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5,2006 10:39

醜化變真相的兩個面向

2006.09.15追記:整理舊文,重讀之,再想到2000年政黨輪替後的政治、社會、新聞等等之亂象,論者常口頭禪似的說這是「藍綠對抗」、「政黨惡鬥」的結果,實因乃是泛藍黨人的不理性之惡意對抗、有意作亂造成的,由於台灣人民慘遭國民黨專制政權所完全控制的教育、傳播洗腦了五十年的關係,多數人腦中仍存在著國民黨化的、中國化的那種不良的意識型態化石,因此縱使政黨輪替了,但受深深洗腦且未自我覺醒的人及團体那種反台灣、鄙台灣、欺台灣的心理仍然作用著,以前他們鎮壓言論自由、不准新聞自由、因為「自由」只能握在他們手中,於是他們竊據政權(非經人民選舉而執政)時,總以國家機器的身份專事醜化別人,如今自由被釋放了,台灣人合法執政(依民主法則程序而執政)時,他們便假藉議員言論免責權及新聞自由繼續醜化別人,舉凡非我族類而有影響力者,都醜化之,所以從李登輝開始走本土化路線起,他們便開始醜化李登輝,而陳水扁是當今台灣人的第一家庭更是他們要醜化、羞辱、打擊的目標。看來,在當今文教傳媒仍舊充斥著舊國民黨幽靈的現實環境下,台灣要走向正常民主國家的這條路還很長,唉!

  醜化變真相的兩個面向

                                       /林央敏(1988)

    一九八O年代的台灣,流行著「醜化」與「真相」這兩個字詞,而且情況很熱烈,這正好反映出一個社會的言論尺度、報導角度,以及述說者的勇氣、良心、評判態度、認知能力、思考方式等等都有了大幅度的轉變,這種轉變是好的,它必然使不是真相的「醜化」瓦解,同時也使不是醜化的「醜化」成為真相;這樣,歷史才會趨於公正,社會才能轉向正常。

    在極權國家,獨裁者擁有幾乎操縱一切的力量,包括解釋歷史和撰寫歷史的權利,然後透過他所控制的教育權和新聞廣播權,將每一件歷史導向有利於自己而不利於異己的方向在進行--這裡所謂「歷史」是指土地上所發生過的事,或剛剛發生過的事(新聞)--除非事不關己時,才有可能出現較為客觀的記述,因之,有些真相會遭到扭曲、顛倒而醜化,也有些實在是醜陋的真相會得到粉飾、掩護而美化。這種現象似乎是人類傳統社會的一種常態。反過來說,就是理想社會的一種病態。
    在獨裁強人還掌握絕對性的生殺予奪權力的傳統社會裡,社會上很少出現反抗「當代歷史」的抗爭,因為很少人敢於抗爭,於是很多「不是真相的醜化」和「不是真相的美化」都會被人當做「真相」而相信著。但是當傳統社會日趨崩潰,理想社會正漸露曙光時,原本看起來和諧安定的社會就看得到抗爭了,有了抗爭,真相與醜化也就產生對抗,兩者逐漸易位,各自還其本來面目,原來被當做是蓄意醜化的某些記述其實是真相,而原來被相信是真相的某些記述其實是一種蓄意醜化(或美化)。一九八○年代的台灣正好出現這種「歷史過渡」的現象,這毋寧也是一個不自由的高壓社會正走向民主的開放社會的必然現象。
    「醜化變真相」的第一個面向是「不真實的歷史被當做真相」,比如美麗島事件,在過去,國民黨利用其一手控制的文宣將美麗島人士醜化為偏激、野心、異端、叛亂份子,「導演」事件並扭曲事實,說某些人接受所謂「共匪」的指令,想以暴力顛覆政府,同時非法查禁一些反映真相的海內外報導,使島內人民都相信國民黨醜化過的歷史是真相,因而全島人民一面倒的對美麗島人士群起而攻之,眾人皆曰可殺,但是,在另一方面,事件過了幾年後,曾有些不畏死的「新聞良知」,如「黨外雜誌」突破獨裁者的言論禁忌,把事件的真相報導出來,而重新流入民間耳朵,喚醒被假象蒙蔽的頭腦,人們才知道美麗島諸人其實是真正的反共義士,也是為民主為自由的鬥士。這時,國民黨控制的報紙、官方、及某些不明就裏的人都說黨外雜誌在「扭曲事實、醜化政府、誹謗政府與民眾的情感」云云。然而到如今,事過境遷,大獨裁者死亡,言論禁忌被大幅度打破之後,許多較有新聞良知的報紙也開始報導真相了,這時,人們才知道原先被官方指為「蓄意醜化」的內容才是真理,或者很可能是真相,這就是「醜化變真相」的第二個面向。
    最簡單的例子莫如章孝嚴、章孝慈這兩個兄弟的身世,在蔣經國生前,報紙絕不敢提起,頂多只有「特殊背景」、「與層峰的關係」等語,可是蔣「大統領千秋」之後,比較明確的「庶出」之語就出現了,到了翻案風大起後,更明確的話如「(章氏兄弟)與蔣故總統的父子關係」等語,少數記者已不再害怕使用。幾年前,當知情人士與黨外雜誌在說章孝嚴是蔣經國的非婚生兒子(私生子)時,曾被當做是捏造事實或是在「醜化蔣總統」的形象,然而到今天,「醜化變真相」,既是事實,也就不是「醜化」了。
    前述第一種面向使社會充滿假象,必須經過第二個面向的導正,歷史才能漸漸返璞歸真,國家社會才能回復安定、正常,因為製造一個假象,必須再製造更多的假象去維護它,就像要使謊言免於「破功」,唯有再說一百次謊言。這種充滿假象的社會自然不會正常、開放,則文化自然也會畸形發展。台灣社會一九八八年發生的翻案震盪,可以說是台灣人民公開導正歷史文化的第一步。

    ----1988.05.18作。刊於1988.08.12,台灣時報副刊。


  • yam_tw_poem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雜文評論-發表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1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49799

    回應文章
    林老師 平安
    看完本文,最難以忘懷下面這段話.
    尤如您文中所言「醜化變真相」,既是事實,也就不是「醜化」.這個社會充滿了假象,必須經過導正,歷史才能漸漸返璞歸真,國家社會才能回復安定、正常,因為製造一個假象,必須再製造更多的假象去維護它,就像要使謊言免於「破功」,唯有再說一百次謊言。這種充滿假象的社會自然不會正常、開放,則文化自然也會畸形發展。台灣社會一九八八年發生的翻案震盪,可以說是台灣人民公開導正歷史文化的第一步。
    謝謝您
    | 檢舉 | Posted by yy at November 17,2006 16:21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