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0日

2011年8月31日

東京同棲80後

很久沒有那麼期待想看一齣電影,那就是行定勳的《東京同棲80後》。和導演無關,一切都是因吉田修一而起。事實上,自電影《惡人》開始,我患上吉田修一中毒症,而且難得的是他的小說,差不多每一本都保持水準,絕少失手出現偏差的情況。

《東京同棲80後》源自小說《同棲生活》,我時常與別人打趣,改編吉田修一的小說最幸福,因為他的小說一向電影感十足,而且精警的金句滿佈,人物的生活實感又強,幾乎可以直接逐場按小說拍下來,就已經是引人入勝的作品了。尤其是他寫的對白,切合身份之餘,最重要是取得日常感與精煉化的兩端平衡,於是不會令一矢中的之精彩對白,淪入植入式的金句教誨又或是故作酷透的蒼白修飾,這一點是極難以拿捏精準的地方。 此所以我背後的意旨是:除非極有信心及清晰知道定位方向,就如《惡人》的李相日般明白在哪一點做微調以見自己的詮釋,否則還是平穩地以小說為本上算。我對《東京同棲80後》最不滿意的改動,正好在於對直輝角色的調節上。當未來表示曾對小悟是不是連續傷害女性案件的犯人起疑心,前者早已點明多重宇宙的要旨--每個人都有多重複合存在的世界在己身,所有人認識的同一人其實都不是同一個人;當然這分析也是伏筆所在,用來鋪陳出他就是真正的犯人來。 電影為了製造通俗的懸疑效果,把小悟潛入他人家中的場面,刻劃成被直輝一直跟蹤而盡睹一切。一方面直輝本來就是犯人,他根本對小悟不是犯人的事實了然於胸,更重要的是他最明白多重人格宇宙的構成,此舉反而令到角色的發展出現不平衡的瑕疵。而且為了製造錯覺(令觀眾以為小悟是犯人),實在花了太多篇幅,安排上得不償失。 其實吉田修一的另一殺著,是對氣氛節奏的操控掌握。《同棲生活》的厲害之處,是一切不動聲息,而且通篇充滿輕快開揚的筆調。儘管各人都各有自身煩惱,但共處時卻不斷叢生笑話,以及互助扶持的正能量,令到小說讀下來有複調交鳴的趣味。電影卻被案件牽起鼻子走,從中段開始氣氛便沉重下來,對於未能把小說的優點盡情展現,由衷而言我認為殊甚可惜。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22回應(1)引用(0)

2011年8月10日

死後世界的想像

人對死後世界從來都有不少聯想,那也是激發創作的泉源所在。無論是持哪一種宗教派系甚或抱無神論的思想,均屬令人著迷的空想領域。其中佛教對死後世界的中陰身解說,似乎更適合創作人的脾胃。

中陰身是北傳佛教之說。所謂中陰身,即是這一生和下一生之間的過渡狀態──死去了,仍留在不屬於自己的人間。從佛學來說,死後的七日至四十九日,不少人都會待在中陰身的階段,其後有些輪迴,有些留下。此系統性的說法,比鬼魅魍魎更吸引我,故此一旦看到電影、小說以死後魂靈作題材,都會與中陰身比對一下。 中陰身未必是恐怖鬼怪,多是未了心事之人,在「未圓事」這一方面,西方都有不少描述。西方近年就有《鬼眼》(The Sixth Sense)及《屍中罪》(The Lovely Bones),前者描述稚氣的雙眼看見鬼魂,大部份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經離世,而且還維持在死去時的樣子。主角要告訴他們已死的事實,讓他們離開我們的空間,繼續往下一個世界走。後者則以死者的視點出發,講述被姦殺的女童,因為塵緣未了,留在人世。 有趣是此兩齣電影都因為劇情需要,而對死後形態的描均述有所不同。前者的人無論病或傷也以血肉模糊或乾枯屍化示人,嚇人一跳;後者則維持美麗天真的女孩模樣。本來對佛家而言,中陰身的形態是受其後的往生目的地影響,即是若你去地獄,就會是乾枯無色倒立狀;若你下世是畜生,則會四腳爬行 ──除非你下世輪迴做人,才會如人一般,正常走動。 中文歌曲的世界中,林夕一直以不同形式的創作去傳遞他對佛家思想的反思。我印象最深的是楊千嬅的《閃靈》,其中既具備大量的文本互涉,由《閃靈》(The Shining)到《不速之嚇》(The Others到希治閣,更別具心思的是無論把男方或女方理解為處於中陰身的一方,都有其自圓其說的解法。 最近看淺田次郎的小說《椿山課長還魂記》,講述有趣的中陰身經驗 ──小說中於中陰身階段而又想回陽間處理未了心事的魂靈,被准許完全以自己相反的形態,繼續留在人間三日,於是中年胖男變了性感美女,黑幫大哥成了溫文學者......因為要避免親人認得,他們都被安排賦予最相反的形態。然後他們既要習慣,又要適應,才能繼續去做自己要完成的事,因而鬧出不少笑話。而這個過程又有根有據,令人深思。 人死,此生即沒,卻怕事情未完。中陰身比鬼怪之說更能反映人的想像及責任,最難不是離開,而是放下。放下對死亡的恐懼,繼續向前 (《鬼眼》);放下仇恨(《屍中罪》和《閃靈》);放下牽掛的事務(《椿山課長還魂記》),以上都是人生最後及最重要的一課。好像在說死後世界的事,其實一切與眼前當下息息相關,那正是創作的樂趣所在。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9:56回應(0)引用(0)

2011年8月3日

原田芳雄雜憶

原田芳雄離世,很明顯不同地域的中文傳媒報道傾向也各有差異。內地強調他七六年的《追捕》,那當然屬文革後首齣在中國上映的外國電影之故。香港突出他在五度參演《座頭市》,同樣基於讀者及觀眾對「盲俠」系列印象較深而已。然而對於真正的日本影迷而言,原田芳雄從來都是異色邪派的殿堂級偶像人物,僅僅耳聞便足以教人肅然起敬。據說松田優作出道時認為研究及模仿他的一舉一動,以揣摩演技及建立型格,我信此言非虛。

 他一直是三大日本異色導演寺山修司、鈴木清順及黑木和雄的愛將。寺山修司的《死在田園》及《再見方舟》都可見他的蹤影,尤其是於後者中與山崎努合演一雙兄弟,兩人的演技較勁更迫力滿溢。原田芳雄飾演的哥哥大作即使化成幽靈,仍繼續折磨弟弟捨吉,精準演繹出家族的糾結。他也在鈴木清順的《悲秋物語》、《流浪者之歌》及《陽炎座》出演,至於黑木和雄更可謂與他屬老夥伴,由成名作《龍馬暗殺》開始,往後如《祭禮準備》、《原子力戰爭》乃至《浪人街》等,均無一例外合作無間。 他身上一直散發瀰漫反社會反建制的浪人氣息,此所以數年前若松孝二能人所不能地拍成敏感作《赤軍殘酷內鬥暗黑史》,把著名的淺間山莊事件背後的來龍去脈,以及聯合赤軍中的政治內鬥展示出來,而找來原田芳雄為此半劇情半紀錄的作品負責旁白,就更加屬天作之合。一切就好像由一過來人娓娓道來,政治的風雲變色波濤詭譎,都盡在其中。 有趣的是,像原田芳雄一代雄風滿溢的精湛演員,其實在整個亞洲區也買少見少。或許因為時代風氣使然,男優吹起中性風已屬普遍現象,而即使是反社會反建制的角色,往往也鍍上柔性抗爭的表層。時代的淡然飄遠,總是由不經意的角落開始。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17回應(1)引用(0)

轉:唯有我永遠面對目前—湯禎兆的文化精神

唯有我永遠面對目前-湯禎兆的文化精神

  文:陳寧(塵翎)           閱讀湯禎兆的寫作生涯,就像在閱讀一部香港小型文化史。         《全身文化人》出版,作者承認是自己最偏愛的作品,收錄了多年來他在不同領域的高水準創作與評論文章。對於那些早早習慣了湯禎兆是一名日本通的讀者,他們可以看見的是他在「專才」以外的「通才」能力。用足球場的比喻,你以為他是奇峰突出的前鋒,其實他打哪個位置都稱心自在,只因基本功紮實,才可有所選擇知所進退,繼續馳騁球場自得其樂。         我認識湯禎兆的時候,他已是香港媒體的文化主將。出身中文系的才子,根正苗紅,卻不按章出牌,鋒芒畢露得令人眼紅,據聞他早年甚熱衷筆戰,與其他才子如梁文道等不打不相識。這些年少輕狂的文字風流帳,久不久給多事者翻出來當談資,他總是微微笑應和過去,不當一回事。對事對人,他早練就一種平常心。         他出道比我早得多,他經歷過的香港報章副刊黃金年代,我很遺憾沒能趕上。當他說起如何一夫當關,天馬行空甚麼類型稿件都可以寫作與發表的時空,我風聞而未能親睹。讀者如我只略略窺見九十年代中晚期他為香港重要報章的文化版面帶來新意與創見,卻也足以認得他風華正茂的神采。後來他轉戰教育界,以為他要沉寂下來了,結果他比從前寫得更多更深更廣。說是寫作選擇了他,實情是他為了寫作,做了很多別有洞見的選擇。         這些文章固然展示了湯禎兆多年來全方位創作的能力,但更重要的是,它們呈現了一個文化人特有的精神素養。那是從個人期許到不斷訓練與實踐,持久勞動與收割的寫作路徑。湯禎兆常謙稱純粹運氣夠好,才得到不少提攜與發表機會。可是,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的勤奮與堅持向來有口皆碑。寫作是單打獨鬥的事情,才華燃燒過後,走下去靠的是個人自律。         最難能可貴的是,作為一個全能文化人,湯禎兆眼界開闊,目光與筆尖所及,並無貴賤高眉低俗大眾小眾之分,上至藝術電影,下至基層集體生活,左至平民足球場,右至高等學院,他如履平地出入自如,靈感到了,東方西方理論順手拈來絕無界限。因此,他的評論文章常常先叫人眼前一亮精神一振,「估佢唔到」(猜他不著)之時不得不佩服他的另闢蹊徑。至於那逐漸自成一家的湯氏文風,影評人家明解說或許是作者腦筋轉得太快,如實反映在文字結構之上。我倒更願意當作是湯禎兆博覽群書四處浪蕩之後的一種個人自選混雜特色,看他在「創作人」篇章裡的創作,就知道他要走那種字正腔圓的中文系寫作路線並不是甚麼難事,反而如何擺脫那血統純正的貴族出身才是他孜孜不倦的嘗試,如他經常提及雜踏者、文化流民的位置,出入無門,無階級無界無執。         然而,不管是通才還是專才,重點是兩者不是二元對立非此則彼的選向。例如畢卡索晚年在暗黑裡畫牛,寥寥幾筆勾劃出傳神的形與神,前提是他的畫功早已登峰造極。         「文學人」一章裡,我特別喜歡他評論香港詩人羅貴祥的一篇<唯有我永遠面對目前>,篇名來自香港前衛劇團「沙磚上」在八十年代末年一齣經典劇作,在香港文化小圈子裡廣為傳頌,我沒有機會看到此劇,但深知它的時代意義與影響。湯禎兆用「現在進行式」概念來解讀羅貴祥的詩作,在更寬廣的文學歷史與時代脈絡裡,提出更具前瞻性的本土閱讀角度,此文當年發表時備受文學界關注,現在我再讀來也還是有所啟發。         實在我覺得,這「唯有我永遠面對目前」也適用於湯禎兆身上,多重身份混雜各種游移最終都指向一個方向、一個時空。在一種專注於目前的狀態裡,迸發出最深刻的情感與觀點,心無所慮勇往直前,這真是最理智同時是最深情的書寫。         本來想多說說這本書,結果說了更多關於人與時代與社會。可是,閱讀作品難免擺脫不了作者的時代與社會背景。這也許是在內地出版這簡體字版本的最大意義,讀的不僅是湯禎兆的多才多勞,還有香港這個城市的文化生命力,其多元與多變。   mal>   link:《新京報》:http://epaper.bjnews.com.cn/images/2011-07/30/C07/c07730c.pdf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14回應(0)引用(0)全身文化人

2011年7月28日

核電玫瑰

日本女足歷史性地奪得女子世界盃的金牌,固然不僅只限於日本國民高興雀躍,對亞洲的女性運動員來說,自然而然也是一大鼓舞。今次日本女足備受傳媒關注,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和成員之一的丸山桂里奈是日本東京電力的前職員有密切關連,身在福島核電站負責搶修的舊同事,也直言從她身上得到激勵振奮,那確屬令人感動的新聞。

 不過先撇開政治性的元素不談,還是回歸運動範疇去說解吧。我很欣賞日足教父川淵三郎的足球哲學:如果金牌不能讓更多人參與體育運動,金牌又有何意義?我們身處的現實環境,由衷而言不分中外國家,大部分於體育上的政策均奉行金牌哲學--即使連不過為彈丸之地的香港,所謂的「精英運動員」計劃其實便是不折不扣的金牌政策的包裝演繹。我明白一切資源有限,但在決定資助的優先次序的考慮上,是否能推動全民運動的風氣,以及可否帶來正面及快樂的觀賞性運動(spectator sports)風氣,那才屬更加關鍵的要旨。 日本女足的揚威,教我想起數月前在電視上看瑞士女排精英賽決賽的情景。今次女足奪冠,相信沒有人會否認得到幸運之神襄助,上半場美國連番的中楣中柱,確實令日本逃過多劫。與此同時,女排在決賽和古巴對決,同樣居於下風,第一局甚至被遠遠拋離。但日本的女足及女排,均演繹出驚人的打不死拚勁--女足在一次又一次落後的劣勢中守至射十二碼取勝;女排在古巴的連番重扣下,一次又一次施展水躍撲地救球,即使成功的機會接近零也不吝嗇盡力一試。坦白而言,我一邊觀看,一邊也不斷為她們打氣加油。更重要的,希望運動的觀眾應該也可看得出日本隊就自身的缺點所作的針對性訓練及部署--女足的入球肯定屬本屆各隊中變化幅度及難度分最高的一隊,而女排專心鑽研的擊手出界扣球法亦已臻化境,以上這一切一切都是她們艱苦努力後應得的回報。 那一朵玫瑰,委實綻放得美麗耀眼。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9:47回應(0)引用(0)

2011年7月20日

輕巧的吉田修一

我認識吉田修一,非常後知後覺。在他的作品在台灣早已飛入尋常百姓家之前,我仍然停留在人盡皆知的《惡人》階段。更重要的,是我不得不承認一切乃因妻夫木聰及深津繪里的精湛演出,才被吸引至捧讀小說而愛不釋手,到最後才泛起追尋吉田世界的衝動來。

 最近看回吉田一本七年前的小說《春天,相遇在巴尼斯百貨》(04),不得不訝異於他敏銳且細膩的目光--溫柔與暴烈,在他身上的而且確得到漂亮的糅合。小說中對地理環境的精細刻劃,自然而然教人勾起閱讀《惡人》的即場同感效應。我甚至懷疑對地景細節的執著,對作者而言已屬一種接近宗教性的意念,由外在環境的鉅細無遺關注,從而展現對人生世相的仔細捕捉,背後其實屬一脈相承的價值取向,也唯其如此才得以成就豐腴潤厚的吉田本色來。 小說中的主人翁筒井,是一名三十多歲的通勤族。他與妻子及由她前夫所生的兒子文樹,夥同岳母一起生活,然而自己的前半生也從來波瀾起伏,曾經與一名年長十多年的男子同居了好一段日子。大家在百貨公司偶然地碰上,竟然也不避嫌帶同兒子上前寒暄交往,著實令人意外。作者細膩的是,他絕對沒有企圖把筒井塑造成特立獨行的反社會異類,反過來在他坦然面對過去之時,不斷流露出奉公守法的常人秉性,由勸誘同事修心養性回鄉繼承家業,甚至成為他人眼中的理想夫妻的典範樣本。 作者輕描淡寫刻劃了主角一次脫軌經歷,在上班途中忽然不經意地想起學生時期於日光曾留下的手錶,於是興起驅車前往查看的衝動,結果在沒有通知公司及妻子的情況下,成了一天的流離逃兵。非常村上春樹的演繹處境。然而更窩心的是,吉田筆下的人物沒有困於孤獨存封的世界,而且亦不會以密碼或謎語式的運思來尋找與外界連繫的通訊渠道。小說最銘心的一刻,是黃昏時筒井仍在日光的酒店內,於是硬著頭皮致電妻子解釋及致歉,結果對方不僅沒有責備,更在掛線之後再致電酒店為丈夫訂了一晚房間,並留下口訊:既然長途跋涉來到,不如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那就是吉田的四撥千斤的方法,一語中的,乾淨利落。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9:53回應(0)引用(0)

2011年7月19日

尋羊的冒險

我身邊有不少羊男羊女,村上春樹至此一定大為雀躍,大家肯定可以結成好友。每逢入冬,一定四周進行尋羊的冒險。我知道自從小肥羊大舉南下襲港後,香港的羊迷數字早已直線飆升,要在本地尋找涮羊小店,早已不成問題。然而有趣的是,啖羊而不出境,總好像找不到直插心臟的羊腸小徑──吃是吃了,總覺猶尚虛空。

此所以美食雜誌策劃「羊來了」的專欄,老饕蔡瀾推介的仍屬深圳西貝莜麵村。我沒有按圖索驥登門造訪,不過在深圳行走,也念念不忘金睛火眼,務求絕不錯過任何庖丁解羊的食肆,風味在民間。你信,羊就自然會來到你跟前。 詩人小說家崑南曾經領軍直搗深圳的老新疆,吃得一眾大小毛頭腦滿腸肥。我後來再訪,小店早已榮遷,唯有在原址的南園路旁不忿徘徊。曾幾何時,我認為由中信廣場走過來,路上的羊肉串燒小攤,早已是徵兆預言書的序言引子。難道在滿佈東北狗肉、哈爾濱餃子館、韓風梨花苑、成都牛王廟及朝記客家菜館的南園路上,就容不下一所小小的羊食店? 我終於找到新粵穆斯林餐廳,以八元吃了一塊較加州風情薄餅還要大的羊肉餅,手抓羊腿棒燙不溜口──還有眼前觸目的烤羊排。我明白自己並非要寫食經,但尋羊機制總好像要與異地掛鉤才算上路,總不成在香港烤一棒羊架草草了事吧,何況那在家也可以弄得形神俱備。村上春樹曾經在《雨天炎天》中,精闢地點明文明人上山下鄉的「文化」旅遊,終極指涉都是重回人間的第一口啤酒。既然自認為羊男,那倒應該與村上臭味相投,我信即使曾經有羶香四溢的羊拐拐在你面前,只要你流汗不足筋骨未痠,羊魂道肯定仍會與你相逢未曾認相識。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6:22回應(0)引用(0)

2011年7月13日

泰國大選的CHANGE

泰國大選的CHANGE



湯禎兆

 泰國為泰黨的英祿成為第一位的泰國女總理,我看新聞的時候,總不期然想起木村拓哉主演的日劇《CHANGE》。那是○八年的日劇,講述木村拓哉飾演的啟太原來是百分百的政治門外漢,但因為陰錯陽差的因由,結果踏足政壇甚至成為了日本總理,從而抽絲剝繭披露展陳日本政局的黑暗面來。英祿與啟太雖然男女有異,但戲劇與現實之間的對照,卻出現驚人的相似性。 兩人同屬政治的門外漢,英祿是AIS電訊公司的高層經理,而啟太是長野縣的小學教師,均沒有任何從政經驗。此外,兩人的參選都與出身於政治世家有莫大牽連,前者是前泰國總理他信的妹妹,而所屬以清邁為基地的西那瓦家族一向也活躍於泰國政壇。與此同時,啟太的父親則是執政黨的議員,但因為父親在一次空難中過身,執政黨為求力保議席,於是力邀他代父出選填補空缺。更重要的相似之處,是兩人同樣被外界普遍認為是一名傀儡,英祿一直被傳是他信的扯線人形,以後一切均會以他信為馬首是瞻。啟太一入議會即被執政黨的幹部利用,把他推上總理之位,然後以便在幕後遙控,打算把他以傀儡總理的身份看待。 日劇與現實政權的交替,可以如此「像真」,固然不得不教人驚訝。不過更有趣的,是英祿與被貪污醜聞纏繞的兄長他信同坐一船,自然也難以由黑翻白;反過來啟太的父親本來也曾收受賄款,結果啟太在競選中便公開認錯,並為父親向公眾道歉,後來在當上總理後,最後也因為內閣大量成員涉及收賄,終於決定解散國會重新由人民再選所有議員告終。 兩人都代表了一種CHANGE的盼望-當然,《CHANGE》始終是日劇,背後的理想主義色彩不可謂不濃烈。然後更諷刺的是,今天泰國人民所投的信任一票,反過來屬貪污醜聞纏身的代言人,這一點恰好摑了世人一把,充分說明政治從來便非請客吃飯那麼簡單,箇中的黑白是非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輕易說清。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08回應(0)引用(0) │標籤:雜談

2011年5月12日

轉: 亂步中的變容

 羅貴祥 (香港浸會大學英文系及人文學教授)


幾近十年,湯禎兆初版《亂步東洋》,我那時竟然為他這樣寫序:『從小說家江戶川亂步(Rampo)的名字杜撰出來的書名,甚有意思,但不知怎樣,我居然聯想起好萊塢電影《第一滴血》裡,那個由大隻佬史泰龍飾演的藍保/蘭博(Rambo)形象來。Rampo與Rambo引伸的意義,是不是也有某種文化上的曖昧對照意味?顯然湯禎兆是要借「亂步」望文生義的意念,企圖用「亂」與「雜踏」而不是宏觀鳥瞰與系統化的書寫策 ,去拆解與分析日本文化。在大量消費東洋文化產品的大潮流下,他游擊戰式地將一些意識形態逐個擊破與非神秘化,但同時亦不排除從「不正途」的路徑上尋找對這些日本人事迷戀的快感根據地。相對而言,Rambo電影代表的卻是一種重構國家身份的大 述,毫不含糊地,是列根/雷根時代保守大右派回朝的代言人。小布殊/小布希當政的〔九十年代〕美國,或許也是這種Rambo文化明目張膽的再生與延續大路。如果Rambo直接了當地展現 大美國的國族身份,如果Rambo的滿身橫練肌肉表達了一種自我紀律約制的人為秩序,那麼亂步卻暗示了湯禎兆在日本文化觀察上對自我身
份的游離,拒絕自制,甚至沉溺放縱。』


把亂步扯上藍保/蘭博,只證明了我這個「不知日者」的無知,亦反映了凡事以西方文化作為參照的無理標準。隔了這麼一段時間,《亂步東洋》已經修訂發展為《日本變容》;知日的湯禎兆固然對日本文化一往情深,繼續觀寫它的跳躍脈動。而我呢,過了這些歲月,對日本的認識,可又有甚麼增長?或甚至是減退?當中國經濟體在數字上已經超越了日本、當中日關係過去十年至今冷冷熱熱的也好不到哪裡去,作為中國一部份的、可能曾經也算是個哈日城市的香港,對日本,還有甚麼角色可演?

