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2007 00:26

台獨科學家廖述宗

沒有諾貝爾的人生並不遺憾

台灣前輩畫家廖繼春之子廖述宗在出國深造第二年,就因熱中參與海外台灣人活動成為「黑名單」人士,之後終生致力於台獨運動。他在分子生物領域花了近五十年時間研究男性荷爾蒙,又在癌症、老人痴呆、糖尿病、禿頭、氣喘等新藥研發有意外收穫。他傳奇的一生,代表了某個受壓抑的世代,在台灣政治黑暗時期避居海外盡情演出……
和李遠哲有個畫家父親李澤藩一樣,中研院院士廖述宗也有一位畫家老爸廖繼春,加上兩人年歲相當,又都在化學領域發光發熱,常被拿來評比一番。不過,在美國留學時,廖述宗不僅積極活躍,而且以參與台獨、反國民黨著稱,「獨」幟鮮明,而對李遠哲「不參加台灣同鄉會」、「沒幫台灣講話」頗不以為然。美麗島事件發生後,廖述宗還在華盛頓郵報上與一三七位教授聯名刊登抗議國民黨政府的廣告,當時,他是極少數敢用「真名」連署的人。

引但丁名言勸李遠哲挺扁

雖然他不怎麼認同李遠哲在海外「獨善其身」,在科學領域也和李遠哲有點「瑜亮情結」,但兩人還是遠遠地惺惺相惜。二○○○年挺扁的國政顧問團成立前,二百多位學者和大學校長簽名施壓,希望時任中研院院長的李遠哲保持中立、不介入政治時,一度讓李遠哲遲疑該不該那麼直接表態挺扁,急壞了獨派人士,於是到美國搬救兵,找上了廖述宗幫忙勸進。

當時,廖述宗給李遠哲簡簡單單地寫了一封信,卻發揮了神奇的效果。除了開頭的稱呼「Dear 遠哲」和最後署名「廖述宗」外,內容只引用但丁的一句話:「如果在國家社會有難時,你還選擇保持中立,日後你將下到地獄最熱的地方……」。後來李遠哲站出來登高一呼,沒多提自己的心情轉折,倒是引用了但丁的這句名言。

廖述宗反國民黨之堅定、對台獨運動之熱中其來有自,不論是父系還是母系親戚,都有「受政治迫害」的成分,家中長輩的身教言教,自然而然成為他最深刻的「台獨教材」,造成他從小對國民黨沒什麼好感。但有幸生在廖家,給了廖述宗充足的養分自由發展,讓他在美國的據點成為醞釀台獨思想的沃土。連父親接受美國國務院資助赴美創作,暫住他家,父子二人深度思想交流也改變了父親的畫風,由具象逐漸轉變為抒情抽象。身為天字第一號獨派科學家,廖述宗的人生歷程與台灣始終脫不了關係。以下是訪談紀要:

問:在海外科學家中,你堪稱最「獨」,而且始終如一,家族中有特殊政治淵源?

「蔣介石偷走台灣人的錢」

答:我外祖父是工程師,曾在八田與一帶領下,參與嘉南大圳建設,他應該覺得日本人比國民黨對台灣有貢獻。

二舅林朝權在中國時和孫文、李宗仁很好,回台曾任國大代表,二二八事件發生若沒走肯定被捉,他逃往香港再進大陸,沒想到還是躲不過牢獄之災,被共產黨關了二十五年。之後被鄧小平特赦放出來,他又忍不住罵了一句:「中國這種政權不行!」馬上再回籠二年。出獄後,他語重心長告訴我們:「台灣不獨立不行!絕對不能給中國拿去。」

三舅林朝棨,在日本時代是有名的地質學家,發現八仙洞和十三行遺址,證明台灣的歷史比中國黃帝還久遠,我最喜歡跟著他去撿海螺。他因曾到中國做研究,回台後進不了台大地質系教書,就去台中師範任教,由於台中師範是二二八事件慘烈的戰場,學校師生常被迫停課觀看行刑處決,他曾親眼看見不少台灣精英在台中一中操場邊被槍斃。這種揮之不去的噩夢,讓他總對後生晚輩殷殷告誡:「這種政府一定要推翻!」

除了母親那邊的親戚,二伯廖繼成早年也曾任彰化銀行董事長,與國民黨有印象深刻的交手經驗。我從十四、五歲開始,就常聽二伯說國民黨如何巧取豪奪國家公產、強占銀行股權,尤其在四萬元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時,很多台灣人辛苦攢下藏在米缸裡的錢,都被國民黨正大光明給「偷」走了……。二伯說的,我長大才懂。《經濟學人》在一九八○年左右,曾經討論蔣介石到底偷了台灣多少錢?我記得答案是包括銀行存款和美援在內,至少兩兆元。

