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4,2017 02:28

「聲明」

這兩年我承辦了一位A老師的課,合作期間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結束跟這位老師的合作。
拆夥後,我對這些內情保持沉默,我覺得保持沉默,是我顧念我們之間最後的情義,但昨天這位老師寫信來攻擊我、找莫須有的事情找我麻煩,讓我意識到:「我需要交代清楚,謝絕莫須有的攻擊」,若再對我有任何攻擊或莫須有的騷擾,我將對攻擊我者採取法律行動。
我將我們合作的爆點,條列整理如下:
1.「權威獨裁:嘴上講平等,實際上從沒平等過」
當初這位老師和我講好承辦她的課程是「合夥」,是對等,但實際合作下去,發現她為人權威獨裁,她不是來找有能力的主辦單位,是來找婢女和忠誠下屬的,在她身邊只能比她low。
當初合作,明明說好我和她在辦她課程時是對等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見,但實際執行,她不允許我對等可以提出我的意見,且對「屬於主辦單位的權責」都是指手畫腳的進行干預,比如說,我讓四個真的是學生的學員有學生價,這事沒有請示過她、也不需要,因為是我的權責,她卻在結算教學費時叫我要把這四個學員的錢算原價,因為我讓他們有學生價卻沒有事先「請示」過她,若我不跟這四個學員收錢補上差額,差額就要由我自掏腰包補上+付給她,因為今天是我「私自主張讓別人有學生價」。最後我自掏腰包補上錢給她,我不可能去跟學員要錢,我有覺悟我這是辦教育,學生該有學生價。
合作期間,一個細節做不好就是對我擺臉色,直接罵我是白癡,態度非常差勁,讓我非常驚嚇。
我的一個好友H曾是此師之前來台辦課程,多年配合的翻譯,也是開她課成功的功臣之一,最後被此老師氣走,因為這老師就是對她態度很差,不把工作人員當人看。當初她勸我不要辦這老師的課,我自願相信這老師是通靈名師沒有看破,這是我本人業障重,我相信外面的權威老師比我更知道如何將人生過的幸福,我自己把力量交出去給這位老師,覺得她可以指導我的人生更好,這是我的選擇與我付出的代價。
合作兩年後,我看透了此師的為人,也終於同意了朋友H的話,這個老師態度真的對工作人員很差,對我、翻譯們、來幫忙設場的朋友都不好,過了十年,這個差勁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改變,我就真的不知道,這十年是修個屁?台上妳可以「展現、表演光與愛」,真正的真實卻是「妳在人生中如何做人」。
最後合作破局,我覺得此老師「當人都沒有好好當」,沒有做人,只想做神,這個只能叫做神經有毛病。
2.「講好是共同合夥:有錢時來要錢,虧錢時讓我一個人去賠」
承辦她的課,總收入扣除她的高額教學費和我要求「我和我的團隊」承辦她課程應得的收入、和稅金後,若有利潤,這位老師都是要求和我「對分利潤」。
普通主辦單位不會這麼做是因為,若有利潤,我們還要採買開課用具、我們有我們營運的人事成本,若有多賺就是主辦單位自己的本事,因為不是每場辦都會賺錢,老師不應該要求對分,但我願意支持這位老師金錢上更有餘裕,所以我做了。
但在我承辦她的課程時虧錢,她就是讓我一個人去賠這錢,自己脫出「合夥人」這角色不準備負賠錢的責任,覺得這個發生跟她無關,怪我是我沒有賣力招生,而且覺得這本來就是主辦單位該承擔的風險。
舉例,今年承辦她的能量療癒訓練一階,我這主辦單位完全沒有賺錢還倒賠三萬塊,這位老師在台上說她為了愛,所以自願打她教學費五折,給學員特別的折扣,但她最後實收在口袋的教學費還是有新台幣十幾萬多,她的飯店錢、機票錢還要另外出喔,花在她一個人身上的錢就整整佔去了收入的一半以上。她怪我沒有做好開課單位的工作,叫我把我的收入兩萬多塊交出去(對,開這場我只收入兩萬塊,付我這裡的人事開銷,我的獲利只剩幾千塊),我也交出去了,就是這麼不平等,上課她「光與愛」的對學生說「她來,是分享她的豐盛」,但這場之所以可以開成,是主辦單位如我不賺錢還倒貼賠錢,所以開成。這是真豐盛嗎?是叫我去犧牲,成就妳的個人豐盛才對吧?
