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2019

法理建國思想的貧困

法理建國思想的貧困


經文:如果你們中間有人自以為在這個世代中是有智慧的,他就應該變為愚拙,好成為有智慧的, 因為在神看來,這世界的智慧就是愚拙;原來經上記著:「神使智慧人落入自己的詭計中」;又說:「主知道智慧人的思想是虛妄的。」,所以誰都不要以人誇耀。(哥林多前書 3:18-21)


台灣是「儒粹文化的重災區」,大部分的台灣人長期受儒教文化的洗腦與毒害,因此凡事都是從「分別善惡樹」(以人的知識與力量為思考為中心)上找答案,而不是從「生命樹」(以神為思考中心,耶穌即生命樹)上找答案。


經文: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要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 14:6)


經文: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約翰 一書 2:15-16)


法理建國思想者受儒教文化的影響,因此無法擺脫其本質與必然性的思想貧困;法理建國思想的問題,在於那些論述者想要在「Human Law」裡尋找台灣建國的法理基礎,但是他們忽略了建國的目的在於充分保障「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不是為了建國而建國。


「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的存在與來源基礎是「Creator」,不是「人」;人不可能透過各種「人的論述」來取得「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


這「人」包括了「人的強權集團」、「擁有武力的強權集團」、「大國會議的決議」、「大國談判與協商的決議」、「佔領土地的強權集團」;「佔領土地的強權集團」,如「1949年儒共政權佔領東亞大陸」、「1945年10月25日,儒粹法西斯政黨-國民黨政權佔領台灣」等。


倚靠「Human Law」的法理建國論述的最終決定權在「人的權力」,例如「強權的會議決定文件」與「強權的武力佔領事實」,這樣建立在「Human Law」的法理論述模式,最終只能導致「個體被迫服從群體意志或強權意志的現實結果」。


經文:這一切我都見過,也專心查考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有時人管轄人,使人受害。(傳道書 8:9)


經文:我們投降埃及人和亞述人,為要得糧吃飽。我們列祖犯罪,而今不在了;我們擔當他們的罪孽。奴僕轄制我們,無人救我們脫離他們的手。(耶利米哀歌 5:6-8)


任何談論法理建國者,不論其理論根據的基礎為何,只要面對「強國的會議決議」與「強權的佔領事實」,就會自動潰不成軍了,最後只能成為國際強權政治下的棄嬰與淚娃兒,也就是變成「阿Q式的不斷索求者」與「祥林嫂的不斷淚訴者」。


經文: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裡倚靠他,就得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他。(詩篇 28:7)


1620年9月6日,102名乘客與大約35人的船員,102名乘客中35名清教徒,他們登上名叫五月花號的木制帆船,五月花號是英國的一艘三桅桿輪船。


他們從英格蘭出發,他們在海上行走66天,海浪隨時可能吞噬他們;在此之前,已有一批人從荷蘭阿姆斯特丹出航,遭遇海難,全船130人全部葬身海底。


經文:我要論到耶和華說:「他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詩篇 91:2)


經文: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14:27)


經文: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從他而來。惟獨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庇護所,我必不大大動搖。(詩篇62:1-2)


五月花號船上的人透過同心合一與恆切的禱告,最後船在1620年11月11日到達美洲大陸,並靠岸於鱈魚角;船上102名新移民中的41名成年男子,當日簽署了《五月花號公約》。


《五月花號公約》的最大意義,在於「建立了人民自我管理的政治模式」,也就是人民可以按自己的想法來決定自治管理的方式,而不必再藉由轄制人民的強權政治來決定管理。


後來來美洲大陸的移民又陸續訂立了各種憲政文件,總計有五分憲政文件;美國的建國是建立在這五分憲政文件上,這五份憲政文件都源於「God’s Law」,因此即使美國的宗主國也無權反對。


「God’s Law」源於「God’s steadfast love and righteousness」,凡是根源於與奠基在「God’s Law」的法律,無人可以反對,因為掌管「人的生命存在與人的政權命運」的主權屬於「Creator」,不是「人」。


經文:耶和華啊,現在你仍是我們的父!我們是泥,你是窯匠,我們都是你手的工作。(以賽亞書 64:8)


經文的:難道陶匠沒有權柄從同一團泥中,既造出貴重的器皿,又造出卑賤的器皿嗎?(羅馬書 9:21)


經文: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說:「你起來,下到窯匠的家裡去,我在那裡要使你聽我的話。」 我就下到窯匠的家裡去,正遇他轉輪做器皿。窯匠用泥做的器皿在他手中做壞了,他又用這泥另做別的器皿。窯匠看怎樣好,就怎樣做。耶和華的話就臨到我說:「耶和華說:以色列家啊,我待你們,豈不能照這窯匠弄泥嗎?以色列家啊,泥在窯匠的手中怎樣,你們在我的手中也怎樣。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拔出、拆毀、毀壞,我所說的那一邦,若是轉意離開他們的惡,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想要施行的災禍降於他們。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建立、栽植,他們若行我眼中看為惡的事,不聽從我的話,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所說的福氣賜給他們。(耶利米書 18: 1-10)


五份美國憲政文件:都來自於神的智慧與啟示


《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 1620)、《維吉尼亞權利法案》(Virginia Declaration of Rights, 1776年6月12日)、《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1776年7月4日)、《美利堅合眾國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1787)、《美國權利法案》(United States Bill of Rights, 1791年12月15日)等,這五分文件是人類「市民(Citizen)自決與立憲」的理念基礎。


經文: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 4:6)


《五月花號公約》宣示,「Having undertaken, for the glory of God, and advancement of the Christian faith」、「in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one of another, covenant and combine our selves together into a civil body politic」、「by virtue hereof to enact, constitute, and frame such just and equal laws, ordinances, acts, constitutions and offices」、「as shall be thought most meet and convenient for the general good of the Colony, unto which we promise all due submission and obedience.」


《五月花號公約》體現了簽署人宣誓「遵循基督信仰」(the colonists would liv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hristian faith)、「在神面前建立一市民自治團體」(a civil body politic)、「在神的信仰下建立公平與正義的法律」、「在神面前所有簽署人承諾遵循此法律」等理念。


經文: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他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篇 33:12)


《五月花號公約》就是《抵達美洲的清教徒與神的約》,這些清教徒愛神,因此這約是「Covenant」,不是「Agreement」,這是屬於「God」與「God’s children」的約,類似「聖經的舊約與新約」的「約」。


「Covenant」是絕對不可違約的「約」,即使一方違約時,而另一方也不可違約,例如,神與人的婚約;「Agreement」是一方違約時,則另一方可違約。


經文: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他。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對我說:這是神真實的話。(啟示錄19:7-9)


經文: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裝飾整齊等候丈夫。(啓示錄21:1-2)


《五月花號公約》體現了「政府是基於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的」,政體是「Rule of Law」(人民用憲法管理自己),不是「Rule by Law」(國王或政權用法律來統治人民)。


《五月花號公約》體現了「在同一居住地區裡,所有市民有自由結合成政治團體的權利」、「在同一居住地區裡,所有市民可以通過制定對大家都有利的法律來管理自己」等「Individual Rigts」(個體權利)。


《維吉尼亞權利法案》規定,「That all men are by nature equally free and independent and have certain inherent rights, of which, when they enter into a state of society, they cannot, by any compact, deprive or divest their posterity; namely, the enjoyment of life and liberty, with the means of acquiring and possessing property, and pursuing and obtaining happiness and safety.」


(所有人都是生來同樣自由與獨立的,並享有絕對不可被剝奪的權利,當他們組成一個社會時,他們不能憑任何契約剝奪其後裔的這些權利;即享有生活和自由,獲得和擁有財產,追求和獲得幸福和安全等權利)


《維吉尼亞權利法案》規定,「That all power is vested in, and consequently derived from, the people; that magistrates are their trustees and servants and at all times amenable to them.」(所有的權力都屬於人民,因而也來自人民;法庭裁判是他們的受託人與僕人,無論何時都應服從他們)。


《維吉尼亞權利法案》規定,「That government is, or ought to be, instituted for the common benefit, protection, and security of the people, nation, or community; of all the various modes and forms of government, that is best which is capable of producing the greatest degree of happiness and safety and is most effectually secured against the danger of maladministration. And that, when any government shall be found inadequate or contrary to these purposes, a majority of the community has an indubitable, inalienable, and indefeasible right to reform, alter, or abolish it, in such manner as shall be judged most conducive to the public weal.」


(政府是為了或者應當是為了人民、國或社會的共同利益、保障和安全而設立的;在所有各種形式的政府當中、最好的政府是能夠提供最大幸福和安全的政府,是能夠最有效地防止弊政危險的政府;當發現任何政府不適合或違反這些宗旨時,社會的大多數人享有不容置疑、不可剝奪和不能取消的權利,得以公認為最有助於大眾利益的方式,改革、變換或廢黜政府)。


《維吉尼亞權利法案》規定,「That the freedom of the press is one of the great bulwarks of liberty, and can never be restrained but by despotic governments.」(出版自由乃自由的重要堡壘之一,絕不能加以限制;只有專制政體才會限制這種自由)。


《維吉尼亞權利法案》確立了「出版自由」的重要性,「出版自由」是美國人民的第四權。


《維吉尼亞權利法案》規定,「That religion, or the duty which we owe to our Creator, and the manner of discharging it, can be directed only by reason and conviction, not by force or violence; and therefore all men are equally entitled to the free exercise of religion, according to the dictates of conscience; and that it is the mutual duty of all to practise Christian forbearance, love, and charity toward each other.」


(宗教,是我們對造物主所負有的責任,盡這種責任的方式,只能由理智與信念加以指引,不能藉助於強力或暴行;因此,任何人都有按照良知的指示,自由信仰宗教的平等權利,所有人都相互有責任以基督徒的克制、博愛和仁慈對待他人)。


《美國獨立宣言》宣示,“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That to secure these rights, 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Men, deriving their just powers from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That whenever any Form of Government becomes destructive of these ends,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alter or to abolish it, and to institute new Government」。


《美國獨立宣言》體現了「每個人是被創造平等的」(「人人生而平等」是錯誤的翻譯)、「每個人都擁有絕對不可被剝奪的權利,包括生命、自由與追求幸福的權利」(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應該翻譯成「絕對不可被剝奪的權利」)、「每個人的生命、自由與追求幸福的權利是來自造物主,不是來自人、政權、政黨、國」等理念。


《美國獨立宣言》體現了「政府是在人之間建立的,從受治理者的同意中獲得其正當權力 - 當任何形式的政府破壞這些目的時,人民有權改變或廢除它,並建立新政府」的理念,即人民是政府的授權者、人民是政府的主人、人民有革命權、人民有權建立新政府等理念。


《美利堅合眾國憲法》序文(Preamble)裡宣示,「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Order to form a more perfect Union, establish Justice, insure domestic Tranquility, provide for the common defence, promote the general Welfare, and secure the Blessings of Liberty to ourselves and our Posterity, do ordain and establish this Constitution for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我們美國人民,為了建立一更完美的聯盟,建立正義,確保國內寧靜,提供共同防禦,促進一般福利,並確保自由的祝福給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後代,制定與建立這美利堅合眾國憲法)。


《美利堅合眾國憲法》序文裡所說的「We the People」,包含了「我們人民是主人」、「我們人民任命與授權政府」「政府是我們人民的僕人」、「我們人民告訴政府該怎麼做」、「我們人民有權更換或廢除政府」等理念,美國創造了地球上唯一擁有這些清楚理念的憲法與憲政。


《美利堅合眾國憲法》由七條組成。前三條確認了「Legislative Branch, Executive Branch, Judicial Branch」(立法、行政、司法)等了「三權分立」的政治原則,並規定了聯邦政府立法、行政與司法等三權的權限範圍與組織運作;第四條確認了「各邦(State)和聯邦相應的義務、責任」與「未來新邦(State)的加入聯邦程序」。第五條確認將來對憲法進行修改時所需通過憲法修正案的具體程序;第六條確認了憲法的法律地位;第七條確認了憲法生效所需要的程序。


《美國權利法案》規定,「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國會不得制定有關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權利)。


這是美國宗教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人民和平集會、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權利等的法令。


《美國權利法案》規定,「A well-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紀律良好的民兵隊伍,對於一個自由國的安全實屬必要;故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得予以侵犯)。


這是「人民有持槍權」,「人民有持槍權」是美國人民的第五權。


當每一個體人都擁有槍時,他們可以聯合起來抵抗專制;抵抗專制不能靠國的軍隊,因為軍隊可能成為專制者鎮壓人民的工具。


當個體人真心信仰耶和華與基督時,他們會遵守「God’s Law」(耶和華的十誡),他們會持槍行公義、好憐憫,他們不會濫用槍殺人;當個體人不信仰耶和華與基督信仰時,他們未必會遵守「God’s Law」(耶和華的十誡),他們可能會持槍成為盜匪或暴力殺人者。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 6:8)


美國、加拿大、瑞士、德國、以色列等國,允許其市民的個體人合法持有槍,但擁有槍者若沒有上述的信仰,可能會成為持槍的盜匪或殺人的暴徒。


《美國權利法案》規定,「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be secure in their persons, houses, papers, and effects, against unreasonable searches and seizures, shall not be violated, and no warrants shall issue, but upon probable cause, supported by oath or affirmation, and particularly describing the place to be searched, and the persons or things to be seized.」


(人人具有保障人身、住所、文件及財物的安全,不受無理之搜索和拘捕的權利;此項權利,不得侵犯;除非有可成立的理由,加上宣誓或誓願保證,並具體指明必須搜索的地點,必須拘捕的人,或必須扣押的物品,否則一概不得頒發搜捕狀)。


這是保護美國人的「Individual freedom and Rights」法案。


從這五分文件可知,美國是地球上唯一能充分保障「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與「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的憲政國;美國也是地球上唯一將「We the People」寫在《美利堅合眾國憲法》序文裡的國。


1814年創作的美國國歌《星條旗》的最後一節提到「And this be our motto: In God is our trust」(這就是我們的格言:神是我們的信仰);美國人在鈔票與2分硬幣上印著「In God We Trust」(我們信仰神),因此美國人説「We the People」,即是等於說「We the God’s people」。


Now the Lord is the Spirit, and where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s, there is freedom.(2 Corinthians 3:17)


經文:主就是聖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哥林多後書 3:17)


「God is the Spirit」,並且「Holy Spirit live in God’s People」;「We the God’s People」就是「We the God’s People and receive the Holy Spirit」。


「A person is filled with the Holy Spirit」是唯一能充分保障「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與「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的磐石基礎。


從《美利堅合眾國憲法》序文的「We the People」可知,「We the People」是美國憲政的最核心價值理念,也是美國憲政異於地球上其它國憲政的最大特點;美國憲政至今是地球上沒有任何一個國的憲政可以完全到達、企及、模仿與等同其水準。


從這五分文件的內涵可知,人類完全可以透過一群人經由共同認同與信仰「愛、正義、真理、自由、人權、追求幸福、憲政」等精神理念(Spiritual concepts)來建立國;他們不需要倚靠有共同的「文化、宗教、歷史、種族、血緣、文字、語言」等世俗概念(Secular concepts)來建國,那是美國以外的國的普遍建國與立國模式。


法理建國的論述者,一直想透過尋找人類過去的「權威文件」與「強權背書」方式來證明自我論述的權威性;他們想用這種人的權威性論述來支撐台灣獨立的合理性,他們忽略了掌管「人的命運」或「國的獨立」不是靠一些人文論述,而是靠神的旨意,人如果不向神認罪與禱告,一切人為的努力與奮鬥最終將淪為「虛無與失敗」的結果。


法理建國的論述者,永遠無法了解神興起了邪惡的亞述帝國政權發動228大屠殺台灣人的原因;也永遠無法了解神興起了邪惡的巴比倫帝國政權時時要吞併台灣的原因。


歷史上記載,亞述帝國在主曆前722年滅了北國以色列,巴比倫帝國在主曆前586年滅了南國猶大;北國以色列與南國猶大都是因為「悖逆神與拜偶像之罪」而滅亡,這是神的管教,其目的是神要拯救他們,使他們學會向神認罪、悔改、謙卑與歸向神。


以色列人亡國超過2500年,最後得到神的恩典與憐憫,在主曆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才復國。


自1662年鄭成功率軍約2萬5千人佔領台灣後,台灣人被「儒教專制文化與拜偶像文化」轄制至今已有357年歷史,這才是台灣人真正生命沈淪與靈魂悲哀的事實。


台灣人如果不再反思「苦難的根源-悖逆神與拜偶像」的問題,並且向神認罪、悔改、謙卑與歸向神,那麼他們永遠無法認知「Individual Freedom」意義與成為「A Freeman」,也永遠無法擺脫被邪惡的儒粹文化奴役的命運,更永遠無法蒙神喜悅與祝福而真正獨立建國。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8:50回應(1) │標籤:月朔文集

February 7,2019

《羔羊的寶血》

《羔羊的寶血》

在農曆一月初一前的除夕夜,儒教圈裡,一群撒旦的子孫在屋子裡進行大掃除塵,如同要除去家中陳酵與老酵的物質(12:15,19)

然後,他們在屋子裡吃年夜飯(12:43-46),有水煮的豬肉(12:9)、無酵餃子、無酵年糕(12:17-20)與長年菜(芥菜、苦菜;出12:8),但卻沒有烤羊肉(12:8);晚上還要守歲,如同猶太人在逾越節(Passover, Lord’s Passover)守夜,小孩還有壓歲錢紅包(11:1-2)

農曆一月初一早上,那群撒旦的子孫開始過年(逾越了年獸的災難,Non-Lord’s Passover),他們舉行舞龍舞獅與放爆竹慶祝拜年,他們穿新衣服與新鞋(12:11),並藉著向人拜年方式向人要紅包(11:2;出12:35-36)

每一戶人家房屋兩邊的門框上和門楣上張貼紅色春聯(12:6-7),他們歡欣地唱著各種《拜年歌》、《迎年歌》、《賀年歌》、《喜洋洋年歌》、《吉祥年歌》、《歡樂年歌》與《大吉大利年歌》。

