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日 23:16

上一個及下一個20年的社會運動

不管怎樣,我要向318佔領立院行動致敬,它是台灣公民社會運動慘淡經營20年的成果,致敬是因為用盡力氣、也誠懇地讓我們看到限制,很多眉角問題一卡車的確讓人難以忍受,但講句俗話就是「歷史共業」罷了。

佔領國會議場真的是了不得的大事,要攻得進去也要守得住,當然比起列寧十月革命佔領冬宮後還能奪取政權差一截,但對比社運長期被詬病演戲給媒體看,完全是拼肌肉比實力、文場武場都是玩真的,雖然319凌晨的劇本「到底要進去?還是要出來呢?到底要坐下去?還是要站起來呢?」是有得談是不是一開始打算演戲,但後來眾志成城,的確讓議場內外的群眾包抄居然一連四波抵擋住警方的攻堅,讓國家暴力機器暫時無能為力這個成果,就值得津津樂道好幾十年。

說佔領立院行動是20年公民社會運動的成果,其實就是否定它「純學運」的性質。只要回想一下,當318晚上外場需要緊急動員,公民團體及學運團體長期的宣傳及動員已經累積參與公民的信任,這幾年動員能力已遠遠高過政黨及政府,讓學生及全家大小在同樣的動員系統下一呼即來;需要網路直播突破媒體麻痺時,社運團體對網路使用能力及自發性組織的科技團隊快速建立起直播中心;場外人潮的指揮是威脅議場內留守警方的關鍵壓力,在需要馬拉松式撐場的時候,各個公民團體工作人員擔起主持人的角色,這是過去長期許多遊行、抗爭場合累積下來的合作默契;看到佔領態勢形成,輿論戰成為殊死關鍵時,工運團體長期找漏洞進行「抗法鬥爭」及去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再度以臥軌抗議勞委會濫訴關廠工人、農陣實行「公民不服從」佔領包圍內政部,對社會展演一場又一場抗法挑戰國家機器,使佔領立院能快速取得社會正當性;這次反服貿的反中國併吞主調,則是基進獨派及公民民族主義長期累積論述的成果。

所以該這樣看,當3月18日晚上數十名學生及民眾衝進立法院、佔領議場後,台灣公民社會運動就正式進入了這20多年經營的驗收期。這是上承20多年前,1980年代前仆後繼的「暴民」推倒了國民黨的威權統治,釋放了台灣的社會力,讓台灣邁向民主社會,解構黨國資本主義的號召讓整個社會進行大型的政治經濟盤整。這20年來是Polanyi的市場與社會保護雙重運動(Double Movement)實際展演,當官商資本重組為大型企業盤據及藍綠執政,台灣社會力解放後的政治經濟贏家囊獲了絕大部分的利益及發言權,卻有另一小搓人因為台灣社會盤整帶來的新空間,在民主化時期持續不斷挑戰新舊政治人物及企業家,累積至今我們才能看到佔領立法院行動成功撼動政經贏者圈。

但最後被命名甚至自我定位為學運,其實也是台灣社會無奈的宿命。圍城的能力看的是人數及正當性,在這20年經營下,群眾性組織基礎依舊薄弱,上班時間的動員除了尼特族,就只能靠網路動員學生,而正當性方面難以否認的是台灣公民運動依舊想運用「中國因素」中的儒教大毒草,利用社會普遍看待學生為純真、有理想性的特殊群體,內外滾動的結果,就是現在的調性,至於眾人批判的權力集中、議會神殿化、糾察隊等問題,既然已經學運化,就是台灣學運或多或少的特質,只是這次規模大,加上本質上核心及外圍團體本來就不是僅僅學生組成,再素樸的幫忙一旦因為佔領運動的自我提升而政治化,結構上、價值上、組織上如何協作的問題就會浮現並且尖銳化,323佔領行政院行動之爭就是最顯著的案例。

所以公民社會運動因應正當性需求的快速體制化,也預示著台灣以NGO為主體、公民以剩餘的時間、金錢投入的公民社會運動之侷限,而且不僅僅是社會運動這個領域而已,最該有動員、論述、累積資源能力的產業、專業、群眾性組織匱乏,是台灣社會長期及普遍的問題,尤其這次整個服貿的協商、簽訂及爭議過程,已經可以看出這個問題對台灣的嚴重負面影響。