不想記二○六根骨頭,台大醫學系只讀三天

至於父親廖繼春,雖在師大任教,可是終其一生不肯加入國民黨。他是個藝術家,不批判時政,但崇尚自由,鼓勵學生思考,教畫時從不抓著學生的手作畫,很尊重每一個獨立個體的發展。他對學生都這樣了,對子女教養更是這樣。

問:你沒耳濡目染往藝術發展,反倒成了科學家?

答:其實不只我父親,我母親也經營「文藝社」,是個才女,出身台南,家世不錯,但因為父親完全不想錢的事,母親只好放棄興趣,傷腦筋理家。我兄弟姊妹沒人繼承父親衣缽以繪畫創作維生。

我大學本來考進台大農化系,大二時,大家都想轉進醫學系,在幾百個申請個案中,我是「唯二」轉系成功的人。但只讀了三天,就因為教授要我把人體的二○六根骨頭記起來,我覺得這種事叫電腦記就可以了,我不想把腦力花在記憶和背誦,所以去找當時的教務長錢思亮商量重回農化系。

問:你在芝加哥大學待了半世紀,為什麼?

答:其實我在台大農化所時,對種香菇很有興趣,因為光用水和藥品就可以種出品質很好的香菇,不必靠樹木或有機土壤,這項技術可以幫公司賺錢,所以一開始是申請伊利諾一家食品公司的獎學金而去美國。結果人到那兒後,對方才說種香菇的獲利太小,不太能賺錢,轉而要我去參加另一個大計畫,就是從伊利諾州的河水中去提煉抗生素。結果,我在實驗室裡做了三個月,完全做不出這個結果,心想這下子只能回台灣了。後來發現問題出在他們,我鼓起勇氣去跟實驗室主任說,他們少了一個動作,沒有量河水的酸鹼值,難怪得不出那樣的結果。

保住了「專業」信譽後,我順利申請到康乃爾大學獎學金,準備要做核酸研究。搬進校舍後,因為閒來無事,就想到附近以景色聞名的芝加哥大學校園逛逛,當時心想既然人都已經到了芝大,何不找個人來聊聊,於是就主動去拜訪芝大生物系主任,問了一下他們的情況。結果我才剛回到康乃爾宿舍十五分鐘,就接到芝大生物系主任的電話,請我第二天再去一趟。

我也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第二天一進他們專門研究癌症的實驗室,就有人把實驗衣往我身上一掛,我也莫名其妙跟著做了一天的實驗,直到下午四點喝茶時間,他們給了我一堆資料,說明天大家再研究。我一再表示我申請的是康乃爾大學的獎學金,但系主任卻幫我打電話去康乃爾大學把事情搞定,我就這麼誤打誤撞地進了芝加哥大學,而且一待就是五十年。

在芝大一待就是五十年

一個人最重要的兩個東西就是腦力和時間,我之所以從沒想過要換地方做研究,是我斤斤計較通勤的時間,希望能把握分秒投入研究。我在芝大,從家裡走路到實驗室只花三分鐘,我算過,如果一般人平均上下班約需花費二小時,那我這五十年來,至少就比別人「多出」十至十五年的時間做研究。

問:你被譽為是男性荷爾蒙研究的第一把交椅,但未能得到諾貝爾獎,會不會覺得遺憾?

答:人生的際遇真的很難講,如果我當初是進康乃爾大學,那個研究室在一九六八年就得到諾貝爾獎,比李遠哲得獎早了十八年。但在芝大也很好,除了研究男性荷爾蒙,我在膽固醇代謝受體的研究中,為了治療動脈硬化,也意外找到可以治療癌症、老人痴呆、糖尿病、禿頭、氣喘……等藥物。但是礙於學校是非營利機構,申請專利也不能量產販售,最後若干技術被學生帶走,拿去美國默克大藥廠生產新藥。後來經過我不斷鼓吹,一直到一九八○年代後期,芝大商學院才設立一個資本額三千萬元的創投公司ARCH,為我們的研究成果找出路,並由我負責募集一半資金,當時我回台灣找了台中一中時代的老同學梁國樹幫忙,他那時候在當交通銀行董事長,所以後來交銀就成了ARCH的股東。

能得諾貝爾獎對從事科學研究者是很好的肯定,但我因為研究膽固醇有那麼多意外收穫,解決人類難題,有沒有得獎就相對不那麼重要了。

問:你這麼專注做研究,怎麼還有時間在海外搞台獨?