如果她真的要分享「她很豐盛、可以無條件支持大家學習」,她也可以不拿講師費,不是很豐盛嗎?表現的不缺錢的樣子嗎?但是一談到錢,她對內就翻臉。
「有錢時來要錢,虧錢時讓我賠;
有錢時說是合夥人要分杯羹,虧錢時就說她只是一個老師不應該負責」
這完全不是對等合作的方式,沒有成人空間,更不是一個成熟經營者的態度,我很傻眼!
妳可以在通靈或教學很有實力,但如果妳在當一個「合夥人」「工作團隊」時可以隨便踐踏別人的努力,老是說招生很簡單並嫌棄主辦單位如我都沒有在做事、嫌學生人數很少(還不會反省學生人數少要自我檢討,學生是看妳的實力幾斤幾兩來的ㄟ!),這樣作為一個「辦教育的人」,我覺得妳的品格有問題。
3.「巨大膨脹的靈性自我:覺得自己最特別」
典型的權威者,就是覺得只有自己最屌,別人都很low,所以她的自我也很大,表現在外在,例如她的教學費開價就是很高,因為她就是覺得自己「超級特別」,該享有「最特別的待遇」,這完全是變相墊高自我還很優越,根本是「修行到走偏」,靈性自我比普通自我更可怕,因為會更堅硬、更具攻擊性。
她還和「好友們」或「台灣長年很紅的名師們」競爭,覺得自己收入的行情該開的比日本籍門徒雅修達和義大利籍門徒Shakura還要高,甚至叫我去打聽她好友們或奧修老門徒的名師例如雅修達在台灣的教學行情,就是要「很特別」。她還批評雅修達只是個治療師,治療師只是解決頭腦問題,不是去到生命本質,但雅修達的學生在台灣就是很多,學生都很尊敬她,且雅修達在台灣就是長年都很紅,我想請問:但妳呢?
人家雅修達在台灣的學員滿天下,此老師的合作單位卻是開一個死過一個,過去十年在台灣,此師至少有四個主辦單位,在台最後幾年也有兩個固定配合的翻譯H和A。但在和我合作時,她滿口都是過去主辦單位們的不好,甚至把開課功臣的其中一位翻譯A,都批評上一番,叫我重找新人,就連這兩年我新找來的翻譯R,也在去年底被她批判光,說翻譯R有什麼問題,叫我要換人,換人後繼續批評新任翻譯P,說翻譯P有什麼問題。
這些新舊任至少四個翻譯們,都花上幾十萬甚至百萬在進修身心靈課程,雖然金錢不能代表修為,但至少代表了自我成長的意願,她們不是庸人或俗人,都有把靜心品質帶進翻譯工作,但此師對她們毫不客氣,一個小事做不好、逆了她的鱗,她就是把翻譯們罵得很慘。
翻譯A在幾年前還上完她能量療癒培訓完整四階,是她的學生。
此師卻在兩年前批評翻譯A,叫我不要用她當翻譯。一個老師做成這樣?我真的很疑惑,妳把妳的學生當成什麼?
翻譯不是人嗎?她們正是把課開成的功臣之一,推廣您的靈性事業,今天妳卻這麼罵她們?妳的心中,可知「感恩」為何物?