這幾個月來揭露的資料盡顯政府負責單位既小又弱,毫無業者資訊整合能力,智庫一接政府委託案就變成智障,同業公會簽訂前沒掌握協定內容、會員看法,簽訂後反彈政府一下資源、一給壓力就軟,工會組織呈現立場分裂也無動員力。公民團體的動員雖然都能觸及到這些服貿相關利害團體的個人,個別的受雇者及中小企業主表態,甚至寫出業內專業文及專業技術資源,但這都是個人,不是一個集體性的團體意志,沒代表性也無法動員及調動組織資源,所以說雖然學生在議場喊出罷工這等高難度的訴求,但事實上,就連希望受到服貿最深刻影響的中小企業罷市都難以做到。

所以反服貿運動不要說什麼階級對決了,連利益團體競合的層次都搆不太上,就是如馬克思所說是一群毫無政治參與能力只能被代表的「一袋馬鈴薯」,大家想想現在為什麼代表我們的立法委員的是這種品質就知道了,沒用處的一袋馬鈴薯生出有毒的茄鹼也是剛剛好。這樣下去所謂的社會保護機制退回為民主政治包裝的分類械鬥也不意外。

也不需要再拿Gramsci自我安慰說什麼文化陣地戰了,Gramsci強調霸權是「妥協的非穩定均衡」(unstable equilibrium of compromise),是包含政治、經濟及意識型態的脆弱嵌合,需要在每一個生產場域、論述場域、政治場域去找裡面的矛盾,絕非僅僅是大型公民運動的認同式動員帶來的文化衝撞,紅衫軍運動的殷鑑不遠不是嗎?國族建構中延續著對中國傳統國家大共同體的迷思,就連公民運動的經營在氣若懸絲下都主動打擊,如今國族運動也得承認基層組織的力量,喊出就地組織的號召,卻已經讓台灣浪費了20年。也不要妄想奪權掌握國家機器就能改變台灣困局,台灣官僚在失去威權保護後再也不復以往的能力,這次服貿整個陸委會、經濟部對外談判被中國電爆,對內幾個鄉民的懶人包就被打在地上爬不起來,這種貨色不扯後腿就阿彌陀佛。

佔領立院運動再強大就是鐵打的議場、流水的群眾,就讓溫馨的共同體及集體記憶僅僅停留在現在,再20年後,如果還有20年,希望已經是參與者在各自領域就地發展及對抗有成,不管是發展成利益團體還是階級團體的代表格局,但這的確不僅要反服貿而已還需要加把勁衝撞出另一次大型的政治經濟盤整,拆解這20年被建構出來的高科技島光環及民主進步,承認台灣就在內外政商綁架下動彈不得,稅收補貼食髓知味、徵個證所稅就在哭爹喊娘哀嚎、科技廠大賺錢大污染、大放百萬一坪豪宅不算貴厥詞、內需產業規模越大越賺錢越黑心、媒體劣幣逐良幣毫無專業自制、員工一個個被操到爆肝、給22K薪資還把自己當大善人,就連像文化創意這種重點扶持的新興產業,都被裙帶業者尋租吃乾抹盡。台灣需要再度釋放社會力,讓20年後,就算要鬥生死也要和專業的鬥,並警惕Polanyi的社會保護機制搞出來的不一定是好東西,但就先讓這些四海遊走、附耳貼臀的蝗蟲被解構走入歷史吧。

延伸閱讀

奪回選擇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支持並參與佔領國會行動聲明
賤民解放區宣言
長期而言,我們都輸了

  • torrent 發表於樂多回應(5)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37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7662391

