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9,2009

我親愛的臭皮囊-009-

845323149_821b3ae7e3.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前些天和一個死會的朋友聊天,他向我抱怨,一個他曾喜歡的人最近也死會了。
我問他,既然曾喜歡過人家,人家死會了你幹嘛不高興?
他說就是因為曾喜歡過,卻礙於自己已經死會的身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嘆。

是啊,相見恨晚。

我咀嚼著他說的這四個字,並反覆思考著:死會的人有沒有資格說這句話。
若是你,大概會說「死會的人還不好好珍惜另一半,光想著其他男人幹嘛!」吧。

真是這樣嗎?為什麼死會的人就沒有這樣的權利?所謂的另一半,某種程度上來講,
不過就是少了相見恨晚的感覺,然後又比較幸運地在一起的對象而已,不是嗎?
當然!前提是你喜歡對方,對方也喜歡你,但這不是我想跟你討論的範圍。

那個死會的朋友說,他也不是不喜歡現在定下來的對象,只是有一種太早決定的疑慮。
我看著他,沒說話,想著:或許是因為他還年輕,不覺得感情要找到歸宿有什麼困難,
才會有「這個不錯,那個也不錯」的思考,這無關對錯,只是他對於遺憾的解讀而已。

後來問過幾位朋友,他們說遺憾是造就現在的自己所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也就是說,
如果沒有當初那些「得不到」、「失去過」,就不會有現在對某些事物的珍惜。

親愛的臭皮囊~
這樣,你懂了嗎?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00:41回應(3)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February 11,2009

我親愛的臭皮囊-008-

3222311218_d0a145705d.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你知道嗎?人類似乎是一種很喜歡慶祝的生物。
跨年、春假、情人節、母親節、端午節、父親節、中秋節、聖誕節,還有生日。

人們說,因為這些日子值得紀念,所以不管怎樣都該做些什麼來慶祝一下。

於是我們可以人擠人地看煙火,就為了那短短幾秒鐘的倒數和炫麗;
於是我們買金莎巧克力,而不是在平常的日子讓對方知道你愛他;
於是我們買康乃馨、刮鬍刀給爹娘,而不是平時多幫忙打掃家裡;
於是我們唱著叮叮噹,然後總是期許明年更好,而沒能在今年多努力一些。

想想,我是不是也可以為臭皮囊你列個節日呢?
六塊腹肌節、胸肌節、濃眉大眼節、二頭飢節、蹺屁股節。
我想,當這圈子裡有人對你說「你身材好好」,意思大概跟「恭喜發財」是一樣吧!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22:58回應(1)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February 8,2009

我親愛的臭皮囊-007-

3186630741_1c981a7fda.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前些日子天冷又天暖,你也經歷了喉嚨不舒服、發燒、全身痠痛等症狀,
用自己的身子體驗了冬天最容易患得的感冒,幸好現在已經痊癒了。

跟你分享個故事:

某男X是圈內人,活了二十幾個年頭從沒跟別人交往過,當然他並不覺得這有什麼。
他不需要將「一個人也很好」當作如同「太陽會從東邊升起」一樣的真理信奉,
比起身邊有沒有另一個人相伴,日子過得是否快樂、有趣更是他追求的生活。
儘管對愛情不太抱有幻想的他,最近好像也被春神眷顧,開始有了曖昧的對象。

O是X在網路認識的朋友,一開始X也只當O是一般的朋友,但或許是日久生情吧,
X開始覺得O還不錯,但他堅持說絕對不是因為和對方做過愛才開始對對方有好感的。
總之,他們之間的互動變得比以前頻繁,連談話的內容都比跟其他網友來得多且深入,
在外人看來彷彿熱戀的小情侶,通常我們稱這種情形叫曖昧,你大概知道是什麼吧!

X猶豫了,雖然跟O相處起來還蠻快樂的,但他不知道該不該或能不能跟O 在一起。
畢竟過去二十幾年從沒有過戀愛的經驗,他不曉得在一起後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在一起後,繼續現在做的每件事就好了」有人這麼告訴X,但他卻一臉疑惑的樣子,
因為他看過、聽過太多身邊的朋友,都是因為認識而在一起,然後因為瞭解又分開,
他總覺得在一起後,一定會和現在的感覺不一樣,他這麼堅信著卻又不懂得怎麼描述。

『試試看吧。』

就算你心中有很多疑惑,就算還不懂得什麼是愛情,至少現在的你有機會去瞭解,
「試試看」這種話不是要你抱著「玩玩」的態度,而是給自己跨出第一步的機會,
儘管你覺得自己不夠浪漫,儘管你不懂得甜言蜜語,儘管你沒有太多的心理準備,
對現在的你而言,要的不是天長地久,而是一種學習過程,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

愛情是一朵生長在懸崖絕壁邊緣上的花,想摘取就必須要有勇氣。
(The Love is a growth at unique the flower of the precipice edge,
wanting to pick it has to be courageous.)---William Shakespeare

才知道,原來令人卻步的不是走向懸崖,而是摘取花朵。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6:29回應(3)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February 3,2009

死亡,然後一點腐朽的味道

2415821884_aed475dd25.jpg







一個多禮拜的年假,經歷的過程覺得很慢,直到回台北的此刻才又覺得太快。
阿公說明天是農曆立春,表示說春天正式來臨,不再會有像前陣子那樣的冷天了。

用了一個不討喜的標題作為新的月份、新的開始,我知道很煞風景,但也無奈。

過年期間,咱們國寶級演員阿匹婆逝世,我媽說這兩天她要回屏東恆春老家,
因為外公好像也快不行了。接著就是今天回台北,上網收信一看,發現一位
所上的教授也在這禮拜五要舉行公祭,著實讓我嚇了一跳。而就在正要寫下
這篇文章的同時,網路新聞報導聖嚴法師也離開人間了...