我曾覺得我可以免疫,因為我是開課功臣。
我曾天真的覺得,她批光過去的主辦單位們、翻譯們,包括現任兩任翻譯,可以不用輪到我。
但我錯了,我發現一個骨子裡就是覺得自己最厲害的人,可以這樣批光曾經幫助過她的所有工作團隊的人們,找到機會也會批光我,我很震驚和痛徹心扉的看到此師:忘恩負義,沒有德性。

4.「不斷批評同為靈性老師的同行們:沒有德行」
這點是我覺得最爆、最雷的,對把她課開成的恩人們,她完全沒有半分尊重,只有批評,甚至批評其他靈性老師的同行,拿對方20年前的行為來說嘴。我真的很不解,都20年了ㄟ!人都會變,妳卻咬住別人20年前的行為來批評,您的意識是修到哪裡去了?
她都敢批評雅修達了,但她繼續攻擊的同行們例如欽騰、欣友、Sarita,現在都是學員滿世界,是的,這些老師在世界其他地方都比這個老師吃的開,在台灣也有「長期穩定配合」的主辦單位,但妳呢?怎麼不檢討自己為何會吃不開?怎麼一直換主辦單位?
20年前妳覺得不如妳的人,現在都發展的比妳好N百倍,正是因為妳背後都在造業,妳恐懼太重、自我太強,一直不斷的在背後「背叛」別人,都在批評別人哪裡不好、對別人捅刀,這樣當老師,妳覺得妳能有市場活下去嗎?愛是拿來實踐的,我真的看不到妳有實踐出什麼愛來普及同行!我看不到妳的知行合一!口口聲聲說要來教我們愛,但妳卻是這樣在對待妳的工作團隊們,對待同為奧修老門徒的同行!
妳所有的對外態度,就是妳的真實實修,而妳的實修如此,我覺得這不是我要找的「老師」。
妳不是一個真正的老師。
5.「不斷批評合夥主辦單位如我:沒有尊重、沒有愛、沒有平等
我承辦任何一個台灣老師的課程,總收入扣除總成本與交給政府的稅金,若有利潤都是我和老師對等的對分,我覺得非常的被尊重。比如說吳璧人老師很有名,但她從來不會不尊重我。
當我要求用這種對等的方式分錢,這位A老師就是一直咄咄逼人的問我憑什麼跟她對等?但她開課兩年,百分之九十五的學員是因為信任我的推薦,沒有一個是看到她的名字所以來的。我只想問,妳靠我的號召力賺錢,還不准我跟妳對等,不知妳是腦子哪裡有洞可以覺得全天下只剩下妳最行?如果妳那麼行,為什麼現在台灣中國都沒有人願意再跟妳合作呢?只會批判別人,從不反省自己。妳的德行,到底在哪裡?
正是因為吳璧人老師和這位A老師對待「主辦單位如我」的態度有如雲泥之別,所以我在今年終於醒過來了,一個人教學再有實力,我想要先看你怎麼當一個人,用什麼態度在對待幫妳推廣靈性事業的妳的工作團隊,若今天妳對外對待學員們是寶,對待主辦單位如婢女與雜草,我只想說妳滾出台灣吧,別來隨便踐踏台灣人並且把我們台灣團隊對妳的付出當作理所當然,妳一點也不值得,這就是我的真心話!!
