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2,2010 21:57

戲殺青的那天,我一直吐,好像要把莎蘭德甩出來──「龍紋身的女孩」主角Noomi Rapace

最近最讓我頭昏腦脹的電影,就是「龍紋身的女孩」。而且唯一一部我可以忍受左鄰右舍同時喊叫出聲的電影。眨我參加的是書迷特映會,假設隔壁都是書迷啊!

打從電影開始前我就覺得我想上廁所。但是吳念真來了,電影要開始了,你想不出哪一刻是可以放棄的,於是竟然就狠狠的看完了152分鐘(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後來發現我其實多慮了,我不是真想要上廁所,而是緊張到器官都繃上了。

緊張......一部精采小說就要變成活生生的了。會怎麼演會怎麼演會怎麼演?













結果當然就像吳念真在特映後說的:「你一邊看,得一邊修正自己的想像。」明明都知道情節,該被嚇到的我還是都有被嚇到。


就像《時空旅人之妻》的600頁小說與100分鐘電影,所有的簡化我都可以理解(所以我也很好奇沒讀過小說的觀眾),唯一要同情未讀過第二本小說《玩火的女孩》的觀眾,就是那兩場小莎蘭德的放火戲。




幾個重要人物:


莎蘭德。






《千禧年》記者布隆維斯特:之前看到劇照時有點傻眼,這啥二愣子啊。電影看久了在一剎那間就順眼,快50了這樣身材的確挺不錯。






莎蘭德和監護律師畢爾曼。這應該是大家都很想看的對手戲。劇終才甘願拍拍屁股走人。






莎蘭德和駭客網友。我猜這是「瘟疫」。破百公斤的宅男,除了電腦桌就不會離開的環境。不過為了莎蘭德可是會考慮引發核爆。電影把他翻譯成「討厭鬼」。這令人討厭。







布隆維斯特和《千禧年》同事愛莉卡.貝葉。我看到滿面滄桑的愛莉卡還是洩了點氣,但電影裡刪減了他們的愛欲關係,所以就想成一位正直又關心的同事就好(咦一般同事不會這樣捧臉對吧...喔~導演還是有想說什麼啦)。又想到吳導後來說的了:北歐那麼冷,他們毛孔就很粗大,還很愛拍特寫!







布隆維斯特和莎蘭德。我幾乎不記得當時有這一秒的鏡頭,莎蘭德在檢視小屋被撬鎖侵入時,他是這樣的看著她嗎?但是電影觀眾應該不陌生布隆維斯特的眼神。導演在這裡很滿足普羅觀眾的樂趣,他讓莎蘭德在兩人關係中沉默的主導,布隆維斯特無法靠近無法理解卻只能跟著走。在做愛之後,是莎蘭德起身走了(很可能去抽根煙);做愛後的第一個清晨,是布隆維斯特在做早餐,微笑的凝視著狼吞虎嚥的莎蘭德。


我鄰近的年輕女孩紛紛笑了起來說:怎麼反過來了?





儘管我很想公平的研究一下布隆維斯特這位男主角,但忍不住又轉到莎蘭德身上了。有幾個小細節其實挺有意思的。一,整部片子的後半大部分,莎蘭德的臉可是乾淨得很喔。原本我只覺得這女生還是挺秀氣的嘛。然後我想起來,布隆維斯特的確回憶過,在他們相處調查案子的過程中,她幾乎不上妝!


第二,先再跟著吳導哀嘆一次,她們為什麼要脫衣服啊?一脫真覺得都完了。我看到莎蘭德的平板胸都快昏了,心想各位北歐人也不要這麼不迴避。可是,可是,後來我才想起來,莎蘭德的胸部本來就是發育不良,異常到整形醫師甚至認為可以「醫療行為」來做整形。所以第二部《玩火的女孩》一開始,就是莎蘭德去豐胸、去除刺青、把身上的穿環一個個拿掉。


第三,也是我沒想通或是讀忘了關鍵。有一場莎蘭德被地鐵小混混欺負的戲,她固然是毫不示弱的反擊,可是身手卻不如我想的矯健,反擊得有點狼狽?我覺得書裡的她根本應該是葉問黃飛鴻霍元甲耶。


於是想稍微認識一點飾演莎蘭德的Noomi Rapace。左側這張是她參加「瑞典奧斯卡」的典禮,她獲得了最佳女主角,這部片也獲得觀眾票選最佳影片。雖然她本人這麼清純氣質(據美國記者說,真是從講話口氣到走路步伐都天差地別啊),不過她最近在美國宣傳這部電影時,對於問及好萊塢也會改拍,她表示祝福,順便說:「我們不認為好萊塢的版本能有我們如此鋒利。」啊哈莎蘭德上身。



對於這個在歐洲超級知名的角色,Rapace是積極爭取來的。由於導演對於拉森小說的選角達到歇斯底里的程度,花了幾個月才找到他的莎蘭德,他形容:這可能是當代斯堪地維亞戲劇界最被期待的角色。

一開始他可沒信服Rapace,可能因為她外型太漂亮溫柔,不符合這個非常知名的角色形象。但是Rapace知道這會是她一輩子的角色。她回頭去說服導演,她願意做任何的改變。為了避免整個人太過陰柔,她開始這自殺般的任務。