電影「班傑明的奇幻旅程」中說道:
因為我們早晚要面對某些人的離開,所以才知道他們對我們而言如此重要。

---
說說過年。

除了寄回一箱論文的書要看外,大部分時間我都到村子的廟裡,因為阿公住在那兒,
剛好遇上過年期間,很多人到廟裡要安太歲、點光明燈,阿公因為寫字不快,
而且村子裡其他一些應該要來幫忙的人都沒出現,所以大多數時間都是我在那兒代打。

除了寫得手痠外,確實也感受到台灣人對於神祇信奉的虔誠,畢竟在這個嚷著
經濟不景氣的年代,大夥兒安太歲、點光明燈還是不手軟。在我們這不算大的廟裡,
一盞只要三百,儘管如此,過年這一個禮拜期間安太歲、光明燈加上信眾的香油錢,
大概也破二十萬,雖然比去年少了些,卻還是可以看到宗教對於人民心靈寄託的重要。

寫論文加上當廟公,這個年其實沒什麼機會出門,好像也只有三、四次吧。
一次是表哥一家子回來,連同阿公、三叔一家和我們家三個小孩出去用餐;
一次是高中同學約了去吃飯,有趣的是她還借我試開她跟她爸借的汽車,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握方向盤,我們在離鬧區不遠處的體育館旁的一個停車場空地練習,
妙的是,我邊開她還邊跟我分享她的家庭、她生命中的二個男人,還有她的未來規劃;
一次是跟我媽去逛菜市場,意外地發現那裡有個長得像原住民的帥哥,開心的一天;
最後一次就是把寄回家的paper再寄回台北,還順便寄了一箱零食,也很開心。

或許是幫媽祖婆做事,所以祂給了我一點好報:
我阿公把他的消費券全都給我,我媽另外也給了我1000消費券,再加上我自己的,
手邊總共有8200,剛好之前桌機掛掉,終於可以趁這機會讓它復活,阿彌陀佛。
然後原本打算用自己存的錢付這學期的學雜費,結果今年還能拿紅包,等於可以用
這筆收入解決掉這個支出。

雖然我不太相信算命,但我看電視或報紙都說今年屬老鼠的運氣會不錯,
星座是獅子座的也會很好,我想,今年到現在為止,確實可以說還算幸運吧!
希望這樣的運氣可以延續到論文寫完才是,感恩。
---

很好,寫了篇很記流水帳的文章,現在腦子也擠不了太多文謅謅的字句啦,喵。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7:47回應(2)引用(0)生活記事

January 12,2009

迂迴

2441278998_45bb17f659.jpg








『剛結束一段戀情』

看他在部落格留下這句話,讓我忍不住想留言問問他,但終究還是沒開口。
他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說朋友其實有點太自我抬舉,畢竟跟對方
只互相留言過幾次,加上見一次面罷了,這種程度連點頭之交都不到吧!

雖然彼此留下MSN,對話記錄卻連一頁A4的word檔都填不滿。我將游標指向
他的暱稱並輕點二下,螢幕跳出顯示著他照片的對話框,忽然我想起那次見面。

一個炎熱的中午,他離退伍還有幾個月的時間。趁著某次放假,他和我約在
西門町六號出口,「吃壽司吧!」他提議說,於是我們到捷運站旁的壽司店,
邊吃邊聊,就像其他網友一樣,儘管在網路上已經有了初步的互動,見了面的雙方
還是只能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打算啥時畢業?」、「退伍後要幹嘛?」...。

接著,我們晃進誠品,開始一段彼此都更沈默的互動。
他似乎喜歡設計類的書籍,看他站在離我數公尺遠的設計類書區,靜靜地翻閱。
我捧著一本書,目光卻投往他身上。因為有點距離,所以我清楚地觀察了他的身形:
不高,目測大約165~167公分,簡單的背心、短褲加球鞋,外加一頂阿兵哥為了
遮掩短髮都喜歡戴的鴨舌帽,手臂前端較黑,我想像他穿著T-shirt曬太陽的樣子。

逛書店應該是很無趣的約會行程吧?

