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5日

【備份】我為什麼退出基進側翼

以下記錄我本人離開基進側翼的三篇臉書發文,雖然不是前因後果完整的詳細過程,但這三個發文應可窺其全貌。 ...繼續閱讀

tiatli發表於 樂多15:22引用(0)

2012年1月10日

替陳定南討是非不分的公道

選戰剩下不到七天,宜蘭縣引發矚目的,大概是前法務部長、宜蘭的老縣長陳定南之子,在臉書上發表的「我眼中的陳歐珀」。陳定南之子直指民進黨這次在宜蘭推出的立委候選人陳歐珀,是個「假情假意、假眼淚,為私心和權力忘恩負義」的候選人。三天後自由時報對此刊出獨家採訪人不在宜蘭的小乖的報導,同一天中國黨立委候選人陣營也完成同樣內容的文宣投遞,一顆選情震憾彈隱然成型中。 ...繼續閱讀

tiatli發表於 樂多19:16回應(42)引用(0) │標籤:宜蘭,陳定南

2011年11月27日

花東微笑小蜜蜂之邂逅美好花生

讀著「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小英說他是一個走路喜歡靠著牆邊的人,這是一種在投入關心的時候,站在對象的身邊,思考適合自己投入的方式,付出真心的關懷;這麼做的人知道,付出關心不是搶在對象前面包攬所有焦點的表演。花東微笑小蜜蜂在花東體會在地的過程中,也是用如此的方式去體驗,因為他們知道,小英也會這麼做。

DSC_0090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19日

花東微笑小蜜蜂之出世入世

小英青年軍的小蜜蜂們正在花蓮市的鬧區街頭發送手工餅乾跟文宣,這時有一位托著缽化緣的出家人走來,他在一旁靜靜地站了一會,然後坐下。小蜜蜂們和出家人互相沒有交集,小蜜蜂們繼續向過往路人招呼著,出家人則自顧自的閉目養神等待善捐。我舉起相機,拍下了他們的照片,照片裡同時存在著出世與入世。

DSC_0308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8日

花東微笑小蜜蜂之順安村的酸菜



花蓮縣新城鄉順安村是個僻靜的小農村,就像印象中台灣的其他許多村落一樣,給人一種時間停止的想像;或許更精確一點說,多數人根本不會對像順安村這樣的村落有什麼印象。那天B Group花東微笑小蜜蜂走進順安村的時候,眼中看到的無人光景,就好像整個村子停滯在某一個時間點的死寂,直到深入到一個舊厝的埕裡,才發現順安村的生氣:那是村民正忙著醃酸菜(鹹菜)。

DSC_0102

DSC_0063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2日

花東微笑小蜜蜂之美崙山的小販阿嬤

這天早上6點半,花東微笑小蜜蜂的胖卡開進了花蓮市的美崙山公園,許多老人們正在歌唱會裡唱著卡拉OK、在操場上跟著老師舞動、在步道上漫步著。

DSC_0027 ...繼續閱讀

2011年3月24日

Tiara體驗之3、4卷

Tiara的3、4卷,換黑白底片Kodak 400TX來體驗一下。

這兩卷拍了很久,大約3個月。雖然相機天天放在背包裡帶出門,但是常常好幾天都拍不到一張照片,不知道是太少出門逛街了,還是以前那個眼睛看到都是景的感覺已經消失了?

14170033 ...繼續閱讀

tiatli發表於 樂多01:01回應(4)引用(0) │標籤:400TX,Kodak,Fuji,Tiara

2011年3月5日

2011的第一個月在黑暗部落不黑暗

DSC_0185

「官員說,台灣這麼進步,怎麼可能有部落是黑暗的?所以,黑暗部落的名稱沒有辦法註冊為商標」黑暗部落的族人在營火旁邊淡淡的說著,不知道是開玩笑還是事實。這裡的夜晚除了月光、營火、煤油燈,就只剩下手電筒可以照明了,這裡是位於花蓮縣富里鄉六十石山裡的黑暗部落。 ...繼續閱讀

tiatli發表於 樂多16:01回應(0)引用(0) │標籤:nikon d90,黑暗部落,富里

2010年12月24日

2010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