微風突然問門旁的牛膝草,「在儒教圈有傳說,在春節時年獸會出來吃人,這是真的嗎?」

牛膝草說,「年獸就是古蛇(啟12:9-17;啟13:1-8;啟13:11-17),年獸就是龍,年獸就是撒旦,年獸就是異化滅命天使的概念,滅命天使在逾越節擊殺埃及所有頭胎出生的人和牲畜(12:12, 29)。」

「撒旦創造年獸故事的目的,就是要轉移人不再紀念主耶穌的死;就是要人拜吃人的年獸,遺忘神的羔羊為人犧牲而死的事情,因此不吃烤羊肉。」


「撒旦創造過年的概念,就是要人恐懼年獸與希望逃過年獸吃人的災難,即過年關;撒旦創造拜年的概念,就是要人敬拜年獸,不要敬拜主耶和華與耶穌;撒旦創造歡慶除夕(11日前夜)與新年節慶(1月1-15日)的概念,就是要人用敬拜耶和華的儀式來敬拜年獸,就是要創造敬拜撒旦的節慶來取代耶和華的逾越節(114日晚)與無酵節(114-21日,7)期。」

「我們要悲慟與戰慄地紀念主耶穌,他在逾越節(農曆114)時為救贖人的罪(Sins)流出了寶血(18:28;約19:14-16;林前5:7),他還讓我們吃全羊羔的肉(12:8-10;約6:53-58),讓我們有機會與主耶穌合一(約6:53-58),並與神和好(羅5:6-11)。」

微風唱著《羔羊寶血的歌》,「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129);你們得贖,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的羔羊之血(彼前118-20)。」

 

牛膝草也唱起了《聖靈的歌》,「親愛的弟兄啊,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約翰一書 4:1-3)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4:07回應(0) │標籤:月朔

January 19,2019

美國憲政的本質

美國憲政的本質

美國憲政實行的是「Constitutional Republic」,不是「Democracy」,因為「Democracy」會選出希特勒與產生暴民政治;美國建國者大都對「Democracy」提出了嚴厲的批判意見。

美國憲政是用「三權分立制度與權利法案」來限制政府權力與保障「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Individual justice and freedom」。

美國國父George Washington(1732-1799)說,「It is one of the evils of democratical governments, that the people, not always seeing and frequently misled, must often feel before they can act right; but then evil of this nature seldom fail to work their own cure.」

美國第二任總統John Adams(1735-1826)說,「Remember, democracy never lasts long. It soon wastes, exhausts, and murders itself. There never was a democracy yet that did not commit suicide.」與「Democracy, will soon degenerate into an anarchy, such an anarchy that every man will do what is right in his own eyes, and no man's life or property or reputation or liberty will be secure and every one of these will soon mold itself into a system of subordination of all the moral virtues, and intellectual abilities, all the powers of wealth, beauty, wit, and science, to the wanton pleasures, the capricious will, and the execrable cruelty of one or a very few.」

美國建國元勳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說,「Democracy is two wolves and a lamb voting on what to have for lunch. Liberty is a well-armed lamb contesting the vote!」

美國憲法起草者Alexander Hamilton(1755-1804)說,「If we incline too much to democracy, we shall soon shoot into a monarchy.」與「Real liberty is neither found in despotism or the extremes of democracy, but in moderate governments.」

美國獨立宣言簽名者Benjamin Rush(1746-1813)說,「A simple democracy is the devil's own government.」

美國憲法之父James Madison(1751-1836)說,「Democracies have ever been spectacles of turbulence and contention; have ever been found incompatible with personal security or the rights of property; and have in general been as short in their lives as they have been violent in their deaths.」

曾任美國第5任副總統Elbridge Gerry(1744-1814)曾說,「The evils we experience flow from the excess of democracy. The people do not want virtue, but are the dupes of pretended patriots.」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4:10回應(0)

January 18,2019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7)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7)

二十三,開明專制與民主選舉政治

義人增多,民就喜樂;惡人掌權,民就歎息。(箴言29:2)

1988年1月1日,蔣經國解除實施30多年的黨禁和報禁限制;1978年5月20日-1988年1月13日擔任總統;1988年1月13日過世,他到死才放權。

蔣經國政治就是許多東亞大陸人所崇尚的「開明專制」,他們不明白「開明專制就是專制」,專制具有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邪惡本質。

在漢文化的世界裡,許多人以為只要是實行全民選舉的政治,就是符合普世價值的憲政,他們經常高喊「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憲政」。

結果他們經常永自己的選票選出奴役自己的政客,他們經常選出了類似希特勒或騙子,他們永遠無法擺脫「民主政治裡的內部專制的暴力攻擊」(Under attack from the forces of tyranny within)。

例如,台灣是漢文化的重災區,台灣人受「儒教一黨專制」所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影響,崇尚「儒教家長制與聖王政治」,因此台灣的選舉是在選「家長」,不是在選「僕人」,選出來的「家長」如同皇帝,不僅權力過大且可以操控「行政、立法、司法」,如此就註定了選舉人依然是奴的命運了。

韓國也是漢文化的重災區,也崇尚「儒教家長制與聖王政治」,由於總統權力過大,又難以避免儒教「人情政治與權錢交易」(企業支付政治獻金,當選者回饋護航企業)的文化,因此韓國總統與台灣總統一樣,都有面臨坐牢的命運。

韓國有三權分立憲政,因此可以將現任總統關進監牢;台灣沒有三權分制度,因此只能透過政黨輪替,由下屆總統將本屆總統送進監牢。儒教圈的選舉制度,經常是「逼良為娼」的制度,這是儒教人情文化的規則,即「收取政治獻金的當選者,必須為支付獻金者回饋相應的利益,這是禮數」,如此當選者將無法避免因「權錢交易」而最終走向「坐牢」的命運。

其原因就是他們「不曉得如何將權力關進籠子裡」與「分不清楚Democracy與Constitutional Republic的巨大差別」;其原因就是漢文化圈裡的選舉者與被選舉者都是受漢文化的「人的等級與專制文化」制約的奴,都是真實意義上的反普世價值者。

二十四,三權分立:檢驗憲政的基本標準

因為耶和華是審判我們的,耶和華是給我們設律法的,耶和華是我們的王,他必拯救我們。(以賽亞書 33:22)

法國哲學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1689-1755年)提出了三權分立學說,即立法、行政、司法三種政府權力分別由三種不同職能的政府機關行使、互相制約和平衡的制度;這思想是建立在「對人性的不信任」與「對人行使權力的設法制約」

它可以藉由使用「獨立的立法權與司法權」來制約行政權,事實上,美國還有第四權,即「獨立的新聞媒體權」,因此「獨立的立法權、司法權、新聞媒體權」可以制約行政權,即所謂的「將權力關進籠子裡」。

另外,美國憲政裡的「權利法案」,也是非常重要檢證憲政的標準,因為「權利法案」是保衛「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Individual freedom」與限制政府權力的重要法案。

然而,大陸的一黨專制(民主專政)與蔣家政權時代的台灣五權憲法(行政權獨大,立法權、司法權、考試權與監察權附屬於行政權之下),都是拒絕三權分立的政治,都是一權憲法(行政權獨大,總書記與總統權獨大),都是掛著民主選舉招牌的新獨裁專制政治,都是一黨專制、黨國政治、大政府、貪腐政治等餘毒的延續,都是一群擁護家長制、一言堂、權謀詭詐、坑蒙拐騙、黨爭派系、人情政治、利益政治的幫派分子。

共產黨與蔣家政權時代的國民黨都是類似納粹黨,都實行國家社會主義,都是充滿了經營國營企業的政權,都屬於大政府與黨國專制的左派政黨;民進黨是從國民黨分裂出來的政黨,民進黨受國民黨思想與政治體制影響,民進黨也是屬於大政府與傾向黨國專制的左派政黨,因此共產黨、國民黨與民進黨具有許多相同的特質。

納粹主義(德語:Nationalsozialismu)與國家社會主義(德語:Nationaler Sozialismus;英語:National Socialism)在德語拼字類似,差別是一單詞與2單詞;納粹主義崇尚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也崇尚極端的愛國主義與黨國獨裁專制統治。

納粹主義非常類似儒教的種族軍國主義,以大屠殺為常態,例如,王守仁對苗人大屠殺、曾國荃的天京(南京)大屠殺(伏屍百萬)、左宗棠對回族大屠殺、王震對維族大屠殺、日本軍國主義對東亞人大屠殺等。

二十五,福澤諭吉《脫亞論》vs.《脱儒入美論》

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10-12)

脱儒入美,是指拒絕儒教病毒的污染而接受基督福音信仰,美國是充滿基督福音的地方,因此東亞與台灣應該奮起擁抱基督福音信仰,如此才能獲得「自我的救贖」與「平安與喜樂」的價值。

王陽明是崇尚儒教專制與獨裁統治的曾國藩、梁啟超、孫文、蔣介石、毛澤東、李光耀、習近平等人崇拜的對象;王守仁也是日本吉田松陰(主張征韓論)、坂本龍馬、高杉晉作、福澤諭吉(主張脫亞入歐)、大久保利通、木戶孝允、西鄉隆盛、東鄉平八郎、山縣有朋、伊藤博文等擁護軍國主義者崇拜的對象。

日本受儒教影響,在歷史上曾發生「尊王攘夷」、「華夷之辯」、「自稱是中國」、「自稱是中華」等思想,日本將東亞大陸稱為「夷」;後來日本主張「脫亞入歐」,於是開始鄙視「中國」與「中華」名稱,改稱日本是「神國」、「皇國」,自稱是「東洋盟主」,認為日本是亞洲文化的中心,宣傳「外夷野蠻」,將位居東亞大陸的「中國」與「中華」改稱為「支那」,稱東亞大陸人為「豬仔」,日本這種自大與混亂的思想模式完全是學習自傳統儒教的假大空文化。

例如,福澤諭吉《脫亞論》寫道:「我們日本的有識之士,基於國家為重、政府為輕的大義,又幸運地依靠帝室的神聖尊嚴,斷然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國內無論朝野,一切都採用西洋近代文明,不僅要脫去日本的陳規舊習,而且還要在整個亞細亞洲中開創出一個新的格局。其關鍵所在,唯脫亞二字。......在當今交通至便的世界中,對文明的事物不見不聞是不可能的。但僅僅耳目的見聞還不足以打動人心,因為留戀陳規舊習之情是千古不變之理。 如果在文明日新月異的交鋒場上論及教育之事,就要談到儒教主義。學校的教旨號稱仁義禮智,只不過是徹頭徹尾的虛飾外表的東西。實際上豈止是沒有真理原則的知識和見識,宛如一個連道德都到了毫無廉恥的地步,卻還傲然不知自省的人。」。

福澤諭吉看清了儒教的陳腐與虛偽,但是他的思想依然繼承了儒教「崇拜王權(尊王,尊天皇)、強權、文明自尊與中心思想(日本應當為東洋諸國之文明中心)、富國強兵、儒粹軍國思想、儒粹種族中心主義(大和論)、儒粹種族仇恨與歧視」等邪惡思想。

福澤諭吉要歐洲的科技與思想文明而不要基督福音(Love God, and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這就好像「買樹卻斬斷其根,此樹便不能種活了」。

福澤諭吉的思想、最後他為日本帶來了軍國主義的災難-所有日本人在78年(1867年至1945年,從明治維新到廣島與長崎遭受核武攻擊而投降)的辛勤努力,最終化為二戰後的一片廢墟。

二十六,陽明學是日本軍國主義的靈魂

說謊言的,你必滅絕;好流人血弄詭詐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詩篇 5:6)

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世紀9:5-6)

王陽明認為人本著自己良知而行,便可合乎聖人之道,無須向外求索;他創立了「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等學說。

王陽明認為「心即理」的「理」與「知行合一」的「知」都是「良知」,因此「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都是講「良知」的學問。

王陽明所講的「良知」只不過是「他用來殺人立功的貞節牌坊」,真是「滿口仁義道德,滿肚嗜血殺人」;王陽明在大屠殺數萬苗人時,手上拿著正是這把屠殺良知的刀,這把刀又名「陽明式謊言」。

王陽明開啟了日本的明治維新與儒教殺人的軍國主義,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略東亞戰爭的背後導師是王守仁;王守仁的「尊王攘夷」思想是日本發動侵略東亞戰爭的主要理論基礎。

日本的陽明學,就是日本軍國主義的靈魂;孫文、蔣介石、毛澤東、習近平所崇尚的陽明學,也是儒教軍國主義的靈魂,這些事實都可以從《王陽明全集》找到答案。

《王陽明全集》就是《儒教學習殺人魔王寶典》,其主體思想,就是「口說仁義,手殺萬人」,好讀此書者必成為殺人魔王;王守仁曾說,「惟是爾等冥頑不化,然後不得已而興兵,此則非我殺之,乃天殺之也。」(順生錄之八,年譜ㄧ),「守仁與天殺論」正是「孔丘口説仁者愛人,孔丘手殺少正卯」的再版,它充分呈現了「儒教嗜殺」與「儒者說一套做一套的厚黑本質」。

《王陽明全集》共分「知行錄」、「靜心錄」、「悟真錄」、「順生錄」四部,王陽明從「知行錄」、「靜心錄」、「悟真錄」開始談「存天理」、「去人欲」、「致良知」、「親民」、「聖人之學」、「仁義」、「孔子」、「孟軻」、「知行合一」。

然後,接著在「順生錄」講「征剿稔惡瑤賊」、「擒斬首百名顆」、「擒斬千百名顆」、「俘獲數多」,在「順生錄」的前七章都是王陽明對皇帝的上奏疏,他不斷地在奏疏裡報告自己的軍功,非常詳細地報告自己斬首多少名顆,在「順生錄」裡的王陽明不斷地炫耀自己是千人斬、百人斬的殺人魔王;這「順生錄」的意思就是「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實為王陽明的「殺生錄」。

儒教嗜殺,因此東亞儒教文化圈不斷地出現殺人屠夫,包括:孔丘、嬴政、李斯、趙高、白起、王莽、劉邦、呂雉、衛青、霍去病、曹操、李世民、冉閔、黃巢、石勒、石虎、武則天、岳飛、朱元璋、朱棣、王守仁、崇禎、張獻忠、李自成、努爾哈赤、多爾袞、乾隆、雍正、洪秀全、曾國藩、曾國荃、左宗棠、岑毓英、孫文(主張大一統與北伐殺人)、蔣介石、毛澤東、周恩來、張宗昌、盛世才、馬步芳、徐樹錚、戴笠、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王震、陳儀、彭孟緝等;這些殺人屠夫們集體為儒教圈不斷地開創了「中華帝國的大屠殺血腥統治」與擴張了「中華殖民擴帝國的巨大版圖」。

二十七,漢文化是普世價值的絕緣體

直到今天,摩西書無論什麼時候被誦讀,那帕子仍然蓋在他們的心上。 可是一個人什麼時候歸向主,那帕子就被除掉了。主就是聖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哥林多後書 3:15-17)

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是普世價值的絕緣體,因為漢文化圈裡的人普遍信奉各種拜偶像的邪教,這些邪教包括「儒教」、「佛教」(現在漢人的佛教已完全印度教化了,印度教即拜蛇教)、「道教」、「馬列教」、「無神論」等。

倚靠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很難真正了解奠基在普世價值裡的「Individual」、「Everyone is made in the image of God」(Human beings are created in the image and likeness of God)(The image is a spiritual attribute of the moral qualities of God)、「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Free person」(Freeman)、「No one is free while others are oppressed」(While one is oppressed, all are oppressed)、「A freeman cannot tolerate evil and autocracy」、「We the People」、「Constitutional Republic」(Separation of powers in the constitution;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divides government into three separate and distinct branches: the Executive, Legislative and Judicial branches)、「Without God,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will crash」等價值理念。

倚靠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也很難真正了解普世價值是要建構「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而不是「A Democracy」的政治,因為「A Democracy」是培養希特勒與新極權專制的溫床,那些自稱為「民運人士」未來可能成為「暴民政治」與「大一統新獨裁專制政權」的催生者。

笑蜀先生在1999年出版的《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一書裡記載了40年代共匪支持普世價值的大量言論,這些言論根本不是承諾,而是騙子騙取政權的謊言。

竹籃子根本不能盛水,凡是沒有對「Truth」(基督福音)有堅實信仰的支持普世價值言論者,最終其言論只能變成口號而不是信仰,最終只能變成騙取盲目群眾、支持者、政權、權位或選票的謊言。

二十八,基督福音是拯救人靈魂的真理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不要自以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華,遠離惡事。這便醫治你的肚臍,滋潤你的百骨。(箴言3:5-8)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他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篇 33:12)

你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謹守遵行他的一切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他必使你超乎天下萬民之上。(申命記 28:1)

我只吩咐他們這一件,說:「你們當聽從我的話,我就做你們的神,你們也做我的子民。你們行我所吩咐的一切道,就可以得福。」(耶利米書 7:23)

唯有真實信仰「Truth」(基督福音)者,才有可能全盤深入了解真正普世價值的意義。

唯有東亞大陸大多數人真實信仰「Truth」(基督福音),東亞大陸共產黨政權才能有真正永久崩塌的基礎,東亞大陸人才能真正實現奠基在普世價值基礎上的「Constitutional Republic」政治。

否則東亞大陸終將會不斷地出現各種革命活動與推翻舊政權,而東亞大陸人依然無法擺脫「永恆回歸非人與為奴的命運」。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7:46回應(0) │標籤:月朔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6)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6)


十九,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


下列經文是「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理念基礎:


1,Then God said, “Let us make mankind in our image, in our likeness, so that they may rule over the fish in the sea and the birds in the sky, over the livestock and all the wild animals, and over all the creatures that move along the ground.”(Genesis 1:26)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世紀1:26)


2,“ You are worthy, our Lord and God, to receive glory and honor and power,

for you created all things, and by your will they were created and have their being.”(Revelation 4:11)


我們的主、我們的神哪,你配接受榮耀、尊貴和權能,因為你創造了萬有;萬有是因著你的旨意而存在、被創造的。(啟示錄4:11)


3,But there is a place where someone has testified: What is mankind that you are mindful of them, a son of man that you care for him? You made them a little[a] lower than the angels; you crowned them with glory and honor and put everything under their feet.