本來我都不想要講這些,因為這些是我個人選擇成為主辦方,我自己的學習,但這位老師跟我拆夥後,將我退出我幫她建的所有團體群組,也超級沒品的去煽動學員來攻擊我、說我的不是,完全沒品,我終於火大了!現在,我只想要把一切的真實全都曝光在陽光底下,讓自然之道去判斷,我講的是真是假,跟這個老師接觸過的人,自己都感覺得出來。
這位老師批評我的角色還不夠,她還會對我個人進行攻擊:
比如說她攻擊我用個人魅力招生或創業,攻擊我有明星光環是滋養個人自我;
她攻擊我在臉書上都寫自己的事情,說我很「自我」。和她合作其間,我臉書單篇按讚數只有170多,和她拆夥後,我的力量出來了,我臉書單篇按讚數衝到一篇最高有840多,很多臉友會追我的文,會來感謝我的無私分享,台灣、馬來西亞、香港等地的臉友全都這麼回饋我,大家看到我的愛,只有這個老師說我「妳的臉書很自我」。
諸多誇張事情我不想再寫,一個權威者,就是她才能好棒棒,妳要跟她一起好棒棒?做夢吧。
她批評我,當然也會批評過去在台灣,承辦這個老師課程的單位們,大家怎麼逃得掉呢?就她一個人好棒棒。
過去承辦她課的至少有四個主辦單位,最後全都跟她撕破臉,包括中國大陸的兩個以上的主辦方。我看到:她沒有穩定長久跟誰配合的能力。
兩年前她再來台灣,這四個主辦單位還有兩個在台灣經營,我去信詢問,這兩個台北與高雄奧修中心的負責人,完全不想要再和我一起承辦她的課程,這老師說是我說謊,我當時很菜,也很驚嚇,透過翻譯R去跟其中一個台北主辦方確認,這個主辦方就是沒有下文回復是否要辦此老師的課,我當時很菜、很自以為是的覺得我找到一個好老師,是這中心負責人不懂這老師的好,但這中心負責人,當年把這老師的所有課程都上過了。是的,課全上過了,兩年前不願意再主動回復我是否一起來承辦這老師的課。
沒有人,是白癡。(她常常罵人白癡,也曾用很差的態度罵我白癡)
妳是什麼樣,相處久了,就見真章。尤其我們都是幕後工作人員,會看見妳是如何當一個人。
在我接手她的課程以前,她有過兩個長期合作的翻譯,一個打死不願意再翻此師的課程,是吾友H,或有意願翻的如翻譯A,但此師說這翻譯A有什麼什麼問題,不予合作,即使當初這個翻譯A來救火撐場,是沒有人願意當此師的課程翻譯。
6.「私底下批評來上課的學員們哪裡有問題:沒有尊重、沒有愛、沒有平等」
一個老師,會批評同行們、和她合作的翻譯們,也會批評主辦單位們包括現役主辦單位,妳覺得她會批評她的學員嗎?學員就是她的財神,但你想,學員們逃得過嗎?
她私底下常在批評別人,而且是用靈性言語和概念進行批評,說來說去別人都有問題,用她的靈性言語分析別人,現在想來,我只覺得毛骨悚然。
她甚至會在我面前說這兩年從我這裡參加她工作坊的學員們,誰誰哪裡有問題,她批評我的好友、批評我的熟客,就是這樣把這兩年來參加她課的學員,把大家一個個在背後給批評光了,原來:沒有人可以免疫。在別人背後說嘴,就這一點,她「背叛」了非常多的人。
真心請問,這種人配當老師嗎?
我覺得妳不配,這就是我的真心話。妳的自我大到沒有藥醫了,這是通靈最忌諱的「病」。
我想問,妳的師德在哪裡?德國人沒有教過妳「尊重」要怎麼寫嗎?
德國人不把學生當人看嗎?
7.「權威變成了一種病:什麼都是她對」
這位A老師,我承辦她課程到最後的感覺就是一直頤指氣使、咄咄逼人,檯面上對學生展現出愛和專業,檯面下對工作人員包括主辦單位沒有任何的愛。
許多學員上過她的課後不願再來,私底下跟我講這個老師有讓她們覺得不OK的東西,我懂了:妳的本質如何,沒靜心過的學員都感覺得出來,人就是自己的老師,別再用靈性的概念對別人說教然後企圖攻擊別人了,沒有人是白癡,多年奧修門徒也不能代表任何東西。
她曾說過讓我非常驚嚇的話,她說她觀察我在奧修浦那社區都不做白袍靜心,她說這個靜心是奧修靜心的精髓,「她要視我的回答來檢視我有沒有承辦『奧修團體』的資格」。
奧修對門徒的要求,就是每天做靜心,去做妳喜歡的靜心,奧修從來沒有說過「若不做白袍靜心,妳不是門徒或妳沒有資格承辦團體」,所以當這個老師噴出這句話,我很震驚,我也真正認清現實:妳的自我,巨大到沒有藥醫了,妳甚至可以代言奧修師父,但妳憑什麼?妳又沒有成道。
她過去有跟在奧修身邊,但不能拿這個來顯示她比我們認合人都更愛奧修、代言奧修,這是一種幼稚,然後用這個攻擊新進門徒如我或其他人,說她更了解奧修精神,這真的是頭腦上的阿達,且非常不尊重人。想要做靈性事業,先從如何尊重別人開始學起可以嗎?
