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6日 20:55

去中國化與台灣主體意識——我的見識

本文原本是回應跟Rossi麻在前篇"台灣國是我們的國 "裡的討論,但最後決定獨立發文,一方面趁此機會整理一下我對「去中國化」以及「台灣主體意識」的想法,一方面也可以充實一下部落格的文章量,所謂「bong lâ-á kiam sé khò」。
「去中國化」是近幾年來時常聽到的一個詞,有人考據了這個詞的由來後發現,跟一般印象相反的,這個詞是由泛藍飯桶,ㄝ,泛藍泛統所創造的,並且在其後相當長的時間裡使用著。由於泛藍創造並且使用而賦予意義,並且因為媒體與文化論述的工具相當程度被泛藍使用者掌握,更使得「去中國化」這個詞在傳播流通中具有一種詮釋權力的封閉性,無法由本土派人士去補充或者甚至顛覆這個詞的意義。那麼,這個詞的意義因而有比較清晰明確嗎?沒有。可能由於是純粹想像物的關係,這個詞的內涵因而沒有一個具體的指涉;簡單說,「去中國化」到底是什麼碗糕,大概只有天曉得。

舉例來說,公營企業正名是去中國化,推動制憲也是去中國化,移除兩蔣銅像又是去中國化,減少文言文授課比例還是去中國化,故宮立志要做亞洲博物館就是去中國化,連阿扁依職權任命軍中將領都是去中國化。換一句話說,只要泛藍泛統不爽的行為,就是「去中國化」,你說你不爽王建民被說成是中國球員,小心,你也可能被說是在「去中國化」。就因為只要泛藍泛統不爽的行為、威脅到泛藍泛統權利的行為、引起泛藍泛統不安的行為,都可以被說成是「去中國化」,一個可能的情況是:「去中國化」這個能指與其所指間的聯繫斷裂,指向了另一個所指,並與其能指等同:「幹」

為避免泛藍泛統這種認知上的錯亂,我們或許可以從「去中國化」裡的「中國」這個概念下去探討。從政治面來說,「中國」作為一個國家概念,是遲至1912年中華民國後成立才開始,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次後,中國等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國際上主流的認知。於是,一個可能是「去中國化」意指「去中華民國化」。這個難以成立,因為事實上「中國」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泛藍泛統可沒指責國際社會「去中(華民)國化」;而且以「中華台北」或「台北經貿文化辦事處」等奇怪名號在國家意義上「去中華民國化」的始作俑者,還是執政時的國民黨,泛藍泛統大概不會(或不知道會)罵到自己。

另一個可能是「去中國化」意指「去中華人民共和國化」。但不管是推翻舊憲法制訂新憲法,還是文言文,還是故宮文物,事實上卻又跟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國家沒有關係。再說中國政府事實上從未在台灣行使過任何國家權利,如此一來,沒有的東西怎麼去?,所以這個意義無法成立。

從政治面來看「去中國化」可以說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沒有辦法從中得出一個有意義的命題。那麼從文化面,即所謂「中國文化」來試看看好了。同樣的,所謂中國文化幾乎可以說是不存在的東西。不用說,泛藍泛統所謂的中國文化,不會等於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化,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簡體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化嗎?不等於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化,不代表就等於中華民國的文化,再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寫文言文是中華民國的文化嗎?因此,所謂的「中國文化」,並不是以國家作為載體,而是指1912年以前,從黃河、長江流域開始發展出來,以區域作為載體的文化。但這個文化一般稱之為華夏文化、中華文化或漢文化,而不是中國文化。不該稱之為中國文化的理由至少有二:一、現時/現實上的認知,中國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晚於這些文明發生。二、自古以來,稱之為中國的地方有很多,包括在古印度、希臘羅馬,以及日本等,如果要說「中國文化」是要指哪一個?所以泛藍泛統所說的「去中國化」,在文化上的意義也是不成立的。

