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3,2014

喬治,你要怎麼辦?

在台灣長大,常聽到大人跟孩子說:「如果怎麼怎麼就要打!(甚至還有童語版的打打)」,也常聽到一些父母或者學校的老師有類似這樣的主張:「不可能都不打啦。因為沒有打,犯錯『沒有關係』,孩子們就都為非做歹。」我一直不大能理解的是,既然你說是「錯」,那一定是在某一個價值裡「有什麼關係」才會是錯。既然有錯,打或不打,明明都「有關係」啊?為什麼沒有被打就會變成沒有關係呢?

在我的期待裡,我並不希望我的孩子是因為害怕被打而不做歹,而希望他們是因為不想做歹而不做歹。舉例來說,看上去的結果雖然都是「安靜」,但我認為「因為會被打所以安靜」跟「因為不想吵到別人而安靜」跟是完全不同品質的安靜。當他們犯了「錯」,在判定他的對錯之前,我希望他們有辦法討論這樣做的原因以及這樣做造成的(對自己或他人)影響。我會轉告因為什麼樣的價值,所以這樣的行為被認為是「錯」或是「不好」,但最終還是只有他們能決定自己要不要這樣的價值。或者,也可以說我想要孩子建立自己的價值觀,並為他們的決定與行動負責,朝著自律發展,而不是不明不白忍氣吞聲地屈服於他律。

克里斯‧浩頓(Chris Haughton)的《噢,不!喬治!(Ho No, George!)》正是想要與孩子們討論自律與自由這個麻煩的主題。浩頓在書的版權頁摘錄了西元一世紀的哲人愛比克泰德(Epictetus)的語錄:「自由不是靠著滿足個人的慾望來保全,反而是靠著移除個人的慾望......人如果無法當自己的主人,就不是自由的人。」 ...繼續閱讀

March 12,2014

KANO之未看先嫌(還是很想看)

沒看過,所以不知道什麼媚日啦民族融合或者奇怪的蝴蝶夕陽是怎麼回事。但就各方消息來看,我倒有一個感想,與這些成天戰來戰去的中日大戰沒有關係的一個感想。

預告中以及前導宣傳片中導演說這是一部棒球電影,所以在棒球這回事上要有說服力。找了打球的孩子來演戲,而不是找演員來假裝打球。這個決定我覺得非常讚。

但是,上映後有嘉農的後人拿出比賽紀錄,說甲子園冠軍戰與實情不符(也有人指出被雨吃掉的比賽也不是劇中的那一場)。就這點,記者報導角度多少會讓人覺得這後人很在乎他爸爸在戲裡多被三振了一次。有人覺得這無傷大雅,有人說反正不是歷史,有人說老先生太計較,但我覺得事情不是這樣看。或者說,我的球迷身份不是這樣看。
...繼續閱讀

March 8,2014

反核加油

  No Nukes

去年的聖誕前夕,晴。

我們梯間的門上一邊掛著誼做的聖誕花圈,一邊掛著反核旗,陽光透進來,好看,拍了一張。

我們無法參加,給台灣的各位朋友加油。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08:48回應(0)引用(0)├階級/運動

February 14,2014

新年舊希望

在那個與指導老師會完面的午後,還沒到接孩子放學的時間,我捉了小閒在學校附近的義賣店巡禮。在Oxfam的二手書店裡,我看到了這本精裝的《Sadako's Cranes》。頗有日本風格的繪圖,封面是個著和服的女子、成串的紙鶴、黑貓,還有直行的漢字:「禎子の鶴」。嗯,日本的作品翻成英語的吧?但作者名卻很像歐陸人士啊?