她開始減肥,只吃蛋白質和蔬菜,開始練泰拳、武術,學騎摩托車,開始丟棄所有女性特質。她剪短頭髮,也真的在身上穿孔。當Rapace穿著她老公的龐克裝,聞起來像是幾天沒洗澡的出現在導演面前,導演就知道這是他的莎蘭德。她成功的融合了聰穎與不可預料的個性,讓觀眾無窮好奇和興奮。


她要求肢體衝突的場面都要親自上場,喚醒身上的攻擊性,她常常在口中嚐到血味。


從一開始,導演原本可能低估Rapace和她的決心,後來他則覺得遇到她才是幸運得不得了。


媒體形容Rapace跟莎蘭德一樣,也很難定型為某種瑞典人。她30歲,丈夫也是演員,有個六歲的兒子。她的父親是西班牙佛朗明哥歌手,童年生活在冰島等地。她覺得自己跟莎蘭德幾分相似:我總是覺得有點像局外人。


每個書迷心中都有一個莎蘭德,Rapace說,「我只好閉上眼睛蒙住耳朵關閉週遭世界,我知道無論如何我都沒辦法滿足每一個人。」


原本後兩集只是電視影集,但由於第一集太轟動了所以只好把影集剪回電影版。因此風格不太相似,不過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必須跟第一集一樣好,在更少的時間、更困難的環境之下,他們都得把自己推向極致。




Rapace覺得自己一向不以假裝某種角色,而是盡量挖掘自己,完全投入那個角色的經驗、情感和情緒。幾年前她讀完小說,已經有了個輪廓,但是在她將自己的身體訓練成為莎蘭德的過程中,莎蘭德就緩緩的在她體內生成了。


「我常跟導演一起討論劇本,我知道莎蘭德就要從我體內冒出,但我不想太過分析我自己,所以我對導演說:慢慢來,我知道她就會在這裡,她會來的。所以我們是慢慢的發現她。在拍片之際我總是盡可能的準備好,我希望在那個時刻我就能不假思索,不用去問『莎蘭德呢?』,因為她已經在我之中了。


「我覺得是我在控管一切,不過導演可能也以為是他一手在握。他說我有一種侵略性的能量,覺得每個人都跟我作對。現在我回頭看,那是莎蘭德。我其實很冷靜。我常常因為角色上身,我先生和兒子有時候會問我:呃『妳』在哪裡?」


電影裡莎蘭德的媽媽真的是Rapace的母親,這是Rapace建議導演的。這一幕並不長,Rapace覺得跟自己母親演對手戲很容易直接進入情感。她說:「我喜歡盡量挖掘我內心深處以便可以用在我所扮演的角色上。」


雖然莎蘭德已經上身,不過當有人在她面前插隊的時候,她笑說自己倒不至於就具有攻擊性。但的確對於周遭社會更批判了一點。「當你看到人們如何擁有權力並且一再一再錯誤的使用,這是會讓我抓狂,我想這的確是因為拉森的世界開了我的眼界。」


由於布隆維斯特,莎蘭德和海莉,似乎都是司法體制的受害者,司法讓他們失望了。大部分的懸疑電影都聚焦在殺人兇手,但這部電影卻在討論受害者Rapace對於莎蘭德跟海莉之間有什麼樣的關聯,表示:「我想拉森的確花了許多功夫在對抗濫權和不正義。他對於瑞典司法體制、警察、政府系統有許多批評。莎蘭德也是,我覺得她卡在海莉的故事,她無法置身事外,因為警察失敗了,警察找不到她。而莎蘭德太想知道海莉發生了甚麼事。我想她永遠選擇站在弱勢的這一邊,永遠要與當權者抗衡,這也是她喜歡布隆維斯特的理由之一吧。她很習慣挖掘髒底細--例如進入你的電腦中,可是她卻找不出布隆維斯特甚麼事,然後她甚至發現有人愚弄了他(《龍紋身的女孩》中,布隆維斯特為友人所陷),既然他是無辜的,司法體制也等於挫敗他。在她與權力濫用的戰爭中,她是自己一名小鬥士。」


每個演員都喜歡挑戰複雜的角色吧,Rapace也不例外。「在第三集我有一個mohawk頭(大概像貝克漢或龐克族的公雞頭啦),我的頭的兩邊頭髮都要剃掉,我看起來就好像我想要從一種平凡的生活中掙脫。我對於複雜的角色非常非常有興趣,演起來特別有趣,倒不是因為開心成功。而是因為,這個角色必須跟週遭的人搏鬥,試圖去成為他們不能成為的那種人。尤其是一種不安,但那未必是充滿黑暗或憤怒等等。當你讀了一個劇本,你得去搞清楚,你得去思考。我很討厭如果看了一部電影的某個鏡頭你就知道後面會發生甚麼事,那很無聊。」