道別後的我這麼想著,但比起初次見面就要聒噪地猛聊一番,或許我還是比較喜歡
這種逛書店或看電影這類靜態的活動,儘管這對兩人的互動與認識沒太多幫助,
果不其然,在捷運站說再見後我們就再也沒見過了,就連MSN也幾乎不再講話。
「可能我不是對方的菜吧」每次碰上這種一面之緣的網友,我總習慣這樣自我安慰。

留言、聊天、見面,我們或直接或迂迴地在虛擬世界互動而認識,每一次的開始
就像走進一條不確定盡頭的路,正因為不曉得終點或途中會有什麼,所以步步小心。

「失戀了?心情還好嗎」最終,我還是沒把句話丟出去,關掉視窗、離了線。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20:12回應(1)引用(0)生活記事

January 10,2009

釋字010:【安全感】

2504714736_90c72217a9.jpg







被別人抱在懷裡會油然而生的一種感覺。

---
高二那年的某天,我走下校車,正在往家的路上走著。
愈靠近阿嬤家門口,愈發現不對勁,因為庭院搭起藍色的尼龍布棚,
那是鄉間的習俗,是家裡有人過世才會搭起的棚子,我慌張地走進去。

第一張映入我臉簾的是阿公哭得傷心的臉,是這輩子第一次在我面前哭的臉。
我穿過好幾位正在幫忙處理的大人身邊,來到祭拜神明、祖先的祠堂,
是阿嬤,她安詳地躺在那兒,像睡著似地,我呆了半晌,一直回不過神。

在這之前,阿嬤才因為糖尿病而截掉數根腳指頭,剛出院回家休養沒幾天,
我們幾個孫子輩的卻沒能多陪著她,聽媽說阿嬤那時還有點怨嘆,
說我們這幾個小時後都是她(阿嬤)帶大的,結果現在卻一個都沒來看她。

我哭到無法自己,在從阿嬤家走回馬路對面的自己家後,我坐在桌前哭到顫抖,
我為阿嬤的離開而哭,我為自己沒能在她最想要人陪的時候多跟她講些話而哭。

其實阿嬤不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接觸死別的經驗,國中時住在屏東的外婆過世了,
可是畢竟跟外婆相處的時間很少,只有小時候在過年期間才會回去探望幾天,
相較之下,從小吃阿嬤煮的飯長大,甚至農忙時也會被帶去田邊看著的我,
確實因為阿嬤過世這件事而被深深地影響,那是種怕身邊的人好像會在某一刻
就又消失不見的念頭,從此以後,心裡的安全感就像被蘸溼的紙張逐漸模糊了。

---
扣除襁褓時期被爸媽抱在懷裡那種不復記憶的記憶外,一直到上台北前我還真的
沒有跟人擁抱的印象,有趣的是,我第一個抱的不是同學、朋友,而是在網路
認識的網友。剛接觸這圈子時什麼都想嘗試,頭幾次的擁抱、親吻帶點嚐鮮的
感覺,但在和幾位網友重複這些動作後,發現那不是我要的,那只是冷漠的
肢體接觸罷了。不過我還是很感謝那幾位網友,如果不是他們這種像是給我
機會練習的互動,也許我到現在還是一樣不太敢靠近碰觸別人或被別人碰觸。

直到遇見喜歡的人,我才重新習慣也喜歡上親吻跟擁抱,靜靜地,面對面或
背對面,兩個人或溫柔或緊密地抱在一起,感受來自對方身體的溫度和味道,
對我而言,那就是一種安全感,就算知道這一切可能不會長久,但當下總是
會有「如果時間就此停住就好了」的想法。擁抱,是我想和你相互依賴的片刻。

無愛,何以過冬?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00:51回應(1)引用(0)釋字

January 8,2009

青春

1471173259_cf622c19e5.jpg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你微笑著,不發一語。我知道,這是我等待許久的一刻。」

泰戈爾/漂鳥集 (Stray Birds)

------
2001年9月,忘了是什麼天氣,應該很熱吧南台灣,我想。升上高三的生活,
似乎嗅不到學測、指考這些對於17歲少年可能造成壓力的緊張氣氛,飯還是每天吃、
覺還是每天睡、網路還是每天上、閒書一本也沒少看過地繼續著自以為悠閒的生活。

偶然在書店翻開張曼娟的「青春」,促成我第一次和泰戈爾的詩句偶遇,
我帶著欣喜的情緒將這本書帶回家,再如進食般地反覆咀嚼裡頭的每句話,
看張曼娟以溫柔而暖和的筆觸,在字裡行間引用著泰戈爾的作品,彷彿吟詠。

青春,該用什麼樣的口氣、語言或文字來收藏呢?

我,或者一些和我有類似感覺的他人,或許都覺得青春已逝,只待追憶。
明明我們才不過23、4歲罷了,為什麼總不時興起一股往日無限美好的感嘆?

來到台北這二、三年,總覺得自己變得更世故。

記得大四那年是抱著「沒考上就去當兵」的覺悟在準備研究所。
「為什麼想來台北?」從考前到考上我一直問著自己這個問題,一部份原因是
因為想換個環境,雖然我很喜歡我的大學母校,但我希望可以到不同學校看看;
另外一個原因是射手男孩,因為他住台北,大學畢業後他當然也就回台北生活。

世故是不是不好?

