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8,2006 16:42

氣憤到同情

重讀補記:自己再重讀了這篇短文,因文中有寫到施明德、許信良兩人,十多年後,該兩人皆從被尊敬的賢士沉淪為反台灣、賤民主的變節者,想滄海桑田,人心竟也有如沃土墮為穢泥者,實不勝吁噓!(2006.11.08)

                   氣憤同情

                         --「美麗島事件10週年特刊」專文。

                                                                  /林央敏(1988)

    一九七九年八月,我退伍,回到桃園大溪的尾寮任所。我原想在這個小山村深藏幾年,重拾已荒廢兩年的文學。可惜山村漸小,無法維持學校的班級數。於是十一月底我調下平地,栽入人心不古且處處羈絆的紅塵。

    但是,如果沒有這次遷移,我也許不會用沈痛的心情來看待十二天後的「美麗島蒙難」。

    我在前任教師移交下來的辦公桌裡,發現一堆許信良先生的「風雨之聲」節錄本。觀念裡,許氏是剛被卸任的「壞縣長」,已離台赴美,他的書令人畏懼,想丟掉,但不忍,因為我愛書,卻又怕被發現我有這些書,因此我把它們藏在一個學校廢棄的破倉庫裡,就是我住的地方。

    收藏這些書,心裡總覺得不安,那心情就像初中時偶而撿到「共匪」的空飄傳單那樣,若是留著,就經常害怕被抓。就在這時美麗島「爆發」了,姚嘉文、林義雄......,許多「陰謀分子」被抓,不久立法院通過逮捕黃信介,只有「大奸」施明德脫逃,但一個月後也遭逮獲,警察發現施明德經過整容。接著這些人都被我們大有為政府控告叛亂。這期間,所有報紙電視都在「報導」這個事件,說:「暴徒」很兇狠,警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個婦人跪地哀求暴民停止打憲警,可憐的人民保母躺在醫院裡......,然後各種叛亂「證據」出土,指出他們與共匪勾結,受共匪指使,意圖顛覆國家政府。某人是叛軍總指揮,誰又負責策劃某地造反,什麼幾人小組,事成後誰任某地司令官......,看得令人膽戰心驚,所有傳播工具一致討伐這些美麗島陰謀叛徒,全民已皆曰可殺。我也讀得很憤慨,不過憤慨越來越弱,到了那些所謂「證據」出土時,我的憤慨已變成疑惑了。改變的原因之一是我讀了〈風雨之聲〉。

    「叛亂犯」中,許信良也是首謀之一,因此我更耽心那些書,一夜我拿出來準備毀掉,可是我想:這樣一個被英明政府撤職的「大壞蛋」,當初怎會以壓倒性的票數擊敗「政府」(國民黨)  提名的人而當選縣長。(選舉那年,我剛入伍受軍官基礎訓練,在軍中聽了許多不利於許氏的教育) 於是基於好奇,就在夜裡偷讀了〈風雨之聲〉,讀著,一股生自內心的悲情和憂憤交織著。我是農家子弟,書裡敘述到的許多國民黨的苛捐暴政,我都親身經歷,一一浮現腦海,歷歷如繪。我備受感動,並欽佩許氏在省議會的反對之聲。

    於是我重新思考,才片斷地了解台灣人民苦難的根源,尤其是農家的悲慘命運。想著,他們這些真正為國為民的議員、義士怎會是偏激暴徒呢﹖......

    許多疑問不斷困惑我、衝擊我、也使我矛盾。直到一九八○年的二二八那天,林義雄義士的母女在國民黨特務全天候「保護」下竟慘遭殺害,還找不出元凶的事件發生時,我已滿懷同情了。也因此我才領悟曾經讀過的話--文學家要關懷社會,反映現實人生,尤其要做悲苦階層的代言人。

    ----1988年12月9-10日凌晨子時作。刊於1988.12.10,民眾日報第三版「美麗島事件10週年特刊」。


  • yam_tw_poem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華語散文-發表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97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439695

    回應文章
    可敬的文人隨遇而安
    愛書人會從書中挖寶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回朔歷史始知台灣人民的苦難
    林老師啊!
    真相就靠您們了
    | 檢舉 | Posted by 高月員 at November 12,2006 19:29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