已故的日本中國專家溝口雄三先生,曾經這樣形容從中國(應該也包括香港吧?)大批湧到日本的研究者、留學生:他們都說為學習日本現代化的成功秘訣而來,但是,現代化在他們的意識裡,只是不折不扣的西化。換言之,近代日本和中國之間總是以「西方」作為媒介或者視角,而不少中國人和日本人都是以西方的角度、標準來看待中國和日本的現代。溝口感歎,這些聲稱要研究日本現代化的人,其動機
到目的是徹頭徹尾地以自我為中心,只關心中國要怎樣「現代化」。然而,反過來對日本無限憧憬、批判中國的現代,關心的也不是日本現代化過程的實際情況,同樣是以自我為中心。

要認識研究一個文化,自我中心地學習、批判或憧憬的態度都不行,那溝口先生有甚麼好提議呢?似乎他是以自己研究中國的方法,為我們提供一種範式:「赤手空拳」地,不帶既定的價值觀念與期待,接受與自己意識不吻合的事物,走進研究對象的世界裡,去解開與我相異甚至相反的他者之謎,並且要打破在無意識中支配著我們的「西方就是一切」的扭曲標準。

說易行難,客觀現實的糾纏真的可以讓人拋開自己特定的視角嗎?學術的理想化期許,在昏亂變動的日常文化生活與交往中,能夠應用得上嗎?而且那種「赤手空拳」、不帶偏見與期望的方式,如果沒有了對認知物的熱情,我想,最終必不能真正改變自身,只是虛空的方法一套。

湯禎兆這個東洋觀察者及旅人,表面上似乎難以做到溝口先生所定立的客觀性。他對分析對象的投入熱情度,令他自嘲自己是個「狂迷」、「小粉絲」,彷彿是要為他的分析對象豎碑立典,是日本通俗文化經典化的共謀。實情他是知道自己無可救藥地中了所觀察事物的迷湯,難以純粹擔任理性克制的旁觀評論者角色。不過,真實往往不是非黑即白的。湯禎兆感性上固然不想做單一客觀身份的旁觀者,但在他的文字上卻又時刻浮現著一種理智的自覺性,熱烈沉醉中並非沒有冷靜時候。他不是提醒我們以至他自己「東京是無法鳥瞰的,作為一隱喻性的用法」嗎?也許正正是吊詭地困為距離與阻隔,「更加誘使人家繼續一頭栽進去,以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拼勁角力下去」。感性的迷戀熱情,也可以是靜心反思的動力。

從亂步到變容,湯禎兆加入了更多的日本旅行的切身體驗,但他依然既是觀察者又是投入者,身份立場波動重叠。廣島原爆紀念館的一章裡,他提出了令人深思的曖昧卻真實的歷史位置:

「香港的成長背景令我傾向逃避歷史的沉重包袱,但道德感的呼籲又促使我欲多作瞭解。我嘗試直視自己的曖昧本質,而發覺先前認同於保持沉默的受害者態度,其實也是一種個人的重迭式內心迴響。可否讓我們保留作歷史過客的權利,在堅定執持歷史的是非黑白觀念之餘,仍抱持一種遊走於歷史時
空中的個人緘默權利。」

凝視日本、投入日本,最終的對象可以是日本,也可以不是,但不可避免的是反
照熱情觀寫者的自身。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49回應(0)引用(0)日本變容 │標籤:序言

轉: 亂步碎語

 文: 李长声

不敢为人作序,怕着粪佛头,也不愿请人作序,怕自己就附了骥尾。即便是一只苍蝇,嗡嗡嗡,能飞多远飞多远,那就是自由而快乐的大苍蝇。

   侨居日本多年,却飞得不远,譬如绝少去涩谷,从未进过109,不了解女孩子的流行文化(不包括妈妈辈的女孩子,当她们穿起长靴时,恐怕就表明天然女孩已开始弃之了),所以时常读别人写日本,有一点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意思。

人心隔肚皮,要了解别一民族之心,所隔更何止肚皮,起码还隔着语言、习性、交际范围等。俳圣松尾芭蕉不也吟咏过:寥廓一声呀,秋深栖暮鸦,孑然僵卧处,隔壁是谁家。日本生活很便利,餐馆门口摆着饭菜模型,给人以感性认识,不至于端到鼻子底下才知道点的是什么吃食,不由地喟叹日本真是个感性胜过理性的民族。国人来日本旅游多起来,最近看见一个出国须知似的东西,告诫国人购物时明码实价,不要跟国内一样随口砍价。也真是偏巧,随即在《周刊新潮》上读到一篇渡边淳一的随笔,这位被中国众读者捧为情爱大师的老作家说,看中一件衣服,标价14万日元,觉得有点贵,跟随的女秘书便自告奋勇,上前砍价,店家不应。在店里转了一圈,她又过去砍,店家终于让步,便宜了4万。原来女秘书是大阪人,大阪购物是砍价的。其实我们说日本,有意无意,常常说的是东京而已。

认识一种文化不容易,哪怕是久居日本,也未必能说得头头是道。侨日不等于知日。在香港的一种文学杂志上读到一篇小说,写道:“笔者懂几句日文,看到日本再纯的纯文学杂志,每期都要连载五六个推理小说。那些杂志没有国家补贴,就靠推理小说来补贴。”从简介得知,作者毕业于中国某师范大学中文系,留学日本十年,读完了日本文学博士课程,便不禁惊诧,这样的人居然把纯文学与推理小说混为一谈,尽管是小说家言。日本文学的一大特色即在于把文学分成两种,纯文学与大众文学,纯文学杂志绝不会刊登属于大众文学的推理小说,更不要说每期都连载,而且五六个。文学杂志是出版社(当然是私营)的商品,纯文学杂志再纯,纯得无限地接近自然科学,国家也不能用纳税人的钱来补贴。出版社拿纯文学杂志当看板(招牌),赔本赚吆喝,需要靠图书和其他类杂志维持。动辄想国家补贴,这是典型的中国人想法。

旅游者走马观花,往往更容易看走眼。譬如叶永烈,在博客上读到他观察日本的细节,好些不大确甚而大不确。他观察到日本的天气预报由男女二人主持,并贴上NHK电视画面,以示眼见为实,但只怕他的观察仅限于此一画面而已,难免管窥蠡测之嫌。日本“别具一格”的,是天气预报在新闻节目之内,主持人予以配合,使之生动,却也未必就一男一女。我们中央台的天气预报在新闻之后,先得看一通广告,然后常见一女人,脸无阴晴圆缺,把左手或右手一开一合地作势。日本民营电视台使用有气象预报士资格的人播报,详加解说,比NHK活泼。

又观察日本靴,前头是分叉的,把拇趾和另四趾分开,觉得怪,认为这样的靴穿起来脚趾没有压迫感,很舒服。说来它本来属于布袜子,用厚布做,也穿到室外,近代以后用橡胶做底,矿工穿用,便叫作地下足袋,现在主要是建筑工人当工作鞋,脚趾分开,便于用力抓地。神道搞“庙会”,走街串巷为神抬轿子,男人系一条兜裆布,脚下也多穿这玩艺儿,便演出民族传统。现今地下足袋几乎都是中国造。

以科普、纪实出名的作家尚且记而不实,遑论其他妙笔生花的游记。看一眼便洋洋洒洒写一篇,做高深之状,却诚为臆度,终归是瞎说或胡说。急于发议论,强作解人,而且语不惊人死不休:你在全世界各国都可以吃到正宗的纯正的中国菜,只有在日本,这个遍地是中国菜馆的国家里,你几乎找不到一家,正宗的有中国菜味道的中国餐馆。这话不就说得太绝吗?既不可能找遍日本,更不可能吃遍全世界各国。介绍日本人日本文化,可以没有灼见,但必须有真知。

中国人了解、认识日本似乎有两个问题,一是自古不屑于知道,到了清末,被人家打败,这才急急于了解,背景与心态却始终不正常。知日难,也难在我们一说到日本,便有着太多的偏见、成见,固执己见。菊与刀,虽然并不清楚到底怎么个比喻,却越看日本越二重,仿佛用二重性之说就可以把日本诠释个底儿朝上。可是,兔子急了也咬人,谁都有二重性。恐怕二重性不过是现象,根源何在呢?像任何民族一样,日本也是多面体,它不可能同时把所有的面呈现在你眼前,况且还时常要强调、夸大某一面。艺妓,日本当作传统文化骄人,大肆宣扬,可实际上早已衰微,如今几多日本人有钱招妓呢?就连大相扑比赛,人们也大都窝在家里看看电视罢了。二是上世纪80年代后半以来敞开了国门,却随即出现哈日族,热衷于日本的时尚与流行,障碍了深度的介绍与理解。哈日无所谓对不对,作为个人喜好也可以停留在表层,或者时过境迁,不再哈日,对日本也不感兴趣。但若想有所认知,就应该从哈日进入知日。

汤祯兆的书是知日的书,读了可以知道日本,认识日本。就这本《日本變容》来说,记景观不厌其详,大有导游之善意,但太宰治的小说、石川啄木的诗歌、史村翔的漫画,顺手拈来,旅游便充实了文化内涵。这有赖于丰富的书本知识,对日本影视的熟知。所谓乱步,是一种乘兴而来的意境,或许读来真有点乱,这也与此书是结集有关,但心中有序,主题是明确的:追踪日剧之旅、影像之旅、文学的追星之旅。游到香川,不仅旁征日本通唐纳德·里奇的考察,又博引文化人类学者祖父江孝男的《县民性――文化人类学的考察》加以分析,使见闻不至于浮光掠影,不流于一笑了之。即便“偷懒想什么也不去打点”,随团行走,“脑部活动”也不曾中止,尽兴游玩,深入思考。日本不少地方都建有主题公园,作者便借鉴都市研究学者多木浩二的观点,议论城市游戏化,指出:“把都市予以游戏化的再造,一直是一种政治化的都市建构设计观念,成功与否可谓见仁见智。提倡者大多以本来地方没有任何过人特色,于是为免村镇的衰落,而兴起主题公园化的都市重整构思。但与此同时所不能避免的,一定是地方色彩的消失,把村镇和过去的历史集体记忆划上分离的句号。”诸如普及化的旅游区、不同“场域”的争持、旅游程序化的方向,这些小标题,以及布尔迪厄的“场域”、 韦伯对官僚制度的合理化讨论观念等,令人几乎要疑惑是不是捧读了观光学课本。

作者立足于香港写日本,内地读者还可以得到双重的趣味。他写道:“日本的美少女一向重视崇尚大自然的活力形象,常以泳装相片来表露对青春的颂歌。相反香港的这群‘玉女’往往长年不见天日,即如最具个性的张柏芝,也惯于厚妆粉示人,那正好是一种以非自然来背离玉女崇尚自然风格的最大反讽。”港人对北海道的钟情,多少与岩井俊二的《情书》拉上关系,而内地兴起北海道旅游热,却是国产影片为人作嫁衣裳。若想不枉此一游,游出文化来,那就先读了《日本變容》,然后追踪而去,到东南的钏路感受一下村上春树的笔下风情,或者到东北的网走看看《监狱风云》现代版。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28回應(54)引用(0)日本變容 │標籤:序言

2011年4月18日

《日本變容》後記

《日本變容》後記

文:湯禎兆 繼《俗物圖鑑》及《香港電影夜與霧》後,我在生活書房麾下再推出《日本變容──文化越境的跨界觀寫》。本書是以舊作《亂步東洋》為藍本,但篇章則作出幾近一半的增刪,所以經商議後決定以《日本變容──文化越境的跨界觀寫》的新書名推出,而非用「復刻新版」的形式面世。 《亂步東洋》是01年在香港出版的書,當年的副題為「日本文化雜踏記」──「雜踏」及「亂步」,一向是個人寫作上的關鍵詞。有趣的是,書籍當年是由一所正在冒起的電腦出版社刊行,後來卻又迅即偃旗息鼓。這就是香港的文化特性,沒有任何起伏常規,寫作人只能不斷以寄生狀態打游擊地依傍求存──我所指的求存絕非指經濟上的條件,事實上隨著出版社的瓦解,《亂步東洋》亦沒有為我帶來一分一毫的版稅。所謂求存,或許屬於較為舊派的思維模式,對今時今日以網路世界作為寫作及發表主場域的新生代來說,講求即時互動以及永遠處於現在進行式的寫作模式,大抵才是心儀所屬的潛行空間。但於我而言,每一本實存的出版著作,所提供的檢視及整理意義,或許屬非常個人化的鞭策原動力,此所以我珍惜任何一個機會,也由衷希望不會糟塌一二。回頭說來,因為原書在香港出版及發行遇上剛才提及的障礙,所以原則上看成為一本隱形缺席的書也絕不為過。而香港寫作的文化人正好時常處於以上的窘局,書本難有出版的機會當然是其一;出版後因為如此或如彼的因由,令到經濟上完全得不到回報收益是其二;因為配合上條件欠佳,致令讀本沒有太多面世曝光機會,長埋書倉甚至淪為廢紙是其三;最後即使作者想不收分文取回版權,但也因為合約所限,往往只能半死不活拖沓至合約中止日期才可有重生的契機,是其四。 一本書的命運,往往就是如此坎坷倖存過來。不過禍兮福所倚,今次重整以《日本變容──文化越境的跨界觀寫》推出,最令人喜出望外的,是書竟得到李長聲老師撰序,不啻若夢境成真。李老師的《居酒屋閑話》、《日下書》及《日邊瞻日本》等著作,全都屬我的愛讀書,老師對日本的深邃探究,委實令人大開眼界。與此同時,羅貴祥兄更在百忙之中,抽空把當年的《亂步東洋》原序作出對讀修訂。凡此種種,不及一一言謝。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20:48回應(1)引用(0)日本變容 │標籤:後記

《日本變容》新聞稿

 生活書房香港上環文咸東街50號寶恆商業中心704電話:3580 1223   傳真:3580 1224 新聞稿    即時發放 20116 新書重點推介: 《日本變容--文化越境的跨界觀寫》日本文化達人湯禎兆祈願之作   從《俗物圖鑑》、《整形日本》、《命名日本》到《日本中毒》的文化研究四部曲中,湯禎兆泡製了一席日本社會眾生相的盛宴,透過書寫文化現象如文學、電影、動漫乃至AV來佐證日本社會的面貌。無論讀者哈日、知日抑或反日,均可從中拼湊出一個心中的日本。   《日本變容--文化越境的跨界觀寫》是湯禎兆「日本研究四部曲」後的最新力作,書中對日本流行現象的探討,與「四部曲」存在千絲萬縷變化相承的關係。    湯禎兆的書是知日的書,讀了可以知道日本,認識日本。就這本《日本變容》來說,記景觀不厭其詳,大有導遊之善意,但太宰治的小說、石川啄木的詩歌、史村翔的漫畫,順手拈來,旅遊便充實了文化內涵。這有賴於豐富的書本知識,對日本影視的熟知。--李長聲 (日本文化評論家)   湯禎兆這個東洋觀察者及旅人,對分析對象的投入熱情度,令他自嘲自己是個「狂迷」、「小粉絲」,彷彿是要為他的分析對象豎碑立典,是日本通俗文化經典化的共謀。實情他是知道自己無可救藥地中了所觀察事物的迷湯。--羅貴祥 (香港浸會大學英文系及人文學教授)   由哈日到知日,大抵是膜拜者的必經過程。Gal如何掀起農業革命、超模怎樣經歷艱苦生涯、美少女除了性感以外,有什麼可能性?作者把一向關注的流行文化研究,拓寬至旅遊文化的論述,從文學上的紙醉情迷到旅途上的越境觀寫,對照出互為表裡的共鳴效果。    無情的天災,亦讓港人對日本生起一種這麼近那麼遠的無奈。作者逕言「地震從來都不止於傷痛」:應對災難的心態上,我們同時也可清楚感受到他們的冷靜及從容──大自然的失序不會激發出現實中青筋暴現,血脈賁張的熱血場面,反而更深沉地融入深層的潛意識中──日本人對夢想的執著追求,乃至為青春熱血永不止息作出頌歌,於我而言均能看成為地震心理的迴響激盪。    亂步日本,出入香港,《日本變容》是湯禎兆的祈願之作。  【作者簡介】湯禎兆長期從事寫作活動,與趣亦由文學至電影,再擴展至文化研究。主要寫作範圍包括日本文化研究、社會文化觀察、電影解讀、文學創作及評論等;寫作區域由香港延伸 至台灣及廣州。同時從事文化教育性工作,講授日本流行文化及電影欣賞。目前除了寫作不綴外,亦曾替出版社策劃有關香港文化的書籍。目前為《成報》「七情上面」、《明報》「湯入中路」、《Cup》、《號外》等報章及雜誌的專欄作者,亦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的兼任講師。 《日本變容--文化越境的跨界觀寫》                作  者 湯禎兆 出版 社 生活書房 出版日期 20116 書  度 170 mm() x 210 mm() 釘  裝 光膠裝國際書號 9789881964670書  價 HK$98 備註:各位傳媒好友如有興趣,可另安排作個別訪問。如有任何查詢,歡迎致電3580 1223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6:00回應(2)引用(0)日本變容 │標籤:新書出版

2010年12月31日

《香港電影夜與霧》序言

無人之境


阿湯先嚐血與骨,繼而步進夜與霧,他不愧是東瀛散策家,下一部港片專書若來個愛與誠,就美妙非常了。

當然,立在前面的香港電影才是牌頭。速閱全書,啊,又並非夜與霧般灰暗,在他的字裏行間,港片以至連帶的流行文化閱讀書寫串連比興解拆重構,出出入入都是火,有火的火。阿湯的立論、思路、見地和行文的坦率,早就成一家之言,但對於港片仍然有火,這是多麼難得的事呢。

本地(我指香港)的評論人(包括我),對港片的關注,無論現象捕捉、興趣癮頭、深層的解構、討論氣氛,以至大範圍系統地的回顧檢討,坦白說是每下愈況,變成冷冷淡淡的例行公事,冷清處彷如進入無人之境,像阿湯仍然孜孜不倦綿乾絮濕大小通殺,而同時遣字成文的,又有幾人呢!