我把書從架上抽起,隨手翻了翻,啊!太好了。買單。

回家後簡單查找了一下,這本書原來不是日翻英,而是德翻英。游第特‧羅絲柯(Judith Loske)這位年輕的德國畫家近年才剛從學院畢業,這本《禎子的鶴》是她的畢業作品,同時也以此出道。看了其他資訊和她的一些單幅作品,得出兩個自己的結論:其一,她明顯有受到日本系統的圖畫及文化不小的影響(還在向外人介紹日本文化的書裡寫過幾個條目),她畫的和風不似「外人」那種略有獵奇眼光裝模作樣的和風,而是讓人有一種微妙的踏實感。在這本書的幾幅圖裡,她甚至還落了印,有陰刻有陽刻,用片假名直書,刻著她的名字:ユディット ロスケ。其二,她還蠻喜歡貓咪的,有多幅單幅作品都是以貓咪為主角,而且氣氛不錯。
(她的個人網頁在這裡,貓咪可以參考這裡 ...繼續閱讀

January 14,2014

不想被注意

《哈利巴‧傑克森(Halibut Jackson)》是我們家最早買的幾本童書之一,當時在義賣店看到,隨手翻翻,畫風和故事都是我的菜,就買了。之後,大衛‧盧卡斯(David Lucas)就名列我的關注名單,只要在圖書館看到他的作品,不必多想就會借回來看。結果來看,還真是沒有一本不好看的。

兒子小時候只會說台語,而且個性是屬於溫溫的、不搶眼的那種,在家多是自己哼哼小調排拼圖,或者安靜地研究樂高或積木。當他兩三歲開始去在地的Play Group跟其他小朋友玩時,我們還有點擔心這個語言不通又不會找麻煩的人,會不會就被忘記在哪個角落,要吃要尿都不知道要說。那時候,我跟他看了哈利巴‧傑克森。

哈利巴‧傑克森很害羞。他不想被別人注意,只想隱藏在背景裡。去公園時他有一套花草系的外衣;去購物時他有一套商品系的外衣;去圖書館時他有一套圖書系的外衣;更多時候,他寧願在家。在家,也有家俱系的外衣。
有一天,女皇要開生日舞會,邀請所有人去參加。哈利巴想去皇宮看看,但是他又不是跑趴的人。要怎麼能參加舞會又不被注意到呢?他給自己縫製了一套宮廷系的外衣:有金有銀還有珠寶閃亮亮。「這樣沒人會注意到我了。」


...繼續閱讀

December 22,2013

聖誕快樂

  

  Dickie Valentine with Johnny Douglas and His Orchestra, Decca, F.10628
  Played on a H.M.V. 109, using H.M.V. soft tone old stock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20:09回應(0)引用(0)└其他音樂

抄詩:Language eater

日前因緣得德國漢堡人,現在在英國東北Aruna Ratanagiri: HARNHAM BUDDHIST MONASTERY宣教講課的佛教僧人Bhikkhu(比丘) Abhinando的詩作《 Wolves, Dreams, Transformations ( Wölfe, Träume, Verwandlungen)》 一冊,德文詩,附英譯。抄詩一首。

Der Sprachschlucker

Er gab das Reden niemals gänzlich auf,
doch früh fand er im Schweigen
seine eigentliche Leidenschaft.
Er stand am Rande der Gespräche
und verschluckte was er hörte
-- ein diskreter,
bodenloser Schlund.

Die anderen sahen sich oft
verstört nach ihm um,
wenn sie bemerkten,
dass sie schon vergessen hatten
wovon sie eben sprachen.

Er aber schwieg, höflich verschlossen
mit seinem wie
mit etwas Entferntem beschäftigten Blick. ...繼續閱讀

December 15,2013

爸爸的身段

今年爸爸節前夕,兒童福利聯盟公布了二○一三年爸爸形象大調查。簡單來說,台灣的爸爸整天在外超時工作而且跟孩子少有互動:「超過一半以上的爸爸不會每天回家和孩子吃晚餐、二成四(二四%)的孩子一週跟爸爸吃飯的機會在兩天以下、甚至有三成四的爸爸在孩子睡前尚未返家。」「調查也發現超過五成(五三‧四%)的孩子表示每天和跟爸爸聊天在三十分鐘以下,其中近三成(二九‧四%)跟爸爸講話時間不到十分鐘,甚至有孩子與爸爸根本沒在講話,『早出晚歸』的爸爸似乎和孩子只是同一個屋簷下的『室友』。」(引自兒福聯盟網站)

