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2014

什麼是幸福

最近我的腦海裡一直在撥放著黑手拿卡西演奏、今年中辭世的麗君小姐的歌聲:「你若問我什麼是幸福,叫阮怎樣講?」有時,還會哼唱起來。坦白說我的哼唱可能顯得輕浮,我的困擾在真實人生的面前亦顯得無足輕重。事情是這樣,我的日常生活除了家務親職,大抵就是在閱讀與整理我的研究資料。由於文本盡是漢語,總是不免得翻譯成適切的英語才有法度與老師們討論。我的研究文本多是關於家庭關於兒女的圖像與生活用語隨筆,並不是嚴嚴謹謹的文學或者論述,原本猜想這樣的材料應該不至於太過艱澀,豈知才要動手就卡住了。

幸福,怎麼翻?

幸福最常見的翻譯,似是(當成名詞)Happiness。可能是我在理解/感覺Happiness也隔了一層文化理解的紗,總覺得Happiness並不是幸福。幸福好像高上一個檔次,更複雜也更圓滿一點,但,又更內向平靜一點。名詞還好,在漢語使用有的時候幸福還能當形容詞還能當副詞,這種時候happy就更不像了。原文都是「幸福」,但在不同的語境裡,有時候覺得應該要使用blessed,有時候好像該是lucky,有時候又像是fortunate或是satisfactory。同一個詞我好在不同文脈裡翻成不同字眼嗎?這樣做,語意似乎更接近英語使用者的理解,但這樣有否作賤了這個詞?也就是說,幸福好像不見了,變成了好運福氣開心快樂滿足,但這些可能都是但也都未必是幸福啊。幸福真的好難說清楚。
...繼續閱讀

November 11,2014

政治鸞書勸世圖之我見

見到有團體出了政治鸞書勸世圖,這算是條新(或者其實是舊)的嚐試。看到有朋友(當然我猜是)開玩笑地說,怎麼連怪力亂神都來了。我不大同意這樣的嚐試,但我也不大同意怪力亂神這樣的判斷。我小時候也算有沾到一點宗教研究的邊,我說說我的想法。

把宗教拉進來,我不會太快就跳到怪力亂神,我甚至覺得台灣太忽略宗教所佔的意識統治地位,所以很多東西推半天卻難以衝破一些看不到的關卡。這是宗教學,看看宗教在社會裡怎麼操作的。但用(恐怕任何)宗教談道德會遇到一個難題,就是這個道德是誰的道德?(即使同一個宗教裡)各宗各派其實各有道德,而這個道德是統治者的道德?被統治者的道德?

所以宗教怎麼確立自己的道德高度?簡單一點說,就是把這個道德確立成[不是人的道德,而是諸神佛陀上帝祖師爺的道德]。所以聖經是上帝借人的手寫的,鸞書也是神佛借人的手借那隻兩人共同扶持才能平衡的聖鳥在沙盤上開示的。如果存在神聖性,經典便不大再有更動的空間,存在的只是詮釋的空間:例如同志神學,解放神學,成功神學,但你最後要繞回聖經去,不然就不算數。 ...繼續閱讀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07:37回應(0)引用(0)├宗教

November 9,2014

柏林圍牆倒了

那時候高一,二十班,教室在自強樓二樓。

那時候剛剛有了一台愛華牌卡帶隨身聽,還可以聽收音機。有時候偷聽音樂,晚上還可以聽職棒轉播,算起來也是很風神的。應該是一大早(至於後來因為遲到太多而留校查看的我為什麼會一大早在學校我也不明白),教室還沒什麼同學,廁所也沒有菸友。我蹲在校室外的柱子旁,聽廣播。

中廣吧?正在播新聞,播報員用一種不是特別興奮的語氣,正在播報隔開東西德的柏林圍牆正式倒下了。
...繼續閱讀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23:08回應(0)引用(0)┌這個人