只要看看他寫王祖藍和慳d啦baby,給牛華的一個機會,又追擊《我的機械人女友》再重溫《追擊八月十五》,縱橫交錯,穿梭比拼,由最不起眼的文化現象,講到心頭好的心如鹿撞,你便知當中的火,源自一份情的。談到看港片如回家一樣時,竟然鮮有地流露了感性一面!而最重要的,他的眼界頭腦都開通八達,全方位關顧閱讀,形成很獨特的一種況味。說到肉緊處,如大數《音樂人生》的控制狂,差不多形成自己的港版「告白」了,在土生土長的人,受過殖民地教育和隨之衍生的家長訓導的人,著實感同身受。

這讓我想起了早年一班友好與港片同憂同喜的歲月,最玲瓏剔透的文字,都是在最狂烈執迷中催生的。不錯,沒有這份狂情,根本不會到達血與骨,也不會踱步夜與霧。

有時執迷不悔,被人誤以為是盲目吹捧,批評者鮮看到當中的深層文化意義,還拿著些過時的標準來口誅筆伐,劉鎮偉更是火藥庫。阿湯寫的《機器俠》疾寫劉鎮偉的核心原形,著實動氣了,但來到「消失了的劉鎮偉」,單看標題我也感到驚心動魄,陰晴月缺鏡花水月,劉鎮偉不再劉鎮偉,是多麼的令人惋惜,從一位理性地等春暖花開的評論人來說,怎叫人釋懷呢!阿湯連「離島青春」都沒計算長洲芙蓉出水一席,就知他如何的失望了。

當然,熱枕和失落是一銀兩面,為自己鍾愛的香港電影,寫下自己的本土的角度時的必經歷程。他談及評論標準的變化時,亦扼要地指出電影美學層次,轉為文化論述取向,是大勢所趨,確是不俗的總結。我想指出是縈繞評論人的,還有回歸/特區的意識形態情結,主導了前後九七的種種物換星移。

然而從阿湯的夜與霧看來,卻有了一點點的根本變化,就是要將將文本閱讀放回歷史和流行文化脈胳中去,那脈胳包括是個人的、電影的、社會的、創作者的又或者是受眾的。他的每一篇文章,差不多都將文本拉回到所需要的脈胳裏去,電影互相內參,跨時空的比拼對應,總之,每一個觀察和現象,都不是橫空而出。反而他在文化理論的引用上,顯得異常克制。將港片擺回港片的脈胳裏去,恰好為香港電影的本土性,抓著最堅實的落腳點,不可斷章取義,釐清種種來龍去脈,要面對的,不祗是一批對港片諱莫如深的觀眾,還有更大群新冒起的內地讀者,和隨之而來對港片的大中華論述。

是故,他在談到《我是一個演員...周星馳的文化解讀》便為「去香港化」的大中華論述窠臼,憤憤不平。不錯,我們固然不應囿於狹隘的香港本位,但同時要分辨出那些是在融合過程裏上下其手者,將香港觀點、觸覺、特徵和傳統等生吞活剥移花接木者,而那些是內地和香港良性互動潛移默化的有心人。

最正面例子莫如《葉問》,那種民族自尊固然觸動內地觀眾神經,然無論中日衝突、李小龍的潛文本,以至葉偉信去英雄化的住家男人變奏,都是不折不扣香港脈胳的延續。又例如近期《精武風雲...陳真》,戲不怎麼突出,卻看到所謂民族主義建構只不過是幌子,它完全回到本地流行文化的範疇裏去鋪展,香港人對李小龍的集體回憶,形象和場面,以及天馬行空的臥底類型裏去。這種香港人屬性,在一個面對國內的製作中重新再起。

這也是我看到書裏談及《金瓶梅》兩集時,竟然論到《大內密探零零性性》,無法不撃案叫好的原因,除了以cult論cult的策略外,而是放回本地色情片脈胳去時的精采對照,阿湯,編輯究竟曾否以為你寫錯片名呢?這種堅持在港片脈胳中,要算是沒人在意的片子中,找到你的基準、論點和意義,那才是影評人和評論人的責任。

由此而知,他筆下的《葉問2》的天台隱喻,《戲王之王》的師父教戲,甚至城市愛情片的「純愛」論述上,都點出了接通源頭的港片深層意味和予盾。最先談到的王祖藍現象,既是宅男弱點的嘲弄,其港式諧謔風格,先舞台後電視的進路,其來有自(梁醒波和盧海鵬)。之所以,他將《月滿軒尼詩》裏張學友的阿來,視為《旺角卡門》烏蠅和《男人四十》林耀國的深情延續,實是一脈相承。

恰巧的是,來到2010年,在香港本土脈胳中作延續和轉化,確是香港電影的重要命題。《前度》裏感情交替裏給性格留烙印的婉轉寄意,擺明請師父重振雄風的《打擂台》,甚至不怎樣出色的《七十二家租客》,都刻意在與舊文本接續對話上下功夫。

更重要的是,香港電影對轉換身份的空前自覺,正是港片同道者秘而不宣的共同密碼,此所以喬裝易容相互隱瞞在《陳真》、《劍雨》、《狄仁傑》等百樣紛陳,既是戲內的戲劇設計所需,也觸碰了戲外要將生命延續下去的策略和相互映照。

香港電影早已不是一個隔絕於大陸的文化產物,文化聯繫、互動、延續,既是無可避免的,評論者應有的足夠的智慧和胸襟,站穩本土角度才能理出頭緒來。尤其在香港內地互動層面,情況更為複雜,不能一概而論,或者只以香港自居。正如書中指出了《人間喜劇》的本土意義,是戲謔北方之餘,也留意到它對延續本土文化的複雜含意。

阿湯行文由七十年代的電視、桂治洪,談到最新的《分手說愛你》,字裏行間,將心念接回這三、四十年的光影裏去,展現了更活潑而遼闊的空間,彷如無人之境,邀請其他有心人共遊其中。


登徒

(香港著名影評人)

二0一0年十月十三日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7:55回應(0)引用(0)香港電影夜與霧

2010年12月2日

新聞稿 湯禎兆最新著作《香港電影夜與霧》 搜尋港產片的創意地圖

熱烘烘的金馬獎電影頒獎禮剛過去,有人認為香港電影停滯不前,但亦有港片屢次揚威國際,聲名大噪,成績備受肯定。今天,香港電影人的創意煉成了《天水圍日與夜》的社會議題討論;《葉問》的大中華元素;《歲月神偷》的香港精神。

 

香港電影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黃金歲月後,業介面對不少挑戰和市場身分定位的衝擊。《香港電影夜與霧》作者湯禎兆為每一格菲林在影幕上產生的意義作出詮釋和批註。對於八十後來說,八十年代的電影初次上畫時,他們大多沒有機會觀看。現在他們卻透過影碟追看回顧當時的文化產物,討論當中的cult片,如何影響當下電影的發展。

 

香港電影近三十年的發展對八十前來說,更有一種夜與霧式的浪漫和迷失感覺。隨著香港經濟近三十年的起起跌跌,八十前經歷由大戲院到迷你戲院,排隊都未必成功購票到不想花錢入戲院的變化。普羅大眾對電影的追求及業界如何回應時代的挑戰,在本書內都可以窺知一二。

 

不論八十前或八十後,普羅大眾或是電影迷,《香港電影夜與霧》為大家解構電影背後的真像,當大家觀賞一出影片,或者忽略了一些細節,其實從不同電影的不同細節串連起來,可以從夜與霧中找到一些值回甚至超出票價的地方。

《香港電影夜與霧 創意是這樣煉成的》                  

作  者 湯禎兆

出版 社 生活書房

出版日期 201012

書  度 150 mm() x 210 mm()

釘  裝 平膠裝

國際書號 978-988-19646-4-9

書  價 HK$78

 

備註:

各位傳媒好友如有興趣,可另安排作個別訪問。

如有任何查詢或索取樣書,歡迎隨時致電3580 1223,與程小姐聯絡。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3:17回應(0)引用(0)香港電影夜與霧

2010年11月9日

日本中毒簡體版目錄

目录:


序一  李照兴
序二  毛丹青
序三  沈旭晖

 

 

第一章  病变


日本的依存女
日本社会的Rorikon
“婚活”时代的来临
日本大学的自甘堕落
痴汉的罪与罚
少子化的苍凉
“结婚难民”
援助交际的日式进程

 

第二章  色相


日本Love Hotel速记
泳衣偶像的文化轨迹
制服诱惑的心理构造
当我们说Love Hotel时究竟在说什么?
美人术的无尽追求
酒井顺子回归

 

第三章  杀戮


快乐杀人的恐惧
无差别杀伤的人生
日本“集团自杀”停不了

 

第四章  世代


作为年份的社会学
“便利店世代”的重省
便利店文化的地域落差
老吾老的独身安乐死
从日本动画窥探世代论
“中坑少女”世代的来临

 

第五章  地景


自然地景与人工设计的合成文化旅程
京都事变
郊外的重生计划
东京漫谈
东京中央线乱谈

 

第六章  新息


关于手机小说,我其实想说的是……
《我的机器人女友》的福音战士密码
由青山七惠透视“飞特族”
美少女游戏的小说化

 

第七章 残务


全球化下的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北移
新世纪福音战士的残务整理
漫画在日本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9:41回應(0)引用(0)日本中毒

《日本中毒》:日本文化医生汤祯兆揭穿日本,预警中国

   

恋物癖、少子化、依存女、寄生族、大学失格、
快乐杀人、便利店世代、闪特族……

这些我们“耳熟”却“不能详”的词汇,
究竟是日本潮流文化的“卡哇依”产物,
还是正在四处流窜的文明病毒?

当我们目眩于日本的大千现象,
是否意识到日本已深陷社会文明病、毒入骨髓?


香港作家汤祯兆,

华文世界最好的日本文化评论人之一,
执“文明手术刀”,
将日本社会肌理详示众人

一本书,读懂日本的罪与罚:
《日本中毒》

日本中毒


揭穿日本,预警中国

书名:《日本中毒》
书号:
97873001279-3
著者:汤祯兆

开本:16开,彩色印刷
出版时间:201010

定价:39.80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日本不坏,我们不醒。

日本生病,膜拜日本的我们也愿意誓死相随吗?从少子化的苍凉、结婚难民、以至独活终老安乐死;由依存女、集团自杀至无差别杀人……有谁敢说日本文明病毒仍未抵达中国落地生根?我们对日本流行文化中毒已深,但又是否意识到日本的文明病毒,早已蔓延到中国社会各层面?

日本不仅是用来向往的消费对象,它更加是我们身陷社会文明病的最佳预警。所谓病向浅中医,中毒自然先要起清病毒底蕴。趁着这些文明病毒还未蔓延到我们社会的各个层面,赶快以书“解毒”。


汤祯兆,香港文化人、影评人及作家,香港电影评论学会会员。长期从事写作活动,兴趣由文学至电影,再扩展至文化研究。主要写作领域包括日本文化研究、社会文化观察、电影解读、文学创作及评论等,著作发表也由香港延伸至台湾及内地。曾任香港电台“开卷乐”及“东洋现场”节目主持人,目前为香港《亚洲时报》网络版、《文化现场》、台湾《台湾电影笔记》、内地《城市画报》、《上海壹周》、《新视线》及《南都周刊》等的专栏作者。曾在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及传播学院教授“创意媒体写作”。

主要著作包括:文化研究《杂踏香港》(2004),日本文化研究《命名日本》、《整形日本》(2006),香港电影研究《香港电影血与骨》(2008),日本电影研究《AV现场》(2005)、《日本映画惊奇》(2008)等。

推介:

旅日作家、日本文化论学者,毛丹青:阿汤的《日本中毒》好在进得去,又有“距离感”,融会贯通。中国对日本的研究应该是动态的,从深层意义上说,这个研究近乎于化学反应,而不是单纯的一加一等于二的模式。阿汤这么多年的日本研究令人钦佩!

香港文化评论人,李照兴:这册中毒本,其实是“解读”、“解毒”……看似是对我们沉迷日本流行文化之人的解药,但其实也是另一重“种毒”……再次把毒瘾解构后投进人心,令人中毒更深,愈深愈想问,愈问愈想看。

香港作家马家辉:近期,我都中了毒,中的却是汤祯兆的毒,我觉得他已经写出最潮的日本,也写出我们背后的神秘欲望。欲望是日本流行文化的核心,如物欲、求知欲、情欲甚至性欲,汤祯兆这书就是透过各范畴分析日本各种欲望,如何严重影响其他亚洲社会如台湾、韩国和香港,因此,了解日本之潮,也就是了解香港之潮。他1991年留学日本一年,已经出了《命名日本》、《整形日本》等十多本关于日本的书籍,我想若他多住几年,应有更多日本著作令我们得以窥视日本更多。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9:38回應(0)引用(0)日本中毒

2010年10月14日

轉: 郑越文:香港十年烂片的价值

撰稿·鄭越文
  http://news.sina.com.cn/c/2010-10-13/124021267006.shtml

  香港電影曾經確是一個神話。槍林彈雨下屹立不倒的小馬哥,腳底三顆痣、摟著朱茵懺悔告白的至尊寶……這些角色個個如雷貫耳,而風塵僕僕的書生寧采臣伴隨著“人生路美夢似路長”的歌聲拂袖擦汗、無知無畏趕路的場景,更是一代人( 甚至兩代人)共同的記憶和理想的投射。彼時的港片無論在數量、票房、工業化程度等各個方面均居世界前列,更難能可貴的是,在藝術性方面也自成一家。但是,略微了解港片的人都知道,90年代後期,尤其是香港回歸之後,港片變得越來越沒看頭,而CEPA之後的那些“合拍片”更是不倫不類,迷失了方向。湯禎兆的《香港電影血與骨》談的就是這個時期(大致是1997到2006十年間)的港片。

     這十年,無甚好片,但湯禎兆仍舊將港片看得很重,或者說是帶著一個港人對香港以及電影的深切情感投入到閱片中。在他看來,香港電影所構建的文本世界和香港現實世界是銜接的、交融的,相互印證、難分彼此的。香港電影已然是香港現實生活的一面不說謊的鏡子,世間百態均以坦然或羞澀的姿態融於一眾好或爛,或不好不爛的電影裡。香港政治、經濟狀況的變化導致了社會、生活、文化方面的變化,一切也都反映在了香港電影導演的意識中。從這個角度來說,香港十年爛片史並非什麼也不是。因此,對影片的社會解讀和文化批評也就佔據了本書的大部分篇幅。湯禎兆認為,紅極一時的《麥兜菠蘿油王子》最核心的本土性特徵,正是對香港身份的開放性思考,某種意義上,也正因為這種思考的“合時宜”才造就了影片的成功。同樣,作為社會組成一部分的電影體係自身之現狀也能通過電影得到解讀和剖析,譬如,作者就認為“2006年的港產片… …曲折地呈現出一整體上的共通主題追求:那就是對精神家園的探索思考”,不謀而合的主題訴求恰巧反映出“創作人仍未能找出新變方向,所以竭力去反省我們究竟走過什麼路徑,才可以明白眼下為何要面對如此困窘的田地”。而當我們讀到“張國榮已被封聖,而過去依存在他身上的陰影價值,已不容於今天的主流意識,何況大家都樂於成為共謀”時,心中的感喟彷彿無處訴說。

    對一些值得更深層次去觀賞的影片,湯禎兆運用了多樣化的西方理論進行解讀,從榮格的阿尼瑪審視劉鎮偉的自我修正術所流露出的潛意思層面信息,以蘇珊·桑塔格對色情創作本質的模擬反諷特性為香港色情影片正名,指出了香港色情片中的諸多隱喻和象徵符號。但無論這些理論背景離香港有多遠,湯禎兆的解讀都沒有脫離本土性,理論最終都邏輯嚴密、盤根錯節地指向了香港的社會、歷史、大眾,言之有物,言之有理,絲絲縷縷都散發出香港的氣息。這大約也可作為湯禎兆自稱“草根”的註解之一。

  湯禎兆似乎又很不重視港片。對這十年來的港片少有本體論上的探究,對影片本身的藝術性也很少涉及或是一筆帶過。這一方面當然有個人喜好之緣故,另一方面,更在於這十年來的港產影片在藝術性上也叫人有些難以啟齒。書中不斷出現“ 挪移借用”“吃老本”“重複過去”“自我燃燒”“重構”“形神不備”之類的如實描述,港片的墮落昭然若揭。更何況,七八十年代港片的黃金時期也正是作者青春沸騰的年代,想必那時的港片給了將成人未成人的湯禎兆一個成人世界的想像,正如八九十年代,難以衡量香港這個城市在內地年輕人的心裡有多少是由錄像廳裡的港片所構築的。所謂“骨受之於父,血受之於母”,從港片的崢嶸歲月走來、全心全意愛港片的湯禎兆,兢兢業業地從一個場景、一場打鬥、一個小動作、一句台詞開始,去把握香港電影的根源、經脈,也企圖為如今的港產影片做診斷、開藥方。

    書中所配圖片亦值得一提,有老公屋,雙層巴士,有街頭匆匆趕路的行人,讓人迷失的商場,尤其是配在《麥兜菠蘿油王子》旁的一爐菠蘿包,恰當得不能再恰當。

  香港電影,君自珍重。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3:31回應(0)引用(0)香港電影血與骨

2010年9月7日

日本文化的香港表達

作為特定時空下的特殊產物,香港(香港專題:http://www.globrand.com/special/xianggang/)曾被外國作家形像地比喻為“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在經歷了164年的殖民淬煉之後,香港受英國文化影響至深,成為名副其實的中西交匯之地。然而近年來,隨著日本文化的強勢崛起,並伴隨著日劇、電影、卡通、飲食、服裝等多領域潮流的湧入,香港的中西交匯改了方向,成了港日融合。  

翻開香港的報紙,幾乎每家主流媒體的娛樂版,天天都會有日本明星的大幅照片和海報,每家主流媒體的廣告版,也天天會刊載日本旅行團的宣傳和推介。事實上,自從日本外務省於2004年4月1日開始讓香港人享有90日內免簽證短期逗留日本的待遇後,香港人旅日的風潮就好像內地開放香港自由行一樣,猛烈而瘋狂。與此同時,銅鑼灣世界貿易中心前的一家壽司店,每天無論任何時候,永遠站立著眾多等候進場的食客;專門售賣日本貨品的Citysuper超級市場里永遠人山人海,尤其是那些高學歷、高收入的城市中產階級,更是把逛Citysuper視為每日必修的功課。至於今天的香港年輕人,一提起日本,更是有說不完的話題,“卡哇伊”時刻掛在嘴邊,Cosplay成為服飾代名詞,電車男、禦宅族(Otaku)、單身寄生族( Parasite Single)紛紛現身,壯大為當下至潮的新生代族群,經過漫畫改編的電影《娜娜》、《死亡筆記》等更是高票房的保證。這一切,都在潛移默化間放大了香港年輕人對日本文化的瘋狂,並逐步成為影響他們價值取向的主流力量。  

香港對日本文化的多方位移植,引起了本地文化工作者湯禎兆的關注。這位在香港研究日本文化的代表人物,寫作領域主要集中在日本社會文化觀察、日本電影解讀、文學創作及評論等。其最擅長以“社會一分子”的方式主動進入日本世界,感同身受地理解日本文化所產生的社會、人文、心理等多重因素,從而產生一種“共在”的狀態。  

這樣的“共在”性觀察,於湯禎兆所出版的一系列觀察日本的書中(例如《整形日本》、《命名日本》、《情熱四國》)表現得淋漓盡致。在這些書中,湯禎兆不僅分析了日本流行文化,亦獨具匠心地巧妙穿插進港日對照作為延伸脈絡,幫助香港認識當代日本年輕人文化的同時,又能清楚地審視港日交融的源頭、發展和未來影響。  

舉例來說,湯禎兆認為,這幾年,內地文化事業的發展進步神速,雖然時有反日的潮流與傾向,但在對日本文化的接納與吸收上,較之於以往任何一個時期都顯得多元和開放。特別是在文學領域,村上春樹已經成為日本文化的一種象徵,對於村上春樹的作品,內地比香港、台灣所推出的翻譯版在產量和速度上都來得快。然而,由於內地作家之生活標準、形態均與日本社會的狀況大相徑庭,他們不曾經歷因極度繁榮富庶而產生空虛感的心理狀態,因而在翻譯村上春樹的作品之時,只會流於表面,無法深刻傳遞出文字背後的文化韻味。  

再看香港,在以往,香港人對日本文化多給予較大程度的尊重,若在日本社會裡湧現出一個新的名詞,有心做日本文化研究的人士就會熱切地追求該方面的知識、尋求更深入的了解。可是在現如今,香港人在意的往往是如何吸納該名詞、術語,對之進行再利用,而非結合本土特色再創造。以日本的蟄居族(Hikikomori)為例子,在日本,所謂蟄居族,是指在加速運轉的社會壓力面前,因感到不能滿足社會角色的要求,而選擇以逃避來斷絕與社會聯繫的年輕人。而當這個詞彙傳播到了香港,在香港的社工眼裡,他們所關注的並非日本那些蟄居族、隱蔽青年的真實情況,而只是純粹片面地借用這一名詞,套於香港的狀況之上,繼而用作向政府爭取資源的根據。  

由此可見,由於“不共在”的缺陷,使得內地和香港在吸納整合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的過程中,各潛藏著不同的毛病。在強勢文化向心力的吸引下,年輕一代香港人的潮流風向標相應得到改變;與此同時,本地文化人則應努力向內延伸挖掘出新的含義,藉以滿足本土文化的需要。通過剖析強勢文化來反省自己,原本就是跨文化書寫中的慣性潛台詞,差別只在於程度、隱顯,以及書寫者的自覺性。

原文: http://www.globrand.com/2010/484983.shtml (新民周刊)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7:04回應(1)引用(0)

2010年8月25日

《香港电影血与骨》简体版後記

簡體版後記

文:湯禎兆 在我一眾的著作中,《香港電影血與骨》一直最為多災多難。它本來打算在香港的青文書屋麾下出版,但因為出版社面臨經濟困難,加上後來東主羅志華不幸離世(青文和羅志華的故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找《活在書堆下──我們懷念羅志華》一看,簡介可參閱:http://www。douban。com/subject/3539385/),於是暫告胎死腹中。後來台灣的書林出版社有意出版,書本才得以在異地重生;而在香港亦見有心人願意協助港版推出,因而差一點還弄出雙胞胎來。幸得各方體諒,最終一切也得以妥善處理交代,令到是書得以台灣書林版的現貌送抵讀者手上。 當然,我也希望內地讀者可以更方便地看到是書,所以當復旦大學提出出版建議,我幾近二話不說便答應了。背後並非因為擴闊市場的考慮,而是內地讀者其實不少是看香港電影長大的,港產片的存在更顯然非僅限於懷舊上的功能,在不同時空的而且確曾負起借花敬佛拈花示意的釋放集體潛意識作用,大家一提及《西遊記》彼此都會心中有數。是書當然不是一本有系統的香港電影研究,但我確信自己一直在探尋香港電影的核心文化特質──暗渡陳倉、正言側說、虛實交錯,從來就是香港電影創作人的生存伎倆。尤其在後CEPA的時空下,我最憂心的電影解讀方向,就是根據創作人的發聲來左右判斷立場。原以為「意圖謬誤」(intentional fallacy)是人盡皆知的評論禁忌,後來才明白一切均非必然。面對今時今日益發嚴峻的業界狀況,創作人因應不同市場以及相異傳媒而作出的彈性策略性回應,其實也屬理所當然的市場遊戲定律。只不過評論一向也應獨立超然於表象之外,沒有個人切入的角度,一切最終亦只會淪為過目即忘的印刷物。 由衷希望透過是書,來聽取內地讀者的雅正指教。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6:46回應(5)引用(0)香港電影血與骨

2010年7月2日

《香港电影血与骨》简体版封面出炉

香港电影血与骨small.JPG

港台文化名人、电影学者林奕华、詹宏志、李焯桃力荐,汤祯兆关于香港电影文化的力作,《香港电影血与骨》简体版即将问世,书稿正在二审中。

书名:香港电影血与骨

作者:汤祯兆著

英文名:Hong Kong Film Culture Reader

丛书名:迷影 

封面语:

香港电影最具决定性的文化要素,就是暗渡陈仓、正言侧说、虚实交错——努力回避黑白分明的判断陈述,正面去看是容许广阔的诠释空间,反面而言也可架起保护网,让他者难以批评导演的意涵企图。

自我定位为“草根影评人”的汤祯兆,从过去港产片与现实对照的启悟,化为今日社会解读式的影评,搭配香港的场景与影像,两相对照之下,建构出香港电影与香港文化彼此呼应的阅读趣味,更是对香港电影深化理解与另类阅听的示范解说。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ffe2cc0100ja5m.html) - 《香港电影血与骨》封面出炉_慕鸥_新浪博客

封底语:

汤祯兆的观察对象除了香港社会本身,也包括了日本通俗文化,这在香港文化圈较少见,他的选择题材颇出人意表,观察角度也独树一帜。

——台湾资深媒体人詹宏志

汤祯兆对港产片既有草根影迷的热情,亦有影评人运用理论作文本分析和社会解读的一面。从他平素说话及行文的风格,可见其脑筋转速之快,思考速度往往走在表达前头。形诸于文,便不求系统化的严谨,却总不乏使人欣喜的观察与洞见。

——香港国际电影节灵魂主脑李焯桃

流金岁月人人爱,低迷幽谷注定乏人探路。汤祯兆亲身去体验港产片的贫穷岁月,由检视明星光环开始,自我重构即时的神话经典,江湖鬼魅并举,任狂徒暴走后终以忍耐结束——是该有这样的书了。

——香港文化人陈冠中

时至今天,我仍然认为这种对“(物质)贫穷”的既恨又爱,和不断凭借电影来宣泄不安全感的社会诉求(所谓市场需要),是香港电影要脱离港产片心态(价值观),放眼世界大展拳脚的最大阻碍。

——香港剧场才子林奕华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6:05回應(1)引用(0)香港電影血與骨

2010年6月7日

《俗物圖鑑》目錄

前言--日本流行文化觀察

原版序--梁文道 
新版序1──呂大樂 
新版序2──麻利亞 
 PART 1 腦力觀察,街頭實踐 
 1. 由樋口可南子說起--慾望寫真之女     
文化解毒:《巨乳排球》的綾瀨遙   
 2. 做愛時遊戲--性戲的告白     
文化解毒:東洋情色的日常基礎   
3. 「私的慾望」VS「公的藝術」--荒木經惟的公私混同       
文化解毒:《寫真的話》   
4. 空氣中談色與慾--Teleclub性的新世紀 
 5. 由電影到小說--援助交際的疑惑 
 6. 記憶像鐵軌一樣長--天南地北火車文化 
 7. 從品物心情到性別人身--日本廣告的思考 
 8. 棒下不留情--走進日棒的國度 
 PART 2 影象世界,陸離人間 
 1. 人到中年的謊言--失樂園現象的媒界效應 
 文化解毒:小室哲哉的警惕   
 2. 記憶總在遊園地--日本人的夢幻避難所 
 文化解毒:日本的Working Poor   
3. 拋掉文件上學去--成人OVA的「教室」情意結     
文化解毒:日本教師不易為   
 4. Otaku完全手冊--「新世紀」追蹤解謎    
 文化解毒:新世紀福音的再思   
5. 從花子族到老頭女的演化--《悠長假期》的三十新世界  
文化解毒:故事的另一面──30代未婚男   
6. 女性編劇心曲--日劇中的「阿信」原型      
文化解毒:說愛教我太沉重 
 7. 教父的暴力與溫柔--北野武的假面人生       
文化解毒:生途悠悠的寂寞   
 8. 世紀末的華麗--SMAP瓜分藝能天下      
文化解毒:草彅剛的震撼 
 9. 情色的解放--成人電影社會演變史 
 10. 上下而求索的快樂--由電影來往電影去 
 11. 三谷幸喜的魔幻時刻       
文化解毒:古畑任三郎的後設手法   
 PART 3 漫話常情,漫畫荒誕   
1. 政治舞台新論述--走在《政治最前線》    
 文化解毒:現實中的選舉工程   
2. 幻想與科學的兩端--日本漫畫中之「末日」論      
文化解毒:日本鎖國的「末日」版   
3. 漫畫迷世界遊蹤--在美日穿梭追蹤Otaku    
 文化解毒:《小飛俠》殺入美國   
 4. 新海誠的鄉愁魔力   
 5. 腐女子的戀愛觀──我的801女友   
6. 後現代的故事--望月峰太郎的名字 
 7. 愛在惶恐驚慄間--逢魔物語 
 8. 黑色魔幻幽默--迷失在大友克洋的高速公路
 9. 「黃」得有道理--色情漫畫初議 
 10. 荒蕪了的身體廢壚--丸尾末曠的噁心世界      
文化解毒:丸尾末廣訪問 
 11. 太陽族的漫畫族譜--《愛與誠》的自我反省 
 12. 面對生死直視--《流氓俠醫》的黑澤明命題 
 13. 魔性大和魂--《漂流教室》的恐懼源流 
 14. 到底是誰變態?--吉田戰車札記 
 後記──《俗物圖鑑》復刻誌記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21:45回應(0)引用(0)俗物圖鑑

2010年6月1日

俗物圖鑑--流行文化裡的日本 復刻新版 (新聞稿)

 
生活書房
香港皇后大道東80
堅雄商業大廈2001-2
電話:3580 1223  
傳真:3580 1224 

新聞稿

即時發放 20106 新書重點推介:
《俗物圖鑑--流行文化裡的日本 復刻新版》
「日本研究三部曲」的前世今生
日本文化達人湯禎兆回歸之作 


從《整形日本》、《命名日本》到《日本中毒》,湯禎兆泡製了一席日本社會眾生相的盛宴,透過書寫文化現象如文學、電影、動漫乃至AV來佐證日本社會的面貌。無論讀者哈日、知日抑或反日,均可從中拼湊出一個心中的日本。 《俗物圖鑑》是湯禎兆「日本研究三部曲」的前身版本,書中對日本流行現象的探討,與「三部曲」存在千絲萬縷變化相承的關係;如今以復刻新版的面貌回歸香港,既保留昔日戀戀心情,亦加編2010最新內容,把當年觀點與今日分析互相對照 ,剖析日本當下處境,揭破香港眼前狀況。 從花子族變老頭女到腐女子的陰性軌跡、由性戲援交到動漫末日的品物人心,作者破天荒揭開一場跨世代的文化對話。 

我以為湯禎兆在這本書裡所做的,就是把那些已經為我們這幾代人和將會是下一代年輕人生活中重要比喻的片段,「還原」到它們原來的生產脈胳裡。
湯禎兆的寫作使我們更清楚我們所得到的片段其實是怎麼一回事,同時廓清不少關於日本的誤會和表面印象。───梁文道 

熟識阿湯的讀者應該知道,他的分析、評論的特色,向來就是表現出他作為一個「迷」的熱愛與執著。出版這本復刻本大可滿足一些讀者的興趣
?? 讀阿湯閱讀日本的心路與歷程。───呂大樂 

睡前看他寫的,只會越讀越精神,而且很亢奮,急不及待打電話給朋友分享。
再去日本,我學著書裡面所寫的,去觀察既陌生又熟悉的東京;更不只一次,我把書裡看到的拿來跟同行朋友分享,拋了書包,感覺良好。───麻利亞   

日本俗物,不僅陪伴日本人成長,亦是無數港人的養分。湧現於日本的各式光怪陸離現象,均一一有預警香港的作用。無論是書的新舊讀者,同樣可以從中覓出新意。 「洒落日本,香港中毒」,《俗物圖鑑》是雅俗共賞的傾力之作。

《俗物圖鑑--流行文化裡的日本 復刻新版》                      
作  者 湯禎兆
出版 社 生活書房
出版日期 20106
書度 170 mm() x 210 mm()
釘裝 光膠裝
國際書號 978-988-18946-6-3
書價 HK$98 

備註:
各位傳媒好友如有興趣,可另安排作個別訪問。如有任何查詢或索取樣書,歡迎隨時致電3580 1223,與程小姐聯絡。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21:41回應(1)引用(0)俗物圖鑑

《俗物圖鑑》復刻誌記

《俗物圖鑑》是我於99年在台北商周麾下出版的日本流行文化研究讀本。儘管香港早在八十年代已刮起日本風,但由文本閱讀(追看雜誌及寫真集等),發展至人人有第一身在地經驗,始終都有一定程度的時間差異在內。再加上對普羅大眾來說,日本的流行文化不過屬玩物遣志的範疇,除了少數有心人之外,主流意見認為乃難登大雅之堂之物,所以當年本地出版界遑論對研究日本流行文化的讀本,甚至對介紹日本流行文化的讀本也無意製作,因而也解釋了是書從來未曾在香港出版的背景因由。


近年隨著社會氣氛的改變,我由《整形日本》、《命名日本》及《日本中毒》所走過來的「日本研究三部曲」出版歷程,某程度說明了香港已不僅把日本看成為消費對象,湧現於後者的各式光怪陸離現象,均一一有預警本土的作用,於是出版界及讀者都傾向以較為社會學的角度,去思考日本當下處境與眼前香港狀況的對照,希望可以考察出一鱗半爪的啟示來。


此所以當生活書房作出重刊《俗物圖鑑》的提案,我清楚知悉它本來就是「日本研究三部曲」的前身版本,因此也樂於見到它有回歸「故鄉」的機會。當然,我明白十年光陰的距離,早足以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故此亦決定以「復刻增補版」的形式處理。我盡量不去改動原書的文章觀點及脈絡,因為當中的而且確可帶出那時候的看法,但為了可與當年揭示的觀點或現象作隔代的對話,我會在各篇之後增補後記,從而建構歷時性的互動刺激。當然,部分章節下亦會增補新加入的篇章,而為了讓讀者易於識別,所有文章的篇末均會補上年分以作區別,希望無論是書的新舊讀者,同樣可以從中覓出新意來。


細心的讀者應不難發現,書中對某些日本流行現象的探討,其實與「日本研究三部曲」一直存在千絲萬縷變化相承的關係。由《悠長假期》到《新世紀福音戰士》,我也忘記了一共寫了多少篇針對以上對象而發的分析文章。我想指出的是:流行文化一直都是流動幻變不定的,也正因如此,觀照的角度也理所當然地隨時推移,從而產生無窮無盡的趣味。唯其如此,才得以教人愛不惜手。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6:42回應(2)引用(0)俗物圖鑑

2010年2月12日

轉: 可以很深刻,可以很娱乐——读阿汤《整形日本》

转载: http://tsingblossom.blogbus.com/logs/58324824.html

  在說到《命名日本》這本書之前不妨捫心自問,對你來說究竟什麼叫做”日本“?
   
地圖上那個在大公雞嘴邊彎成一個弧形的彈丸之地?曾經在上一代心中留下過不可磨滅記憶的侵略民族?抑或是有著濱崎步等一干紅歌星、109、新宿girl、hello kitty、化妝品與奢侈品這些流行指標的消費大國?還是有著京都金閣銀閣寺三千院祗園舞伎又或者北海道薰衣草小樽運河這些象徵著某種獨特美學的承載地?甚至是你秘而不宣在硬盤裡藏著的AV的第一來源國?
 日本究竟是什麼?我不想掉文一解釋一個國家或者一個文化的概念是怎麼形成的,因為這也不是湯禎兆在書裡要探討的主題。而一千個人心中可以有一千個日本—— 管你是淺嚐輒止的獵奇,或者是蠢蠢欲動要去為了研究當代的日本做些準備工作,都可以在湯禎兆這本書中拼湊出一個你心中的日本。傾向於接受我們懂得的東西是讀者的共性,我們曾經怎麼想像日本,在讀完這本書後,或許都能為那個想像中的日本找到一些更鮮活的例子。
對AV感興趣的大可以在書中找到對於女優生存狀態的敘述(雖然另有專著《AV現場》),也可以了解得到其實日本的AV產業也早已滲透了娛樂化的精神,可是知道綜藝遊戲化的SOD的招牌AV作的人卻甚少,我們不過是在消費這別人的想像力,而失卻了自己的色情創造。
大稱自己是“腐女子”的人不在少數,可是卻很少有人知道腐女的朝聖地在哪裡——湯禎兆會告訴你,而且會順帶分析一下腐女子和禦宅族的關係,順帶比對“落水狗”美學,實在是一個了解流行文化的好指南。
又或者我們不需要那麼新的詞彙?那麼不妨關註一下《寅次郎的故事》,看小人物是如何讓成了日本人的國民性偶像。又或者我們不需要看起來那麼淺薄?那麼聽聽湯禎兆講“下流社會”“M型”社會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郊外、欺凌、人妻、溫泉、中學女生、自行車、武士道、奧姆真理教……看湯禎兆在書裡洋洋灑灑沿自己選定的路線將他眼中的命名日本娓娓道來實在可以是個受益匪淺的事情。至少對於大部分無法用原文讀日本人怎麼描述他們自己的讀者來說,有這樣一個作者將他多方面的觀察和經驗、閱讀和經過腦袋處理過的思想產物的精華介紹過來,不失為是一幸事
  
然而若閱讀僅停留於此也不過是獵奇。湯禎兆的本意在封面上寫的清楚“插手日本,預警香港”。或許起得有些駭人聽聞,不過書的立意若僅在於販賣日本文化,則和一般的消費品無甚區別,讀完便可束之高閣。
不論是此次的《命名》還是先前的《整形日本》,所謂“命名”和“整形”不過都是一種手段,用來在充滿變數的社會中尋找、預測和想像這個社會的方向。日本一向擅長於命名,不僅是湯禎兆在這兩本書裡提到的關鍵詞,日本人一直在不遺餘力的為社會中新出現的人群或者現象命名,每一年的“新語、流行語大賞”都會充斥著一些新詞,比如今年的“草食男子”指在社會壓力下失去侵略性對戀愛和結婚不感興趣的男性,又或者幾年前描述40歲左右處境微妙女性的“Around 40”,均代表了社會變化下出現的一些新心態,背後有其廣大的市場和消費人群在做支撐。
而反觀香港和內地的媒體,在把握當代社會文化發展脈絡時一些關鍵詞(包括新詞)亦不可不被提及,就好像“超女”“80後”“蟻族”等等,我們在嘗試命名的同時也就是在嘗試著去把握當代的脈絡,考究它們在什麼年代和背景下產生,尋找到一些屬於“日本”“香港”“中國”的特殊譜系,去看看所謂一個國家的文化究竟是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處去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人在積極的嘗試為自己的文化把脈,而我們通過閱讀,也可以各取所需,了解一個更真實的日本,又或者啟發對於當代祖國社會的思考。
《命名日本》和《整形日本》的深層意義在於此。它不會說教的告訴我們這就是日本,也不會滿足於光怪陸離的表面現象,而是提供一個入口,好叫讀者一窺光怪陸離之後各種價值觀和文化激蕩的真相。合上書之後是就此止步不前還是抓住湯禎兆給的鑰匙繼續深入前進,則是讀者自己的選擇。
  
評判通俗社會學書籍時人往往會陷入怪圈,若作為學術則覺得沉悶,作為普及讀物又嫌淺薄。不妨換個角度——有一種書作為學術書籍卻充滿各種有意思的見地並且可讀性高、值得普及;而作為普及讀物,又遍布著作者不著痕跡信手拈來的”書袋“,教我們讀的時候自然有理論的痕跡可循——有這樣一本書在手,豈不樂哉?
至少湯禎兆的這兩本在我看來是既有趣、又能沿著作者的研究態度再往裡深入的。若是要求再高,就該是尋找別的書籍的時候啦。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23回應(1)引用(0)

2010年2月8日

轉: 開卷嚴選:整形日本

中時部落: http://blog.chinatimes.com/openbook/archive/2010/02/06/470267.html

日本人,第一印象是有禮細心的民族,該民族生產出的物品同樣予人小巧精緻的印象。每年憑著「卡哇伊」為日本賺進了為數不小的財富,但日本男女老少三句話不離 口的「卡哇伊」真正的意義為何?為什麼如此根深柢固的在日本人心中深植?這種對於幼小童稚事物的渴求,代表了深藏在日本人集體意識中不外顯的慾望。近年最 夯的關鍵字:「蘿莉」、「宅男」、「Cosplay」,無一不是「卡哇伊」精神的衍生物,而在這些關鍵字背後,則意味著有一定數量的人口形成這一股趨勢力 量。這些族群的生成,和產業、教育、社會價值、經濟環境都脫不了關係。透過作者長期在文化界訓練出的冷眼熱血,帶領我們重新解讀風貌早已不同以往的當代日 本。

◆卡哇伊:日本人的全民運動。可愛、矜憐、童稚各種的混合體。從平安時代開始萌芽,根深柢固的深植於日本人的心中,形成一種集體撒嬌意識瀰漫於社會各個角落,隱然揭示大和民族心中「孩童化」的渴望。

◆宅男:以「電車男」為代表,有時身兼「單身寄生族」、「萌系迷」或「蘿莉控」。普遍有與外界溝通困難的障礙,但消費能力驚人。其依賴父母無法自立的特質,揭示出教育及社會價值觀的隱憂。

◆妖怪青年:藐視所有人,認為「自身以外人人都是笨蛋」。通常視社會為家庭的延伸,認為不合己意的現實都不應存在,一定有一個更完美的自己可以主宰一切。整個社會都應該如父母一般對自己百依百順。

◆下流社會:泡沫經濟時代末端中流階級的質變,以年收入萬元為單位不達自身年齡十倍者為經濟基準。該族群特殊之處在於積極性不高,人生只是胡混度日、滿足現狀,長久而言是好是壞仍有待觀察。

 

 

整形日本

作者:湯禎兆
出版:博雅書屋
定價:350元
出版日期:2010/01/22
類別:文化

作者簡介:湯禎兆

長 期從事寫作活動,與趣亦由文學至電影,再擴展至文化研究。主要寫作範圍包括日本文化研究、社會文化觀察、電影解讀、文學創作及評論等;寫作區域由香港延伸 至台灣及廣州。同時從事文化教育性工作,講授日本流行文化及電影欣賞。目前除了寫作不綴外,亦曾替出版社策劃有關香港文化的書籍。目前為《成報》「七情上 面」、《明報》「湯入中路」、《Cup》、《號外》等報章及雜誌的專欄作者,亦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的兼任講師。

 

【書摘】

5.「單身寄生族」的去向

先 前討論Kidult熱潮,曾提及日本的社會學暢銷作山田昌弘的《單身寄生時代》(台灣,2001),有趣的是自《單身寄生時代》於一九九九年在日本出版之 後,又過了五年,而書中提及的「寄生蟲社會」特徵又面臨急劇變化,終於使得山田昌弘要推出新著《寄生蟲社會的將來》(筑摩書房,二○○四年初版)來交代新 變。

‧由回顧到前瞻

 最初提出「單身寄生族」的說法,是指子女在畢業後與父母維持同居關係,目的是為了保持富裕的生活水平,自己所賺的一切可任意花費,而同時又不用負 擔任何家中的開銷,以依附家中供養為據。同時因為預見到一旦結婚之後,生活條件一定會大不如前,所以便選擇遲婚乃至拒絕結婚,以延續個人的消費夢。

 山田昌弘發現在過去數年間,單身寄生族確實有增無減,但能夠過著富裕生活的人數卻大為減少(據內閣府國民生活局的《關於國民的家庭及生活調查報 告》)。其中一個主要關鍵,是Freeters大量湧現──即自由職業者。在維基百科上已有解釋這個結合英語及德語的日本造字由來 (Free+Arbeiter),而且已指明形容十五至三十四歲一代,他們全都在畢業後找不到固定及收入穩定的工作,於是變相被迫成為了無奈的單身寄生 族。不過以上資料或許已需要修正,因為山田昌弘已留意到由Freeters演變成的寄生族,已逐漸有年齡上升的趨勢,成為「中年化的寄生族」。


▲ 東京秋葉原街頭的女僕茶座店員和Cosplay愛好者

 Freeters的出現,其實不一定與年輕人有直接關係,因為日本企業在過去數年間,基本上甚少增添正社員的職位,大部分的一般性工作均以兼職社 員或自由工作者出任,尤其是對文職年輕女社員的聘用更大抵上可說凍結,因為已預計她們一結婚就會離職,所以更不願花資源在她們身上。失去正社員的前景,正 是單身寄生族的甜夢驚醒時,因為過去的優質生活,很大程度上依賴正社員的收入及公司紅利來支持,現在沒有了收入保障,換句話說要女性寄生族再不斷在假期, 去海外旅行及買名牌來滿足自己,幾成遙不可及的夢想。單身寄生族搖身一變,不再是為人羨慕的對象,反而有淪為「蟄居族」(Hikikomori)的可能。

 另一重要變化,是山田昌弘提出的「不良債權化」現象。本來單身寄生族的如意算盤,並非永遠不結婚,而不過為盡量延長個人自由自在的享樂日子,他們 相信早晚都一定會結婚的信念。只不過隨著年月的消逝,不知不覺間單身寄生族已中年化,而父輩又已經進入靠退休金過活的日子,加上母親的身體也大不如前,換 句話說即使想做寄生族依賴下去,父母都已無力去溺愛。這就是作者所指的「不良債權化」──因為沒有做好準備,甚至單純地以為只要一結婚便可以解決所有問 題,現在就要為過去的負債承擔責任。

 由單身寄生族的變形開始,山田昌弘指出正好反映日本作為一個幸福社會,正在逐漸崩潰的現實景況。姑且不論單身寄生族有多大的自私成分,但當年的湧 現恰好代表了國民對生活質素的正面要求,大家不再願意成為公司的奴隸,把一生奉獻給一個團體。然而踏入世紀末的轉折之交,社會的不安定因素從四方八面襲 來,三高(學歷高、收入高及身材高)的「優質」適婚男性大為減少,而女性想在三十以後找到「優質」男性的機會也成正比地急劇下降。自一九九八年開始,日本 每年的自殺人數不斷上升,而少年犯的嚴重罪案犯罪率也大幅上揚,加上日本的離婚率又同樣飆升,各方面均顯示出日本社會正式進入千瘡百孔的問題年代。作者認 為分水嶺可以一九九八年為標誌,因為當年日本的GNP首次出現負增長(-1.1%),自此日本便由幸福年代進入不確定年代了。

‧新變化的其他面相

 承接上述提及的變化,導致日本社會也出現以下的不同新面向:

 1.全民的寵物狂化:山田昌弘指出「單身寄生族」所帶來的社會變化,其中一點就是全民的寵物狂化。他提出「寵物家族論」,闡析當前寵物普遍在日本 家庭中的重要性,那種深入民心的影響力,正好與「單身寄生族」的盛行有密切關係。對於上一代的父母而言,寄生子女對自己只有金錢上的依賴,其餘時間則以陌 路人看待,於是把愛心置於寵物身上,幾成必然的發展,尤其在接近進入退休的歲月中,當職場上再不需要自己,於是尋找被人需要作為個人生存價值的延續動力, 來得更加迫切──寵物就順理成章成為了驀然回首所發現的那「人」。即使對年輕的父母而言,寵物同樣具有相若的吸引力,因為與下一代的無力溝通,正好誘使他 們視寵物如己出,作為逃避現實的另一出路。

