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2017

聲討跳樑小丑柯文哲

以「兩岸一家親」向支那帝國奴顏卑膝的中華台北市長柯文哲屢屢以高雄市的財政問題說嘴,欲以陳菊的「失政」凸顯自己,令人側目。

誠如高雄市府七月份的回應評論所述,柯的指陳與其本身或陳菊能力如何無關。反而,現行體制的束縛造成高雄或台灣其他區域遭受不平待遇,即蔣家偽中華民國集團殖民-重北輕南才是主因!

自荷據時起,台南即是台灣政經中心,鄭氏東寧和清國殖民時亦同。清末,台灣開港南台仍屬重鎮;因為,此係輸出大宗的糖、米之主產地(打狗港最著)。1869年,茶業開始輸出台灣產業與人口方明顯北移。雖然,清末台灣建省及日治時俱定台北為首府;但是,台北與台灣各地之差距並不明顯。例如,1944年台北市預算10493(千元,下同)(人口40萬)、高雄市5107(人口20萬)、基隆市3740(人口11萬)、台南市3369(人口16萬)、台中市2756(人口11萬)、新竹市2634(人口10萬)、嘉義市2158(人口11萬)。惟,若以州廳言則是台南州18074(千元,下同)(人口最多)、高雄州17335(南進基地)、台北州15020、台中州10633(人口第二)和新竹州8996。

2017年的預算則係台北市1658億(270萬人)、高雄市1289億(278萬人)、台中市1267億(278萬人)、台南市798億(188萬人)、基隆市200億(37萬人) 、新竹市198億(43萬人)、嘉義市126億(27萬人)。1944年,各市人均預算相當,除基隆外差距約在三成,台北亦非最高,蔣家時期卻獨厚台北。2017年,除台北外其他各市差距不大,台北(人均6.14萬)卻比台南(人均4.24萬)高約四成五。對比下嘉義縣民更不堪,52萬人僅132億,人均2.51萬。長期制度不公才是柯發言的基礎,這還不算歷年台北捷運、花博、世大運、侵吞勞健保等以及中央機關都在台北的利益。

同時,就區域發展言,在1920年地方制度改正設五州二廳時,正值台灣經濟起飛。現在,很多鄉鎮的「老街」即當時推行「市街改正」進步之明證。然而,即使台北(市、州)最多日人居住,卻無獨厚情形。

須知,台灣在1937年工業產值超越農業者,即工業化。惟,當時各地均衡發展。戰後,源於蔣家燒、殺、擄、掠,台灣經濟先倒退至清國時,至1963年工業產值才又高過農業。然而,此係日人的優質基礎建設、美援加上台民勤奮之故。若靠蔣家,台灣或將比海南島落後。

此外,蔣家政策無論是「農業扶植工業」或延續日人以高雄為工業中心或山林砍伐等,大抵是將台灣的資源掠奪至台北,再轉化成殖民者的私產或移民的資本。如此,除造成殖民中心的台北一支獨秀,更徒留各地以災難。例如,高雄的重汙染,尤其是水泥、石化、造紙、電鍍等產業之害。須知,工業未必汙染,汙染多源於蔣家體制對台灣的輕賤。甚且,例如中油污染在高雄,繳稅卻在台北。至於伐木,尤其扁柏與紅檜的悲歌,徒留各地以土石流、水患(例如兩次的八七水災)。災難不僅使人貧窮,並加速人口外移。農業資本的掠奪則加速農村破敗。

再者,蔣家殖民體制除仿效支那的四級政府,更因中央集權窒死地方,稅收不足的市縣只得向中央乞憐。又,中央組織肥大、冗員過多,更致官僚因循苟且、推諉賽責,在在阻礙台灣進步。

至於柯的政績,有北市議員指出2015年北市財產、營業盈餘及事業收入大減115億,今年將再減80億;南港機廠、城博、大巨蛋等BOT案的政策變更除賠償外,更致企業界疑慮使民間投資下降,2015年金額比2014年大減96.66%。同時,市議會舊址地上權案流標5次,14個重大開發案僅3件公告;海外招商由2014年的41億美元減至2015年的25億、今年前二季亦僅13億。柯自詡的還債能力則係以歲計賸餘、權利金、罰款等充之。

柯文哲不知檢討蔣家偽中華民國體制殖民之惡,卻小丑跳樑的沾沾自喜,誠令人不齒!

