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2014

荷雅唱頭放大器,再多唱頭也不怕


荷雅唱頭放大器,再多唱頭也不怕






◎拆箱後放在畫案上拍張照,左: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右:Hoyeah唱放MM唱頭放大器。




◎Hoyeah MM唱頭放大器。




◎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脫光光的內部結構。




◎聆聽的組合, Technics sp 10唱盤,單志淵老師製作北美胡桃木唱盤座, 9吋臂Ikeda it 345, 12吋臂SME 3012R。前級是黃國琳兄製作的無型號前級,用Siemens e88cc信號管。


  類比音響重播系統中,我一直認為唱放大器扮演最關鍵性的角色,猶如文房四寶中的紙,不論筆墨如何高明,如果缺少載體(紙、絹、木板、石板),一切都將徒勞無功。

  
  在試聽了兩個多禮拜後,我決定向設計者何泰政兄訂購一套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加Hoyeah唱頭放大器的組合。

  
  認識我的發燒友都知道我是音樂雜食主義者,故爾亦是多唱頭主義者,友人常笑我是三頭六臂,其實我最多的時候擁有十二臂廿四頭。現役尚存九臂十八頭。因為我認為音樂是流動的,型態是多樣的,世界上沒有唱頭可以對付如此多樣型類的音樂,要解析,要溫潤,要厚實,要開闊,用一顆唱頭,一套系統應付所有的音樂,恐難免於是天方夜譚。

  
  我聽音樂常常亂七八糟,各種音樂都聽一些,所以我用不同的唱頭聽不同類型的音樂;同一把琴,同一個演奏家,同一個演出場地,在聽眾人數不同,或不同時間/季節,甚至溫度、溼度不同,都可能發出不同的聲音。唱頭又何嘗不然?或許是我的能力不足,我真的無法用一個唱盤一支唱臂調出適合各種音樂的唱頭。

  
  既是音樂雜食者,使用各種唱頭聽不同型類的音樂,乃天經地義。因為平常使用的唱頭種類繁多,因此我需要的唱頭放大器最好容裕度大一些,可以接多顆唱頭而不必過度費力調整。在我個人經驗裡,MC部分最好是73db+- 3db,這個範圍的放大倍率,約略適合0.2mv到0.5mv輸出的唱頭,即或稍小些如Ikeda 9R 的0.17mv,或稍大些如0.6mv的唱頭,亦均游刃有餘。

  
  我平常使用的幾個唱頭放大器,其輸出即皆在此範圍。如朱師父唱頭放大器主要規格如下:

  
增益:
MC: 72db
MM: 40db
輸入阻抗:
MC: 22 47 100 220 470 1k ohm
MM: 47k ohm

  
  伴我最久的唱頭放大器是ensemble Fonovivo;其初我即因為這部唱頭放大器方始能領略類比之美,目前仍是我的現役唱頭放大器,規格如下:

  
增益:
MC: 24db, 30db (實際輸出乃加上MM的44db),故為:68db, 74db。
MM: 44db
輸入阻抗:
MC: 51.7- 1k ohm,計16種阻抗,此處不一一列出,平常我調在 331.1 ohm,沒有什麼道理,純粹是個人聽感,並且符合我大部分的唱頭。
MM: 47k ohm

  
  我另外有一部友人所做的黑狗真空管唱放,規格如下:

  
增益:
MC: 70db
MM: 40db
輸入阻抗:
MC: 100 220 300 500 1k ohm (平常下在200或300 ohm)
MM: 47k ohm

  
  從上述現役唱放,或可了解我的使用習慣,即MM部分約40- 45db間,雖然我希望的是50db,但我邊並沒有此一放大倍率的MM唱放。MC部分我會希望是70- 75db,上述三部唱放基本上都落在這個範圍。

  
  2014年9月6日,應友人古碟林耀民兄之邀,在新光三越信義店A9的8樓做一場黑膠唱片講座,題目是〈大珠小珠落黑膠〉,談黑膠唱片的鋼琴演奏。在講座結束之後,我的學生古殿樂藏王信凱介紹了何泰政兄,略云泰政兄剛設計製作完成一部唱放,問我有沒有興趣聽聽看。王信凱是我在政大歷史研究所博士班的學生,但我並未在歷史學影響他,反倒因其在我研究室聽到Mono黑膠唱片,深受感動,而在淡水開了一家古殿樂藏唱片行。我對唱放一向興趣濃厚,非僅此也,舉凡和類比系統有關的音響器材,我都極有興趣,想來玩家總不免如此。9月10日我收到信凱寄來的Demo機,依著操作手冊調整好,隨即試聽。

  
  這部Hoyeah唱放分為兩部分,其一為47K ohm的MM唱頭放大器,使用DC電源;其二為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使用兩顆9v電池。基本規格如下:

  
MC增益:
MC: 15, 18, 21, 26, 32, 44db 用三顆SW調整,可獲得6種不同的輸出倍率,配合MM唱放,其放大倍率約為:56- 85.5db,可使用0.1- 0.6mv之唱頭,亦即差不多涵蓋所有不同輸出電壓之MC唱頭,除了超過1.0mv的高輸出MC唱頭之外。

  
MM:增益 41.5db
MM阻抗: 47k ohm

  
  在結構上,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加Hoyeah唱放,在設計上與ensemble Fonovivo類似,即MC昇壓器與MM唱放的組合,不同的是MC-101A以電池為電源,ensemble Fonovivo以交流電為電源。在輸出方面,ensemble Fonovivo MC昇壓分為高低檔,分別是24db和30db;MC-101A則有6段,15, 18, 21, 26, 32, 44db;在阻抗部分,MC-101A為主動昇壓,無須設定阻抗,ensemble Fonovivo有16種阻抗設定。

  
  由於是音樂雜食性動物,故爾聽音樂時,我會選擇不同唱頭;其中有幾顆屬Jazz、古典通用頭,這部分主要是MC唱頭,包括Audio-technica AT 33R, EMT TU2, Shelter 901, Shelter 501, Lyra Helikon, 與MM唱頭Clear Audio Virtueso, Grado 8MZ。聽Jazz時常用的是上述通用唱頭, 加上幾顆MM唱頭;Grado 8MZ, Audio-technica 5B。聽古典時最常用的是Ikeda 9R, EMT JSD 5, EMT JSD 6, v.d. Hul Black beauty, Grasshopper 3, 以及前述通用唱頭;聽大編制管絃樂最常用的是Helikon, Ikeda 9R, EMT JSD 5, EMT JSD 6;唱片狀況較佳時,我會啟動v.d. Hul Black beauty, Grasshopper 3 (但只要有一點點髒,v.d. Hul很容易讓人痛不欲生,蓋v.d. Hul對不乾淨的唱片,常會令人過度緊張,甚至可能造成精神衰弱;但v.d. Hul實為解析力之極致,只是解析力太高有時聽起來會有點兒痛苦,而聽音樂實在不必如此受罪,所以我從不向朋友推薦v.d. Hul,特別是如果只有一支唱臂時);坦白說,在聽Jazz時,我從不認為Ikeda 9R, v.d. Hul Black beauty會比Audiotechnica AT 33R或 Shelter 901 適合 (上述唱頭平常就接在我的唱臂上),一般人印象裡,Audiotechnica是那種平價級數的唱頭,在習慣以價論聲者眼裡,殆屬不值一哂者。有時我甚至更喜歡用MM唱頭聽Jazz,那種醇厚的,溫暖的,有時帶點髒髒的,充滿汗味的聲音,實非一味強調解析的MC唱頭所能及。