有人在經上某處鄭重地見證說:人算什麼,你竟然顧念他?人之子算什麼,你竟然照顧他?你使他暫時比天使低微 ;你賜他榮耀和尊貴為冠冕;你使萬有都服從在他的腳下。(希伯來2:6-8)


4,His glory is great through Your salvation, Splendor and majesty You place upon him.(Psalms 21:5) 


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將尊榮威嚴加在他身上。(詩篇 21:5)


5,Yet to all who did receive him, to those who believed in his name, he gave the right to become children of God.(John 1:12)


但是所有接受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給他們權柄成為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12)


二十,Fight for liberty, freedom and justice for everyone


下列經文是「Fight for liberty, freedom and justice for everyone」的理念基礎:


1,Love the Lord your God with all your heart and with all your soul and with all your mind and with all your strength.  The second is this: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 There is no commandment greater than these.(Mark 12:30-31)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馬可福音12:30-31)


2,To the Jews who had believed him, Jesus said, “If you hold to my teaching,b you are really my disciples. 32 Then you wi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John8:31-32)


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如果住在我的話語中,就真是我的門徒了, 32 並且你們將明白真理,而真理將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8:31-32)


3,Whoever oppresses the poor shows contempt for their Maker, but whoever is kind to the needy honors God.(Proverbs 14:31)


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箴言14:31)


4,This is what the Lord says: Do what is just and right. Rescue from the hand of the oppressor the one who has been robbed. Do no wrong or violence to the foreigner, the fatherless or the widow, and do not shed innocent blood in this place.(Jeremiah 22:3)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以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耶利米書 22:3)


5,The Spirit of the Sovereign LORD is on me, because the LORD has anointed me to proclaim good news to the poor. He has sent me to bind up the brokenhearted, to proclaim freedom for the captives and release from darkness for the prisoners,(Isaiah 61:1)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報好信息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捆綁的得自由。(以賽亞書61:1)


奠基在基督信仰的「Individual」與其本質內涵裡的「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理念,是「American Conservatism, Republican Party and Tea Party(TEA: Taxed Enough Already)」與「Individual spiritual liberalization」等思想的基礎。


二十一,雷根的六經濟政策


義人的腳步被耶和華立定;他的道路,耶和華也喜愛。(詩篇 37:23)


義人的道是正直的,你為正直的主,必修平義人的路。(以賽亞書 26:7)


追求公義仁慈的,就尋得生命、公義和尊榮。(箴言 21:21)


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富有、尊榮、生命為賞賜。(箴言 22:4)


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1911-2004年)是愛神的人;他的基督信仰使他擁有堅強的道德勇氣,敢於面對強權而不畏縮。


1987年6月12日他在西柏林的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Gate in West Berlin)前演講時說,「戈爾巴喬夫先生,撕毀這堵牆!」(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


他曾說,「沒有神,就沒有美德,因為沒有良心的提示。如果沒有神,民主就不會也不會長久存在。如果我們忘記我們是一個在神之下的國,那麼我們將成為一個被摧毀的國。」


Without God, there is no virtue because there's no prompting of the conscience. And without God, democracy will not and cannot long endure. If we ever forget that we're one nation under God, then we will be a nation gone under.


他曾說,「和平不僅僅是沒有戰爭。真正的和平是正義,真正的和平就是自由。真正的和平決定了對人權的承認。」


Peace is more than just the absence of war. True peace is justice, true peace is freedom. And true peace dictates the recognition of human rights.


他曾說,「美國是由那些相信神是他們安全之石的人建立的。我承認我們必須謹慎地聲稱神站在我們這一邊,但我認為是可以繼續問神,我們是否站在他身邊。」


America was founded by people who believe that God was their rock of safety. I recognize we must be cautious in claiming that God is on our side, but I think it's all right to keep asking if we're on His side.


奠基在基督信仰的「Individual」與其本質內涵裡的「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理念,是建構「雷根的六經濟政策」的理念基礎,這六經濟政策促進了美國經濟的成長。


這六經濟政策就是「大規模減稅(降低所得稅可幫助企業發展與降低失業率)、降低利率(促進投資產業與帶動經濟發展)、減少聯邦政府支出(Small government and limited government,大政府會吃垮經濟)、推動自由放任資本主義(Laissez-faire Capitalism)、撤銷政府的干涉與管制、限制貨幣供應量與減少通貨膨脹」 。


這六經濟政策就是處理1981美國經濟大衰退的方法,它創造了美國自1982年後的十年經濟發展與繁榮。


我認為最好的減稅方案就是實行「單一低稅率制」(Flat tax,A single low tax rate),例如,實性類似「摩西的什一税」,即由十人來分攤支付一忠心僕人的工資。


二十二,USA is 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Not a Democracy


行為完全,遵行耶和華律法的,這人便為有福!遵守他的法度,一心尋求他的,這人便為有福!這人不做非義的事,但遵行他的道。耶和華啊,你曾將你的訓詞吩咐我們,為要我們殷勤遵守。但願我行事堅定,得以遵守你的律例!我看重你的一切命令,就不至於羞愧。我學了你公義的判語,就要以正直的心稱謝你。我必守你的律例,求你總不要丟棄我。(詩篇119:1-8)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麼形象,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它,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申命記 5:8-10)


在漢文化圈裡的人普遍不了解「USA is 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Not a Democracy」。


「Democracy」與「Constitutional Republic」都是透過選舉產生政治家,兩者的區別,在於法律對政府的限制。


「Constitutional Republic」主張用憲法或權利憲章限制「由多數選民選出來的政治家與其政府」不可以剝奪某些人的「絕對不可剝奪權利」(Certain inalienable rights)。


在「Pure Democracy」中,「被多數選民選出來的政治家與其成立的政府」不會受到憲法或權利憲章的約束,他們可以將其意志強加給少數的人。


「Constitutional Republic」是「Rule of law」,必定是「三權分立的政治」,例如,美國、英國、日本、韓國。


「Democracy可以是沒有三權分立的政體,例如,Democracy的結果:選出希特勒、漢共政權的民主專政、台灣的司法不獨立與司法腐敗(政治酬庸法官、收賄法官、恐龍法官、娃娃法官)、新加坡的李家王朝(假三權分立的政體,實為專制政體)。


在漢文化圈裡,竟然將「Republic」翻譯成「共和國」,漢文的「共和」本義就是「周公與召公共同執政與實行專制」,因此「Republic of China and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都是從「專制政權」開始的政體。


在漢文化圈裡的人,普遍受邪教文化的影響,大都存在有反普世價值的本質,例如,在台灣的所謂「民主制度」經常成為「選舉政治秀與人情交易活動」的產物。


一群人經由選舉方式逐漸形成新的利益集團;他們熱衷於取得權力,但卻沒有真正擔任「僕人」與「義工」的意識,最明顯地是「選舉前鞠躬拜票,當選後無限傲慢」。


這新掌權的利益集團經常會順應漢文化的特質,然後自然地轉換傳統文化而逐漸建構新的「官僚經濟、權貴利益、權力尋租、權錢交易、官商勾結、行賄受賄、官僚腐敗」;然而,台灣卻被某些人稱為亞洲民主的燈塔,他們看不見台灣人的普遍缺乏普世價值與反普世價值的貧困本質。


事實上,民主(Ruly by people, Rule by majority)經常會產生「暴民政治」,例如,現在使用ROC憲法的台灣;唯有奠基在「基督福音的三權分立憲政」(Rule of Law)才是人類的未來,因此未來「亞洲憲政的燈塔」是崇尚神的美國(In God we trust)而不是到處充斥著拜偶像的台灣。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7:38回應(0) │標籤:月朔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5)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5)


十六,擺脫邪靈附體:「基督文化」與「使用英文」


我們藉著基督,對神有這樣的確信,並不是說,我們憑自己配得上把什麼算做出於自己;而是說,我們之所以配得上是出於神。他也使我們能夠做新約的僕人——不屬於律法條文,而屬於聖靈;因為律法條文帶來死亡,而聖靈卻賜予生命。(哥林多後書 3:4-6)


讓東亞大陸人從「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的桎梏中解放出來,則可以有效避免被這「邪靈」永恆地掌控,例如,東亞大陸人選擇以「基督文化」取代「漢文化」,並且選擇以「英文與英語」取代「漢文字與漢語言」,這樣則可以立即有效地遠離被「邪靈附體」的危險與得到「救贖」,許多在英美出生的東亞大陸人第二代人即是如此。


漢文化圈的人如果能接受「文化輸血」理念,即採行「教育全面自由化」與「教育不干預政策」,讓民間自由辦學與讓家長自由決定孩子的教育內容,例如,全面開放「國際學校」政策,從幼兒園到大學,家長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孩子上「英文學校」或「漢語學校」,採行教育自由競爭方式,如此20年後的文化創造力將會有新的氣象。


如果東亞大陸人不能從「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的桎梏中解放出來,那麼就無法避免繼續被這「邪靈附體」而成為「邪靈」的一部分,即「邪靈的奴隸」;其存在型態只能透過不斷地同魔鬼交易與獻媚而暫時存活,這種個體的暫時存活型態將被「黑暗、傲慢、妒忌、憤怒、苦毒、欲望、貪婪、虛無、絕望」等意識所綁架、無法得到心靈的平安與喜樂、無法獲得神的憐憫與救恩,其實質是等於「靈魂的死亡」。


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大量繼承了巫文化、巫文字、巫語言的內涵,巫文化、巫文字、巫語言的主體內涵就是「邪惡、謊言、暴力、非人、專制」,因此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大量繼承了「邪惡、謊言、暴力、非人、專制」的內涵,也具有高度容忍與吸納各種外來的「邪惡、謊言、暴力、非人、專制」的本質。


漢文化的早期外來文化,例如,佛教,佛教最早反印度教,後來佛教又印度教化了,佛教與印度教都是拜蛇教;漢文化的近期外來文化,例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繼承1932年張東蓀、張君勱在北平成立的中國國家社會黨的思想影響,如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支持大量的國營企業)、馬列思想、無神論(Anti-truth)、進化論(獸化人)、唯物論(物化人)、辯證法(Oppose logic and value)、階級鬥爭論等。


這些思想都具備有高度容忍「邪惡、謊言、暴力、詭辯、專制、非人、壓迫人」等的本質,這些思想使現代的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更增加了多元與豐富的邪惡特質,都屬於邪教。


漢文化裡有三大主體教義,即儒教、道教與佛教。漢文化裡的儒教與道教支持皇權與專制,也支持皇權與專制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漢文化裡的佛教,容忍皇權與專制,也容忍皇權與專制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


凡是支持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邪惡;凡是容忍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邪惡,因為只有邪惡才有可能容忍邪惡;漢文化裡的儒道佛三教都是邪教,因此總體的漢文化就是「邪靈合體」。


十七,普世價值取代儒道佛三邪教


污鬼離了人身,就在無水之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卻尋不著。於是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到了,就看見裡面空閒,打掃乾淨,修飾好了,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這邪惡的世代也要如此。(馬太福音12:43-45)


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 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他們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 a,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謝著領受的。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提摩太前書4:1-5)


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 or common values),它的本質具有Rule according to a higher law,A higher law不是Human law or Natural law而是The Law of God(10 Commandments);普世價值就是耶穌所說的「Truth」,就是哈佛大學校徽盾牌裡的拉丁文「VERITAS」(Verity or Truth) 。


敬畏耶和華就是生命的泉源,可以使人離開死亡的網羅。帝王榮耀在乎民多,君王衰敗在乎民少。不輕易發怒的大有聰明,性情暴躁的大顯愚妄。心中安靜是肉體的生命,嫉妒是骨中的朽爛。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惡人在所行的惡上必被推倒,義人臨死有所投靠。智慧存在聰明人心中,愚昧人心裡所存的顯而易見。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27-34)


普世價值存在的目的與價值就是要「公義使邦國高舉」(Righteousness exalts a nation),就是要讓人知道「罪譴責任何人」(Sin condemns any people)。


普世價值的實踐主體是「Individual」,「Individual」必須具備有「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本質。


「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包含了「Respect for 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與「Respecting individual liberty and individual justice」的內涵,也包含了「Fight for 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與「Fight for liberty, freedom and justice for everyone」的意義;這裏的「for everyone」最高意義應該是「For Every Person On The Earth」。


十八,「Freeman」是實踐普世價值的主體


耶穌說這些話的時候,許多人就信了他。於是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如果住在我的話語中,就真是我的門徒了,並且你們將明白真理,而真理將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8;30-32)


唯有「Free person(Freeman)」才有可能成為實踐普世價值的主體,漢文化裡的「人」與「民」的本義是「奴」,「奴」不可能成為實踐普世價值的主體;「Free person(Freeman)」的真實定義,可以從下列經文來理解:


1,Now the Lord is the Spirit, and where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s, there is freedom.(2 Corinthians 3:17)


主就是聖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哥林多後書 3:17)


2,So Jesus said to the Jews who had believed him, “If you abide in my word, you are truly my disciples, and you wi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John 8:31-32)


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1-32)


3,It is for freedom that Christ has set us free. Stand firm, then, and do not be encumbered once more by a yoke of slavery.(Galatians 5:1)


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加拉太書5:1)


4,For the one who was a slave when called to faith in the Lord is the Lord's freed person; similarly, the one who was free when called is Christ's slave. You were bought at a price; do not become slaves of human beings.(1 Corinthians 7:22-23)


要知道,做奴僕時在主裡蒙召的,就是主的自由人;同樣,做自由人時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僕。你們是被重價贖回來的,不要成為人的奴僕。(哥林多前書 7:22-23)


5,He has shown you, O mortal,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Micah 6:8)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6,Blessed is the one who does not walk in step with the wicked or stand in the way that sinners take or sit in the company of mockers, but whose delight is in the law of the Lord, and who meditates on his law day and night.(Psalm 1:1-2)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與罪人為伍,不和輕慢上帝的人同流合污,只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默誦,這樣的人有福了!(詩篇1:1-2)


7,I will always obey your law, for ever and ever.I will walk about in freedom, for I have sought out your precepts.(Psalm 119:44-45)


我要常守你的律法,直到永永遠遠。我要自由而行,因我素來考究你的訓詞。(詩篇119:44-45)


具備有信仰上列七經文者,就是認識「Truth」者,就是有能力寫出《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1620)、《維吉尼亞權利法案》(The Virginia Declaration of Rights,1776)、《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1776)、《美國憲法》(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1787)、《美國權利法案》(United States Bill of Rights, 1789)等文件者。


不具備有信仰上列七經文者,就是不認識「Truth」者,不僅不可能寫出上列文件,也不可能真實了解與真正去實踐上列文件裡的理念,漢文化圈裡的人至今大都是上列理念文件的絕緣體。


再者,若是不能綜合了解上列七經文,就不能了解「Free person(Freeman)」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的必然關係,也不能了解上述「for everyone」與「for all」即「For Every Person On The Earth」的意義。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7:33回應(0) │標籤:月朔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4)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4)


十二,中國是大一統專制王朝


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都可以吃;只是園子中間那棵樹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創世紀3:2-3)


神特別指出了「園子中間那棵樹的果子,不可吃」,因為「中間」代表「自我」中心,吃了果子者就會悖離「以神為中心」而成為「以自我為中心」者,這是人類苦難的根源。


這由東亞大陸非人所創建的「大一統專制王朝」的代名詞就是「中國」(A country located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與「中華」(Huaxia country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中國」就是魔鬼專門創造給腦殘者的「謊言」。


「中國」與「中華」是「儒教世界中心與大一統思想」所發明出來的「偽概念」;他們認為,文明繁榮昌盛的周天子王朝居天下中心,文明落後野蠻的四夷環繞周邊。


「中國」就是少數統治者迷惑那些占大多數被奴役者的「騙術」;「中國」的概念讓那些奴自以爲居「世界中心的文明之國」,讓他們擴大「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觀,讓他們認為他們可以統治與教化周邊眾國的人,讓他們陶醉在「中國夢」裡繼續為奴。


這「大一統專制王朝」一直實行「巫教謊言與暴力政治」,少數的人假借謊言與暴力來建立大政府與家長制政權,少數的人因此成為統治者並統治佔大多數人口的奴民;現在的東亞大陸共產黨政權已創造了人類史上的奇蹟,在專制牢籠裡關押著人類最大規模人數的奴民,並且用監牢裡的人作為活摘器官產業的無限供應者,這不是文化的偶然,而是文化的必然。


東亞大陸在2千多年之間的政治形態,只有統治者與政權的不斷更換,而沒有建立在實質道德基礎上的政治實現(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也就是由非人所建立的邪惡帝國一直盤據在東亞,並且持續奴役著東亞所有「兩條腿的怪物」。


這大一統王朝專制文化的本質就是永恆的邪惡文化,就是永恆的腐敗文化;這邪惡文化包含了崇尚「群體、種族、血緣、性別、出生地緣、居住區域、仇恨異己、人的等級、人的差序位格、人的身分地位、權勢、強權、皇權、中央、家長制、一言堂、名利權位、榮華富貴、人上人、中庸(牆頭草、兩面倒、和稀泥、擇中辦理、中間路線、見風轉舵、見機行事)、權謀詭詐、坑蒙拐騙、投機取巧、走捷徑」等意識。


這邪惡文化包含了崇拜「黑暗、邪惡、仇恨、謊言、暴力」,也包含了崇拜「種族血源、種族沙文、種族排外(華夷之辯)、種族世界中心(自稱中土、中原、中州、中夏、中華、華夏、中國,稱外圍四方之民為四夷,即東夷、南蠻、西戎、北狄,認為是化外之民)、種族統治中心(尊王攘夷)、種族大一統、種族法西斯、種族帝國」等意識。


這邪惡文化包含了崇尚「以群體壓迫獨立個體人的意識,即以群體意識建立中央集權、以群體意識建立統治者權威、以群體意識將人分類別與等級、以群體意識建立人的等級特權、以群體意識建立人的等級控制與壓迫、以群體意識實踐人的等級剝削與奴役、以群體意識建立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專制政治」等意識。