某種程度上,是。因為變得不太敢信任別人,儘管口頭上對他人的言語肯定,
心中卻還是會保留些許空白,等待更多的互動去填補那些不確定的部分;
某種程度上,不是。正因為我們為自己與他人之間刻意保持距離,才有緩衝的
空間去衡量、觀望適不適合、投不投契,用另一種說法就是把傷害降到最低。

說穿,就是少了勇氣罷了。

沒有勇氣去相信第一次見面的人對你說「我喜歡你」是真的;
沒有勇氣去相信人家說「想跟你交朋友」是真的只想交朋友;
在這圈子裡,很多人勇於面對性愛卻懦於面對感情,於是總是孤獨。

兩個人,不勇敢,怎麼愛?
------

泰戈爾的那句詩,就我的解讀是在描述一種「默契」。
一種彼此相愛相惜,卻無須言明便已了然於心的幸福。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6:24回應(2)引用(0)生活記事

高雄

2515081181_0cc97d5bd3.jpg







最近看了好幾位住在高雄的網友的檔案,忽然想起自己和高雄的故事。

還沒上幼稚園前,有段日子我和哥哥被爸媽帶到高雄同住,依稀的印象裡,
要被爸媽帶上車的那天我哭得死去活來,就是不肯離開阿公阿嬤身邊,
人嘛,總是在習慣了周遭環境後就不太想改變,我想我小時候就有這種體悟了。

不過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哭了、累了、睡了,然後醒來就到高雄了。
當時住在鳳山那一帶,印象中離房子不遠處有一個很大的廣場(或操場),
至於到底是鳳山的哪裡,我壓根兒沒有記憶,或許改天應該帶我媽下去,
去找找當年租房子的地方,還有他們年輕時撫養小孩的辛苦回憶。

上幼稚園後搬回台南,一直到國小二、三年級吧,因為媽媽身體不太好,
在高雄長庚開刀住院,需要人照顧,我被連哄帶騙地跟著小表姊一起在
醫院陪了我媽好幾天。很奇怪吧!為什麼會要一個只會耍任性的小鬼待在
那兒,這問題我一直沒有問我媽。就這樣,我在長庚也跟著住了好幾天,
剛好那時是學校放暑假的日子,所以對功課什麼的完全沒有影響。

有一次我媽帶著家裡三個小孩去拜訪住在高雄的阿姨,順道在他們家裡
住了幾天,印象很深的是某天晚上我要洗澡的時候,阿姨家的水龍頭
開了卻沒水,結果我輕拍了幾下,馬上噴出如泥流般的濁黃液體,
嚇得我那晚只用毛巾沾冷水擦完身體就換上新衣服走出浴室,從此我對
高雄的自來水有很長一段時間就停留在「很髒」的不好印象。

然後到了大學時期,高雄似乎就成了台南、嘉義以外我最常去的城市。
不管是迎新、實習或是找朋友,到訪高雄的比率遠高於其他地方,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對高雄一直存有一股莫名親切感的原因吧!

有趣的是,除了我之外,射手男孩跟高雄也很有緣,但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2:40回應(1)引用(0)生活記事

January 6,2009

Google

2568436053_a9734f5d0d.jpg





我在Google上鍵入「快樂」,約有188,000,000項符合快樂的查詢結果;
我在Google上鍵入「悲傷」, 約有22,600,000項符合悲傷的查詢結果。

微微一笑,我慶幸著這世界快樂還是多於悲傷的,是吧?

來到這城市後,我開始有了屬於城市裡的習慣:
我習慣在校門口的星巴克點一杯咖啡,然後呆坐在落地窗旁的位子整個下午;
我習慣在週末的下午到西門町晃一圈,然後走進唱片行、戴起耳機試聽音樂;
我習慣在租屋巷口隨意搭上一輛公車,沿著風景凝望,邊哼唱曲調直到終站。

「是城市寂寞,所以人孤獨;還是人孤獨,所以城市寂寞?」
他在部落格裡像張跳了針的唱盤似地,饒富興味地用不同文字探討這個問題。
天殺的,老實說,我並不喜歡和人討論快樂、悲傷、寂寞、孤單這些情緒,
或許這和我的想像力貧乏有關係,比如說,今天有個女孩說她和男友分手了,
「我很難過」她說道,然後我就會陷入當機的狀態,思索著該怎麼回應下去。

我在Google上鍵入「難過」,約有24,100,000項符合難過的查詢結果;
我在Google上鍵入「安慰」,約有20,300,000項符合安慰的查詢結果;

我會難過,但並不懂得大多數他人的難過,於是我悲傷,大多數他人也悲傷。

這是我最後一個染上的習慣。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00:20回應(2)引用(0)生活記事

January 2,2009

我親愛的臭皮囊-006-

17726872_c7f520e14b.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聽說,人死前會在腦中浮現過往人生的每一幕,像跑馬燈一樣。
而每年到了年底,人們總像將死一般,為過去的一年做總結,
或哀嘆、或高興、或遺憾、或沉默,用屬於自己的方式悼念著。

正確來說,你在這圈子的時間也差不多一年,說差不多的原因是因為
一開始你像個害羞的男孩,只敢在拓網的照片交友區出沒,這邊看看、
那邊晃晃,偶爾遇到覺得還不錯的對象,就記下對方的e-mail或msn,
等到認為可以鼓起勇氣後,才進行所謂的搭訕,那時的你遜多了。
(老實說,現在看來,當時的舉動比向路人問路都不如)

那故事你跟我提過很多次,對方是個在地球村當日文老師的20多歲青年,
帥氣中帶著自信,不高,但會是那種一笑起來就讓人不知道該往哪兒看的型。
初踏入圈子的你鼓起勇氣加了他msn,但是因為不懂得怎麼開口跟對方聊天,
所以常有一句沒一句地互動著,直到某天,你似乎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結果對方一個生氣就丟下「你以為你是誰」這句話,從此就再也沒看過他。

比起現在,一年多前的你確實口拙許多,慘的是外貌也是連自己都看不下去。
一般聽到「你以為你是誰」這樣的話,大概都會誤以為你胡亂跟對方約砲吧!

