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2011

參拾回憶 後記



4年前離開臺北,寫了離開前的最後三十封信。
4年後回到臺北,寫下參拾個人生場景。
參拾個故事,有人生,有愛情,有工作,也有夢想,
敲打字句的同時,回憶就像播放著老舊磁帶一樣,不清晰的畫面卻有令人難以忘懷的話語。
人生依舊持續,場景仍在每一分每一秒的當下由自己創造。
參拾篇後,還有小說和紀錄片,還有好多好多夢想。
每天睡醒,都是點燃熱情的開始,只要我還有呼吸,就要一直寫下去。
馬的,為什麼越老才越熱血。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3:01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9,2011

參拾 離職



日子與往常一樣,延著巷口走到捷運站2號出口,電扶梯向下,越過長長的地下連通道,電扶梯向上,上班的入口,宛如洞穴般,黑的令人伸手不見五指。
整間辦公室,像重新轉了發條的音樂盒一樣,旋律與節奏,每天都在固定的地方,發聲。
我到座位旁,習慣性地先按了電腦開關,然後呆坐著,拿起桌曆把今天的日期劃掉。
劃掉的只是日期,還是我的人生。
跑完離職程序的L即將離開,但大家的工作似乎也沒有因為誰而停止,這裡的人來來去去早已成為一種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炎的病痛一樣,無法根治。
L曾經說過,在三十歲前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定位。
太短的工作歷程無法累積定位的能量,就像這三十天枯燥乏味的工作一樣。
「我喜歡挑戰不一樣的工作」,L的話讓被老天幸運眷顧獲得工作的我開始思索。
當有一天我也填著這張單子時,我會是帶著我的夢想,用累積的能量去引爆,然後告訴自己,「這不是結束,是開始。」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3:30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8,2011

貳拾玖 過客



在我的記憶裡,異鄉與原鄉之間,如果有一個唯一的實體連結,就是鐵軌。
鐵軌上承載的車廂,像一個時空膠囊,將我和我的過往,用復興號的速度包裝。
有天T告訴我,他即將飛去對岸工作,從來沒有離開過臺北的T,這次作的決定令朋友們都感到意外。
「這裡只剩下老媽和姊,其他都不剩了」離開臺灣的前一晚T這麼說。
T的時空膠囊將在海與海之間漂蕩。
我們客居在此身,不論在哪裡,都是過客。
當異鄉成為原鄉,原鄉成為異鄉,別忘了,我們來自的故鄉。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3:09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7,2011

貳拾捌 孤寂



人生最重要的課題就是面對孤寂的自己。
臺北很擁擠,擁擠到人與人靠在一起卻無法感受到,一絲溫暖與關心。
Y是個極度悲觀的人,沒有適宜的工作和愛情,彷彿就像拔掉維持孱弱生命的呼吸器一樣,無法自力自主。
「為什麼你可以獨自面對寂寞」,Y問了我一個難以清楚回答的問題。
我說了句曾看過的話,「唯有先面對自己的孤寂,你才能與別人相處,不論是工作還是愛情。」
這句話有說等於沒說,我心裡這樣想著。
「嗯,應該這樣說,循著自己心中的聲音去做想做的事,是面對自己,一味地去逢迎或是付出,都只是把自己掏空給別人,沒有了自我,就會變成工作和愛情下的行屍走肉。」我說。
我不知道Y有沒有聽懂我說的話,但我相信有一天Y可以明白。
因為我曾經是行屍走肉。
臺北很擁擠,擁擠到每一個人都很孤寂。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3:38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6,2011

貳拾柒 願望



許願卡上寫的願望,像廟裡點著的光明燈一樣,總是在黑夜裡照耀。
我對著F說,「瞧你這麼認真地寫,你到底寫了什麼願望阿」
F用一抹很神秘的微笑帶過,把卡片緊緊地繫在許願樹上。
「最近你剛應徵上,應該不會是工作,那應該就是愛情吧」我好奇地繼續追問。
F作勢叫我閉嘴,小聲地說,「噓,說出來就不靈了」。
掛在樹上滿滿的願望,是一份心安,也是一份想望。
就算最後沒有實現,寫過的許過的,也曾經帶來一股用力實現的信心。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3:13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5,2011

貳拾陸 送舊



相聚,總會相離。
研究所辦過兩次送舊,一次幫學長姐,史上最豪華絕版的送舊晚會,一次是自辦的送舊晚會。
兩次晚會我都剪了畢業紀錄片,一次十幾分鐘,一次七十幾分鐘。
「你為什麼要做阿,浪費你自己的時間,不是要考試嗎,還在搞這些」,X在研究室裡提醒我,幹嘛總是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
我放下畫好的分鏡表和V8說,「現在不整理這些照片影片,過了這時間點,就沒有任何意義了,不是嗎」
那晚,紀錄片給了大家最後的記憶,兩年的冒險與歡笑眼淚。
背後書的字句提醒我,曾經做過值得令自己感動與珍藏的事。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3:10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4,2011