兒福聯盟指出,雖然「大部分的孩子都能體諒爸爸的辛苦給予親職角色正向的回饋,但相處、互動時間不夠、品質不好仍是值得爸爸檢討和努力。親子關係是需要花時間和心力去培養才能愈來愈緊密的,否則隨著孩子愈來愈大,父子(女)將漸行漸遠、代溝愈來愈大。」

據此,兒福聯盟提出「愛孩子三三三運動」,呼籲現代老爸們「放下身段,不要再讓『忙碌』成為藉口,每天找到三個陪孩子的機會,每週與孩子吃飯三次,以及一個月出去玩三次。」

在討論兒福聯盟的建議之前,我們先來看一本書│《我用我爸交換了兩條金魚的那一天》(The Day I Swapped My Dad for Two Goldfish),故事大約是這樣的:
...繼續閱讀

December 3,2013

家庭、勞動與性別的聯想

這篇文件是陸陸續續寫成,主要是從觀察這一波反對多元成家法案的論述(?)而生的種種聯想與推理。總的說,我認為反同的一方一直還沒提出像樣的、內在邏輯統一的論述,表面上搬弄的(血緣的)愛、宗教、傳統、下一代等等,大多只是工具式任意挪用可資動員的語言符號,並未言明台灣社會真正反同的理由。我說他們只是在〔搬弄〕這些符號的意思是:如果真要討論〔下一代幸福〕,那就要把幸福是什麼說一說,並且進一步說明為什麼怎麼做會達成這樣定義的幸福。但他們只有把〔一父一母〕當成不必討論的充要條件,這樣是無法放到實況裡理解的。我們可以這樣舉例:一夫一妻失業家庭的小孩,跟三妻四妾億萬富翁的小孩,你說說誰的下一代比較幸福?合理的答案恐怕是〔不一定〕,因為實況裡有太多東西交織在一起,誰也說不準。無論是〔幸福〕或者是〔家〕,都不是〔一定要這樣,不然就會不幸/或一定會幸福〕這麼簡單的東西,所以也就不能用隨便拉一個東西當充要條件,當成理由,在國家法治上要讓特定人無法擁有跟其他人一樣的權利。這份文件嚐試順著家庭、勞動以及性別等主題,以社會學的方法推論,希望能達成一點追究幕後黑手的效果。他們反對的究竟是什麼?又是為了什麼?這樣的反對又有什麼問題?我認為,要去追究他們到底在反對什麼,就要先討論家庭是什麼?功能目的?現行制度的意義?既是在修改家庭的法制,這些就應該被仔細地被討論,但在這一波亂戰裡,這些重點反而失去舞台,台上只剩搖著宗教大旗的各大門派,經不起追問,講不出理由。

傳統家庭的功能一種

講不出理由,最近扯到統攝各大宗教的〔中華文化優良傳統〕去了。所謂傳統,到底是誰的傳統?是哪一個傳統?其實也都應該要談得更清楚。例如有人質問他們說古代皇宮佳麗三千這也是傳統。但這樣的質問其實也沒辦法解釋什麼,因為平民百姓就沒才調這樣搞。不要說三千四千啦,能三妻四妾的至少是要有點家產的王公貴族地方士紳。我覺得型式不是傳統家庭的重點,重點是血脈。三妻四妾的主要目的未必是〔性〕的(性這玩意兒買就有,幹嘛納進門?納進門是有責任,要養的耶!),反而是經濟的壟斷與繼承。漢人的家庭宗族這些東西,是以父權宗族繼承的觀念為主軸,家庭的目標是延續血脈,以人丁擴大家族內的勞動力人口、地方經濟甚至政治的影響力。兒童在家庭裡的功能是〔未來的〕繼承人、是家族的產業(以內政部幾年前新出爐的助產口號為註腳,叫做〔孩子,我們最好的傳家寶〕)。既是產業就是個〔物〕了,不是、也不許是有自由意志的個人(孝順是控制這個物的主要咒文)。女人則是生育下一代的工具。