年度 項目 台北市 高雄市 台中市 台南市 新竹市 基隆市 嘉義市 嘉義縣 備註

1944 預算(千元) 10493 5107 2756 3369 2634 3740 2158
人口(萬) 40 20 11 16 10 11 11 1942年
人均預算(元) 262 255 250 210 263 340 196 新竹市比嘉義市高三成四
2017 預算(億) 1658 1289 1267 798 198 200 126 132
人口(萬人) 270 278 278 188 43.3 37.2 27.0 52.5
人年均預算(萬) 6.14 4.64 4.56 4.24 4.57 5.38 4.67 2.51 台北市比台南市高約四成五




民報專論 2017年11月月17日 下午6:00
蘋果日報論壇 2017/11/17 12:06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6:22回應(0)引用(0) │標籤:財政

終結古文荼毒!



最近,針對支那語教科書文言文比例問題,蔣家僞中華民國殖民集團的反動派仍死抱腐臭的裹腳布不放,負隅頑抗。馬英九也以「古文與慈母」為提,在臉書強調其小時母親科以古文背誦,傳承中華文化云云,硬要台灣人「成為中華文化的領航者」,誠無恥至極。

<世界人權宣言>第26條2項指出,教育之目的係在「人格健全發展並加強對於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尊重」;「應促進國家、種族或宗教團體間的了解、容忍與友誼,並應促成聯合國維持和平的活動」。讀支那古文除「忠君愛國」的封建思想、腐臭無意義的「修身」阿Q,罕見前揭目的,更缺人性尊嚴和社會參與!

須知,「教育當然是以母語為之」。因為,世界人權宣言第26條3項明示「父母對其子女的教育具優先選擇權」。公政公約第27條亦謂「不得否認族群、宗教或語言少數族群享有其文化、實現其宗教或使用其語言之權」。台灣在蔣家體制一律禁絕母語,爭取多年才勉強在國小有一節必修的台語、客語和原住民語。不過,皆非教學語言,根本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和已「國內法化」的兩公約。何況,以華語背誦古文不僅和原作者的語言不同,對使用漢字卻非華語的其他語言更屬「文化滅絕」。馬英九慈母的華語文古文背誦的全面施行實係極度排他的文化種族主義,非常恐怖!

確實,支那文明不僅腐臭;而且,排他性極強,強調同化-消滅異己。辜以解放時的支那為例,當時逾400民族。共產黨唯恐「人大」無法反映其族群狀況,故採嚴格標準讓民族數降至38個,1979年再提高至56個。不過,目前在支那卻出現一股找尋自身民族和語言的潮流,包括滿族和雲南、貴州等的原住民。其實,支那每個朝代都是不同帝國、不同民族、操不同語言,即使使用漢字發音卻不同。莫說漢賦、唐詩、宋詞音韻有間,即使夏、商、周亦係不同民族、不同文明。韓國、越南、日本皆曾長期使用漢字,但讀音皆異。不過,韓語吟唐詩確實比華語押韻。畢竟,華語係後生的通用語(lingua franca),同古文音意差距最大。馬出身湖南,當地通行的湘語和華語亦係不同語言,非經學習無法溝通。

反觀中世紀以前的歐洲都是讀拉丁文,那些神父再用本國語(vernacular)解釋給各自的國人了解,誤差較小。但是,如此仍難免解讀不同。這是宗教改革的部分原因。何況,現代支那人也不想綁死在古文。不只陳獨秀、魯迅、胡適等人倡白話文,當前支那的教科書也不作興古文。反而,跟隨蔣家逃難來台的這批幫閒文人、臭老九,反動、無恥地堅持違反時代潮流。說穿了,無非為綁死台灣人腦袋,俾使永世為奴服侍支那殖民者。到了廿一世紀還要強加奴化思想於台灣人,誠令人作嘔!孰可忍孰不可忍?

