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日 23:58

長期而言,我們都輸了

這應該是一場承受著無數歷史重量及責任的學生運動。

其實吳叡人在公平會外的激昂演說,應該視為一個世代某個群體的集體失落與堅持理念的再出發。陳柏偉在青平台被傳頌的發言亦復如是。先不論兩者背後在理論及實踐上的差距,不管是期許政治專業的精英將政治當成韋伯所說的「志業」,或是堅持與群眾共呼吸的人民民主路線,回頭遠望年輕的自己,再看看台灣社會的集體保守化所帶來的孤寂,還能擇自己所認為的「善」而固執,已經是非常了不起。尤其是在全球化對社會的集體撕裂,以及隔著百多公里的台灣海峽讓人摒息的巨大中國,讓台灣社會的鋸變之快之大。

別人的解讀是怎樣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認為吳介民的《第三種中國想像》對於台灣能否再基進化中的關鍵 ─ 中國因素,提出了兩個重要的概念,中國因素是台灣的危機,也是轉機。之所以是危機,在於中共的黨國體制透過政經利誘,促使台灣保守勢力得到不成比例的資源而再度抬頭。轉機則在於中國龐大的社會不滿及民間社會的蠢蠢欲動,是台灣社會運動及民間社會得以串連的對象,僅有中國發生由下而上的民主運動,台灣民主的鞏固才有可能。

這樣的論斷固然一定程度上正確,但對比事實帶來的沈重失落,台灣能扮演多少角色實在讓人無比心虛。再回過頭來看當年對於台灣黨國資本的批判,揭示著對市場運作及民間資本的期許,黨外運動從美麗島系以來對於本土中小企業的經營,現在來看真是如夢一場。不要說壟斷資本及新自由主義縱橫全台,當年提出黨國資本主義之時,現在已經是巨大魔獸的旺旺及鴻海,就是當時被期待的民間資本及中小企業,旺旺不過剛入中國,鴻海仍是龜在土城蓄勢待發的小工廠,30年過去,這個巨大的落差,不能說完全是理論的誤判,而是時局實在變化得太快,問題在於現在再度對中國的資本主義性質提出同樣的定調,固然仍有準確解釋現實、標定對立面及動員出群眾的能力,卻仍是對於台灣正在發生的慘痛經驗掛一漏萬,台灣的公民社會根本沒有實力裹脅你曾經猛拋媚眼的民間資本,不論是取得國家機器,或者是從基層慘淡經營,這樣的經驗,要能給中國參考並與之串連,還有許多空白得補。

不僅如此,現今中國遍地烽火及處處矛盾的情形不僅規模是台灣的數千、數萬倍,局勢更是從未面臨。以目前中國處處大規模民間基層自發的抵抗來說,也不是台灣的學生及知識份子曾經真正經歷過的場域,幾乎所有的總結式學術研究也僅呈現1980年代後的社會運動。劉華真近年來兩個調查,〈消失的農漁民〉及〈台灣一九七○年代的勞動抗爭初探〉呈現了台灣的社會運動,絕非許多保守者所言台灣的農民勞工沒有南韓基進就是因為文化因素,也並非知識份子介入參與後才「啟蒙」民眾對抗官資。台灣在1970年代就有極多的民間自發性抗爭,但與南韓不同的地方在於,南韓1970年代就已經有大批學生、知識份子進入勞動場域進行組織,而台灣一直到了1980年代才有這樣的行動空間。

韓裔美國學者李允卿曾對南韓及台灣有心參與工運的知識份子的為何有不同的歷史經驗做出我覺得還有點粗糙的解釋。在台灣1970年代還在大學讀個資本論還會被抓來判死刑的時候,南韓的威權政府的管控已經放鬆,但南韓卻在選舉政治上的形式民主比台灣緊縮許多,這個政治機制(political institution)上的差異,造成有心改造社會的知識份子,有截然不同的流動方向,南韓學生受到先鋒隊、有機論的影響,加上較少有參與助選的政治空間,一堆人跑去工廠潛伏勞動。而大批台灣學生的政治經驗卻是成為政治民主前輩的助選員,透過這個過程感受群眾與社會。等到1980年代時機終於來臨,雖然人人都會講有機、民間社會,但再怎麼有機都沒有已然有堅強實力的政治歐羅肥補,雖然從大革會+民學聯 vs. 自由之愛彼此嘴砲誰精英誰人民,但台灣的政治縫隙大到以從政改造社會有太多的機會與可能,想想看曾經多少英雄好漢在這三十年來反反覆覆,當年喊得無比政治正確的口號及寫得花團錦簇,現在看來仍仰之彌高的雄文,而今又是如何?就算蹲得下去的也會在組織經營上受到政治及資源上極大的干擾。

12月20日青平台「社運騎馬舞」的主題是社運英雄,陳柏偉說得好,「英雄不僅是操作出來的,英雄也是被投射出來的。被不敢對自己的政治選擇負責的群眾投射出來的……那些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阻止人們行使自己政治力的人,那些宣稱『交給我,你放心』的,沒有例外的,都是最先背叛群眾的。」所以有些英雄被抬出來是故意要陷害的,一下就死在戰場,不知所終,根本不足為懼。但另一些進化過後的英雄比較麻煩,那就是始終困擾台灣社會運動,擁有群眾基礎或資源的頭人。台灣的基層民主難題其實是,不論是先鋒隊團體、群眾組織、政黨還是新型的NGO,不論強調精英主義路線還是人民民主路線,不管這個團體的權力組成來源是克里斯瑪、傳統還是理性,都面臨了頭人在政治機會及資源累積高度集中的狀況下,一下就被收割或者想辦法說成是沒被收割,這些都是造成基層民主窒肘,知識份子、頭人、群眾關係時常緊張的原因。所以才會造成陳信行自我反省30年過去,自己曾經號稱的人民民主,卻因為位置及社會的決定,仍變成當年極其不同意的精英代言人。而多年蹲下去經營的,還能被人理直氣壯地虧成是能代表哪些勞工。

