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2,2009

宅宅來我家(二)

(因為主要是想讓Gimi和Anita了解宅宅在我家的狀況用的,所以先寫二,一有空再補囉!)

載GIMI和ANITA去火車站搭計程車,在街上逛了一下之後,接了我媽和麻糬回來。

我一直對我媽養狗的方式有意見,麻糬被我媽寵壞,連飼料都不自己吃,可是卻任由她待在潮濕的一樓,讓她先天的皮膚病又惡化。本來今天宅宅第一天來,是不該讓他受這麼多外在的刺激的,但是我媽說麻糬的皮膚病,她待在乾燥的環境會比較舒服,我也有質疑說如果一樓太潮濕為什麼不放二樓,可是最後還是心軟答應讓他們來,於是麻糬就讓我媽背在手提袋裡搭火車過來了。

回到家的時候,宅宅還躲在茶几底下不肯出來,可是麻糬倒是很熱情地湊上去怎麼也拉不開,本來要把麻糬關在陽台上好讓宅宅比較能放輕鬆,可是我媽卻硬是把麻糬放出來,於是呢,當我趴下來把頭放低到可以看到宅宅時,就會有顆狗頭塞過來,我就只好把狗趕走,自己也只好走開,就這樣一直重複著。

不過我自認為要磨耐心我也不怕,從書櫃裡拿出【百年孤寂】準備好長期抗戰,我靠在沙發上看書,一邊搖著逗貓棒,只是,如果這時候狗看到晃動的逗貓棒,可是興奮得不得了,反倒是貓老大不太賞光。

由於我在家習慣把窗子通通打開,通風嘛!可是當天下午附近有人在鑽孔,遠處有狗叫,鄰居上上下下......我是後來才發現宅宅對於聲音很敏感,但是當時不知道,還傻傻地開著窗戶。

下午四點左右,我爸過來了,他前一天晚上「不要養貓,貓很臭!」言猶在耳,這會兒居然很興奮地說要看貓,說要看貓還不夠,還把沙發搬開,湊過去超親熱地叫貓咪的名字......不過,這只讓宅宅往更裡面縮去。

不過就在我爸帶狗出去解放,我媽忙著玩接龍的一個瞬間,宅宅探頭出來,而且讓我摸了幾下,還呼嚕嚕了起來,只是沒放鬆多久,我爸就帶著狗狗回來了,宅宅又縮回茶几底下了。

吃過晚飯、倒過垃圾以後,接到了男朋友的電話,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朋友家打麻將,當時覺得就算在這裡一直等著,宅宅也不會出來,那就別等了,出門時爸媽也帶著狗回家去,一下子,原本鬧哄哄的房子只留下宅宅一貓在家。

其實去人家家沒多久我就後悔了,直想著應該要回家,或許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宅宅會願意出來,枉顧麻將規則,我甚至還想說如果輸光籌碼,比賽會不會提前結束?這樣我就可以回家了,於是就在這種三心二意下,總共六次放槍,不過放完槍以後卻又會莫名其妙地胡一把,還自摸了一把......輸光籌碼乎並不是個好主意......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0:30回應(2)引用(0)家有阿宅

February 2,2009

波妞

懷著邪惡的想法看宮崎爺爺的作品實在太大逆不道。

不過就是無法克制地想到曾經待過吉卜力工作室的庵野秀明。

有好些鏡頭讓我想到EVA,尤其是一大堆的凌波零突然睜開眼睛的驚悚鏡頭。

反了真是反了。

儘管如此,我還是繼續幻想著如果是庵野監督版的波妞,會是怎麼個樣。

「宗介,讓我們XXXX吧!」(爆)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0:49回應(5)引用(0)電影是心靈的映象

January 29,2009

無題

曾經在隨便亂逛別人的部落格時看到這樣一句話:
「網誌是種上下交相賊的玩意兒」

為了誰在看這網誌而寫什麼,為了誰在看這網誌而不寫什麼。
看的人是帶著窺探甚麼的心情?而寫的人又是在顧忌些甚麼?

