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6,2014

國族主義與蘇格蘭獨立

如我之前的觀察,Yes[不只是]小資國族主義的SNP的主張,包括了左獨團體等著獨立之後要重劃政治版圖,將蘇格蘭推往左邊,而且左獨的,每個都對國族主義民族主義小心翼翼(你要獨立,當然就會被標定為[國]族主義者,這要很小心談。事實上,YES/NO的主要戰場,就算是民族主義掛帥的談法,我都還沒看到誰會白目地拿Braveheart這部很有問題的電影出來拉票。至於Braveheart是不是 獨左 電影,我覺得實在沒必要再談了。),而且他們,包括自己是SNP黨員的Jim Sillars,都不只一次,甚至像口頭禪似地一直強調,獨立不是SNP的事,而是我們有機會運作更進步的左傾的異於UK的國家,到時候,未必是SNP執政的。而左統,也不會去說什麼我們都是不列顛人這類廢話,而是提出階級以及政治經濟分析,認為未來(即使獨立)蘇格蘭的金融商業以及生產的資本若是還是大部掌握在英格蘭資本的手上,這個無論什麼政體,還是為資本服務,那個更進步的圖像是無法實現的:所以,工人階級需要的不是另一個政府或政體,而是更加與英格蘭工人階級合作,面對共同的敵人等等。

有人對左派的定義很嚴格,我不是那種人,我這裡講的左派,已經非常寬了,連工黨我都快要算進來了。左派真的能不碰就不碰什麼認同層次的民族國族問題,因為那個弊大於利,無益階級團結。左派想打的是階級認同,是階級利益,是怎麼讓國家運作傾斜過來工人階級這邊。獨立變成一個手段。當然啦,獨啦左啦也不是你說是就是,當然也不是我說不是就不是,那不然聽聽他們自己人說。前SLP議員,後來帶槍投靠SNP的Jim Sillars,他算是SNP裡面比較左的,他可以算上是獨左的,這次很衝。他在面對媒體詢問時,不只一次,很堅定地說,SNP當然不是左派政黨,當然不是。

我把整個注意力都放在左獨及左統,當然不是在說沒有人在弄民族主義,或者用民族主義國族主義甚至種族主義在搞獨立。有沒有人在弄?有,不然左獨的不必整天跟他們劃清界線。靠這個會不會贏?用SNP歷來的得票,怎麼看都不會。是不是關鍵?用SNP歷來的得票,怎麼看都不是。那,我實在也沒那心神在那裡幫他們喊聲,說得難聽一點,他們如果走偏鋒了,我們外國人在這裡是等著被趕出的。

這樣說啦,生活在這裡,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十之八九,甚至九九,雖然都拿UK護照,但都很清楚知道表達自己是蘇格蘭人(心裡相信嘴裡承認,已經到達因信稱義的標準)。是或不是大不列顛(島名)人這有範圍與定義的差別,但絕對不會是英格蘭人。討厭英格蘭足球隊是常識,聖安諸是國旗。生活中遇到的十之九九都是國家國族認同沒問題的蘇格蘭人,但票怎看都只有五五波,這怎麼回事?國族認同不夠強大嗎?恐怕就不是了。(沒看Braveheart 嗎?恐怕就更不是了。)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3,2014

別理會[(梅爾之)英雄本色世代]這類無聊的空話了

因朋友介紹跑去看了佛國喬這篇,我得說,他這篇根本是誤導。其一,所謂英雄本色世代(Braveheart generation)雖然也偶見這裡的媒體在扯,但都空空的,不知道究竟內涵為何(後有加註)。其二,說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錯過了一部電影,所以沒有國族認同什麼的,更是完全跳空了在看蘇格蘭獨立(或者,叫做自作多情地在猜想蘇格蘭獨立)。

先說背景,我們社會政策系無可避免地會在這個或那個方面一直跟著蘇格蘭獨立這條線的發展,也有很多老師有投入。去年聽了一個研究的簡報,講者提到:這次將投票年齡門檻下降到十六歲,SNP打的算盤是1999年以降,蘇格蘭有了自己的國會,自己語言的譯書著作增加,語言教育,歷史教育一件一件推,而且在蘇格蘭國會的選舉SNP的票愈來愈多,已成第一大黨,所以他們判斷年輕世代是在這種[蘇格蘭是我們自己的]的概念裡長大,應該會傾向支持獨立。但是,調查報告卻發現,年輕的選民其實是傾向維持現狀的多(也就是繼續留在UK裡),反而傾向獨立的比較少。這件事,包括研究者報告者以及聽眾都覺得蠻神奇的。這是去年的調查,之後的調查如何,是否有同樣的結局,我不知道。而嚴謹的研究者想做的,是想要去探究是什麼因素影響了年輕選民的投票傾向以及國家認同。

最後票開出來會怎樣?統計會如何?這都要等開出來。這個研究應該是繼續在進行至少會看到票開出來吧,而這個研究的成果和發現,我看無論結果如何,獨派統派一定都會想要知道。

佛國喬消息真靈通,知道有研究發現[年輕人傾統較多],勇敢的是,研究單位還不敢妄下結論之前,佛國喬已經公佈答案了:因為年輕人沒有趕上英雄本色世代。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1,2014

蘇格蘭獨立公投,誰有投票權?