長期以來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精英主義呢?我能理解為什麼何明修為什麼會提出「學生權力」,這也是他為什麼簡介李允卿對南韓及台灣的工運成果:「南韓悲壯而激昂的工運其實是反映了勞工階級的政治孤立,無法獲得政黨體制的支援。相對地,民進黨對於勞工議題的選擇性吸納,固然窄化了台灣工運發展的規模,但是確實為勞工階級爭取到不少的實際權益。換言之,儘管台灣的社會運動一直無法扭轉既有的歷史條件,他們仍是成功地為所代言的弱勢群體爭取到最好的政治議價。」從這個脈絡來看,「學生權力」的提出是有其正當性的,當確定學生行動決定所有社會運動的抽象表徵,代表了期待新一代的精英再度投身於改造社會、幫助弱勢的政治使命。但如果政治精英達成法制成果這條路還能再走,又如何解釋當前台灣公民社會難以抵抗馬政府不斷取消勞動保障機制的問題?

所以,路線的差距,也造成了詮釋台灣民主發展運動史上的平行宇宙。大家可以去比較陳素香的回憶與吳叡人的演說。對一些人來說,1990年代進入台灣民主運動從街頭運動走入了國會時代,許多對台灣人權、勞動、環保及社會福利的法案也在這個過程中慢慢建立起來,並且在2000年達到高峰。但對另一些人來說,1990年代是一個政治頭人被群眾簇擁進入國會卻背叛群眾的時代,需要更強而有力的街頭運動及基層民主才能進行實質監督。

有人說,談這種路線很老梗,實在很沒營養,的確,一定程度上是的,一方面,如果一直用當今正確掩飾過去的天真,用當下的天真正當化過往的正確,那真的就夠了,另一方面,少年英雄江湖老,老江湖們用新論戰包裝過往的恩恩怨怨只會讓我們得到鎖鍊。但它必須認真看待、耙梳、不一刀切並進一步昇華的原因在於,講白點,真的給你統一或獨立好了,這個問題卻是權力及資源分配的關鍵。2000年扁政府在政黨、資本、社運團體、群眾間的關係一直拿捏不定,到最後整個合法性都被消耗殆盡。1949年後中共也因為官僚主義、生產力及分配問題上始終有嚴重矛盾,必須不斷發起運動整頓黨、單位、群眾組織、群眾間的關係。

不過這裡特別為護衛學生運動的一些反擊說話,雖然我不同意某些反擊。當反旺中壟斷成為學生運動為核心的社會運動時,學生與外圍的支持者本來就會對所有的挑戰高度敏感。老實說,比起2004年神壇化的孤挺花學運,這次的反擊還算好的,當年一群「蠢左」學生先前酸言酸語不說,居然還不自量力想用灌人頭的方式進帳篷表決搶場子,結果被外面包圍的泛藍群眾動手動腳差點打出來,這次最多只到網路筆戰,已經很文明了,講麥卡錫主義、白色恐怖的確有用扣帽子的方式反扣帽子的嫌疑。但兩方已開始複製當年反扁紅衫軍、挺扁保皇黨挖壕溝的格局,誰不長眼不選一個壕溝跳還在中間觀望或首鼠兩端,不分統獨左右,就被標定誅殺。

如果說台灣有其特殊性是因為中國威脅、統獨爭議,所以才有這些長期跌跌撞撞的路線傾軋,那南韓呢?南韓總統大選剛好結束,保守的朴槿惠高票當選,更別提曾經是台灣表率的民主勞動黨早在2008年分裂、2011年解散,長期來看,也和台灣一樣,大家都輸了。也許弄清楚為什麼輸才是我們真正的轉機,也才有意義與中國社會參照。

但更重要的是,大家也都不服輸。李允卿最大的問題就是將政治機制當作是個人的主觀能動性難以挑戰的結構。也許當年沒得選,或是選了也一樣,就反媒體壟斷而言,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是,明明已經有組織化的壹傳媒工會,社運團體實力也遠大於解嚴前後,就算進入職場就地抵抗的意義都無比重大,為什麼這些重要的角色又開始消失?其實學生也都意識到其它社會運動的困境及難題。如果知識除了用來放血滴子扣帽、傷害群眾感情、打嘴砲之外還有別的用途,在「學生權力」引發出來的致敬鬧劇結束後,倒是應該發揮些作用了。

延伸閱讀:

反核運動的傷痕
我們那個年代的青春之歌
八○年代不曾離開
青春的火焰-大革會成立經緯
從反帝人民運動到右傾機會主義(五)八0年代學生運動的右傾機會主義

  • torrent 發表於樂多回應(3)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92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272402

    回應文章

    不好意思,可以借我轉載在Facebook上嗎?如果不行我會立刻刪除。感恩。
    | 檢舉 | Posted by 鄒致瑋 at 2013年1月2日 14:50
    2012/12/20 陳柏偉在青平台主辦的<社運需要英雄嗎>座談會的發言稿全文網址:
    http://positionandpossession.blogspot.tw/2012/12/blog-post.html
    | 檢舉 | Posted by IdiotBallanOut at 2013年1月3日 22:49

    您好,這不是廣告,這也不是病毒....
    這是一篇打醒台灣人的文章。

    您知道我們每年花多少錢養「政府官員」嗎?
    全文請至(痞客邦Blog架設):
    http://twplumblossoms.pixnet.net/blog

    感謝您容忍小弟在這裡留言,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陳耀翔 at 2013年10月5日 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