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2014

恰如其份

  • 光影.白水,谷幕特舞蹈劇場 作品第77號。
  • 魏光慶42獨舞展開- 光影.白水
  • 田園舞蹈舞蹈系列(四)
初夏的夜晚,這齣60分鐘的獨舞短小卻絕不單薄。在以中央山脈,夜空和稻田為舞台的夏夜裡,透過舞蹈,我們觀看者舞者的42年的生命歲月的演變。在舞蹈進行當中,評論家薩伊德的某一樂評中提到的四個字-恰如其份-突然從我腦海中冒出。無法解釋腦海中為什麼會出現這四個字。但過後觀看著舞蹈的進行,卻不自覺不斷地想著,如果,薩伊德先生也在現場,不知道他為對這齣獨舞寫出怎麼樣的一篇評論。

光影.白水--舞者蔡光慶42歲之作。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3:50回應(0)

June 24,2009

水清無魚

前天看鋼琴家齊瑪曼的演奏蕭邦的DVD,他那流暢優美的觸鍵,聽了讓我第一個浮上心頭的感覺就是"一塵不染",昨天再聽一次,直覺的念頭上來是讓人"心無雜念",今天跟朋友討論到他的演奏,朋友說是"水清無魚",我聽了不禁放聲大笑,好個"水清無魚"。

我只知道我很欣賞佩服齊瑪曼的藝術家關懷世界國家社會的道德勇氣,他為了抗議美國在波蘭部署長程飛彈,在美國的最後一場音樂會結束前宣布他再也不在美國舉行演奏會,但是,我不確定他那完美無缺的演奏方式是不是能讓我ㄧ再地反覆深入聆聽。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1:29回應(5)緣起不滅

January 22,2009

愛上巴克豪斯

有個學生會彈琴,他來上我的課時,偶而課後我會請他彈首曲子給我聽。記得一,兩年前,有一次課後我請他彈首曲子給我聽,他信手彈來的是貝多芬的某一首奏鳴曲的第二樂章。只是,彈得並不完整,大概只彈了三分之二的完整度,中間還有一些樂段卡住。我忍不住對他說他沒有勤快練琴,這楞小子停下來很自然地跟我說,這首曲子老師昨天才上,他譜還沒記完整,讓我一下啞口。

今天學生來上課,我知道他最近在練貝多芬的奏鳴曲--華德斯坦的第一跟第三樂章。課間休息,我請他彈給我跟其他學生聽,他彈了一小段停下來說,他還沒練熟,譜不太記得。我最愛的吉利爾斯的版本借給這個學生,CD在他家裡,於是,我拿出巴克豪斯的版本,開始放這首奏鳴曲,學生聽著CD,跟著彈。我們一旁聽著聽著,過癮極了,過後一看才知道這曲子是巴克豪斯75歲時的錄音,我的學生今年16

...繼續閱讀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23:29回應(4)緣起不滅

November 6,2008

說個不停

這兩天白天裡不知道爲什麼可以那樣地說話說個不停,跟賣CDS的人說個不停,跟水電工人說個不停,跟賣家俱的人說個不停,跟賣魚,賣菜的人也可以說個不停。

但是,知道更大部份的時候是自己跟自己說話說個不停,清醒的深夜裡,習慣跟自己對話,以文字的,以語言的,跟自己的對話常是這樣的形式交錯進行著。

...繼續閱讀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01:10回應(22)字行之間

September 24,2007

雲淡風清的秋日花蓮

彷如樂音突然往上拔高
音場往上擴展撐開天空
在這秋高氣爽的花蓮--雲淡風清

花蓮的天空到了秋天常常就應著這四個字
天空常是淡淡的藍就幾片薄薄的雲飄在上面
中央山脈更常像是一幅靜靜的貼畫貼在天際

而秋日裏的海洋無風時是和諧一致的淺灰藍
起風時海面的藍才逐漸分出不同層次
不同於夏日時常呈現的灩藍

花蓮的秋日是我聽Joan Baez的季節
在那強說愁的青澀年代的秋天裏一遍一遍地聽著
聽那Wild Mountain Rythm彷彿可見滿山遍野的芒花
在那帶著淡淡涼意的微風中彷彿已經嗅到冬天的味道