呵呵,連怎麼跟人聊天都還不懂的你當然沒有這樣的膽量,我知道那時的你
只是想要表達說,面對還不熟悉的網友,你需要多一點時間與互動才能熱絡,
但對方好像誤以為你是個驕傲的人,誤以為你不屑跟他講話,就算要聊天
也應該要由對方開頭才是...。我記得你說後來還有在拓網上看過對方的檔案,
我說如果有機會,你會不會想把話對他講清楚,你搖搖頭,沒多說什麼。

在拓網的這段日子,牽手、親吻、擁抱、做愛,所有你想嘗試的事全都做了,
這跟你當初想像的有什麼差異嗎?同志的世界是可愛、醜陋、光明、墮落?
msn上的名單、手機裡的通訊錄都是增了又減、刪了又加,像個無限輪迴。

我親愛的臭皮囊,請和我約定,無論肉體上親吻過多少雙唇、躺過多少胸膛,
請堅持心靈上永遠一次只擺放一個人的影子,也許不能一輩子,但也請珍惜。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8:25回應(0)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釋字009:【張惠妹】

92789.jpg










男人愛、女人愛、 Gay更愛的台灣原住民歌手。

1997年,我剛結束國一生活,邁向國二。
同年,學校考量國三升學壓力比較大,所以決定在二年級辦畢業旅行,
地點在中部的廬山溫泉區附近,那晚我們正從住宿的旅館要徒步走往晚餐的地方,
還記得那是 一場烤肉大會,廣場上還有老闆自設的卡拉OK,好不熱鬧的一晚。

當晚忘了是誰,正當大夥兒吃吃喝喝正開心時,被拱著跟老闆借了卡拉OK唱歌,
你知道一旦有人開了頭,後面就會有越來越多人搶著拿麥克風,也才驚覺原來
同學們表面上都裝作害羞、拘謹,私底下都不曉得偷練多少歌曲,為的就是這一天啊!

正當大家邊唱邊聊時,耳邊響起一陣有點熟的音樂,是阿妹的「原來你什麼都不要」。
我忘了那天是誰唱了這歌,但老實說,在那天之前我並沒特別注意張惠妹這位歌手,
只覺得她的歌旋律不錯,但歌詞的意義對當時才13、14歲的我而言,是艱深了點。
當年,張惠妹已經發行個人第二張專輯【Bad Boy】,銷售達135萬張,打破張學友
在1993年【吻別】所創下的記錄,並成為張惠妹個人歌唱事業的銷售冠軍專輯。

從畢業旅行後,我成了妹迷,班上同學也知道我喜歡這位來自台東的原住民歌手。
平常家裡給的零用錢,我開始慢慢會存起來,當年一張CD大約NT.250~NT.300,
因為住家裡的關係,其實不常花零用錢,所以漸漸地開始會把錢拿來貢獻在CD上。

先是把第一張【姊妹】和第二張的【Bad Boy】買起來,接著《妹力四射》、
《牽手》、《我可以抱你嗎?愛人》...一直到《勇敢》,全成了我CD櫃裡的收藏。
除此之外,我還特地去買了本剪貼簿,把報章雜誌上有阿妹的新聞全剪了下來,
雖然現在回頭看這些東西會覺得好笑,但也證明了我曾是個追星族吧(笑)。

印象很深的是,當年阿妹為張雨生錄製的單曲《給雨生的歌 - 聽你聽我》,我在唱片行
一直找不到,卻因緣際會下在某家書局的CD專區發現,當下的心情很激動、很激動,
像是碰上一個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你熟悉它的旋律、它的歌詞,還有它背後的故事,
那時身邊沒多帶錢的我,還轉頭跟我妹借錢,不管怎樣一定要把這張單曲帶回去就是。

比起其他人,張惠妹出現在我生命裡的時間慢了一年。
很多人或許和我一樣,從當年只能看著歌詞本跟著哼唱,卻不懂得意思的男孩,
到現在經歷過一些人、一些事後,才從阿妹的歌聲中理解那些過去懵懂的一切。

或許正如父母輩們喜歡鄧麗君、鳳飛飛,張惠妹也將成為我們人生裡的一段美好時光。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2:06回應(2)引用(0)釋字

December 30,2008

雨天

1660010128.jpg








下雨了,是那種比毛毛雨大卻又不及傾盆大雨的程度,
好吧,我承認描述得很爛,我一向不怎麼會形容天氣狀態。

蹲坐在床頭,讓窗戶半掩著,上半身迎著微寒的風。
我不抽菸的,但當下卻很有想在嘴邊叼著煙的衝動,
我知道那不是耍帥,有更多的成分是處在一種徬徨。
面對今年的最後一週,腦子裡忽然迴轉起這12個月的一切,
有種來得太快、去得太急的驚醒,然後就不知所措的無力感。

出門了,我還是不習慣這說來就來的雨天,特別在這城市裡。
與其說是討厭下雨,不如說是不喜歡身體、衣服被淋濕的感覺,
如果場景換成咖啡館,右手捧著卡夫卡、左手端著曼巴也不錯。