答:「學術沒界限,學者有鄉土」,我認為台灣學生出國求學,應該好好集思廣益討論怎麼幫台灣的忙,所以同鄉會、獨派團體很多討論事情的場合,都發生在「廖家廚房」。我太太很了解海外學子思鄉之情,為解他們回不了家的鄉愁,認真去學包肉粽、捲潤餅、炸油條……,得到「肉粽嫂」、「潤餅嫂」的外號,籠絡了獨派分子的胃,為台灣獨立運動盡了很大心力。

多年來,我一直把「家庭」、「學問」和「台灣」當作我人生同等重要的三件事,我不參加專業協會,只參加有特別意義的會,因為我不喜歡「做頭」(當領袖),所以能夠省下很多時間來愛台灣。

(鄭功賢、林瑩秋、蔡靚萱採訪) 《財訊》308期

  • weichen1980 發表於樂多回應(19)引用(1)教會事務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86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470665
    引用列表:
    比價後更省錢! 一定 認識 一生 科學家
    比價後更省錢!一定 認識 一生 科學家比價【roodo】 at September 26,2014 22:44

    回應文章

    這是本教會的長輩。
    | 檢舉 | Posted by 曾韋禎 at November 13,2007 00:33
    原來林朝棨是他舅舅呀。
    | 檢舉 | Posted by Richter at November 13,2007 13:25

    謝謝

    透過曾兄的筆 又認識了一位愛台灣的優秀前輩
    | 檢舉 | Posted by E at November 13,2007 14:08
    1945年戰後,廖繼春離開住十多年的台南(長榮中學及戰前台南二中),回到家鄉台中(廖是豐原人),在台中師範美術科任教。

    林朝棨也從北京回台灣,沒錯一開始沒辦法進台大,所以也在台中師範。此時台中師範校長,也是剛從北京回台灣的鹿港人洪炎秋。

    但台中師範在228之後,被認為是叛亂起源地之一,於是被勒令全校師生全數解散,撤換校長,重新辦入學考試,重新招教員,於是這幾位只好離開台中。1947年省立師範學校(台師大)在台北高等學校校址招生,廖繼春就進去新創立的美術系,林朝檗、洪炎秋也進台大任教。
    | 檢舉 | Posted by Kai-shao at November 13,2007 17:31
    廖家在水扁兄做台北市長時,捐了幾幅廖繼春的畫作給台北市立美術館做館藏。就我所知就是廖家對水扁兄的支持上。
    | 檢舉 | Posted by Kai-shao at November 13,2007 17:34
    廖繼春剛從日本東京美術學校完成學業回台灣時,並沒有合適的工作,當年全台灣沒有大學、高等學校,只有台北師範及各地中學校,師資幾乎都被日本內地來台人士把持。

    後來是同為長老教會的林茂生博士,介紹廖繼春到台南長榮中學任教。1942年,廖繼春再轉到以台灣人為主的台南二中任教(戰後改名台南一中)。1945年終戰後,廖繼春因為台灣人身分且比較資深,被推為代理校長三個月,來劫收的中國人校長到職後,才離開台南回到故鄉。

    廖繼春先生住台南時,就租用台南著名的劉瑞山古厝大宅院裡,後院的幾個房間。此古厝主體今天還在,廖繼春有幾幅戰前的作品,畫的就是那宅院裡的風光,有空我整理一下會寫在我blog。

    http://www.laijohn.com/Laus/Lau,SSan/oldhouse/LauKChoan.htm

    劉瑞山家族也是台南極重要的長老教會家族,曾大力資助長榮中學、長榮女中、新樓病院的創立。
    | 檢舉 | Posted by Kai-shao at November 13,2007 17:44

    剛好前幾天我兩位美麗的秘書之一在問我廖繼春的事,剛好這一篇可以補上。
    另對於獨善其身一事,年歲越大,越能體會那是一種無力感的反應!
    | 檢舉 | Posted by 小鷹眼 at November 13,2007 18:11

    你可以叫他問我。

    同時感謝凱劭兄詳盡的補充。
    你真是台灣美術史活字典。
    | 檢舉 | Posted by 曾韋禎 at November 13,2007 18:59
    訪問稿中寫到,廖述宗母親是台南人,應該是記者筆誤,不至於有人會記錯媽媽娘家在哪裡。