現在這個季節裏聽Joan Baez
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心境
再聆聽她那自在溫暖的歌聲
秋日的天空彷彿被寬廣撐開
有著成熟的豐收季節的喜悅

我的聆樂心情也正如這秋日花蓮的天空--雲淡風清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09:31回應(72)緣起不滅

April 25,2007

蘇花高

反對蘇花高, 請支持連署活動

http://campaign.tw-npo.org/200703511050400/index.php?serial=200703511050400

記得最近一次看到有關蘇花高的新聞是在兩年前?如果沒記錯,現任的花蓮縣長在電視上公開表示環評沒有通過,政府決定不建蘇花高了。當時以為這個議題已經結束了。沒想到我們常常說話前後不一,決策反覆搖擺不定的政府,現在又表示可能要蓋,今天這個議題又重新被提出來,政府這樣的作法實在令人難以忍受,所以,請大家勇於支持拒絕蘇花高的連署活動。謝謝!

在一個不經意的情況下,聽到一個說法,現在花蓮港被批評為當年十大建設中最失敗,最不具經濟效意的一個。聽到這樣一說時,當下我的心頭一陣莫名的痛。

當年一群親勞樸素的小老百姓從前山移民到後山,在擴建前的花蓮港邊落腳安居,靠著捕魚為生,這樣一個樸實的村落,幾乎每個人家都有一大群小孩,雖然捕魚的生活沒辦法有豐富的物質生活,甚至可以說物質是很貧瘠的,但是,除了捕魚以外,每家的父母總是想盡辦法不讓孩子們挨餓受凍。很少聽到有人抱怨日子難過,也幾乎沒有聽過有人因為物質生活的貧乏而帶著全家尋短的。

在四,五十年代這漁村裡出生長大的孩子們,現在好一些都事業有成,過著健康穩定的生活。但是,在花蓮港擴建之時被迫遷村,是許多人心裡的痛,因為被迫失去了出生成長的家鄉,街坊熟悉的鄰居分住各地,讓一些人失去精神生活上的依據。如果是為了大多數人民的利益,而讓這些安居在那裡幾十年的居民們不得不變動,那倒也無可厚非,但是顯然花蓮港的擴建結果在二十年後呈現出來不是這樣。

但是,在聽到花蓮港是一個失敗的建設時心裡莫名的痛,政府花大筆納稅人的錢從事大型的公共工程的建設不就是為造福大多數的人民嗎?一個失敗的大型公共建設意味的什麼?在今日的花蓮港看到上船的就是成噸成噸的砂石與水泥,靠近我們國家公園的山被水泥廠挖得面目全非,往南要到東海岸風景區的一段路上,看到一車又一車的砂石車,塵土飛揚,佔據著道路讓人怵目驚心,這種種讓人民生活環境品質惡劣的狀況造福了誰?不也只是比例少數的人?

有些專家在警告水資源將來會是全世界很嚴重的一個問題,聽到宜蘭雪山隧道挖斷水脈流失了大量的水源,有一些人家的水井水位驟降,不禁憂心如果真要建蘇花高,有多少的水脈會被破壞?這個經過三年環評沒通過的案子,政府已經說過不建了,快到選舉就要被一些政客們拿出炒作,我們的政府真的知道他們在做些什麼嗎?真的是為多數的老百姓著想?還是為的只是少數政客與財團的利益?想到可能還會有重蹈覆轍的錯誤決策產生就讓人覺得好心痛。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8:38回應(2)字行之間

February 13,2007

At the very present moment

I have read a short paragraph about time.  According to a scientist’s theory, time doesn’t exist in itself, but it is always relative to the person who has the idea of time.  Another scientist used a curve to illustrate the theory about time.  Standing in the Present, on the highest point of the curve, you can look back and see the Past, or forward and see the Future, all in the same instant.  Or, if you stand off to one side of this curve, your eye wanders from one to the other without any distinction.