  
  我喜歡的唱頭基本上都要有點個性,故爾尾音過度修飾的Benz Micro LP一向不是我的菜。其實就所有音樂類型而言,Benz Micro LP的表現實在是非常全面的,勻稱,音場開闊,解析好,頻寬延伸佳,溫潤,色彩豐富,聽古典、Jazz,流行,都有一定的高水平,而且不怕髒。但多年來,我一直沒有成為Benz Micro的用者,主要原因是我聽音樂時很注重音樂的流動感,用一般音響界的名詞來說就是動態、暫態反應和強弱比,這些也是造成音樂秩序感的重要元素;就這部分而言,Benz Micro LP並未超過Ikeda 9R, Helikon, v.d. Hul Black beauty, Shelter 901;特別是低頻的結實度和解析力,Benz Micro LP還不如Ikeda 9R (至少在播放Emil Gilels彈的Beethoven 英雄主變奏曲時,Benz Micro LP的表現只能說平平而已)。兼且Benz Micro LP的高音過度修飾,將原本應該有高頻擦絃聲修掉了,聽起來不溫不火,卻淡而無味。

  
  雖然我是Ikeda 9R的擁躉,但我也沒有要為Ikeda背書的意思,因為聽重刻版的Jazz人聲會被它氣死,所以我從不認為它天下無敵,雖然就古典而言,Ikeda 9R是一顆解析力超強,聲音直接而生猛的唱頭。所以我亦不大力推薦Ikeda,特別是如果你常聽Jazz人聲的話,那些Jazz重刻片發出的人聲,有如響尾蛇從左右揚聲器鑽出來。而一個值得觀察的現象是,北臺灣似乎很少Ikeda唱頭使用者,南臺灣才是他們的大本營。

  
  有時我會在意唱頭是否可以發出粗糙的聲音,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音樂有粗糙的嗎?當然有,而且還不少。什麼國家的器材發出什麼樣聲音,確有其脈絡可循,瑞士的山光水影,當然會做出優雅的聲音;而粗魯如我者,有時甚至喜歡聽到肉體撞擊時,骨頭碎裂的聲音,或者享受小提琴弓毛擦過琴絃的刺耳聲。平常聆樂我當然喜歡油油春雨,但偶爾也聽聽俄羅斯鐵匠Lazar Berman彈Liszt超技練習曲的狂風暴雨;花好月圓是人生的美好境界,但不免也會想知道開山壓路機碾過碎石坡是什麼感覺。也許是個人偏見所造成,我聆樂時似乎比較粗魯。一個喜歡聽骨頭碎裂聲音的人,大概是不太高雅的。

  
  當然有許多高大尚的唱頭我並未入荷,包括Lyra Titan, Koetsu Urushi Tsugaru, clearaudio Insider wood ref, v.d. Hul Colibri, Dynavector XV-1 and XV-1s,主要是它們太過高價(超過美金3K以上),我比較喜歡美金1K以下,找到如我之流一般普羅大眾用得起的唱頭。

  
  從Hoyeah唱頭放大器進駐家裡音響系統之後,我大部分時間都用這部機器聆樂。在聆聽過程中,唱盤主要使用Technics sp 10,唱臂有二,一是9吋臂Ikeda it 345;另一為是12吋臂SME 3012R;MC唱頭輪流接在兩支唱臂上,Mono唱頭亦然;MM唱頭僅接在SME 3012R上,主要是因為MM唱頭所用唱頭蓋較輕,無法接在Ikeda it 345上。Ikeda唱臂本來就是設計給重唱頭使用的,SME 3012R則可用加減重錘的方式,使用輕或重的唱頭。

  
  試聽的唱頭調整如下:

  
Audiotechnica AT 33R 針壓1.8g 抗滑 1.2g
Audiotechnica AT 33 Mono針壓1.8g 抗滑 1.1g
Shelter 501針壓1.8g 抗滑 1.1 g
Shelter 901針壓1.75g 抗滑 1.2 g
v. d. Hul Blackbeauty 針壓1.5g 抗滑 1.0 g
EMT TU2 針壓2.0g 抗滑 1.0 g
Ikeda 9R 針壓2.0g 抗滑 2.0 g

  
MM唱頭:
Clearaudio Virtuaso wood 針壓2.0g 抗滑 1.75g
Grado 8MZ (8MZ唱針接在ZCE+1唱頭上) 針壓1.6g 抗滑 1.5g
Audiotechnica 5B針壓1.8g 抗滑 1.5g

  
  MC唱頭昇壓器放大倍率固定調在32db(加上唱放為73.5db);接MM唱頭時直接用bypass的方式,即關閉MC唱頭昇壓器,輸出41.5db。

  
  我不擬細述每張唱片的聆聽細節,僅說明大略的音樂表現與聽感。在MC唱頭部分,無論古典或Jazz,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加Hoyeah MM唱頭放大器的表現都非常稱職。

  
  在古典部分,Martha Argerich演奏鋼琴小品,晶瑩易透,音色真是美極了。在Argerich 的演奏中,這張Robert Schumann《兒時情景》是音色最美的。Argerich的演奏技巧一向高操,但音色委實非佳;她本人可能也知道這種情形,故爾拜Ivo Pogorelich的妻子Aliza Kezeradze為師,這張唱片的《兒時情景》,即受其教導後所錄。但因Kezeradze只教了Argerich《兒時情景》,因而唱片B面的Kreisslerinna,又回復Argerich本來的粗糙音色。想係Kezeradze耽心Argerich的技巧加上美麗音色,可能影響其丈夫Pogorelich的演奏生涯與唱片銷售,故而只教了半張唱片,造成正反面鋼琴音色有別的情形,而Hoyeah唱頭放大器可以鮮明地分辨其間之差異。

  
  Emil Gilels在《英雄主題變奏曲》的重捶,是我測試鋼琴的重要參考盤,Hoyeah唱頭放大器的表現無疑相當精采。

  
  Henryk Szeryng和Ingrid Haebler演奏Mozart 小提琴奏鳴曲,謝霖的擦絃聲與呼吸聲歷歷如繪。Horowitz和Carlo Maria Giulini合作的Mozart K488鋼琴協奏曲,管絃樂的規模感宛如現場,秩序井然的管絃樂,Horowitz調皮的觸鍵,依稀可見。

  
  在Jazz部分,那種髒髒的、充滿汗味的感覺,完全呈現出Jazz需要的氛圍。

  
  在聆聽過程中,我覺得Hoyeah唱頭放大器在MM 的RIAA放大部分極其精采。長期以來我一直留著幾顆MM唱頭,Audiotechnica 5B是好友康樂所贈,聲音厚實,是我聽Jazz的良伴。Grado 8MZ唱針接在ZCE+1唱頭上,是友人林孟舜教我的,孟舜兄說這顆唱針是愛樂前輩林宜勝的最愛。Grado 8MZ是一顆各方面都不突出,卻又面面俱到的唱頭,無論古典或Jazz,都中規中矩。Clearaudio Virtuaso wood是老友Eric兄為我尋得的,是少數音場開廓,解析力極佳的MM唱頭,我曾用過Klimo Merlin前級所附的MM唱放,也用過ensemble Fonovivo的MM輸出,表現均不及這部Hoyeah唱頭放大器。

  
  目前家裡的系統,兩支唱臂接Hoyeah唱頭放大器,兩支唱臂接ensemble Fonovio,至於朱師父唱頭放大器則是研究室音響系統的主力。

  
  我沒有特別描述MC唱頭的表現,是因為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加Hoyeah MM唱頭放大器的表現,完全符合我的需求,多種放大倍率的調整,適合大部分MC唱頭,從Ikeda 的0.17mv,到v. d. Hul Blackbeauty的0.5mv,均伺候妥切。我手邊沒有輸出0.1mv的Ortofon MC 7500,我想既然Hoyeah唱放的最大放大倍率可達85.5db,應付Ortofon MC 7500應該是沒問題的。