    廖述宗先生的母親也是豐原人。廖家是戰前因在台南的學校任教,住台南18年。
    | 檢舉 | Posted by Kai-shao at November 13,2007 21:20

    聽過廖教授學術演講
    面對一群美籍學者學生 他的開場白竟是講述他自己的出身 並強調他自己堅定不移的臺獨立場 然後才開始演講
    身為唯一在場臺籍學生 聽到不禁動容
    | 檢舉 | Posted by 隱藏臺獨份子 at November 14,2007 02:03

    同為畫家也同為目睹國民黨迫害的族群,也一樣姓廖,怎麼這一家跟另一個捧馬的廖家後代差那麼多?
    | 檢舉 | Posted by 大盜 at November 14,2007 11:54

    廖述宗的媽媽是林瓊仙。
    廖述宗的外公是林慈,豐原人。
    他的舅舅們是林朝杰、林朝權、林朝棨、林朝業、林朝楚。
    | 檢舉 | Posted by 曾韋禎 at November 18,2007 23:51

    另有一文:

    永遠的廖教授─芝大生化教授廖述宗的故事─

    圖 / 文 楊遠薰

    廖述宗在六十年代即成為國際著名的生化學家,在八十年代組織「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ATPA)」,密切關懷台灣,可說是當時海外與島?民主人士接觸最多的一個人。在他的人生裡,研究科學與關懷台灣如同兩股交織的旋律,譜成整闕生命的樂章。

    一個五月天,與這位盛名的學者漫步在芝大校園,一路聽他講話,倒覺得他更像一個幽默的哲人。他說:「不要讀太多的書。一個人的腦子必須留點空間,才能創造思考。」

    他又說:「科學家們應當保持年輕的心與清新的頭腦,才能不斷有所發見。」對於「Discovery」一字,他堅持要譯成「發見」,不是「發現」。「因為Discovery是要用眼睛去看的。」他固執地說。


    陽光下,我側過頭,看到的是一張認真執著的臉。忽然間,感受到科學家們那股求真的熱忱。

    動盪中成長

    廖述宗的父親是著名的畫家廖繼春,自東京美術學校畢業後即回台灣,先在台南的長老教會學校教美術,後來執教於台南一中。廖述宗於1931年出生在台南,排行老三,下有四個弟妹。

    「小時候,媽媽在家開了一家『文藝社』,賣文具。家裡孩子多,又沒有請佣人,所以我從小就學會幫忙看店、做家事和照顧弟妹。」他說。

    因為乖,得人疼。他的三舅每次到台南安平勘察地質,就帶他一起去。「三舅有時會對我說些貝石的生態,該是我最早的科學啟蒙。」他回憶說。他的三舅是著名的地質學家林朝棨先生,曾經發現台東長濱八仙洞與淡水八里十三行等遺址。

    「小學三年級時,有一個日本老師叫星襄一,經常帶學生們到樹林裡上課,啟發了我對自然的喜愛。星襄一老師後來成為日本很有名的森林畫家。」他接著說:「童年時的一些生活經驗與成長時遭遇的戰爭動亂,影響著我對人生的許多看法。」

    1945年,他十四歲,時值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盟機轟炸台南,舉目所及,盡是殘垣斷瓦與流離失所的百姓,令他深深感到烽火無情。當時為了躲避空襲,他們全家亦疏散到員林鄉間,備嚐了生活的困頓與物質的匱乏。

    但隨著戰爭的結束,情況亦沒有好轉,他對政府交接時的一些混亂現象感到困惑。他說:「我們的房子被炸毀,沒有房子住,就借住在台南神學院一間屋頂有個大破洞的宿舍裡。父親那時是台南一中的代理校長,日本人走後,空下許多教職員宿舍,結果一些早來的外省人竟一間間地佔為己有。父親覺得這種做法很不應該,於是在家寫了二十幾張『台南一中校產』的大字條,帶著我到所有台南一中的宿舍一張張地張貼,才保住許多台南一中的校產。父親這種公私分明的作風,著實影響了我。」

    然後,國軍的到來更讓廖述宗敏銳的心靈受傷。他目睹一群群的軍人衣衫不整,身背鍋爐,手拿雨傘,如同散兵游勇,令他感到無限失望。後來又陸續聽到一些軍人強入民宅,搶奪東西,甚至強姦婦女、槍殺百姓等毫無法紀的事情,更讓他對中國政府缺乏好感。

