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9日 09:26

有時,麻雀就是會掉落————給受過性侵的姊妹

若是天父不許,沒有一隻麻雀會掉落。
但是,有時候,快樂的麻雀就是會掉落、美麗的天使就是會折翼、純潔的百合就是會被玷污。
主啊!為什麼?
聖經告訴過我們很多答案,但是,沒有完整的答案。
連受到極大苦難的約伯,上帝也不告訴他答案。
我,也沒有答案。


這是個很悲傷的話題,是很令人難過與痛心的事。
雖然,我也經歷過很多苦難,也學會在苦難中依然相信祂不誤事。
但是,每個人的苦難,都是那麼獨特而唯一,都是痛得那麼錐心刺骨。
我,有甚麼資格,來安慰我這些可憐的姊妹們?


一位熱心的姊妹,私下希望我能寫出這樣的文章,來幫助那些受過性侵的可憐姊妹。
因為,有不少這樣的姊妹,在信主之後,知道這些悲慘境遇竟然是上帝預定,她們心中對上帝從此充滿怨恨。
接到她的請求,我的內心非常沈重,終日難以言語。


為什麼我們需要加入實體教會?
因為,生命中,有太多的悲傷,是言語無法安慰的。
有時,握住你的手,陪你一起流淚,無言也無語,就是我們所能做的最大的安慰。
有時,只能陪伴你,在寒冷的靜夜裡,靜靜看著天空,一起低語問上帝:
為什麼?


我不是很會講話的人。
對!我是很會寫文章,但我在與人接觸時,常常不知道該說些甚麼話。
寫文章,還有時間讓我冷靜去想要講甚麼,甚至,有時要歷經很久的時間構思、反覆修改其中論點、等待心中的感動,才寫出來;
可是,很不幸的,我的工作,還有我許多的服事,都無法讓我不說話,而且都要馬上講話。
我如何對一個在電話中,告訴我她孩子剛剛精神病發的姊妹,沈默以對?
我如何對一個在我信箱中,傾訴身罹重病的弟兄,沈默以對?
我沒辦法在空中與我的弟兄姊妹牽手,我也沒辦法在空中與我的弟兄姊妹擁抱,
我更無法在空中陪我的弟兄姊妹一起做無言的禱告。
而這些,是我假使能與你面對面,我會選擇做的事。


我在這園地裡,寫過許多教義教導的文章。
但是,在這種悲傷的時刻,我不是那種鐵石心腸告訴你你該如何如何的人。
我或許很嚴肅,常常也很嚴厲,但這不表示我就無血、無淚、無情。
生命中,有嚴肅的時候;
生命中,也有溫柔的時候。
生命中,有需要認真學習教義的時候;
生命中,也有需要淚眼相對的時候。


假使你想在這篇文章裡讀到詳細的教義教導,那你一定會很失望。
因為,在一個受過這種令人心碎悲慘遭遇的姊妹面前,我沒有能力教導些甚麼。


但是,我如何能沈默以對?


在現實教會裡,陪你沈默禱告,會是一種安慰與幫助;
但在文章裡,當我沈默以對,我如何給你一絲絲微不足道、甚至毫無可能的安慰?
當你懷著傷痛的心來問我,來尋找安慰時,
我如何能選擇沈默以對,然後這樣告訴你平平安安的去呢?
『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的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甚麼益處呢?』(雅2:16)


其實,在這世界上,沒有人能真正安慰你的傷痛,沒有任何一個!
很多痛,只有親身經歷的自己,才能知道。
即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最親密的家人、甚至是自己同床相擁的丈夫,也無法體會那種痛。
有些傷痕,除了主耶穌自己,沒有人能撫平,也沒有人能安慰。


聖經就是上帝的話,只有上帝能安慰我們。
沒有任何人的話,能安慰得了你,除了上帝自己的話以外。
有時,簡簡單單一句上帝的話,就會像一顆在靜夜裡劃破天際的流星,溫暖我們的心,也帶給我們深深的希望。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
請你自己在現在,或在深深的靜夜裡,慢慢的,一個字一個字,溫柔的唸出來。
一次又一次,慢慢的唸,慢慢的讀。
因為,這是上帝自己要給你的安息。




