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1,2019 11:31

唱校歌

唱校歌的場合,一直都是我尷尬的時刻。

尤其是在大學的時候。

嚴格說起來也不是那麼常有的狀況。

學校是遠離台中校本部,獨立於合江街及民生東路的台北法商學院,充其量一個學期一次的法商學院週會,內容不外是校長致詞或是什麼政令宣導的,結束之後,總會有個儀式連結在校同學與校方用以強調向心力,很顯然地校方把校歌當成這個儀式最主要的一部分。

我不會唱校歌。

更精確的說法是我連校歌歌詞,旋律等等一概不知。

會讓我如此狀似冷漠,彷彿局外人般在大家引吭高歌時,只能囁嚅不安尷尬無比的原因是我根本缺席了校歌教唱的新生訓練。

學校的校歌理應不會在廣播電台的流行歌曲排行榜上播放,歌詞的陌生、旋律的不熟悉,都有千百個捍衛自己的正當理由。

反正後來的週會我都直接翹掉,免掉了任何罪惡感,或者說讓翹課的罪惡感掩飾掉不會唱校歌的罪惡感。

小學四年級時,從市中心的公立小學轉到市郊的教會私立小學。

印象中好像唱校歌的頻率頗高,旋律雖然熟悉,但是我也一直都不會唱。 音樂老師大概不會因為每年才兩三個插班生,然後大張旗鼓地每年重新教唱,是否意味著轉學生理應自己找人學習的這種思想在內就不得而知。 不過我還依稀記得校歌的第一句似乎是:

「台南古都文望高」接下來我都是用呼隆的方式濫竽充數過場了。

國中的校歌完全沒有印象,一點點都沒有。 Not even a little bit。彷彿記憶中完全被抽離了這一段時期抑或是根本沒有在自己的生命中度過這一個階段。

我猜,現在還能從頭到尾唱完的校歌可能只剩下高中的校歌。

  • tuterence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冬雷震震夏雨雪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2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99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