 

 

Yes, most of time, I wonder where I am standing in the curve of time.  I would always like to stand on the highest point of the curve to look back to the Past or look forward to the Future.  Looking back to the Past makes me feel warm and sweet for those good old days, though, sometimes it makes me feel sentimental.  Looking forward to the future brings hope and desire for life. However, it also brings anxiety for the uncertainty of life.  Should I stand off to one side of the curve?  I am wondering about that, too.  But that might be a good idea to wander my eyes from one to the other without any distinction, and I can keep focusing on my Present time, living at the very Present moment.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0:43回應(16)字行之間

October 20,2006

平穩如江河

在感覺時間漫長的等待驗關入境的時候,我慢慢地讓自己的焦慮平息下來。遠離自己平日規律的生活,不就是要脫離時間的制約?既然如此又何苦讓自己陷入擔心沒辦法On time的焦慮?這麼一想,讓自己整個心情都放鬆下來。就這樣輪到自己驗完關入了境後,我如魚兒般游向平穩如江河移動的人潮。

加拿大的國內機場並不如想像中的遠,機場內來來往往的人們安靜來往地游移,我很快領到行李,通過行李檢查後,轉交到國內線的行李輸送帶後,便朝國內機場走去。一路安靜地並沒有很多旅客與我同方向。走進國內機場的候機室,我朝窗外看去,看見一架架小飛機停在機坪上,那就是我等下要搭的飛機嗎?有一架小到讓我想起台東搭往蘭嶼的小飛機。

在安靜的候機室讀著隨身帶來的書,這時候的我是根本沒想到半個小時後起飛的小飛機,會讓我看到加拿大壯闊瑰麗的山巒與海灣,更看到黃昏夕陽餘暉在群山後的天空塗抹的美麗色彩。這時候的我,有的只是長途飛行後放鬆而平靜的心情,在一個過渡的空間中,靜靜地等待著下一個飛行帶我到目的地。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00:51回應(0)邊走邊唱

August 29,2006

探索之始

這三天參加一個現代舞的課程,每天都跳得昏頭轉向,上課時沒太嚴重的暈眩感,可是,一下課就開始頭暈動彈不得。

第一堂講座課時,老師提到他小時候非常好奇好動,成長過程中一直受到限制與規範。一直等到他在出國進修的時候,因著不同的文化的衝擊,看到許多新的不同的符碼,讓他不斷地丟棄舊有包袱,努力探索學習新的事物。等他再看到小時候的相片時,他比較他出國後拍的相片,發現出國後的他竟又回歸到孩提時那樣的好奇與好動。

舞蹈老師課堂上的一席話,讓我對人在人生不同階段的探索陷入思索,是否每個人在探索的過程中都在重新經歷那種"探索之始"的熱切心情?是否找回到孩童時那種的充滿好奇,躍躍欲試的高昂熱情與活力?

在溫哥華機場等著入關轉機時,那個轉機的過程成為我的另一新奇的探索之始,因為,幾次出國目的地都是大城市,從未曾在某一國轉搭國內飛機,也沒有先問過如何轉機或如何到國內機場。

在等待中,孩提時充滿探索新事物的好奇心回來了,彷彿回到小時候和一群鄰家小孩們,想要探險到一個離家較遠的地方,充滿著膽戰心驚,但又很想去探險的心情。這時候我彷彿可以看見一個對生命充滿好奇與熱情的小女孩,帶著焦慮緊張的心情,熱切地等待著輪到她進入去探索另一個未知的世界...............。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08:48回應(26)邊走邊唱

