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August 23,2017

《Star Trek》、《攻殼機動隊》、《銃夢》,《正子人》與《銀翼殺手》

在俺看過的少數幾集《Star Trek》影集當中(不是俺不喜歡這系列影集,只是有諸多現實因素,所以看得不多),有一幕印象深刻:在某個情節裡,人形機器人百科(Data)牙一咬頭一歪,宣稱自己關閉了「情感晶片」。

身為人形機器人,百科對人類情感十分好奇,在後來被植入「情感晶片」後,開始出現各種情感(尤其是幽默感)。創作《Star Trek》系列的Eugene Wesley Roddenberry認為,百科這個角色會因此越來越有人性,但無法成為完全的人類。

...繼續閱讀

June 14,2017

為什麼叫《推理鬼話》和為什麼不叫《推理鬼話》(改書名啦)

幾個月前,俺曾在自己的部落格【臥斧‧累漬物】貼過一篇名為〈2017年,《推理鬼話》(書名暫定)〉的雜寫。

那篇雜寫講的主要是兩個俺先前和友人討論及從自身經驗裡想到的寫作題材,在2016年初與其他單位聊到合作可能時,意外地發現可以把那兩個題材與合作單位提供的援助組合在一起,寫成一系列短篇。彼時正在處理俺上一本長篇小說《抵達夢土通知我》、同時也幫俺與合作單位牽線的衛城總編輯瑞琳聽了俺的想法,很直接地就叫俺動工。

2016年12月底,俺完成七篇短篇的初稿,一個月後,在部落格寫了那篇雜寫。

...繼續閱讀

wolfhsu 發表於 樂多0:00回應(0)引用(0) │標籤:推理,FIX

January 25,2017

表達謝意的方式

2017/01/21在高雄三餘書店做新書座談時,被問及在自己作品裡置入音樂曲目的原因。

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想起先前幾週接受《聯合文學》採訪時,也被問及類似的題目,採訪者還加問了另一個相關問題──因為《碎夢大道》、《抵達夢土通知我》二書的書名,用的都是英文歌的歌名,所以當時採訪者問:會不會用中文歌的歌名來替小說命名?

這真是說來話長。

...繼續閱讀

January 18,2017

2017年,《推理鬼話》(書名暫定)

吾友冬陽幾年前曾在某個場合中,提過一個故事構想:

某個推理作家寫了一本推理小說,結局指出凶手是某甲。推理作家把稿子交給出版社責任編輯,責編讀了之後認為不對,指出因為某些證據,所以凶手應該不是某甲,而是故事裡的另一個角色某乙。作家修改之後,責編將稿子交給主編,主編又讀出問題,認為從某些線索看來,凶手應該是第三個角色某丙。因為主編提出的癥結合情合理,於是作家再度修改,編輯都認為沒問題後,小說進入排版階段,結果負責排版的同仁指出作家及編輯都疏忽掉的漏洞,發現真凶應該是某丁。

然後這個故事一直沒寫。

...繼續閱讀

wolfhsu 發表於 樂多0:00回應(2)引用(0) │標籤:推理,創作

November 30,2016

俺是否盡責地敘述了死者的故事?

「偵探不是你的主角,壞蛋也不是。主角是死者。偵探的工作是替死者尋求正義。最優先、最重要的是:這是死者的故事。」

這是冷硬派推理大師羅斯‧麥唐諾(Ross Macdonald)說的。

身為一個說故事的人,俺必須承認俺每回寫比較有推理味道的故事時,想的不盡然是這回事。話說回來,麥唐諾這番話,也不見得適用於每個故事,即使只限定在有偵探和死者的推理小說也一樣。

...繼續閱讀

November 9,2016

在一個古怪的位置校稿

這週校完《抵達夢土通知我》的排版稿。

校排版稿實在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故事是自己寫的,當然熟悉,但換個排版方式,讀起來好像就是另一回事。橫排改直排、螢幕變紙頁,當然對閱讀感受都有影響──俺知道有些創作者或編輯在校稿時會刻意改變螢幕的字級,這不是想要「把字放大比較容易看清楚」,而是利用不同的呈現方式迫使自己用不同的角度重新閱讀自己已經很熟的稿子,才容易找出自己原來忽略的問題。

但有趣的是,俺在讀其他稿子時,感受不大一樣。

...繼續閱讀

wolfhsu 發表於 樂多0:00回應(2)引用(0) │標籤:抵達夢土通知我

October 26,2016

不要放棄自己的夢──從《燕尾蝶》到《抵達夢土通知我》

1996年,岩井俊二執導的《燕尾蝶》(スワロウテイル)上映。

俺那時沒看過岩井俊二前一年的賣座電影《情書》(Love Letter)──事實上二十年後的現在俺還是沒看,原因不明──倒是一注意到《燕尾蝶》上映,還沒搞清楚這戲在說啥就決定走進戲院,原因同樣不明。

結果《燕尾蝶》太好看了。隔了一陣子,二輪戲院播放本片,俺又重看;而且因為二輪戲院不清場,所以俺連看了兩次,一傢伙耗掉五個小時。

...繼續閱讀

June 29,2016

小時候有讀,長大還是可以讀哦

最近一方面因為出版新書的緣故,所以獲得一些邀訪及舉辦講座的機會;二方面因為正在修改預計10月份要出版的長篇小說,所以一邊閱讀編輯寄來的詳細意見、一邊對照自己原來寫好的橋段,想好該怎麼修改後,通篇重頭改起;三方面因為參與了一個自認十分有意義的合作計劃,得寫出一系列短篇,所以時時處於翻找資料及擬定大綱的過程當中。

當然,還有每週固定要寫的隨筆感想和極短篇。

總而言之,公餘時間,俺幾乎都在做與寫作相關的事。

...繼續閱讀

June 8,2016

學習怎麼當個更好的人──《硬漢有時軟軟的》出版始末

俺其實沒想過《硬漢有時軟軟的》會出版。

2014年初,俺接到「娛樂重擊」網站的邀約,開始以每週一篇的頻率寫專欄。彼時不知道專欄會寫多久(或者邀約時提過,但俺沒能記住),不過每週一篇需要寫得夠快,俺又希望如果有讀者願意每週都讀的話,能夠從中讀出某種脈絡,所以預先擬好了大約二十個要寫的題目,每個都從前一篇提及的內容當中岔出來行走,並且先寫好了四篇左右積稿。

「硬漢有時軟軟的」專欄,如此開始。

...繼續閱讀

September 23,2015

同您一起作夢──關於 2015 華文朗讀節的朗讀內容

這個週六,俺會出席今年「華文朗讀節」當中的一場「城市朗讀」專題。

剛接到邀約時,俺有點猶豫。去年(2014)四月分,俺的長篇《碎夢大道》剛出版的時候,在永樂座書店辦過一次朗讀活動,是當時永樂座的系列朗讀活動之一,也等於是新書發表的相關活動之一。那時其實預計要在今年四月分出版《碎夢大道》的續作,不過發生了一些狀況,這個計劃在照原定進度走了約莫 1/3 左右就暫且擱下。最近終於有了時間重訂進度繼續,在年底之前可以寫完(出版時間未定),這時要去朗讀,重點好像仍是《碎夢大道》,好像有點冷飯熱炒。

其實對讀者而言,沒讀過的書都算是新書,這俺明白;「冷飯熱炒」的感受完全是因俺對自己還沒寫完新長篇的不爽牽拖出來的感受。但想到這事之後,俺緊接著又想到其他事情。

...繼續閱讀

 [1]  [2]  [3]  [4]  [5]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