    回應文章
    秋鬥反迫遷 赴綠黨部貼「退步黨」
    新頭殼 2014.11.09 林雨佑/台北報導

    秋鬥遊行今(9)天兵分3路,「土地線鬥陣」反迫遷連線、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等20多團體約200人今天中午先來到民進黨中央黨部前抗議,要求民進黨具體說明他們對於「居住正義」的實際作為,並質疑民進黨執政的台南市「鐵路東移案」有什麼非徵收強拆不可的理由。他們認為民進黨不願意回應他們訴求,要把「退步黨、不進反退、背叛人民」的匾額送給黨部,而和警察發生2波推擠。不過,民進黨社運部表示他們昨天晚上才收到訴求。
    反迫遷連線、台灣農村陣線、三鶯部落、樂生保留自救會、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廢除R1行動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人民火大行動聯盟、人民民主陣線鏟土豪行動、南港瓶蓋廠守護隊20多個土地線鬥陣團體約200人高舉旗幟,來到民進黨黨部大樓前。警方也出動數十名人力在大樓門口戒備。
    民團質疑,民進黨在中央執政任內通過迫遷惡法,對黨籍五都市長及各縣市候選人,將如何面對強拆迫遷的案例?「台南鐵路東移案」有何非徵收強拆不可的理由?並請民進黨具體說明,民進黨在中央及地方執政,對於「居住正義」的實際作為。
    民團也表示,民進黨過去有迫遷樂生、華光的前科,而如今賴清德執政的台南市,也有南鐵東移地下化浮濫徵收的爭議,賴清德卻無真誠協商、說明政策的意願。
    多名代表輪流發言表達訴求後,三鶯部落自救會顧問江一豪表示,民進黨多年來吸收很多他們社會運動的同伴,但這些人不知道他們就算進到民進黨也無法實現理想,因為民進黨其實跟國民黨沒有什麼兩樣。
    江一豪說,他們前幾天就已經把訴求給了民進黨,但民進黨卻始終不願意回應他們的訴求,所以他們要把匾額直接送到10樓的民進黨黨部。10多名成員也隨即和持盾牌的警察發生2波推擠,在第2波衝突後,還有南鐵自救會多人突破警方防線,進到大樓內,並不斷高喊口號。
    不過,江一豪也馬上表示,其實他們已經派人偷偷潛入大樓,並把「退步黨、不進反退、背叛人民」的匾額已經貼在黨部招牌上,並把照片上傳到秋鬥的臉書社團上面,群眾隨即歡呼也準備離開前往連勝文競選總部;但在離開前,也有人把自製的「奠 民進黨」標語和賴清德的頭像踩爛。
    對於數十個團體前來抗議並認為民進黨不願意回應訴求,民進黨社運部副主任陳子瑜今天受訪時則表示,他們昨天晚上才收到訴求,目前還在討論中。
    | 檢舉 | Posted by 呆丸哈哈哈 at 2015年4月27日 21:28
    學者怨民進黨 社運用過即丟
    2010-12-04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4日電

    台灣教授協會今天舉辦「回顧台灣社運20年研討會」,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說:對民進黨而言,社運團體像保險套,用了就丟;黨主席蔡英文對社運只有宣示手段的調整,沒有新氣象。對此,民進黨發言人林右昌受訪指出:民進黨還是與社運團體保持密切互動,並注意社運團體與政黨互動之間的自主性;民進黨一直很關心社運團體,這一、兩年來,雙方也在部分議題上交換意見甚至合作。
    施正鋒上午在研討會發表「由社會運動到台獨運動-台灣獨立建國聯盟遷台20年回顧」文章,他說:民進黨成立之後,社會運動團體對於弱勢者的關心,正好可以提供不用本錢的正當性;但民進黨執政以後,因為「當家不鬧事」的想法,社運成為尷尬的負面記憶。他說:民進黨下台以來,支持者冷眼旁觀,就是要看政治人物能否反躬自省;但蔡英文將2009年訂為「社會運動年」、宣布設立「社會運動部」,只是宣示手段的調整,還是沒有新氣象。
    施正鋒指出:各個社團應該回到初衷,回想自己的草根何在,才有可能要求政黨聽從;否則,如繼續充當動員打手,就與樁腳無異。
    | 檢舉 | Posted by 呆丸哈哈哈 at 2015年5月1日 21:24
    張景森民事訴訟案及其他
    2017-08-01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彭明輝(國立清華大學退休教授)

    張景森撤銷刑事訴訟案時,我曾PO一文告知讀者。後來為了息事寧人,以及因為對政治的徹底失望而不想再跟政治有任何關涉,因此撤去該文。
    後來張景森又提民事訴訟。我在調解會上也以「捍衛憲法保障的言論權」為前提而盡可能地讓步,可惜張景森執意要告到底。但是我一秉「厭惡政治,不涉入政治」的原則,並沒有在網路上告知關心的讀者。
    週一(昨天)台北地院宣布張景森敗訴,我也沒打算「公告周知」。但是今天自由時報的報導讓我很不滿意,所以只好在此公布法院宣判的全文及重點,順便補充一些個人說明。