學弟問起,誰有投票權?我想應該有媒體講過了,但既然問起來,不妨也記錄一下。

UK在選舉,通常都要先做一件事:註冊選民。這跟台灣什麼符合資格就會收到投票通知單不一樣,而是為了各個不同的選舉,各個住址都會收到公家寄來的選民註冊單,你要先填了寄回去註冊,你才會變成這次選舉的有效選民。(他們也沒什麼綿密的戶政系統,會開車有駕照,出國有護照,但在國內是沒有什麼身份證的,所以有時候要證明身份地址,是一張帳單(電費電話費之類的)就可以了,像台灣身份證要有晶片也就罷了辦個手機還要雙證件,這簡直是不信任人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總之這就不必多說。)

接下去,是誰可以註冊這次的公投?

第一個要件是年齡限制。這次公投的年齡限制與其他大多數的議員或地方選舉不同(十八歲以上),是將年齡下修至十六歲以上。

第二個要件是住在蘇格蘭。如前述,沒有戶政系統,所以也就是你人的住家地址在蘇格蘭了(好像是說滿三年)。

第三個要件是公民身份。可以選舉的包括:

之一,聯合王國(包括蘇格蘭,英格蘭,威爾斯,北愛爾蘭,這四個國家可以看作是 直營店 這樣)的公民。
之二,大英國協的公民(包括了全世界一大堆國家,名單請看,如果四國是直營店,國協就算是 加盟店了。),合法(持有有效的簽證,例如學生例如工作或者永居什麼的)現住於蘇格蘭。(所以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人來這裡唸書打工的都有票了
九月十三日補充:住在這裡的朋友跟我說,他知道一些國協公民拿工作簽或學生簽住在這裡的沒有辦法登記選民,雖然我在網路上找到的最詳細的文件都還是說:[*Qualifying Commonwealth citizens are people who have leave (permission) to enter or remain in the UK, do not need to have such leave or are treated as having such leave. ]也就是說,都沒有說要[indefinite leave to remain],但是看起來實際的規定可能比這些文字更限縮一些,但我去政府單位下載了投票通知說明書,還是沒有詳情,估計是在另一個什麼地方有一個什麼規定。現在已經不能註冊了,跑去問好像有點怪怪的?我們最後是判斷大概是要有永居以上的國協公民才有票,特此說明。

之三,愛爾蘭以及其他歐盟公民(這些算是 策略聯盟吧)(所以例如德國留學生就有票了)
之四,因公務(含軍)被派駐在國外,但是是在蘇格蘭註冊投票的人。
之五,住在蘇格蘭的上議院(House of Lords)成員。(貴族來的)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0,2014

蘇格蘭是一個民族(嗎)

在他處看他人對話的熱鬧,提到蘇獨港獨與台獨的差別,其中有人論到[最大的差別在蘇格蘭人真的是一個民族(並指台灣/香港並不是)]。當然光這樣切一段出來講是有點沒脈沒絡的,但這個說法實在蠻奇妙的。

我首先存疑的蘇格蘭人是如何被判斷成一個真的民族的?是因為認同嗎?是因為血統嗎?是因為種族嗎?所謂的蘇格蘭人,現在雖然有百分之九十六是所謂[白]人(根據政府統計,白人只有白人一個分類,連英格蘭人蘇格蘭人都沒在跟你分的),但這些白人的歷史源流/分類至少包括了高地氏族以及低地氏族,包括Picts,Gaels以及南方 Anglo-Saxons和Normans都混雜在其間,更別說被英格蘭共主之後幾百年來的來來去去。如果要講什麼種族,這裡混血的才是主流。

所以,種族這個判準應該是無效力。
...繼續閱讀

蘇格蘭獨立是在投什麼

看了中央社的蘇格蘭公投背景簡介

Yes或No的公投結果攸關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307年來的聯合王國體制能否延續,堪稱目前英國政壇的頭等大事,各派人馬卯足全力剖析利弊爭取選民支持。

蘇格蘭雖在1707年與英格蘭合併成一個國家,但獨立之聲未曾間斷。經過數世紀的競爭與妥協,蘇格蘭已擁有許多獨立國家的特徵,它有自己的國旗、司法體制、體育代表隊及民族認同,凸顯與英格蘭的差異。......