  
  整體而言,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加Hoyeah MM唱頭放大器,在頻率響應,解析力、暫態反應和音色表現上,均深愜我心,與我長期使用的朱師父唱頭放大器,ensemble Fonovivo,均屬適用性高,容裕度大的唱放,使用起來非常安心。

  
  我已多年沒買唱頭放大器了,在試聽兩個多禮拜後,我決定真金白銀買下這部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加Hoyeah MM唱頭放大器。設計者何泰政兄說,這是他賣出的第一部,在此之前僅在古殿樂藏和古碟各放了一部Demo機。

  
  對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加Hoyeah唱頭放大器有興趣的樂友,不妨到古碟和古殿樂藏試聽,兩位主人均極友善,就算去聽聽黑膠唱片也好。

  
古碟 https://www.facebook.com/goodiscs?fref=ts

  
古殿樂藏 https://www.facebook.com/hsin.k.wang




◎試聽時,因空間之故,MC-101A唱頭主動昇壓器疊置於Hoyeah唱放MM唱頭放大器上,因為要接兩支唱頭,後方的切換盒是陳正雄老師所做。黑漆麻烏那部就是黃國琳無型號前級,用他一部後級機殼所裝。



◎左起:Shelter 501,v. d. Hul Blackbeauty,EMT TU2,Audiotechnica AT 33R,Audiotechnica AT 33 Mono。



◎左起:Ikeda 9R (非一體成型者,即裸體頭,沒帶鋼盔的;戴鋼盔那支鎖在研究室的CU 6500唱盤上),Shelter 901 (年深日久,貼在鮪魚肚上的白色膠帶已然脫落,變裸體了) ;三支MM唱頭,依序是:Clearaudio Virtuoso Wood,Grado 8MZ (8MZ唱針接在ZCE+1唱頭上),Audiotechnica 5B。























 


pangmf發表於 樂多04:00回應(2)引用(0)聆樂筆記 │標籤:音樂,書法,黑膠唱片

May 8,2014

中學歷史課綱,戰鬥從未休止

  

  

  



  2014年2月以來,高中歷史課綱微調的爭議,如風火燎原。有關歷史課綱微調的來龍去脈,周婉窕的幾篇文章已經說得很清楚 (http://enews.url.com.tw/south/56491 ,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hou-wan-yao/%E5%8F%B2%E8%A8%98%E6%96%87%E5%8C%96%E9%AB%98%E4%B8%80%E8%87%BA%E7%81%A3%E5%8F%B2%E6%95%99%E7%A7%91%E6%9B%B8%E7%9A%84%E5%89%8D%E5%9B%A0%E5%BE%8C%E6%9E%9C/10201331865533438 ) ,微調的內容曾柏文也已做了詳細對照表 (http://alberttzeng.wordpress.com/2014/01/29/history_curriculum_dispute/ ),這些內容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參考,此處不擬贅述。
  
  這次的高中歷史課綱微調小組係由原本的「檢核小組」召集人朱雲鵬臨時動議組成,在程序正義上是違法的。「檢核小組」十人名單包括:世新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王曉波、佛光大學中文系教授謝大寧、台大政治系教授包宗和、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朱雲鵬、台大中文系教授陳昭瑛、政大中文系名譽教授董金裕、師範大學東亞文化暨發展學系教授潘朝陽、高師大地理系教授吳連賞、海洋大學海洋文化所教授黃麗生、世新大學通識中心教授李功勤。「檢核小組」之下依據學科又設四個分組,分別是:國文(陳昭瑛、謝大寧、董金裕),歷史(朱雲鵬)、地理(潘朝陽、吳連賞)、公民(朱雲鵬、包宗和)。其中,歷史分組另有世新大學通識中心教授喻蓉蓉參與。 (http://davidli.pixnet.net/blog/post/42861283-%E6%95%99%E8%82%B2%E9%83%A8%E6%8B%92%E7%B5%95%E6%8F%90%E4%BE%9B%E7%9B%B8%E9%97%9C%E8%B3%87%E6%96%99%EF%BC%8C%E9%84%AD%E9%BA%97%E5%90%9B%E9%82%84%E6%98%AF%E6%8B%BF%E5%88%B0%E4%BA%86 )由經濟學者專家擔任歷史科分組召集人,實荒天下之大謬。

  看到這分名單,我心裡著實嚇了一跳,因為有幾個名字我實在太熟悉了,1997年國中認識臺灣教科書引發的統獨爭議,其中幾名統派戰將嚇然在列,他們是王曉波、潘朝陽、黃麗生和陳昭瑛,我發現十七年來戰鬥竟從未終止。

  手邊有一本王仲孚、王曉波主編的《認識台灣教科書參考文件》(臺北:台灣史研究會出版,中國統一聯盟協助發行,1997),其中收錄了王曉波、潘朝陽、黃麗生和陳昭瑛教授的文章,內容主要是針對國立編譯館出版的「認識台灣教科書」提出不同的見解,摘錄如下,提供給關心這次課綱微調的朋友參考。

閹割台灣人民主體,自疑中華民國立場(黃麗生,海洋大學海洋文化所教授,原書第93頁):

「明鄭、光復之詞竟不能出現在台灣出版的台灣史教科書上,豈不荒謬?這何僅是使台灣自外於中國而已?實已至為遷就特定政治意識,不惜迴避史實,閹割台灣人民主體,自疑中華民國立場,而彷彿呼應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地步矣」(篇名:人民主體何在?文化主體何在?)。

台灣鄉土的各族群包不包括日本族(潘朝陽,師大地理系教授,原書第97頁)

「我要質問歷史篇編者:開發台灣鄉土的各族群先民,除了南島語族的高山族、平埔族之外,難道也包括武力強佔台灣半世紀,並在台灣實施殖民帝國高壓剝削統治的日本族嗎?」。 (篇名:台灣人民史不是總督府的行政史)。

(注:黃麗生、潘朝陽是夫妻,台灣學術界真的沒人才,居然一個檢核小組有夫妻擋,真是厲害)

漢文化怎麼不是外來文化?(陳昭瑛,台大中文系教授,原書第101頁)

「認識台灣社會篇一再強調台灣文化為外來文化,但對近百分之九十九的漢人而言,漢文化怎麼會是外來文化?」(篇名:並不是台灣人特別可憐)。

統治者玩弄知識份子莫不始亂終棄(王曉波,世新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原書第117- 119頁)

「認識台灣教科書已編寫完畢,九月份就要上課了,我即請慶華兄向教育部去要一套書來。……地理篇純粹學術而沒政治宣傳的謬誤。歷史篇次之,社會篇最多。但實施又勢在必行, 故只好以召開公聽會的方式向社會公告此事」。「我們對竄改台灣歷史教科書會繼續抗爭」,「正告杜正勝、黃秀政、吳文星、張勝彥、黃富三、鄭梓諸位……天威難測,歷來統治者玩弄知識份子莫不始亂終棄,以最近的例子來說,陳其南、蕭新煌的寵愛又何在?……皇民化史觀就留給林明德、李筱峰、張炎憲他們去搞吧」(篇名:好漢剖腹來相見)。

宣揚中國不等於宣揚中共?(王曉波,世新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原書第125頁)

「我代表中國統一聯盟特別聲明,中國統一聯盟決非親共團體,而是一親中國團體。……海峽評論亦非親共刊物,而只是一個愛國主義刊物,我們只宣揚中國,而從未宣揚中共」(篇名:在歷史的鏡中可以看到自己的面目----答高志敏的紅帽子誣害)。