 最近曾上映的《星星少年》(河毛俊作,二○○五)正好作例說明。小川一家當然稱不上為「單身寄生族」家庭,但那一重時代氣息仍是處處可尋的。電影 開首便把來追債的上班族,描繪成完全不能與動物溝通的外來者,清楚把現實人際關係的冷漠和動物的深情作明顯的對比。而常盤貴子飾演的小川佐緒里,全情投入 去經營動物園當然有可敬的一面,但同時也完全流露與下一代無力溝通的毛病─養一頭象美其名為實踐夢想,但同時正是把子女排斥於個人夢想之外的表現,電影中 正好借倍賞美律子飾演的藤澤朝子口中,道出佐緒里一直我行我素過著任性的生活。她其實正是由「單身寄生族」演化而來的無能父母,我說「寄生」絕不為過,不 要被電影中的事業女性形象欺騙了,請留意小川佐緒里到市場去乞討烏龍麵那場戲,以作為動物糧食為借口,然後回家作為一餐的主食,恰好說明佐緒里的「寄生」 本質。


▲ 日本廣告看版,以女星小雪與寵物狗的可愛形象為號召

 2.中年男性的自殺率狂飆:據二○○三年的資料,日本的自殺率已連續五年超逾三萬人,而且因經濟問題而自殺的中年男性更一直上升,到二○○二年已 高達約八千人的局面,教人不寒而慄。山田昌弘指出中年男性傾向以自殺去解決問題,和「單身寄生族」社會有潛在的關係。一般而言,無論一個人負債多少,只要 肯走上破產一途,始終有翻身的契機。但大部分的日本男性均不會作此考慮,因為破產代表沒有能力去養活妻兒,作為一個人的尊嚴也徹底破滅,自己永遠不可能再 抬頭做人。與此同時,日本人與外國人相較,一般也投保較高的壽險金額,而自殺也同樣可以得到保險金,所以變成走投無路時的一條捷徑。

 對丈夫來說,只要一死就可以令妻子及子女繼續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而且又不會為他人帶來任何麻煩。相較於一旦破產,一家人只能在貧窮邊緣掙扎求 存,自然有天壤之別。所以為了盡男性的責任,日本的中年漢往往因而走上自絕之路。與其他富裕社會比較,便可登時看出日本的悲哀。以北歐為例,彼方的失業率 上升反而出現自殺率下降的傾向。當男性失業後,只不過改為由女性肩負起養家的責任,同時也因為北歐普遍的社會福利保障制度較為完備,令國民不用擔心子女的 教育費及自己年老後的生活費,所以才可以讓失業的中年漢不用走上絕路。無論如何,以上的新變均可說是作為超富裕社會的日本之悲涼一面。


▲ 女僕人形看板

 

8. 御宅族的混種變身

御 宅族的出現與動畫一直存在密不可分的血脈關連。「御宅族」的「御宅」本來指「你家」之意,但在今日的日本文化中,卻借用來描述那些沉溺於電腦世界的新一代 年輕人,而動畫及漫畫是他們最大的興趣。但在八○年代中,基本上使用「御宅族」仍是以時髦的漫畫迷之意來應用,後來當御宅王岡田斗司夫崛起後,「御宅學」 才不脛而走。本來「御宅族」不過是對動畫知識瞭若指掌的一群,你可以看成為專家,否則亦可看成為失控的沉溺者。

‧「御宅族」的生成演化

 大家還記得極受歡迎的富士電視劇代表作《大搜查線》嗎?在第一輯的電視版中,織田裕二所飾演的青島刑警在追捕困擾同僚的Stalker時,便透過 暗中搜尋疑犯的家,顯示出他為百分百的「御宅族」──在二百多呎的蝸居中便堆滿了成山的動畫錄影帶,簡言之就是把「御宅族」與Stalker的罪犯畫上等 號。至於到了《大搜查線(二)》的電影版中,連警察廳的高層竟然也被一夥「御宅族」青年綁架,由是也可說「御宅族」一詞再難翻生出頭洗脫污名。

 吳偉明博士對「御宅族」的變質有精準的說明:「(1)早期動漫Otaku的主要是宇宙戰爭系;現在是萌系。(2)早期動漫Otaku與業者多互動 關係,透過同人誌、Cosplay、評論及轉行從事ACG製作影響業界;現在的Otaku卻退回消費者陣營。(3)早期動漫Otaku充滿自信及專業精 神,有對外溝通能力;現在的Otaku較內向及排他。連「御宅學王樣」(暱稱Otaking)的岡田斗司夫對Otaku變質表示關注,他是以身體力行來告 訴人們怎樣才是真正的Otaku。他認為不是瘋狂喜歡日本動漫便配稱Otaku,真正的Otaku對動漫有專業的知識、解讀作品中每個符號的技巧,及同時 是動漫品質保證人及批評家。Otaku甚至可以從消費者轉身成生產者。他指出Otaku的精神是努力、進取、自我表示及跨國界血緣。」


▲ 服飾店看板上的科學小飛俠

 岡田斗司夫身體力行的舉動,坦白說來,我也深感佩服,以他與眠田直及唐澤俊一合著的《Otaku Amigos》(Soft Bank株式會社出版,一九九七年初版)為例,其中「御宅族」涉及的知識領域,由恐龍家族、電影宣傳單張、《幽遊白書》、怪獸電影、力道山的鐵腕巨人乃至 到海外「御宅族」狀況等,均一一論及,試問又怎會不屬一場學問的大匯集?當然其中亦少不了《新世紀福音戰士》的討論。

‧御宅族的溝通障礙

 「御宅族」的生成,雖然與七○年代的《宇宙戰艦大和號》及八○年代的《鋼彈》均有牽連的關連,但作為最具代表性的表徵,我認為一定要從《新世紀福 音戰士》談起,那是「御宅族」正式以具象化的方法活現在日本人眼前的文本。自從《新世紀福音戰士》成為日本動畫界的一個劃時代變遷標誌後,「御宅族」才正 式成為日本與海外共同關注的次文化焦點。

 有論者認為「新世紀」之所以受「御宅族」歡迎接受,正好是因為在現實世界中,「御宅族」是人際關係薄弱、不擅表達感覺與情緒的一代。《新世紀福音 戰士》的角色(以碇真治為中心)恰好是他們的投射對象。把碇真治作為「御宅族」的代言人化物身,很明顯是「新世紀」總策劃人庵野秀明的構思設想;正如他加 入最後使徒渚薰的角色,也是為了迎合在「御宅族」圈子中,日益流行的男同性戀動、漫畫人物的形象設定。把碇真治看成是「御宅族」的認同身份,霎時之間會多 了一種平行對照;真治不斷在劇中尋找心靈中不同形象的自己,也是「御宅族」與虛擬世界的相應關係,大家都在跌跌撞撞中迷失了自己的立足點。


▲ 台場上的機動戰士

 或許正如海法紀光的專文分析,在《〈新世紀福音戰士〉解題》一文中,他指出使徒的真身其實就是他人。他們之所以用不同的外貌出現在真治眼前,只不 過因為新東京市(其實是真治心理的化身)的整體心靈封閉,出現了不能理解他人的情況;於是他人企圖作接觸交流,便成為攻擊的理解詮釋。庵野秀明在第二十四 集已說得很清楚,使徒作為他人的化身,正好在於他們竭力打開對手的AT Field上──所謂AT Field,就是他人與自我之間隔著的心牆。

 回到文首提及的「御宅族」問題,碇真治之拒絕以及害怕與別人溝通,正好是現今「御宅族」經常面對的處境。而越是向內轉,自我的世界益發膨脹,而陰 影部分的抗衡反撞力亦告更難控制,庵野秀明到最後正好藉此道出,「御宅族」的意識在自我生成的過程中,可以釋放出如斯厲害的創作力。正如電視版最後一集的 其中一個可能暗示,所有的一切可能都是碇真治個人的空想──反諷的是,我們的反應亦成為他預先張揚的構思設想安排。正因為此,所以即使有御宅王岡田斗司夫 去力圖撥亂反正,但我得說「御宅族」出現後,它先有自己的生命,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而轉移。

‧腐女之變種

 一般而言,「御宅族」所指稱的對象均以男性為中心代表,可是近年對女性的「御宅族」也出現「腐女子」的貶稱。它其實是從「婦女子」的讀音扭轉而來 (在日語中兩詞為同音字),本來是指對動漫甚或藝能界作品中,對男同志主角有沉溺幻想的女性。由於她們消費能力高,加上對與男同志戀愛的情節渴望又需求甚 殷,於是日本動漫中的BL(Boys Love)市場便因應她們的愛好而擴展成長,而對BL作品熱愛的女子也因而普遍被命名為「腐女子」。


▲ 穿著日本常見水手制服的中學女生

 可是「腐女子」一詞不久便出現貶義化的傾向,對不再年輕的「腐女子」更有「貴腐人」又或是「既腐人」的變種稱謂;而不知自何時始,「腐女子」竟然 出現廣義的變化,就是用來形容女性的「御宅族」。廣義的「腐女子」不再局限於對BL沉溺的女子,而是對同人女(參與同人誌活動的女性)、甚或喜歡男女正常 戀情的「御宅族」均一併劃入其內,甚至部分媒體更把應用範圍推廣至沉溺於明星偶像的女「御宅族」上去,而大體上媒體均是以誹謗語的用法來加以運用的。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她可說是「電車男」的變種,只不過「電車男」有幸找到一個影像媒體加以宣洩,為本來陳腐不堪的「御宅族」形象加以洗清,相對來 說「腐女子」卻沒有「電車男」幸運,仍然沉淪在世人的鄙視眼光中而不能復生。「御宅族」其實從來都沒有停止演化,只不過在看何時有哪種新形態出現吧。

 

開卷選書小組‧嚴選推薦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8:45回應(0)引用(0)整形日本

2010年2月4日

整形日本 (台灣版)

圖文版請按: http://www.wunan.com.tw/email/edm990129_1.htm
湯禎兆=日本文化入境處
香港實力派暢銷作家,不容錯過的話題之作
日劇、動漫和電影,只能窺日本於一斑。
且看跨界文化人解構流行元素符碼,
建構面貌早已丕變的現代日本真面目。

卡哇伊≠可愛。
對「萌」的迷戀,是全民的「蘿莉控」情結。
Cosplay的怪咖因子,潛藏在新世代每個人心中。
扁臉無嘴的Hello Kitty憑什麼征服全世界?
《死亡筆記本》藏著「下流社會」的意識隱憂。

   日本人,第一印象是有禮細心的民族,該民族生產出的物品同樣予人小巧精緻的印象。每年憑著「卡哇伊」為日本賺進了為數不小的財富,但日本男女老少三句話 不離口的「卡哇伊」真正的意義為何?為什麼如此根深柢固的在日本人心中深植?這種對於幼小童稚事物的渴求,代表了深藏在日本人集體意識中不外顯的慾望。近 年最夯的關鍵字:「蘿莉」、「宅男」、「Cosplay」,無一不是「卡哇伊」精神的衍生物,而在這些關鍵字背後,則意味著有一定數量的人口形成這一股趨 勢力量。這些族群的生成,和產業、教育、社會價值、經濟環境都脫不了關係。透過作者長期在文化界訓練出的冷眼熱血,帶領我們重新解讀風貌早已不同以往的當 代日本。
 

推薦序1:辜振豐〈東瀛書寫一把罩〉
推薦序2:銀色快手〈東洋文化領航者的艦長日誌〉
日本人辦
  1 「卡哇伊」的前世今生
  2 「卡哇伊」再襲擊
  3 Cosplay,孤寂及自由
  4 由Kidult到Parasite Single
  5 「單身寄生族」的去向
  6 由「隱蔽青年」到「蟄居族」
  7 《電車男》,Otaku完全手冊
  8 御宅族的混種變身
問題世代
  9 神的孩子在跳催魂舞——《死亡筆記本》的強者世代
  10 日本青年真的是妖怪嗎?
  11 富裕社會的流浪族群
  12 當村上春樹遇上吉本芭娜娜──《愛情不用翻譯》的秘密議程
述異城市
  13 「萌」之趣都──秋葉原的變身歷程
  14 日本人的夢幻避難所,遊園地
  15 日本列車的文化想像
  16 移民城市成不了多元城市──東京的「外人」漂流記
  17 郊外神話的夢醒時分
文化驚奇
  18 後現代的「純愛」浪潮
  19 求愛的天空──日本的手機新文化
  20 影像中的青春誤鳴
  21 迎接超高齡社會的來臨
  22 日本的「下流社會」化
後記
湯禎兆歷年作品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8:07回應(0)引用(0)整形日本

2010年1月14日

2010年1月13日

《整形日本》台灣版後記

謝謝台灣
文:湯禎兆

 《整形日本》是我在台灣出版的第五本書,會在即將舉行的台灣書展中,由博雅書屋出版面世;除了「謝謝台灣」四個字,我想不到更好的文題來。

 《整形日本》是六年在香港由天窗出版的作品,後來增補了關於村上春樹的評論專章(第五章),於中國內地由山東人民出版社在八年推出簡體版。由衷而言,我從來沒有妄想是書還有機會以台灣版面世,現在空想竟然成事,不啻是天降福祉,無言感激確實乃肺腑之言。

 由於是書原乃六年的作品,希望讀者捧讀之際,可以體諒當中部分內容或許已經未能緊貼最新的東瀛局勢面貌。有一段時間,不少讀者都愛向我打聽追問:書中提及的日本著作,究竟有沒有可能看到中文版的面世?面對求知欲旺盛的讀者,我往往只能擔當潑冷水的角色,表明一切只能取決於出版社的方向,作為讀者甚或是作者,其實可以左右的空間委實有限。不過在《整形日本》出版之後,我也曾興奮地向他人推介書中提及速水敏彥的《我最厲害!能力錯覺的世代》及四方田犬彥的《可愛力量大》,均已在台灣推出了中譯本。這正是台灣出版界的遠見及能耐,而以上著作要在香港被翻譯出版,不啻是天方夜譚的空想。

 我的日本書寫,其實一直受益於台灣所提供的出版機會。《感官世界游於日本映畫》(萬象)為我打開了日本電影評論的窗口;《日劇最前線》(商周)是我個人的日劇觀賞紀錄;《俗物圖鑑——流行文化裡的日本》(商周)則是《整形日本》等一系列日本觀察的前世藍本。身為於香港土生土長的寫作人,我得承認香港所能提供的寫作及出版土壤一直有限,若然不想被身處空間規限了個人的成長發展,盡用可能的資源是驅使自我發奮圖強的不二法門。而台灣的出版界實於我人生的不同階段,給予適時及有力的支援,對此只能再一次以謝謝致意。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8:48回應(0)引用(0)整形日本

2010年1月12日

台灣版《整形日本》序1--感謝辜振豐老師作出推介

東瀛書寫一把罩:湯禎兆《整型日本》
推薦
:辜振豐
閱讀《整型日本》之後,的確獲益良多。作者湯禎兆飽讀群書,形之文字也雅俗共賞。這幾年,埋首於研究養生文化和流行時尚,對於日本文化的巨變日漸陌生,幸好閱讀此書可以彌補自己的不足。書中提到的四方田犬彥、香山里加、中村雄二郎都是日本頂尖的學者,多年來新作迭出。尤其是作者提到的中村教授,也令我想起當年沉迷於日本的現代思想研究,就是得力於中村的《術語集》(岩波新書)。然而,讀者千萬不要將作者視為學究,因為他論述的內容還包含動漫、電影、次文化、學校、家庭等。顯然,這種書寫方式是值得臺灣寫作人效法、學習。

書中印象最深刻當推第二部分「問題世代」,如日本的家庭、學校教育、流浪漢等問題。作者不但深入分析這些面向,同時又跟香港作比較,可見他對於比較文化的關心。以家庭問題而言,父親在兒女的形象日漸稀薄,家庭已變成中心/父親不在的舞臺,這其實跟會社文化有關,男人一當起上班族,往往忙到半夜才回家,此時太太、孩子已經就寢,而一大早出門上班,她們還未起床,難怪父親的地位日漸低落。像《櫻桃小丸子》中,一到晚上丸媽總是跟孩子在客廳有說有笑,但她父親經常一個人躲在臥室,表情總是悶悶不樂。

日本的學校經常爆發集體欺負同學的事件,這顯露日本人的「排除構造」。一九七九年,有位學生叫林賢一本身是「在日朝鮮人」,一到學校上課就遭到同學毆打,可怕的是次數竟然高達七十次,後來受不了便跳樓自殺。作者在書中也談到青少年襲擊流浪漢的事件,同時分析得頗有道理。但我認為不管是針對流浪漢或是欺負同學,其實跟日本的天皇制息息相關。「天皇」是神聖的,而與之相對的就是「卑賤」。換言之,這些卑賤的角色就是「在日朝鮮人」、「流浪漢」、「混血兒」,而他們時時會遭到藐視、凌虐、甚至面對死亡。這也印證書中提到只要有皇室成員要到上野公園,當局就會驅趕園內的流浪漢。一旦清除完畢,公 園就暫時成為「神聖空間」。

青少年除了面對父親不在的空間,其戀母情結十分嚴重,這在書中作者提到土居健郎《撒嬌的構造》有詳細的論述。其實,面對這種文化,過去所謂的「成田離婚」就是這種依賴母親的後果。在這種文化現象中,所謂具有高學歷、高收入、身材高的三高男子總是日本女子喜愛的對象,但他們成長過程總是為母親之命是從,即使結了婚到海外蜜月旅行,在飯店房間內跟太太做愛,竟然還打國際電話詢問母親。面對這種無能的丈夫,太太便在成田機場宣告離婚。偶像劇也演過這種題材,男主角一切受母親控制,最後釀成用玻璃割傷母親,才得以成長的悲劇。

三高男子之後,電腦時代的來臨,許多男子變成窩在家中的宅男,他們面對男女的相處問題一無是處。例如作者書中提到的電影《電車男》,男主角追求女主角無從開始,其間還需要網友的加持跟提供點子,才得以順利地和女友約會。

此外,作者在第一部分提到的Cosplay、卡哇伊等現象,其實是一九七年代的消費現象。這從中也可以了解到日本青年文化和經濟的變化。回顧過去,日本青 年在一九六年代充滿了理想,他們為了反對「美日安保條約」不但展開街頭抗爭,同時反對大學僵化的體制。他們不是破壞,而是有積極的作為。當時,知名的早稻田大學誕生了小劇場,如唐十郎的「紅帳篷」、鈴木忠志的「早稻田小劇場」,以及後來寺山修司的「天井棧敷」劇團。唐十郎活力十足,往往一個晚上就寫了一個劇本,他們也關懷弱勢民族,以至於遠赴巴勒斯坦演戲,支持獨立建國。

但後來學生運動走了樣,如赤軍連分子處決同志,而且竟然在水廠下毒,最後受到民眾的唾棄,而七年代經濟大舉起飛,這一來,青少年開始從抗爭開始轉向消費,如崇拜名牌、玩角色扮演、閱讀動漫等,而活動場域從街頭轉移到百貨公司、秋葉原、遊園地等消費空間。顯然,作者對於這些文化現象有獨到的分析跟解讀,因此每一篇文章都值得一讀再讀。

哈日族必然知道湯禎兆《整型日本》起先是在香港出版,一般讀者只能夠經由進口管道閱讀此書。在編輯過程,本書經過細心的加工,添加不少精彩的圖片,使得內容更是圖文並茂,因此我誠摯地推薦這本好書。 
台灣版封面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1:38回應(0)引用(0)整形日本