2005年聯合國文化多樣性公約(CPPDEC,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the Diversity of Cultural Expressions 2005)前言首揭,「確認文化多樣性係人類的定義性特徵(Affirming that cultural diversity is a defining characteristic of humanity)」。馬英九無視其任內「兩公約國內法化」,硬要用漢字古文的屍袋裹死台灣人的生機,其心誠可誅!莫說台灣人厭惡做中華文化的領航者,馬一家人都去當美國人、支那高官更爭相移民美國,台灣人何須權充支那買辦?

其實,上述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想做自己、做自由人。反支那封建遺毒、不願續為支那奴隸!準此,台灣人不僅應拒絕漢字古文,更應拒絕支那文化,亦即脫支(de-sinification)才有活路!

民報 2017-09-05 14:15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4:34回應(0)引用(0) │標籤:教育

終戰,記念台灣軍魂


今日是大東亞戰爭結束72周年紀念。然而,對於戰後卻遭奉令代表盟軍來台解除日軍武裝的蔣介石軍隊種族屠殺、占領至今的台灣人而言,則形同「二次戰敗」。面對猶屬殖民地的處境,加上支那併吞的野心,台灣人必須喚醒靈魂,方可成為真正的自由人!

回顧歷史,從1937到1945年日本自台灣共計招募軍屬、軍伕(非正規軍)126750人,從1942到1945年則招募軍人80433名。所以,台籍日本兵總數達207183人。其中,戰死者為30304人,比例達14.63%。日本靖國神社則供奉大約2.8萬名台灣兵的英靈。

相對於日軍29.43%的陣亡率(總數781萬,陣亡230萬)而言,台灣兵者確實僅即其一半。然而,卻比韓國兵的陣亡率9.2%高(總數242341人,陣亡22182人)。台灣兵的高陣亡率緣於係在日軍趨劣勢時才加入,且多數派往南洋面對強大的美軍。同時,台灣兵常被派往前線、擔負繁重任務。例如,當年在新幾內亞叢林大戰美、澳軍的高砂義勇隊;特別是,雷伊泰島玉碎時的薰空挺隊,甚或神風特攻隊等。其實,若非台灣人刻苦耐勞死亡率會更高。當然,這也是台灣兵驍勇善戰的明證。緣於此,美軍遂不敢貿然登陸台灣,而選擇毫無戰略縱深的琉球!

時間往前推。在1867年的羅妹號事件(the Rover Incident)時,我們的排灣族戰士不僅讓美軍吃足苦頭;此役並列入美國海軍失敗戰史,就形塑海軍陸戰隊的「小型戰爭遭遇規則("rules of encounter" in "Small Wars")」亦扮演重要角色。排灣族頭目卓杞篤並簽定台灣與美國的第一份國際條約-南岬條約(South Cape Treaty)。1859年,林文察帶領以巴宰族戰士為主的台灣「番勇」幫助清國平亂太平天國。1685年,台灣藤牌軍更替清軍攻克雅克薩城,尼布楚條約的簽定穩定清國北疆近200年。

無論是在大東亞之戰時唱著<海行かば>離開台灣的台籍日軍、太平天國時的巴宰戰士,或攻克雅克薩的藤牌軍,甚至是後來被蔣介石騙往支那「打共匪」的台籍支那軍都是秉持台灣軍魂的勇士。當然,這也包括八二三炮戰時堅守陣地的「台籍充員兵」。

今日,台灣雖面對最無恥、邪惡的敵人-支那。但是,只要我們找回台灣軍魂-如果終須一戰,台灣人民必會為捍衛自由與尊嚴而起,並達成國家獨立!

民報 2017-08-16 08:21
歡迎轉載。

自由時報 標題:815談台灣軍魂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4:29回應(0)引用(0)

納粹戰犯處置與福爾摩沙種族屠殺的追究


上週,德國漢諾威檢察院認定,96歲的前納粹黨衛軍成員格洛寧(Oskar Gröning)因被控幫助屠殺至少30萬人並處4年徒刑,須入獄服刑。此情形足以讓台灣人省思俗稱二二八事件的「福爾摩沙種族屠殺」處理的問題。

格洛寧被稱為「奧許維茲會計」,其係在2015年一審被判4年徒刑,至今未入獄。奧許維茲是德國在二戰期間最大的集中營,又稱「死亡工廠」,約有110萬人在此遭殺害。二戰後,德國成立「追查納粹罪行總部」,持續調查、搜尋並清算納粹分子的罪行。