    一、台北地院新聞稿
    台北地院的新聞稿,PO在司法院的《司法最新動態》這個網站裡。只要在該網站的「查詢條件」欄位內輸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有關被告彭明輝106年度訴字第866號損害賠償事件新聞稿」,就會找到判決全文。
    不要緊的細節我且略過,整篇判決基本上都是在探討兩個關鍵問題:(1)被告(彭明輝)是否有在其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2)被告(彭明輝)是否有表現出想要傷害原告(張景森)的「真實惡意」。
    由於我在〈在柯P身上看見陳水扁的影子〉一文中所舉證有關張景森的事實都是以可靠的新聞報導為基礎,所以法官認定我有在能力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此外,我基於事實所作的推測都有其合理之基礎,看不出有惡意的成分,因此法官認定我沒有「真實惡意」。基於以上兩大認定,法官判決張景森敗訴。
    法官的判決書條理分明且面面俱到,我覺得是值得欣賞的佳作。而沒有碰到恐龍法官,則是我的幸運(雖然我不知道在台灣碰到恐龍法官的機率到底有多高)。

    二、我對張景森的了解
    我對張景森的了解遠遠超過他所能想像的——他的老師和學弟中,有好幾位是我長期從事台灣社會改革運動過程中認識的朋友。
    戒嚴時期我厭惡政治,李登輝統治期間我厭惡(看不起)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我一向是只關心弱勢人權和台灣土地,而極端厭惡政治人物的人。
    1995年起,我陰錯陽差地捲入新竹所有的社會改革運動——如同一位記者後來滿臉訝異地問我:「老師,為什麼1990年代新竹有關文化、社會總體營造與環保的議題都跟你有關,而且你都好像是主導者?」
    1999年擔任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之前,我早就已經跟台北無殼蝸牛運動「生下來」的NGO團體(社區營造學會、Ours、溫州家園、崔媽媽無住屋協會等)的許多成員稔熟(裡面許多人是張景森的老師和學弟),也早就持續地在關注台北市14、15號公園預定地遷移案,並且對張景森的背景與為人聽聞甚久,也跟張景森的博論指導教授(夏鑄九)開過好幾次會。
    很不幸的是,一捲入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就會捲入民進黨的各種外圍組織。

    三、從關心台灣到(再度)厭惡政治
    我對民進黨的認識,遠遠超過許多把我扣上「統派」的深綠、淺綠人士所能想像的——長期從事社會改革運動的人,身邊總會有些直通民進黨權力核心的朋友。
    1997年劉守成跟廖風德競選宜蘭縣長時,我被朋友抓去站台助選。「沒空氣吸會死人」這句當時許多宜蘭人耳熟能詳的口號,就是我當時用來反駁廖風德「運動公園只能踢石頭、吸空氣」的。那一次的舞台操控是陳文茜負責,我第一次親自看清楚這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2001年蔡明憲參選台中市長時,我被邀請加入他的智囊團,不過婉拒擔任學術顧問團團長。那是我涉入政治最深的一次,經常參與他們的決策會議,也常睡在蔡明憲的辦公室裡。不過,也是那一次的經驗,讓我看清楚民進黨許多人的噁心嘴臉、以及卑劣的競選手段。
    經過這兩次的接觸之後,我知道:民進黨變質得非常厲害,早已不是黃信介他們那種懷抱真誠情感與理想,而是到處都有「為個人利害,不習犧牲同志與台灣社會」的政治新星。
    最粗略的描繪大概是這樣:民進黨內年紀越輕的政治明星越噁心、卑劣,沒有熱情與理想而不擇手段,而且他們地位越高越噁心、卑劣而不擇手段(例外的是有,但是不多)。其實,這也大致上就是台灣運動圈內的變化趨勢。
    於是,我再也不願意碰政黨和政治,而專注地於NGO團體。很不幸地,只要你關心台灣,願意真心地付出時間與心力,就總會捲入「披著羊皮的狼群裡」。
    我以為社區大學是一個超黨派、跨黨派的改革組織,卻很不以為然地發現:全國促進會一再利用民進黨的政治力量來加速組織的發展。很久後,我才知道:黃武雄是蘇治芬的先生,而全國促進會裡更有很多人根本就是民進黨的樁腳、甚至外圍組織負責人——雖然也很慶幸地有像老林(林孝信)這樣無私的老左派。
    NGO團體如果跟政黨過從過密,就會有裁判(NGO本應該是監督團體與倡議團體)兼球員(而且還是被政黨指使的低階球員,跑龍套的那種)的疑慮,以及欺騙支持者的疑慮(表面上宣稱是超黨派、跨黨派,實質上偏袒特定政黨)。但是,從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這種問題層出不窮。
    921之後,我更發現:有些著名的NGO團體一方面拿行政院的災區活動補助,另一方面則出面打擊那些敢於批評民進黨執政的NGO,儼然已經變成民進黨的外圍組織。
    農陣是把我擊垮的最後一根稻草:裡面有人是超黨派的,有些人根本就是拿著「土地正義」當幌子在盼望民進黨「恩賜」的權力。但是絕大多數核心成員都搞不清楚NGO是監督團體,也不擔心它淪為特定政黨的外圍組織。
    我再也不想跟台灣的政治、NGO團體有關連。