但是對於這個黑暗、複雜又強烈的角色,Rapace並不眷戀:「我從不懷念演過的角色。其實我不太多愁善感,我喜歡把他們留下然後繼續往前走。我從不生病的,但是當我扮演莎蘭德拍戲長達一年半,最後一天我們拍完最後一個鏡頭,製作團隊裡每個人都起身舉起香檳慶祝殺青,我卻開始嘔吐,不停的嘔吐,站都站不起來,只好躺在廁所裡。那真的很嚇人,好像我的身體想把莎蘭德甩出來。從那個時刻起,我就知道我已經完成她了。但說來還是有點詭異,因為那時候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因為我和莎蘭德已經融合成一杯雞尾酒了。所以應該說,我新生了。我走出來然後有點像是:我今天是誰?」


對於拉森遺產的競爭,她也有點看法:「那實在很令人厭惡,只要遇上大筆金錢,看看人們的舉止有多麼不同。」Well, it's true. 我們常看到人們動輒批評別人因錢因權而心竅。但在嘆氣之餘我總想,一切只能說,期待有天我們自己遇到那樣的誘惑時,能夠度得過去。









▓在WC 也要利用時間:


4月底才上市的《直搗蜂窩的女孩》已經開始預購。看到這個預購贈品,我不禁想,那我的隨身碟如果裝得進去,以後就不會把隨身碟忘記帶回家結果不能PO文興嘆。





 


  • 您可能有興趣:

    披著尊重死亡的外衣,骨子裡問你尊重生命《陌生的憑弔者》
    wcch2000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好書太多,朝我來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58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2013033
    回應文章
    私密回應
    Posted at March 24,2010 19:04

    巧妙機緣下, 我看過了 "龍紋身"與"玩火的女孩"電影版
    目前正迫切渴望, 第三集的書本版, 由此得知已開放預購,真開心!

    某種程度上, 我猜, 我們都愛上了, 女主角莎蘭德.
    ---------------------------------------------
    版主回覆:

    LI,
    最近重讀《玩火的女孩》,都第三遍讀了竟然還是沒睡好。要說愛上,我現在更覺得我愛上的是拉森了。一些小字句用得非常重要。下次再提。
    | 檢舉 | Posted by LI at March 24,2010 19:59

    太令人羨慕的搶先看了啦!
    ---------------------------------------------
    版主回覆:

    其實本來打算4/9看電影的,我發現這電影公司贈票活動之活躍的啊!
    | 檢舉 | Posted by 費樂米娜 at March 25,2010 14:16

    呀阿阿!!太好了終於要出電影版了,小說版已經讓人一拿起來就放不下了阿....
    請問,此篇文章可以引用嗎?
    ---------------------------------------------
    版主回覆:

    請問要引用在哪裡呢?原則上請註明出處,並通知我地點就好。但萬一被當成拍賣小說的說明之類的,我才有機會拒絕嘛。:)
    | 檢舉 | Posted by 凌玥 at March 25,2010 17:09

    我沒看過小說,建議直接看電影嗎? :)

    我看過"時空旅人之妻"所以一直沒看電影,怕破壞了書的結構,一如"追風箏的孩子" 我覺得很多文字轉換成影像難度其實都不低,所以我常常選擇不看
    ---------------------------------------------
    版主回覆:

    我也是聽了朋友先看「時空旅人之妻」電影再讀小說,兩處都讚嘆後,才敢去租片子來看。不然對於這種超愛的鉅著,我多少還是相信《風之影》薩豐不授權電影的堅持。總之你提的這兩部還是先看小說的好。但有人從電影視覺刺激再回頭讀文字,也很好的。


    龍紋身啊?兩難ㄟ。關於企業失蹤後代的懸案,電影比較簡潔好懂,關於莎蘭德、布隆維斯特,小說過癮許多。總之你遲早要補齊的。:)
    | 檢舉 | Posted by RO at March 29,2010 00:20

    不好意思
    沒有說清楚
    就只是要引用在樂多網誌而已(∩_∩)
    我會註明來源,請放心
    (我是龍紋身的女孩的書迷...←雖然我的年紀好像還不太適合觀看...)
    ---------------------------------------------
    版主回覆:

    哈哈哈哎呦喂呀,我還是不知道樂多哪個網誌啊。
    最近我會重讀這篇關於拉森。三集讀完,追念尤深。
    http://blog.roodo.com/wcch2000/archives/11457003.html
    書永遠不介意等待,五年後我們可以重讀。
    | 檢舉 | Posted by 凌玥 at April 2,2010 23:28
    我是書迷,無意間來到你這裡
    很開心你分享了這則報導
    覺得Rapace的見解很棒

    我也覺得看完龍紋身與玩火之後愛上莎蘭德
    同時也對作者拉森感到十分好奇
    整個劇情的架構,人物個性的設計
    總覺得是因為他是記者所以能夠條理分明的敘述這一切
    還是要說他就是這麼樣的有才華呢?
    遺憾的是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

    總之,這是唯一一套我有重複再讀一次的書
    很期待第三本書
    我也有預購,可惜當時贈品已經送完了...
    ---------------------------------------------
    版主回覆:

    M.K.,
    這套書真是個享受,連追蹤拉森追蹤Rapace也很享受。:)
    | 檢舉 | Posted by M.K. at April 14,2010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