1. 葛理翰牧師重要同工
葛理翰牧師是二十世紀非常知名的國際大佈道家。
他的佈道團,到過全世界許多國家去佈道。
他有一位重要核心同工,和佈道團一起服事,已經很多很多年。
這位同工非常優秀,非常熱誠。
所有見到他的人,沒有人會說他不愛主。
有一次,在非洲,這位同工親眼看見一幕景象:
一位媽媽,懷中抱著乾瘦的嬰兒。
那個嬰兒,吸著媽媽乾扁而無奶水的乳房。
媽媽用空洞的眼神,絕望而無力的仰望著天空。
這位同工,受不了這種悲慘的情景,當場崩潰。
他無法接受,一個慈愛的上帝,怎能容許這樣可悲的事情發生。
在他對上帝一連串『為什麼?』的詢問裡,從此離開了信仰。




2. 魯益師(C.S.Lewis)
魯益師是舉世聞名的名作家,也是很多知名暢銷護教書籍的作者。
童話故事『納里亞傳奇』,就是他很出名的作品。
之前,還演成電影搬上銀幕。
他寫過很多信仰的書,幫助過許許多多基督徒與未信者。
讀過他書的人,不會有人認為他德行不好、對上帝信仰不堅。


他很晚才結婚
結婚時,已經五十八歲了。
他的婚後生活,非常幸福美滿。
周邊的同事,以及他的朋友,都會發現他沈浸在極大的滿足與快樂裡。
婚後,他的愛妻得到末期癌症。
透過禱告,上帝真的神蹟醫治了。
各種檢驗報告,也都被醫師證實,確實真的好了。
他們很高興,又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不過,在一次出遊時,愛妻癌症復發,沒多久,就死了。
他們幸福的婚姻生活,只有四年。


魯益師愛妻的死亡,使他的信仰崩潰。
他認為:比起不信有上帝,更難令人忍受的是————
明明就有上帝,可是————
這個上帝,為什麼那麼殘忍?
為什麼要這樣作弄我?虐待我?


他妻子在死前,笑著對牧師說:「我安息主懷了」。
但是,魯益師雖然最後還是接受了上帝的旨意,
但卻是充滿無奈。
從此,他再也沒有寫過任何護教文章。
在愛妻死後三年,他也在抑鬱中過世。




3. 在中國的宣教士的崩潰
二十世紀上半頁的中國,是苦難的國度。
許多宣教士,一批又一批到中國,要拯救人的靈魂,或是要建立起社會福音的上帝國。
那時的中國,企業家,甚至是基督徒企業家的紡織工廠,情景是這樣的:
熱到令人難以忍受的作業環境,一大堆不到十二歲的女童,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一個星期工作七天。
該是無憂無慮天真上小學、快樂遊戲的年紀,對這些女孩子而言,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現實的生活,就是日復一日,看不見未來,在工作環境極度不良的工廠,賺取極為微薄的工資。
小女孩的雙手,在高熱滾燙的熱水工作下,已經都成為像潰爛的豬腳一樣紅腫發皺。


有些西方宣教士,有些宣教士子女,在親眼看見一切社會福音的努力,都像石頭丟入大海一樣,改變不了中國甚麼苦難之後,信仰崩潰了。
一個曾滿腔熱血投身在社會福音的宣教士,後來絕望的在日記裡如此如此寫下:沒有神。
從此以後,離開信仰。




看到這些前輩宣教士、護教者信仰的崩潰,
我沒有一絲嘲笑,更沒有任何自豪。
我只有深深的悲傷與傷痛。
假使是我,我會如何?
還願意堅守我的信仰,堅信聖經所說的?
祂不誤事!祂的旨意最美好!一切都是上帝預定!
我真的還願意相信嗎?