不管在政治上或文化上,這個詞都看不出來有什麼可以成立的意義。所以到底「去中國化」的定義是什麼?其實沒有嚴肅意義上的定義,最可能有的是情緒上的反射,也就是「幹」。

雖然從上述看來,「去中國化」實際上是個空詞,但是問題還在於泛藍泛統掌握多數媒體的發言權,縱然「去中國化」這個詞本身意義曖昧不明,卻反而因此而有了操作的空間,譬如將之與反扁、反台的論述一起呈現,它們形成一組意義相近的概念。也就是說,當泛藍泛統說:「民進黨政府的行為是去中國化」的時候,其實是在說:「幹,你們這些死台灣人」

(針對這種無聊的東西,我寫這麼多幹嘛...Orz)

「去中國化」的詞本身也許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意義,但促使這個詞產生的焦慮不安卻是實際存在的;或者說這個詞與其他因為焦慮不安產生的詞句,都是環繞著一個事件的論述的一部份,這整個論述就是「台灣主體意識」,因此比起詞的本身,「台灣主體意識」就更加值得探討。我沒有能力進行嚴肅深刻的討論,僅能說說自己的想法。

泛藍泛統的焦慮來自於他們與土地之間連結的斷裂,他們把自己等同於「中國」,他們口口聲聲「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像唱片跳針,但現實讓他們不能不承認的是,台灣的確不是中國的一部份,而他們又無法真正對正所在的土地產生認同,所以當體認到台灣不是中國的事實越來越明顯的時候,在台灣的他們感覺中國正在消失,中國正在遠去,就好像他們自己也從台灣遠去。但事實上台灣並不拒絕人,切割人與土地關係的主體,還是得回歸到人身上。

作為殖民者,外來的國民黨不止侵佔台灣,並且在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文化等各方面進行切除台灣本土關連的工作,將人與土地切割。但與其他殖民者不同的是,國民黨殖民者與其母國的連結也在他們殖民台灣的同時消失,中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他們既不認同台灣,又無法回到認同的地方,國民黨作為一個政權不僅殖民台灣,也殖民其本身。但人作為一個主體,勢必與其所在產生關連,並且發展出自我定位的認知,才能是一個主體。然後一個具有主體性的人接著發展對所在的認識、定位所在,進而成立所在土地的主體性。這種自我定位、所在定位的認知,我認為即是一種主體意識。

借用法國左派社會學家亞蘭杜漢(Alain Touraine)的話:
哪裡的人們具有既回憶過去又展望未來,既發展文化又加強行動的意志,哪裡就會出現主體;反之,哪裡的人們的感情受到壓抑,過去的事實被掩蓋,紀律(理性的紀律和法律的紀律)得到了加強,哪裡就沒有主體。
台灣主體的被壓抑被掩蓋,所使用的是一個空洞的「中國」概念,前面關於「去中國化」的想法部分說明了「中國」這個概念的不具意義性,但更清楚的證明其實就是台灣主體意識的發生。一個與土地毫無關連的概念,很容易就會喪失壓抑土地的力量。可以做為主體的人畢竟是一個具有回憶過去及期待未來能力的個體,也是能夠與所在產生聯繫的個體,人的主體能動性與壓抑的力量,會自然的產生拉鋸、抵抗,除非人本身放棄使用這些能力。

與泛藍泛統放棄成為一個主體而產生焦慮不同,有許多且越來越多的人建立了自我的認知,也將與所在土地的連結建立起來,產生了「台灣主體意識」。我認為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不一定來自於政治力量或意識型態的塑造或導引。這種概念加強了台灣做為一個主體的信心,而使台灣文化可以成為一個具有主體性的文化。

「去中國化」對「台灣主體意識」的指責多半可以從這個角度去解釋。如果從我對「台灣主體意識」的理解來說,從台灣這塊土地上產生的台灣文化,是包含了南島文化、荷蘭文化、日本文化、美國文化、漢文化等多元文化的互相摻雜、互相影響揉合後產生,強調台灣文化並不就是要去某一種文化,相反的是承認一種文化(的建立)。這是一個「立」的過程,而不是「去」的過程,主體在台灣,而不在中國;「去中國化」繼「中國」的無意義之後,「去」也因此無意義,「去中國化」這個詞更可以被消解。