背景這樣寫是錯的。

...繼續閱讀

September 8,2014

蘇格蘭獨立公投亂談

看了一些台灣方面的評論(有的說是什麼民族認同多高啥小的,還有像司馬說蘇格蘭人是在賭氣什麼的),總覺得好像沒有說到關鍵,也許可以來寫一點我的觀察給朋友們參考。關於蘇格蘭這次獨立公投,我覺得如果放在國家/族主義(好啦這個也很奇妙就是了)這個概念裡看,反而會看不清楚。簡單說(當然這只是我的判斷)如果只靠蘇格蘭國家黨(SNP),只靠什麼蘇格蘭裳歷史情結風笛好酒Irnblu之類的民族認同來對抗另一個聯合帝國的國族主義,不必投也知道結果:獨立根本不可能會過(充其量,若照他們在蘇格蘭國會的得票,看有沒有個35-40趴,甚至更低喔)。要想,NO的陣營並不是叫〔統派〕,NO的意思是〔維持現狀〕,維持現狀永遠是最平安最保險最沒有變動的選項。只靠民族主義?不要想太多啊,三四百年來來去去工業革命文化變化民主制度變革,總不是還在想像蘇格蘭是高地氏族統領,你一塊地我一塊地地在跟英王打仗吧!?你現在要學布魯斯要學瓦勒斯喊個〔FREEDOM!!〕是自爽成份比較高一點。

當然,有人是在玩國家主義,但我覺得那個只有情緒波動(甚至如果你在蘇格蘭待上一陣子,你會發現那種波動的波長可能還比不上愛丁堡的夏日祭典),無關勝敗,國族主義這種東西也不可能在短期間長出來,要靠這個左右戰局實在不切實際。容我大膽地說,真正關乎勝敗的,也就是說,有機會讓40變成51的,是以前的工黨黨員/選民。

我會這樣說的其中一個基礎是從表面上看。先不管支持YES的陣營,就光看NO(其實是叫做Better Together)就好了。NO的陣營出來帶頭的並不是保守黨,他們的談法也不是什麼大帝國的大認同或者共存共榮之類的談法。NO的帶頭出來辯論的是之前工黨政府的閣員Alistair Darling,他主打的是負面列舉獨立可能帶來的經濟上的不確定,例如貨幣例如失業例如新國家的錢在哪裡等等。不妨再說一次,維持現狀當然是最平安最保險最沒有變動的選項,他這樣談我認為是很合理的。先不管誰比較有說服力,光就這種組合就傳達出一個訊息(至少我有接收到):比較在乎蘇格蘭分家的,是工黨的,至少工黨比起保守黨在乎得多,西敏國會以及保守黨政府,到現在剩幾天了,除了嘴吧講講,根本也沒有什麼實際的、足以影響選情的作為。(更現實一點講,蘇格蘭分家的話,工黨會丟掉比較多席位,他們當然比較在乎)
...繼續閱讀

September 3,2014

走馬看花動物園

刊於人本教育札記2014年九月號

動物園的英文名字Zoo/Zoological Park,是個來自希臘文的字眼,其字義是研究動物的園子。但現代的動物園卻未必是以研究動物為主要業務,至少在外觀上,是以「展示」動物吸引人進場並創造收入。當然研究在台面下不表示就沒有發生,但是究竟研究的成份有多少?展示的成份有多少?尤其資本邏輯當道之後,商業凌駕研究,爭養稀有物種(甚至養不活)以吸引人潮的事情時有所聞。這恐怕不單是道德問題,如果主事者(及制度)是把營利放在保育和教育之前,那也只好變成這樣。 ...繼續閱讀

August 28,2014

對不起

我帶著輕便的背包,搭著一輛我不確定去向的巴士。

雖然說是不知道去向,但我似乎不大緊張。也許是因為同車有一批同行的人,好像是同學,他們應該是知道我們一行的目的地,也知道幾時哪站要下車,所以我也就安心地與大家這麼坐著。

說是巴士,其實並不大確實。這輛公眾交通工具的尺寸比一般的巴士大上許多,至少這麼放眼望去就有前後兩截車箱。有點像捷運車箱,但又更侷促一點。

我們坐在這巴士前截的後段。旅程並不有趣,大部分我是望著窗外陌生又熟悉的景緻。窗外的景緻也不有趣,似乎是連結都市與都市之間的高速道路,建物田原都沒甚特色,無法分辨,加上車速又快,即是打發時間而已。

