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05:39

聽說連公子又提出「台北控股公司」這個餿主意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昨天開記者會,表示為了解決台北市的財政問題及公共建設需求,將成立「台北控股公司」以引入民間資金,由於出席背書的喻銘鐸是國民黨台灣環宇投資公司及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合資成立的「開宇研究諮詢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立刻有中資即將進入台灣買台北市的質疑。先不論連公子選不選得上讓阿共來買天龍國這個未來式,到底將市政府資產搞一個控股公司管理是不是好政見呢?

說實話,地方政府成立控股公司以活化財務這件事情,還真的是向中國學習的沒錯,從1990年代以來,中國大批地方政府成立城投公司以進行都市開發與公共建設,並且陸續改制為金字塔式的控股公司,台灣名嘴、政治人物一去中國就無比讚嘆的大投資、大建設,幾乎都是這些公司的成果。

城投控股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其實也不是什麼黨國領導有方,就是習近平自己承認的:「改革是由問題倒逼而產生」。在1994年分稅制改革後,由於許多財政收入劃歸中央,但卻又負擔大部分的財政支出,然後又不允許發行地方政府債券,而對於地方政府官員來說,由於升遷是以在經濟發展指標作為主要評量,必須投入大筆資金興建基礎建設及吸引外資,所以就有地方政府進行「制度創新」,就在政府機關轄下成立了城市建設公司。

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一些地方政府為了拉動經濟成長,將交通事業、公用事業、城投、銀行等等資產進一步整合成控股公司,一方面將一些有龐大債務的公司透過與其它公司整合以稀釋債務,另一方面資產控股化後易於切割出售以處理不良資產。要拿台北為例的話,大概就是把捷運公司、悠遊卡公司、市立醫院、托育中心、健身中心等等等全部劃為台北控股公司的子公司或孫公司,然後進行資產操作。而中國本身最有名的例子是在回歸前就在香港上市的北京控股公司,原本可是熱騰騰的所謂「紅籌股」,被香港股民大力吹捧,但後來發現原來根本沒在控只是「資產綑綁」,根本獲利不佳而股價大跌,後來為了要解決門面及實際利益問題,透過北京國資委合併了有龐大資產及利潤的北京燃氣,真正控股化並將資產帳面美化後才使得股價漸漸上揚。

北控的案例只是其中幸運的例子,事實上,各地城市控股公司不僅沒有解決原本的債務問題,還使得財務惡化,成為嚴重的財政未爆彈。主要的原因有幾個,第一,地方控股公司仍由各地國資委掌控,在地方經濟發展仍為首要目標下,龐大的公共建設支出仍為展現政績的必要投資,尤其在2008年金融風暴中央政府的擴大內需方案下,各地城投有關控股公司更是進一步搞所謂「地方融資平台」大筆舉債;第二,控股化造成嚴重的代理問題,管理階層上下其手的空間太多,尤其是金字塔越多層的問題越大,常常最下層的公司離所有者越遠,就是五鬼搬運的核心,這點並不是中國特殊國情所產生,美國在1980年代後陸續通過RA81、TRA86法案,使得多層次控股公司大增,金字塔公司釀成許多金融舞弊、犯罪等問題;第三,大批資金投往房地產,已經有泡沫化的陰影。所以近兩年來,城投控股公司、地方融資平台債務規模到了將近20萬億人民幣,已經到了中央政府不能不管的地步。

而城控也造成兩個社會矛盾,第一,許多城控集團下轄房地產開發公司,近來許多暴力圈地案件就是這些公司的傑作;第二,城投公司就是要投資基礎建設後回收,所以就是要收費,但許多項目都是公共事業,形成提高規費就造成民怨、降價又使得原來的財務目標難以達成。

大概是新生高架地下化、港湖黑壓壓、壽司便當638等等被恥笑的事件讓連公子陣營覺得反正蝨多不癢已經死豬不怕開水燙,拿「控股公司」這個鬼藥單就算被罵也因為名詞很先進高端,也不會比以前慘。上面提到的中國城投公司的問題都是結構性,不是什麼台灣愛講的因為中國是官商勾結的貪污淵藪才會發生,也不是什麼阿共要來買的陰謀論就已經問題這麼嚴重(其實不用搞台北控股公司就能賣了,因為台灣許多項目已經私有化,今年五月,前面提到的北控就收購了曾涉入扁案的力麒建設污水處理廠),總之趁鬼月大家快點拜好兄弟,千萬不要讓他選上繼續玩殘天龍國。

  • torrent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08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949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