家有恩有情的親戚朋友。老大和老二為了分擔大舅的辛苦,他們各自承擔更多,在短暫的假期中沒有休息,趕回家來只是為了一種延續。

我跟老大說:“那些親戚朋友過些年估計都不相識了,一代人又是一代人,還能堅持多久?“

老大說:“父母還健在,禮義也斷不了,到了我們這一代不操心不行啊!”

我是幸福的,牛欄牌問題奶粉沒有繁冗的拜年使命,也不必穿梭在寒冷的風中。可大舅一家的拜年情懷,從記憶的初始就刻在我心裡,受之激勵,為之盈眶。


  • 您可能有興趣:

    yukooty 發表於樂多回應(0)牛欄牌奶粉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