    1946年,廖繼春到甫創立的台中師範學校擔任美術科主任,全家遂由台南搬到台中,廖述宗也也因此從台南一中轉學到台中一中。隔年即發生了二二八事件,帶給他難以抹滅的傷痕。

    他說:「台中一中旁是個舉辦全省運動會的大操場,當時成了槍殺人犯的大刑場。我最感到痛苦的是每次軍人要槍殺百姓,學校就強迫學生列隊站在操場邊看,實在很不人道。我每次回家都有嘔吐的感覺。那時,長期照顧父親的台大文學院院長林茂生博士以及父親的好友陳澄波先生都先後遇害,家裡也因此時時籠罩著一層陰影。」

    在一連串動盪環境下長大的廖述宗,顯得深思早熟。在學校裡,他的功課很好,人緣亦佳,同時是足球校隊的隊員。每天放學回家,還繞道第二市場,替全家買菜,是個人人稱讚的好學生、好孩子。私底下,他自己常閱讀課外書籍,探索宗教的問題,是個思維敏銳、同情弱勢者的青年。

    步上科學之路

    由於喜愛生物與化學,廖述宗高中畢業後,考進第一志願台大農化系。但在大一升大二的那年暑假,卻去參加醫科轉系考試,結果以第一名被錄取。然而大二開學後,他到醫學院上了三天課,就打退堂鼓。他說,他遇到一個教動物學的教授,要學生在三天內背記兩百多根人體骨骼的名稱,他覺得他的腦子不能全部用來背東西,於是又轉回了農化系。

    重回農化系的廖述宗表現非常出色。大三開始,即在何芳陔教授的研究室裡作木耳的研究。大學畢業服役期間,參加高考,更高中全國狀元。不過這項殊榮並沒有帶給他實質的意義。因為他依照分發,到省政府農林廳報到,天天在廳長徐慶鐘辦公室裡學提毛筆寫公文,寫到第七天,了悟宦途非其生涯,因而辭職,重回台大農化系唸研究所。

    唸台大農化研究所時,廖述宗仍追隨何芳陔教授,但改作蘑菇的研究。他依自己的觀察與實驗,創出用化合物液體培植蘑菇的方法。這篇論文使他獲得伊利諾理工學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提供的優渥獎學金,得以在拿到台大碩士學位後,順利赴美留學。

    1956年秋天,躊躇滿志的廖述宗抵達芝加哥,計劃唸完博士即衣錦還鄉。但事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他到伊利諾理工學院生物系報到後,系主任Hedrick博士即告訴他,他所培植的蘑菇實在太小,沒有經濟價值,因此他的計劃已被取消。不過,系裡已安置他在另外一個更大更著名的計劃裡。

    原來該系已有幾個博士與碩士發表過論文,證實密西根湖的湖水有抗生素。系裡因此在密西根湖畔建造了一座小型試驗工廠,準備自湖水提煉抗生素。他們打算派廖述宗去管理試驗工廠,但要他去之前,在實驗室先學會提煉的方法。

    他們的做法是將湖水放進離子交換器裡,先分離出抗生素,濾掉其他,再用溶劑把抗生素洗出來。聽來不難,但滿腹才情的廖述宗卻無論怎麼做,都做不出結果。日子一天天過去,心情越來越黯淡,最後只好做最壞的打算。他向系主任坦承實驗做不出,但在宣告失敗之前,希望系主任和他一起作一次實驗,以便瞭解癥結之所在。
    Hedrick博士於是捲起袖子,和他一起作實驗。兩人做了三個月,竟然也無結果。最後,系主任准他調閱前人的實驗紀錄,他仔細比較,終於發現了原因!原來前人做實驗,沒有測量自離子交流器流出的液體酸鹼度(PH值)。換句話說,細菌之被殺死,不是因為湖水裡有抗生素的緣故,而是因為液體裡有酸鹼性。這項發見令系主任目瞪口呆,臉色全變,因為這表示整個龐大研究的前提完全錯誤,試驗工廠必須關掉,計劃亦將終止!