慈愛的上帝,為什麼許可這樣悲慘的事發生?
很多悲慘的受害者,本身並沒有甚麼罪,但是,為什麼他們就是要承受這樣的極大痛苦?




4. 黑奴與威伯福斯
十八世紀時,一批又一批的黑人,被人從非洲抓來當奴隸。
有男的,有女的,有小孩。
在海上奴隸船裡,一大堆人擠在船艙中。
還不用到英國,許多黑奴就在極大的痛苦中病死了。
女生更悲慘,在奴隸船時,就是水手自由強暴洩慾的對象。
勉強存活下來的黑奴,到達英國之後,會被全身扒光,赤裸排在拍賣台上,喪失一切尊嚴,被人稱斤論兩賣。
女黑奴被買走之後,一樣的,除了永無止境的苦工之外,主人隨時可以強暴性侵,無人能阻擋。


在那個時代,有一個出生在超級有錢的貴族人家的男生。
從小,他就不能和外面世界的野孩子一起玩,而是要在豪宅大院中生活。
對他而言,從來不會知道什麼叫民間疾苦。
讀大學時,白天睡覺,晚上喝酒打牌,甚至被稱為『英格蘭第一大牌手』。
這個人,後來當國會議員。


信主之後,這個人很厭惡國會裡那種虛偽、墮落、無恥、野蠻的常態。
他非常憤怒,打算離開政治圈。
有一天,他去找一個信仰前輩,訴說他心中的強烈憤怒,以及接近褻瀆上帝的話。
這位前輩,在聽完他那些簡直不像是基督徒會講出的話之後,勉勵他:
也許,上帝要帶領你走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路。
所以,你千萬不要從政治裡退場。


二十七歲時,這位曾經在信主之後,被外在環境的污穢幾乎擊垮,講出幾乎褻瀆上帝的話的年輕人,在野外大聲唱歌,讚美上帝偉大。
從此,對他而言,國會不再是任何滿足他個人政治野心之處,而是他的神學院,彰顯上帝公義之處。
之後,為了廢止黑奴,他用了一生,無盡的血淚,才達成這個上帝交付的使命。
這個人,叫威伯福斯,也就是電影奇異恩典的主角。


在當時黑奴無窮無盡的痛苦裡,有誰知道,上帝並非看不見、聽不到,而是已經暗中在預備一個拯救者。而這位拯救者,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鬼混度日、豪門世家、不知人間苦難的紈褲子弟威伯福斯?


在以色列人數百年水深火熱的苦難裡,有誰知道,上帝並非看不見、聽不到,
而是暗中已經在栽培一個生活在富貴容華皇宮中、從來不知民間疾苦的摩西,未來要帶領這些苦難的以色列人,脫離痛苦的埃及生活,到迦南美地去?


『耶和華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故此,我要打發你去見法老,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出3:7、10)




5. 五位在厄瓜多爾的宣教士被殺,妻女繼續
一九五六年,有五位非常優秀、深具愛心的宣教士,被人發現死在南美洲厄瓜多爾的熱帶叢林裡。
屍體全身腐爛,到無法辨識的程度。
大家只能從身上的衣物、手錶之類,來辨認誰是誰。
這五名宣教士全都是被矛槍刺死。
其中有一位,死時才只有二十九歲。


在悲痛中,沒有任何一位遺孀有報復的念頭。
相反的,竟然有遺孀帶著自己的幼兒,還有其他殉難者家屬,繼續回到厄瓜多爾,對殺害她們丈夫與親人的原住民,繼續進行宣教事工。


在事件發生二十五年之後,有人去訪問這些遺孀。
她們講的話,幾乎都一樣:
『我仍不明白神為何讓這樣的事發生,但我知道這一切乃是為彰顯祂的榮耀,這就夠了』
有一位還這樣講:
『你真能信得過神本身及祂允許你所遭遇的一切?神怎麼讓這樣的事發生?問題出在我們不認識神。這是主權的問題,我們是否真的降服在祂的旨意下?』


在宣教士首次開小飛機降落在該原住民部落的三十六年之後,1992年,在那個原住民城鎮裡,舉行奧卡語新約聖經譯本奉獻典禮。儀式主持人,是當初殺害五位宣教士的其中一位兇手的兒子。




面對苦難,太多人想從上帝那裡,找到很簡單的答案。
教會甚至也常教導很簡單的答案。
但是,我們怎能這樣來面對上帝呢?