    四、蠻橫的、霸道的、無限上綱的台獨基本教義派
    台獨有很多種,光譜最寬廣的「天然獨」裡幾乎什麼樣的立場都有,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分類是「理性台獨」與「非理性台獨」。
    理性台獨是站穩「台灣人自主地決定內部事務」的前提下,有彈性、有策略、有階段性目標地思索經濟、社會、文化、國際、頂尖人才出路等課題,以「對台灣土地、人民與社會發展最有利」為前提下,務實地思索兩岸的關係與短、中、長程變化。
    非理性台獨是不在乎兩岸會不會有戰爭,即便犧牲台灣人民與土地的利益,斷絕台灣技術升級與經濟發展的各種契機,減損年輕人的出路與就業機會,窄化台灣人的文化與國際視野,也要蓄意激怒對岸的非理性力量,以便繼而操作成「強國欺壓台灣人」的印象,藉此激化兩岸立場來鞏固自己在島內(或特定政治團體內)的利益。
    可惜的是,理性台獨在台灣的網路世界裡沒有市場,而欠缺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都看不見:綠營媒體如何通過各種操作,在激化、加速兩岸的對立,並製造台灣在經濟、社會、文化發展上的各種困境。
    網路上很多人罵過我。其中有一部分人,單純只是要藉此搏點閱率,換取知名度和網路上的經濟利益;
    另一部分人,語焉不詳地批評我「文章品質低落」、「以前像洪蘭,現在更像洪蘭」。其實,他們真正的不滿是我違背「台獨基本教義派」的信念與綱領,甚至會損及「非理性台獨」的發展目標與利益——因為我一再提醒台灣人:目前兩岸關係中,統獨不是最急切的問題;搞好台灣的產業、經濟與財富分配等實質民主問題,以及有國際宏觀視野的開放性文化等實質社會發展問題,才是更要緊的事。