我只想過著不被人JUDGE的生活。

我們活在一個充滿偏見的世界。
明明他人的世界只有當事者明瞭箇中滋味,
旁人卻彷彿非常了解似的滔滔不絕。
寫自己的時候是誠實的,但是別人就開始由此JUDGE你。
所以慢慢地就不再誠實了,
等到發現「我是為了誰在這裡說這些假話」時,
也是該畫下句點的時候了。

那麼說說別人,事不關己?

我想起一個我常玩的遊戲,偷聽或偷看。
觀察旁人的言談舉止,
用餐時觀察隔壁桌男女交往進展的程度、
搭車時觀察後面的家庭是幸福抑或貌合神離、
逛街時觀察店員是否樂於站在那個位置……

既然我會如此當然我也不能阻止別人對我的觀察。

只是當你連偷聽偷看都懶得做就開始擅加評論的時候,
名為觀察實際上也不過是複述偏見罷了。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7:14回應(1)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September 22,2008

極端的想法

今天和ㄉ聊著聊著,我突然冒出一個很極端的念頭。

我們本來在談論目標,談論為什麼明明是有想作的事情卻一再屈服於現實,我們已經逐漸邁入講求實際輕視熱血的年紀了,我們有我們的正職需要拼命經營,沒有辦法要求誰太多,所以只好一再妥協。

只是,我說這得反過來思考,正是因為如此,目標才更重要,不然這一群欲振乏力的人也作不了甚麼事。

受過這個團栽培、目睹過一些些榮光的我們,不忍離去,以為這樣就不是壞人,但或許就是我們的慈悲、不忍心拖垮了這個團。

這一年來,我在任性離去與抱著罪惡感回來彌補中間不斷擺盪,我自己都累了,沒有能力掙脫這一切,又害怕一個不能持之以恆的罪名落在我頭上,更害怕如果尋找另一個地方,會不會歷史重演?

每週搭高鐵來練唱,是一種奢華的自欺欺人,以為這樣就是付出了。

我認真地算了一下,每週來回台北新竹需要五百元交通費,一個月是兩千元,四個月是八千元。

當我發現連中山堂光復廳都不太敢使用的窘狀,如果把這八千元換作對團上的捐助,這樣團務是很有幫助的。

停止自欺欺人,我應該打拼事業,致力當一個不把這數字當一回事的「成功團友」。

找一些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人,提供他們RESOURCE和經驗,好過一群沒熱忱的老頭子們在這邊得過且過。

很機車、很極端、我知道。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4:26回應(5)引用(0)韓愈是龜毛的文人

September 11,2008

遙不可及

日光勾勒出雲的輪廓 藏匿了臉孔
秋天揮灑開楓的豔紅 冷卻了熱情
天空映襯著星的閃耀 沉落了月光
而我成全了你的從容 放棄了自己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0:45回應(0)引用(0)陳思是抑鬱的公子

July 29,2008

奇文共賞

無價的傳道授業
想想居然有人寫文章寫到讓我有動力重開荒廢多時的網誌來罵,應該也是了不起了吧?

今天我終於見識到,所謂的網路小白,並不只是通篇錯別字火星文注音文,有時候長篇大論段落分明引經據典的文字,背後卻是令人悲哀的膚淺。

這一個網誌作者的這篇文章講到他所辦的一個暑期營隊活動,之所以會搜尋到這篇,是因為我想找些瓦力的心得文章來看看,其實各人皆有主觀好惡,甚至個人經驗感受都會影響評假,我認為這部作品好或許你不喜歡,然而言之有理,鄉民也不會噓你。只是這傢伙自己不喜歡就算了,竟說留在座位上看完整個credit的觀眾無精打采,雖然不是甚麼了不起的影評人,但也常常去看電影,瞳孔總要適應光線、久坐總要伸伸懶腰,但如果沒興趣何必留下來看credit?早點奪門而出去搶廁所不是實際些?懷著偏見,就會錯過最重要的訊息,蘇東坡和佛印的故事有聽過嗎?

