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6,2006 18:35

我…快不行了

  今天的我真的覺得撐不住了,因為這幾天情緒的低糜,讓我幾乎睡不著覺,這兩天總共也才吃了兩餐,卻是一直腸胃不適,不知道是作息太過規律讓我的身體不習慣還是惡劣的情緒影響了內分泌,我的臉上長了很多痘痘。今天早上本來要去趕七點半在光復路上的工研院交通車上班,結果睡過頭,出門的時候車都已經開走了。改搭公車到了工研院之後還是持續精神不振,反正也沒有事情給我作,我竟然就在上班的時候睡著了,不過倒是對於晚上六點到八點的練團感到有些擔心(因為這幾天的低落,我完全無心練琴)。



  到了下午五點,我已經開始期待下班了,但是沈經理卻在這要命的時候進來找我,他帶我去見了我未來一個月的頂頭上司徐博士,徐博士就從GUI開始講解,讓我瞭解接下來的任務是什麼,我表面上很專心地聽,但是心裡卻為了練團著急得要死,沒想到我越急,徐博士倒是談興大開,把我帶到他所在的14館去仔細地講解spec.,六點十分的時候,Teresa打來問我現在在哪裡,我只能一邊冒汗一邊向她道歉。等我走出14館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半了,這下可好,交通車也早就沒了,當我狠下心來決定要坐計程車直接衝回交大的時候才發現,等了10分鐘的車子,竟然完全沒有計程車路過,最後還是坐了公車回交大,回到寢室,放下背包,提了琴和效果器就往練團室衝,到了七點半才好不容易進了練團室,我都還沒setting好,練團時間排在我們後面的梅竹名人駱有右就已經進來了,結果才跑了兩三首歌時間就到了,而且我彈得糟到不行,真的覺得很對不起我的團員們。



  從等公車到走大學路回寢室的路上,我的心情真的很差很差,如果是以前,我早就拿出電話哭訴了,但是現在的我已經失去了那份資格。練團嚴重遲到的焦慮加上對她的思念,讓我差點又在大學路上落淚。最近真的很容易就會想要哭,上班的時候想到也想哭,走路的時候想到也想哭,連跟我爸媽講電話都偶而會語帶哭音,我以前一直認為因為失戀就想不開的人實在不算是個男子漢,現在...我終於能體會了。














-----
-----

  • yuankwei 發表於樂多回應(0)Mood編輯本文
    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