在這樣的前題之下,所謂〔下一代的幸福〕意思其實是〔我這個宗(家)族的未來延續〕。既然宗族延續是大前題,那麼血緣、男丁自然比一夫一妻還重要:如果大某沒生丁,休掉或來個二房三房都是〔很合理〕的。家大業大的(甚至在當皇帝的)管妳大某有丁無丁,要生十個生一百個,照輩照份排下來,萬一有個死了,還有人在後面頂著,香火才不會斷,家產皇權才會留在〔自己家〕裡。在這樣的〔家〕裡,同性婚姻當然是不合格的,因為同性婚姻缺乏生理的繁衍功能,無法提供有血緣的(可靠的)繼承人,結果就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回事,並不只是傳統,更不是什麼古代皇宮的事,以台灣的現況來講,其實(容我大膽地說)如果〔有才調〕,你要娶幾個根本沒人會理你。王永慶娶幾個誰有意見?沒有啦,連聽說道德標準最高的基督教會都沒意見,二房三房都是王家的人、都有王家的錢、都是乾淨合格的基督徒。在這樣的〔家〕裡,女同結婚是浪費生產力,而且失去父家也沒有夫家,根本就不會有家(女性家庭也還蠻好玩的,再談),不合格;男同結婚則是讓一個他姓男性進入這個〔家〕,取得分家產的資格,這更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要講傳統也行,那就明擺了來講哪一個傳統,大家才有辦法討論要或不要或要怎麼改變這個傳統。例如我這裡開出一種我對傳統的理解:把家庭制理解為私有制最封建的堡壘,為父系血緣的繼承而存在、女人是生養工具、小孩是家產。接下去,就有得談這樣的傳統大家要不要繼續全盤接受?(討厭的是他們又不講明他們講的傳統是什麼傳統) ...繼續閱讀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18:47回應(7)引用(0)├階級/運動

November 20,2013

誰在毀婚滅家

反對同志結婚以及多元成家法案的一方,一直說一些矛盾而粗暴的話,愈說愈顯示出他們對家對愛的理解真是偏狹到讓人難以忍受。

愛當然很難說清楚,家也是一個複雜的概念。我的立場是,無論是愛是家,都是在社會生活裡組成、開展,是從生活裡確立。前幾天跟孩子在討論七龍珠,覺得發展成Z之後,如果不是超級賽亞人,就都註定吃屎,並沒有那麼好看了。說著說著說到這些人互相的關係,講起孫悟空一家子,有兩個人都叫孫悟飯:一個是悟空的阿公,一個是悟空的大兒子。女兒問:「所以老的悟飯是小的悟飯的阿公?」「不是喔,算起來是阿祖。」「阿祖是什麼?」「就是阿公阿嬤的爸爸媽媽對妳來說就是阿祖。」兒子突然說,「但是老的悟飯不是賽亞人,其實不是悟空的阿公對不對。」「那我問你,卡卡洛特從嬰兒就被送到地球,在這裡被這個人養照顧每天一起睡練拳腳一起生活,卡卡洛特變成孫悟空也是這個人號的名,這個人是他的誰?」「嗯,但是......」「悟空有沒有當老悟飯是他阿公?」「有。」「他去預言婆那裡挑戰,知道對手是他阿公之後,他怎樣?」「他高興得哭了。」「悟空覺得他自己是悟空還是卡卡洛特?」「悟空。」「他是跟賽亞人一起把地球滅了還是?」「他為了保護地球,叫比克把他和他哥一起殺了。」「所以?悟空是因為血緣所以愛賽亞人,還是因為生活愛地球人?那你再想一次,老悟飯是悟空的誰?」「嗯,是他的阿公。」

漫畫卡通不算數嗎?那我說我自己家的故事。 ...繼續閱讀

timojazz發表於 樂多20:25回應(2)引用(0)┌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