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0,2007 21:23

[食] 延吉街。香港茶水攤

「菠蘿鮮油飽」是自己很喜愛的食物之一,雖然它很容易讓人發胖,但它的魅力卻讓我肯冒著發胖的危險,也要吃到它,哈哈哈...實在是太美味了。

第一次吃到美味的菠蘿鮮油飽時就是在香港茶水攤,不過我已經忘記是誰介紹我去的,但從此之後,香港茶水攤就變成是我很愛去的餐廳,僅管每次到茶水攤都要在外面等上好一會兒,卻也是甘之如貽啊~

茶水攤一到用餐時間,就是這樣的場景,門口始終圍著一大群人等著要進去品嚐美食。在這個巷子裡,有看到二間茶餐廳的招牌,但都大門深鎖,應該是沒有營業了,茶水攤就是這麼的厲害,而且它有著許多的忠實顧客,如果想要在附近開茶餐廳,一定要有超強實力,才有辦法打敗茶水攤吧!

門口的右邊有著大大的看板,上面全是茶水攤的招牌菜,給第一次來到茶水攤的客人們參考參考,順便給外面等候的客人望梅止渴用。

茶水攤真的有賺錢,不僅分店一間一間的開,桌上的 MENU 也變得好漂亮唷~比起之前純文字的菜單,色彩鮮豔的圖片會讓人忍不住想要多點幾樣吧!餐廳中四周靠牆的部份是四人座的卡位,中間的空間則是放置二人座的小方桌,我們坐在離吧台很近的位置,每當服務人員在沖泡絲襪奶茶的時候,就會有一股錫蘭紅茶的香味飄過來,啊...好香唷~

《腐乳大陸妹 70 元》燙青菜再淋上很特別的醬汁,這醬汁有點像是薑母鴨的沾醬不會太鹹,感覺還不錯,但是青菜都好大葉,老闆都不貼心一點。

豬排餐肉煎蛋飯 110 元》好久沒有吃到這道菜嚕!不過它似乎改了名字也改了樣,以前跟張阿桑來這吃飯的時候,這是我最常點的菜色,但是它的飯量很多,每次都吃不完,而且茶水攤裡還有好多好吃的東西,總不能每次都點它,喜歡吃飯的人,應該會喜歡它。

《菠蘿鮮油飽 40 元》它漲價了,只是有一陣子沒有來,它就悄悄的漲價了,而且它好像變小了耶~雖然變迷你,但是味道還是一樣,菠蘿飽外層酥脆的外皮,還是一樣吸引著我。但是腦海中好吃菠蘿油飽地位,好像已經被行運茶水攤的冰火菠蘿油給佔據了。

《雪菜火鴨絲湯河粉 100 元》雪菜和火鴨的搭配很奇特,第一次吃到這樣子的味道,雪菜的味道很香,河粉的麵條就像是越式河粉那樣,好吃哩~

這次來到茶水攤用餐很幸運的是,可以遇到星光二班的選手們,哈哈...實在是太開心嘍~但是我們之間的距離有點遠,沒有辦法偷偷的拍到他們,真可惜,但是吃完飯回家就可以看到星光大道啦~

 

Hong Kong 茶水攤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137巷6號之2
電話:(02)2772-5252
營業時間:11:30 ~ 22:00

  • theresa1103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 港式料理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美食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775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215221

    回應文章
    好吃
    去吃過4次~~~

    兩間都去過
    剩下延吉街的

    菠羅油包$45了
    | 檢舉 | Posted by 天秤女佳佳 at January 19,2012 21:45
    于洪臣:新的翻译会尽快到位,我想在9月29日中国队再次集训时,就会有新的翻译到位,目前至少会有一人,其他还在陆续的面试中,最终国家队中将有2到3名西语翻译,包括周毅在内。
    | 檢舉 | Posted by 中秋月光派对 at June 19,2014 17:44
    但新加坡队的守门员刘易斯明显不是冲球球去的,在比陈涛跳的更高更有可能先触到球的情况下,故意出拳击打和肘击陈涛的面部。这种情况下,除非球已进入球门,否则是必须要追加判罚点球的,这点主裁判哈达德做的非常到位,只是犯有暴力行为的刘易斯躲过了本应该属于他的红牌,有些遗憾。
    | 檢舉 | Posted by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下载 at June 19,2014 17:45
    太可怕了!”5月11日母亲节期间,
    世界杯吧 http://www.conia-global.com/m88
    | 檢舉 | Posted by 世界杯吧 at June 27,2014 06:26
    该公司最近也多次接到市民此类举报,
    ycjshen.20.web1268.net/ddx http://ycjshen.20.web1268.net/ddx
    | 檢舉 | Posted by ycjshen.20.web1268.net/ddx at June 27,2014 06:26
    但是这段音乐只是持续了一两分钟,然后便是听到台上突然传来一阵敲击之声,众人一震,猛地睁开了眼睛,看上了台前。
    www.zjsbj.com http://www.zjsbj.com
    | 檢舉 | Posted by www.zjsbj.com at June 30,2014 16:45
    “这是哪跟哪啊?”黑夜的脸色一黑,愁眉苦脸的看了一眼看不定情绪的楚修尘,低声嘀咕道:“谁不知道啊,连你都是人家三小姐的人……咱们一个做奴才的,当然要跟着主子的步伐走了……”
    博彩通评级 http://www.bctpj.info
    | 檢舉 | Posted by 博彩通评级 at June 30,2014 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