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anuary 25,2017

表達謝意的方式

2017/01/21在高雄三餘書店做新書座談時,被問及在自己作品裡置入音樂曲目的原因。

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想起先前幾週接受《聯合文學》採訪時,也被問及類似的題目,採訪者還加問了另一個相關問題──因為《碎夢大道》、《抵達夢土通知我》二書的書名,用的都是英文歌的歌名,所以當時採訪者問:會不會用中文歌的歌名來替小說命名?

這真是說來話長。

...繼續閱讀

January 20,2017

安慰機器 其九

Posted by wolfhsu at 0:00回應(0)引用(0) │標籤:極短篇

January 18,2017

2017年,《推理鬼話》(書名暫定)

吾友冬陽幾年前曾在某個場合中,提過一個故事構想:

某個推理作家寫了一本推理小說,結局指出凶手是某甲。推理作家把稿子交給出版社責任編輯,責編讀了之後認為不對,指出因為某些證據,所以凶手應該不是某甲,而是故事裡的另一個角色某乙。作家修改之後,責編將稿子交給主編,主編又讀出問題,認為從某些線索看來,凶手應該是第三個角色某丙。因為主編提出的癥結合情合理,於是作家再度修改,編輯都認為沒問題後,小說進入排版階段,結果負責排版的同仁指出作家及編輯都疏忽掉的漏洞,發現真凶應該是某丁。

然後這個故事一直沒寫。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0:00回應(2)引用(0) │標籤:推理,創作

January 13,2017

超人 其七十四

Posted by wolfhsu at 0:00回應(0)引用(0) │標籤:極短篇

January 11,2017

出版人應當與讀者擁有的真正聯繫

前陣子收到一封讓俺意外的信。

讓俺意外的原因不是信件的內容──那是一封請求授權的信,與先前收到的同類信件相仿,大抵就是編者讀到俺在某處發表的文章,覺得該文適合收入目前正在編輯的一本書裡,所以寫信詢問授權,可能會有稿酬,也可能沒有──總而言之,那封信的內容客氣、仔細地講了這些,說明如果俺同意,就會再寄正式的授權文件予俺簽核。

之所以意外,是該篇文章與該家出版社與俺過往經驗大不相同。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0:00回應(0)引用(0) │標籤:閱讀,出版

January 6,2017

Posted by wolfhsu at 0:00回應(0)引用(0) │標籤:極短篇

January 4,2017

把特效電影的情節,變成哀傷惆悵的寓言──《狂暴年代》及閱讀的必要

讀《狂暴年代》(The Violent Century)的時候,覺得這實在是個很適合改編成電影的故事。但讀《狂暴年代》的時候,也覺得這八成是部改編成電影之後會減損大量原著內涵的故事。

俺並不是認為改編自小說的電影一定不如小說。電影與文字是不同的故事載體,表現的方式各有優點,倘若故事改編自小說,那麼編劇及導演得知道如何善用電影表現的優勢來重新敘述故事,是故在改編過程當中,可能需要增刪某些角色或情節,甚至可能置換故事的原有主題。

改編得宜,那麼觀眾就會看到一部好電影,與原著相較應當各具亮點;改編不當,就算再怎麼「忠於原著」,仍會是部不及格的電影。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0:00回應(0)引用(0) │標籤:狂暴年代,the violent century,Lavie Tidhar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