October 17,2014

你還是可以開心

那天早上起床,媽媽冷靜地說:「今仔日〔勿會〕使穿運動衫。」

我應該是小學二三年級,那時還跟阿嬤住在舊家透天厝。我們家住在二樓,姐弟三個人住在最裡面的一間大房,父母住在中間,前面還有個我們家的小廳。阿嬤住在一樓前間和室,一樓還有客廳餐廳和廚房浴室。三樓以上原本是二伯一家人住,但從幾年前他們全家搬出國後便是空著的。空房雖然有時會整理給北上唸書或其他事的親族留宿,另外有些空間成了我爸那不爭氣的出版社的倉庫,但要說真的用得上的,好像只剩祖公廳。那幾年,阿嬤的身體開始時好時壞,有時住院有時在家,媽媽跟看護阿姨輪流進進出出,我記憶中還有看護阿姨在某一個假日帶我們出去玩這麼一回事。

那時敦化國小的長袖體育服是大橘色衣褲,胸前用黑字印著校名,其實還蠻難看的,但制服嘛就這麼回事。「是安怎?」「嗯,因為阿嬤昨暝過身啊。咱〔勿會〕使穿柑仔色的衫仔褲。」安排了服裝,恐怕還來不及別孝?「你跟老師說,沒問題,免煩惱。」

那應該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比較深刻面對家人死亡吧。現在想起來,第一個從腦海裡挖出來的記憶,竟然是社會規約習俗。 ...繼續閱讀

September 26,2014

台灣,中華民國的一省

馬英九又說了什麼要跟中國怎麼怎麼才可以怎麼怎麼的,說真的不高興是很自然啦,問題是以 現狀 來說,選擇本來很有限啊?要嘛繼續說自己才是真的,當國際孤兒(然後繼續每天哭人家什麼矮化你矮化你,其實人家沒有矮化你,只是另一個中國看起來實在比你真嘛);要嘛投降,結束這個內戰體制,把中國這個招牌讓出來,然後變成 那個中國 的一省;要嘛把他們統了(honestly?),讓他們也變成 這個中國 的領土,當然台灣還是 這個中國 的一省;要嘛與中華民國體制切割,看要怎樣。

但台灣主流的認識似乎是:現狀=台灣已經獨立(明明錯);中華民國(?)=台灣=\=真中國(明明也是一錯再錯)。

然後大家都說別統別獨來維持現況。

現狀恐怕是 中華民國是唯一真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假中國他們統治的地方叫做中華民國不自由地區然後台灣當然是真中國也就是中華民國的一省所以你們講半天的什麼中生中配當然是中華民國不自由地區的國民俗稱中國人啊。
...繼續閱讀

September 25,2014

中學介紹日

今天社區的中學給明年要升中學的小鬼的家長們辦了一個介紹之夜,校長介紹了學校和教育目標什麼的之後,分成一組組到各班去上課,試水溫。聽說時到會一人一台ipad,well。我們上了電腦(寫程式),理化,社會,家政,和business,每堂課都有讓他們動手作作看。

學校蠻多專業教室,上上下下跑來跑去好像大迷宮,我們是兩個穿著與妹切齊貼身裙的正妹帶著我們五個小孩四個大人再加一人個跟班的誼跑來跑去,P7的小孩實作時,她們會來幫誼一起試著操作。

...繼續閱讀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08:06回應(0)引用(0)├父母碎念

September 21,2014

並不是維持現狀的勝利

上一篇有人說太酸,這篇我會努力甜一點。

看了一些分析(尤其是有運動傷害症狀的(泛稱)台派),似乎都指向了這次蘇格蘭公投結果,表示人民選擇了維持現狀。當然,免不了有人在那邊說什麼蘇格蘭國內也有很多內賊之類的,但都住民公投了,粗魯一點講,輸的才是內賊耶?投完照這樣,不高興是你要搬走。會去稱過半的人為內賊實在也是很奇妙,但已經立志這篇不要再酸,所以這個話題就不繼續。

回到No的結局意指[維持現狀的勝利],粗看如此,但細看,其實不是。

我的推論是基於我的認識,所以要繼續下去之前,我先交待我自己的認識:[這次的獨立公投主軸不是民族或國族認同,而是社會制度(及其實現可能)的爭論]。如果你的定調跟我差很多(例如Freedom!),我下面談的對你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所以不妨省下時間。