我不承辦這個老師的課程後,有幾個學員自己去幫她籌組了培訓課的二階,並覺得她是天師啊,邀請她再來台灣。
有學員上過她的「二階‧復活」後跑來跟我說,她去上了二階後,一直覺得這當中的能量很奇怪,當中的奇怪,那種拉鋸戰和十里迷霧的感覺她講不出來,看到我這篇聲明後她懂了,終於清楚了。是啊!妳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都感覺得到,真的沒有人是白癡,您常常覺得別人都是白癡,但自我最高、該自我反省的,其實一直都是您啊!台灣網路有一句「什麼什麼業障重」,我誠心的覺得那就是在說您啊!
此老師在課堂上說著連螞蟻都不會打死,說殺死動物會有恐懼殘留在動物身體內,對人體不好,說她很愛生命和動物,所以她批評吃葷的人,強調她自己吃素(又抽菸)。是的您沒看錯,是抽菸,她有菸癮。
菸癮是一個人內在無法表達出來的暴力,這是奧修親口說的,當妳吃素又抽菸,請問妳會比學員更崇高嗎?更有資格朝外開槍說學員們哪裡又哪裡有問題嗎?若真有謙卑,何不先看看自己?人不是完美的,連自己的不完美都不看,妳,到底用什麼資本站在台上教別人提升靈性?
我曾覺得「她專業很厲害,她就是一個好老師」,但我發現我錯得離譜,因為妳,沒有師德。
有次團體,我和她發生口角,她就突然在我休息時走來和我說:「如果妳盜用我上課的點子去教妳的個人工作坊,妳將會承擔這樣偷盜的業力後果到妳自身。」
我當時非常驚嚇,因為我帶領自己的金錢工作坊只有兩到四個小時,一年只辦兩次,她為何會這樣跟我說?還覺得要防我偷她的教課點子?
我當時教金錢工作坊是因為我的創業實戰,讓我覺得這個東西很重要,我的教課架構也是來自我自己融會貫通的經驗,有一個練習我取自我金錢課的老師阿南朵,參加A老師的課,我也沒有想過要學她的教課架構用在我的工作坊當中。
我帶著這樣的疑惑,直到我見到台灣的劉慧君,劉慧君的課程,即使是一個早上只有三小時,每次都是30-50人以上到爆場,我從來沒有看過台灣有這種實力派的老師,也確實她魅力與意識都非凡,讓我折服不已。
有次她請我去講天賦自由,我問她,我覺得她好謙卑,好不像一個老師,對於做一個老師?她怎麼想?
劉慧君就笑著說,她從不把自己當老師,也希望自己可以趕快不要教課了,回家去躺,我瞪大眼睛,她是台灣身心靈圈的網紅ㄟ!她說她希望每個學生都比她更厲害,是學生回來教她,不是她一直在台上教,她真正想做的就是有一天不要再教課,要叫我閨蜜廖文君或像我這樣的年輕人站在第一線,她就可以退休。
我覺得她像透明一樣給出一切她的智慧和所學,我就把A老師跟我講的話跟慧君說,我說有老師這麼害怕學生偷她課的點子嗎?因為我在劉慧君這裡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版本,劉慧君巴不得我們學盡她的真傳,她巴不得我們這些學生比她更厲害,她完全沒有老師或權威的架子被冒犯,所以她這麼有魅力!課都不用招生,場場爆滿!