還有,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這個人似乎把複雜和深度、簡單與膚淺畫上了等號,所以在他所辦的暑期營隊活動中,他批評人家放動畫選輯引起孩子們哈哈大笑的老師偷懶,沒有傳授些有用的東西;另一邊卻又讚美其他丟出大把資料的自己人老師們備課認真。我可以了解他在面對前者有一筆不少的鐘點費拿而後者義務性賣力時的不平之鳴,但是準備了一堆資料就是認真嗎?我知道寫得滿滿的power point檔不代表什麼,若不能讓聽者對你的題目感興趣,那麼說再多也是枉然。

就像他或是他的班主任一昧追求教育意義什麼鬼的,開口閉口就是把「商業利益」拿來鞭一頓,這些人似乎非得要「寓教於樂」才覺得有意義,而且教育的成分一定要大於快樂的成分,似乎看到別人開心就視為罪惡,一定要把大家都弄得愁眉苦臉食不下嚥如鯁在喉才叫作有收穫,我就不相信佛教是這樣搞的。

不過,他似乎是有個任務要為宗教團體製作一部勸世之作,但是演講者沒有傳授撇步令他很失望。

這個時候又扯到另一個問題了,製作動畫?請問你懂多少?你看過多少動畫?請問有一個完整的故事嗎?請問有畫分鏡圖嗎?請問為什麼非得用動畫來呈現?漫畫或繪本或是flash不行嗎?在製作動畫之前,你們完成過甚麼作品呢?

如果都沒有的話,這個任務是個蠻幹的任務,真的做出來也只有你們這群人會敝帚自珍地愛得不得了。

從他批評商業利益的文章中,我沒看到他對比較不那麼商業的部分有多少涉獵,不知道他有沒有看過【嘰哩咕與野獸】,只有看他舉出好些商業動畫,批評時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說這些個作品商業媚俗。要知道就連奇士勞斯基提到商業大作【魔鬼終結者II】的時候,都還只是語帶保留地說「這麼一大筆資金一定會用在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你又算個甚麼東西?居然說甚麼小成本玩不起動畫?多少大導演在拍商業大片之前,拍了多少短片、多少獨立製作的東西?在小眾裡耕耘了多久?小成本有小成本的玩法,把小成本玩出個名堂之後再來玩大車,凡事沒有一蹴可幾的,懂不懂啊你?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3:32回應(4)引用(0)抱怨是生活的疑問

May 19,2008

記憶的漣漪

五月初去了馬來西亞一趟,四天的行程,東南亞對我而言並沒有太大的想望,除非......

是的,就是那個除非。

去年九月緊接著新加坡童周共聚,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登場的是大牌雲集的【好聽】,這次,相似的陣容移師馬來西亞雲頂,當然心知所繫就只有我們的青春偶像。

不是說遊記要趁記憶鮮明的時候快寫嗎?但是這趟旅程,外在的刺激像小石子投入了我記憶的湖面,激起了一圈一圈的漣漪。

在四天的旅程中居然回憶起好幾件十年有餘的往事,彷彿還是當初那個用隨身聽轉著錄音帶的少年。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4:30回應(0)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May 13,2008

YEAR1 MONTH8 DAY19:大布丁

或許是因為進度有點慢,也或許是因為牙醫在問我會不會覺得緊時我回答了「沒什麼感覺」。

總之昨天調整過後,今天一碰就痛,連麵也沒辦法吃,只好去買大布丁。

心想,或許最近都要靠大布丁過活了。

只是這樣應該會胖得很厲害吧?