    五、網路世界:太多的激情,太少的理性
    既然網路世界的屬性如此,堅持理性的人只好退隱到網路上非理性力量到不了的角落,不浪費時間去跟非理性力量糾纏。
    我仍然厭惡政治與政治人物,不願意沾染到這些東西的穢氣,所以本文會在一週內撤除。
    | 檢舉 | Posted by 呆丸哈哈哈 at 2017年9月16日 09:55
    政府向原民道歉一週年 族人細數現況痛批:毫無改變
    2017-08-02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總統蔡英文上任後,在去年8月1日以政府層級公開向原住民族過去數世紀遭欺壓的歷史致歉,昨(1)日正好屆滿一週年,而原住民族委員會為此舉辦「全國原住民族行政會議」報告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進度,不滿相關政策的民間團體前來圍堵出席活動的蔡英文,希望她遵守諾言並修改《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但約三十人被多層警力阻擋在會場外,只得對著台大國際會議中心呼喊「總統道歉,沒有改變」下午則前往凱道再度重申訴求。
    「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小教室」表示,傳統領域是過去部落集體生活、共治的範圍,雖然如今被政府劃分為公有或私有地,實際上仍和現代「財產權」概念不同,必須用原住民族的角度看待。導演馬躍・比吼(Mayaw Biho)指出,《原基法》第21條規定,政商開發前需先向當地住民諮商,討論通過後才能動工,今年二月公佈的劃設辦法卻未納入政府定義的「族人私有地」,破壞了傳統領域的完整性,若私有地不受「諮商同意權」保護,恐讓山海面臨更多破壞。他希望退回現行版本,在正式立法前進行修改,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Icyang Parod)也應對此下台負責。
    上午會議期間,原轉小教室等團體被阻擋在會場外,只能用手機觀看直播,最後步行返回在總統府周邊露宿160天的基地。去年蔡英文道歉前,原民團體也曾發起「為歷史正義而走」行動,徒步一個月前往凱道抗議的阿美族瑞祥部落青年林高捷(Musi)說,財團正在他的故鄉興建溫泉,施工廢土都被棄置到劃設辦法所謂的族人私有地上「如果現在的劃設辦法通過了,那我的部落是不是要繼續被隨意開發?」
    針對民間訴求,夷將在過去五個月內不斷強調,相關法案已在立院來回數年,如今有機會先通過「劃設辦法」已是一大進步,但《原基法》的諮商同意權僅包含「公有地」,保障「私有地」部份則會納入未來《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的立法,而夷將也表示,立法過程必須循序漸進,更要兼顧族群和諧。
    不滿官方說詞的原住民轉型正義同盟,去年在8月1日總統道歉後靜坐凱道抗議,迫使蔡英文步出總統府,與在就職典禮中獻唱的知名音樂人巴奈·庫穗(Panai Kusui)對談。當時蔡承諾,若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尚有不足之處,政府會持續補足。
    目前族人與支持者們已露宿近半年,卻未獲政府正面回應,警方更以影響交通動線為由,於今年6月2日的暴雨中拆除帳篷。7月24日原民會舉辦活動時,在場外和員警發生衝突的抗爭者們也遭民進黨立委谷辣斯·尤達卡(Kolas Yotaka)批評「進入體制內的運動才是真正的原住民運動,凱道上的團體有得到部落認同嗎」,引發激烈論戰。
    蔡英文在昨日的會議致詞時表示,去年道歉承諾時的八項重點皆有初步成果:除了傳統領域之外,還包含設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推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調查蘭嶼核廢料、還原平埔族群的身份和權利等。
    原民會進一步解釋:今年起原住民族語言正式成為國家語言,召開《原基法》推動會議的次數也遠高於過往,並陸續發布了《動保法》、《漁業法》和《森林法》相關解釋令。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則補充,將以最快速度送交立法院審議《原住民身分法》。
    對於相關進程,馬躍認同部份內容,但也再次強調方向需調整、《傳統領域法》應修正,「轉型正義不是每年辦紀念會唱歌跳舞」。他認為,總統府的「原轉委員會」缺乏調查權,導致許多開發案和歷史爭議難以被挖掘,應該效法「黨產委員會」的架構,由行政院主管並賦予其實權。
    「漢人不知道總統為何道歉,政府也沒問過族人是否同意,這樣叫做和解嗎?」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教授施正鋒對此說明,必須先調查原住民族受壓迫的歷史,釐清真相,再逐步追究責任,討論如何彌補,最後詢問族人是否願意原諒,若不被接受,就要把這段過程再做得更完善,甚至讓一般大眾理解,才是實踐轉型正義。
    下午各團體重返凱道施放狼煙,細數蔡英文道歉一週年後的現況。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執行長Kaisanan Ahuan便批評,「行政院提出的身份法修改,根本不是多數人的意見」。他說明,修法會在原本的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之外,新增一條「平埔原住民」。但憲法僅保障前兩者的參政權,其它法條也必須為此逐一修改,延後族人們受保障的時間,此作法根本是迫使平埔族成為次等原住民。
    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蕭竹均表示,雖然官方宣稱要守護族語,國高中校園卻缺乏必修課程,更未深入教授傳統文化的重要性,他甚至遇過部落孩童不願說族語,抱怨「族名不好聽、其他同學都聽不懂」。讓蕭竹均質疑,昨日原民會大肆宣揚的成果非常膚淺。
    去年蔡英文承諾調查在蘭嶼掩埋核廢料的決策過程。根據原民會簡報,目前進度只釐清當初下令者為已逝行政院長蔣經國、孫運璿,而蘭嶼居民在事前並不知情。但今年台電仍持續運送核廢料至蘭嶼,引發當地達悟族人憤怒,在全島豎起反核旗抗議。昨日巴奈便在凱道替蘭嶼居民宣讀訴求,他們痛批政府的處理程序「缺乏誠意、以拖待變」,反對台電繼續使用蓋在達悟族傳統領域上的核廢料貯存場,並宣告「在核廢遷出前,我們拒絕接受政府道歉」。
    日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原轉會執行秘書姚人多在接受原民台節目訪問時回應「在歷次大大小小的會議裡面,我沒有對不起原住民過」,強調改革不是為了選票,也能理解民間團體的反彈。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則對姚人多以及谷辣斯和夷將等官員的發言表示遺憾,林飛帆說,抗爭者知道改革需要時間,但改革更需要溝通誠意,他依然尊重姚人多,只是不懂:進入體制的前夥伴們,為何變得寬以待己、嚴格處理社會運動?
    | 檢舉 | Posted by 呆丸哈哈哈 at 2017年9月16日 10:01
    社運團體不應成為政黨的尾巴
    2017-01-13 上報 簡錫堦(反貧困聯盟召集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