簡單說,「台灣主體意識」的建立與內容,僅只是一個「承認」的結果與發展而已。既然台灣是真真實實的我們所在,承認這個事實不管就理性還是就體驗來說,都是比較合理的。泛藍泛統的言行荒謬性,就標示了不承認事實有多麼不合理。我這裡說的承認,並不是消極的、宿命的,而是一種積極、主動的行動;因為主體性的建立本來就是個體主動的行為,承認做為主體性建立的必經之途,其性質就不是消極宿命的。也因此,台灣主體意識可以是具有創造性、開放性的思考,台灣文化也可以是一種創造性、開放性的文化。這與「去中國化」這種狹隘的鼠肚雞腸思維當然是不一樣的,拿「去中國化」指責台灣主體意識的建立,根本就是不同層次的胡亂指涉,牛頭不對馬嘴。

前面說「台灣主體意識」的建立,不一定來自於政治力,但從傅柯(Michel Foucault)的觀點來看,台灣主體意識的論述必然與社會結構發生關係,台灣主體意識的論述反映了社會結構,而社會結構亦支持了台灣主體意識的論述。換句話說,從政治上面展現台灣主體意識是必然發生的,這一點可以被認同而不需要否認。但要批駁泛藍泛統指稱民進黨或阿扁以政治力強行介入——去中國化——的是,他們忽略了論述與結構間的權力作用,不會是單向的;如果沒有整體社會產生的台灣主體意識,民進黨政權便無法進行台灣主體意識的作為。泛藍泛統對民進黨政府的批評反對,忽略了台灣社會這一個面向,因此變成不具民意基礎而無法成功,從2004年大選結果、失明的紅衫軍倒扁發展等,都可以看得出這樣的情況。

對於「去中國化」、「台灣主體意識」,我的思考仍然在進行中,這表示變化是可能的,而不像所謂的「中華文化」,不容變更變化。我的意思是說,以上的意見可能不成熟,但不是死的,這裡僅是作一個個人的思考紀錄,並回應Rossi麻。

Del.icio.us Tags: , , , , , , , ,


  • tiatli 發表於樂多回應(16)引用(0)編輯本文
    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55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773941

    回應文章
    感想一:

    ”所以到底「去中國化」的定義是什麼?其實沒有嚴肅意義上的定義,最可能有的是情緒上的反射,也就是「幹」。”

    這句真是太讚了啊啊啊啊啊.......XD

    感想二:

    你最近真的是論文看多了....XD
    | 檢舉 | Posted by 大腸 at 2007年2月26日 21:10
    同理可証
    省籍意識,族群操弄也跟去中國化一樣
    等同於一個"幹"字
    而且是欠幹的那群人常拿來掛在嘴上的...XD
    | 檢舉 | Posted by hyc at 2007年2月26日 22:30
    鯨魚網已收錄,恭喜

    > 他們既不認同台灣,又無法回到認同的地方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啊~~

    > 這與「去中國化」這種狹隘的鼠肚雞腸思維當然是不一樣的,拿「去中國化」指責台灣主體意識的建立,根本就是不同層次的胡亂指涉,牛頭不對馬嘴
    同上,泛藍族群其實是認為台灣主體意識的建立,是取代了他們心目中的中國主體意識
    因此在不樂見的情況下,只好把「台灣主體意識的建立」﹦「去中國化」這種論述搬出來
    順便拿所謂的「摒棄傳統文化」來妖魔化台灣主體意識
    | 檢舉 | Posted by alann at 2007年2月26日 22:32
    大腸:
    是地,根據泛藍不斷的幹的行為來看,這有可能是一種性功能障礙的焦慮反射。XD

    hyc:
    是地是地,意思差不多...XD

    阿藍:
    鯨魚網動作降子快...‧_‧

    摒棄傳統文化,這又可以耙梳了,究竟什麼是「傳統文化」呢?「中道」嗎?XD
    | 檢舉 | Posted by Tiat at 2007年2月26日 22:56
    >>”所以到底「去中國化」的定義是什麼?其實沒有嚴肅意義上的定義,最可能有的是情緒上的反射,也就是「幹」。”