一年八個月就這樣過去了,十萬的分期付款早已繳清,留著兩千元的餘款要等結束時再給,醫生卻一直沒有說還需要多久的時間,為什麼別人一年多就好了,我滿懷著可以一年出頭就結束矯正的希望落了空,骨釘還在,拔了牙空下來的牙縫似乎要關很久。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8:57回應(2)引用(0)牙套是最近的模樣

March 9,2008

對不起,我任性了

星期天晚上,把剛到手熱騰騰的東西放上去跑,又回頭看看晚飯以前才告一段落的程式如何繼續寫下去,這時學長準備離開辦公室,見我還在埋首奮鬥,隔著重重測試儀器喚我「快十點了,明天再弄吧!」

學長接著有感而發地說,等這計畫告一段落,希望能夠不要這麼頻繁而長時間地加班,如果大家互相幫忙一下,誰的工作有困難就全力支援,就能讓工作不要拖到週末,也會反映給上面的長官。

明明是體恤的話,可是我卻不知怎地生起氣來了,或許是想到昨天學長答應「明天」要幫我看一個疑難之處,可是今天,也就是「昨天的明天」,步入辦公室的時候,學長正在幫另一位同事解決他FGPA的問題,那位同事的問題解決以後,便高高興興地離開辦公室了,然後,學長才過來幫我看我的程式。

奇怪,我應該是要感謝人家今天鼎力幫忙,我才能把這麻煩的東西解決掉,進行新的東西,為什麼會計較先後這種事呢?讓這種細節的事情,把應該有的感激給忘記了。

事實上,仔細想想,我真的很感激,不管是幫我解程式的疑難,或是提醒我該下班。

我對於那些話的回應是:

說是全力支援啦!可是目前能夠支援我的人也沒有幾個啊!況且誰的工作要優先處理?priority高的一定是FPGA嘛!到時候都是VO queue在送,BE queue就只有等到死的分(我還頗能把閒聊和工作內容結合的嘛!)……

我的抱怨還沒結束就被打斷了,其實我還有想說的:

有時候不僅是長官會要求人來,同仁之間碰到甚麼事情也都是十萬火急,一刻也不能等非得要硬生生地在人家的私人時間打手機,這樣不懂得尊重別人的私人生活,被要求加班也是咎由自取……

每天我坐在我的座位上埋頭苦幹的同時,也留意著週遭的動靜,明白自己不是大家會來找的大紅人,平常也還滿enjoy自己的工作和工作的內容,只是在某些時候就是免不了會讓這些有的沒的事情影響自己的心情和步調。

我喜歡我的工作,我也樂於面對種種挑戰,厲害的學長是我目前效法的對象,我期許自己能夠追上他,不是為了想要挑戰他,而是他真的讓我有一種想要和他站在同一個視野的感覺,只是,這樣說似乎很不公平,我加班趕工也就是為了要追上他的進度,總不能叫人家做慢一點吧?

而就在我沉浸在工作中的同時,壓力也悄悄地累積,自己或許不覺得累,可是身體卻抗議了,那天被按手臂,有個地方異於往常地痛,雖然我不會痛得叫出聲,不過還是問了一下,「這裡是代表腸胃」,小姐回答,接著,女生的內分泌也不大好,小姐邊捏著邊補充。

也許情緒也是悄悄地累積了,今天的我異常地多話似乎就是壓抑太久的反饋,像是大爆發的抱怨,或許就是因為自己都不知道的情緒,找到了一個宣洩出口的緣故吧!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22:47回應(3)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March 3,2008

Something bothering me

I am not so acumen to know what trick you are playing, but I am neither 6 year old.