    戒嚴時期不僅禁止組織政黨,即連運動型態的人民團體也被禁止。民主運動前輩以「黨外」之名,經常踩踏著戒嚴紅線進行政治活動。當時新潮流發起路線之爭,認為黨外運動只重選舉的「議會路線」無法建黨和奪取政權。因為選舉規則和選舉管制的決策掌握在國民黨中央,國會不能全面改選,補選名額有限;台北市長、省長不開放選舉,總統更不能直選。溫和的議會路線無法打破現況,新潮流因而主張改採「群眾運動路線」,始能打敗威權體制的戒嚴統治。路線之爭使黨外面臨分裂危機,批康運動讓康寧祥及康系人馬選舉失利,群眾路線遂成為黨外運動的主流。
    為了執行此路線,在政治團體羽翼掩護下,黨外新生代發起籌組「勞工法律支援會」(勞工陣線前身)、台灣人權促進會、環保聯盟。1987年解嚴之後,各類社運團體如雨後春荀般蓬勃發展,台灣社會充滿活力。
    社運組織倡議的進步價值,挑戰對象就是保守的執政黨國民黨,和民進黨合作的關係自然較為密切。民進黨支持社運進步議題,不但塑造其進步形象,並受社運團體支持而擴張選票。彼此奧援壯大實力,民進黨先後兩次執政無不受社運團體的襄助。民進黨讓出不分區立委名額給社運菁英進入立法院,修與立進步法案,有利社運的政治實踐,因而同盟關係更加緊密。
    政治講求務實,社運則偏向理想。民進黨在野時,支持社運理想;一旦執政,為了擺平各方利益,許多妥協或違逆理想的政策紛紛出籠。社運團體雖感到不滿,卻礙於同盟或合作關係的情誼,悶不吭聲甚或為民進黨辯護。社運菁英們相較於批判國民黨的凌厲架勢,判若兩人。
    有些組織因獲取資源而甘為政黨尾巴團體,揚棄社運理想與堅持,喪失引領公民社會進步的影響力。某些參與社運的學者也隱然化身為御用學者,捍衛執政黨而言不及義,失卻專家學者道德風範。
    陳水扁執政時,背棄反核四承諾,加速財團併吞公營銀行,土增稅減半圖利炒房,社福補助減少、門檻提高。社運團體雖怨聲載道,但礙於政黨情結,卻都只私下抱怨鮮少公開批判,而充滿無力感。
    有鑑於此,筆者邀集十個進步的社運團體共同發起「泛紫聯盟」,有別於泛藍泛綠,切斷政黨情誼,展現公民社會監督政黨的力量,大力批判扁政府圖利財團、扁家及高官貪汙,提出稅改方案、發起抗稅運動,推動國民年金。2004年總統大選期間,泛紫聯盟以政策虛擬參選,和藍綠總統候選人較量政策主張,並解析、批判兩黨候選人欺騙伎倆。泛紫聯盟掙脫政黨綁架,重返獨立自主社運角色,獲得尊嚴並受到社會肯定與支持。
    當前社運界又重陷政黨陷阱,顧慮傷害合作情誼,或為免於被執政黨貼標籤,忍氣吞聲,不再扮演烏鴉,喜作無聲畫眉;如此恐慣壞民進黨,將淪為國民黨第二。獻身社運界者原本懷抱著公平正義的理想,心嚮社會民主理想國或存有地球公民圖像,那是比執政者更永恆的亮光,是帶動公民文化及社會進步的領頭羊。
    社運菁英有機會入閣或擔任國會議員,理應堅定自己的信念價值,逐步實踐心中的藍圖,不自我矮化而被馴服為黨意閣員或議員。社運團體要自主,矢志不為執政黨的尾巴團體;且以社運專業監督、影響民進黨,讓它更接近社會民主理想,締造自由、平等和團結的和平理想國。
    | 檢舉 | Posted by 呆丸哈哈哈 at 2017年9月16日 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