不論遇到甚麼樣的苦難,不管如何,我們都會被迫回到信仰的最深處:
為什麼,我信耶穌?
我信耶穌,是為了甚麼?


我所信的上帝,是甚麼樣的上帝?
即使我無法理解為甚麼祂許可這樣的苦難臨到我,但我依然願意信祂嗎?


許多時候,我們其實並不相信上帝真的在掌管宇宙。
否則的話,祂怎能容許這些苦難,一天又一天,一件又一件,繼續發生呢?


有人會這樣抗議:
我不想當宣教士,也不是甚麼改變世界的料,
我只是想當平凡人,不要有這些別人沒有經歷過的苦難就可以了。
這樣平凡的願望,為什麼上帝不肯答應?


我們真能相信上帝看見,而且上帝非常悲傷,用慈愛的手來呵護憐憫受傷的我?
要相信上帝能使我病得醫治、成功賺大錢,不會太難。
但是,要相信上帝依然要使我病不能得醫治、依然當乞丐到老死,而且要相信祂這樣依然是對我深深的愛,這很難。
因為,這牽涉到我們有多相信這個上帝,即使祂的決定非我所願。


我們能相信那個依然柔聲對我們說話的主嗎?


有一次,主耶穌在講過一段很尖銳、大家都不喜歡聽的話之後,祂的門徒紛紛離棄祂。
然後,祂柔聲問剩下的人:『你們也要去嗎?』(約6:60-68)


經歷許多苦難之後,在一個海邊,主耶穌與門徒一起吃飯。
這時,主耶穌柔聲問彼得:『你愛我嗎?』(約21:15-23)


你也要去嗎?
你愛我嗎?


兩千年前,主耶穌柔聲問門徒的話,今天祂一樣用悲傷的眼神,溫柔的問著你。
問話的人,不是軟弱無力、無能為力的神,而是掌管宇宙、全能全智的神。
但是,祂不是用粗暴的聲音告訴你,而是柔聲的問你,要你回想祂的愛,以及祂對你的拯救。


僅以一首詩歌的分享,來結束這篇文章。


你曾否? (基督是主第一集59)


你若未曾流過淚,是否珍惜慈愛手?
你若未曾離開家,是否迫切想回家?
你若未曾感到寂寞,曾否渴望安慰手?
我想不會,不會需要,不會需要安慰。


你若未曾失望過,曾否渴望有盼望?
你若未曾迷失過,曾否渴想有平安?
你若未曾遭受懼怕,曾否需要溫柔聲?
我想不曾,不曾需要,不需要溫柔聲。


假使我們知道神,賜給人類的大愛,
假使努力去完成,神所安排的計劃,
我們就會彼此相愛,得到真正的快樂,
我想我們,必能找到,那真正的快樂。


http://vlog.xuite.net/play/TmkzNkVULTI0NzM2MjguZmx2l


http://vlog.xuite.net/play/YTRCMU1DLTI0NzM2MjcuZmx2
(假使有弟兄姊妹還有找到其他的版本,歡迎提供給我。)


願上帝幫助每一顆受苦的心,憐憫我們每一位經歷苦難的弟兄姊妹。
願恩惠與平安,透過慈悲父神的施恩,耶穌基督的代求,聖靈的引領幫助,臨到我們身上。
阿們。


小小羊




*建議閱讀:
『生上帝的氣』

這是篇比較理性的文章,從不同的角度,來切入這個主題。

 