    這句真是太讚了啊啊啊啊啊.......XD


    再+1 ~~

    Tiat 寫得好讚! ⊙_⊙
    | 檢舉 | Posted by 水藍 at 2007年2月26日 23:26
    2008年如果馬桶上任,素不素要通通改回來,然後來個去"去中國化"
    | 檢舉 | Posted by clif at 2007年2月26日 23:35
    Tiat叔叔:
    針對這種無聊的東西,你寫這麼多又那麼精彩幹嘛...XD
    不過,幹得好啊!
    | 檢舉 | Posted by 小薰 at 2007年2月26日 23:59
    水藍:
    謝謝喔~~

    clif:
    馬英九是有降子說過的,那「去"去中國化"」就是"去中國化"的否定,也就是馬英九也認同我否定"去中國化"......XD

    小薰:
    大概是因為我太無聊所致。乾溫啦~
    | 檢舉 | Posted by Tiat at 2007年2月27日 01:23
    幹,寫的真好...
    灰熊的佩服你的文筆...
    不過...Orz...
    下次這種無聊的的東西,
    請別寫的這麼精彩,害我看到半夜兩點多,
    | 檢舉 | Posted by che_35 at 2007年2月27日 02:13
    辛苦了 :)
    | 檢舉 | Posted by 浮雲 at 2007年2月27日 02:17
    剛從南庄看Tiat拍的那隻猫回來,嚇‧‧這一篇結構完整的回應(冒汗)。。。,雖然已先看過一遍了,但我反應還挺遲鈍的(阿哲別跟我說你看的出來,可惡!),讓我再好好讀一下,因為很多概念看第一遍還沒看進去。

    阿哲如此認真看待我的問題,真感動(泣),先留言聊表謝意 ^ ^。
    | 檢舉 | Posted by Rossi麻 at 2007年2月27日 14:53
    老魔頭:
    乾溫啦,那是你不棄嫌。
    那如果會看降子晚,下次你可以白天看啊~~XD

    浮雲:
    謝謝^^

    Rossi麻:
    那隻貓還在喔?是被黏住了秀?
    我是不知道你反應遲鈍啦,我沒說看得出來,但是你自己講就更好了啦。XD
    關於那個要表謝意,你就再辦一桌吧~~\^Q^/
    | 檢舉 | Posted by Tiat at 2007年2月27日 17:30
    我覺得喊「去中國化」就是惡人先告狀,在「去台灣化」以後,造一個虛詞來先告先贏~
    | 檢舉 | Posted by Taokara at 2007年2月27日 20:10
    是降子沒錯地...
    | 檢舉 | Posted by Tiat at 2007年3月1日 18:03
    感謝這麼深入的回應哪!(辦一桌我是不行滴,想不到阿哲這麼不挑,對有天下最爛味美譽的廚藝還想要再來一次,哈哈,小圓肚子是這麼來的嗎?)

    我懂你所說的台灣主體意識本身的產生,也認同這是一種動態、進行的揉合產物,對目前的我來說,國家或政治本身並非是一種因果或線性的必然現象,而是一種巧合或某種新元素加入後所促成的,這點某種程度是重疊你看待台灣主體意識的主動建立的態度。

    看到泛藍的焦慮或刻意操弄政治語言來撩撥焦慮,我更難以忍受228成為一種加害人消費的節日,尤其當我看到那個就算民進黨執政後仍存在嚴重恐懼而不敢站出來的老人‧‧
    這篇文章幫我上了一課噢!許多我模糊的東西,或還在思考的,都得到了理解的方向!
    | 檢舉 | Posted by Rossi麻 at 2007年3月2日 00:46
    Rossi麻,很高興可以幫得上忙啦,對於這些問題,我也一直都在思考當中,以後我們可以互相漏氣求進步啦。XD

    既然你說辦一桌不行,那不然降子好了,你可以收KEN小柴當乾兒子,降子以後我們出去玩就可以托孤了...XD
    | 檢舉 | Posted by Tiat at 2007年3月2日 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