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6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ne 27,2007

070620:從童話裡的失落情節,學習現實中的擁有姿態。

070620_JohnConnolly.jpg長久以來,俺對「童話」似乎總有些無法諒解的姿態。

俺所謂的「童話」,指的不是目前專為兒童們創作的童書繪本,而是長久以來在民間流傳、而後被一再簡化、壓平、填塞進制約模式與「皆大歡喜」結局或者文以載道「故事小啟發」之類東西的作品。這些作品有的原來是可以容納許多解讀空間的精采寓言,有的是包裹著許多人生經驗及成長告誡的恐怖傳奇,但為了把它們變成普通級的小朋友也可以讀的故事,所以這些作品常被修改得亂七八糟,原意盡失,有些時候,甚至還會產生某種偏差價值觀,讓閱讀的孩子們,愈來愈偏離現實的世界。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0:42回應(0)引用(1)

June 26,2007

累漬象限‧二‧一:志明與春嬌

lazy_010420_01.jpg

她很清楚他對自己有意思。

 

在同一棟辦公大樓上班,他和她常會相遇。上班和下班的時間接近,他們常有機會坐同一班電梯。他習慣把自己安排在靠近樓層按鈕的地方,替所有人把門按開按關。有幾個同事說這是在新世紀來臨之際已然隨著舊世紀一併淪亡的紳士風度,但她只覺得是多管閒事──她寧可自己按也不要別人代勞,感覺很奇怪。似乎生活裡頭有某個什麼是她沒法子控制的一樣。


這天主管發下一個任務,把聯絡窗口的資料派給她,要她洽談一件合作案。她發了封電子郵件給這個聯絡人,突然發現聯絡人名片上的公司地址,就在同一棟大樓的不同樓層。到了見面洽商的那日,她才知道原來這個聯絡人就是他。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0:23回應(0)引用(0)

June 24,2007

一句‧070624

那彎弧線劃過陰霾,光,於是滲了進來。

Posted by wolfhsu at 23:01回應(0)引用(0)

June 20,2007

070613:惡土之上的眾生樣貌

070613_AnnieProulx.jpg可能有不少客倌會因為李安導演的關係,進而認識安妮‧普露(Annie Proulx)這位作家;當然,這些客倌也有可能因為李安導演的關係,所以不大喜歡安妮‧普露的作品。

原因無他:安妮‧普露近幾年被引進台灣的最有名作品,就是被李安改編搬上大銀幕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選自普露短篇小說集《Close Range》當中的同名作品,本書的中譯版本在李安以《斷背山》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前後出版,自然吸引讀者的目光;但,普露的原著與李安的電影雖然故事相差不大,但呈現出來的氛圍卻大相逕庭,先看電影再讀原著的話,絕對會感受到巨大的落差。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0:04回應(4)引用(0)

June 18,2007

累漬象限‧一‧十五:暫停其三

lazy_010419_01.jpg

她伸手握住門把,門輕巧無聲地打開了。

 

情趣用品店裡頭居然有個暗門,裡頭到底有什麼玄機?在把門推開的時候她如此想著。自己對開在自個兒住處樓下的這家店一直抱有神奇的幻想,不知道所謂的「情趣用品店」裡頭都陳列了些什麼寶貝?今兒個鼓起勇氣進來一看,卻是大失所望。店裡的商品她幾乎都在藝品店或者夜市裡頭看過了,根本沒什麼特別的──直到她發現了這個暗門。

 

一走進暗門,她不禁迷惑地瞇起眼睛。

 

就算沒有一眼望不盡、出乎意外、目不暇給的各種情趣用品,至少也不該是眼前的這種景況──她進門之後,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空間。沒有天花板、沒有牆;除了自己很實在地踏在潔白得無法正視的地板上之外,這個房間看不到任何邊際。向四面八方望去,突然發現在遠處的空茫裡有兩個人影;仔細一瞧,那居然是自己的兩個男友。怪了,他們怎麼會一起出現在這裡?她茫然地回頭想找找那個暗門入口,發現自己身後什麼都沒有。