2010年1月11日

台灣版《整形日本》序1--感謝銀色快手兄作出推介


東洋文化領航者的艦長日誌《整形日本》
文/銀色快手 日本文學評論家最初接觸到湯禎兆的文字,差不多是十年前吧,常在時報悅讀網「村上春樹の網路森林」看到他對村上春樹作品文本進行精闢的評論分析,就覺得挺有意思的,後來在誠品書店翻到他寫的一本介紹日本近代電影與導演風格的評論集《感官世界游於日本映畫》(1996年,萬象出版)才曉得原來他是個日本電影達人,不由得打從心底升起崇敬之意,也間接透過他的介紹認識兩位活躍於當時的新銳導演,包括經常改編文學作品搬上銀幕的森田芳光(ex:失樂園)以及獨立製片的鬼才Cult導演塚本晉也(ex:鐵男)留給我深刻的印象,也讓我對於日本影壇半世紀以來的發展脈絡有了清晰而完整的概念,稗益良多。 如眾所周知,湯的涉獵趣味十分廣泛,舉凡文化研究、社會觀察、電影解讀、文學創作及時事評論等,總能以客觀冷靜的理性分析,呈現他個人獨特觀點與文化識讀的專業角色。和長年旅居日本的作家劉黎兒,道地日本作家新井一二三最大的不同,在於他作為一個位處香港的日本文化觀察者,雖是「局外之人」,更能通透且深入的去探究隱藏在日本表層文化底下的誘人金磚。 《整形日本》從這樣的立足視角出發,所發展出的文化多樣性,不免讓人聯想到美國人類學家潘乃德(Ruth Benedict 1887-1948)最著名的代表作品《菊花與劍》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運用了遙距研究法,整理出筆鋒犀利且帶有強烈批判性的文化論述。她是透過當時日本對海外發布的宣傳電影,集中營裡的日裔美國人與戰俘的訪談紀錄,以及日本文學作品汲取材料,重新建構出日本文化以及對日本戰後重建的期許。並以「菊花」與「劍」一語道破日本文化精神面潛在的矛盾性格,其細膩的陳述,激起廣大讀者們的好奇心與後繼研究者持續探索的興趣。這樣的形象恰好也可以拿來套用在湯的身上──肩負使命感的文化領航員,為尚未成形或已然成形的文化現象作出定義,提出合理的邏輯辨證與解釋,甚至呼應到香港在地現況,從城市文化的流動狀態中抽離,去理解或感受這個文化和自己臍帶相連似緊密又疏離的微妙關係。 這本書一開頭,湯禎兆從平安時期的女性文學代表作《枕草子》說起,探討日本固有的「卡哇咿」意識,從市面上林林總總的玩偶公仔、HelloKitty乃至於動漫文本中的童稚造形,做了相當精確的描繪,進而提出「卡哇咿」的美學概念,讓讀者了解「可愛模樣」的消費風氣是如此形成的,由此衍生出CosplayKidult等隱含變身願望與拒絕成長的次文化,又從日本社會的轉型,談到傳統家庭結構的崩解與重組,造就了所謂的「單身寄生族」、「隱蔽青年」、「蟄居族」和「電車男」等御宅文化的多元面貌,可說是承接《桃色風潮:日本流行文化小百科》(2000年,紅色文化)的書寫理路,將每一項在日本發燒流行的次文化追本溯源、抽絲剝繭,揭開其內在隱藏的文化核心,不僅滿足了哈日族對潮流文化的求知慾,更是一本了解日本文化的實用入門書。 隨著網路世代的興起,更多的流行次文化透過網路這個便利又快速的載體,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彼此吸引、結集、交流,以至於產生更趨穩固的社群基礎與論述主體,在日本泡沫經濟與3C消費的潮流下,這些原本理應被視為邊緣人的少數族群,卻意外地在網上找到安身立命的歸屬感,例如:園子溫執導的電影【紀子出租中】就出現了脫離原生家庭,為尋求身分認同乾脆從網路徵求同好自組家庭的現象與新興行業。脫軌與脫序行為已不再是異常,而是習以為常,在日本社會朝近未來轉型的過程中,湯禎兆用文字記錄也見證這一切,無論從城郊空間的變異、遊園地的想像與心理層面的探索、移民城市的美麗與哀愁,在在顯示出他對於日本文化的熱切關懷所投射出的香港情結,究竟是他方?還是我城?湯保留了許多更值得深入討論的空間,留給那些食髓知味的閱讀者去咀嚼思索。 就像王家衛電影裡開往2046那輛的未來列車,既新潮又懷舊!湯禎兆的《整形日本》翻開來就是一部東洋文化領航者的艦長日誌,你可以從字裡行間找到未來社會的關鍵報告,也可以時光倒流去追溯一些逝水年華的記憶與感懷,這些都將成為這趟文化之旅不可或缺的風景。準備好了嗎?現在就要啟航!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7:54回應(0)引用(0)整形日本

2010年1月5日

2010台灣書展

2010的台灣書展,我繼續成為快樂的人。《整形日本》及《命名日本》即將以台灣版登陸寶島,除了感激之外,我沒有其他可說的話。台灣版由博雅書屋出版,台灣的朋友/讀者請多多支持(http://blog.roodo.com/wunan/)。另外,香港的文化工房/點出版(http://clickpresshk.wordpress.com/about/)亦會渡海在書展設置攤位,他們當然是有心人,希望台灣友好多加留意。另外,我在文化工房出版的自選集《全身文化人》(http://blog.roodo.com/tongsiu/archives/6028179.html)也可會同時發售。是書流佈量不廣,但恰好是個人的心頭好,希望對湯禎兆寫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支持。文化工房的攤位在展館一, S2, 近台北101出入口,謝謝垂注!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1:44回應(0)引用(0)整形日本+全身文化人

2009年12月20日

日本中毒文章譯成日本

在網路上看到自己的文章被譯成日文,感覺很有趣,輸出與輸入的關係真是說不清......
なぜ日本人はよく自殺するのか

香港「明報」10月18日号の「好書搶読」(良い文章を争って読む)コーナーに、ライター湯禎兆氏の「日本人為什麼愛自殺(なぜ日本人はよく自殺するのか)」という文章が掲載されている。これは、青木雄二、柳美里、岡田尊司らの見解を紹介する一方、酒井法子が自殺したというデマが流れたことや硫化水素自殺などのタイムリーな話題も取り上げている。経済的理由のみならず、「武士道精神」「著名人への自殺を期待する大衆」「自己愛型社会」などの社会的・文化的な要素も指摘されている。 そこで独自にこの文章を翻訳してみた。 2009年10月28日14:07|記事内容分類:日本時事ネタ社会学|by 松永英明
この記事のリンク用URL|コメント&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前の記事 ≫ 次の記事 
タグ:三島由紀夫太宰治岡田有希子社会学自殺酒井法子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旧:) del.icio.usに追加 del.icio.us に追加 MM/Memoに追加 MM/Memo に追加
newsing it!newsing it!  この記事をクリップ!LivedoorClip FC2ブックマークFC2ブックマークへ追加 twitterでこの記事をつぶやく 《良い文章を争って読む》湯禎兆「なぜ日本人はよく自殺するのか」 好書搶讀﹕湯禎兆:日本人為什麼愛自殺 - 新浪網 - 新聞より。以下、最後までこの翻訳である。 2009-10-18【明報の独自記事】  社会時事評論家・青木雄二『青木雄二の二十世紀事件簿』(河出書房新社、2002年初版)では、自殺現象を経済崩壊の反映と見なしている。直接的には、政府自民党に矛先を向け、すべては自民党の施策がよくなかったために、日本人を永遠に回復できない状況まで引きずり込んだためであると認識している。一家の主人である中年男性が、自殺者のグループの中でもハイリスクな集団となっていることを考えれば、これはまさしく合理的で正常な推論といえる。  しかし、文化伝統的に見た日本人の武士道精神の習慣については、ここでは原因として取り上げられていない。  日本の自死遺児福祉に関わる「あしなが育英会」の著書『自殺って言えなかった』の中国語訳『説不出是自殺』(台北先覚出版、2003年10月初版)が台湾で出版された。その中には自殺の「事例」が少なからず載っている。その中では、多くの中年男性が、自分の会社内での潔白を証明しようとして、自殺をもって人格証明としているのである。このように公を優先して私を後にするのは、家族の幸福を後回しに考える思考である。まさにこれは武士道精神で、武士に切腹させて処罰し、悔い改めとし、恥を逃れさせ、友にあがなわせ、それによって自分の忠誠を究極的に証明させるのと同じである。現在でも形式こそは変わっているものの、精神的に内包されるものはほんの少しも変わっていない。  それ以外にも、隠された文化意識が、社会的に著名な人の頭上につきまとっている。日本の社会は、有名人、特に文化人に対して、自殺への期待を有している。もちろん過去には、小説家・太宰治、文豪・三島由紀夫の自殺が一時期「盛り上がり」を見せたが、その背景には、みんなを満足させるような演技をしてくれることへの期待といった要素もある。これは一考に値することだ。  小説家・柳美里『自殺』(株式会社文藝春秋、1999年12月初版)での分析によれば、太宰治を別の立場から見れば自殺というより他殺だという。社会上は、編集者から読者に至るまで、みな太宰が自殺によって自己の芸術生命を完成させることを期待していた。そして最後には人生に美しい終結をもたらしたのである。  そのため、現代の流行文化スターの中でも、私たちは様々な人物が自殺を「演ずる」のを往々にして見る。中森明菜から宮沢りえに至る自殺未遂、尾崎豊の実行に至るまで、すべてこの分野における文化伝統は続いているといえる。8月に自首して覚醒剤使用を認めた酒井法子は、自首する前に一度、自殺したというデマが広まり、日本のネット上ではその情報が沸騰した(※訳注:2ちゃんねるの「酒井法子さん、首吊り自殺。」など、デマスレッドが散見される)。  さらに詳細に背景にある文化心理構造を探るならば、自殺によって絢爛たるカーテンコールの儀式とする傾向は有名人本人だけでなく、ひるがえって無名の潜在する大衆にも大同小異の期待があるのではないか?  実際、酒井法子の所属するサンミュージックもかつて芸能人が自殺した前科がある。1986年に人気を得ていた青春アイドル岡田有希子は、事務所のある大木戸ビル七階から飛び降りた。死体は写真週刊誌記者が撮影し、大騒動となったのである。「酒井法子が自殺した」という情報が流れたことについても、まさに一般人の心理の中に自殺を求める心があることを反映しているようである。 生まれつきつまらなかったから自殺する  小説家・柳美里は、何度も自殺未遂を行なった末に、著名な小説家となった。そのため、日本社会の中では重要な自殺分析評論家となっている。柳は自殺から再生に至る個人の経歴を小説『命』に書いた。これは同タイトルの映画として2002年に上映され、江角真紀子がその役を演じた。  柳は現代日本人の自殺感情について独特な解釈を行なっている。柳は、北野武の1993年映画『ソナチネ』がすべての問題点を呈示しているという--「生まれつきつまらなかったから、今やっと自殺するんだ」。映画の主役は、復讐を遂げて本来なら無事に戻ることができた。しかし、すべてを達成して恋人に会ったとたん、突然発砲自殺する。この作品は、理由を徹底的に排除した虚無的雰囲気に充ち満ちている。  台湾の有名な文化人・南方朔もかつて憂鬱のために自殺企図があった。その彼が日本の最近の「集団自殺」現象を解読したものも期せずして一致している。フランスの思想家ジャン・ボードリヤールのいう「真実よりもヴァーチャルなものを信じられる世代」の中では、生命は経歴の過程ではなく、組み合わせて作られた形にすぎず、誰もがその指示によって事を進めているということになる。  つまらなかったからやっと自殺するというのも、この種の「集団自殺」の一形式であり、あるいは文化上の集団抗争精神の顕現であるかもしれない。ではどういう人がこれを言い出すのか? 「自己愛型社会」の自殺風潮  ネットを通して集団自殺を呼びかけた事例については、2008年に出現した硫化水素事件でまた別の要素があらわれた。硫化水素とは硫黄と水素の化合物で、無色の気体である。本来は自然界でも火山などに存在しており、高濃度の硫化水素では重い中毒が発生し、生命にも危険が及ぶ。近ごろ、ある人物がネット上で家庭用品を使って硫化水素を発生させる方法を公開し、これによって社会において続けざまに模倣自殺ならびに集団自殺の事件が続いた。最終的には日本政府はネットワークプロバイダーに対して、硫化水素製造方法資料を削除するよう要請し、収拾がつかなくなっていた風潮を抑えようとした。(※訳注:硫化水素自殺 - 閾ペディアことのは参照)  社会学者・岡田尊司は『自己愛型社会』(平凡社、2005年5月初版)において、日本は「自己愛型社会」となっており、自殺率が高いのは変えられない事実だと指摘した。岡田はフランスの有名な社会学者エミール・デュルケームの名著『自殺論』(Le Suicide)を土台として論ずる。デュルケームによれば、カトリック国家の自殺率は低く、その多くが「他殺本意の自殺」である。それに比較してプロテスタント国家の自殺率は高く、それは「自殺本意の自殺」および「無規範状態」が多い。岡田尊司はこれに補足して、プロテスタント国家の多くは資本主義社会を形成している。また往々にして「自己愛型社会」となっている。その「自己愛」の特性は衝動的かつ破壊的なものであり、矛盾は同様に容易に自己に向かいやすくなる。このため、自己を攻撃することが進んで自殺となり、快楽型犯罪の新形態の一つとなっている、と述べる。  日本社会には問題の起こらない日はなく、古い内容も不断の変化を遂げている。これは日本の問題点の限りのない様相である。 文:湯禎兆 編集:曾祥泰 日本語訳:松永英明 出自:http://www.kotono8.com/2009/10/28suicide.html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8:59回應(0)引用(0)日本中毒 │標籤:翻譯

2009年11月20日

《中大學生報》訪問(09年11月號)

文化書的文化

書名:日本中毒 作者:湯禎兆 出版社:天窗出版社  文:陶永德   
湯禎兆繼《整形日本》、《命名日本》後,於今年10月又出版了《日本中毒》。而本報亦就此與湯先生本人作了一個訪問。   日本作為文明都會,香港等地的潮流莫不受其影響,然而我們卻不得不承認在這文明背後不堪目睹的問題,《日本中毒》此書透析了當中不同的議題,涵蓋甚廣,由援交、時鐘酒店、中坑少女、自殺問題、文學、電影等,幾乎都是香港人有所聞的話題,縱使只是知之甚少。這亦可見香港在某些方面,正以相同的軌跡,步隨日本。     日本如今所面對的困局,似乎值得香港借鑑。湯舉例,與Freeters(自由職業者)族群一樣,香港年青人也是社會受壓迫的一群,「俾人禁住黎打」,透過日本Freeters如何處理其身的境況,即或未必亦步亦趨,也提供了不同選擇的路向。     出版市場的文化規則   此書選擇多範疇的探討,以及議題的序列,湯先生表明都有遷就出版市場因素的考慮。「如果成本書都可以寫村上,我最開心......」湯如是說,近期出版的三本書,也要涵蓋不同的內容,要找最多人的興趣,多樣性的內容自更具吸引力--湯先生指此書是通俗社會學書籍。在這樣的潛規則下,反映了多少容易令人忽略而又重要的市場現象。     日本固然有其文明的黑暗面,但幾乎在社會出現問題後,便立即有大量探討該現象的書籍出版,像這類型的通俗社會學書籍,出版甚多,每年大概有數百本,不禁令人咋舌。而且這是大潮流,不單大學學者,可以成為日本文化的專家,甚至包括原屬OL的酒井順子等,其出版關於日本文化的書,如《落水狗的遠吠》等便極為暢銷,而她之前卻是廣告公司的OL。    本書幾乎在每個議題上,湯都引述了不少有關的文化解構書籍。問到何以那類書籍的譯介付諸闕如時,湯說,是因為出版的空間細,市場吸納少,翻譯書「莫說賺錢,連回本都難」。的確,一般讀者難以負荷專題式的討論,所需要的只是消費性的閱讀,平面、易吸收,知少少就好,自以為從各媒體上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然後便是嘩然、嗟嘆、斥責,眾說紛紜,卻永遠只有意見,沒有評論。     香港的病   香港除了以獵奇好新的報導外,甚少作任何深入報導。從中或多或少折射出了香港社會的庸俗與膚淺,香港是很平面的社會,「我們所做的東西有限。」為什麼我們沒有這些東西?只懂追求日本潮流,殊不知在文化背後,將有何等的病態蘊含在內,日本的社會情況是前鑑、預警,然而香港卻恰恰沒有認真的文化透析,為社會把脈。     相反,我們只看到的是一旦出現問題,如援交,永遠只有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譴責,但若不更深入探求追查,則如何知道援交等問題背後的原因,又怎容「世風敗壞」,「為錢而不顧廉恥」這些話語來消費?書中便有這樣的一句:「援助交際不過是形式,它不是目的,青年人為何感到沒有出路?大家不可能沒有感受。來吧,道貌岸然是不會解決問題的......」讀者只要稍為留意香港社會對事情的報導方式,或所謂的評論,便不難發現這句話是如何的一矢中的,刺中痛處。若說日本中毒,那我們恐怕是麻木不仁。    香港的文化困局   香港市場既然如此狹窄,於是湯禎兆等不少文化人漸漸轉向大陸市場,問及內地情況如何,答:「他們很有需要(這類文化書),求知慾強。」如今更有跳過香港這個文化對照層,與日本作直接對照的趨勢。香港在文化上的優勢也已消磨殆盡,內地的消閒雜誌堪與香港比肩,而認真的文化雜誌更不用說,就整體而言,香港已難望其項背。湯先生指出,連《香港電影》雜誌,都得由內地人投資,再回頭來找香港人寫,他們一來是「睇唔過眼香港連一本像樣的電影雜誌都沒有」,二來重視香港這一部分的文化。這無疑是「反過黎俾人食住。」   提到香港大體的文化情況,通俗、大眾市場很難承受更深程度的分析,湯承認感到「灰,做唔到D乜嘢」,卻抱持仍要在香港做下去的態度,例如爭取在西九興建文學館,認為是有心人自我實現的過程。或許這正是香港文化人共同而唯一的堅持。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22:06回應(1)引用(0)日本中毒 │標籤:訪問

2009年11月5日

2009年11月2日

第四代公式系列 「到了日本研究參與香港的時候了」

明報 | 2009-11-01
P04|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 By 沈旭暉

noname.jpg

無論湯禎兆是否願意承認,客觀事實是,我小時候已開始看他的書。

印象中,他出道以來,和種種香港常規的關係,都是若即若離:寫的都是日本,卻曾在最本土的媒體工作;有能力在大學教學,卻情願棲身中學;正職為孩子師表,校長卻容許他寫封套說「可能會令人不安」的《AV 現場》;雖然被我們視為長輩,依然能輕易擊退一眾少男宅男,月前迎娶周秀娜年齡的湯夫人。

直到《日本中毒》,我們終於發現他開始讓思想走光,說的依然是日本,部分主體,卻偷偷換作了香港。

文 沈旭暉 攝影 陳智良借日諷港: 七一後, 我的空間終於出現「批判性強了很多?我想,這是錯覺來的。只是香港社會多了怨氣, 已到了必須借鑑其他知識的時候。」湯禎兆很懂得市場運作,明白就算他一直有意「借日諷港」,也需要市場配合,否則只能一如既往,繼續談自己喜歡的電影、漫畫: 「坦白說,要是在五、六年前寫這個題目,出版社會說,睬你都傻。

你說我什時候開始想做這題目?其實很簡單的,有這個機會,我才會去想。直到這些年,香港愈來愈似日本的寄生時期,再談日本比較黑暗的一面,就有大眾市場,因為大家有共鳴。」對他而言,這不叫「諷刺」,而叫「預警」: 「日本現在已進入下流社會,香港是否一樣?太多日本人在自己的社會缺乏支援,社會制度隨之崩潰,出現很多寄生蟲,香港是否也一樣?」要深入掌握他的預警,還得買他的書;但要讀懂他對香港的隱喻,卻必須先了解他何以認為香港社會氣氛轉型,香港人——特別是他那一代香港人——的積極性愈來愈低。值得思考的是,他那代人一般通過六四參與社會,但讓他真正按捺不住的,卻是七一。

沉淪社會: 「我們都是共犯」「七一後,我們驚醒了,不知道大陸的support 可以提供到何時,還有多少機會讓我們的優勢延續下去。

香港很有機會向下滑,大學的沉淪也發生了,但走勢又未能完全確定……」於是,他要通過已下滑的日本作對照。

「是的,民間多了活動,皇后碼頭什麼的,想為香港找出不同道路,但一般人都無動於中。身邊很多有相當年紀的朋友會說,拆就拆啦,對他們來說,這些是non-sense……」於是,他又想到日本秋葉園的保育案例。

「香港遇上問題,只有靠烽煙節目消氣,大家一起吹吹水。但現在連吹水節目也不行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互相沒什準備,上去都是靠今天見到的什,吹完就算……」於是,他又想到日本「一有問題就要兩秒內開一個conference 解決」的社會格局……聽來,香港發展已經完全停滯。從前還不知道他有這麼多怨氣: 「坦白說,我們都是共犯社會,大家某程度上,都一起幫香港這樣運作,不要那偽善去逃避。」既然香港社會沒有出路, 「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從外頭參考,尋找一些刺激我們的想法。」老師越界: 公式不再適用於第四代人這些觀察其實很尖銳,也很宏觀,卻和第四代香港人天天掛在口邊的置業、?模,大相逕庭。畢竟,在我這一代人的眼中,湯禎兆自己製造了一道獨特的公式,有助逃離種種問題:他以中學教師為正業,有穩定收入、工作量也相對穩定,又有容許他公餘建構文化身分的管理層,還有他從前在媒體工作建立的人脈網絡與江湖地位。這道公式,讓不少我身邊想當文化人的大學生,都自言要「搵份hea 工,然後寫文」。

面對這樣的天真和傻,湯禎兆哭笑不得: 「其實這不可以是一個模型,這是行不通的。不少文化界的中學老師教教,也教不下去,因為學校沒有空間給你,你也沒有時間兼顧那些,一點也不hea。」何公式的落實,少不了背人垂淚: 「一般喜歡創作的人,都不太守遊戲規則,中學卻是極需要守遊戲規則的地方。搞那多東西,家長又投訴,一般人逐漸就會覺得,何苦呢。」這些困局在香港可能出現不久,但日本卻走前十數年,令他明白興趣和職業不應相提並論。難怪他坦言從第一天開始,就沒有想過教書,只是從事媒體後, 「發覺媒體比教學更封閉,我們做副刊的這些會死得很快」,才誤打誤撞的走進中學。最重要的,當然還是這一句: 「我上司和我的互信,是異數。」遊戲規則:為何第四代人只懂墨守成規?

