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4,2007 16:44

拳交

這篇文章,我想談談「拳交」。
我曾有幸與一些人玩過拳交(即我用整隻拳頭塞進他的肛門)。由於,這是段很特別的經驗,所以,當我與他人聊天時,大多會提這經驗。
拳交(這應該也是屬於限制級的文章,請18歲以下的讀者自制!)


這篇文章,我想談談「拳交」。

我曾有幸與一些人玩過拳交(即我用整隻拳頭塞進他的肛門)。由於,這是段很特別的經驗,所以,當我與他人聊天時,大多會提這經驗。

然而,所有聽聞者最後皆以「驚訝、不敢置信、覺得噁心」等反應做為談話的句點。

怎麼會這樣子?

我當時在進行這活動時,只有一個想法,我擔心弄傷他:因為,我沒有整隻手塞進對方肛門的經驗、當時沒有手套供我使用、我沒有剪指甲…..

雖然,在玩的過程中:糞便屎尿會沾滿我的手、整隻手塗滿潤滑劑很奇怪、看到自己前手臂(幾近到手肘關節之處)深入一個人的肛門時,覺得很奇怪(他的肛門擴充地真大呀!怎麼辦到的呀!?)、有時候會找不到身體的支撐點(因為手已經沾滿了糞便,實在不敢隨便往牆上依靠!)。

但是,我沒有覺得噁心:我以一種學習、且充滿感謝的眼光看著他,我以一種擔心、戒慎恐懼的態度細膩地注意整個過程、他的反應,我以一種好奇的心情,嘗試著以不同的姿勢、方位與力道,想取悅他……

手沾滿了潤滑劑、糞便屎尿,那,又怎樣?完事後,清洗乾淨就好了,不是嗎?畢竟,玩一零的時候,一的老二也是會沾滿這些東西,不是嗎?我是這樣想的!

這只不過是種種性遊樂的方式之一,不是嗎?有那麼特殊與不一樣嗎?

不過,完事之後手會很酸。這倒是我所沒有料到的事情!

在性交之前,我沒有料到他會要我拳他(此處,「拳」當動詞!)!只是,在玩的過程中,很明顯地,我的老二沒有辦法徹底地滿足他。所以,他就試著把我的手往他的肛門塞:一開始,先放一根手指頭(通常是食指)。一會兒,三根手指頭就進入了他的肛門(或直腸)。沒多久,整個拳頭進去了。最後,整個上手臂就被他的肛門吃了。

這過程中,一直塗抹潤滑劑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此外,要很注意他的反應與表情,以便隨時調整自己的姿勢與力道。

在我的價值中,做愛是一種享受;所以,注意他的感覺是痛、是苦或是爽,對我而言,則是一件重要的事;(也許,某些人喜歡痛苦所帶來的快感,那又另當別論!)

不可否認,這是一段很特殊的經驗。然而,在我經歷過一與零給我的衝擊後,初次遇到拳交,我反倒沒有驚慌失措。我只是,把它視為種種性遊樂的方式之一:原來,這就是拳交呀!原來,拳交的經驗是這個樣子呀!原來,我不會排斥拳他人!原來,拳交要考慮的事情竟是這些呀!

於是,在聽到我朋友又一次驚訝時,我只是靜靜地問著:「這倒底有什麼不一樣呀?」只不過,把插入肛門的東西,從老二、假陽具、肛門環,置換成手臂,不是嗎?

真地就只是這樣,不是嗎?




  • vollenca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個人情色經驗記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694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122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