August 16,2006

Travel Fever

在台灣跟朋友提到我對長途旅行的焦慮,因為擔心無法準時趕上我要搭的交通工具。朋友笑說她不驚訝,因為她覺得我是一個On Schedule的人,這樣的人通常比較容易產生焦慮。挪威移民加拿大朋友知道我這種狀況,跟我說我這種情形,以她們挪威人的說法,是一種"Travel Fever"。

加拿大時間7月19日晚上九點十五分飛機抵達溫哥華國際機場,夏天是旅行的熱季,這班飛機客滿,乘客多半是亞洲人。流入驗關大廳的人潮越來越大,我要轉搭十點二十二分的加拿大的國內班機到Kamloops,但是我毫無概念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到國內機場,也毫無概念是要如何去?走路就可以到呢?或是像松山機場到中正機場必須要再轉搭一段交通工具?

等著驗關時,才發現我排的這行隊伍只有一個海關官員在驗關,難怪移動非常緩慢。相信嗎?我這次旅行從頭到尾一如我在家的習慣不戴表,所以,等待的過程中,自己完全沒有概念到底時間是幾點了?驗完關後我還必須要去提領行李清關,不知道會花多少時間等行李。隨著隊伍的緩慢移動,不自覺地,我開始焦慮起來,這時候我想我的Travel Fever越升越高了,因為覺得驗關大廳內似乎越來越熱了。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5:00回應(2)邊走邊唱

August 15,2006

Taipei--->Vancouver--->Kamloops---->Clearwater

7月19日-----台灣的星期三晚上,我獨自在中正機場check in後,等著搭半夜的飛機前往溫哥華,這個我六年前曾經拜訪過一次的城市。只是,這次我的目的地不是它,而是它北邊的一個我以前從未聽過的地方--Clearwater,後來才知道Clearwater在加拿大的行政體系中連"鎮"都不是,因為它太小,人口太少,至今還只是一個特殊行政區。

在機場的候機室中突然覺得有種被放出鳥籠的小鳥一般自由的感覺,整個人從過往多年一成不變的生活模式中被解放出來。從小到大未曾單獨一個人長途旅行,這次長途的單飛旅行,讓自己有著真正長大了的感覺。

背著輕便的背包,在偌大的候機室中,或游走免稅商店,看看已經許久不曾出現在生活中的各種不同商品,因為,近幾年來幾乎不逛街。或坐在椅子上看著過往等待的旅客,也許久不見這樣的人來人往。突然,我覺得快樂,一種莫名的快樂湧上了心頭。

搭上夜半的飛機,脫了鞋,把自己舒適擺置地在座位上,機上放著優美台灣民謠,飛機還沒離開台灣,就開始營造鄉愁?但是,我沒有任何愁緒,帶著平靜而愉快的心情,展開我人生中第一次單飛的長途旅行。:)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6:59回應(4)邊走邊唱

June 8,2006

迎面而來的風

而這讓我想起楊牧曾形容他曾經的好友唐文標如那迎面而來的風

不知為什麼也讓我想起的楊牧的"懷黃用"-----
----------------------------------------------
我們辯論橋下的潺潺與濺濺
靜止於若是的威尼斯,辯論
鳳梨和波羅的音響效果
--------------------------------------------------

一連串甚至讓我想起楊牧的"有人問我公理與正義的問題"
而他面對著一壺苦茶設法去理解去分化那許多鑿鑿的證據

也想起最近手邊讀著大江健三郎的'給新新人類"一書中
那篇"不說謊的力量"中提到政治人物因軟弱而公然說謊

這一連串的聯想讓我有如透過一個鏡頭遠遠眺望那無奈
朋友如迎面而來的風可以讓人心曠神怡卻也會讓人猛然清醒!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1:51回應(2)潮起潮落

May 24,2006

雨中的繡球花

第五堂的臘筆畫課上點描
老師舉了幾種點描技巧方法
也介紹了秀拉最有名的點描畫

開始動手畫時我的心思意念都在蒲公英花
想用點描的方式來表現蒲公英花隨風飛揚
結果一下筆沒多久就發現自己的技巧不行
沒辦法把心中那花的細緻表現出來

於是馬上轉個念頭將畫本打直
換了粉紅色的臘筆開始點繡球
襯著灰色的背景像一大片雨點
所以後來女兒說我畫的是"雨中的繡球花"