高一讀台灣史荒謬絕倫?(王仲孚,師大歷史系教授,原書第187頁)

「三月二十日,聯合報第三版刊載了一則令人囑目的消息:高中歷史,台灣將作主軸;教科書編審大突破,規劃八十八學年度起高一上歷史整學期讀台灣史」,「我直接的感覺是:荒謬絕倫,不可思議」,「個人的學術特殊觀點,在沒有透過著作,並經學術檢驗之前,不可放入教科書當實驗品」(篇名:欽差院士的尚方寶劍)。

把中國當台灣的周邊其目的何在不需多說(王仲孚,師大歷史系教授,原書第193頁)

「這位本土院士對高中歷史教科書的新構想是以立足台灣、關懷中國、進入世界的立場設計,因此,高一上學期為台灣及其周邊,高二上為中國及其周邊,高二下世界史,這一新構想的基本精神和用意,就是要把台灣歷史從中國歷史中分離出來,其目的何在?也就不需多說」(篇名:談歷史教科書的編輯「奇蹟」)。

台灣的兒子也是華夏的子孫?(潘朝陽,師大地理系教授,原書第200頁)

「我是台灣的兒子,也同時是華夏的子孫,我更是宇宙乾坤的造化,對於人之史地的教與學,及對其所發生的關心,如同百川之共同匯歸大海,實無分於彼此」(篇名:對同心圓歷史教育概念的質疑----質問杜正勝教授)。

  如果加上近日引發爭議的史記文化高中歷史教科書,其中一位編撰委員為謝大寧,想想看,10個委員中有5人是旗幟鮮明的統派學者,這分微調的歷史課綱會成什麼樣子,就可想而知了。

  十幾年來,我很不願意提起1995年撰寫《認識臺灣:社會篇》的事,在我的學術生涯裡,那是一段飽受各種打擊的歲月。我是一個喜歡往前看的人,有些事情轉眼忘,何須回首舊時徑。有人認為太陽花世代是錯誤的教改所造成,我只能偷偷躲在角落裡。有人認為太陽花世代能夠比前輩更有洞察力、更無畏懼、有更成熟的領導能力,關鍵在於教育。他們是解嚴世代,開始上學時,教育改革已經啟動,1997年開始有「認識台灣」教材,2001年開始九年一貫新課程。舊教材以中國認同及中華文化觀為主,新教材則加入台灣認同與多元文化觀點。念新教材的人可以誠實地面對世界,不必壓抑自己的個性與天賦。他們的心理比較健康,個性較陽光,較有創意,懂得團隊合作。讓上一代眼睛一亮的太陽花學運,可以說是對二十年教改的成果驗收 (https://groups.google.com/forum/#!topic/i_love_taiwan/Pql0bNHG1IM )。而我適巧是《認識臺灣:社會篇》的撰稿者,也是九年一貫課程規劃小組的成員。我該出來自首認罪,還是頷首微笑?

  其實我什麼都不想,只想繼續躲在山邊,轉動黑膠唱盤,讓樂音陪伴著我。泡泡茶,練練書法,偶爾做點卑之無甚高論的研究,以及練練鐵人三項強健身體。


  如果我睡著了,請不要叫醒我,就讓我繼續睡吧!


December 11,2013

餐具,文房

  

  

  
◎201年秋天以後,自覺楷書用力太少,於是告別懷素《自敘帖》,練褚遂良《隂符經》,約得百通;冬日後習歐陽詢《皇甫碑》。相較而言,似宜先練《皇甫誕碑》再練《九成宮醴泉銘》,我是倒過來練。不過也回不去了,就練著唄!

  

  
◎學生荊淑華為我找的毛料畫氈240*180cm,綿輭柔細,看著剛換好畫氈的畫案,自己都開心起來。

  


◎遠處用來泡筆的綠色水洗本來是香爐,132*86mm。

  


◎左:墨碟,118*22mm;中:清水碟:94*20mm;右:墨布碟,133*83mm;咖啡色茶海(注水器),70*64mm。
  


  日上水墨課時,梁師父說,「墨碟別到文房店買,去市場賣碗盤的店買,便宜又好。」

  這是2012年冬天的事,彼時我甫拜梁師父學水墨不久,對水墨畫所須用器猶雲裡霧裡,老想著要用什麼樣的工貝方能善其事。梁師父知道我的毛病,於是指引了我尋覓文房的方向,雖然其時我學書已逾六載,惟對文房卻常自以為是,心魔難除。

  春去春又來,花落花又開,2013年冬日,我經過住家附近的碗盤店,想起前一日練完水墨畫,用墨碟裡殘墨寫字的事,發現用墨碟寫字似更易調整墨色,原本我寫字時是用墨斗當筆舔的。於是進店挑了兩個醬料碟,大的當墨碟,118*22mm;小的當清水碟:94*20mm;帶回家後試用,發現真是得心應手。

  至於墨布的使用,此前我是使用面紙,看梁師父用墨布,覺得似乎猶勝於面紙,而且環保,於是請書法班學生荊淑華找了做嬰兒尿布用的棉質布料車製了一些墨布,好用而且方便。荊淑華是織品碩士,專業測試布料成分,幫我車製墨布實在是大材小用。2013年冬日,我又請她幫我找了兩塊240*180cm的毛料帶當畫氈,綿輭柔細,比我在文房店買的羊毛氈好用多了。

  也許我該把書畫當日常生活,用日常生活裡的器具,而非以仰望之姿看待文房,或許另有一種凡夫俗子的歡喜。



November 9,2013

評李志茗教授〈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晚清官書局为中心的考察〉 彭明輝

  
  

 
輔仁大學歷史系主辦〈第9屆文化交流史暨輔大歷史學系在台50週年:傳承與涵化國際學術研討會〉



  
◎左起:論文發表人李志茗教授、林志宏教授;主持人尹章義教授;評論人彭明輝(吳鳴)、陳慈玉教授。



  
◎適巧前兩天去理了個大光頭,許多師友看到我的光頭不免有幾分訝異,其實二十年來我都理光頭,只是一年理四次,故爾大部分看到我時頭髮是稍長些的。



  
◎擔任評論時我會事前將評論稿寫好,列印出來,評論時直接將評論稿交給論文發表人,方便其回應。而且我事前會先做好ppt,方便與會者可以較容易聽懂我的評論內容。



  
◎主持人尹章義教授戴了頂紅色高帽子,造型頗為獨特。

評李志茗教授〈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晚清官書局为中心的考察〉 彭明輝

 
一、前言
 
  承蒙會議主辦單位輔仁大學的盛情雅意,邀請我參與第9屆文化交流史暨輔大歷史學系在台50週年:傳承與涵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要我為李志茗教授〈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晚清官書局为中心的考察〉,做一點簡短的評論。由於我個人做過一點晚清學術史的研究,主辦單位可能覺得我或許是適切的評論人,不過,李志茗教授的論題我實在不是太當行,只能勉力為之,也許今天的評論準星會偏掉,但仍希望我的評論不至於太貽笑方家。
 
  我的評論將分為三個部分:
 
1.論文題旨。
2.論文突出之處。
3.和李志茗教授的商榷。
 
二、論文題旨
 
  本文題旨為太平天國運動以後,東南地區遭受兵燹,以曾國藩他為首的湖湘書生,於征剿之際,同時設局刊書,致力於文化秩序的恢復與重建。兵燹之後,湘軍將帥之舉措獲得朝廷的肯定,於各地設立官書局,以為戰後振興文教的重要政策加以推廣。志茗教授認為以曾國藩為首的湖湘書生,於戒馬倥傯之際猶心念聖學,開設書局印書,乃重振聖學之重要契機,且因此一作為引發後續官書局的設立,重啟文教之盛。
 