如果有點興趣,我們可以繼續談。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9,2014

開票之夜

蘇格蘭獨立公投的結果出爐,高達97%的選民註冊率,84.6%的投票率,1,617,989人投下YES(支持獨立),2,001,926人投下NO(支持留在聯合王國)。俗氣的說,這種比例,這種差距,恐怕是到了一種直接民意的高度表達,Yes No雙方除非要武裝翻臉,不然也只能說這個結局是蘇格蘭的勝利,並且都表示我們搞政治能做的,就是要據以回應人民的意見,兌現一些承諾,例如要把UK的整體利益也納入未來蘇格蘭國政的評估,例如要增加蘇格蘭國會的實權等等。

開票之夜沒睡,看著票一直開出來,幾個結果,似乎多少呼應了我之前零星的發言與觀察。

一,會支持Yes的人,當然有民族主義國族主義,但這無法決勝負,這次的結果看起來更慘,不只無法拿出來決勝負,連當基本盤的能力都沒有。

1,很多以往SNP的鐵票區,那種在以前的投票裡以及這次的民調裡都「非常蘇格蘭」的地區,最支持國族主義建國的區例如,Clackmannanshire:NO:19036/YES:16350;例如Angus:No:45,192/Yes:35,044。Clackmannanshire的票沒有很多張,很早就開完了。一開出來長這樣,YES已經嚇出一身冷汗,NO都快要逕自宣布勝利了。

2,幾乎所有在叫賣蘇格蘭特色的地方,[民族認同]容易,[種族]純度較高的地區:內地、高地、好山好湖、離島、好水好酒流域。全部pro NO。

3,(這個是喇迪賽的)順便再提,聽說會讓民族熱血整個都燃燒的那個大舞台:Stirling一直到Fife,全部Pro NO,這真的不能用想的啦。以瓦勒斯博物館所在地,成天都在叫賣瓦勒斯的Stirling來說,該地UK國會議員在1980s到1990前半可都是保守黨,對,可恨的英國人的,還是保守黨的席位。啊,那一定是民智未開嘛,一定是因為博物館和城堡都是假的嘛,真正有用的是電影嘛,你看,在95年上映之後,那裡就變成工黨席位了,對,可恨的英國人的工黨。在UK議會選舉保守黨的票還是從未輸給SNP。至於蘇格蘭國會呢?這裡早年是工黨的票,電影下市十年後才變成SNP的席位。對,SNP,但最後公投開出來是什麼?Pro No 59.8%謝謝。

4,之前說的,我說可能可算是國族主義的邊緣人,厭惡國族主義(即使不是民族的種族的,公民國族主義還是一樣劃界)那種一條虛線就要我效忠這邊珍愛那邊的國界區Dumfries and Galloway和Scottish Borders,全部2/3的NO。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6,2014

國族主義與蘇格蘭獨立

如我之前的觀察,Yes[不只是]小資國族主義的SNP的主張,包括了左獨團體等著獨立之後要重劃政治版圖,將蘇格蘭推往左邊,而且左獨的,每個都對國族主義民族主義小心翼翼(你要獨立,當然就會被標定為[國]族主義者,這要很小心談。事實上,YES/NO的主要戰場,就算是民族主義掛帥的談法,我都還沒看到誰會白目地拿Braveheart這部很有問題的電影出來拉票。至於Braveheart是不是 獨左 電影,我覺得實在沒必要再談了。),而且他們,包括自己是SNP黨員的Jim Sillars,都不只一次,甚至像口頭禪似地一直強調,獨立不是SNP的事,而是我們有機會運作更進步的左傾的異於UK的國家,到時候,未必是SNP執政的。而左統,也不會去說什麼我們都是不列顛人這類廢話,而是提出階級以及政治經濟分析,認為未來(即使獨立)蘇格蘭的金融商業以及生產的資本若是還是大部掌握在英格蘭資本的手上,這個無論什麼政體,還是為資本服務,那個更進步的圖像是無法實現的:所以,工人階級需要的不是另一個政府或政體,而是更加與英格蘭工人階級合作,面對共同的敵人等等。