這邪惡文化也包含了「人在無絕對道德與群體文化」下的崇尚蛇文化、魔文化、鬼文化、獸文化,即崇尚「坑矇拐騙、權謀詭詐(權術、謀術、詭術、詐術、騙術)、中庸(相對道德、牆頭草、兩面倒、審時度勢、見風轉舵、無適無莫、毋意毋必毋故毋我)、追求名利權位、追求榮華富貴、假大空、虛偽、弄虛、厚黑學、說一套做又一套、言而無信、惡鬥、不擇手段、走捷徑、勝者為王」等。


十三,《易經》與《尚書洪範》


於是那巨龍被摔了下來。牠就是那古蛇,被稱為魔鬼和撒旦,那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們也與牠一起被摔了下來。(啟示錄 12:9)


「儒教」就是人在無絕對道德與群體文化下所建構的崇尚蛇文化,在東亞以兩蛇經為代表,這兩蛇經即《易經》與《尚書洪範》。


《易經》宣揚「權謀詭詐」與「坑矇拐騙」思想,即「儒術」;《尚書洪範》宣揚追求「名利權位」與「榮華富貴」意識,即「儒教」。


金文的「易」,象有彩紋的蛇,即變色蛇,身體可以變換顏色,有毒;金文的「蜴」是在「易」的左邊加上「虫」(蛇),即蜥蜴,又名變色龍,身體也可以變換顏色;變色蛇充分呈現了獸的權謀詭詐與變易的本質意義,因此《易經》即《變色蛇經》。


由《易經》又生出《道德經》與《中庸》,《道德經》與《中庸》就是撒旦抹滅絕對道德(Absolute morality)與建構相對道德(Relative morality)意識的工具,因此儒與道的本質是一體的,都是容忍皇權與專制的蛇文化。


相對道德意識只能建立反《Bible》的十誡,因此相對道德意識是專制文化存在的唯一基礎;絕對道德(Absolute morality)的唯一基礎是《Bible》的十誡,因此絕對道德才能成為人類普世價值的唯一基礎。


例如,儒教宣揚「仁義禮智信」,然而「仁義禮智信」是皇權與專制文化的統治工具;禮就是皇權與專制所建構的「人的等級制」的枷鎖,是「忠君」、「忠於王朝」、「忠於家天下」、「捍衛皇權與專制」、「捍衛人的等級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是、「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父要子亡,子不亡不孝」、「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的同義詞;「仁義智信」是「禮」的階下囚,「仁義智信」永遠無法在「皇權、專制、人的等級、群體」等意識之外獨立存在,「仁義智信」只是專制文化的工具。


因此,不能用「仁義禮智信」的思想來詮釋人類普世價值,因為「仁義禮智信」容忍皇權與專制,也容忍皇權與專制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仁義禮智信」一直是儒教用來支撐傳統皇權與專制文化的美麗謊言基礎。


《易經》與《尚書洪範》兩經是儒文化支撐2千多年專制文化的重要基礎,《易經》教人崇尚「儒術」,即講求「權謀詭詐」與「坑蒙拐騙」,後來發展出各種的「權謀學」、「詭術」、「騙術」、「兵書」與「四大名著」等邪惡文化;《尚書洪範》教人崇拜「儒教」,即追求「名利權位」與「榮華富貴」,後來發展出各種「干祿」、「拜財神爺」、「光宗耀祖」與「求為人上人」等屬世文化。


這兩經的思想導致後來的漢文化普遍缺乏堅守「Individual integrity and moral responsibility」與追求「Spiritual values and beliefs」等理念。

 

《易經》與《尚書洪範》源於殷商的巫文化,即邪靈文化,因此儒教就是「巫教、蛇教、邪教、魔教、撒旦教」,儒教就是撒旦用來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與奴役東亞人的工具 。


十四,甲骨文是交鬼的符咒


不可偏向那些交鬼的和行巫術的,不可求問他們,以致被他們玷汙了。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利未記 19:31)


甲骨文是漢文字的發展原型,甲骨文在殷商時代不是作為普及教育的文字,而是殷商巫師專門用來通邪靈與交鬼的符咒;由甲骨文逐漸演變與轉化出來的金文、大篆、小篆、隸書、楷書、行書、草書、宋體,也具備有相同的邪惡本質,因此漢文字的本質就是通邪靈與交鬼的符咒,是巫文化在不同時代在東亞實行專制統治的工具。


在殷商時代,巫師透過甲骨文來占卜,透過占卜來拜鬼與求問鬼,透過求問鬼與占卜結果來決斷事情;大巫王(殷商的最高統治者)有最終占卜解釋權(甲骨文裡經常出現「王占曰」與「王卜曰」),巫師若不聽從大巫王的解釋或意志,大巫王可以處死巫師,大巫王與所有巫師是統治階級,其他人是被統治階級,甲骨文是大巫王與所有巫師的統治工具。


這些由巫師所設計的甲骨文符咒,其本質充滿了巫文化與巫毒,其內涵包括了「拜鬼、交鬼、暴力、謊言、專制、壓迫人、等級人、非人、反人、物化人」等邪惡意義,其實質充滿了宣揚專制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邪惡意識。例如,宋明理學與心學是Anti-logic and Anti-truth,是一種專門宣傳專制與玩弄名詞的文字遊戲的偽思想。


從邏輯上可推論得知,這些由大巫王與所有巫師所經常使用的語言,也將承載巫文化的「拜鬼、交鬼、暴力、謊言、專制、壓迫人、等級人、非人、反人、物化人」等邪惡本質。


殷商文化是巫文化,巫文化是拜鬼文化,拜鬼文化是「邪靈文化」;由邪靈文化所設計出來的甲骨文必然是屬「邪靈的符咒」,由「邪靈的符咒」所演化出來的漢文字必然是屬「邪靈文字」,由「邪靈文字」所承載的「漢文化」與「漢文字」必然是屬「邪靈」的存在體。凡長期單一接受與使用「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者,很自然地會成為「邪靈的附體」。


由於東亞大陸已被「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等邪靈體綁架了2千多年,因此東亞大陸自然地成為了黑暗陸地,2千多年來經常到處出現了各種的「妖魔鬼怪獸」,如「人渣、投機者、騙子、貪婪者、痞子、狼人、狐妖、殺人魔王、食人魔、殭屍、喪屍(Zombies)、虛無鬼、吸血鬼」等。


它們是「虛無鬼」,它們無法認知「Holy Spirit」與「Truth」,它們無法理解「The Holy Spirit will lead a person to truth and freedom」,它們根本無法創造出真正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它們只能不斷地偷竊來自基督文明的所有創造性價值與意義,它們都被定義成「中國人」,它們集體被「中華民族」。


這些「虛無鬼」為了維持「東亞大陸的大一統專制王朝」,它們設計了「中華民族是由56民族組成的大家庭」與「漢族以外都是少數民族」的洗腦謊言,這謊言根本無法立足在「普世價值」的概念裡。


例如,美國在大紐約地區有超過192種語言在不同的住民中使用,如果有人說「美利堅民族是192民族組成的大家庭」與「非拉美裔白人以外都是少數民族」(非拉美裔白人約占62.1%),這將成為完全背離「普世價值」的笑話。


十五,Individual的存在與群體意識無關


眾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個人確實是那位要來到世上的先知!」耶穌看出他們要來強迫他做王,就又獨自退到山上去了(約翰福音 6:14-15)


孩子們哪,你們屬於神,而且你們已經勝過了假先知們,因為那在你們裡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一書 4:4)


任何一位東亞大陸的獨立個體(Individual)同「中國人」與「中華民族」毫無關係。


任何一位東亞大陸的獨立個體(Individual)只有同創造其存有者才有直接的關係;唯有東亞大陸的每一位獨立個體(Individual)認知其與造物主的關係,這樣他才能擺脫被這「荒謬的謊言」長期綑綁的命運,因為「Only truth can set you free」。


例如,「臺灣」的名稱根源:荷蘭人來臺時根據臺南安平地區附近原住民族西拉雅族的台窩灣社 (Taioan,Taivoan)發音,用漢字「大員」、「大苑」、「臺員」、「大灣」或「臺窩灣」等來稱這土地,後來清政府改稱為「臺灣」。


1544年葡萄牙船員經過這土地時,用其語稱之為「Ilha Formosa」(意為「美麗島」),我認為「Formosa」要比「臺灣」更有意義,它可以表述造物主創造這土地的本意,也可以此來拒絕漢人長期販賣的謊言-「臺灣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領土」,這土地的住民有權選擇以「Formosa」與「Formosan」來定義自己的名稱。


東亞大陸各地方的人也需要重新認識自己,例如,閩、蜀、魯、蘇、黔等,都是屬於漢人對異族的歧視名稱,他們被視為蟲、魚、鳥、獸、奴;還有西藏、新疆、內蒙,應該正式更名,如圖博、維疆、南蒙等,或其它更好的名稱,國與地的名稱可由當地住民公投來決定。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7:29回應(0) │標籤:月朔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3)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3)

八,漢文化是「Individual concepts」的絕緣體

正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
是眼睛沒有見過,耳朵沒有聽過,
人心也沒有想過的。(哥林多前書 2:9)

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後書4:3-4)

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哥林多後書 4:6)

廣義的「漢文化」還包含「漢文字與漢語言」,因此在「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存在體裡討論「Individual」與「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概念時,不可能有其相對應的真實意義。

「Individual」與「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意識是「A human being」的實體內涵,無此內涵者則為真實意義的「虛無者」與「鬼魔」,因此儒教圈裡的人大都屬於「虛無者」與「鬼魔」。

九,漢文字的每一字都是邪靈

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 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 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因那些國民行這可憎惡的事,所以耶和華─你的神將他們從你面前趕出。(申命記 18:10-12)

漢文字源於甲骨文,每一漢文字都附著有一完整與特定的邪靈本質,都是一「獨立存在的邪靈體」;甲骨文是被邪靈附體者所創造的符咒文字,茲列出一些甲骨文的字:卯(剖心、剖孕婦)、伐(砍頭) 、刖(砍去人一足)、陵(斬去手足後,再割去身上的肉之刑)、歲(以鉞斷足之刑)、剮(割肉剔骨的刑罰)、斀(用刀割掉男性的生殖器官)、劓(割鼻子的刑罰)、臧(以戈刺目)、醢(剁為肉醬之刑)、刵(割耳之刑)、剕(砍腳)、黥、宮(割生殖器之刑)、羌(被割生殖器之人)、烄(火刑)、熯(火刑)、丞(活埋)、沉(沉水刑)、尤(斷指刑)、尤(斷指刑)、奴(抓女為奴)、義(把羊給我族)、我(多利齒的武器,代表我族威猛)、武(執戈行進,代表征伐)、夷(被繩綑綁者,應該被繩綑綁者)、佛(弗,象蛇盤據在樹上)等。

甲骨文的「國」,象「戈佔領土地」,代表「統治者以武力所佔領與統治的土地」,「國」表述了「有武力是統治者」與「無武力是被統治者」的組合概念,也表述了「所有被統治者都是奴」的洗腦概念。

這被殷商巫師(即統治階層)定義成「人」與「民」的存有,在被邪靈綁架的漢文化所偽造的「中國」與「中華文化」概念裡只能是「永恆的奴」,實質是無靈魂的「鬼魔」,因為所謂的「中國」已是被邪靈設定的「鬼域」,所謂的「中華文化」已是被邪靈設定「鬼文化」。

十,《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的理念

但是神卻藉著聖靈向我們啟示了,因為聖靈洞察一切,甚至洞察神深奧的事。 除了人裡面的靈,到底誰知道人的事呢?照樣,除了神的靈,也沒有人知道神的事。 我們所領受的,不是這世界的靈,而是從神而來的靈,好讓我們能知道神所賜給我們的這些事;並且我們傳講這些事,不是用人的智慧所教導的話語,而是用聖靈所教導的話語,用屬靈的來對比屬靈的。不過一個屬血氣的人不接受屬神的靈的這些事,因為對他來說,這些是愚拙的;他也不能明白,因為這些事要用屬靈的方式才能洞察。屬靈的人能洞察一切,但是沒有人能洞察他。(哥林多前書 2:10-15)

甲骨文與漢文裡的「國」同《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1776)裡的共同認同「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的理念與建立「Governments」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這美國的「Governments」是建立在「Everyone」共同認同「God,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Individual Rights, Justic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價值理念的基礎上。

從《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可知:

USA建立「Country」的理念,即「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因此,USA成為在地球上唯一可以因為認同上述理念而接受大量不同「文化、語言、種族、膚色、血緣、宗教、出生地」等移民者的「Country」(A country composed of 50 states)。

USA建立「Governments」的理念,即「That to secure these rights, 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Men, deriving their just powers from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That whenever any Form of Government becomes destructive of these ends,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alter or to abolish it, and to institute new Government, laying its foundation on such principles and organizing its powers in such form, as to them shall seem most likely to effect their Safety and Happiness.」,因此USA才能建立包容不同「文化、語言、種族、膚色、血緣、宗教、出生地」等移民者的憲政。

喬治·華盛頓曾說,「要正確地治理一個國,沒有神和聖經是不可能的。」(It is impossible to rightly govern a nation without God and the Bible.)

美國第一任副總統(1789-1797年)與美國第二任總統(1797-1801年)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1735-1826年)曾說,「建國者是倚靠基督教的一般原則而獲得獨立的」(The general principles upon which the Fathers achieved independence were the general principals of Christianity)與「西奈(十誡)所颁布的法律是民事、市政、道德與宗教法典。」(The Law given from Sinai-The Ten Commandments, was a civil and municipal as well as a moral and religious code.」

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年)曾說,「賜給我們生命的神給了我們自由。當我們移除了他們唯一堅定的基礎時,一個國的自由能夠被認為是安全的嗎?人們的心中確信這些自由是神的恩賜嗎?他們不可違背,乃是因為神的憤怒?的確,當我反思神是正義的時候,我為我的國而顫抖;他的正義無法永遠沈睡......」

God who gave us life gave us liberty. And can the liberties of a nation be thought secure when we have removed their only firm basis, a conviction in the minds of the people that these liberties are of the Gift of God? That they are not to be violated but with His wrath? Indeed, I tremble for my country when I reflect that God is just; that His justice cannot sleep forever...

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Tocqueville,1805-1859年)曾說,「世上沒有一個國像美國這樣,基督教信仰對人類的靈魂有如此巨大之影響,在這塊世上最自由、最文明的國土上,到處可以感受到基督教對她的影響。」

十一,《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to the Flag》的理念

那與主聯合的,就是與主成為一靈。(哥林多前書 6:17)

美國人在《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to the Flag》裡,效忠的是「God, liberty and justice」,不是「The Leader or ruler of the Government」;他們認為「Government is the servant, not the master, of the people」。

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to the Flag—"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o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其中的「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來自下列經文裡的理念:

Thus says the Lord: “Let not the wise man boast in his wisdom, let not the mighty man boast in his might, let not the rich man boast in his riches, but let him who boasts boast in this, that he understands and knows me, that I am the Lord who practices steadfast love, justice, and righteousness in the earth. For in these things I delight, declares the Lord.”(Jeremiah 9:23-24)

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 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9:23-24)

“Thus says then Lord: act with justice and righteousness, and deliver from the hand of the oppressor anyone who has been robbed. And do no wrong or violence to the alien, the orphan, and the widow, or shed innocent blood in this place”(Jeremiah 22:3)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以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耶利米書 22:3)

“The Spirit of the Sovereign Lord is on me, because the Lord has anointed me to proclaim good news to the poor. He has sent me to bind up the brokenhearted, to proclaim freedom for the captives and release from darkness for the prisoners, to proclaim the year of the Lord’s favor and the day of vengeance of our God, to comfort all who mourn,...”(Isaiah 61:1-2)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報好信息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捆綁的得自由;宣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的上帝報仇的日子;安慰所有悲哀的人。(以賽亞書61:1-2)

“Stand firm then, with the belt of truth buckled around your waist, with the breastplate of righteousness in place, and with your feet fitted with the readiness that comes from the gospel of peace.In addition to all this, take up the shield of faith, with which you can extinguish all the flaming arrows of the evil one. Take the helmet of salvation and the sword of the Spirit, which is the word of God.”(Ephesians 6:14-17)

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以弗所書6:14-17)

“Whoever pursues righteousness and love; finds life, prosperity and honor.”(Proverbs 21:21)

追求公義仁慈的,就尋得生命、公義和尊榮。(箴言21:21)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7:20回應(0) │標籤:月朔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2)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2)

四,被邪靈綁架的四種非人特質

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 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 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 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分爭的人。(箴言6:16-19)

因為罪的工價就是死;但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卻是永恆的生命。(羅馬書6:23)

在漢文化世界裡,存在有四種非人特質:即「A dead person」、「A soulless animal」、「An evil person」與「A person whose soul has been killed」。

凡不能擁有完整的「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A dead person」,凡不能自我認知「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A soulless animal」,凡暴力踐踏他人的「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An evil person」,凡自我的「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被暴力踐踏者就是「A person whose soul has been killed」。

漢文化的存在目的就是在構建這「謊言與暴力文化」與「上列4種非人型態」的存在合法性,因此漢文化圈裡的人大都具有這些「非人」的屬性,但是他們卻無法意識也不承認「自我是非人」的事實。

如果想要了解產生上述非人文化的根源,這可以從中華帝國裡存在的「人」與「民」的概念來論證。

「人」在甲骨文與金文裡是「一條手與一條腿的鞠躬者」(拜偶像者)(Exodus 20:5, You shall not bow down to them or worship them),在篆文裡是「一條手與一條腿的90度下拜者」,在隸書裡是「兩條腿者」,在東亞大陸戰亂時代東亞人稱之為「兩腳羊」、「雙腳羊」、「菜人」、「饒把火」、「下羹羊」、「和骨爛」,從殷商到現代的東亞人吃人與吃嬰的歷史不曾斷絕過,這些「吃人的人」與「被吃的人」都被漢文字被定義成兩條腿的存有。

「民」在甲骨文裡是「被利物刺了左目的被俘虜者」,通常這些被俘虜者還要被「刖其左足」(砍斷左足),以避免他們會逃跑。「人」與「民」的甲骨文與漢文字意義都是「奴」,都是「被統治者」。