﹡﹡﹡﹡﹡﹡﹡回應本文前請先按此 ﹡﹡﹡﹡﹡﹡﹡



  • mlscvc 發表於樂多引用(0)成聖之路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884435
    回應文章
    以前
    我聽過有個教會 辦一場醫治禱告會
    他們鼓勵弟兄姐妹說出心中傷痛 讓同工幫忙禱告
    然後標榜在醫治禱告會中 將苦難說出來 因此得到神的醫治釋放

    有個姐妹跟一位她信得過的同工流淚說出自己小時後不幸遭受性侵的痛苦遭遇
    但是事後 幫她禱告的同工姐妹"不小心?"把那位姐妹最不願意讓人知道的受性侵的傷痛秘密傳了出去
    所以陸續讓第三人 甚至第四人 許多教會裡的人知道她曾被性侵的遭遇
    後來傳到她耳裡

    也許那位同工當初的立場
    說的好聽是自以為可以多點人一起幫忙代禱
    但是其實是管不住自己大嘴巴 犯了人性的惡
    想要八卦道是非
    就是忍不住的想把別人不知道的秘密說給自己在教會的最好朋友聽
    然後就這樣擴散出去
    結果那位痛苦的姐妹因此再度遭受二度傷害
    此後離開該教會 但不知有無離開基督信仰

    這是聽一位姐妹轉述的悲慘事件
    聽說後來教會有開會作檢討

    但是其實教會裡還是很多八婆
    永生不滅 總是後繼有人可以當傳人

    所以老實說
    我從不相信可以將自己心中真正的痛苦或
    最不想讓人知道的脆弱的秘密或隱密的犯罪
    可以在實體教會中說出來
    不相信那種找信得過的同工代禱這種事
    因為大家到底還是罪人

    今日是同心禱告的姐妹
    明日不知是否因為在教會中的利益衝突
    自己成為被賣的那個?

    所以我從不把心中最想跟主禱告的痛苦說出來請人代禱
    只有自己跟主說 自己禱告

    所以才有小小羊基督論壇的存在的必要吧
    可以在網路暢所欲言
    不用擔心被出賣
    | 檢舉 | Posted by 不相信教會的人 at 2008年4月19日 14:07
    曾聽一個韓國姐妹說
    在韓國曾經發生一個姐妹夜間走在路上
    被歹徒攻擊性侵 然後死掉了
    而且好像死的很慘
    結果因此那教會的許多人信仰因此動搖
    許多人也對上帝不停問為什麼
    更對上帝很生氣
    因為那個姐妹自小在基督徒家庭長大
    也很愛主 是一個乖巧善良的女孩
    他們覺得
    上帝不是跟我說:"我出我入 都與我同在"嗎?
    最後
    那位死去女孩的母親
    克服自身的痛苦
    在教會裡公開作見證
    說她然仍相信這是上帝的美好旨意
    更知道她的孩子已在天上 在主的懷裡安息
    | 檢舉 | Posted by 順服是一生的功課 at 2008年4月19日 14:49
    罪的悲慘結局, 使得基督的救贖顯為重要;
    神在懲罰罪惡時, 神顯得公義,
    不是神無能, 也不是神殘忍;
    聖徒受難原本是基督的腳蹤,
    神應許的是在基督裏的平安, 不是人類的和平;
    為何無罪的基督也要受苦﹖
    | 檢舉 | Posted by Big at 2008年4月19日 21:23
    小小羊所舉的第五個例子,有拍成電影:
    亞馬遜悲歌(End of the Spear)
    很忠實的呈現出當時的狀況,看完之後
    讓我沉默了許久。
    | 檢舉 | Posted by 錢小駿 at 2008年4月20日 06:14
    “你说过你要再来让我永永远远与你同在,
    你答应抹干我的眼泪让我内心不再悲哀,
    你的应许绝不更改。”

    摘自诗歌“期待”
    | 檢舉 | Posted by 期待主再来 at 2008年4月21日 2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