從德國反思台灣,我們在二戰後遭授命代表盟軍解除日軍武裝的蔣介石軍先非法占領,繼之以違反國際法屠殺平民的二二八種族屠殺迄今卻不知所以。種族屠殺係罪惡至重的反人性罪,而且,不具追訴時效。然而,台灣社會猶在自怨自憐;即使表面台灣人執政,加害者族群仍全面掌控政治、經濟、社會,甚或文化的解釋權。

確實,李登輝當年曾為此道歉。但是,福爾摩沙種族屠殺元凶既係蔣介石,李且係屬受屠殺族群,道歉毫無意義!對比今年向美國法院提告,追究一百多年前德國種族屠殺的那密比亞,台灣人真是「溫馴過頭」!其實,德國對納粹歷史的反思,是經歷漫長的復雜過程。尤其,1963年的奧許維茲審判揭露的罪行驅使年輕一代要求上一代交代真相,並清算漏網之魚。1979年7月3日,聯邦議院接受動議,取消對納粹謀殺罪行和集體謀殺罪行的追訴時效。2011年,更規定只要在集中營工作過的人,都犯有協助謀殺罪。

或許,這種罪與罰的問題對支那人而言係不可思義的!因為,支那係「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雖錙銖必較,惟殺人如麻,則可免責」有罪不罰(impunity)的社會。試想,毛澤東害死七千萬人都無須追訴,蔣介石殺死上千萬人何足掛齒。因此,支那人對於「福爾摩沙種族屠殺」完全無感。所以,當年俞國華便說「滿清入關殺漢人也沒有道歉」!

然而,台灣人必須改正不追究的集體弱點。否則,罪惡暴行會一再發生。君不見,台灣在歷史上遭受清國殖民者的連串屠殺、廿年抗日時的屠殺到福爾摩沙種族屠殺。當然,追究不義需要勇氣。惟,若種族屠殺不必贖罪這不僅係社會懦弱,更是缺乏榮譽感、信念和良心的表示。可悲的是,此即台灣還存在「中正紀念堂」的原因!

須知,任何殖民與反殖民的對抗都是知識分子的角力,正由於台灣的知識分子缺乏勇氣、道德高度不足,故無力追究自身社會的不義。莫怪,我們也因此無力關心支那或世界各國人權受侵害情事。即使很多人高呼人權,總是顯得那麼蒼白、無力。然而,受害者的懦弱其實剝奪加害者族群反省、懺悔的機會。支那人敢憎恨日本人,卻從不反省如何種族屠殺圖博、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族群即此因。

人的最高規範應是良心而非法律。對於福爾摩沙種族屠殺的究責正是台灣人集體良心的追尋!

民報 2017-08-08 14:46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4:22回應(0)引用(0) │標籤:哲學/歷史

與其「一例一休」,不如提高基本工資!


人人都應享有尊嚴的生活。尊嚴的生活又以像樣的工作、相當的收入為前提。蔡總統推「一例一休」欲提高勞工收入,誠用心良苦。因為,台灣的工時過高,卻實係「血汗工廠」。然而,此除不斷引來資本家反彈、惡質媒體的撻伐,連綠營的無恥政客也隨之「起乩」。

其實,台灣自1992年人均GDP破一萬美元,至2011年才達兩萬。反觀日本(81-87)、香港(88-93)、新加坡(89-94),皆僅數年即由一萬升至兩萬,南韓亦僅走12年(95-06)。不過,以經濟發展要素言,過去十五年台灣製造業的勞動生產力上升近80%;但是,勞工薪資成長緩慢,造成實質薪資下降。因此,勞動報酬佔GDP比重也降至45%以下,OECD國家平均卻仍近六成五。亦即,生產力上升的經濟果實盡被資本家摘走。結果,國內消費不足,僅約GDP的四成五,遠不如OECD國家的六成。從而,經濟亦隨之不振。

同時,台灣稅賦負擔僅約13%,OECD國家卻達三成。稅收不足除教育、基礎建設等投資受限外,可直接挹注消費的社會救助亦顯匱乏。此外,稅收偏重由薪資階級負擔的所得稅,富人卻可享稅賦減免。尤其,富人領受不公的稅賦減免卻常「投機」在房地產,更增對於非富人的剝削,擴大貧富差距。否則,就是將資金外移讓台灣空洞化。