偶爾我會在洗澡的時候,將蓮蓬頭用力轉開,然後兀自站著,
趁著還沒脫下身上衣物,任憑水流恣意地浸濕自己,從頭到腳。
我想感受被雨淋濕是什麼樣的觸感,也許哪天和情人分手用得上,
我試著在水流間掉淚,體驗雨水和淚水分不清的情況,但總是失敗。

忽然,我想起你的體溫,還有當貼近你胸膛便可輕易聽見的心跳聲。
那晚也是像這樣細雨紛飛的日子,在你房裡的我卻絲毫感覺不到寒冷,
其實我想認真滴出幾滴淚,想讓你知道,不懂你的心的我有多徬徨,
但最終還是哭不出來,只能用沈默的雙手緊緊地抓住、抱住你的溫度。

誰能體諒,我有雨天;偶爾膽怯,你能瞭解?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8:22回應(3)引用(0)生活記事

December 29,2008

我親愛的臭皮囊-005-

DSC02489.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跟同志有關的電影都要扯到感情、性愛呢?
慘的是,這些內容大多都以悲劇收場,好似對你們這群小玻璃的詛咒似的。

其實你也希望蜘蛛人邊噴著蜘蛛絲,邊把你從八爪博士手中救出來;
其實你也幻想超人右手高舉、左手擁著你飛上天際,帶你看全世界夜景;
其實你也渴望布魯斯韋恩開著重機載著你,在高譚市逛街、玩樂。

同志崇拜英雄嗎?我不曉得。
但在這圈子待了一陣後,或許可以理解為什麼電影呈現的都是那些東西,
就某個角度來看,這些電影確實凸顯了同志世界的現況,帶著無奈的現況。
記得有人說過,同志就是因為在這社會裡屬於少數,很難發現彼此,
於是只要找到機會,就像要繁衍下一代似地拚命做愛,聽起來會不會很可悲呢?

最近把奧田英朗的「六宅一生」看完了,裡頭敘述著各式各樣的社會小人物,
他們想要追求幸福,但方法似乎用錯,結果只能一步一步往偏離的軌道邁進。
如果這些角色都換成同志呢?讓我惡作劇地修改一下吧:
在破公寓獨居,每晚偷聽樓上做愛而自慰的自由文字工作者;
沈溺於性愛的素人AV丈夫,卻在拍片現場遇到自己的兒子;
偷拍自己漢人做愛並燒成偷拍光碟,意外大受好評的胖宅男...

也許你會說「世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人存在呢?」,喔不,翻開每天的報紙吧,
也許你就會相信這社會荒唐的故事並不少,隨手拈來都是讓人苦笑的新聞。

那一晚,我和你又看完一部韓國的同志片,結果我們還是一樣沒什麼反應。
為什麼呢?除了片中看似真槍實彈的床戲,你又記得多少可堪記憶的劇情?

今晚,我們抱著金剛狼的模型玩偶入睡吧!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23:21回應(4)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我親愛的臭皮囊-004-

DSC02489.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又想哭了,你這不爭氣的傢伙。
最近的你愈來愈常一個人坐在房裡的半身鏡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不是才聽你說喜歡上某個男孩,喜歡一個人怎麼反而讓你愁眉苦臉?

從小,你就是個感性的人。
看小叮噹會哭、看蠟筆小新會哭、看還珠格格會哭、看台灣阿誠也會哭,
唯獨電視上的愛情劇你卻從未哭過,你說,因為那時不懂愛情。

你不懂女孩不想理男生,他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地反應;
你不懂為什麼女孩站在街角微微地對男孩一笑,他卻落淚;
你不懂男孩離鄉打拚,女孩追到路口時淚眼婆娑的意思。

我親愛的臭皮囊,你終於還是懂得了,那種喜歡一個人的心情啊。
儘管你喜歡的是男孩,儘管這種喜歡在這社會還難以教大多數人接受。

當你喜歡對方,卻不確定對方的心意時那種叫人煎熬的感覺;
當你表白,卻只換得對方一句「我們還是當好朋友吧」的失落;
當你下定決心遺忘,卻仍在某首歌響起時忍不住落下遺憾的眼淚。

人說兩個人「沒勇氣,怎麼愛」,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你對他的那種喜歡,究竟是一時衝動,還是經過時間洗鍊的結果?
凝望著鏡子的你,眼神透露了似乎不確定的信息,小心呢!
當你決心牽起一個人的手時,請同時擔負起一切的包容與耐心,
或許愛是一輩子持續不斷的練習,但也請你好好珍惜每次的機會。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00:37回應(0)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December 28,2008

我親愛的臭皮囊-003-

DSC023311.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我想你是世界上最團結的...肉體吧!
我努力地仰臥起座、伏地挺身,想用線條把你們分開,卻始終得不到回應。

有時我會想,乾脆就放棄吧!這簡單多了,而且我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但不想服輸的我,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躺下、坐起、躺下、坐起,
或是用雙手撐著地面,有人給這個動作取了個不雅的別稱--「強姦地球」。

也許我的血液裡有被虐的成分,因為每次剛開始鍛鍊你的時候都覺得不順手,
可是一旦連做了幾組之後,不管是手臂或腹部都不自覺地開始熱起來。

就像半年前著迷於跑步的雙腿一樣,跑了10圈就想往15圈、20圈挑戰,
聽說這跟腦內啡(endorphin)有關,有人稱之為「跑步者的愉悅感」
(runner's high),是指當運動量超過某一階段時,體內便會分泌腦內啡,
愈跑愈HIGH、愈HIGH愈跑,直到體力耗盡的那一刻,這應該比做愛痛快吧?