有人對左派的定義很嚴格,我不是那種人,我這裡講的左派,已經非常寬了,連工黨我都快要算進來了。左派真的能不碰就不碰什麼認同層次的民族國族問題,因為那個弊大於利,無益階級團結。左派想打的是階級認同,是階級利益,是怎麼讓國家運作傾斜過來工人階級這邊。獨立變成一個手段。當然啦,獨啦左啦也不是你說是就是,當然也不是我說不是就不是,那不然聽聽他們自己人說。前SLP議員,後來帶槍投靠SNP的Jim Sillars,他算是SNP裡面比較左的,他可以算上是獨左的,這次很衝。他在面對媒體詢問時,不只一次,很堅定地說,SNP當然不是左派政黨,當然不是。

我把整個注意力都放在左獨及左統,當然不是在說沒有人在弄民族主義,或者用民族主義國族主義甚至種族主義在搞獨立。有沒有人在弄?有,不然左獨的不必整天跟他們劃清界線。靠這個會不會贏?用SNP歷來的得票,怎麼看都不會。是不是關鍵?用SNP歷來的得票,怎麼看都不是。那,我實在也沒那心神在那裡幫他們喊聲,說得難聽一點,他們如果走偏鋒了,我們外國人在這裡是等著被趕出的。

這樣說啦,生活在這裡,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十之八九,甚至九九,雖然都拿UK護照,但都很清楚知道表達自己是蘇格蘭人(心裡相信嘴裡承認,已經到達因信稱義的標準)。是或不是大不列顛(島名)人這有範圍與定義的差別,但絕對不會是英格蘭人。討厭英格蘭足球隊是常識,聖安諸是國旗。生活中遇到的十之九九都是國家國族認同沒問題的蘇格蘭人,但票怎看都只有五五波,這怎麼回事?國族認同不夠強大嗎?恐怕就不是了。(沒看Braveheart 嗎?恐怕就更不是了。)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3,2014

別理會[(梅爾之)英雄本色世代]這類無聊的空話了

因朋友介紹跑去看了佛國喬這篇,我得說,他這篇根本是誤導。其一,所謂英雄本色世代(Braveheart generation)雖然也偶見這裡的媒體在扯,但都空空的,不知道究竟內涵為何(後有加註)。其二,說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錯過了一部電影,所以沒有國族認同什麼的,更是完全跳空了在看蘇格蘭獨立(或者,叫做自作多情地在猜想蘇格蘭獨立)。

先說背景,我們社會政策系無可避免地會在這個或那個方面一直跟著蘇格蘭獨立這條線的發展,也有很多老師有投入。去年聽了一個研究的簡報,講者提到:這次將投票年齡門檻下降到十六歲,SNP打的算盤是1999年以降,蘇格蘭有了自己的國會,自己語言的譯書著作增加,語言教育,歷史教育一件一件推,而且在蘇格蘭國會的選舉SNP的票愈來愈多,已成第一大黨,所以他們判斷年輕世代是在這種[蘇格蘭是我們自己的]的概念裡長大,應該會傾向支持獨立。但是,調查報告卻發現,年輕的選民其實是傾向維持現狀的多(也就是繼續留在UK裡),反而傾向獨立的比較少。這件事,包括研究者報告者以及聽眾都覺得蠻神奇的。這是去年的調查,之後的調查如何,是否有同樣的結局,我不知道。而嚴謹的研究者想做的,是想要去探究是什麼因素影響了年輕選民的投票傾向以及國家認同。

最後票開出來會怎樣?統計會如何?這都要等開出來。這個研究應該是繼續在進行至少會看到票開出來吧,而這個研究的成果和發現,我看無論結果如何,獨派統派一定都會想要知道。

佛國喬消息真靈通,知道有研究發現[年輕人傾統較多],勇敢的是,研究單位還不敢妄下結論之前,佛國喬已經公佈答案了:因為年輕人沒有趕上英雄本色世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