「我」在甲骨文裡是「戈上有三利齒的兵器」,代表「我族的旌旗」,「我」字演變到篆文時,成為了「左戈與右戈」;從甲骨文到篆文,再從篆文到隸書,「我」都代表「我族」或「我們」,例如,漢文裡常有「我大漢河山」、「還我河山」、「我大清王朝」、「我朝統一萬方」,這些「我」都意指「我們的」。

五,邪靈文化孵育出群體意識

這是因為耶穌吩咐汙靈從那個人身上出來。原來汙靈曾多次抓住那個人,雖然他被鐵鏈和腳鐐捆鎖,被看守著,可是他掙斷鎖鏈,被鬼魔驅逐到曠野去。耶穌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他回答說:「群。」因為有許多鬼魔進到他裡面。那些鬼魔央求耶穌不要命令它們進無底坑去。(路加福音 8:29-31)

我為了他們,自己分別為聖,好使他們也能在真理中被分別為聖。(約翰福音 17:19)

你們不可與不信的人同負一軛。公義和罪惡到底有什麼相通呢?光明與黑暗有什麼相合呢?(哥林多後書 6:14)

你們不要愛世界,也不要愛世界上的事物。如果有人愛世界,父的愛就不在他裡面了。 原來世界上一切肉體的欲望、眼目的欲望、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而是出於世界的。 世界和屬世的欲望正在消逝;但那遵行神旨意的,卻永遠長存。(約翰一書2:15-17)

漢文化裡的「我」充滿了「群體意識」(Group consciousness)與「集體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缺乏「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sciousness),因此漢文字的「我」永遠無法自主發展出「Individual」與「Individual Moral Self-discipline and 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完整的意識。

「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是「邪靈」的載體,這載體裡處處充滿了「吃人的邪靈基因」,這邪靈文化孵育出樂群體意識。

這載體裡不存在「Free person(Freeman)」的概念,這載體將「People」分類與二元對立成「皇帝與賤民、王與奴民、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主子與奴、聖人(崇拜對象)與小民(鄙視對象)、君子(有權者)與小人(無權者)、人上人與人下人(上人與下人)、上位者與草民、權位高者與權位低者」等荒謬的概念,然後以此來構建「以群體意識來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專制文化」。

這種將人劃分為二元對立的思維方式,是不道德的文化歧視行為,也是低劣的邏輯洗腦活動,在漢文化圈普遍存在著這種荒謬現象,例如,台灣的藍綠對立、大陸的黑五類與紅五類對立等問題。

六,儒教的人的等級意識

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做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3-48)

儒教將「Individual」放在「君、臣、父、子」、「天子、草民」、「大人、小人」、「君子、小人」、「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 莫非王臣」的「等級結構」中,如此「Individual」成為「The slave of man」而不是「The slave of God」,如此便切斷了「Individual」與「Creator」的真實關係。

邪靈用這「君、臣、父、子」的荒謬禮教定位構建了兩「吃人的專制體系」。

第一是「父權的家朝」,就是「家庭的專制與中央集權」與「一言堂」文化,即「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第二是「皇權的王朝」,就是「家天下的專制與中央集權」與「一言堂」文化,即「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從「孝敬父母」到「孝敬皇帝」、從「在父權前下跪為奴子」到「在王權前下跪為奴臣」正是儒教建立的「皇權文化複製模式體系」,無論「Individul」在那裡永遠都是「屬世的奴」。

七,邪靈文化孵育儒教、佛教與道教

你們要提防假先知。他們披著羊皮來到你們這裡,裡面卻是凶殘的狼。憑著他們的果子,你們就能認出他們來。難道從荊棘上能收葡萄,從蒺藜中能收無花果嗎?(馬太福音 7:15-16)

我現在所做的,將來還要做,為要斷絕那些人的機會——他們想找一個機會,好讓別人以為他們所誇耀的與我們一樣, 因為這樣的人是假使徒,是詭詐的工人,他們裝做基督的使徒。 這並不足為奇,原來撒旦自己也裝做光明的天使;所以,即使他的僕人把自己裝做義的僕人,也不足為怪;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哥林多後書 11:12-15)

肉體的行為是清清楚楚的,它們就是:通姦、淫亂、汙穢、好色、拜偶像、行邪術、仇恨、紛爭、嫉恨、暴怒、爭競、分裂、結派、 嫉妒、凶殺、醉酒、荒宴以及類似這樣的事。對這些事,我現在要預先告訴你們,就像我以前告訴過你們的那樣:行這些事的人不會繼承神的國。(加拉太書 5:19-21)

邪靈文化孵育儒教、佛教與道教,這三教就是撒旦插在東亞漢文化圈裡的人身上的三把刀;這三把刀是有毒的刀,它會殺死人的靈魂,它專殺「個體人的尊嚴與權利」(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

佛教宣揚「空、無我、涅槃」;道教宣揚「清靜、無為、虛無、柔弱、恬淡、不爭、素樸」,佛教與道教以此阻絕了「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與「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的理念。

當「儒教、佛教、道教」將「Individual」與「Creator」的真實關係混淆時,你將無法了解「Individual」的全部內涵,例如,「Creator是榮耀尊貴的」,「Individual具有Image of God」(Godlike qualities, the attributes of God, characteristics of God ),因此「Individual是榮耀尊貴的」。

「Individual」的全部內涵來自於「Creator」的授與,包括「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

「Individual」思想也是「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的理念基礎,這些都是屬於「Universal values(Common values)」的內容。

在「儒教、佛教、道教」思想結構裡,「Individual」沒有存在與立足的基礎,「儒教、道教、佛教」是所謂的「中華文化」的原始主體(指先於「中華文化接受馬列主義化);所謂的「中華文化」就是「漢文化」,因此「漢文化」是「Individual consciousness」與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 Common values)的絕緣體。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7:15回應(0) │標籤:月朔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1)

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1)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裡。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做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創世紀11:1-4)

所謂的「中國」與「中華帝國」都是漢文化製造出來的偽概念,其實質就是「邪惡政權」。

「中國」與「中華帝國」就是「亞洲的巴別塔」(巴貝爾塔、巴比倫塔、通天塔;Tower of Babel),就是「人的帝國政權」,其目的就是要建立「以人為自我中心的大帝國」來取代「神的國」(God’s Kingdom)。

魔鬼要用這帝國升到高雲之上,魔鬼要與至上者同等(以賽亞書14:13-14),魔鬼要挑戰神。魔鬼無視於下列的經文:

當那列王在位的時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也不歸別國的人,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但以理書 2:44)

於是那巨龍被摔了下來。牠就是那古蛇,被稱為魔鬼和撒旦,那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們也與牠一起被摔了下來。(啟示錄 12:9)

這邪惡政權,就是儒共政權,包含「儒教種族主義」、「納粹式的國家社會主義」、「儒粹的大一統主義」;它的本質就是「儒粹對異族的種族與文化大清洗」,它的真面目是「粹法西斯政權」。

我反共,是因為共產主義代表邪惡與專制;我反中,是因為「中國」是偽概念,東亞大陸歷朝歷代都是一姓王朝,從不自稱是「中國」,「中國」是近代儒粹創造出來謊言;我反華,是因為沒有人有權力將東亞大陸不同種族的人貼上「華」的標籤,這同在豬身上蓋印章沒區別。

我反任何型態的「謊言」,因為我支持「Truth」,因此我從不反東亞大陸人,尤其是支持「Truth」的東亞大陸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與家人。

現在的共產黨是儒粹法西斯政權的最大病毒體;現在的國民黨依然保有儒粹法西斯政權的病毒體;現在的民進黨是國民黨病毒體所結出來的果子,因此現在的國民黨與民進黨在本質上都是恐共與不反共。這是因為這三黨的本體都是來自相同的DNA病毒基因組,都是DNA不斷複製與突變出來的類似品種。

這儒粹法西斯政權所宣揚的「中華文化」,其主體就是「儒教」與「儒術」;「儒教」崇尚「名利權位與榮華富貴」,「儒術」崇尚「權謀詭詐與坑蒙拐騙」,

「儒教」所宣揚的就是「仁義禮智信」思想,「禮是主,仁義智信是奴,奴隨時要聽主指揮」,也就是「禮」要領軍「仁義智信」;「禮」是魔鬼,「禮」所領導的「仁義智信」就是魔鬼兵團,魔鬼與魔鬼兵團應該被消滅。

「禮」的本質:「禮」就是「禮教、禮法、禮制、禮治」,就是「崇尚王權與專制」,這種文化非常邪惡與腐敗,這種文化就是魔鬼,魔鬼早該滅亡了。

然而,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並不是只是終結儒粹共產黨政權,還包括終結東亞大陸的「千年邪靈」,即「儒粹大一統意識」,否則後東亞大陸共產時代還會出現更可怕的「新儒粹法西斯政權」,因為這「千年邪靈」會假借大一統口號進行統一戰爭,那將重複民國時代的各軍閥派系戰爭。

唯有「基督福音」的「Sword of Truth」(真理之劍)才有可能屠龍,即「殺死盤據在東亞大陸的千年邪靈」;在東亞大陸沒有人可以憑藉著人的力量與智慧屠龍,那些高喊「打倒孔家店」與發動「文化大革命」者,最後都死在龍文化裡了,因為他們沒有「Sword of Truth」。

ㄧ,儒粹法西斯政權崩塌的基礎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詩篇 127:1)

這邪惡政權崩塌的基礎不是「暴力革命」、「推翻專制」、「改朝換代」、「江山易主」、「逐鹿中原」、「實行民主」(新專制)、「建立新中國」(新中華帝國),而是「Everyone knows the truth and becomes a new person」。

「A new person」的真實定義就是「A new creation in Christ」,只能從下列《Bible》經文了解:

Therefore, if anyone is in Christ, the new creation has come: The old has gone, the new is here!(2 Corinthians 5:17)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歌林多後書5:17)

He has shown you, O mortal,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Micah 6:8)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在東亞大陸的漢文化圈裡的「革命定律」,經常是「一群反普世價值的人受不了被專制王朝壓迫的痛苦而將這邪惡與貪腐的政權摧毀,然後再建立一個最終又會成為另一邪惡與貪腐的政權」。

這種現象一直是東亞大陸2千多年來的普遍常態,它不斷地呈現了「永恆回歸專制與腐敗政權」的歷史荒謬現象。

破除吃人的大一統思想:東亞大陸人需要透過接受「耶穌福音信仰、建立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cepts)、英文成為第一公共語言、美國憲政理念、美國保守派理念」等五思想,才有可能徹底破除「吃人的儒粹大一統思想」,東亞大陸人才能成為真正的自由人(Freeman),東亞大陸人才能自主地在各地獨立建國,東亞大陸人才能不再繼續活在「奴的悲慘命運」之中。

美國憲政理念:《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 1620)、《維吉尼亞權利法案》(Virginia Declaration of Rights, 1776)、《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1776)、《美利堅合眾國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1787)、《美國權利法案》(United States Bill of Rights, 1789)。

上述這五份憲政文件是東亞大陸人在各地獨立建國的必要理念基礎;獨立建國必須經由住民-即當地市民(Citizens)的公投程序來決定。

後儒共政權解體時,東亞大陸各地(9634057平方公里)未來可以考慮獨立建國的數量:

1,若按美國50邦(States)的土地規模則為50國。

2,若按瑞士聯邦(包含26邦,共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規模則為240國。

3,若按新加坡(721.5平方公里)的土地規模則為13352國。

4,若按楚格邦(Zug State, 21.6平方公里)的土地規模則為44.6萬國。

若東亞大陸人願意選擇類似新加坡的土地規模國,則東亞大陸將如同夏王朝時的萬國狀態。

國的土地與人口越小,越好治理,也越能保障個體人獲得「尊嚴、正義、自由、人權、幸福、繁榮、富足」等價值,例如,瑞士。

在普世價值理念已在世界各地推動自由化的現代,已沒有人願意接受「五代同堂」或「十兄弟不分家」(十兄弟的家合住在一家)的政策,這樣必然會產生「王權、專制、家長制、等級制、一言堂、利益爭鬥(權謀詭詐)、大一統家規思想」等問題,如此個體人將活得生不如死,正如同2千多年來被歷屆「儒王朝政權」所統治下的東亞大陸人的悲慘命運。

二,永恆回歸秦制的詛咒

這一切我都見過,也專心查考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有時這人管轄那人,令人受害。(傳道書8:9)

自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滅六國、廢封建、行郡縣,在東亞建立第一大一統王朝秦帝國至現在的中共末代政權,大一統專制王朝存在型態已有2千多年。

這「大一統王朝」採行「中央集權」與「專制」,可稱為「秦制」;東亞大陸人由於缺乏「基督福音的信仰」與「奠基在基督福音的普世價值理念」,因此一直被這「永恆回歸秦制的詛咒」所綁架。

這東亞的大一統思想從《公羊傳·隱公元年》、管仲、孔丘、荀子、李斯、《吕氏春秋》、墨子、董仲舒等的積極提倡,例如,李斯提出「滅諸侯,成帝業,為天下一統」。

然後,由嬴政、劉邦、劉秀、司馬炎、楊堅、李淵、趙匡胤、朱元璋、皇太極、孫文、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到現在東亞大陸專制統治者的實踐,基本上傳承了這大一統的思想。

三,被邪靈附體的政權

是因耶穌曾吩咐污鬼從那人身上出來。原來這鬼屢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鐵鍊和腳鐐捆鎖,他竟把鎖鍊掙斷,被鬼趕到曠野去。 耶穌問他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群;這是因為附著他的鬼多。(路加福音8:29-30)

2千多年來,漢文化與漢文化的大一統思想支撐著東亞大一統專制王朝,這漢文化與大一統專制王朝的本質就是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魔鬼,就是「邪靈」。

漢文化就是邪惡文化,大一統思想就是漢文化的政治核心體,這核心體就是東亞大陸最大的「邪靈」。

這「邪靈」就是建構「邪惡帝國、邪惡王朝、邪惡政權、邪惡黑幫組織、邪惡統治集團、殺人集團、吃人的怪獸、奴役人的枷鎖」的本體;這邪靈附著在東亞大陸的秦帝國直到清帝國,也附著在1912年後的國民黨政權與1949年後共產黨政權。

這「邪靈」是東亞大陸從秦帝國到共產黨政權一脈相承的真身,這真身的表面名稱為「中國」與「中華」而實為「邪惡政權」,這真身的本名為「邪靈」。

這邪靈政權現在竟然還存活,並且繼續在犯罪:從2000開始,東亞大陸共產黨政權透過軍隊與武警醫院大規模地從活人身上強摘器官移植來賺錢牟利,並且建立了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活體器官供應產業,這是「人類最大規模的殺人產業」。

每年活摘器官數量:2016年6月,美國眾議院通過譴責制止中共強摘器官罪行的343號決議案後,一份題為〝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量每年約為6萬到10萬案例。

2018年8月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成員在日內瓦的聯合國會議上指出,「有許多報告顯示,維吾爾人和其他土耳其裔穆斯林少數民族遭大規模拘禁。估計高達100萬人遭拘禁於所謂反極端主義中心,另有200萬人被迫要進所謂再教育營,接受文化與政治教化。」,這是「人類最邪惡的法西斯政權」。

很多儒教圈裡的人將「東亞大陸大規模的活摘人體器官行為」視為少數共產黨掌權者的罪行,而忽略了這是集團犯罪的活動;這集團犯罪者還包括「所有容忍這種殺人行為者」與「所有參與購買與交易過程的團伙者」,例如,兩岸的大多數沈默者與提供醫療技術的台灣醫生

很多儒教圈裡的人不肯相信「東亞大陸大規模的活摘人體器官行為」、「王震大屠殺維吾爾人與穆斯林人」、「毛共政權導致超過八千萬人的非正常死亡」、「共產黨一胎化政策導致屠殺了超過4億的嬰兒」、「共產黨關押了2百萬維吾爾人與穆斯林人於再教育集中營」、「左宗棠大屠殺維吾爾人與穆斯林人」、「曾國荃發動的南京大屠殺」(譚嗣同敘述曾國荃領湘軍攻入南京城時,「見人即殺,見屋即燒,子女玉帛掃數悉入官軍」;清史記載,「金陵之役,伏屍百萬,秦淮盡赤;號哭之聲,震動四野。」)等事件都是是根源於「充滿邪靈基因的漢文化」的必然結果。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7:10回應(0) │標籤:月朔

January 17,2019

那在風雨中等待的靈魂

那在風雨中等待的靈魂



一陣風吹了過來


我的心受到了震動


風呀,你是否在對我說話?


我的好朋友


你怎麼了?



我知道人們遺忘了你


他們被世上的事所纏累


他們從你身邊走過時卻不向你招呼


他們在忙什麼?


他們自己也不清楚



風呀!你看見了嗎?


落葉正隨風浮沉


落葉在天空中流浪


它離開了生命樹


它沒有了自己的方向



風呀,你看見了嗎?


人們匆忙走過院子


他們不自覺地踐踏了落葉


破碎的落葉


如同破碎的靈魂



風呀,你的夥伴來了


是雨,他帶來了祝福


可是人們卻無法絲毫感受


他們經常口發怨言


他們詛咒了自己



雨呀,不斷地飄落


院子裡的落葉在哭泣


雨越安慰落葉


落葉的哭聲越大聲


落葉,你為何哭泣?



落葉,你為何苦待自己?


你冷漠,你墮落


葉呀,你應該知道


當你離開了樹枝


你必將死在泥土裡



風呀,雨呀!


你們在合唱嗎?


人們為什麼躲在屋檐下?


人們並不渴慕你們的歌聲


他們只專注屋前的石頭



風呀,雨呀!


那些受詛咒者


還活在傲慢的夢中


他們想將一堆石頭變成餅


他們用虛無毀滅了自己



風呀,雨呀!


請你們繼續合唱


雖然落葉仍在哭泣


雖然人們還在忙碌


但你們的歌聲是如此地美妙



風呀,雨呀!


那些無知的人


他們拒絕了榮耀


他們失去了活水


他們聽不見你們所唱的歌



風呀,雨呀!