三、論文突出之處
 
1.本文史料翔實,文獻考訂慎密,且因志茗教授昔往的研究,積累出豐富的成果,本文在史料的蒐羅上可謂羅掘俱窮,竭澤而漁,這點是令人感到佩服的。
 
2.志茗教授對湖湘書生刻書之濫觴,究係肇始於左宗棠或曾國藩,做了極詳密的考證。並對清史稿將官書局悉歸功於曾國藩,做了肯棨的論析。
 
3.論題假設和推衍過程,完全符合志茗教授的意圖,前後呼應極佳。故就本文而言,志茗教授的論文可謂至當歸一,堅實而精采。
 
四、商榷
 
  從整體論文來看,本文史料堅實,推論合理,考訂詳確,誠為佳構。但擔任評論不能只是拍拍手,吃果果,總得幹點活兒,我只好從外部做一點商榷,以及在志茗教授這片葱鬱茂密的樹林裡,找幾棵歪脖子樹,以完成大會交付的任務。我的討論未引述頁碼,要請在座師長們原諒,因為我收到的論文是無頁碼的。
 
(一)出版與文化可否畫上等號
 
  志茗教授云:「在清前期帝王的倡导下,19世纪中叶前清代文化已经超过历代,非常繁荣,再现盛世景象。而作为人文渊薮的江南更是文教昌明,图書事业得到空前发展,累积了大量的文化典籍。」
 
  「杨家骆先生统计,中國古代共出版書籍181755部、2367146卷,其中清代出書126649部、1700000卷, 分别占历代总数的近70%、72%,可见其图書出版之繁盛发达。」
 
  以出版品之多寡推論文化盛況,可能有點數字的迷思。愈靠近代出版品愈多,應屬一般常識;宋代出版品多於唐代,是否宋代文化盛於唐代?明代出書又多於宋代,可否推論明代文化高於宋代?又如美國出版品遠超過歐洲諸國,是否可以推論美國文化高於歐洲各國。二十世紀中國出版品可能超過歷代的總合,可否說二十世紀是中國有史以來文化最發達的時代?
 
(二)出版書籍之內容是否具獨特性
 
  清代刻書風氣極盛,從御製詩文集、全唐詩、皇清經解、續皇清經解、國朝詩文集,可謂琳瑯滿目,面向甚廣:
 
1.朝廷所編之書,如四庫全書、古今圖書集成。
2.聖諭、御製詩文集。
3.歷代詩文集:如全唐詩。
4.制舉之書,如朱熹四書集注、儒學經典、試帖詩文。
5.正史,如武英殿版正史。
6.當朝旗人詩文集,如鐵保《熙朝雅頌集》。
7.當朝士人詩文集(非特指旗人詩文集),如符葆森《國朝正雅集》。
8.經世文編,如賀長齡、魏源皇朝經世文編。
9.翻譯西書,如同文館、江南機器製造局所出版之書。
10.私人纂輯之書:如王錫祺纂輯《小方壺齋輿地叢鈔》。
 
  從志茗教授的論文來看,似乎湖湘書生所刻之書,初時以儒學和正史為主,其後擴及其他,我的提問是:湖湘書生所刻書及其後官書局所刻之書,與清代各時期、各主事者、各型類之刻書,有何差異?為何特別重要?譬如阮元的刻書,其重要性是否不如湖湘書生?
 
(三)版式
 
  志茗教授文中提及為容納更多內容,官書局所印之書將字縮小,每頁可印更多字數,但似未舉實例,僅引述文獻說明。我個人認為在這裡需處理的是,原本的版式尺寸為何,字的大小為何,官書局的版式與原本版式差異為何?包括長寛幾何?每頁容納字數多少?這樣可能會比較具有說服力。
 
(四)刻《船山遗書》似為禁忌
 
  王夫之的強烈民族主義,其書在清代似屬禁忌,曾國藩刻書伊始即刻此書,令人不解,可否請志茗教授說明。
 
(五)題目和文本書寫
 
  雙節棍式的標題,似已成學術論著之風尚,此種標題形式是否有其必要性?以志茗教授的標題為例:
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晚清官書局为中心的考察

 
  如果拿掉副標題,閱聽人可否知道此文的內容為何?同樣的主標題,我們用不同的副標題似乎也可以,試擬如下:
 

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今文經學为中心的考察
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西北史地为中心的考察
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經世思想为中心的考察
十九世纪中叶的文化重建與学术传承——以儒學为中心的考察
 
  我想這類現象似乎值得我們費心思考,目前通行的標題形式,是否為最佳形式?或者兩段式標題已過度泛濫?
 
  志茗教授論文用了許多嵌字聯式的書寫,且用字文白夾雜,閱聽人不易擷取文意,有類廣告學之跳調(jump tune),即音樂上之不和協音。我個人讀到第3頁時即發現志茗教授喜用「就」字,於是調皮地用Word的編輯功能查了一下,發現這篇總計10頁的文章,用了31個「就」,有些地方似乎可以不必「就」,後來每讀到「就」字心頭即揪了一下。其他還有些字詞也是如此,我就不一一列舉了。從北大國學門周刊以來,史學論文一直處於此類文白夾雜的書寫方式,使得史學論著愈來愈遠離社會大眾,此一危機是否值得我們重新思考史學文本的書寫方式。
 
  但標題和文本書寫形式,僅是我個人的憂心,志茗教授和在座位諸前輩可以完全不必理會。


pangmf發表於 樂多02:09回應(0)引用(0)史蠧瑣語 │標籤:歷史,生活,部落格

October 21,2013

左撇子之右手書法

  




◎照片遠處右1穿黃衣服者即為吳昭彥。


  


◎2011年冬日,到一位學生家泡茶、寫字,右1為吳昭彥。


 
  彥到日本念書了,2013年9月初,先去念語言學校,解決語言的問題後,準備念建築研究所。


  吳昭彥是我書法班學生中年紀最小的,2011年7月,尚在大學讀建築系三年級的一個小男孩報名書法班,彼時我的書法班剛開始不久。原本我是2011年2月在任教的大學歷史研究所開設「手稿史料專題討論」課,一門教研究生辨識手稿史料的課,三學分,前兩節教書法,第三節和研究生一起研讀手稿史料,所研讀的史料由學生各自提供,每周兩位同學導讀自己找來的史料,修課同學和我一起閱讀,幫助學生解決一些手稿史料閱讀的問題。


  2011年2月,兩位師姊張玉真和王若芸合租了書法教室,啟用彼日請侯吉諒師父和同門逗鬧熱,我也去了。席間大夥兒起哄要我在書法教室開一個班,我堅持不肯,一方面是覺得自己學書未成,可別誤人子弟;另一方面也實在沒有時間,乞食講堂煞是忙碌,研究、教學兩頭燒,加上每日習書千字,泅水千米,跑步五千米,生活已經夠忙了。吃過飯後,到書法教室參觀,我大概多喝了幾杯酒,吉諒師父和同門再度起哄,要我開一個書法班,經不住同門和師父的七嘴八舌,我一時鬆口,答應開班授徒。


  初始招生不易,磨蹭兩個月,僅得4個學生,加上寒假期間教一位友人寫字,湊了5個學生就敲鑼開班。後來陸陸續續有人報名,學費勉強可以支付教室的費用。吳昭彥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來到書法教室的,記得是2011年暑假七、八月間,斯時尚在台灣科技大學念建築系三年級的昭彥走進教室,開始跟我學寫歐陽詢〈九成宮禮泉銘〉,而這是彼時我唯一會的楷書。我的書法班學生可以自行選擇練楷行隸篆,唯有草書要求先練過行書才教草書,而我相對比較擅長的反而是草書。就書法五體而言,我自己熟悉的順序是草行楷隸篆,並不認為學書一定要從楷書開始,我自己就是從行書入手的。