我不喜歡用鉛筆先構圖
所以一開始就用臘筆直接畫
就這樣一大朵一大朵粉紫藍紫粉紅
三大朵的繡球花襯著綠葉逐漸成形

等到快下課老師說來看看大家的畫
當所有學生的畫一字在黑板上排開
才發現只有我一個人的點描是實物
其他的同學都是想像畫且構圖前衛

我沒去上第四堂臘筆畫課
有一個同學上課前說她都沒注意到我沒去上課
觀摩同學的點描畫的時候時她問那繡球花是誰畫的?
我說"是我啊!這樣妳就注意到我今天有來上課了!"
她聽到笑了起來!可見大家上課畫得多認真!

至於為什麼我沒去上那堂課?
因為我去聽郭子究紀念音樂會--秋收
---- 你來 回憶 ----我很喜歡的兩首
http://cultural.hccc.gov.tw/gtj/index.aspx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23:47回應(7)潮起潮落

May 23,2006

相信你的視覺?

開始畫蠟筆靜物後懷疑自己的視覺神經與腦神經的連結是否有問題?
那紫黑色的加州李怎麼看都讓人想拿起黑色蠟筆就開始塗
但是有一個直覺告訴自己不要相信你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因為黑色蠟筆塗出來的加州李一定讓人一看就倒盡胃口
可是那明明看起來就是黑色啊!尤其是在亮晃晃的日光燈下!

於是視覺神經再與腦袋瓜妥協一下手就拿起深紫色的蠟筆
就這樣一層一層的深紫地塗抹酸澀的加州李開始出現了
這時想讓它成熟產生甜味我拿黑色蠟筆開始在上面混色
當黑色與深紫勻稱混合再做出光影明暗的調子之後
配上褐綠的葉現在讓人看了好像有點慾望想吃它了!

對大自然的色彩與人造色彩之間
我想也許也需要相信一點"直覺"!:)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0:25回應(0)潮起潮落

May 22,2006

靜物的鉛筆素描

因為下堂課老師要讓我們用臘筆畫實靜物
所以這堂課先讓我們用鉛筆先做簡單練習
我在筆記上記下用鉛筆練習筆觸及明度

筆觸--練習由深到淺由淺到深
無筆觸--色調濃密看不到筆觸
明度--色彩的明暗程度稱調子
彩度--色彩的飽和度及鮮豔度

無由來的喜歡畫鉛筆或碳筆畫
那深深淺淺的沒有其它色彩的灰黑
讓自己在畫的過程中思緒單純澄淨
因為一心想抓準那光影投射在物體上的明暗

一堂課下來彷彿是一夜無夢酣睡至直到天明
過程中沒有音樂沒有文學沒有生活中的瑣碎
只有眼前的白色磁壺及幾個深紅色蓮霧蕃茄
透過眼睛腦子忙著跟手協調不停不停的畫著

發現自己固執於不用橡皮擦修正而技巧又不足下
在不斷加深做明暗對時將白色磁壺質感變成陶壺
回家把畫擺出來女兒看了說"你們今天畫梨子嗎?"
然後才想起來在回家路上我曾說過我們有畫蓮霧
她趕忙修正是蓮霧可是我聽到已經忍不住大笑了!

