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2014

頹圮花園首場音樂會--6/5中山堂光復廳



我們都會哼的歌,在頹圮的花園
宛如新生────


人們在日復一日的竭力拼搏中散亂了眼神
但有那麼幾首歌
在哼唱間,我們重新彼此聯繫、照見彼此的面孔
在哼唱間,我們重返內在,再一次全然地成為自己
坦率、純真而安靜


多 年前的某日午後,不經意在城市裡踏入了一個空間,在這個荒廢而又枝葉綻放的老屋中,像是走入了另一個奇異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感覺不到時間的運行,彷彿時 間靜止了,沒有往前也沒有向後倒退,在一幕幕令人震撼的景象中,有感而寫下〈頹圮花園〉一曲。時間樂隊蒐集了在這長段日子以來的創作,每一首歌曲都有各自 的故事與畫面,它們被包覆在「頹圮花園」這景象裡。

小喇叭吹奏起一段濃烈的旋律,舞步就要開始了,低音提琴走著,其他的樂器跟旋律都加進來了,這是一支不斷地在行進著的樂隊,走進我們的日常生活,然後帶我們去到不同境地,帶著聽的人遊歷,然後又繼續奏著音樂,繼續唱著歌。

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的首張專輯《頹圮花園》,以歌聲穿透生活的喧騰惶惑、凝視生命的本質。本次首演特別以完整編制呈現;在詩與歌的詠唱之間,在表情豐富的器樂演奏之間,聽者終能歸於安靜、重回率真赤誠的內在光景。

一個空間在人離開了之後,萬物、生命很快就會進駐,依著自然法則長成不同的面貌。在我們的土地上,有許許多多這樣的地方,它們有的被再次重建,有 的被保存,有的無人打理漸漸被遺忘。那一次如夢境般超現實的經驗,於是重新再去思考人與空間的關係、人與土地的關連,還有人在一個空間場域裡面時序混亂交 錯的幻覺。

音樂像是鏡頭的帶領,從實像的描寫到特寫內在思緒、記憶的蒙太奇。
而歌聲像是嚮導,領著聽的人在裡面漫步。

【演出者】王榆鈞與時間樂隊
主唱、吉他:王榆鈞
低音提琴:鄭凱帆
爵士鼓:李宜舫
電子聲響、敲擊樂器:方宜正
小喇叭:杜則翰
班多鈕手風琴、小提琴:李承宗
「Special Guest」單簧管:高承胤

空間設計:陳佳慧
燈光設計:莊知恆
服裝設計:覃康寧
舞台監督:鄧湘庭
執行製作:蔡菁芳、陳鈺婷
主辦單位:二拍子音樂工作室

售票詳情:http://ww1.artsticket.com.tw/CKSCC2005/Product/Product00/ProductsDetailsPage.aspx?ProductID=oK4bYlG1GfxC%2F7I2gAOPXg

【頹圮花園六月巡迴資訊】購票資訊請詳見各巡演場地
6/08(日)17:00 宜蘭 賣捌所
6/14(六)19:30 桃園 THERE w./ 落差草原
6/15(日)20:00 臺中 Forro
6/21(六)21:00 高雄 水星 w./ 記號士
6/22(日)15:00 高雄 in our time
6/27(五)20:00 臺東 鐵花村
6/28(六)19:30 花蓮 樸石


 

May 25,2014

CD 進入印刷廠階段



馬拉松還在進行,今天印刷廠開始壓印,而我偷得一日能好好待在家裡。
想分享底下的文字。在奔忙的日子裡,特別貼近最近的心情。

書抄。

旅程永遠不會終結。只有旅人會走到終點。即使如此,他們也能以其記憶,
以回憶錄,以故事來延長、繼續他們的旅行。
當一個旅人席地而坐並且宣稱:「這裡再沒 有什麼可看的了。」他自己曉得,
這句話並不真切。一場旅程的結束,不過是另外一次旅程的起點。你得看看先前遺漏的事物,再看一遍你已經看過的,在春季時看 看你在夏日時曾瞧過的,在白晝時看看你在夜晚裡曾瞧過的,在你曾凝視落雨的地方,端詳 那陽光的閃耀,看青翠的作物成長,看果實的茁壯成熟,看石頭從一個地方被移動到另一個地方去,看從前沒出現過、而現在出現的陰影。你得重新追索以前的足 跡,要不是再一次踩踏於其上,就是沿著舊足跡旁,再走出一列新的來。你得重新開始你的旅程。永遠如此。旅人要再一次的走向旅程。

這就是事情的底藴。因此,讓一切就這樣順其自然吧。

by 薩拉馬戈雜文集

p.s. 照片是去年在塞納河畔行走,拍下的午後光影。



《頹圮花園》之 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頹圮花園之 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夜漫長,疲憊的身體沉重,在自然的面前人何其渺小,
我們相信的光在哪裡?
偌大的世界運轉著,究竟是哪些環節出了差錯?