貳拾伍 通告



臺北待了四年,中壢待了兩年,畢業後回到臺中。
退伍後考了幾個考試,規劃找一天到臺北與同學們聚聚。
那天一大早,本來打消到臺北的念頭,考慮了一會兒,跟爸說,「我想去臺北」,「過一晚,明天回來」
我立即傳了個簡訊給大家,「待會要坐火車上臺北,想很久,不去的感覺太難過了」
那天,發了自己一個臨時的臺北通告,哪知道,兩個月後,老天再發了我一次不知道會待多久的臺北通告。
去年十月底,臺北迎接我的是一場大雨,所有的行李都淋濕了,
我望著還沒整理好的空房間,一個人,「馬的,可愛可恨的臺北,我又來了」。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2:30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3,2011

貳拾肆 想像



如果人生缺了想像,就跟放在生產線上的產品一樣,標準化,就算貼著「品學兼優,行為端正」,那又怎樣?
「你從小到大都是模範生,很會唸書嘛」,一位長輩見到我總是這樣說,「那你最近在做什麼,當初不是叫你去考醫生,怎麼現在在做這個。」彷彿當初如果都照他的話去做,人生就不會有缺憾似的。
人生如果有缺憾,肯定是一切都照著別人的安排去走。
當你想要飛翔,就想像有支竹蜻蜓。
當你想要衝鋒陷陣,就想像有把利刃與狼牙棒。
當你想當國王,就想像頭頂上有座皇冠。
人生是自己的,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也是自己選擇的,目前達不到的,就努力地去想像,想像到真正地把它實現。
「你都有固定工作了,還要想像什麼」,B一臉疑惑地看著我說。
「想像牽起她的手,寫一篇愛情小說」,「想像工作的明爭暗鬥,寫一齣職場荒謬劇本」
「想像無限的想像,這才是我的人生」我說。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2:49回應(1)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2,2011

貳拾參 圍爐



從小時候有記憶開始,除夕那天全家族的人總會聚在一起。
媽會負責一桌菜,嬸嬸也會負責一桌菜,每年的料理其實不會變化太多,變的,是圍爐的人。
「阿後次輪著誰麥結婚,倘後阿嬤抱孫」阿嬤指著我們一群還沒結婚的人說。
前幾年結婚後有個小女兒的表哥也跟著阿嬤說,「你們看誰動作快,應該是小胖吧」,表哥的眼神瞄向有個交往很久對象的堂弟。
每年的話題總是不變,從小時候的課業談到變大人的工作,每次圍爐就像公司盤點一樣,看今年誰的績效比較好,誰的人生比較好。
阿嬤對著我說,「恁愛多呷一碗」。阿公走了以後,阿嬤總是自己一個人在田間散步。
「恁麥愛多喝一碗,這湯尚好」我說。
兩張圓桌,圍著一輩子的溫暖,圍著人生的來來去去。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1:27回應(0)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

August 21,2011

貳拾貳 全劇終



一直到貳拾貳,才漸漸明白,所謂人生的徒勞無功。

O約了我在校門附近的便利商店,說要一起去看花季。我們在站牌下等著往公館的公車,笨拙的背包裡有本要還給O的教科書。
「你是不是喜歡我阿」O看著我問。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我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應該吧」我說。
「我想把你當好朋友,希望你能明白」,O說得很自然,彷彿早已安排在她寫好的劇本裡。

從那時我開始厭惡臺北,不停付出自以為精彩的,錯覺氛圍。
我還沒想通。

U問我說,「微風廣場第二家甜甜圈還沒開」,「要不要衝天母店」
我遲疑了一下說,「走吧」,U便載著我沿著中山北路直奔天母。
袋子裡放著一盒甜甜圈,還有一張早已寫好的聖誕卡片。
下午回到學校,撥了電話給A,「你在哪間教室」我說,「有東西想要給你」
漫長等待後的「謝謝」是A留下的話語。

傻勁的氣味,總是留給我所有的寂寞。

喜歡寫信的W寫著,「收到你的信會有很窩心的感覺」
有次W的簡訊裡提到,在準備參加一個小型的歌唱比賽。
那天,我到現場後靜靜地等待,原本沒有勇氣去找W,後來還是走到W後面的位子上。
「嗨,這喉糖給你」我說。喉糖上頭貼著小卡寫著「加油」。
「你怎麼知道會在這」W的表情透露出驚訝,還帶點疑惑。
我們沒談上什麼,就像最後一封信裡提的「除了對不起之外,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最後一次看見W是在南京東路上的公車站,剪了短髮的W,也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

走到灰頭土臉,才知道,情感的殘缺。
故事的一開始是眼淚,結束也是眼淚。

貳拾貳後,擁有自己的,才會是永久。
謝謝你,你們,陪我瘋狂走過每一個故事的,全劇終。

yaphahaha發表於 樂多22:40回應(1)引用(0)2011夏日的BLOG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