劉慧君聽到A老師的話,突然有點正經的說,說出這樣話的人,不是一個老師,妳比她還要成熟。我才恍然大悟,也真的失望透頂,曾經我這麼付出的A老師,心量竟然如此狹小、恐懼,也真的讓我看到,「靈性教學」就是此師賴以為生的專業,她害怕別人做得比她好、恐懼學生偷學她的東西,因為她的收入來源只有一個:教課。
但我的真實狀況是,我有「多元賺錢收入」,光是一年給個案的收入已讓我不愁吃穿,更何況加上寶石,教課的收入對我來說是我總收入中一咪咪而已,我完全不需靠教課為生,但這個老師完全沒有「多元收入」或「多元賺錢才能」,她當然要恐懼「學生用她的教課架構」。
8.「批判會燒光您所有一切:不知感恩」
當學員,只會看到老師的好。
當主辦單位,會活生生血淋淋的看到他如何當一個「人」。
這種知行不合一的人,我不願再浪費任何時間心力為其辦課,好心幫她賺錢、推廣她的工作,她覺得超級理所當然,而且嫌學生太少,所以她的團體人數從25人一路下降到19人,再下降到一班只有7人,都是因為如實反射她的本質:「東批西批,南嫌北嫌,學生人數就是越嫌就是越少」,當我不符合她的意,她就是用過去她合作過不愉快的其他主辦方對她不好的經驗拿來投射我,說我的不是。
這種沒有能力放下過去、看見現實,也沒有能力去尊重善待合作夥伴的老師,我不會再辦這樣的人的課。
所以妳的靈性事業起不起來,合作單位一個死過又一個,無法長久,正是反映妳老是批評別人。批評過去妳的主辦單位們、批評過去妳的翻譯們、批評妳的同行們、批評臉書創辦人,我只想說:帶著恐懼一直對外放箭批評,認為只有自己好棒棒,只會業報還諸己身
真正匱乏的人,才會嘴上一直說她要來分享豐盛和愛,覺得她都是來教導別人愛,貶低別人都不懂得愛。
如果這不是靈性自我,什麼才叫做靈性自我?
很多靈性老師或想把靈性教課當事業的,會在印度浦那社區固定的教課,因為那裡的學員來自世界各地,只要妳解決了學員的問題,說不准這個學員在墨西哥開中心、在美國開中心、在中國當主辦單位,學員就會請妳去她的國家講課,還會把學員招好整碗端給妳,妳只需要在浦那「等待大戶上鉤」。
今年我的荷蘭室友跟我說,他去希臘奧修社區工作,看見那裡的負責人,很想到中國賺錢,也如願到中國開靈性課賺了大錢,去開了一次課,就賺到了終身都不用再賺的金額。我的室友跟我說,他不喜歡看到大家在玩弄金錢權力力量,而我知道現在很多外國老師想要錢進中國市場,也會把台灣當作跳板,在浦那等待「華人臉孔講中文的學員」的老師,很多,解決了你的問題,你就會請他去中國,或有機會進入中國市場,然後就會靈性事業水漲船高。
這個老師,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有機會去到其他國家開課。我發現不是她真有那麼了不起,我反而要看:妳去到這個國家,辦課是否會永續?如果妳真的可以橫行全世界的話。
台灣人的自我價值本來就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低,這反映我們負擔全世界前三高的房價,因為內在覺得自己不值,所以一個老師要再台灣斷斷續續來十年,只要有點實力,不是難事。
只是我看到她連對待台灣人都是這樣,種族歧視是很low的東西,靈性自我去貶低別人更是low,合作過後,我真心覺得:鬼門要開的時候,還是請您趕快回家吧,您這樣出來嚇別人,是造業啊!