  昭彥學書初期,我老覺得他的手怪怪的,感覺有點殘,在教其他同學時,我常要他們的手放輕、放軟,我卻常常要昭彥用力。昭彥從我習書約兩個月後,方可略加控制好寫字的手,字亦稍有進步。而直到此時,昭彥才告訴我他是左手慣用者,走進書法教室以前,一直用左手寫字。


  在知悉昭彥是左撇子以後,我並未改變教法,既然學書就照寫字的標準練習,我仍然每次上課教字帖的兩行到三行,依所寫字之生熟而定。


  2012年春天,昭彥告知我要去參加東京馬拉松賽,我嚇了一跳,一個23歲的大四學生要到東京參加國際馬拉松賽事,我不知道昭彥是如何準備的,練跑對學生而言不成問題,但他必須很早就開始打工,籌備比賽旅費。尤其是在築系畢業展前夕,一邊做畢業評圖,籌備展覽,一邊準備東京馬拉松賽事。昭彥仍繼續來上書法課,偶爾實在忙不過來時,則向我請假。而在此之前,昭彥的父親因癌症大去,他也沒有驚動我,只是請了一次假。參加完東京馬拉松賽事,接著建築系畢業展覽。春夏之交,昭彥畢業了,到新竹的一家建築事務所上班,書法課改成兩周來一次,我說只要有興趣,隔周來不要緊的。就這樣昭彥跟我學了兩年多書法,練完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和趙孟頫書蘇軾〈赤壁賦〉。


  不僅跑馬拉松,學習書法,昭彥的鋼琴亦彈得很好,這是他從小學起的。我常常鼓勵學生要學會一項文學藝術,並且能夠欣賞一項文學藝術,兩者可以合一,亦可分開;同樣的,要學會一項可以終身從事的運動,並且能夠欣賞一項運動。在昭彥身上,我確實看到了新一代的希望,讀建築,彈鋼琴,寫書法,跑馬拉松,這該是我理想中的人生了,卻在一位每周來跟我學兩小時書法的年輕孩子身上看到,內心有著難以名之的感動。


  2013年9月,昭彥說要到日本念書,以後返臺時再來教室上課。我要他別擔心,返臺時有空就來書法教室,隨意寫寫字也好。昭彥說會帶筆墨紙硯去日本,上課之餘可以練練字。


  一個看起來瘦峭而且有點害羞的大男孩,彈琴,習書,念建築,跑馬拉松,我相信他的人生一定會過得充實而豐富。


  後記:僅以此文送昭彥赴笈日本,願使學有所成,人生安穩。


September 10,2013

郁文軒,郁油墨,試墨帖


  
筆:北尾摻之以麻
圓徑:0.8cm
出鋒:3.2cm
桿長:23cm
字:約2cm
 
墨:郁油。
 
紙:花粉箋、素漢
 
硯:端溪老坑


  為山海阻隔路迢迢,我鮮少參加大陸文友的流水活動,印象裡唯一參加的一次是2011年海上王子吳的歙胡嫦娥奔月、上墨油煙101大好山水、萬杵堂小棍兒那次流水對歙胡嫦娥奔月留下深刻印象,其後也和王子吳成為好友,兩度在海上把酒共歡。至於一般店家的試墨試筆,我也很少報名,這麼一趟老遠的路,就別費事兒了。一般情況下,要什麼自己掏腰包,省幾多事兒。


  這回承蒙謝慧如老師的盛情雅意,說有一條郁文軒新製油煙墨寄到臺灣,鋸了截小墨頭兒讓我試。既然墨都已經寄到臺灣,亦就不必矯情,謝慧如老師親自將墨送到書法教室給我,適巧手邊忙著,加上學校即將開學,隔了幾天才得暇試墨。


  先介紹作案工具:



  
◎手邊勉強可以上陣的端硯老坑。



  
◎端硯老坑上的郁油小墨頭兒,約莫兩錢。



  
◎用來當水盂的臺灣桃園鶑歌手拉胚茶海(公道杯);景德鎮墨斗當筆舔;臺灣常見的八格銅文鎮(鎮紙);小銅匙;訂製的北尾摻之以麻狼毫,圓徑0.8cm,鋒長3.2cm,桿長23cm。







  
◎5銅匙水,約5cc,沒仔細算研多少旋,約莫5分鐘,就當500旋好了。



  
◎用一支退鋒狼毫將墨液勻到墨斗,這支筆只負責勻墨,不用來寫字,寫字用旁邊那支泡過水還未蘸墨的筆。



  
◎尚未兌水的焦墨。





  
◎5cc焦墨兌5cc水,讓墨發一會兒開寫。





  
◎勻走墨後的硯堂,未如某筆記所云墨液一捲而起。我也不覺得一捲而起是好硯或好墨的重要指標,古人說的話不必奉為金科玉律。


  我有時覺得自己寫字的準備動作有點繁複,不過繁複就繁複罷!其實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我是把它當熱身,就像運動員上場前要做熱身操,可能熱身半小時一小時才上場,我寫字的準備動作約莫要十到二十分鐘,反正慢慢來,不急的。待諸事齊備,我寫起字來可快了,小行草一小時大約千字之譜,磨的5cc焦墨兌5cc水,寫兩通《唐人月儀帖》,差不多用完,賸墨斗底部一點兒殘墨。


  我慣用長筆桿,以23- 25cm為佳,有人認為長桿沒必要,明清小筆都16 -18cm云云,這是對所見古筆做了過度解釋,因為歷史上留下來的不一定具普遍性,歷史學所謂丐詞(document in silence)之用,有其限制性,見到的東西可以證明其有,沒有見到的東西無法證明其無。我掌大指短,喜用細桿長槍,細桿者以直徑0.7cm為佳,故喜用三鑲桿;長槍者以23 -25cm為佳,至少要21cm。就像有人認為古人多用小硯,因為留下來的硯以6寸以下小硯為多。這是有問題的,因為大硯無法隨身攜帶,易毀於兵燹,故爾用現存古硯多小硯,擴大解釋為古人愛用小硯,顯然誤用丐詞之限度。我慣用的圓徑0.8cm,鋒長3.2cm,可寫1cm到8cm的字,故爾常用一支筆寫字加落款,省得換筆。有人認為0.8cm的筆只能放大寫帖,我就用這友筆寫原寸《唐人月儀帖》、孫過庭《書譜》、懷素〈自敘帖〉、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並沒有覺得有何不順手。


  寫了半天還沒進入試墨正題,墨坊主人大概要抓狂了。2013年8月以後,以《唐人月儀帖》為課,初習時不計,熟悉後每日約寫四通。一截小墨頭兒就別瞎折騰了,磨5cc寫兩通。我不喜歡畫圈叉圖或蚯蚓彈簧試墨,墨不就是拿來用的,寫字畫畫試墨即可。有畫者認為書者試墨無法呈現墨色過渡部分,或者淡墨表現,故爾佳墨乃為畫者特供。斯亦未免言過其實,書者自有擇墨準則,諸如黑度、厚度,一筆之間的墨韻,淡墨書札的清雅,這些均非畫者刻意試濃淡所能代言者。