I know, they are not treat you as you deserve.
However, please limit your revange to whom you concern.
If, I mean if, if you are trying to do anything to damage my little world, I will never let you move on well.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21:51回應(0)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February 28,2008

[音樂會] 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

2004年要從加拿大返台前夕,應黃安倫老師的邀請,到他家欣賞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這個小小聚會是因為教會中一位姐妹身邊有人過世,身為音樂家又曾經歷過喪子之痛的黃老師,便以親身經歷和音樂來做見證,這是我對這部作品最初的認識,也留下深刻的印象,畢竟若要我自己去探索,我是不可能挑這種結構這麼大的作品來欣賞的。

這場演出的曲目列在兩廳院節目表中令我眼睛一亮,但是定睛一看這個「特別演出:蕭泰然1947序曲」,加上演出日期又訂在二月二十七日,又令我非常猶豫。如你所知,二二八已經變成了選舉時的籌碼,成了政治的語言、搧情的議題,所以令我不由自主地擔心,這場音樂會究竟是為了追思?還是會淪為大選造勢的場合?

還好,整場音樂會的主角僅僅是音樂本身,沒有任何多餘的致詞,要撫慰人心也好、要振奮人心也好,都是音樂本身,無須言語。

上半場演出【1947序曲】,25分鐘;下半場演出【德意志安魂曲】,70分鐘。這是一個很不常見的安排方式。

這是我第一次聽1947序曲全曲,詮釋得兼具大器與細膩,尤其是木管樂在其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很多轉折處都是由木管樂器挑大樑,表現出民族風小調的盪氣迴腸,我想以這個陣容來演奏1947序曲是相當遊刃有餘的,每一個聲部的音色都很豐滿,樂句的線條也拉得很漂亮。

由於自己唱過【台灣翠青】,所以我很想聽聽看指揮會怎麼詮釋這首歌曲,指揮把速度放得非常非常慢,把這首歌莊嚴的一面詮釋出來,和以往聽到的版本差別很大,我想如果論及所謂的民族尊嚴,我非常推崇這位指揮家所營造的感染力。

朋友曾經說過一句很貼切的話「有愛一切都一樣,沒有時也是」,非常適合拿來形容今天的狀況。

也許是因為曲目難易的差別,也許是練習的重心,從一個偏向浪漫的島國民族風,切換到自命嚴謹講求結構的德意志古典,中間還是有相當程度的差距;前者把樂句做得飽滿清晰就成功了一半,後者則是有一大堆的賦格和對位在等著你,所有的人一起拉同一段線條和一部一段線條當然是後者比較艱難。

讓我不禁地開始挑起了毛病,例如說第二樂章的「人的榮華有如野草」,有一段非常強烈的三拍中間又切三連音的地方,算是整部作品裡非常為人所熟知的片段,可是這個地方合唱團似乎詮釋得太軟了,我不是指音量,想起吳老師每次要我們又是要加accent去咬字,又是要Tenuto的音質的,這邊一定不會是這樣唱的。

不過其他地方的咬字的確是鏗鏘有力,有把德語的特性表現出來,這,應該是合唱團的基本功吧?

整個合唱團的陣容中,以alto的部份特別令人驚艷,厚實而不失明亮,雖然不若soprano這麼明顯,但是在賦格時常常是最先出來的alto,被賦予的任務還有穩住整個賦格主題,很厲害。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偏見所致,總覺得Tenor就顯得孱弱,聲音很虛,是散開的。

獨唱的Baritone有「純種戰士」的架勢,而且他也是全場唯一丟譜演出的,沒拿譜在氣勢上就贏人家啦!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0:03回應(1)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February 26,2008

[筆記] 三個境界

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眾裡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
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晏、歐諸公所不許也。

                     ---王國維《人間詞話》


鵲踏枝 【北宋】晏殊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
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蝶戀花 【北宋】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青玉案 【南宋】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9:15回應(0)引用(0)陳思是抑鬱的公子

February 22,2008

什麼時候破繭而出

在這個工作上,今年二月就滿一年了。

在剛滿一年的這個當兒上,我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忙碌,卻也體驗著前所未有的充實,主管試探地問著最近怎樣,我的回答是「很刺激」。

有一陣子真的有種Level Up的感覺,事情一樣樣迎刃而解,但是得意沒多久,一些外在的因素卻讓我心煩意亂。


事情是這樣的,主管在安排學長未來的工作時提到了我,句型是這樣的「訓練新人,Yukino要能......」。

看到「新人」二字,不愉快油然而生,我想我都已經在這裡工作一年了,同期的人也沒接在「新人」後面當作同位語,為什麼我就還是「新人」?