請你們繼續合唱


你們唱完後


陽光將穿破雲層


那死去的麥子將在大地上甦醒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4:29回應(0) │標籤:月朔

January 12,2019

美國憲政的初始奠基者(下)

美國憲政的初始奠基者()

三,約翰·洛克(John Locke1632-1704)

洛克是英國的哲學家。他信奉基督新教,是輝格黨員(Whigs, Whiggamores),意為「好鬥的蘇格蘭長老會派教徒」。

洛克認為,基督徒首先必須對自己的私慾和惡習進行戰爭;基督徒必須生活聖潔、行事道德高尚、善良與溫柔精神。

John Locke said, “Whosoever will list himself under the banner of Christ, must, in the first place and above all things, make war upon his own lusts and vices. It is in vain for any man to usurp the name of Christian, without holiness of life, purity of manners, benignity and meekness of spirit.”

洛克在「柏拉圖的社會契約理論」與「基督徒的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cepts)基礎上,發展出自己的的「社會契約理論」,他主張政府只有在取得人民的同意,並且保障人民擁有生命、自由、和財產的自然權利時,其管理權才有正當性;他認為只有在取得人民的同意時,社會契約才會成立,否則人民便有推翻政府的權利,這就是革命權。

洛克認為人本質上是自由的,人擁有的權利,如生命權,自由權和財產權。

洛克的思想成為了《美國獨立宣言》裡的主要理念,這可以從下列洛克的語錄得知,因此《美國獨立宣言》的本質就是《洛克的理念宣言》。

177672日,《美國獨立宣言》“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they are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hat to secure these rights, 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them, deriving their just power from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That whenever any form of government becomes destructive of these ends,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alter or to abolish it.

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人民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

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盧梭也在洛克過世後寫了「社會契約或政治權利原理」(The social contract or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right)書,他在這書裡主張,「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Man is born free, and everywhere he is in chains.),他說的政治權威在人類的自然狀態中並不存在,因此人類需要一個社會契約。

盧梭認為,一個理想的社會建立於人與人之間而非人與政府之間的契約關係;政府的權力來自人民的認可。

盧梭認為,一個完美的社會是為人民的「公共意志」(公意)所控制的,雖然他沒有定義如何達成這個目標,但他建議由公民團體組成的代議機構作為立法者,通過討論來產生公共意志。

盧梭認為,在社會契約中,每個人都放棄天然自由,而獲取契約自由;在參與政治的過程中,只有每個人同等地放棄全部天然自由,轉讓給整個集體,人類才能得到平等的契約自由。

盧梭的這種奠基在「人本主義」與「集體意識」的「社會契約」思想,是建立在「相信代表集體意志的政府可以為人類帶來自由與平等」,盧梭的思想影響了法國大革命。

盧梭相信「人本文化」與「代表集體意志的政府可以創造一個完美的社會。」。

盧梭無法理解下列「以神為本」的經文內涵:

以色列的神,以色列的磐石曉諭我說,那以公義治理人民的,敬畏神,執掌權柄。(撒母耳記下23:3)

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他的權柄統管萬有。(詩篇 103:19)

因為耶和華至高者是可畏的,他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詩篇 47:2)

神用權能治理萬民,直到永遠。(詩六六7)

盧梭主張直接民主。盧梭認為,「人民的主權是不能代表的」;盧梭批評英國的代議制時說:「英國人自以為是自由的,他們是大錯特錯了。他們只有在選舉國會議員期間,才是自由的。議員一旦選出之後,他們就是奴隸,他們就等於零了。」

盧梭不了解「責任授權」的概念,這是來自《聖經》的啟示,教會是神國的代理,傳道人是神話語的代理,代議政治的本質是責任授權;盧梭的直接民主思想(Rule by people, Rule by majority),導致了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暴民政治。

法國大革命思想受伏爾泰(Voltaire)、孟德斯鳩(Montesquieu)、盧梭(Rousseau)等三人影響。

伏爾泰是理性主義者,反對教會的信仰,提倡無約束的言論自由。他曾說,「縱使我不同意你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願意付上生命代價來保障你說這些話的自由。」;然而,沒有個體自律(Individual self government)的自由言論,如同殺人的刀。

孟德斯鳩不主張「廢除君主」而主張「限制君權」,著重法治,並沒有提到「God’s Law」與「God's Justice」。

那些參與法國大革命者,他們普遍心中沒有神,在他們所創立的充滿集體主義意識的政府裡,暴民政治在「General Well(公共意志)的旗幟掩護下,所進行的殘忍殺戮罪行,並不輸給那些他們所反對的暴君的殺人罪行。

盧梭的名著《民約論》指出,在任何政制下,政治權威者的權力來自人民,而政治權威者在位,也是人民的意願。盧梭主張的民主是「以人為主」,盧梭強調「General Well(公共意志)與「Well-ordered Society」;盧梭的政治主張不是「以神為主」,這種強調「General Well(公共意志)與「Well-ordered Society」的民主最終必然會走向「崇拜人的意志」與「新極權政治」。

For Rousseau, the only legitimate political authority is the authority consented to by all the people, who have agreed to such government by entering into a social contract for the sake of their mutual preservation.

盧梭不明白,在不「以神為主」與「權力制約」的政制裡,民選的政府裡的取得權力者,經常會透過假藉或操縱民意來篡奪民意主權,以此來追求自己的私人利益,這將導致民主暴政,這就是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政治現象。

洛克的「社會契約」是建立在「個體人信仰神與個體須負責的契約政治可以保障個體人的生命、自由與財產的自然權利」,洛克的思想影響了美國的憲政。

洛克的「社會契約」與盧梭的「社會契約」是本質完全不同的思想。前者使美國在獨立戰爭後走向和平的憲政,後者使法國大革命最終走向暴民政治與導致拿破崙專制政權的興起。

約翰·洛克將國家權力分為立法權、行政權和對外權,並主張立法權與行政權的分立,行政權與對外權的統一;立法權是國家最高權力。

洛克的重要思想:

In the Two Treatises of Government, he defended the claim that men are by nature free and equal against claims that God had made all people naturally subject to a monarch. He argued that people have rights, such as the right to life, liberty, and property, that have a foundation independent of the laws of any particular society. Locke used the claim that men are naturally free and equal as part of the justification for understanding legitimate political government as the result of a social contract where people in the state of nature conditionally transfer some of their rights to the government in order to better ensure the stable, comfortable enjoyment of their lives, liberty, and property. Since governments exist by the consent of the people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rights of the people and promote the public good, governments that fail to do so can be resisted and replaced with new governments. Locke is thus also important for his defense of the right of revolution. Locke also defends the principle of majority rule and the separation of legislative and executive powers. 

洛克的著名語錄:

1Being all equal and independent, no one ought to harm another in his life, health, liberty, or possessions.

2Revolt is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3The end of law is not to abolish or restrain, but to preserve and enlarge freedom. For in all the states of created beings capable of law, where there is no law, there is no freedom.

4Men being, as has been said, by nature, all free, equal and independent, no one can be put out of this estate, and subjected to the political power of another, without his own consent.

5In transgressing the law of nature, the offender declares himself to live by another rule than that of reason and common equity.

6As usurpation is the exercise of power, which another hath a right to; so tyranny is the exercise of power beyond right, which no body can have a right to. And this is making use of the power any one has in his hands, not for the good of those who are under it, but for his own private separate advantage. When the governor, however intitled, makes not the law, but his will, the rule; and his commands and actions are not directed to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properties of his people, but the satisfaction of his own ambition, revenge, covetousness, or any other irregular passion.

7The power of the legislative, being derived from the people by a positive voluntary grant and institution, can be no other than what that positive grant conveyed, which being only to make laws, and not to make legislators, the legislative can have no power to transfer their authority of making laws, and place it in other hands.

8Wherever, therefore, any number of men so unite into one society, as to quit everyone his executive power of the law of Nature, and to resign it to the public, there, and there only, is a political or civil society. [....] Hence it is evident that absolute monarchy, which by some men [e.g., Hobbes] is counted the only government in the world, is indeed inconsistent with civil society, and so can be no form of civil government at all.

9Government has no other end, but the preservation of property.

10The reason why men enter into society is the preservation of their property.

11Every man has a property in his own person. This nobody has a right to, but himself.

12Where there is no property there is no injustice.

13To love our neighbor as ourselves is such a truth for regulating human society, that by that alone one might determine all the cases in social morality.

14The Bible is one of the greatest blessings bestowed by God on the children of men. It has God for its Author, salvation for its end, and truth without any mixture for its matter. It is all pure, all sincere; nothing too much; nothing wanting!

四,《反對君主專制》與《法律為王》

在北美獨立戰爭期間,上列兩書對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與亞當斯(John Adams1735-1826)等美國建國者們有很大的影響。

1530年代胡格諾派(Huguenot)受到約翰·加爾文思想的影響,逐漸成為「法國新教」,他們反對君主專制。

1572年發生聖巴托洛繆大屠殺,又稱聖巴多羅買日大屠殺(Saint Bartholomew's Day),這是法國國王殘酷鎮壓胡格諾派教徒事件;1572年後,胡格諾派信徒寫了一系列小冊子如《反對君主專制》,這是人類以個人的靈魂反抗國的權力的宣言。

1644年,參與起草《威斯敏斯特信條》的蘇格蘭籍委員撒母耳盧塞福在威斯敏斯特會議期間出版了《法律為王》書,主張「國王永遠在神的律法和人民的契約之下」。

美國憲法開首說,「We the people(我們人民),這代表憲政的權力基礎在人民而不是國王或政府,這就是「Sovereignty resides in the people, Popular sovereignty, Sovereignty of the people, sovereignty devolved on the people(主權在民)理念的呈現。

In 1787, James Wilson said that in America sovereignty "resides in the PEOPLE, as the fountain of government" and that "the supreme, absolute, and uncontrollable power remains in the people." 

In 1793, Chief Justice John Jay observed that after the Revolution in America, he said, "sovereignty devolved on the people," who "truly" became "the sovereigns of the country." 

美國憲政的核心理念是「We the People」,雷根在告別演說裡對它作了最好的詮釋:

Ours was the first revolution in the history of mankind that truly reversed the course of government, and with three little words: "We the People."

"We the People" tell the Government what to do, it doesn't tell us. "We the people" are the driver - the Government is the car. And we decide where it should go, and by what route, and how fast. Almost all the world's constitutions are documents in which governments tell the people what their privileges are. Our Constitution is a document in which "We the People" tell the Government what it is allowed to do. "We the people" are free.

由於美國建國者大都是基督徒,因此他們知道每一人都是「King」,耶和華是「King of kings」;他們都是「神的兒女」;他們都是「神眼中的瞳仁」(32 :10;詩17:8;箴7:2;哀2:18;亞2:8),他們存在的目的在於「榮耀神」。

雖然他們口稱「We the People」,但他們的內心卻很清楚地認定「Sovereignty of God」與「God is the supreme authority and all things are under His control」。

美國憲政的信仰基礎,可以從美元鈔票上的「In God We Trust」文字與美國國歌-《星條旗》(The Star-Spangled Banner)結尾的「In God is our trust」文字得知。

美國憲政的精神理念,林肯對它作了最好的詮釋:

186311 19日林肯在蓋茨堡演講(Gettysburg Address)時所說的:「一個屬於人民、依靠人民、為了人民的政府將永存於世。」(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美國憲政的目標是建立「耶和華的國度」,這可以從美國的《效忠宣誓》得知。

美國的《效忠宣誓》:我謹宣誓效忠美利堅合眾國國旗及效忠所代表之憲政國,神之下的國度,不可分裂,自由平等全民皆享。

Pledge of Allegiance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o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美國憲政的本質,溫斯羅普與雷根對它作了最好的詮釋:

曾經擔任過哈佛大學校長的清教徒約翰·溫斯羅普(John Winthrop1588-1649),在1630年以「山上的城」講題佈道時,他引用了「馬太福音5:14」耶穌的登山寶訓中關於鹽和光的隱喻:「你們是世上的光。城立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

温斯羅普指出「在新英格蘭建立馬薩諸塞灣殖民地的清教徒殖民者,他們的新社區將成為一座山上的城,被全球矚目」;這「山上的城」後來被引用而成為代表「美國」的理念。

1989年,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1911-2004)在告別演說中說:「在我整個政治生涯中,我一再談到發光的城。在我心目中,這是一座高大雄偉、令人驕傲的城,建造在堅固的磐石上,面對狂風巨浪而巋然不動。在神的庇護下,生活在這裏的不同膚色的人們和睦共處,享受和平。」

Reagan's Farewell Address to American People

I've spoken of the shining city all my political life, but I don't know if I ever quite communicated what I saw when I said it. But in my mind, it was a tall proud city built on rocks stronger than oceans, wind swept, God blessed, and teeming with people of all kinds living in harmony and peace.

美國清教徒相信,他們所信仰的是「God’s steadfast love and justice(神的永恆的愛與正義),他們所建立的是「God’s Kingdom(神的國)

 

美國清教徒深知,若沒有維護他們與神的約(Covenant),他們未來將會受到神的審判;這樣敬畏神的人所創造的美國憲政,當然是地球上其它國所無法企及的屬靈事工。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4:58回應(0) │標籤:月朔

美國憲政的初始奠基者(上)

美國憲政的初始奠基者()

美國建國者大都是清教徒,他們信仰主耶和華與主耶穌基督,因此他們所建立的憲政是奠基在《聖經》的理念上。

清教徒名稱起源:加爾文宗教改革崇尚勤儉,摒棄繁瑣的宗教儀典,追求自由,即追求「純正的教義,敬虔的生活」、「聖潔教會,自由國」(a holy church, a free nation)與「純潔教會」(Purify church),因此這些受加爾文宗教改革影響的信徒被稱為「清教徒」(Puritans)

清教徒追求聖潔的生活(to live a sanctified life),他們認為「人人皆祭司,人人有召喚」,每一個體人可以不透過中間人(神甫、神父、牧師等)或複雜儀式而直接與神交流。

清教徒對成聖(Sanctification)的定義,可以從「威斯敏斯特短語教義問答的問題3536」中了解。

The 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 questions 35 and 36:

What is Sanctification? Sanctification is the work of God’s free grace, whereby we are renewed in the whole man after the image of God and are enabled more and more to die unto sin and live unto righteousness.

What are the benefits which in this life do accompany or flow from justification, adoption and sanctification? The benefits which in this life do accompany or flow from justification, adoption and sanctification are: assurance of God’s love, peace of conscience, joy in the Holy Ghost, increase of grace and perseverance therein to the end.

美國建國者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曾說:我們在神聖的著作中得到保證,「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我堅信這一點;而且我也相信,若非神願意幫助我們,我們所建造的這一政治建築,不會比建造巴別塔好。

Benjamin Franklin saidWe have been assured, Sir, in the sacred writings, that “except the Lord build the House they labour in vain that build it.”  I firmly believe this; and I also believe that without his concurring aid we shall succeed in this political building no better, than the Builders of Babel.

下列經文是美國憲政的理念基礎: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詩篇127:1)

因為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遠。(1136

Now the Lord is that Spirit: and where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s, there is liberty.(2 Corinthians 3:17)

Peter and the other apostles replied: We must obey God rather than human beings.(Acts 5:29

1787年,《美國憲法》的最後一句:神鑒察,我們簽上自己的名字。《美國憲法》的本質是God’s Law

耶穌對他說:「你要以全心、全靈、全意愛主——你的神」,這是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誡命。其次的也和它類似,「要愛鄰如己」,全部律法和先知書都是以這兩條誡命為依據的。(馬太福音22:37-40

上列經文代表了「God’s Law」,它包含兩大律法,也包含愛神、愛鄰人、愛自己。例如,「Fight for my dignity and rights」是「Human Law」的範疇;「Fight for the dignity and rights of others」是「God’s Law」的範疇。

The official motto of the Republic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Rebellion to Tyrants is Obedience to God-a proposed motto endorsed by Founding Fathers Thomas Jefferson and Benjamin Franklin. 

2No king but King Jesus

3E pluribus unum-Out of many, one

 4IN GOD WE TRUST-It was signed into law by President Dwight D. Eisenhower in 1956

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在總統就職典禮上,親吻《聖經》,並手按《聖經》宣誓說,「我宣誓,我祈求神的保佑」;美國後來歷屆總統就職都會向《聖經》宣誓,並祈求神的保佑。

以下是影響美國憲政的初始奠基者:

一,約翰·加爾文(Jean Calvin1509-1564)

加爾文是法國著名的牧師與新教的改革宗創始人,也是歐洲與美國清教徒思想的奠基者。

加爾文的「人本性全然敗壞」觀點是美國清教徒實行「三權分立」(權力制衡制)憲政的思想基礎。

經文: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for all have sinned and fall short of the glory of God)(羅馬書3:23)

清教徒認為人人有罪(Sins)的觀點,因此個人不可擁有過多的權力,權力會造成腐敗與壓迫他人的可能,所以管理者的權力必須受到監督。例如,美國總統的權力必須受到限制,總統權力必須受到立法權和司法權的制約。

聖經是「神與人立約」之書,是「神與人婚約」(啟示錄19:7-921:1-2 )之書,這約是「Covenant」,不是「Contract」。

Contract」與「Social Contract」是「人與人立約」,一方違約時,另一方可以不遵守約;「Covenant」是「神與人立約」,一方違約時,另一方仍然須要遵守約,例如,以色列人悖離神與違約,但神仍然要遵守約,神在管教與懲罰以色列人後,還需要對以色列人施行恩典與救贖。

《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 1620)裡使用了「Covenant(聖約)一詞。

這「Covenant」在聖經裡有三種意義,即行為之約(Covenant of works)、恩典之約(Covenant of grace)、救贖之約(Covenant of Redemption)。這約充分呈現了清教徒相信「神與人的關係是立約的關係」的思想。

這「Covenant(聖約)與「Covenant theology(聖約神學)思想是清教徒信仰裡的重要理念,其基本思想如下:

Covenant theology asserts that when God created Adam and Eve he promised them eternal life in return for perfect obedience; this promise was termed the covenant of works. After the fall of man, human nature was corrupted by original sin and unable to fulfill the covenant of works, since each person inevitably violated God's law as expressed in the Ten Commandments. As sinners, every person deserved damnation.