我最喜歡空著肚子訓練你,特別是剛嗯嗯完的你狀態最好,你懂吧!
瘋狂地鍛鍊半個小時後,再狠狠地吃他個一頓,這是我跟你之間的小小幸福。

我親愛的臭皮囊,要記得,人的體溫是世上最美好的呢。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7:06回應(0)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我親愛的臭皮囊-002-

DSC023311.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或許是因為我們花了錢、買了票,所以我們期待在動物園裡看到不常見的動物。
如果有天,你在動物園裡看到些狗、貓、豬、雞,會生氣嗎?
這圈子裡的我們大多平凡無奇,於是偶然碰上孔雀、獅子、老虎之流,
便不自覺地想多看兩眼,儘管他們可能具有危險性,但又何妨?

老虎和獅子會覺得自己很特殊嗎?不知道,因為我覺得身邊沒種特殊的人。
修正一下,應該說平凡如我,獅子、老虎們不會理會,連被當獵物的資格都沒呢!
或許,獅子和老虎的崇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我們的敬畏與崇拜。

我親愛的臭皮囊,你知道你比動物園裡的傢伙們厲害在哪兒嗎?
豬、雞、狗、鴨一輩子就是豬、雞、狗、鴨,但你卻可能從平凡人變劉德華!
因為人類有種技術叫「整容」,你想變誰就變誰,期待嗎?
因為人類有種鍛鍊叫「運動」,你想變壯就變壯,渴望嗎?

如果哪天你真的變成這圈子裡的獅子、老虎,你還是我當初的臭皮囊嗎?
當你受到千人景仰、萬人崇拜時,你還願意跟平凡人當朋友嗎?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16:34回應(2)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

December 25,2008

釋字008:【保險套】

3097408980_4a1d4b7b41.jpg







戴了不爽快,不戴又怕悲哀的人類偉大發明

已經不是第一次買保險套了,但拿著這小盒子到櫃臺結帳,還是讓他略感困窘,
但他覺得要保持鎮定,因為遮遮掩掩的樣子反而更引人注目,他這麼認為著。

---
第一次親眼看到、碰到這玩意兒是在大學參加社團時,當然,不是跟人亂搞。
在系上學姐的拉攏關照下,他因緣際會地參加一個宣導防範愛滋的服務性社團,
想當然社團辦公室裡會放些套子也不令人意外,因為每次辦活動都會到衛生所拿,
甚至有時對方還會主動打電話來問需不需要,大概他們也有宣導的業績壓力吧!

記得第一個拿到的保險套是個天空藍的四方形包裝,上頭寫著「男人好自在」,
當時的心情就好像考試第一名,爸媽送了一台電動玩具一樣,有種神聖的心情。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紙製的外盒,看見裡頭是個銀色的小包裝,有個圓圓的形狀浮著,
他輕輕地撕開,緩緩地把套子拿出來,ooops!是一種奇妙的黏膩感覺。

他想起衛生所的小姐在活動上教導保險套用法的畫面及講解的聲音:
「先用嘴巴輕輕吹氣,確認哪一邊是正面,才不會套不下去,哈哈。」
(衛生所小姐大概是想化解在眾人面前示範套保險套的尷尬,努力地耍著幽默)
現在一個人在房間的他也模仿起同樣的動作,當然,他早就先把褲子褪掉,
套上去後又是一種沒體驗過的觸感,他緩慢地推著套子直到最根部。

弄好後,他像是完成一副畫作似地先對著自己的小老弟左右張望,
就好像父母親給孩子買了新年衣服,看他們試穿後的那種舉動。
他用右手握著,然後閉上雙眼,開始邊想著某些畫面邊套弄著,直到射精。

---
約過幾個網友,也發生過關係,令他訝異的是這些網友的房間都放著保險套,
不曉得他們因為自己的到來而特地準備,還是原本就有這樣的習慣。
他知道自己房間抽屜沒有這小玩意兒,是因為他從不帶網友回家,
或許這跟他是個有潔癖的人有關,他不太喜歡別人躺在他床上的感覺。

他有種不曉得算不算神經質的想法,他覺得做愛是一件讓自己變得很髒的事,
不是身體污垢的那種髒,是覺得自己怎麼會流著這種污穢血液的髒,
是的,剛開始學著和人做愛時他真的有這種感覺,是用力搓揉也洗不掉的骯髒...