台灣勞工待遇卻實過低。但是,蔡總統若真在乎社會正義,便應直接提高基本工資。例如,可以配合稅負調整,分三年提高50%,除防止薪資下探並將歷年來的勞工貢獻還給勞工,而不只是讓勞工可多休假。畢竟,低薪下「即使是周休七日收入仍有限」,「周休二日」或「一例一休」有差嗎?須知,蔣家中華民國殖民體制係透過低薪控制勞工。從前,在經濟成長較快且勞動供給較充分時,此問題較不迫切,獨裁時代也沒人敢吭聲。不過,在剝削體制下莫說台灣早被南韓超越,連支那上海、深圳的勞工待遇都趕上來了。

藉著殖民體制,資本家競相剝削勞工,既不思提升企業能力以強化管理,亦不願投入資本。尤其,那些養尊處優的「高科技產業」更多係依賴剝削體制者。由於,高科技產業其實多僅代工,微薄的利潤提供他們剝削勞工的藉口。很多高科技業的老闆且係屬蔣家難民集團。畢竟,「高科技產業」本即蔣家所定義,自始獨厚其族群!難怪,汙染高雄的日月光最近招募新進人員,居然「非常勇敢地」給大學本科化學系畢業生開價21009-的基本工資!

其實,美國製造業的薪資成本僅占營收的10%,台灣的勢必更低。然而,某些低能企業主即使薪資無償仍難以生存,應令其關門免浪費社會資源。何況,台灣服務業的薪資更低。

目前,台灣的經濟發展或只能透過大幅提高基本工資、展現「政府效能」來促成。蔡總統,勇敢一點,欲救經濟就看你敢不敢得罪無能的既得利益者了!

蘋果日報網路 2017/08/03 13:52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4:16回應(0)引用(0) │標籤:勞工

多族群、多語言國家不應只有一種官方語言

國家語言發展法之立法原則(原文標題)

文化部刻正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之立法,值得鼓勵。因為,台灣若要成為正常社會就應關心多元民族、語言、文化如何存續、發展的問題。此即2005年聯合國文化多樣性公約(CPPDEC,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the Diversity of Cultural Expressions 2005)前言首揭,「確認文化多樣性係人類的定義性特徵(Affirming that cultural diversity is a defining characteristic of humanity)」之因。

文化多樣性雖係人類所獨具,台灣的多元民族、語言、文化卻遭蔣家父子極力摧殘。由於,年輕世代多不具母語能力。下一代的台灣極可能只存在殖民者帶來的華語。這不僅係台灣的危機,也是人類文化的危機!
於此,國家語言發展法實係關乎台灣未來語言發展的基本法。既屬基本法,只要訂定簡單、明聊,不相衝突的原則即可。其他,便屬執法、政策,特別是必要的預算與人事編列並如何執行的問題。否則,徒法不足以自行;立法疏漏更徒增困擾。此外,我們應脫離殖民地人民的思考。亦即,除了解放蔣家文化種族屠殺之不義,更應營造多元語言文化發展的環境,以確保族群和諧。因此,立法應注意下述原則:
第一, 明定官方語言(official language)。官方語言係政府踐行職責時使用的語言,人民得依法據此取得政府的一切服務。具通用語(lingua franca)性質的台語應訂為官方語言。客語(或應改稱「頭家語」)人口雖不到15%,且屬區域性,為了族群和諧亦應列為官方語言。
第二, 政府部門應提供各種官方語言之服務,以協助國民實現近用公共資源之權。必要時,應包括同步翻譯。
第三, 政府應編列預算協助國民使用官方語言進行出版、影音傳播、網路傳輸或其他各種形式之媒體傳播。
第四, 於義務教育,政府應設立以各官方語言為全教學媒介之各級學校,補助、獎勵其他學校開設以各官方語言講授之課程並進行學術研究。因為,語言若非教育載體便趨死亡,故世界人權宣言(UDHR)第26條第三項明定,「父母對其子女之教育具優先選擇權」。
第五, 在特定原住民族群人口達該鄉鎮、村里多數的地區,並應以該原住民語為官方語言,其權利與其他官方語言者相同,俾保障原住民的文化權。公政公約(ICCPR)第27條,「凡存在族群、宗教或語言少數族群之國家,屬於此等少數族群之人,與團體中其他成員共同享有其文化、信奉躬行其宗教或使用其語言之權利,不得剝奪之。」。該權利當然及於義務教育之教學語言使用母語(vernacular)。
第六, 明定官方語言為國家考試的必選科目。
第七, 對於其他語言政府亦應編列預算、人事,協助其傳承與發展。