討厭的是,為了這件事情苦惱而心煩意亂的時候,寫程式也不順利,bug也一直解不掉,這樣彷彿就正中下懷,成了菜到不行的「新人」。

我多麼希望自己能擁有不怕任何環境的實力,能夠幫學長分擔工作而不是幫他找麻煩,想要自己解決問題,但往往卻還是免不了在人家最忙的時候用「怎麼辦?怎麼辦?」去打擾他,真的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也就罷了,事後證明大部分的時候是起因於一些愚蠢的疏忽。


或許你能體會我的感受,或許不能,這幾天我把這句歌詞掛在暱稱上「什麼時候破繭而出,變成最美的蝴蝶」。

同學和我聊過近況時恍然大悟地說「難怪你最近的暱稱是什麼『破繭而出』」,學弟戲謔地叫我『小毛』,也有朋友不明究裡地說「九月就能破繭而出啦!」

換我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原來她講的是另一回事。


一邊苦惱著,一邊把這些苦惱對學長說,學長有安慰也有鼓勵,更直指我會這麼在意那些外在評價的主因。

只是,我這是「多情卻被無情惱」,這距離學長的「也無風雨也無晴」,還有好長的一段「修為」要走。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2:58回應(0)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February 8,2008

燈塔


爹說這時代連小漁船都有GPS了,再也不需要燈塔了。

我只覺得是我們來的時候太早,日頭還沒落,所以燈還沒點上。

況且,我說「可是我們倒是用得上唷!無線通訊就有個術語叫做Beacon唷!」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20:10回應(2)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January 15,2008

Something about "Atonement"

很抱歉啊!沒有什麼心得感想更沒有劇情,只有一些瑣碎的東西。

2003年剛剛迷上大魔王Ian McKellen的時候,在書店晃盪時看到這本書的海報,作者Ian McEwan的名字寫起來和大魔王的有點像,稍微留意了一下這個作家,竟然是英國暢銷書作者勒!怪怪!很久之後才發現Ian這名字根本是菜市場名,只稍稍比John特別一些些,然後姓氏開頭為Mc的更是有一狗票,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去習慣這種事不要隨便大驚小怪。

後來我寄居加國的那段時間,雖然Atonement或是Ian McEwan都是高掛排行榜,但是對當時的我而言,只買得起廉價折扣書,不然就是在社區圖書館裡挖寶,自然不敢也不會更不屑去碰那種很貴很貴的排行榜玩意兒。

所以直到四、五年後的今天,電影上映之後,才想要找書來看,還特別想看原文的,我想我英文閱讀的能力是退化了不少,工作以後的這幾年來都懶得看英文文章,除了不得不讀的spec之外。

天哪!四、五年!Briony也不過是花了四年。

要不是因為Briony這個角色,我恐怕也不會想要看這部電影,那不止是對於性的懵懂無知造成的誤會,那是苦澀的青春中早夭的愛情,有沒有人懂呢?我覺得我懂。

看過電影的人一定不會覺得十八歲的Briony漂亮吧?包裹在笨重的服裝和髮型中,再加上一顆痣,要不是查了IMDB覺得這名字很眼熟,我根本不會發現她就是Cordelia和Nina啊!!!!(就是Romola Garai,慘叫!)英國演員真是了不得!!!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8:12回應(0)引用(0)電影是心靈的映象

January 4,2008

[創作] 怎知道

怎知道

你溫柔地吹去我眼睫上的睡意
教我醒來的第一眼看見的就是你
學語的唇齒間吐出了兩個字
那是天地初開之前
混沌夢境中僅有的主題

如果雪雪白的木蓮是你衣衫的顏色
那麼杜鵑的顏色呢
低頭望著沾在鞋尖微濕的泥土
又抬頭看著樹梢上初發的芽
那朵艷艷紅飄上了我的臉頰

一直以為你是個守時的情人
總在春天來到我身邊
你來的時候
雨絲吻著我的臉
風輕拂過我的髮絲

但我要等到長大以後才會知道
是你融化整片冰封的大地
你就是春天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20:53回應(4)引用(0)創作是躁鬱的出口