根據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湯禎兆屬於二代末、三代頭,但也明白第四代的苦。「傳媒、娛樂圈的大哥大姐,都是很有義氣的,兄弟出問題,就會照顧,有些人要out 的了,也會安排位置去照顧他們,怎麼也會有份工。第四代真的很慘,不要說上不上位,而是找份工作都很困難,而且明知被人欺負。在你上面的上司,你做的東西可能他全部都不認識,但他拿你三倍人工,that's why 他才會這樣封殺你們這代人,所以曹仁超才敢說:你們永遠都要為我打工。」與此同時,他認為解決第四代的困局不能單靠等待,這代人自己也缺乏反思: 「也許第四代的出身太順利了,太多人喜歡跟遊戲規則走,遊戲規則人家幫你寫好了,你自然不能超越前人。今天學生覺得拿高分數是應該的,但以前我們是覺得:高分?shit!我會shame of 自己寫的東西,除非教授真的很厲害。」他從日本文化研究,學到要自己嘗試建構自己的空間,不要依靠別人,也不要盲目跟隨遊戲規則。「怎麼找?舉例說,要是我寫國際關係,而你已經涵蓋了所有男性的視角,我就只能建構一個女性觀察國際關係的視角,例如從購物角度,評論津巴布韋總統夫人在香港購物打人事件。香港實在缺乏女性作家,只要有懂得善用女性偏見的人,保證能夠成為真正的才女。」於是,他在自己的公式中不斷擴闊市場佔有率,一輪遠交近攻、突圍南巡,終於修成正果,從中產下流的日本,回到君臨天下的香港。「要是我當年真的跟隨遊戲規則stay behind,等運到,我不可能出那多書,頂多能出XX 那些三百字、五百字專欄串在一起的東西。那些是想出的書?我不想。」「我是一個作家。」

後記:跨代婚姻

湯禎兆是第三代人的典範案例,而天天面對備受壓迫的第四代夫人,我一直暗中疑惑,究竟這段跨代婚姻有沒有代溝。

「壓力?當然有,正常人聽到我們在一起,第一句都會說,有距離哦。家人壓力,最初當然有少許,也有誤會,但認識了我的為人,就消除了。無論是我那代人還是她那代人,都只會談我們的共同興趣,而且,我們兩家都很family-oriented,呵呵。」想起月前曾探訪新婚的湯先生夫人,見證新婚夫婦停不了的打情罵俏, 想起湯夫人連續一百日每天都在Facebook 張貼的新婚生活硬照,我開始從另一個角度明白,為何他會浪子回頭,正面面對他的香港。

問:沈旭暉

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副教授,研究國際關係,並於顧問公司工作,Roundtable 理事會主席

答:湯禎兆

日本文化研究者,全職於中學工作,剛出版著作《日本中毒》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19回應(0)引用(0)

2009年10月20日

轉 - 香港一分鐘:中毒已深

馬家輝知道要推介新書,立刻打趣說:「推介自己著作行嗎?」

2009年10月16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php?iss_id=20091016&sec_id=12187379&art_id=13317541

■我讀〈色相〉一章,心底不斷哦哦哦,原來如此…… 
■我讀〈色相〉一章,心底不斷哦哦哦,原來如此……

 


文化人湯禎兆《日本中毒》說得對,七十後的港男幾乎全部都中了東洋毒,而且深受其害,我們做傳媒的,也不知不覺濫用日本詞彙,左一句童顏巨乳,右一句援交癡漢,甚麼腐女、電車男等字詞皆源自日本。除影響香港外,整個大中華在上個十年都吹日風次文化,音樂文字我們都已經入骨入腦,難怪連城大中國文化中心助理主任馬家輝博士也推介此書:「近期,我都中了毒,中的卻是湯禎兆的毒,我覺得他已經寫出最潮的日本,也寫出我們背後的神秘慾望。慾望是日本流行文化的核心,如物慾、求知慾、情慾甚至性慾,湯禎兆這書就是透過各範疇分析日本各種慾望,如何嚴重影響其他亞洲社會如台灣、南韓和香港,因此,了解日本之潮,也就是了解香港之潮。他 1991年留學日本一年,已經出了《命名日本》、《整形日本》等十多本關於日本的書籍,我想若他多住幾年,應有更多日本著作令我們得以窺視日本更多。」

■湯禎兆《日本中毒》$108。各大書店有售


馬家輝覺得日本風潮的勁度減了,不過卻無損它的存在價值和影響力,他說:「否則每年也不會有成千上萬的港人遊日啦。」在我而言,《日本中毒》卻是幕幕回憶,尤甚喜愛〈色相〉一章,本以為水着女優背後只有錢錢錢,估不到她們背後故事也甚動人,如當年曇花一現的巨乳偶像接棒人崛江忍,到再上一代的宮崎美子……甚麼星野亞希、山本梓成,都要叫聲她們祖師奶奶,說到這裏,我這個骨子裏的毒男,越說越穿底了,如果日本是毒品,我惟有說聲:「吔咩爹。」

記者:蒙為亮
攝影:林栢鈞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35回應(0)引用(0)日本中毒

2009年10月8日

《日本中毒》湯禎兆的驗毒計劃


正當毒品入侵校園、校本驗毒計劃鬧得熱哄哄;
另一種無色無味的劇毒亦正悄悄漫延香港…

image002.jpg

 

「援交少女」

          「地鐵痴漢」

「腐女」

                    「快樂殺人狂」

這些源自東洋的名詞,正如病毒般入侵香港;他們不僅在電視漫畫中出現,更在現實生活肆虐,甚至成為新聞主角!

 

 

文化人湯禎兆研究日本文化多年,對日本的情意結意絕對不下你我;但勝在愛得理性愛得真,怕你「盲中中」中「日本潮流文化」毒,特別著書立說,繼《整形日本》及《命名日本》,窺看日本的文化現況預警香港未來後,再接再厲推出第三部曲---《日本中毒》。這次不止解構各類型日本新興字彙,更一針見血揭示「日本潮流文化」的毒瘡,趁劇毒還未漫延五臟六腑,一於揭穿日本,救贖香港!

 

內容簡介:

日本不壞,我們不愛。

 

「日本生病,我們也願意「you jump, I jump」誓死相隨?

撫心自問,我們中了日本毒的事實背後,究竟是鍾情於日本中毒後的變異殊相?還是甘為隱匿衣櫥暗渡陳倉的隱君子同志?我沒有答案。不過正如病向淺中醫,中毒自然先要起清病毒底蘊。

日本的文明病,又何止一鱗半爪?日本病變早已由異常化進入日常化的階段。香港社會的而且確將援助交際及Rorikon化等問題妖魔化了,但少子化及結婚難民至大學失格等問題,其實大家不過掩耳盜鈴,故意視而不見罷了。

膜拜日本的香港社會又是否會步其後塵?今天我們所做的一切,總有一天會自食其果。來吧,求醫不如求己,我們一起來自把經脈吧。  

--- --- 湯禎兆

 

《日本中毒》 ISBN: 9789881866332   272頁 四色印刷  
售價:HK$108.00 各大書店有售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03回應(6)引用(0)日本中毒

2009年8月28日

廣州書展論壇記


20090823998.jpg


200908231001.jpg
自從 去年 經學而優書店一役後,我一直心存疑惑:究竟我們應不應該誠實地面對自己?我的意思是其實早已心知肚明,自己普通話的破爛程度,僅足以與友人閒聊胡蓋,要開壇演講委實是強人所難--完全就是 在欺凌聽眾。只不過在網上看到知名作家用古天樂式的普通話(我偏執地認為他的「輪胎廣告」已成 為一個benchmark)橫行神州,我又不禁佩服中國人的忍耐力的而且確無比頑強。不 過我得承認,用普通話演講就好像自截四肢,在台上的那一個根本就是傷殘了的湯禎兆。
200908231002.jpg

所以我很感激山東人民老遠的跑來廣州,而廣州書城的主辦單位亦願意包容我的堅持--這一次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在台上自由暢快地用粵語高論。或許是因為太過興奮,連我太太都說即使她耳聽四方,也好像跟不上我的講說速度 。還幸她最後靈機一動,把聽眾看到的電腦屏幕,即時轉換為人肉字幕翻譯機,用她極速的摩托手來追趕我的不停口。像我這類不上進的業餘作家,真的要感謝身邊各人,尤其是我太太林綸詩。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21:50回應(6)引用(0)真人發聲

2009年3月1日

2009年2月28日廣州日報--偏執成就了小津安二郎

杜慶春老師是北京電影學院的教授,可惜附文不過是節錄版,希望將來完整的版本有機會面世。
1Mar2009-clipbook.pdf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08:04回應(3)引用(0)日本映畫驚奇

2009年2月27日

《命名日本》回歸大陸

1>因為慵懶,《命名日本》簡體版上市了差不多一個月之久,才想起要更新的事宜。感謝編輯李楠,她一直細心跟進,令書本順利推出。今次以一半彩色一半黑白的安排印刷,對出版社而言所承受的風險亦提高了。事實上,我在豆瓣上也曾看到有內地讀者對售價提高了表示不滿。是的,人生每一個決定,肯定不能討好所有人,只能承認我還是希望未來簡體版可以盡量貼印繁體版的全彩安排。幸好,書推出市場不久,已經知道要加印第二版了,我亦會增補一篇關於飯島愛的文章進去,希望書可以去到更多人的書架著陸。
2>補上內地版的後記及毛序,和大家分享:
閱讀日本的速食法則
毛丹青

我讀湯兄《整形日本》的時候,有過一些隱約的印象,後來逐漸變得明確起來。所謂印象,並不針對任何抽象的日本,反而都是細節上的內容。類似“禦宅族”“腐女”“水手服燈籠褲”之類的詞彙,原本都是捕風捉影,很難與日常相識的日本人對號入座,加之這些新派生的概念猶如夏天河溝兒裡氾濫的雨水一樣,有的沉澱下去,有的隨波逐流,幾乎在瞬間之內就消失一空了。

日本每年都評選“最佳流行語”,但奇怪的是真正能留得住的詞彙並沒那麼多,一般不用幾年就被日本大眾徹底忘掉,大部分流行語都變成了當年的應景道具。順便說一下,今年日本的最佳流行語叫“阿軟佛”,源于英文“Around Forty”,然後把它拆開變成“Aro_For”,意思是“40歲上下”的女人。由頭來自一部同名的電視連續劇,專門講日本40歲上下女人的那些雜活事兒。

從上述不難看出,“應景”也許是日本流行文化的一個重要機制,從大眾心理上來說,不僅是一個快捷消費的物件,而且還是把“流行”延續下去的鏈條,他們的流行文化之所以層出不窮,無怪乎這樣一個機制的存在。讀湯兄的《命名日本》,對這一點的把握十分到位,值得稱許!

不過,話雖這麼說,跟我常年居住日本的經驗相比,是不是還有另外一種閱讀日本的法則呢?這裡暫且把湯兄的日本文化論戲稱為“速食法則”,因為他表達清楚,點與線的連接十分班配,讀完後給人的整體感和飽食感都很強。

不用說,這跟作者大量的直接閱讀有關係,看上去他的觀察觸覺很像一架升到半空中的天線,可以對細微的電波都做出必要的反應。一邊讀他的書,一邊想起我自己對日本的觀察,似乎跟他形成了一個反差挺大的比較。因為我不像他那麼關注大量的日本書訊,閱讀也不追求什麼都非深入不可,有時蜻蜓點水,反而讓你覺得新鮮。

閱讀日本除了一種隨時跟進的把握,還有一種定點定時的體驗。跟湯兄比起來,我屬於後者,憑藉居住日本的現實,同時也依靠每天日常生活中的所見所聞,甚至包括所想所思。當然,瞭解鄰邦文化最理想的是採取兩種法則,一個速食,另外還應該加一個“慢餐”。抓住一個場合和一個時間,全神貫注,哪怕得不出什麼結論,但心甘情願地花時間往死裡看,記錄一個現場的情景都是十分必要的。所謂“文化論”,應該是一個表情相當豐富的敘述。

《命名日本》從體例上看,包容量很大,幾乎可以遍佈日本文化的流行取向,而且每章都從解題入手,寫法上規範,很像一位元老練醫師手上的手術刀,運用自如,見毒必切的闡述欲望躍然紙上,為讀者提供了一個瞭解日本的寬泛的場合。這當然是作者“隨時跟進”的速食效應,同時也是他讀書讀透了之後的直接表達。

說來也怪,沒有定居到日本的時候,我曾跟湯兄一樣閱讀過大量的日本圖書,而且大部分也跟流行文化有關,包括日本人最先弄出來的“卡拉OK”就讓我著迷過一段時間,不是自己天天去唱,而是一直琢磨人為什麼喜歡唱卡拉OK?

日本住得時間長了,起先覺得好奇的事情已經不再好奇,包括上周日本一家電話公司宣佈研製成功了攜帶卡拉OK的手機,對此,我僅僅是知道而已,再也不會好奇什麼。所謂“流行文化”也許就是這樣,只能鎖定于一個時間段去判斷,往後很難有誰保證它的不變。期待有一天能與湯兄對談,如果用快慢兩道餐來品說日本的話,也許是一件出彩的事兒!

由《整形日本》到《命名日本》
文:湯禎兆
這是我在山東人民麾下出版的第二本著作,過去一年出現的變動可謂不多也不少,大抵也可以在此向簡體版的讀者交代一下。
我在08年分別在內地、香港及台灣出版了不同的作品。在內地除了《整形日本》外,也在廣西師大麾下出版了《日本映畫驚奇》;在香港出版了日本文化旅遊《情熱四國》(知出版)以及個人自選回顧集《全身文化人》(文化工房);另外也在台灣的書林旗下出版了香港電影研究《香港電影血與骨》。我說過自己是一名幸運的人,08年個人出版的順遂,背後當然有眾多指路明燈穿針引線在協助,於此先致上由衷的謝意。然而我認為一切並非偶然,多得梁文道在內地打出一片天,他身體力行執持公共知識份子的精神,樹立了良好的溝通交流榜樣。在《整形日本》的後記中,我早已提及身邊有不少香港寫作界的友人充滿潛力幹勁。有麝自然麘,我信如是──此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李照興的《潮爆中國》、潘國靈的《城市學──香港文化筆記》及陳寧的《八月寧靜》等優質著作,均逐一以簡體版回歸內地面世。香港雖然是一個經濟掛帥市場主導的商業城市,然而自由自在的思想空間,一向利於孕育對文化藝術的個人探究。香港原來的殖民地背景讓人可以博取所需,不囿一門,這就是身處殖民地得享資源廣泛流通,意識形態卻無比自由的最佳優勢。在香港長大,更加上自己唸中文系出身(專攻現、當代文學),我一向對於宏大論述的假大空意識極為煩厭。香港的成長經驗教曉自己──作為知識份子的最重要自覺性,應該體現在不可自覺為知識份子的身份上。人人都是知識份子,街上滿是專家流民。香港一向是以經濟金融掛帥的商貿城市,過去如是,未來亦會如是。唯其明心見性,才得以抱持健康的寫作態度撰作下去。嚴格來說,我執持的寫作態度應是「娛己娛人」,知識份子很容易走上律己以寬,待人以嚴的虛浮之路──尤其一旦眼前湧現「錢途」。然而由於在香港從事文化藝術的工作肯定無利可圖,反過來減少了喧嚷,催化更多誠摯交往,助長了實幹者的思考自省。所以我會倒過來看,只要自己認真寫作從而「娛己」,有心人在寫,自然會有有心人去看。先娛己才可以後娛人,是個人深信的座右銘。
依個人的淺陋觀察,簡體中文世界所出版的日本文化研究,我認為暫時不少也離不開學院的生活局限。不是說內地往東洋留學的人數不多,而是大抵區分成兩類──一類於學院中為學位打拼的,固然較有機會提筆記下所思所感,但觀察角度則往往受制于宏觀的文化大論述(如較為概括性的「日本人論」),而缺少微觀的實地體驗配合;另一族群於取得學生簽證後,則立即廢寢忘食以掙錢為務。我留學時身邊有不少內地同學,無不身兼數職,缺席最多的就是課堂時段。此所以出現二元分割的書寫狀況──有力提筆者未必有閒暇進入日本社會去體驗生活;有前線打拼經驗者卻無力亦無從去分享所見所聞,於是我們仍然反覆停留在《菊與刀》的日本鏡象觀察階段。

我對日本從來沒有多餘的迷思,既不特別羡慕,也沒有源自民族上的反感之情。去日本遊學前,一向認為日本是光怪陸離的國家,抵步後經歷親身的體驗,更加強化了以上看法。我所指的光怪陸離,乃針對其中多元價值紛陳以至對立衝突不斷湧現的存在狀況而言,那正是文明的標誌所記。不同的價值觀念,由傳統的男尊女卑到家長制的陰影處處存在,到性愛解放以及流行文化的支配國人思想,均一一於日本得到體現。用一個比喻來說,我覺得生活在日本就好像置身于時空高度壓縮混糅的處境中,時刻要調整個人的期待視野,上一刻屏息以待專注於眼前的流動歌舞伎風景,下一刻AV星探就在身旁進行活生生的人肉戰場無邊界規限的擂臺角力戰──要說有什麼文化衝擊,那就是理論永遠落後于現實的挑戰;對知識份子而言,這正好就是刺激思路的最佳賽場。

所謂文化輸出大國,其實很重要的前設是要有一整體的結構性視野。舉例而言,日本不可能僅憑歌舞伎又或是茶道花道,就能夠俘虜人心,文化的輸出同樣需要不同產業的配合營運,才可以彙聚生成創作上的爆發力。要成為文化輸出大國,首要條件就是沒有任何意識形態上的底線限制,而這一點看來始終是我們的禁地。今天我們擔心《死亡筆記》敗壞世道人心,現實中日本國內較《死亡筆記》乖張瘋狂的漫畫可謂不可勝數,你可以想像彼此的距離究竟有多遠?我不是說創作上無限自由百無一害,但要成為文化輸出大國,成為潮流思維上的領導者而非技術上的巨匠(這正是以張藝謀為首所代表的美學追求),就要接受一切正反的可能效果。
由《整形日本》到《命名日本》,如果沒有浪費紙張傷殘樹木,我僅希望它們可以豐富讀者對當代日本的一鱗半爪認識──不為甚麼,只因我們永遠對世界充滿好奇。
2008年12月2日



命名封面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1:53回應(0)引用(0)《命名日本》簡體版

2009年1月18日

人間何處無知音

由衷而言,書寫關於日本電影的評論文章,很長時間有一種自閉症的感覺。不斷在自說自話,有時候因而懶散了,對空氣說話絕不好受,一旦書寫其他題材的誘力增加,我就自然而然轉身揚長而去。我心野,我貪玩,我慵懶--此所以一直害怕任何專家乃至達人的稱號,因為我不是。完成了三本日劇書後,我差不多連一齣完整的日劇也沒有耐性看畢,自己知自已事,那算得上甚麼專家。當專家很疲累,尤其看到不少人為求維護個人通天曉的形象,於是對任何風吹草動均憂心忡忡,深怕落伍掉隊,那種惶惶不可終日的生活,我不慣,也沒有興趣如此過活。寫作是快樂的,勉強沒有幸福,我身邊已經有太多被寫作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的朋友,不用嘛,人生還有更多要緊的事待辦。我三番四次說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除了想表達由衷的感恩之心外,更重要是人間何處無知音,本來已日漸塵封了的寫作之樂,在沒有預先張揚之下又會再降臨頭上。對於日本文化的書寫評論,很感激社長(張彧暋)的出現,他每篇文章的刺激,令我在構思如何完成個人「日本研究三部曲」(《整形日本》、《命名日本》及《日本中毒》)的過程中,時刻起了警惕及砥礪的作用。書寫日本電影評論,而得到連城兄的熱情推介(http://www.douban.com/review/1620292/),也確實重新燃起一團久熄之火。連城兄同樣是日本研究的行家,他最近譯出《日本異色電影大師》一書(http://www.douban.com/subject/3274299/),有心人也應找來一讀。沒有甚麼可以報答,唯有本著雜踏流民的態度,和大家繼續切磋下去。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7:01回應(8)引用(0)日本映畫驚奇

2009年1月16日

轉:《日本映畫驚奇》緣起

編者周彬的話:
http://www.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0593287/

2007年9月,汤祯兆先生主动投稿北京贝贝特,内容是近两年来他的影评新集,初名为《日本电影论文集》,但内容稍嫌单薄,仅九万字。建议他充实内容,增加一辑专门谈九十年代以来的名篇名导,或再多加点背景资料,比如写一篇比较长的日本电影介绍,再结合DVD市场热点,写一写小栗康平等新锐导演,此外可系统化一点,让内地的读者更清楚地了解日本电影某一方面的概貌。但汤坦承要在短时间再写五六万字也不太可能.此外,他也不太喜欢出资料性太重的书,因为对自己的意义不大,而且市场上亦有同类型作品,他希望自己的书是以观点吸引读者而非以数据齐备见称,这是首要考虑,所以文章撰作甚为费劲及需时。当被问起为何对某位大师不赞一辞之时,阿汤回答道:“XXX是工匠,层次与小津及成濑绝不可同日而语,我对技术性的匠意一向不太感兴趣--那是工具,对人性的敏锐深入思考才令人迷醉……对我来说,XXX所得到的掌声赞誉早已大大超出了他实际应得的肯定,自然无谓再做锦上添花的学舌鹦鹉。”暂不论其他,鲜明的观点无疑体现了一部个人著述应具有的品格。双方合议之下,决定将他的第一本日本电影研究专著《感官世界:游于日本映画》与现有材料整合。   

收到阿汤寄过来的《感官世界》复印件之后,花了约一周时间通读,并去信道:该书的价值丝毫没有因为这十年的时光而有所减损.建议可以选用《感官世界》的很多文章,尤其是论述大师如小津、成濑、木下惠介、铃木清顺、沟口的文章,充实大师论的篇幅。此外作为中坚世代代表人物的北野武和小栗康平也可加进来。总之,在全书的结构上,可以再考虑一下如何调整,是不是还按照现在这样的结构,可以再商榷。阿汤很快回信,愿意对《感官世界》的部分文章进行修改,以增加其时效性,并对全书进行了重新编排,分为:大师就是大师,中坚世代力量,现象与世相,与导演上场几个部分。其中“与导演上场”一栏,因为是作者对导演的第一手访问,甚为少见。      

《感官世界:游于日本映画》是汤先生的得意之作,在内地出版日本电影论亦是他长久以来的心愿,此次修订增补,阿汤与编者的互动交流甚多。此外,历时一年多的出版过程,好友连城全程毫无保留地贡献自己的建设性意见;插图的获得承蒙《电影世界》、《环球银幕》以及电影资料馆几位朋友的大力帮助。亦要感谢公司各个环节的鼎力配合和精益求精的要求:内文版式推倒重来,封面方案曾几易其稿。现在大事终于“底定”,等待着读者的检阅。

「周兄在我所遇上的編輯中,是極為仔細及嚴謹的一位。在與他反覆的校訂及討論中,由衷而言自己獲益不淺。《日本映畫驚奇》一書,我欠他的更多更多......」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2:31回應(1)引用(0)日本映畫驚奇

2009年1月5日

我坐上日本映畫快車

星島日報
E07 |  年華 |  名筆論語 |  By 湯禎兆 
2008-12-22

 

筆者十多年來的日本研究文章,最近終由廣西師範大學結集出版,於內地全國發行,新書命名為《日本映畫驚奇———從大師名匠到法外之徒》。日本電影研究一向是 較為冷門的書種,過去中文出版界也甚少涉足,下文是新書的後記,由筆者娓娓道來中文書寫世界與日本電影的交纏歷程。文、圖:湯禎兆