《五月花號公約》的「Covenant(聖約,與神立約)精神理念來自下列的經文教導:

以色列眾支派來到希伯崙見大衛,說:我們原是你的骨肉。從前掃羅作我們王的時候,率領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華也曾應許你說:你必牧養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於是以色列的長老都來到希伯崙見大衛王,大衛在希伯崙耶和華面前與他們立約,他們就膏大衛作以色列的王。(撒母耳記下5:1-3)

聖經有八約與八福,這八約與八福有相對應關係:

八約:伊甸園之約(12)、亞當之約(3:15,19)、挪亞之約(9: 9-13)、亞伯拉罕之約(15: 1817:1-8)、摩西之約(19: 4-6,申5:1-3)、巴勒斯坦之約(28:1-30:10)、大衛之約(撒下7: 16)、基督的新約(26: 28,路22: 20,來8: 8)

八福:馬太福音5: 3-12

《五月花號公約》將公約的內涵提高到「聖約」(God’s Law-just and equal Laws)的層次。此公約有人類史上首次出現的四大特點:

1,將人類的公共事務定義在增進「Glory of God, and Advancement of the Christian Faith」上

2,在神的面前,市民有權建立「一自治政治團體」(a civil Body Politick)

3,在神的面前,市民們有權制定法律來管理自己。

4,在神的面前,自治政治團體、法律、憲法與「Officers」存在的目的在服務市民(Citizens),這是僕人政治的理念。

人性是不可靠的,人類無法用道德與制度來完全約束掌權者,因為權力會帶給人腐敗,因此人必須透過「信仰神與在神面前謙卑的方式」來制定「Covenant」與憲法,來建立自治政治團體。

美國的公約、宣言、憲政契約精神、代議制政治、憲政制度、法律、憲法、權利法案與憲政理念等,都深受清教徒來自聖經教導的影響。

二,孟德斯鳩(Montesquieu1689-1755)

孟德斯鳩是法國啓蒙時期思想家,主張「君主立憲制」與「三權分立」;孟德斯鳩反對權力集中於單一個人,而不是單一來源。他提出將君主的立法權、行政權與司法權,交由國的三機構掌管,這樣可以制約君主專制的統治。

美國採用了孟德斯鳩部分的思想來建立憲政的三權分立的權力制衡系統。

《美國憲法》的「三權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制度是依據「以賽亞書 33:22」經文設立的,它將憲政的權力分為三權,分別隸屬三機構:行政機構(The Executive Branch)、立法機構(The Legislative Branch)與司法機構(The Judicial Branch)。行政機構的代表是美國總統;立法機構的代表是美國國會,由參眾兩院組成;司法機構的代表是最高法院。

因為耶和華是審判我們的,耶和華是給我們設律法的,耶和華是我們的王,他必拯救我們。(以賽亞書 33:22)

孟德斯鳩語錄:

1An injustice to one is a threat made to all.

2There is no liberty if the judiciary power be not separated from the legislative and executive. 

3There is no greater tyranny than that which is perpetrated under the shield of the law and in the name of justice.

4Every man invested with power is apt to abuse it, and to carry his authority as far as it will go.

5In republican governments, men are all equal; equal they are also in despotic governments: in the former, because they are everything; in the latter, because they are nothing.

6Slavery is not useful to the master or the slave to him because he can not do anything by virtue in this, because he gradually becomes accustomed to violate all the moral virtues, he became proud swift, hard, angry, voluptuous, and cruel.

7In every government there are three sorts of power: the legislative; the executive in respect to things dependent on the law of nations; and the executive in regard to matters that depend on the civil law.

8When the legislative and executive powers are united in the same person, or in the same body of magistrates, there can be no liberty; because apprehensions may arise, lest the same monarch or senate should enact tyrannical laws, to execute them in a tyrannical manner.

9Freedom is the right to do whatever the laws permit.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4:53回應(0) │標籤:月朔

January 8,2019

同性戀與自由議題

同性戀與自由議題

在2000年大選時,錢尼被問及婚姻平權的問題時,錢尼說:「人們應該可以自由地加入任何他們想要進入的關係,並且同性戀婚姻的問題應由各州決定。」(Mr. Cheney said that ''people should be free to enter into any kind of relationship they want to enter into'' and that the issue of gay marriages should be decided by the states.)

我要對錢尼說,「你錯了!神賜給人自由,但是你沒有反對耶和華的自由,因為你的生命所有權不屬於自己,生命所有權屬於神。」

利未記18:22,耶和華對以色列人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  

利未記20:13,耶和華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你需要了解這兩經文,否則你不明白「你的言論已經違反了神的旨意」。

那些在同性戀議題上企圖「模糊化《聖經》的觀點」與「向同性戀強勢觀點表達妥協」的基督徒,你已經不是屬神的兒女了。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2:15回應(0) │標籤:月朔

美國憲政理念

美國憲政理念


美國是透過「堅定地信仰神」與「不斷地向神禱告」而建立了國。


美國清教徒透過無數次地向神禱告,為人類制定了五份建立「Individual freedom」與「Freeman」理念的憲政文件;這些偉大的文件是來自耶穌基督福音的光,它永恆地照耀了全世界。


美國的憲政是奠基在美國建國者的理念基礎(The Principles of America’s Founders)上;美國建國者的理念基礎是奠基在清教徒信仰耶穌基督福音上,因此信仰耶穌基督福音才是「全盤學習美國憲政理念與精神」的唯一途徑。


五份文件:《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 1620)、《維吉尼亞權利法案》(Virginia Declaration of Rights, 1776)、《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1776)、《美利堅合眾國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1787)、《美國權利法案》(United States Bill of Rights, 1789)等。


美國實行的不是民主(Democracy),而是憲政(Constitutional Republic)。民主(Rule by People or Rule by Majority)會產生暴民政治(如現在的台灣),會選出希特勒、蔣介石、毛澤東;美國的憲政(Rule of Law)是以「三權分立」與「The Bill of Rights」(即《權利法案》,或譯《人權法案》)為制約基礎的政治,它會將選出來的「僕人」與「僕人政權」關進憲政的籠子裡。


美國建國者的根源理念(The Principles of America’s Founders)非常清楚「民主」(Democracy)與美國憲政(Constitutional Republic)的不同,因此他們一直在努力確保美國實行的是憲政(Constitutional Republic)而不是民主(Democracy)。


在上列五份文件與其它所有美國建國者文獻中從來沒有支持或主張過「民主」,因為美國建國者都是明確表態的「反民主者」(Anti-democrat)。


美國建國者、第一任副總統與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John Adams, 1735-1826)曾說:「記住民主永遠不會持久,它很快就會浪費、耗盡與謀殺。從來沒有一民主不走向自殺。」(John Adams said, Remember democracy never lasts long. It soon wastes, exhausts, and murders itself. There never was a democracy yet, that did not commit suicide.)


曾任美國國務卿(1800-1801)與美國首席大法官(1801-1835)的約翰.馬歇爾(John Marshall, 1755-1835年)曾說,「在憲政與民主的平衡狀態,它們的不同是秩序與混亂。」(John Marshall said, Between a balanced republic and a democracy, the difference is like that between order and chaos.)


民主(Democracy)包含有「Representative democracy」(代議制民主)與古希臘的「Direct democracy」(直接民主),這兩民主由於沒有「美國憲法裡的三權分立與權利法案」的限制,因此會產生「多數人暴政」的問題。


瑞士的直接民主與憲政危機:瑞士實行古希臘式的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政治,這導致了瑞士人可以隨時透過公投修改憲法,因此「瑞士是只有民主,沒有憲政」,瑞士在政治體制上是悖離「美國憲政的原則與精神」的。


瑞士人有65%的人是信仰基督福音者,但是這不代表瑞士人不會犯錯,瑞士這種直接民主的方式,是建立在「人性是善的」與「多數人的決議是對的」的迷思上,這是瑞士的憲政危機。


若有一天瑞士人悖離了基督福音信仰時,瑞士的直接民主就有可能選出類似希特勒者來踐踏人的尊嚴與權利。


美國的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制度, 就是避免「多數人暴政」的法律,這是漢文世界無法了解的人權理念。


這制度具有憲政的功能與尊重少數人State的權益;它能照顧到大多數人的利益,也能對居住在小State的人的尊重與關懷;選舉人團以State的選舉人為計算單位,它可保障小State權益,避免大State透過多數人選票而控制全國。


民主(Democracy)就是「選舉政治」與「多數人暴政的代名詞」;民主是兩獅子與一羊投票決定晚餐吃什麼;民主可以用「51%的人的權力」來決定「其他49%的人的權利」。


美國憲政(Constitutional Republic)是「法治」,是用「美國憲法裡的三權分立與權利法案」來「限制51%的人的權力」與「保護其他49%的人的權利」;美國憲政是要保護所有的人的權利與避免產生多數人暴政的情形。


這五份憲政文件的制定者都堅定地信仰「God」,文件裡都提到了「God」;這五份文件裡的理念就是美國保守思想的主體理念。


這五份文件裡的「Justice」的本質是來自「God’s law」,不是「Human Law」。

美國總統手按聖經宣誓就職,這代表總統在憲法地位上的權力是來自「God’s Law」。


人類沒有第二個國是「以神立國」、「透過禱告」、「Individual concept」與「以神的律法」來建立「市民自治憲政」。

《五月花號公約》呈現了:人類沒有第二個國是按照「信仰God」、「透過禱告」、「Individual concept」與「以神的律法」來立誓建立「市民自治團體」。


《美國獨立宣言》呈現了:人類沒有第二個國是按照「信仰God」、「透過禱告」、「Individual concept」與「以神的律法」來建立「市民自治國」。


《美國獨立宣言》呈現了:所有的個體人(Individual)可以透過共同信仰「God」並共同認同「所有的人都是被造物者創造平等的,造物主賦予他們絕對不可剝奪的權利(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理念來建立國。


人類沒有第二個國可以自主寫出《美國獨立宣言》裡所有的偉大理念,美國是以「信仰神為中心的獨立革命」,屬「武裝反抗戰爭」。


法國大革命是「以崇拜人為中心的革命」,《人權和公民權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 and of the. Citizen, 1789),簡稱《人權宣言 》,即是「以崇拜人為中心的宣言」,它「崇拜公共意志」;法國大革命屬「暴力革命」,它是流人血的革命,它促成了拿破崙專制政權的興起。


《五月花號公約》與《美國獨立宣言》呈現了:來自神的智慧與啟示,即「Individual concept」與「契約政治」(Covenant)。


美國清教徒建立了「Individual concept」、「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理念,而且將這些理念完全注入到憲政裡了;地球上沒有其它國可以自主發生出這種理念,也無法將這些理念注入其憲政。


漢文字裡的自由,永遠走不進「Individual concept」裡;來自群體意識的自由是專制文化的傀儡。


《五月花號公約》與《美國獨立宣言》呈現了:人類不需要透過「文化、歷史、種族、血緣、文字、語言、武力」等方式來建立「市民自治團體」或「國」。


美國是人類史上唯一可以永遠不停止地接受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宗教、文化、歷史、種族、血緣、文字、語言」者的國,因為它是唯一真正用認同「共同的價值理念」所建立的國,光是這一點就可以證明美國的憲政與保守思想高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國。


現在除了瑞士外,歐洲與北歐各國普遍充斥著左派思想、集體意識、人期望政府多給福利、白手很難創業成功、少子化;歐洲與北歐各國人普遍對未來沒有希望,人不願意承擔責任建立家與生孩子,人只求今生的暫時享受,週末經常出外旅遊而不肯去教堂敬拜。


在歐洲旅遊時,你若看見某人眼神裡充滿了希望與熱情,那大都來自美國的觀光客;你若看見某人眼神裡根本沒有希望與熱情,那大都是歐洲當地人。


不敬畏耶和華與愛耶穌基督者,就不可能有「聖靈內住」;沒有「聖靈內住」者,「Individual concept」、「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理念就不可能永久在人的靈魂裡燃燒。


歐洲文化裡已沒有了「Individual concept」、「Individual justice and liber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理念,因此人的眼神裡就沒有了希望與熱情。


歐洲人普遍地不敬畏耶和華與愛耶穌基督,他們的傳統文化與傳統家庭價值正在崩塌,因此歐洲文明正在邁向衰微與死亡之中。


美國紐約的自由女神基座上的文字:「那些疲乏了的和貧困的,擠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大眾,那熙熙攘攘的被遺棄了的,可憐的人們。把這些無家可歸的飽受顛沛的人們一起交給我。我站在金門口,高舉起自由的燈火。」


世界沒有任何一國敢學美國一樣,在首都豎立上列這樣的文字牌子,因為他們沒有人可以寫出類似這五份美國憲政文件裡的價值理念,因為他們的文化裡根本沒有「Founding Principl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


美國憲政裡的理念與美國保守思想的理念,是地球上任何國都遠遠無法相比的,這些都是地球上所有追求「Individual freedom」與「Freeman」理想者的唯一希望。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2:13回應(0) │標籤:月朔

瑞士的憲政危機

瑞士的憲政危機

瑞士實行古希臘式的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政治,這導致了瑞士人可以隨時透過公投修改憲法,因此「瑞士是只有民主,沒有憲政」,瑞士在政治體制上是悖離「美國憲政的原則與精神」的。

瑞士人有65%的人是信仰基督福音者,但是這不代表瑞士人不會犯錯,瑞士這種直接民主的方式,是建立在「人性是善的」與「多數人的決議是對的」的迷思上,這是瑞士的憲政危機。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1:25回應(0)

瑞士的憲政危機

瑞士的憲政危機

瑞士實行古希臘式的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政治,這導致了瑞士人可以隨時透過公投修改憲法,因此「瑞士是只有民主,沒有憲政」,瑞士在政治體制上是悖離「美國憲政的原則與精神」的。

瑞士人有65%的人是信仰基督福音者,但是這不代表瑞士人不會犯錯,瑞士這種直接民主的方式,是建立在「人性是善的」與「多數人的決議是對的」的迷思上,這是瑞士的憲政危機。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01:25回應(0) │標籤:月朔

January 2,2019

「修昔底德陷阱」的貧困(下)

「修昔底德陷阱」的貧困()

四,伯羅奔尼撒戰爭模式

伯羅奔尼撒戰爭模式,並不適用於人類許多的歷史事件。

伯羅奔尼撒戰爭(主曆前431年到前404)發生的原因:當時,在政治上,雅典支持各邦的民主派,斯巴達支持各邦的貴族派,他們彼此競爭與敵對;在經濟上,他們彼此為爭奪奴隸、原料與商品銷售市場,產生許多利益的衝突。他們彼此無法解決在政治與經濟上的各種嚴重衝突問題。

修昔底無法瞭解「以神為中心」的歷史觀-神一直在掌管人類歷史的事實。

聖經記載,以色列人征服迦南七族-赫人、革迦撒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以色列人並非因為政治與經濟上的利益而對迦南發動戰爭,這是神吩咐以色列人對罪惡滿盈的迦南人(創世紀15:12-16)所發動的審判戰爭。

我認為「修昔底德陷阱」觀點可以呈現出人類文化的現象,但不能有效詮釋「神國」(God’s kingdom)文化,因為神國的律法是「Love」不是「利益競爭」。

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馬太福音22:37-40

五,人本文化的貧困

我所提出的「禁果的詛咒」與「該隱的詛咒」現象,同「修昔底德陷阱」都屬於「人本文化的貧困」的案例與範疇。

「修昔底德陷阱」、「禁果的詛咒」與「該隱的詛咒」的觀點,只能詮釋人類在吃禁果犯罪後的一部分存在形態,它們並沒有為人類指出一條追求真理與價值理念的道路。

「修昔底德陷阱」是從政治與經濟上的利益來思考屬世的戰爭,它並不思考有關「儒教人本思想」與「基督福音信仰與普世價值理念」的衝突所導致的「屬靈戰爭」問題。

兩種戰爭的本質與目的:

1,「屬世的戰爭」使用的武器是槍炮,是用士兵的槍炮去消滅敵人的肉體,以此來建立新的強權政治與國際秩序。

2、「屬靈的戰爭」使用的武器是十字架,是屬靈尖兵用「上十字架的鮮血」來拯救人類的靈魂,以此來建立神的國與將平安帶給世人(Peace be with you)

「禁果的詛咒」與「該隱的詛咒」

1,「禁果的詛咒」:當亞與夏娃當吃了禁果後,他們所面臨的第一個死是來自「人嫉妒的罪」,就是「該隱殺了亞伯」。

兩種命運:該隱選擇「分別善惡樹」,亞伯選擇「生命樹」,他們分別選擇了不同的樹,也就是選擇了追求不同的價值理念。

選擇「分別善惡樹」者,是「以人為中心的世界觀」,崇尚「以自我為中心」,最後會結出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死」。

選擇「生命樹」者,是「以神為中心的世界觀」,認為「人必須順服神」,最後會結出生命樹的果子-「永生」。

「分別善惡樹」就是「撒但」。撒但要人吃園子中央的樹上的果子(創世紀3:3),撒旦要人定睛在自己身上(創世紀3:10),撒旦要人以「自我」為中心,撒但要人「以自我為中心來分別善惡與知識」,撒旦要人離開「以神為中心」的生命觀。

撒但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世紀3:4-5),因此「吃了禁果就可以如神了」。

「生命樹」就是「耶穌」。耶穌是生命(約翰福音14:6)、耶穌是生命的糧(約翰福音6:35)、耶穌是生命的活水(約翰福音4:9-14)、耶穌是葡萄樹(約翰福音15:5)

耶穌說,「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恆的生命,在末日我還要使他復活」(約翰福音 6:54)

「分別善惡樹」所結的果子,就是「傲慢、貪婪、色欲、嫉妒、暴食、憤怒及怠惰」等七宗罪(7 deadly sins);「生命樹」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與節制」。