------------------------------


今天我會寫這一篇是因為,當初承辦這位老師的個案,我只比照奧修生命之道收500元的場地費,其他費用都是她的實賺實拿,在拆夥時我已經全結清和她所有的帳款,因為她追款就是咄咄逼人到仿如黑道追債,而且對於個案超時都是她親自開價覺得該再收多少,再告知我,她一向追錢追很緊,對錢斤斤計較,然後口中說她很豐盛。
這位老師今年四月突然喊卡說不開課,讓我去賠違約金並且賴帳推卸責任,說預定的場地或飯店費要賠償,都是我說謊、謊報違約金,讓我去支付違約金,合作到最後,什麼都是她對,主辦單位如我就是錯的,對於像這樣有被害妄想症的「人」,我最後只覺得仿如瘟疫。
拆夥過後四個月,她卻來信說我沒有把最後一次她給個案超時的個案費給她,說我從來沒有給過,讓我覺得非常傻眼,當初超時個案費她算的好好的,也已經都匯給她,現在卻來跟我要錢且說我沒匯?是哪裡有病嗎?
我在此嚴正聲明,我和這位老師的合作已經結束,也不願再和她有任何牽扯,或因此被進行攻擊或批判。
正面來批判我的人,我將會蒐證並對妳進行法律告訴,沒有人可以隨意如此侮辱我,不尊重我的人,我也不會再對妳客氣。尊重怎麼寫,我們可以法院上見。
要聽她一面之詞的學員們,請去跟隨她,但是不要再拿她的任何說詞來跟我討論。她的顛倒是非黑白的功力我這兩年已經領受過了,沒有的說成有,有的說成沒有。
明明她擅自切斷合作承諾不要開課,有飯店違約金要賠償,她卻說是我說謊,實際上是我留在台灣賠償飯店違約金,她自己跑回歐洲去,推諉卸責;
當初行銷她的課程,她要用臉書宣傳,卻私底下看不起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蔔,我說現在臉書自然觸擊率是2%,一篇貼文出去,100個人只有2個人會看見,所以要買廣告,她卻說我在愚弄她,又是我說謊。對啊!都是我說謊、我不對,但妳呢?飲水不思源,要用臉書又靠么臉書,又不願意來了解臉書,都妳最行,妳這麼行,怎麼不自己去宣傳妳自己的課程?還要靠我們主辦單位們?還要靠臉書?
對於承辦她的課,我已付出全力,我值得也需要被尊重,而不是今天台灣人老是捧歐洲人懶趴,然後覺得都是自家人的不好,我們的自我價值可以提升嗎?我們的幸福可以腳踏實地靠自己了嗎?
現在去看:最有問題的,其實一直是妳。
也許對於通靈這門專業,妳是滿分。
但是對於人際關係、對於愛、對於尊重、對於謙卑,妳完全零分。
一個老師來台灣斷斷續續教課超過十年,可以一直說主辦單位們都拿她當搖錢樹,說她被利用、被害,這是她自己要檢討的「為何一直在被害妄想」,我就不奉陪了。靈修修到如此,我覺得是修到了一場空。
但她自我巨大,我怕我怎麼說,她都會繼續用靈性言語攻擊我,這種修為,我就不奉陪我寶貴的時間和注意力了,還是祝您早日飛升上神。
這篇寫完後,我覺得我把真相曝光在陽光下,療癒了我,這種沉重扭曲的鬼故事,不用再背負在身上,終於可以落幕了。就從朋友那裡聽到「二階‧復活」負責收錢的某學員,明明收了錢給這老師,這老師卻一直說錢有少,叫這個學員交出來。
這個學員堅持沒有少錢,此師堅持有少錢。事後才來認錯,說她之前從這裡面抽了一些錢出來用,金額是對的,去跟這個男學員賠罪。(男學員才有這個待遇喔,女性工作人員去只會慘死而已喔)
發生事情,她先檢討的,永遠都是別人,不是自己。今天聽到這麼歡樂的故事,我覺得這兩年「遇到鬼」也可以落幕了,她老是批評別人業力很重,我覺得倒是您自己業障最重啊。
選擇繼續跟她一路、認為她是天師的各位,我在此跟各位祝福與道別。感謝我們在這個事件中曾經創造的,而今我負起我個人從中的責任。

  • devaaleema7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4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815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