  用0.8cm圓徑寫原寸〈唐人月儀帖〉,字約2cm。先用花粉紙,紙以一般書畫紙為底,塗布砑光,有類宋元寫字用紙,紙性約7- 8分熟。但真正用料和熟度應以店家標示為準,我這裡寫的全憑寫字手感胡猜,毋須斤斤。郁墨寫在花粉紙上真是黑,黑到有點像假的,但真好看。我不敢說這是我用過的墨中最黑的,但也差不多是了。沒有詳細比較郁墨和清墨汪近聖所制龍翔鳳舞的差別,印象裡差不到太遠。因為用龍翔鳳舞寫的字不知被我塞哪兒去了,一時間也不想費事研墨重寫。


  我臨帖不是太認真,寫個依稀彷彿就算數。而且寫字也非亦步亦趨,僅為練手過程,有時我甚至只是鈔鈔書,不頂真的。



  
◎六月和七月的兩帖。



  
◎六月季夏帖。









  
◎局部。





  
◎微距。


  從最後這兩張微距照片,略可看出郁油的厚度,因為字僅2cm,放大後可呈現如此厚度,確實不易。因為墨的厚度故爾使字看起來極具立體感,照片也許不明顯,實物的字感覺像是站起來的。


  接著試臺灣埔里廣興紙寮素漢紙,紙質類生宣,店家稱手工紙,此紙屬一般書畫用紙,價甚廉,直接購買約1,800臺幣。我試寫的是紙寮偶然在倉庫找到的十年陳紙,寄了一些讓我寫著玩兒,尺寸約莫是六尺屏,我裁成46*35cm,即約4尺六開。因為是生紙,控墨須略小心,郁油寫於此紙基本上不太暈,故未有漲墨現象。也許是我寫字速度稍快,來不及暈就寫過去了。



  
◎八月和九月的兩帖。



  
◎八月仲秋帖。







  
◎局部。



  
◎微距。



  目前生產的素漢紙為素白略帶原色,我寫的十年素漢陳紙為極淡之淺綠色,照片無法完全呈現。郁油在這種類生宣的半紙(宋元稱未加工砑光之紙為半紙)上,行筆甚為流暢,墨色黝黑,行筆較快部分墨色稍淺,略可呈現墨韻之美。可惜照片無法表達這個部分,只好用文字敘述。


  整體而言,郁油之墨色可謂一點如漆,更令我驚喜的是其厚度,這是一般油煙墨較為欠缺的部分。就厚度而言,我認為松煙的表現比油煙要好許多,郁油能有如許厚度,算是相當難得的。


  我試用歙胡1980年代中晚期油煙嫦娥,與歙胡1980年代中期松煙一衣帶水(頂款特級松煙,未識其級別如何)合研,黑度與郁油不相伯仲,厚度則略過之。松油合研是書者常為之事,畫者一般是不會這麼做的。而有關松油合研的嘗試,對我而言就像用不同的真空管調音色,但這是另一篇試墨筆記的事兒了。


September 6,2013

靠近,拔一條河

  
  



  
◎〈拔一條河〉海報。

  
  

  
◎2013年9月4日首映會現場活動。


 
  人邀約觀賞楊力州導演的〈拔一條河〉試映會。


  我已有多年未到華納威秀看電影,對信義區甚是陌生。記得上一回到附近觀賞表演藝術,是在新舞台看老友紀蔚然的舞臺劇〈夜夜夜麻〉演出,後來就很少來這兒了。當友人告知我試映會在華納威秀時,我著實楞了一下,紀錄片在影城試映,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或許是我離開江湖太久了。


  我真的離開江湖很久了,或者說我從未涉足江湖,只是一逕兒過著自己的日子。


  紀錄片的本事發生於2009年八八風災重創區高雄甲仙,楊力州導演費時年餘住點拍攝,原本的構想可能是記錄一個災區的重建,卻意外發現小孩拔河救全村的故事。這群小學生用自己的力量拔一條河,鼓舞了村中的大人,在被土石流肆虐過的家園,在裸露的土石堆裡栽種蔬菜、拔樂和水稻。其間穿插台灣鄉間外籍配偶的故事,從孩子到村人,從村人到外籍配偶,每個人在劫後餘生努力找尋生命的新動力。


  我幾乎是含著淚水看完整部片子,猶憶多年以前,我帶著孩子參加家長組織的知性知旅,由花蓮到台東,從關山穿越南橫來到甲仙,這是我們的第一站,我帶著十幾個孩子在甲仙街上吃芋仔冰和烤芋仔番薯。而這部電影的場景正是我曾踐履的土地,曾經離我這麼近。雖然〈拔一條河〉是標準勵志電影,題材與昔往的紀錄片類近,但楊力州呈現的手法卻大有所異,故事主線固然是孩子們的拔河,但插曲更為重要。諸如外籍配偶的烹飪大賽,拍婚紗照,鼓舞孩子和村人的阿忠,在炒熱氣氛後,總是習慣躲在幽黯的角落。這種散文體的敘事方式,有別於有強烈主線的電影,我認為〈拔一條河〉更靠近每一個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多年來因為個人選擇的生活樣式,我對這片土地的關懷真是太少了。靠近〈拔一條河〉,靠近這片土地,靠近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且讓我們轉身,多看看這片生我育我的土地。如果你看到這篇短文,如果你願意,請走進電院,2013年9月6日開始,〈拔一條河〉在電影院熱情上映。

  
  

  
◎2013年9月4日首映會現場活動,甲仙國小、景美女中與伊林名模拔河隊。

  
  

  
◎導演楊力州與電影片尾曲〈讓世界都聽見〉主唱林俊逸。

  
  

  
◎2013年9月4日首映會現場楊力州導演致詞。

  
  

  
◎2013年9月4日首映會現場楊力州導演與演員。



pangmf發表於 樂多22:32回應(0)引用(0) │標籤:歷史,音樂,生活,文學,部落格

August 22,2013

ABC大男孩,星期天畫水彩

  
  



  
◎保羅和他的水彩畫。

  
  

  
◎左:保羅;右:吳鳴。


 
  羅是個ABC大男孩,年約二十幾近三十,我不很確定他的實際年齡,因為從來沒問過,而且,這也不是太重要的事。我們一塊兒在梁師父畫室學畫,保羅畫水彩,我畫水墨。因為入門比我早,所以保羅是師兄,我是師弟,但同門對我很客氣,習慣喊我彭教授,可能因為梁師父老跟我開頑笑,喊我彭教授的緣故。

 
  在梁師父畫室學畫,同門間很少交談,每個人到了畫室,打開自己的畫具就畫將起來,偶爾梁師父示範水墨時,會將學水墨的同門召集到大畫案前,大部分時候同門主要是畫自己的。在指導水彩時,同門有的靠過去聽,有些仍猶畫自個兒的。我開始學畫時,保羅已經在梁師父畫室了,所以我並不知道他跟梁師父畫了多久。2013年春天,保羅的父親從美國回來,到梁師父畫室,知道我曾寫過梁師父水彩畫集的導論,特別和我談了些昔時向梁師父習畫的事。我才知道保羅其實是梁師父學生的孩子,算起來該叫梁奶奶。保羅的父親昔時就讀強恕中學,梁師父彼時在那兒教美術,保羅的父親除了在學校上梁師父的課,也到畫室學畫,情誼逾四十載。其後保羅的父母到史丹佛大學附近開餐館,保羅在美國出生,長大,讀大學,打美式足球跑鋒。大學畢業後,因緣際會返臺工作,每個禮拜天到梁師父畫室學畫。

 
  保羅畫得既快又好,每個禮拜天我到畫室時,他已經快畫好一張水彩了。保羅有時畫一張,有時畫兩張。畫好後梁師父做一些指導,保羅總是禮貌的點點頭,話不多,只是一逕兒認真地畫著。