December 25,2007

不識奇士勞斯基

在我自命為文藝青年的高中時代,三色電影Trois couleurs: Bleu、Bialy、Rouge似乎很有名氣,我還曾經翹課去MTV(天啊~我還是第一次進那種地方,很有不良場所的味道說~),一個下午看了紅色和雙面薇若妮卡La Double vie de Véronique,奇怪的是我只喜歡藍色和紅色,對白色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或許是年紀還小,還沒辦法欣賞Julie Delpy那種放蕩的美,多年以後在Before Sunset中、還有為了看愛在巴黎日落時而去找的Before Sunrise中,卻為她的那種清新中帶有一點壞壞的感覺著迷,果然是年齡所造成的嗎?

後來比較有辦法些了以後,找了十誡來看,卻發現自己耐性沒了,難道這也是年齡所造成的嗎?

我為自己找了藉口,我很喜歡Heaven啊!一定是因為色彩的關係啦!

有人穿了一件上面有著Krzysztof Kieslowski(克里斯多佛還是倒著寫的)的T恤,第一次見到以為是哪個音樂家的名字,今天第二次見他穿,注意到名字旁邊的小字:Bleu Bialy Rouge La Double vie de Véronique,原來是他,T恤後面還印著大導演的側臉,可我又怎麼認得出來。

那張亡友安魂曲的CD也被我搞丟了,有著好好的外殼和內頁和外包裝,CD不見了,只記得Preisner寫的羔羊經(Agnus Dei)聽起來有著春天溫煦陽光的感覺,此後不管聽誰的羔羊經,都會想要找這種感覺......當然,還有假聲男高音尖著嗓子唱"Hosanna, Hosanna, Hosanna in excelsis"

PS. Heaven並不是奇士勞斯基導演的作品,而是他寫的劇本遺作,有點像史匹柏拍了庫柏力克的AI那樣,是由Tom Tykwer(蘿拉快跑、香水)所執導。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2:46回應(0)引用(0)電影是心靈的映象

December 10,2007

[創作] 夜間加成

這城市的夜 沒睡是為了買醉
沉睡的人今夜又是夢見了誰
而奔波的你和你的馬兒
今晚載的是私奔的情人 還是疲憊的夜歸人

這城市的夜 坦承是因為喝醉
隔著後照鏡的沉默又是誰的虛偽
而轉動的你和你的車輪
今晚輾過的是自己的孤獨 還是別人的寂寞

你愛聽的電台 會不會播你最愛聽的歌
還是用昨天的忿怒 教你說服自己
只要醒著 就不需要幸福

你愛的那個人 會不會等你天明歸來
還是用膚淺的粉飾 說服自己
只要有人抱著 就不需要堅持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6:31回應(1)引用(0)創作是躁鬱的出口

November 12,2007

[創作] 給西風的話


你奔波過大陸 航行過海洋
你看過輝煌 也看過悽涼
我的風箏斷了線 消失在天的另一邊 
你有沒有看見 你有沒有看見

你親吻過麥穗 也撫摸過菅芒
你妝點過繁華 也承載過風沙
我寫在落葉上的那封信 想在漫漫旅途上給你一個微笑 
你有沒有收到 你有沒有收到

只是你怎麼還不來

那年你來 我是不識愁的小女孩
今年等你來 大人的苦澀說不出來
你怎麼還不來 秋天少了色彩

去年你回來 我雀躍地像個小女孩
今年等你來 孩子氣的期盼說不出來
只是你怎麼還不來 花已經謝了又開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0:47回應(13)引用(0)創作是躁鬱的出口