有沒有下交流道我並沒有印象,但是車停了站,上來一行十幾個人,好像是互相認識的。車內有了變化,總比窗外有趣,我就這麼看著,但他們一個一個上了車,卻似乎沒有一個人跟司機買票,也許是手忙腳亂等等才要買吧?車上並不擠,他們有的隨身就坐下,有的走到後截。奇怪的是,司機並沒有離開座位來找這些人解決沒買票的事,只有在前方的電子告示板上打出「請按鍵買票」的字樣,閃著。好像是英文?總之我看得懂。 ...繼續閱讀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08:06回應(1)引用(0)┌英蘇日記

August 19,2014

鱷魚和鳥

女兒從學校回來,說她的同學說她是「男人婆(Tomboy)。」

啊,又來了。

從她們兩個出生以來,我們家算是非常懶得︱如果不算是刻意拒絕的話︱複製性別刻板印象。從家務分工到穿著打扮、從言行舉止到玩具書本,我們全採開放的態度。就以穿衣服來說好了,在這個沒把男生當男生養(從不要求要堅強勇敢要保護女生),也不把女生當女生養(從不要求要輕聲細語從事家務穿得美美)的家庭長大,他們也就是衣堪保暖,舒服而已。

小時候的原則是:二手衣物收到什麼就穿什麼。所以兒子baby時收到一批小姐姐打下來的舊衣,他就常是包得整個人粉紅粉紅地出門。到妹妹時,多少接收了別人給她哥的東西,於是她又常是藍色綠色咖啡色。到了現在七歲十歲了,我們還是以買舊衣為主,我雖然多少給點意見(例如這樣配色穿起來還滿不搭調之類的),有時也會想幫他們買幾件打折的新衣來穿穿,但她們總能決定想要怎麼穿著。兒子最喜歡的是軟軟的睡衣和舊T恤,對穿得帥氣︱即使我有時會強力推薦一些花貓的款式︱他總是顯得興趣缺缺。女兒也是喜歡輕鬆的穿著,有時給她試個牛仔褲,她總是先蹲蹲看,覺得綁綁不方便,便給你一個糾結的臉。衣服也是,舉凡太合身的、有什麼蕾絲啦皺皺摺摺收個邊什麼的,她就覺得干擾,搞到後來她常在穿一件式的棉質連身裙:因為穿脫方便活動利索。

但是,參與社會生活之後,她們也免不了得開始接觸到那些非常刻板的性別印象。舉例來說,過去十年其實多是我主內、老婆主外。她還在唸博士班時,我們還有辦法互相支援,現在她回台工作,這家裡的家務總得由我包辦。才去上學沒幾天、唸過幾本書,女兒有一天跟我說:「所以洗衣煮飯打掃是女人的工作。」「咦?為什麼?」「同學都這樣講、故事都這樣說。」「但我們家明明不是這樣啊?」所以,她得想想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繼續閱讀

July 16,2014

維京人也會暈船

自「兒童」被「發明」以來,社會制度的設計或者學術界的研究,多是將「兒童」與「成人」視為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無論是醫學觀點的身理發展、發展心理學裡的各種認知與能力的變化、社會化理論以及種種兒童相關的政策與立法,多是如此。即使是上個世紀末希望以兒童為主體開展的「新」兒童研究,雖然在戰略上是將兒童視為一個社會建構的產物,並將兒童以及兒童的社會行為視為「主體」,但「兒童」與「成人」似乎還是一組相對立的概念。

這個世紀初,隨著「新」兒童研究累積了愈來愈多樣的成果,在學術理論上學者也重新反省了這套傳統上的二分法。在這個專欄吊書袋可能也沒什麼意思,簡單來說,當社會制度、科技、物質、生活樣態的變化速度愈來愈快時,其實傳統上所謂的「成人」也是處於一種未完成的狀態。也就是說,「成人」跟「未成人」其實是無法一刀兩切的。於是,那些個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的概念:成人與兒童、純真與世故、幼稚與成熟、主體與客體、會與不會、現在就是人(human-being)以後才是人(human-becoming)等等等,再也無法精確地描述這個或者那個群體。或者,也可以說,無論是這個群體或者那個群體,都不可能等於某一個「純粹」的概念(例如兒童等於純潔),而應該將各個群體都視為是這些概念的「混合體(hybrid)」。

在繼續談下去之前,也許我們可以來看這本書:《會暈船的維京人:小打嗝(Hiccup, The Viking Who Was Seasick)》

小打嗝是一個孤單的小維京。維京人你知道?留著大鬍子、大小聲來予取予求的海上大盜集團。但是小打嗝不只是個子小、替人想,他還有禮貌。這樣的維京人當然人緣不大好了,其他小維京不讓他參加那些粗魯的遊戲。

小打嗝怕蜘蛛怕打雷還怕人家大聲,但他現在最怕的是下禮拜二他要第一次出海。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