 
  印象裡我和保羅沒說過幾次話,而每次看到保羅如此專注地畫著水彩,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二十幾接近三十的ABC大男孩,在禮拜天的休假日,有許多事可以做的,出遊或約會,與朋友相聚,大塊朵頤或其他。可保羅每個禮拜天早上,背著畫具到梁奶奶家學畫,幾乎不曾缺席。我們在梁師父家學畫很自由,來與不來,早到晚到,梁師父很少念我們,而同門當然自有分寸。保羅偶爾比我晚到,但大半時候比我到得早,而且很少缺席。書畫之事一日有一日之功,須靠長期積累,絕非一蹴可及。事實上不論學什麼,一千小時適為入門,一萬小時或可成為專家,我們這些業餘書畫愛好者,鮮少有能達到一萬小時積累的,所以亦只能是業餘。有些人以為音樂系畢業就是音樂家,美術系畢業就是畫家,歷史系畢業就是歷史學者,其實距離專家還很遠,至多甫過入門之基礎門檻而已。以大學四年計,每天花在專業的時間如果是兩小時,一年以三十周計,約得六百小時,四年為兩千四百小時,比基礎的一千小時多一倍左右,距離專家的一萬小時還很遙遠。我五十三歲開始學畫,當然知道這一生不太可能有何成就,但既起心動念,亦唯全力以赴。

 
  保羅比我年輕得多,差不多和我兒子年歲接近,入門亦早於我,但我想他亦沒有要以畫家為終身職志。那麼,究竟是什麼力量驅使他每個禮拜天到畫室來?星期天的大好時光,可以去做很多事的。我沒問過保羅為什麼來學畫,也沒有必要問,只是每次看到保羅來畫室,心裡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2013年8月18日,上完課要離開畫室前我問保羅可否和他合照相,我想寫一篇有關他的小故事,保羅有點靦腆地說可以呀!我問可否用他的照片,保羅說沒問題。

 
  一個ABC大男孩,每個禮拜天到畫室畫水彩,無論晴雨,執著堅定,日子在安穩中向前流去。



May 27,2013

五月艷陽天,騎車去貢寮


  


  台灣的春天總是雨霖霖,許久沒騎車了,難得放晴,友人相約騎車去貢寮吃便當,丁子蘭溪泅泳,莫內喝咖啡。全程來回100公里,一展筋骨。




◎俺的胭脂馬,1987年紅色義大利Pinarello。




◎原來俺比胭脂馬大隻很多,腦子裡想起了小學課本裡父子牽驢進城的故事。




◎排骨便當內容可豐富了。




◎在丁子蘭溪畔小憩。





◎小紅帽車隊,吳鳴和涂昀。





◎到莫內喝咖啡,這是車友平日騎車小憩之所。




pangmf發表於 樂多11:33回應(0)引用(0) │標籤:單車,生活,網路,部落格,鐵人三項

May 24,2013

眾樂樂集,印象.福爾摩沙

  




◎開場。


◎演出。




◎節目結束,安可曲前,婭力木的致詞。



  星期天(2013年5月19日)早上,正準備到梁師父畫室上水墨課時,接到老友陳守實兄的電話,問我下午三點有沒有空,眾樂樂集有一場「印象.福爾摩沙」音樂會,要請我去聽。眾樂樂集是守實兄發起的家庭音樂會,每月最後一周舉辦一場音樂會,已持續多年。守實兄因為主持鳴石音樂,出版以臺灣音樂改編古典曲式為主的唱片,認識許多音樂家,連續多年在國家音樂廳舉辦臺灣音樂會,我曾參與第一年的「臺灣音樂地圖」節目規劃,並且客串主持了上半場。故爾有時守實兄會邀請我參加眾樂樂集的活動,在音樂會有空位時,所以我算是來插花。我跟守實兄說上完水墨課,將準時到場。


  今天演出的「菁英藝術家三重奏」,成立於2007年,由旅美鋼琴家陳玲玉,旅奧小提琴家林文川,旅俄大提琴家婭力木組成。其中婭力木乃我多年老友,來自蒙古。三位音樂家兼具專業演奏技巧與教學實務經驗,皆任教於大學。教學之餘,基於對室內樂的熱愛,經常齊聚練習,鑽研室內樂曲,舉辦各式演出活動。2013年暑假受邀參加愛丁堡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並於同年發行首張專輯「印象‧福爾摩沙」(Formosa Impression)。


  「印象‧福爾摩沙」即該樂團即將於愛丁堡藝穗節演出的曲目,先在臺灣巡回演出,以積累演出經驗,並為錄音做準備,我很高興自己有機會先聆為快。


「印象‧福爾摩沙」(Formosa Impression)節目單


台灣民謠 Taiwanese Folklore


四季紅Song of Four Seasons (洪千惠 編曲)
月夜愁 Moonlight Melancholy (黎尚冰 編曲)
望春風 Embracing the Spring Breeze (王怡雯 編曲)
雨夜花Flowers in the Rainy Night (王怡雯 編曲)
白牡丹White Peony (洪千惠 編曲)
河邊春夢Romantic Dream by the Riverside (朱怡潔 編曲)
黃昏的故鄉 Hometown in the Twilight (冉天豪 編曲)
青蚵嫂Mrs. Green Oyster(石青如 編曲)
天黑黑 Dark Sky (陳以德 編曲)


蕭泰然《福爾摩沙》鋼琴三重奏,作品58
Tyzen Hsiao "The Formosa Trio" Op. 58


李和莆 《六首源自臺灣原住民的敘事曲》鋼琴三重奏
Wen-Pin Hope Lee "Six Ballads from Taiwanese Aborigines" for Piano Trio



  第一篇、歡迎歌Welcoming Song

  第二篇、海洋歌The Ocean Song

  第三篇、角板山 Jiaoban Mountain (The Angle Plate Mountain)

  第四篇、賞月舞 Dance of Enjoying the Moon

  第五篇、捕魚歌Fishing Song

  第六篇、歡樂歌Joyous Song。


安可曲:丟丟銅仔An Old Train Song (洪千惠 編曲)


  三人演出的默契極佳,因為在小空間,樂器音色極美,其中台灣民謠和李和莆 《六首源自臺灣原住民的敘事曲》鋼琴三重奏,三種樂器間的對話極為精彩,因為旋律甚為熟悉,故對曲式的結構和變奏,較能掌握。我做了一些筆記,但因近日諸事繁瑣,無暇整理,只好暫且留白。蕭泰然《福爾摩沙》鋼琴三重奏,作品58,是我初次聆聽,此曲以〈主禱文〉引出主旋律,曲子一開頭是狂風暴雨,呈示生命的艱難奮鬥,由大小提琴交替拉出主旋律,風雨之後歸於寧靜。


  「菁英藝術家三重奏」將於2013年暑假參加愛丁堡藝穗節演出,曲目即今日所演出者,由於文化部的補助經費不足,該團又不願用接受募捐,而以發行首張專輯「印象‧福爾摩沙」的方式籌措經費,有興趣的讀者,或可以購買CD的方式,贊助其出國演出,讓愛丁堡藝穗節飄出臺灣的旋律。


我將相關的資訊貼在這裡,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聯絡:


www.EliteArtistsTrio.com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liteArtistsTrio?fref=ts


「印象‧福爾摩沙」 原價 420元 預購優惠 300元(可開立捐贈收據)
帳號:台灣銀行 城中分行(銀行代號 045)
帳號:045-001-000259
E-Mail: eliteartiststrio@gmail.com




pangmf發表於 樂多03:24回應(1)引用(0) │標籤:音樂,文學,部落格,黑膠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