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2007 03:15

「透明人」的莫名神力

hollow_man

{單純影評}

 

人若是變成透明,會「能」做些什麼?能做的是:偷入敵國軍事基地,竊取重要文件,以致確保國家安全;在戰場上殺敵於無形之中,成為戰爭英雄;再或者,在他國開重要會議時,隱身潛入,直接聽取重要情報,甚至順便暗殺幾個他國重要人物也行。

那麼換個角度想,人若是變成透明,會「想」做些什麼?也許想做的是:殺人於無形之中,當然啦,那些人全是知道自己能隱形的人,殺他們則是以確保自己的秘密不會被他人所知。然後還可以潛入住在附近貌美的鄰居家中,先好好的嚇她一頓後,再為所欲為一番;更甚至,可以跑到前任情人家中,看看她現在的交往對象到底是誰,若是那傢伙其實就一直在你身邊,那沒關係,只要大開殺戒就好了。

然而,若是你真是透明人,你會只想做出這些事嗎﹖很令人失望的,電影裡的透明人凱文貝肯,他就偏只做出了這些事來。

片中研究透明的實驗,是由政府所控制的,而凱文貝肯及伊莉莎白蘇等一干科學家,亦只不過是由政府請來作研究的而已。所以在文章開頭那些所謂「能」做的事,也就是片中未有提到的原本動機。至於為何會如此肯定政府會把透明人的研究拿去做軍事用途呢?其實原因相當明顯,片中那些主使研究的上司們,不就是一堆將軍嗎?那這就不用再多做說明了吧。

在片中可以唯一拿出來做有趣見解的只有一點,那便是片中凱文貝肯所說的:當你不用每天面對鏡中的自己時,你就什麼都做得出來。也就是說,當你變成透明之後,就算作出了再邪惡的事,也不會害怕法律的制裁(因法律根本無力給予制裁)﹔更重要的是,因你自己也看不見自己的樣子,是以根本就用不著害怕看見自己醜惡的嘴臉,而關於罪惡感,亦也隨著身體型態的透明而隨之消失了。

唯一能夠留存且更加明顯的,也只有內心那些平日想做,而明知不該也不想去做的事情了。

慾望隨著形體的隱去而真正現形,這便是片中唯一引人入勝的地方。

但很可惜的,片子裡的凱文貝肯,其慾望似乎只有想強姦女人而已,而為了要順利的行使慾望,自然就得把知道他是透明人等的一群科學家給殺個精光,所以可以不難預測的,在片子的最後部份,情況自然會變成一群科學家,在被封閉的實驗室裡,和一個看不到的透明人做最後的殊死對決。而劇情演變到此,則實在就只有「老套」兩個字可以形容。

拜託,這只是把二十年前的異形變成透明人而已嘛!若硬要說它沒那麼老套的話,那我們則可以把時間給往後推點,說是十年前的終極戰士新版也行。不過還是差不多老套就是了。

那麼此片導演保羅范赫文究竟是想表達出什麼呢?抱歉,只怕我是懶得去探究其中原由了。

 

{本片之謎}

 

最讓我搞不懂的是,凱文貝肯只不過就是變成了個透明人嘛,那為什麼會如此的力大無窮又外加打不死?他那莫名神力究竟是打哪來的?

 

{可能解釋}

 

也許是在基因突變時,透明所帶來的副作用也說不定。

 

{最終結論}

 

勉強解釋得過去,所以謎也算是勉強解開了吧﹗


  • waiting_liu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自己高興就好-電影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8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8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