靜物的鉛筆素描之素樸總讓我想到無伴奏大提琴,抑或有時是中提琴奏鳴曲,為什麼不是小提琴?也許是因為鉛筆素描讓人覺得沈穩而安靜,而小提琴的高頻總讓人有著急切敘述的感覺,不若大提琴或中提琴有著一種沈靜娓娓道來的從容。:)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1:22回應(7)潮起潮落

May 19,2006

行走的音符

這是第六堂臘筆畫課老師教"油水相斥"時畫的一幅抽象畫
這幅用臘筆畫完再墨汁上底色的畫我畫完後給它一個名字--

"行走的音符"

因為畫中的圖案就像四處流竄走動的變形音符
但是我已經不記得我在畫的過程心中想些什麼
只記得自己一邊畫一邊斷斷續續哼著幾段旋律
一首現在自己怎麼也記不起來名字的曲子

看看畫中如變形音符的圖案
我只記得我並不是要畫音符!:)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22:27回應(0)潮起潮落

May 18,2006

迴旋之舞

在期待中去上第三堂蠟筆畫
這次畫有機的流動線面圖形
我心裡想著土耳其的迴旋舞

舞者宗教儀式似的不斷迴旋舞動
想用線條及面來表現那樣的流動迴旋
可是畢竟是初學的我技巧用色皆不足
畫出來的東西沒辦法如自己預期表現

不過作畫的過程我很喜歡
因為不斷思考與自我對話
想把自己的意念表現出來
努力去猜測混色後的結果

老師說蠟筆畫有兩個要點
一是混色一是用力畫
努力心無旁鶩的畫著
那過程讓人覺得沉靜

即使表現不出自己所預期的結果
那安靜思考後的意念透過畫筆表現出來
整個過程已經讓我享受了一段滿足的時光:)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23:50回應(4)潮起潮落

May 17,2006

城裏的月光

一堂蠟筆畫課老師要我們畫幾何圖形
我畫的圖形組合中有綠色的大三角形
深藍色的長方形及藍綠色的小正方形
渚紅色的半圓形靠著深灰色的長方形
暈黃的大圓形在深灰色的長方形上方

老師看到暈黃的大圓形靠在深灰長方形上方
當時說這好像是月亮上升在城市高樓的後方

今天早上我想自己再畫一張鉛筆素描
翻開畫本看到這第一幅蠟筆幾何圖形
突然想給它取一個名字-"城裏的月光"

第一次聽到"城裏的月光"是馬小倩唱的
到現在也還是最喜歡聽她唱的
她的歌聲中我可以感受到暈黃月光的溫暖
許美靜歌聲中的月光總讓我覺得銀白清冷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23:16回應(2)潮起潮落

May 13,2006

長溝流月去無聲

每次想到陳與義"臨江仙"裏的這句詞
總會讓我不自覺聯想到李白的子夜秋歌-"長安一片月 萬戶擣衣聲"

現在想到這樣的詩詞句子並不會讓我對歲月無聲流逝有很深的感懷
倒是那"流月去無聲"的安靜相對於半夜"萬戶擣衣聲"所造成的音響
那會是怎樣的一種效果?我努力在腦海中試圖以文字意象來建構聲音
在月光皎潔的長安城安靜夜裡那搗衣聲會形成怎樣頻率節奏的音樂?

正想著想著一不留神......
被挪威女歌手Lynni Treekrem專輯HAUGTUSSA曲子裏的鼓聲給震醒了!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21:53回應(2)緣起不滅

May 12,2006

風與光的協奏曲

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提到他是比較屬視覺型的人
聽到音樂將它轉換成顏色與形狀來體驗那樣的意象
他在沖繩設計的一棟建築"Festival"試著要讓人在其中感受到不同的聲響
他藉著光影形成的各種形狀奏出和諧的氣息且藉著著風的流動成為音響
另一棟在北海道的"水之教會"利用人工水塘設計
讓季節的味道及大自然的氣息結合成另一種音響

他寫到"我一直深信著在視覺中,觸覺中,甚至是嗅覺中都擁有得以感知音樂元素的能力(sense)。"
他也提到"到底他的建築在對人們的五感訴說著什麼的時候,是否也隨帶著配送了味道與聲響,或者是手的的觸感呢?"

很著迷於建築裏隱含著音樂的意象
能在一棟建築中感受到音樂的律動
想必會是讓人難忘的一種美感經驗


oceanwaves發表於 樂多11:33回應(0)緣起不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