不過,草案對於「國家語言」定義不明,恐增困擾。若屬官方語言,由於大多數語言人口少,欲全國性地保障其公共資源近用權實有困難。例如,原住民語雖列國家語言,原住民鄉鎮市區公所寫公文亦得用族語,卻出現資源不足的問題,又如何施行於全國?維護多元文化發展固屬國家義務,資源有限卻應善用!

尤其,多元的基礎在於尊重,切勿淪為山頭林立或部落主義(tribalism)。例如,<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和<客家基本法修>正草案分別將原住民語和客語列為國家語言。但是,有些人卻拒絕國家語言發展法使用「台語」的稱呼。我們若非去脈絡化(de-contextualize),便可知這是受蔣家「分化」殖民的後遺症。未來,極可能原住民語和客語都成為國家語言,台語卻因國家語言發展法未通過而受排除。這對於使用人口近75%的語言而言,係最大的不正義。

一個社會,若其最大族群無法獲得獨立、尊嚴,整個社會必將沉淪。甚至,極可能墮入族群政治、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於此,實應考慮合併原民會、客委會,成為族群事務委員會(畢竟,客語已成官方語言),讓多元族群文化發展政策事權統一。
凡屬多語言、族群國家都制定不只一種官方語言。例如,擁有上千種語言的印度於1963年制定官方語言法(Official Language Act),以英語和Hindi為官方語言;擁有幾十種語言的南非則根據1996年憲法制定官方語言使用法(Use of Official Languages Act 12 of 2012),明定包括英語等11種官方語言。此外,人口七百萬的巴布亞新幾內亞擁有逾850種語言,係全球語言多樣性最高的國家,制定包括英語等三種官方語言;1965年的新加坡獨立法(Republic of Singapore Independence Act, 1965)則定英語、馬來語、坦米爾語和華語等四種官方語言;1969年加拿大的官方語言法(Official Language Act, 1969)則以英語和法語為官方語言。

台語和客語的人口分別佔台灣人口近75%和15%。根據2007年版的<Nationalencyklopedin>,全球使用台語(漳泉潮)和客語者分別達4700萬和3100萬,是全球第28和39大使用人數的語言。二者若都能成為官方語言,對人類社會的文化多樣性將增色不少。
同時,我們應推行羅馬字,勿再迷信漢字。韓國棄漢字之後小二生即可完全用韓文表達自己想法,採用拉丁字母的越南更快。反觀台灣,小學畢業都難全面用漢字表達。因為,漢字的進入障礙過高。

由於英語是世界商業語言,全球最大陸封國的哈薩克將於2025年丟棄斯拉夫字母(Cyrillic script),轉換成拉丁字母。台灣也應如此!

蘋果日報網路 2017/08/01 10:05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4:08回應(0)引用(0) │標籤:立法

紀念陳智雄不應只有揭碑追思!


2017年5月20日,台灣聖山舉行陳智雄烈士揭碑追思會,令人感動。

陳智雄係因主張台灣獨立而空前地遭蔣匪介石自外國(日本)綁架回台所處死。大家熟知,他是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特使,安排廖文毅參加1955年的萬隆會議(首次亞非會議),引蔣匪緊張萬分。因為,他雖係以日軍翻譯官身分前往印尼,戰後卻以商人身分掩護印尼獨立與蘇卡諾並肩作戰,並因此獲頒榮譽國民證。