 

要 回顧個人研究日本映畫的書寫歷程,大抵要回到十多年前的時空去。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我往東京留學,滿腦子盡是不切實際的想像,例如要盡看小津安二郎的作品, 又或是在日本升讀電影研究的碩士、博士課程等等。後來陸續發覺一切都不大重要,小津的電影固然出色,但日本映畫的寶藏卻遠遠不止於此,陸續被溝口健二、成 瀨巳喜男、增村保造、大島渚、寺山修司乃至一眾日本新浪潮導演震懾之餘,我明白到這個世界沒有窮盡的可能———而妄想盡睹一切,其實也是貪念的一種,依佛 法的教導而言也是一偏執的虛罔。至於升學又何嘗不然?學習從來不囿門派,民間自學的低空視野,更加令我對自己的一步一行更感踏實,從此便走上了書寫日本電 影研究之路。

書寫評論趨邊緣化

回港後我在一九九五年出版了《感官世界———游於日本映畫》(香港陳米記),背後得由衷感謝舒 琪、魏紹恩及陳米記三人。舒琪在我於東京留學的日子,為我提供了一些接觸日本電影工作者的機會,豐富留學生活的色彩光譜,也促使回流後決意在日本映畫的範 疇下一點工夫。沒有魏紹恩的穿針引綫,上述著作不可能在被認為是文化沙漠的香港面世。當然,出版社東主陳米記在不問市場反應的前提下,慨然允冒風險出版日 本電影論集———我希望內地讀者知道,不要說是華文出版的電影書籍,即使在世界電影書籍的出版語境中,日本電影研究的書目一向也是鳳毛麟角,而陳米記的決 定更加令香港的出版界先行一步。而且這是我個人的第一本著作,對此自己一直深存感激。一年後,我向當時電影書籍出版業界仍未萎縮的台灣同行毛遂自薦,是書 終於在增補篇章的修訂後,在台灣的萬象出版社麾下面世,這當然是我的倖致。

不過由衷而言,踏入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之後,日本映畫的書寫評論 空間可謂日趨邊緣化,一方面固然因為新冒頭的日本導演,銳氣的凌厲程度大不如前,同時亦因為電影評論作為電影的派生物,在傳媒取材急劇轉趨娛樂化的大氣候 下,根本再無由生根。即使偶或遇上有心人策劃具吸引力的日本映畫專題影展,可惜過去隨之匹配的評論發表氛圍,早已蕩然無存、一去不返。那時候我貼心地感 到:書寫研究日本映畫,已變成了非不為也,實不能也的艱巨任務。

缺失拼圖有待填補

此所以我對《講演日本映畫》(香港百老匯電 影中心,二○○三年出版)的面世,無法不對幕後主腦人麥聖希銘記謝意。那時候位於油麻地的百老匯電影中心仍屬草創時期,現在已大樹成蔭,發行及出版業務早 已上了軌道。所有內地的藝文愛好者到香港遊玩,也必然到電影中心朝聖。那一年麥聖希和我談及開設課程的問題,我反建議把部分的課程收益,轉移至出版上,從 而令課程的講授,成就催化及促使研究書籍出版的過程,兩人一拍即合,結果便成就了是書的出現。那當然不過是一本不足掛齒的日本映畫研究札記小書,但我想指 出的是,在困乏及惡劣的出版氣候下,有心人已經盡力去為日本映畫的書寫,竭誠地奉獻綿力致意罷了。

然後就是大家手上這一本《日本映畫驚 奇》,二○○八年廣西師範出版的結集。是書收錄了上述二書的大部分內容(部分加以增訂改寫),再加上我其他未成書的日本映畫研究文章匯聚出版,可說是個人 十多年來的日本映畫研究記錄。近年日本映畫的研究撰作,在自己的出版計畫中,往往已被遷移至配角位置,其中重要的關鍵因素,是已經沒有印刷媒體,對日本映 畫研究有持續深入的探討訴求。事實上,由衷而言,我也不認為刊行繁體版的港台出版社,再有興趣及魄力去鑽研以上的真空板塊。是的,我認為日本映畫的研究出 版,仍然有太多缺失的拼圖有待填補。近年的內地及西方的日本電影書籍出版小陽春,其實大多是從資料性的角度入手,又或是以提供整體概覽的功能為務。在與廣 西師範編輯的溝通過程中,我堅決強調不要撰作一本資料式的工具書。這個年頭,資料內容在網上比比皆是,除非因為網絡交通限制,否則我認為工具書的歷史意義 也應逐漸告終。下一步所期待的,就是從作者自身角度出發的日本映畫專論。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4:35回應(0)引用(0)日本映畫驚奇

2008年12月13日

日本映畫驚奇:從大師名匠到法外之徒



日本電影:日本電影是一個無法漠視的巨大存在和影迷讀者的心頭好。
“湯禎兆+日本電影”:本書其實可算作《感官世界:遊於日本映畫》(曾在香港臺灣兩地出版)的升級增補本,在兩岸三地的影迷和讀者心中聲望極高,此番是以全新面目首次奉獻給大陸讀者。

◎ 內容簡介
本書是日本電影湯禎兆十餘年研究精華結集,分爲“大師就是大師”、“中堅世代力量”、“現象與世相”、“與導演上場”四個板塊。阿湯博采大家之長,深入探察研究物件的內在機制,以民間學者的低空姿態達至高遠的視野,呈現日本電影的壯麗畫卷,帶來重新發現日本電影的驚喜。

◎ 簡要目錄
論湯禎兆的日本電影論 舒琪
  日本映畫評論達人:湯禎兆 羅展鳳
  
  大師就是大師
  
  小津安二郎墳前寄慕
  小津安二郎的日常性選擇
  小津的流浪藝人
  從《殘菊物語》分析溝口健二的戲劇衝突
  溝口田中配
  成瀨電影的視線內在節奏
  成瀨電影中的女性芳心
  浮雲蔽白日
  木下惠介的庶民電影
  木下惠介與望月優子
  鈴木清順的人間戲作
  鈴木清順劄記
  今村昌平的雷霆一擊
  尋找《楢山節考》:一次逆向式的探索
  勅使河原宏的沙丘思考
  《感官世界》的再思考
  寺山修司的萬華鏡像
  日本默片的男角風情
  
  中堅世代力量
  
  神代辰巳、性、學運和肢體派女優
  《千與千尋》的大千世界
  愛的移動城堡
  小栗康平的文學影像
  北野武的世界風暴
  作爲生命力的暴力探戈:《血與骨》
  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原一男的現實重構
  由地獄回到人間:黑澤清劄記
  西方的三池崇史熱
  周防正行的相撲神話
  矢崎仁司的完全自主映畫
  石井聰亙的都市荒原
  塚本晉也的鐵男世界
  即興的男女生活劇場:諏訪敦彥論
  松岡錠司的鐵塔重生
  糖衣下的苦澀
  熊切和嘉的浪人行進曲
  
  現象與世相
  
  日本映畫的變態與常態
  神的孩子在跳催魂舞:《死亡筆記》的強者世代
  運動映畫的前世今生
  當代的武士道崇拜想象
  遊園地的驚險人生
  東映的異地重生記
  1990年代的自主映畫出路
  
  與導演上場
  
  勅使河原宏的新浪潮告白
  周防正行如是說
  竹中直人的二步行進曲
  松岡錠司的星星難閃
  
  後記:那一年,我坐上了日本映畫的快車

◎ 推薦
阿湯的強項亦不只於追溯日本電影的來龍去脈,更在於掀起話題,提供討論的介入面,深入淺出地探討了衆多日本電影現象,全都精闢獨到,簡明扼要地點出命題,是研究日本電影的一次“原創性解讀”。
   ——梁文道
  對我來說,閱讀湯作的最大意義爲“there’s always something for me to learn”。
  ——舒琪
  像登上了一列快車,來一次重溫日本電影之旅。
   ——黃愛玲
  既橫覽電影以及日本當時歷史與流行文化情態,電影工業生態之轉向;亦縱觀個別導演之從影流變及至有關代與代之間日本導演的相互影響。深厚的背景知識與主題選材分析,建構了一本如此斑斕豐富的日本映畫文集。
   ——羅展鳳
  如果說善讀者能讀到字裏行間,善聽者能聽出弦外之音,那阿湯看電影---特別是他最熟悉的日本電影---則可以說是看到光影背後的圖景,實可謂別具洞見。
   ——董啓章。


更多本書資訊請登陸北京貝貝特網站:http://www.bbtbook.com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7:25回應(7)引用(0)日本映畫驚奇

2008年10月17日

轉: 晨報周刊專訪

http://xiaozhima1017.blogbus.com/logs/30304677.html

汤祯兆:日本是一个任何意识形态均可并生共存的时空压缩载体

汤祯兆,十足典型香港文化人。曾是彻头彻尾的文艺青年,与被誉为“香港文化教父”的梁文道是同代人。刚出道时更曾与梁文道打过一场笔仗,后成良友。
在东京念日文时,兴趣转移至电影研究和文化分析的方向,至今已出版著作14册,大多是关于日本电影及流行文化的研究著述。但他一直拒绝成为“专家”,而以“流民”身份自居。
自言“流民”追求的是专业的态度而非专家的身份,“沿街看风景,翻书寻自省”大抵可以概括“流民”的身份本质。


《整形日本》作为汤祯兆的第一本在内地刊印发行的书籍,是一个了解日本流行文化的路标,有田野观察,有文本分析,有中日文化之对照,更难得的是,语言直白、干脆、有趣,完全没有僵硬的书院气息,完全实践了汤祯兆一贯的“娱人娱己”的写作态度。

长久以来,国人对日本的印象,抛除民族情感,一直停留在《菊与刀》中关于日本人性格的矛盾分析上。
这种刻板印象根本无法解释日本文化创意的勃兴,以及其遍布全球的巨大影响力。看看我们周围,御宅族、暴走族、Cosplay、日剧迷以及三池崇矢史的暴力影像、岩井俊二的清新写真和宫崎骏的动画作品引起的狂热追逐,就实实在在发生你我的身边。为什么日本能够成为亚洲文化第一输出大国?那些至潮的新生族群在日本如何发源,又是为什么能够在别处生根落脚?
汤祯兆,这位港产日本通,站在华人的角度,凭借其对日本社会全方位的细致观察,一一解答了这些疑问。在书中,我们不单读到了一个似乎熟悉实则陌生的日本,还能借鉴这个当代亚洲第一文化输出大国,思考中国自己的路向。


作为知识分子的最重要自觉性,应该体现在不可自觉为知识分子的身份上()

晨报周刊:关于日本,你写过不少著述,基本上已可以把你看作当今国人了解日本流行文化的一个通道。这方面的兴趣和研究热情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汤祯兆:严格来说,我对日本的兴趣一切缘生自对日本导演的钟情──我抵达东京后,为自己订下的一项任务,就是要到小津安二郎的墓地拜祭致意。留学期间,我大约参拜了三、四次,每当心灵上出现困惑又或是精神上感到疲惫,小津墓往往对我都能够起到平复洗涤的灵性作用。当然,村上春树的小说也是我留学时期手边的爱读本,我对村上春树笔下的世界,有同时代的共鸣感。后来回港,港台两地刮起日剧旋风,于是我写成《日剧美味乐园》、《日剧游园地》及《日剧最前线》,大抵于传媒界中正式被锁定为日本通的角色。不过回首看来,旨趣的驳杂一向是个人性格使然,那大抵亦与香港的殖民地背景有关──博取所需,不囿一门;质素先行,题材不限;草根自学,尊重经典。我想这就是身处殖民地得享资源广泛流通,意识形态却无比自由的最佳优势。而真正对日本流行文化作正面切入的分析专著,应该是以于台湾出版的《俗物图鉴──流行文化里的日本》开始。

晨报周刊:虽然日本的文化产业输入国内已有不少,比如动漫和日剧,但国人对日本以及日本人的认识仍然很刻板,可以说近乎偏执地停留在《菊与刀》的程度上,你觉得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
汤祯兆:依个人观察,内地出版的日本文化研究,我认为大都离不开学院的生活局限。不是说内地往东洋留学的人数不多,而是大抵区分成两类──一类于学院中为学位打拼的固然较有机会提笔记下所思所感,但观察角度则往往受制于宏观的文化大论述,而缺少微观的实地体验配合;另一族群是取得学生签证后,则立即废寝忘食后以挣钱为务,我留学时身边的内地同学,无不身兼数职,唯一有机会缺席的大抵就是课堂时段。此所以出现二元分割的书写状况──有力提笔者没有真正进入日本社会去体验生活;有前线打拼经验者却无力亦无从去分享所见所闻,于是我们仍然停留在《菊与刀》的日本镜象观察。

晨报周刊:在去日本游学前,日本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国家?在日本游学期间,经历了怎么样的文化冲撞,随之而来地在观念上有什么变化?
汤祯兆:我对日本从来没有多余的迷思,既不特别羡慕,也没有源自民族上的反感之情。去日本游学前,一向认为日本是光怪陆离的国家,抵步后经历亲身的体验,更加强化了以上看法。我所指的光怪陆离,乃针对其中多元价值纷陈以至对立冲突不断涌现的存在状况而言,那正是文明的标志所记。不同的价值观念,由传统的男尊女卑到家长制的阴影处处存在,到性爱解放以及流行文化的支配国人思想,均一一于日本得到体现。用一个比喻来说,我觉得生活在日本就好像置身于时空高度压缩混糅的处境中,时刻要调整个人的期待视野,上一刻屏息以待专注于眼前的流动歌舞伎风景,下一刻AV星探就在身旁进行活生生的人肉战场无边界规限的擂台角力战──要说有什么文化冲击,那就是理论永远落后于现实的挑战;对知识分子而言,这正好就是刺激思路的最佳赛场。

晨报周刊:你的著作可以当作轻松的社会学读物,语言直白、干脆、有趣,这种“娱人娱己”的写作态度是你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自觉吗?
汤祯兆:或许因为我在香港长大,又或许因为我念中文系出身(专攻现、当代文学),我一向对于宏大论述的假大空意识极为烦厌。香港的成长经验教晓自己──作为知识分子的最重要自觉性,应该体现在不可自觉为知识分子的身份上。人人都是知识分子,街上满是专家流民。香港一向是以经济金融挂帅的商贸城市,过去如是,未来亦会如是。唯其明心见性,才得以抱持健康的写作态度撰作下去。严格来说,我执持的写作态度应是「娱己娱人」,知识分子很容易走上律己以宽,待人以严的虚浮之路,尤其一旦眼前涌现「钱途」。所以我会倒过来看,只要自己认真写作从而「娱己」,有心人在写,自然会有有心人去看。


要成为文化输出大国,首要条件就是没有任何意识形态上的底线限制()

晨报周刊:梁文道在为本书写的序言中说“我们还能(从本书中)借鉴这个当代亚洲第一文化输出大国,思考中国自己的路向”,其实华夏数千年的历史上也曾经是一个文化输出大国,如果重新确立这样的地位,国内目前需破除哪些障碍?
汤祯兆:所谓文化输出大国,其实很重要的前设是要有一整体的结构性视野。举例而言,日本不可能仅凭歌舞伎又或是茶道花道,就能够俘虏人心,文化的输出同样需要不同产业的配合营运,才可以汇聚生成创作上的爆发力。在这一方面,我暂时仍然较为悲观,因为要成为文化输出大国,首要条件就是没有任何意识形态上的底线限制,而这一点看来始终是我们的禁地。我们看到《死亡笔记》就会张皇失措(《整形日本》简体版和繁体版的其一差异,就是抽出了一篇讨论《死亡笔记》其中强人意识来临的文章),其实日本国内较《死亡笔记》乖张疯狂的漫画可谓不可胜数,你可以想象彼此的距离究竟有多远?我不是说创作上无限自由百无一害,但你要成为文化输出大国,成为潮流思维上的领导者而非技术上的巨匠(这是以张艺谋为首所代表的美学追求),就要接受一切正反的可能效果。

晨报周刊:如果不读你的研究,还真不知道Kawaii、Cosplay、御宅族、暴走族等这些流行文化产生的背景和蕴藏的渊源。奇怪的是,这些以社会文化为土壤生长的所谓个人旨趣的东西(有些甚至是超越常态的)能够在日本聚合大众的力量并形成完备的产业链,甚至飘洋过海,所向披靡,难道日本有什么特殊的基因吗?
汤祯兆:正如我先前所说,日本是一个任何意识形态均可并生共存的时空压缩载体,充满内部矛盾──从创作上的角度而言,日本是圆形人物,我们是扁平人物,就是那么一回事了。

晨报周刊:日本这个国家总是给人以震惊的感觉,比如AV事业的繁荣,写过《AV现场》的你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AV在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汤祯兆:不少中国人初到日本外游,对于眼前的一切都会甚感疑惑。在便利店可以看到大量的色情杂志占据书架,而无论年青人又或是老头子,衣着马虎又或是西装笔挺,都可以若无其事地翻阅,脸上毫无腼腆之色。至于路面风景更加满目春色,其实不仅限于新宿的歌舞伎町,只要你去到任何一个稍具规模的日本市镇,总会很容易找到所谓的欢乐街。尤有甚者,大部分的欢乐街都管理得井井有条,通常会有一些信息中心,供有需要的人士入来搜寻有关数据。以上一切都是在日常的场景中出现,对日本人来说并没有甚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
我们惯用窥秘角度去观察日本的情色文化,选择身居道德高地予以批判,这都是因为我们一向用割裂的一鳞半爪方法,去“认识”日本的情色文化。认为日本情色文化“变态”,本来就是我们的“误读”角度,乃是以华人社会既有文化角度,去套用在日本语境身上加以不恰当的解说。因为不能摆脱以上的思想桎梏,我们就总不能除去“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子”的心魔。


你对眼前一切拜金为上的社会,真的没有责任吗()

晨报周刊:日本进入超老龄化社会也是你在书中关注的一个问题,而我国也已迈入老龄化社会, 日本的一些尝试可以搬到国内来实践吗?
汤祯兆:其实日本即使为超老龄社会做了不少工夫,但事实上仍然问题不断丛生,最近(6月25日)在日本千叶县,就有一名老翁趁睡梦中,把一家四口(妻子、同居的儿子、媳妇及孙女)悉数用槌子击杀,然后再报警自首,后来更自剖“杀光全家可变快乐”。此一匪夷所思的案件,其实正好反映出日本的老人问题,已经去到价值崩溃的临界边缘。我认为日本面对老人问题,最值得参考就是民间自发性的不同组织,往往乐于踏实地去构思疏导问题的方法,尽量重新巩固及强化小区邻里的互助价值──这一点是盲目追求高度经济增长的都市化进程中,最容易忽略的;而当逆境降临,大家又会一窝蜂把责任堆到政府头上。我们都忘了大家都是催化超老龄社会来临的一分子(在香港尤其明显,生育率的急降已亮起红灯),似乎再没有袖手旁观的余暇了。

晨报周刊:在《郊外神话的梦醒时分》一文中你研究了日本青少年的“援助交际”,而国内的学生群体也不乏以此方式赚外快者,更有甚者“不想工作,只想找个有钱人养着”,这是富裕社会必然面临的问题吗?
汤祯兆:我觉得要问的是──为何她们认为不想工作,只想有人养是理想的生活方式?一方面可以先问,她们的想法和过去数千年来不少女性,认为理想下场是嫁得一好归宿,究竟有没有本质上的差异(除了有没有名份之外)?同时更加要问:我们身处的社会肯定的是什么价值?要占领道德高地指三道四不过属口舌之劳,人人都得以为之,但扪心自问──你对眼前一切拜金为上的社会,真的没有责任吗?

晨报周刊:在书中你专门论述了日本青年的暴力问题,比如“会津若松的母亲杀害事件”,其实在国内,这样的少年犯罪也日渐引起关注,如果你在GOOGLE搜索“轮奸”这个词条,竟能搜索到3名14岁中学生轮奸自己同学并用手机录影的新闻,你怎样理解这样的事件?
汤祯兆:这正是我所提及的文明代价,即使连治安一向安宁,而且又被公认为教育质素高,而且又属于理想的均富型社会芬兰,最近不也接二连三发生校园枪击的暴力事件吗?当代社会的舞台提供了不少机会给我们,有人迷头迷脑挣扎向上,有人一心利用手机一夜成名。最近香港也发生数字年青人在吉野家牛肉饭店中,集体强奸了一名女同事的案件,后来亦不过因为强奸片段上载到互联网上,警方在接获投拆下才执法逮捕涉案者,那就是我们身处的环境──你可以说十分荒谬,但对比起最近的毒奶粉事件而言,相信后者才是怪力乱神的当代异象录吧。

晨报周刊:你如何看待毒奶粉事件呢?换作日本,政府、民众及媒体又当如何反应?
汤祯兆:一句话就可以道尽──毒奶粉事件令大陆费上十多年于海内外所建立的正面形象,于一天就清洗而空,我认为较美国的次贷风暴严重何止千百倍。日本当然早已守不住食品安全国的美名,但事后的惩处、严打及问责制度,仍是保持国际上认可的水平的。从文化上的习性而言,他们在涉及公众利益的丑闻爆发后,往往会有涉案者自杀来承担一切责难以挽救企业形象,先撇除是非上的对错不谈,与目前内地的情况──表面上把官员免职,不久后又可以易地东山再起,大抵还是有一大段距离吧。

晨报周刊:最近,为了能“文明城市”的评选,长沙政府下了很大功夫整顿交通、卫生、社会服务等方方面面,甚至连街边小店的招牌都整齐划一了,就你在日本的生活经验来看,文明城市的标准是什么?
汤祯兆:文明城市当然要讲求外观,但更重要的是人心的趋向;我尝试简化为一项特质──由衷尊重他人的自由,不以个人的价值标准去衡量自身以外的一切大小事务,这就是我肯定的文明素养第一步,其它的目前大抵还可免谈。

--- 晨報周刊 39期 (2008年10月7日)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02回應(4)引用(0)真人發聲

2008年9月18日

轉:日本文化達人的私人行遊筆記



《城市畫報》214期,08年8月15日

tongsiu1969發表於 樂多10:10回應(0)引用(0)情熱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