---
他走出店門口,他伸手放進外套口袋裡,握著那小盒子,他打算今晚約個網友。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20:39回應(2)引用(0)釋字

December 24,2008

回家

2712480121_ff375fde54.jpg














知道自己其實並不是真的把心放在書本上,但就是不想回家,
我坐在學校廣場的搖椅上,雙手環抱著筆電,自然擺動著身軀。
很冷,我曉得,但我還是這樣放空似地望著遠方,沒有焦聚。

回家的話,我知道會是怎樣的畫面,打開電腦、關掉天花板吊燈,
換上輕鬆的居家服,任著電腦螢幕的光線恣意在空間裡透著。
走到床邊的小角落,那是我不想理人也不想被理會時的依靠,
像是什麼都不做,像是什麼都沒想,只是讓自己靜靜地待在那兒。

回過神,我依舊吹著台北寒冷的風,在偌大而無人影的校園裡。
腦海中瞬間閃過那幾個月自己在不遠處操場跑步的身影,以及那些汗水,
輕哼了一下,大概是對自己當時莫名的堅持感到不可思議,或覺得荒唐。

將手伸進口袋,拿出那支上次回家時剛換沒多久的手機,按下通話鍵,
顯示了最近的通話紀錄,我輕易地找到你的名字,上台還記著已經撥過十幾次的紀錄。
是不是該打過去?當我的手指想動作時,我的心(應該說我的腦)卻希望別這麼做。
是不是我任性了?因為我想聽一次你打電話過來,跟我說說話,說你想我。
是不是很難?也許、大概、可能,我用了幾個不確定的語詞表達我的不確定,
正如同我和你之間的不確定,讓我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與角色面對你、面對自己。

還是不想回家,於是我拎起包包,在學校門前的馬路來回走著、走著,
直到臉頰流下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的溫熱,我才停下腳步,我只能停下腳步...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20:21回應(2)引用(0)生活記事

December 19,2008

我,想你

2722024901_51584cd9f6.jpg















「我很想你」
從發現自己喜歡上他後,我老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或許是因為講的頻率太高,因而老被他說我言不由衷。

「歡迎光臨」聽過吧!便利商店店員熟練的招呼語,無須感情,
更不用正眼相對,彷彿巴佛洛夫(Pavlov)的實驗一樣,一種被制約的行為。
聽到隨著玻璃門開起而發出的響聲,於是店員說了出口,
看到你登入MSN而發出的聲響,於是我說了出口。
是不是你覺得,我說出口的那些字句,已經成了這等廉價的問候?

「愛他,就要讓他知道」忘了這是不是某個廣告的對白,我相當喜歡。
有人說,這樣的行為是否給了對方太大壓力?如果對方不喜歡你呢?
以前的我,或許會告訴對方;如果不喜歡我,請告訴我,讓我死了心;
現在的我,或許會告訴對方:請給我時間,我會努力讓你喜歡上我。

知道嗎?人不總是堅強的。
當我說想你,有更多時候是希望你在身邊,想牢牢抱住你。
在你之前,我嘗試擁抱、親吻過一個個男人的軀殼,對我來說,
那就是一具具少了靈魂的肉體,在他們身上體會不到感情的成分。
於是我厭倦了這樣的遊戲,於是我厭倦了網路上一切的「很高興認識你」。

「你在幹嘛?」
「沒幹嘛啊,怎麼了?」
「沒事啦」

請容許我一點點的幼稚,還有想感覺你在身邊的任性。



「沒事的意思就是,我只是很想聽你的聲音。」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20:31回應(1)引用(0)生活記事

我親愛的臭皮囊-001-

DSC023311.jpg







我親愛的臭皮囊:

或許正如你所說,我逐漸習慣而適應這圈子的赤裸文化,
當我不再覺得這一切彷彿賣肉般的行徑,便徹底認同自己是個Gay的事實。

當然Gay不等於愛露,但結實而勻稱的肌肉卻彷彿一個不能說的祕密,
在一個個愛男人的靈魂裡,就像是一頓美味而豐盛的食物令人滿足。

藏起了臉孔卻擺出了體魄,你說這代表什麼?

有人說,這是一種性愛暗示;有人說,這是一種炫耀意味;
有人說,這是一種青春紀念;有人說,這是一種美好分享。

我親愛的臭皮囊,你知道嗎?其實在下定決心鍛鍊的這陣子之前,
我也曾偷偷發過誓,要讓你看起來更好看些,但那時還未接觸圈子,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想是自尊心在暗地裡作祟,我知道它從未消失!

記得那是國中畢業旅行前,聽說三天二夜的行程中有泡溫泉的活動,
這種必然得在大眾面前小露一下的片刻,卻是被自己視為相當重大的事情,
於是,那陣子的晚餐總少吃了幾口,反倒在床邊鞭策自己努力多做幾下仰臥起座。

你知道羅馬既不是一天造成,肚上肥油也不會因為一點勤奮就「蕩然無存」,
於是畢業旅行的那晚,看著同學在溫泉、泳池裡玩得開心,自己卻在一旁裝死。
我理解你最愛面子,我想你壓根兒沒忘記這件往事,只是一旦事過境遷,
就像畢業後就還給英文老師的文法、單字一樣,有好一陣子我幾乎完全忽略了你。

有時我真的很想鼓起勇氣問那些陌生人,為什麼會說出「很高興認識你」這樣的話,
猜測或許也是因為在鏡頭底下不小心被拍得還挺有味道的你吧!這不是一種怪罪,
就算要怪也絕對是那些抱著不健康心態而想接近你的人的罪!我親愛的臭皮囊,
我知道在不久的將來我會不想耗費心力去逼你運動,你也會就此任性地鬆垮離散,
但在那之前請與我打勾勾,約定說至少在這輩子讓我看一次你最耀眼的狀態吧!

tssci1984發表於 樂多02:48回應(0)引用(0)我親愛的臭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