活著

-------------------------------------------

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辛波絲卡

我為稱之為必然向巧合致歉。
倘若有任何誤謬之處,我向必然致歉。
但願快樂不會因我視其為己有而生氣。
但願死者耐心包容我逐漸衰退的記憶。
我為自己分分秒秒疏漏萬物向時間致歉。
我為將新歡視為初戀向舊愛致歉。
遠方的戰爭啊,原諒我帶花回家。
裂開的傷口啊,原諒我扎到手指。
我為我的小步舞曲唱片向在深淵吶喊的人致歉。
我為清晨五點仍熟睡向在火車站候車的人致歉。
被追獵的希望啊,原諒我不時大笑。
沙漠啊,原諒我未及時送上一匙水。
而你,這些年來未曾改變,始終在同一籠中,
目不轉睛盯望著空中同一定點的獵鷹啊,
原諒我,雖然你已成為標本。
我為桌子的四隻腳向被砍下的樹木致歉。
我為簡短的回答向龐大的問題致歉。
真理啊,不要太留意我。
尊嚴啊,請對我寬大為懷。
存在的奧祕啊,請包容我扯落了你衣裾的縫線。
靈魂啊,別譴責我偶爾才保有你。
我為自己不能無所不在向萬物致歉。
我為自己無法成為每個男人和女人向所有的人致歉。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___

Under One Small Star
◎Wisława Szymborska

My apologies to chance for calling it necessity.
My apologies to necessity if I’m mistaken, after all.
Please, don’t be angry, happiness, that I take you as my due.
May my dead be patient with the way my memories fade.
My apologies to time for all the world I overlook each second.
My apologies to past loves for thinking that the latest is the first.
Forgive me, distant wars, for bringing flowers home.
Forgive me, open wounds, for pricking my finger.
I apologize for my record of minuets to those who cry from the depths.
I apologize to those who wait in railway stations for being asleep today at five a.m.
Pardon me, hounded hope, for laughing from time to time.
Pardon me, deserts, that I don’t rush to you bearing a spoonful of water.
And you, falcon, unchanging year after year, always in the same cage,
your gaze always fixed on the same point in space,
forgive me, even if it turns out you were stuffed.
My apologies to the felled tree for the table’s four legs.
My apologies to great questions for small answers.
Truth, please don’t pay me much attention.
Dignity, please be magnanimous.
Bear with me, O mystery of existence, as I pluck the occasional thread from your train.
Soul, don’t take offense that I’ve only got you now and then.
My apologies to everything that I can’t be everywhere at once.
My apologies to everyone that I can’t be each woman and each man.
I know I won’t be justified as long as I live,
since I myself stand in my own way.
Don’t bear me ill will, speech, that I borrow weighty words,
then labor heavily so that they may seem light.

攝影 / 謝岱汝

yujunwang發表於 樂多16:25回應(0)引用(0)頹圮花園專輯 │標籤:王榆鈞,頹圮花園

《頹圮花園》之 檸檬樹的長成



謝謝永明的詞,那年為《富家拍片》紀錄片所寫下的一首曲子。
這是專輯裡唯一的一首台語歌。現在唱的感覺跟當初心境很不同,
在簡單的曲調裡多了一份鄉愁。

走過他方,一次一次
只有更確定在心中穩固不被動搖的根

攝影 / 謝岱汝

yujunwang發表於 樂多16:22回應(0)引用(0)頹圮花園專輯 │標籤:王榆鈞,頹圮花園

May 20,2014

《頹圮花園》之 小島



2011年的二月,因為參與一睡一醒系列作品,跟著飛人集社飛到法國馬賽跟東西社
蓉詩一起合作『初 生』光影偶戲。那段難忘深刻的排練加演出,讓我誤以為我身處
在多年前的臺北華山,除了語言上的不同,食物、時差,創作兒童音樂的挑戰外,
完全感覺不到人在 法國。直到演出結束後可以偷閒的幾天,可以到馬賽港外的小島去。
斷開外在的人、事、物,強烈的對比更加深我對於小島的印象。因為船班有固定的時辰,
不得不 離開。隔日,我背著吉他再度經過相同的路線,走走停停,帆船的桅杆被海風吹得
陣陣作響,那 聲音好聽極了,我繼續走,最後停在一個淺灣,那是下午三點多,
冬日即使有陽光手還是凍著,擱下吉他、背包,慣性隨手拍了些照片之後,我架了相機,
視角即是 眼前看出去的整幅風景,按下錄影,什麼也沒想就是望著整片湛藍的海與天哼唱著。
彈了好久直到手凍到僵了才停下,在天黑之前依依不捨與小島道別。

影片就是當時拍下節選的片段,現在回想還是很不真實。之後的2012、2013年
因為一睡一醒系列接連二部曲、三部曲而能有機會再訪馬賽。演出結束後,
不 會特別想去哪裡玩,一心只想搭船回小島走過一輪,第二次去、第三次去、第四次去,
是探望一個遠方的老朋友,相隔一年半載,白頭髮多了一點、皺紋加了幾條……
看著小島每次的轉變,同時也看著自己的轉變。
沒有道別,也沒有預期未來何時能再回來,後來我不再拍照、也沒再錄影、也沒背吉他去。

只是待著,聽浪、海鷗與風 trio

過了好久才把詞寫成比較靠近心裡想表述的,與時間樂隊一起走到現在的模樣。
雖然它跟影片裡的感覺很不一樣,卻是現今回看過去,從多個面向切入的詮釋。
影片裡的旋律,即使我試圖複製,也唱不出當時的內在風景。






yujunwang發表於 樂多18:58回應(0)引用(0)頹圮花園專輯 │標籤:王榆鈞,頹圮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