然而,追求「分別善惡樹」的該隱無法容忍追求「生命樹」的亞伯,因此「該隱殺了亞伯」。

「該隱殺了亞伯」成了後來人類歷史發展的常態現象,它代表了「人的罪」-「嫉妒、仇恨、殺人、奪利」等罪性;這種「永恆回歸人的罪的歷史」,唯有倚靠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血,人才能離開「罪」而獲得「救贖」。

2,「該隱的詛咒」:當人離棄了神時,他不將神視為神(創世紀4:5),他不將神的話視為神的話(創世紀4:6),他將陷入到「以自我為中心」(創世紀4:9,13)與「環境決定論」(創世紀4:14)的困境裡。

這樣的困境,使他害怕被他人否定,使他渴望他人的肯定,他需要透過「他人的觀點」與「環境條件」來「建構自己的存在意義」;凡是會阻礙他建構自我存在意義的,他必須消滅它。

該隱的兩種殺人對象:

該隱要殺亞伯:以掃要殺雅各、掃羅追殺大衛、約瑟的兄弟要殺約瑟、希律·安提帕斯王殺施洗約翰、猶太大祭司殺害耶穌

該隱的仇恨與嫉妒要殺人:大衛謀殺烏利亞、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殺了有資格繼承王位的長子暗嫩、1914年與1939年德國攻擊英國而導致兩次世界大戰、漢人的共產黨政權追殺國民黨政權(1949)等。

在屬靈的世界里,選擇「分別善惡樹」的該隱,在它選擇時,他的靈命就已經死了;除非他接受基督為救主,否則他永遠只能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死」。

六,「窰匠」與「泥」的關係

人若想知道神如何掌管人類的歷史,他就必須先知道「窰匠」與「泥」的關係;神是「窰匠」,人是「泥」,這可以從下列經文得知。

耶和華說:以色列家啊,我待你們,豈不能照這窰匠弄泥嗎?以色列家啊,泥在窰匠的手中怎樣,你們在我的手中也怎樣。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拔出、拆毀、毀壞;我所說的那一邦,若是轉意離開他們的惡,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想要施行的災禍降與他們。(耶利米書18:6-8

神在掌管人類的歷史:亞述帝國在主曆前722年滅了北國以色列,巴比倫帝國在主曆前586年滅了南國猶大,這是神興起兩個小國成為大國,來管教不蒙他喜悅的以色列國與猶大國,因為他們觸怒了神。

神的恩典與憐憫:以色列在主曆1948514日復國,這是神對亞伯拉罕立的約,神在懲罰以色列人的悖逆後,神對亞伯拉罕子孫依然施行特別的恩典與憐憫。

七,馬克思「歷史決定論」與「經濟決定論」的貧困

馬克思認為經濟是決定人類歷史發展的原因,這種「歷史決定論」又被稱為「經濟決定論」。

左派人士喜歡用這種經濟的觀點與立場,來分析人類所有的文化與歷史現象,並主張人類歷史的發展是靠人的智慧、意志、勇氣、決心、好惡、強權與力量等因素來決定的,並相信人類歷史的結果是靠人的戰爭與鬥爭來分勝負的。

典型的左派觀點:孫文說,「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毛澤東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他們不相信神在掌管歷史。

這些左派人士無法瞭解誰在掌控下列歷史事件的發展與結果:

1,神吩咐摩西說,「把我的子民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埃及法老王多次阻撓與恐嚇摩西,不讓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後來耶和華降十災於埃及,人的意志終究抵擋不住神的旨意。

2、神讓250萬的以色列人,原來只有20天的路程卻讓他們走了40年;摩西差十二探子窺探迦南,探子用了40天窺探那地完畢回來,因此20天路程可以到達迦南。

3,神讓以色列人亡國,以色列人在世界各地流浪超過2500年。

4,亞述的西拿基王率大軍攻打耶路撒冷城時,南國猶太的希西迦王向耶和華禱告,神派一位天使去亞述營中,一夜之間殺了十八萬五千人。

5,神讓想要贏得人民喜悅更勝於遵從上帝旨意的掃羅王,最終失去王位與死在戰場。(撒母耳記上13: 1-15)

6,身經百戰的非利士巨人歌利亞,一連40天,他每天早晚都在戰場嘲笑以色列人與罵陣,但他卻被奉耶和華的名的孩子,用投石帶的石子擊中頭而死。

713 5000 米甸 士兵,被基甸的300士兵所敗;在戰爭中,基甸 號角,打 空瓶,揮舞 著火 把,大聲 道,「耶和華 劍!基甸 劍!」,那 300 士兵 做,米甸人因害怕而亂跑,並自相殘殺而敗亡。

這些故事都在說明一個事實:人類歷史的發展,經常是神在懲罰人的意志,因為人的意志與思想潮流經常是背離神的旨意的。

「歷史決定論」與「經濟決定論」的出處: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裡說,「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意志為轉移的關系,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應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築豎立其上並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與「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的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馬恩選集》第2卷第82頁)

馬克思的觀點是錯誤的,例如,美國歷史上的獨立戰爭與南北戰爭的背後,是基督徒的正義與人權價值觀,不是經濟決定論;如果是經濟決定論,則雙方可以透過經濟利益的協商或妥協來解決,這樣所花費的經濟成本遠比戰爭成本更符合利益原則。

基督徒的「正義與人權價值觀」是來自神的啟示與旨意,凡是來自神的啟示與旨意的行為,神會在適當時機出手翻轉一切情況,神會讓站在神的這一方者贏得最終的勝利。

例如,美國若比希特勒法西斯政權晚發明原子彈,則人類歷史將改寫;美國提早發明原子彈,這不是美國人比較聰明與有智慧,而是神出手幫了美國,神將來自德國的愛因斯坦送到了美國。

結論

現在世界正在發生美中貿易戰爭,這場戰爭的背後需要有來自基督徒的「正義與人權價值觀」來主導,這樣才會蒙神喜悅。

如果美國還是用如現在這種左派的思維方式-經濟決定論,來解決美中貿易戰,那麼最終結果將只是貿易關稅的互相講價與利益妥協,那麼美國就將如現在一樣,繼續成為支持與延續這邪惡政權的幫凶。

正義人士應該盡快釋放這些「正義與人權價值觀」訊息給美國政府,美國這次的貿易戰爭應該堅定地站在右派的正義與人權的價值理念立場。

如同雷根一樣,將中共政權定義成邪惡政權,這樣才能取得神的祝福,讓全人類最終真正贏得這場代表「正義與人權價值理念」的戰爭。

如果美國將儒共政權定義成邪惡政權,那麼這樣就可以立即「完全摧毀儒共政權對其國內與國外的存在合法性」。

儒共國(儒粹政權國)的存在,已嚴重地威脅到世界的自由與和平;美國可以聯合世界所有自由國採行下列政策:

1,美國聯合自由國正式宣布儒粹政權為「邪惡政權」。

2,解散現在的聯合國與成立新聯合國(由所有自由國組合成的聯合國),並邀請台灣加入與同各國建立邦交。

3,美國聯合自由國「聯合駐軍台灣」,軍事封鎖儒共國。

4,美國與儒共國斷交。

5,美國聯合自由國進行外交封鎖儒共國。

6,美國聯合自由國進行貿易封鎖儒共國。

7,美國聯合自由國促成儒共國經濟崩潰。

如此儒共國將如同蘇聯一樣,政權很快地會自然解體。

現在人類必須先思考,如何幫助東亞大陸人破除「儒粹的大一統思想」,並幫助東亞大陸各地人成為自由人(Freeman)與獨立建國,如此才能避免全人類面對即將出現的14億戰爭難民的問題。

禱告求主帶領全人類如何面對這些即將來臨的問題。

「神」才是「歷史決定論」的主體,「神的意志」才是「歷史決定論」的內容。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4:35回應(0) │標籤:月朔

「修昔底德陷阱」的貧困(上)

「修昔底德陷阱」的貧困()

美國保守思想崇尚「基督福音」與「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cepts);美國保守思想是用「以神為中心的生命觀」來看世界、歷史、文化、政治與個體人。

美國保守思想認為「Individual」是神創造的,「Individual」具有神賜的「榮耀尊貴」與「神的兒女」本質,因此「Individual concepts」包含有「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

以下的經文可以表述「Individual concepts」的全部內涵;那些崇尚「人本主義」、「以人為中心的思想觀」與「以自我為中心的思想觀」、「左派思想」等人與下列經文所表述的個體觀是完全不同的,他們也無法了解與認同這經文的真正意義

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彌迦書 6:8)

Graham Allison是美國哈佛約翰·F·肯尼迪政府學院教授與首任院長(1977-1989),他提出了「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觀點。

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是科學歷史的始祖,也是政治「現實主義」的思想者,他認為國際關系是以權力而非權利為基礎的;政治「現實主義」是左派人士喜好的觀點。

ㄧ,「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概念源自修昔底德在他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The 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中的觀點。

修昔底德曾寫道,「戰爭不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力量的增長,以及這力量的增長,造成了斯巴達的恐懼。」(Thucydides wrote: “What made war inevitable was the growth of Athenian power and the fear which this caused in Sparta.”)

修昔底德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雙方面臨的危險多數以戰爭告終。

Graham Allison所定義的「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這暗示了美中無法避免地將發生戰爭。

Graham Allison曾對「中美關係」提出三點意見:

1,他警告,北京與華盛頓(Washington, D.C.)可能會陷入「修昔底德陷阱」。(Graham Allison, who said Beijing and Washington could fall into what he called the Thucydides Trap – where a rising power threatens to eclipse a rival and conflict may result.)

2,他認為中國與美國必須共同努力,不要走上導致戰爭的道路。(Thucydides Trap author Graham Allison says China and US must work together and not end up on path that leads to war.)

3,他說,中國崛起的影響力與作為超級大過的美國的觀念不一致,兩者都需要退一步。(Graham Allison says China’s rising influence sets it at odds with the US’ notion of itself as a superpower and both need to take a step back.)

Graham Allison在面對「儒共政權每年活摘6-10萬人體器官,20年來超過100萬人因此死亡」、「儒共政權現在關押100萬維吾爾人在監獄,儒共政權將200萬維吾爾人送入再教育營」、「儒共政權自從195010月進入Tibet後,屠殺Tibetan超過200萬人」、「儒共政權導致東亞大陸超過8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若共政權的一胎化政策殺死超過4億嬰兒」等罪行時,竟然要求美國退一步。

這些左派人士,心裡只有「權力平衡」,沒有「良心」;他們看不見魔鬼口中的人血,他們正在享用「人血饅頭」的滋味。

每年活摘器官數量:20166月,美國眾議院通過譴責制止中共強摘器官罪行的343號決議案後,一份題為〝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量每年約為6萬到10萬案例。

東突厥斯坦已成為大監獄:20188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成員在日內瓦的聯合國會議上指出,「有許多報告顯示,維吾爾人和其他土耳其裔穆斯林少數民族遭大規模拘禁。估計高達100萬人遭拘禁於所謂反極端主義中心,另有200萬人被迫要進所謂再教育營,接受文化與政治教化。」。

歐美左派人士喜歡談論「修昔底德陷阱」,因為他們相信:「有智慧的領導人可以改變人類歷史」、「歷史隨人的意志轉移」、「人類的命運受環境決定」、「人類可以透過戰爭來獲得更大的政治與經濟利益」、「人的意志可以主宰與掌控人類歷史的發展」。

「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論,並不適用於現在,原因有二:

1,核威脅使中美兩國不會輕易啟動戰爭,一旦核戰爆發,雙方都將毀滅

2,現在的戰爭,已不限於武力戰爭的模式,例如,一場金融戰爭可以毀滅一個國的經濟,造成政權的崩潰。

「修昔底德陷阱」的陷阱,在於它促使歐美人用「政治與經濟利益」來思考「中國崛起與中國威脅論」的問題,而不是用「普世價值理念」與「人的道德責任」來思考「中國崛起與中國威脅論」的問題。

普世價值理念(Universal values),包括支持「愛、正義、真理、自由、人人被創造平等、人的尊嚴與權利」等理念;人的道德責任(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包括人必須捍衛「愛、正義、真理、自由、人人被創造平等、人的尊嚴與權利」等理念。

二、「以人為中心」vs. 「以神為中心」

Graham Allison所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以人為中心」的歷史觀;這歷史觀隱含了「人可以取代神,來成為歷史的主宰者」。

真理:「以神為中心」的歷史觀

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他的權柄統管萬有。聽從他命令、成全他旨意、有大能的天使,都要稱頌耶和華!你們做他的諸軍、做他的僕役、行他所喜悅的,都要稱頌耶和華!(詩篇 103: 19-21)

你所作的,要交托耶和華,你所謀的,就必成立。(16:3)

「修昔底德陷阱」不是「以神為中心」的歷史觀,因此它不關心「由基督福音所發展出來的普世價值理念」,它不思考「一個邪惡政權的存在是對全世界自由國的威脅」,它也不探討「自由國應該如何聯合起來對付邪惡的漢共政權」等問題。

這裡使用「儒共政權」而不用「中共政權」,因為「中國」是偽概念;「中國」在英文為「China」,但在漢語是「The country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的偽概念。

Graham Allison用「修昔底德陷阱」觀點探討「如何讓中美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而不是探討「美國如何區分儒共政權與被儒共政權奴役的人」、「儒共政權不等於那些被儒共政權奴役的人」、「美國如何幫助那些被儒共政權奴役的人獲得自由」、「美國如何解體邪惡的儒共國(儒共政權國),保障人的自由與人權」等問題。

三,Graham Allison的盲點

Graham Allison的人本思想觀點的盲點,在於:

1,他看不見漢共國經濟的成長是借貸支持的現象,它蘊含著嚴重的泡沫化危機,隨時有可能崩潰。

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詩篇1:4-6

2,他看不見美國文明的強勢本體,這本體是其「基督福音與普世價值理念」,而不是「經濟的繁榮」;「基督福音與普世價值理念」是「美國文明生產與創造力」的根源土壤,「經濟繁榮」是從這肥沃的泥土裡自然長出來的花朵。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他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篇 33:12)

3,在邪惡政權奴役人時,美國作為自由國,他沒有權利保持沈默與沒有正義的行動,他有道德責任來幫助那些受奴役的人獲得自由與人權,這樣才能蒙神喜悅,這樣其自由國裡的人(Freeman)的靈魂才能獲得平安。

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立比書 2: 4-5)

你是我爭戰的斧子和打仗的兵器。我要用你打碎列國,用你毀滅列邦。(耶利米書 51:20)

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彌迦書 6:8)

4,神不會讓邪惡政權永遠存在,神隨時可以讓它崩潰,它們終將面對神的最後審判

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以賽亞書2: 4

5,屬靈的歷史觀:神是人類歷史的主宰者,若沒有神的應允,人類政權不可能存在。

耶穌回答:「如果權柄不是從上面賜給你的,你就對我沒有任何權柄。所以,把我交給你的人有更大的罪。」(約翰福音 19:11)

6,人類的七進階歷史:亞當犯罪吃了禁果、人離棄了神、人活在苦難中、基督的血提供了救贖、人可以成為新造的人、人可以與神和好、人可以追求永生。

神愛世人,甚至賜下他的獨生子,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於滅亡,反得永恆的生命。(約翰福音3:16

7,人類需要認罪悔改與行義,才能蒙神喜悅,才能獲得幸福與繁榮昌盛。

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箴言 10:22)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4:34回應(0) │標籤:月朔

個體內在靈魂強大力量的根源

個體內在靈魂強大力量的根源

當聖靈內住在個體人(Individual)時,他的內在力量將大於世界,因為他藉著神加給的力量,凡事都能。

神是「父」,他是神的兒女;神是榮耀尊貴的,他也是榮耀尊貴的;神的國,就是他的國;神是信實的,他得應許;神的基業,就是他的基業;神是「King of Kings」,他是「King」;神作王,他也要和神一同作王。

1,我們的主、我們的神哪,你配接受榮耀、尊貴和權能,因為你創造了萬有;萬有是因著你的旨意而存在、被創造的。(啟示錄 4:11)

2,他在這世界, 世界也是藉著他而成的, 世界卻不認識他。他來到自己的地方, 自己的人卻不接受他。但是所有接受他的, 就是信他名的人, 他就賜給他們權柄成為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 10-12)

3,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在一切事上,在一切情況下,或飽足、或飢餓,或豐富、或缺乏,我都得了祕訣。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我一切都能。(腓立比書 412-13)

4,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裡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腳下。」(詩篇8:3-8)

5,我們如果忍耐,就將與他一同做王;我們如果不認他,他也將不認我們。(提摩太后書 2:12)

6,又叫他們成為國民做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啓示錄 5:10)

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約翰一書 5:4)

7,小子們哪,你們是屬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裡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一書 4:4)

8,感謝神,使我們借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哥林多前書 15:57)

9,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 (啓示錄 3:21)

10,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馬書 8:37)

11,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 16:33)

12,我們知道凡從神生的,必不犯罪,從神生的必保守自己,那惡者也就無法害他。(約翰一書 5:18)

13,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申命記 32:10)

14,最後,你們要在主里借著他力量的權能得以剛強。你們要配上神的全副武裝,使你們得以站立,對付魔鬼的騙局,因為我們不是與血肉之體搏鬥,而是與那些統治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以及天上邪惡的屬靈勢力搏鬥。為此,要拿起神的全副武裝,好使你們在邪惡的日子能夠抵擋,並且在完成一切以後,還站立得住。 所以,你們要站立得住:用真理束上腰,穿上公義的護胸甲;把所預備好的和平 f福音,穿在腳上;在任何情況下,要拿起信仰的盾牌;你們借著它就能消滅那惡者一切燃燒的飛箭;並且要接受救恩的頭盔和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話語。你們要以各樣的禱告和祈求,借著聖靈時刻祈禱;而且為此警醒,以極大的忍耐,為所有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好使我在開口的時候被賜予話語,能坦然無懼地讓人明白福音的奧秘——為此,我成了帶鎖鏈的特使。請為我祈求,使我能照著應該說的,放膽傳道。(以弗所書6:10-20)

這14經文,可以幫助任何受聖靈感動者創造出偉大的事業與成就,以此來榮耀神。

yueshuo1發表於 樂多14:22回應(0) │標籤:月朔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