    「我當時的心情真是憂喜參半,喜的是拾回一點信心,憂的是攪了大局,處境非常尷尬。」廖述宗說:「再三思索,覺得最好離去。但系主任反而留我,他說系裡其實很感激我的發見,因為與其投入更多資本,不如趁早結束。我後來請他幫我寫推薦函,讓我轉學。」

    因為廖述宗在1956年發表了一篇有關核酸(Nuclear Acid)結構的論文。核酸在當時是一門很新的學問,所以當他申請學校時,康乃爾大學從事核酸研究的Robert Holley博士即來信表示要給他獎學金,讓他到康乃爾大學就讀。接到此信的廖述宗如同絕處逢生,當下答應前往,但命運之神卻很奇妙,竟在冥冥之中安排他繼續留在芝加哥。
    | 檢舉 | Posted by 曾韋禎 at November 19,2007 10:38
    整天批評論斷別人,還打著基督徒的名號,
    我看曾韋禎是唯恐天下不亂,早日末日審判去地獄參觀是吧!

    整天用乖辟的手段搞意識形態又貪污無能的民進黨,
    只要真正有聖靈保惠師在心裡的人怎會看不清?

    有許多鬼假耶穌之聖名行異能,妖言惑眾,恐怕這又是一例了!
    | 檢舉 | Posted by 61.219.36.23 at January 16,2008 11:16
    一個人可以影響很多人的最好例子.

    ~~~~~~~~~~~~~~~~~~~~~~~~~~~~~~~~~~~~~~~~

    為何無米樂的崑濱伯要 ( 修行 ) 到老 ?
    有人四五十就月退俸領終生 ?

    發生於1949年的「澎湖七一三山東煙台聯合中學校長及學生白色恐怖事件
    台灣人麥憨了, 這?事件e 受害者, 後來竟然在戒嚴時期有拿到補償金,
    也被平反.
    後來更加變成軍公教, 成為國民黨e 既得利益者.
    但是過去台灣其它族群e 228 白色恐怖的受害者.
    連欲找頭路讀冊攏袂行!! ( 政治迫害e 族群待遇差別真多 ! )
    高俊明牧師e 後生, 因為高牧師美麗島事件被判刑, 竟然被學校開除!!

    中國黨E 上兆E 錢坑法案, 即馬等欲過LO!
    恭喜中國人, 過年後就有三百萬紅包可領!!
    民進黨再壞, 也勿會亂開支票, 只照顧單一族群.

    為何有人還在講中國人( 外省人 ) 也是台灣人 ?
    但是中國黨每擺只照顧中國人 ?
    本底排華就是世界攏發生e .
    台灣人自己莫明其妙包容中國仔( 外省人 ) 幾十年.
    韓國本來也是有真多中國人, 因為過去e排華措施大部份被趕到台灣來.(台灣人加衰e, 替韓國養中國人)
    台灣人如果無早一日認清台灣只有族群問題, 無政黨問題, 台灣只有繼續作中國兮殖民地.
    謝長廷如果擱落選, 河文客文網站可能有一日e 變作非法網站.

    台灣人如果欲探討族群問題, 應該先去看外國E作法.
    台灣E中國人尚愛講韓國經驗, 其實韓國就是排華尚厲害E國家. 二次大戰爆發, 美國加拿大懷疑日本移民是間諜. 將日本移民全部關起來. ( 雖然日本移民全部是合法申請 ) 結果確實無發生任何日本間諜事件.
    照中國人( 外省人 ) E 紀錄看來, ( 屈兆康威脅用刺刀殺阿扁, 軍人參加紅杉軍, 319 買槍作槍E ), 加上中國對台灣E 武力威脅 ) 台灣人是唔是應該放棄過去E天真想法, 參考外國E經驗 ?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January 22,2008 19:45
    廖述宗是什麼人?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mar/2/today-fo6.htm

    高喊著獨來獨去的人, 是禁不起檢驗的. 更何況有些人是不要臉的騙子.
    | 檢舉 | Posted by cassidy at February 1,2008 20:32

    廖繼春:芭蕉の庭(1928)
    http://blog.kaishao.idv.tw/?p=1664
    | 檢舉 | Posted by Kai-shao at July 10,2008 06:57

    最不要臉的騙子,是1949逃亡來台,實質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卻追殺喊獨立之人。
    | 檢舉 | Posted by Kai-shao at July 10,2008 07:06

    1945年廖繼春為台南一中畫孫文像
    http://blog.kaishao.idv.tw/?p=2723

    廖繼春:芭蕉の庭(1928)
    http://blog.kaishao.idv.tw/?p=1664

    [轉貼]自由時報:廖繼春經典畫作 有香蕉樹的庭院創作地點大揭密
    http://blog.kaishao.idv.tw/?p=2637

    [轉貼]自由時報:廖繼春曾代理南一中校長校史隻字未提
    http://blog.kaishao.idv.tw/?p=2634
    | 檢舉 | Posted by Kai-shao at March 3,2009 09:49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