October 23,2007

[和弦] 記得那首歌

記得那首歌  詞/曲:周治平、童安格
       3/4 C→D

...繼續閱讀

October 20,2007

人笨沒藥醫

最近因為網拍,似乎產生了點風波。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23:25回應(29)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October 14,2007

[和弦] 怎麼能

怎麼能 詞/曲:梁弘志

...繼續閱讀

練唱一整天的碎碎念

大二那一年省賽的指定曲是<新望春風>,相同的詞不同的曲,記得學弟在抱怨「無法瞭解體會歌詞的意思」時,我驚訝地睜圓了眼,你說唱拉丁文的宗教歌曲沒有感覺也就算了,「獨夜無伴守燈下,春風對面吹」可是耳熟能詳的歌詞耶!明明很簡單啊!是男女之間的差距嗎?然而齊秦甚至是陶(吉吉)也都唱過這些歌詞的啊!我有試著用學弟能懂的話稍加解釋順便開點三八玩笑,然而學弟還是一整個木頭。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1:39回應(7)引用(0)抱怨是生活的疑問

October 12,2007

非關高鐵(中)

May三歲的兒子聰明伶俐,見著媽媽的偶像(做媽媽的一定成天在家裡放DVD吧?),清晰而稚嫩的童聲,以「我知道我知道」的姿態叫著「周治平」,一旁的May有些尷尬,「要叫『北北』」May指正兒子,我卻在一邊偷偷地想著「好險沒叫『北北』呢!」,只有小朋友有這種特權,這小伙子就一屁股在周大哥身邊的座位坐下了,這個大家都覬覦,卻又不敢坐的位置,嘴裡還一直唸著,周大哥以一副想起什麼有趣的事的表情,笑瞇瞇地望著小朋友,又拍拍他的腿像是在安撫他的毛躁,有趣的是,小朋友就安靜了下來。我一邊端詳著這個「和樂融融」的畫面,一邊取笑自己居然跟人家小朋友吃醋,「人家也想要這樣啦!人家也好想坐在那邊!(耍任性)」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1:23回應(0)引用(0)你就是那最亮的星

October 8,2007

穿腸

早上起床時,胃隱隱地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餓了,口裡一股酸味卻相當明顯,還想說是不是昨晚喝過酒以後偷懶沒刷牙,酒精與糖類全部發酸了。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2:11回應(1)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October 7,2007

颱風天無聊雜記

一、關於職業的偏見

我很討厭轉寄信,所以我會讓這種東西到我這裡就結束,別誤會,若非夾了太大太可疑的檔,我還是會瀏覽過一遍內容,沒辜負人家的好意。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07:35回應(0)引用(0)歲月是蜿蜒的河流

September 28,2007

祝米老師生日快樂

米老鼠,在歌友會認識的朋友,由於年紀相近,所以有些瘋狂也在互相壯膽的情況下,從想頭付諸行動。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1:38回應(3)引用(0)韓愈是龜毛的文人

September 25,2007

非關高鐵(上)

在辯論高鐵的便利性和票價等等議題的時候,有個說法常常會被提出來:「雖然貴了一點,但是能和家人多相處一個小時,值得。」據說是公關公司的idea,訴諸親情在廣告中常見也很有效果,只是看到這種說法逐漸在「護航」者的口裡成形,說者滔滔不絕,一點也不會捫心問問自己是否真的在乎和家人相處的時光,我聽/看在耳/眼裡,心裡只有兩個字:「鬼扯」。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6:49回應(2)引用(0)你就是那最亮的星

雜記(被泛政治魔人入侵的維基百科)

被泛政治魔人入侵的維基百科--校園民歌的定義

首先我得先向Isis道歉,我原本承諾她昨天就應該要寫的「高鐵站相見歡」,因為維基上的一篇文章而擱置了。

...繼續閱讀

yukino_hhwang發表於 樂多13:44回應(4)引用(0)抱怨是生活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