 歡迎光臨累漬象限。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22:14回應(0)引用(0)

June 17,2007

累漬象限‧一‧十四:暫停其二

lazy_010417_01.jpg

他試著推了推門;門沒鎖。

 

他每天都習慣在樓下自己居住那個單位的廚房流理臺上豎著耳朵傾聽上層傳來的吁吁嬌喘,但從沒想過要上樓一探究竟。上面這個單位住的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偷情的外遇還是穩定發展的戀情,他一概不知道。事實上,他也不打算去知道;只要他在流理臺就位、翻著寫真集的時候,上頭可以準時傳來翻雲覆雨的音效幫助他放鬆自己,那麼上層住了什麼人,與他有什麼相干呢?

 

他走進房裡的剎那,疑惑地揉了揉眼睛。

 

本來預期的情況,就算沒有迷人的暗香浮動、半掩的誘惑門扉,好歹也要是個同他住處格局相去不遠的居住單位。但他進門之後,發現眼前沒梁沒柱沒牆沒壁,居然是一片空曠。他回頭看看入口,發現身後什麼都沒有。他轉回頭極目向遠處望去,發現遠遠的空茫裡還有兩個人影:一個是他的女友,另一個是住在對門的鄰居。他們怎麼也在這裡?這裡是哪裡?自家樓上怎麼會有這種地方?

 歡迎光臨累漬象限。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14:34回應(0)引用(0)

June 16,2007

累漬象限‧一‧十三:暫停其一

lazy_010416_01.jpg

他撥開帳蓬帆布門簾走了進去。

 

這地方原來應該是小公園裡的涼亭,現在變成一頂破帳篷;他本來以為涼亭被蓋在搭帳蓬的帆布底下,但走進來一瞧卻嚇了一跳。帳蓬裡的空間看來沒有邊際,別說是涼亭了,這個空間根本連支柱子都看不見。怎麼會這樣?他轉身瞧瞧自己方才進來的入口,發現身後什麼都沒有。

 歡迎來到累漬象限。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16:38回應(0)引用(0)

June 13,2007

070606:他看見的我看不見;但她,能否看見?

070606_京極夏彥.jpg《姑獲鳥之夏》實在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

有講這事,在小心不爆雷的前題下,可以從許多層面來聊;但最弔詭的事情就在這裡:其實京極夏彥幾乎在一開始就已經利用了京極堂這角色的長篇大論,把自己設定詭計的方式全攤在讀者面前了。

事實上,俺在替《姑獲鳥之夏》寫推薦文的時候,就已經先讀過一次新譯的列印稿了,不過書一出版,獨步馬上在第一時間很義氣地寄了書來,拿著實書的感覺十分不同,於是俺又讀了一回;俺想,也大概得在重新閱讀的時候,才可能一一發現,究竟京極夏彥在故事的一開始埋下了什麼樣的伏筆。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0:00回應(0)引用(3)

June 12,2007

一句‧07612

因為那個那麼不經意那麼美的剎那,一切都成為無庸置疑的值得。

Posted by wolfhsu at 16:42回應(0)引用(0)

June 10,2007

累漬象限‧一‧十二:倦怠症

lazy_010326_01.jpg

她推開情趣用品店的門。

 

有點兒重量的店門在她身後無聲地關上;大約是門後那種不知名的類油壓裝置以及勤於上油保養的鉸鍊發揮了作用。有些店家的門上頭會吊個風鈴小鐘之類的發響物件,只要有人一開門就會叮咚一聲,店長店員什麼的就會像在制約反應實驗裡流口水的狗一樣高喊「歡迎光臨」。不過這家情趣用品店並沒有這種裝置。也好,客人一進情趣用品店就聽見大音量的「歡迎光臨」是不是怪怪的?為什麼怪怪的?因為有點心虛嗎?走進情趣用品店有什麼好心虛的呢?不知道,凡事一扯上「性」不都會這樣?也許有人可以把這事情視做理所當然吧?

 也許吧。但她這時候是真的有點心虛的。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olfhsu at 14:16回應(0)引用(0)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