據蔣家偽中華民國國家檔案局2013年5月交給陳智雄女兒陳雅芳女士的資料,陳智雄因於1958年6月5日蘇卡諾57歲生日宴會上批評「蔣為台灣人民之敵,北京政府係正向東南亞前進的新式殖民主義者」,遭支那抗議。親共的蘇卡諾旋即以美國間諜罪名逮捕之,至59年6月7日才在廖文毅努力下以「取消印尼護照驅逐出境」為條件獲釋。然而,印尼方於6月5日即限令其出境。出境後,陳智雄成為國際難民,並於6月24日自西貢搭瑞士航空經菲律賓於25日夜9點抵羽田機場。廖文毅與台灣臨時國民議會議員前往接機,日方卻認定其無國籍拒其入境。因陳智雄曾於1958年1月赴日(印尼護照、日本簽證),獲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特使身分,並於4月離開。此時,其卻在無日本簽證下竄改前次的入境許可日期。無奈之下,陳智雄只得續搭瑞航於27日再抵馬尼拉。但是,仍遭拒入境,其只得原機赴曼谷。幸賴瑞士國會議員鼓勵,其遂於29日再搭瑞航抵日內瓦。此期間,偽蔣外交部通令「相機交涉設法將該陳某遣台」。

8月16日,陳智雄持瑞士國際警察所發護照,以觀光名義抵日本。9月2日,偽蔣外交部發文駐日使館「盡力打擊之」。起先,蔣集團「力勸」其悔改返台,並要求日方拒絕延長其居留。無所獲下,遂改要求日方遣送。日方回覆,「強制遣返需視本人志願,否則將受攻擊。」。12月1日,偽蔣駐日大使張厲生發函偽外交部稱「將以極祕密、非正式方式」遣送陳回台(綁架),並在「陳返台後自行來函或以其他適當方式加以證實」(造假)。12月3日,駐日使館再發文偽外交部稱「日主管官員已同意祕密強制遣送」。惟,執行單位主管以「違志願遣送且恐引發國際問題(陳智雄係政治犯)」異議。張遂派員進行說服,約定大使館密行備函「保證陳回台不受處分」並於12月3日晚12時15分以CAT班機將其押回台灣,且派王化隨行監視。

本文旨在述明陳智雄如何在1959年被蔣從日本綁架回台(他明知將面臨死亡),結局大家也很清楚。畢竟,本案不僅日、蔣雙方皆違反國際法,由蔣的任意處死瑞士國民的陳智雄,更隱約可見今日支那蔑視國際秩序的影子。當然,瑞士政府應有所處置,陳智雄家人更可對日方提出刑事告訴。致於蔣家因不具國際法人資格,則伺台灣獨立後再以戰犯身分一併究責!

民報 2017-05-22 08:28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4:03回應(0)引用(0) │標籤:教育

原來他們不懂教育!



針對「一中承諾書」爭議,大專院校5大協進會由「中華民國國立大學院校協會」理事長楊泮池領軍,於5日發表共同聲明,提出三點辯駁。唯,透過該聲明却令人為台灣學子竟要受這些「份子」荼毒而頗感憂心。因為,這些人擺明了不懂教育為何!

首先,該聲名的前言主張「有關單位如有疑義,應給予明確規範,讓各校有所遵循。」。這幫人既然有種,就應「好漢做事好漢當」;若真存在「有關單位」,或不確定是否有疑義,為何先斬後奏?又,若自認合法、正當,何須要求「明確規範,讓各校有所遵循」?既非確定,為何敢出來強力回應?可見這幫人係色厲內荏的「奸人」。

其次,該駁斥理由之一強調「不涉政治議題」,根本係謬論、邏輯錯亂。姑不論,托瑪斯曼所說的「每件事都是政治」;確定的是,「強調不涉政治本身即係政治」。因為,「由誰或如何決定孰為政治本身絕對是政治」。又,何謂政治難道是支那說了算?何況,大學教育旨在培養具獨立思考、健全人格的自由人,邏輯不通、對政治無知者如何成為知識份子?

第三,其駁斥理由之二強調「維持兩岸學生往來,經營世代對話」似乎頗具正當性。然而,開放的議題討論不僅是大學教育自由精神(liberal spirit)的體現;亦唯有透過全面性地理性溝通、討論,方可促成不同價值觀的人士之間的相互理解,並能減低衝突。因此,要維持學生往來、世代對話,豈能脫離政治乎?

第四,該第三點理由所指的「不涉政治敏感議題」為何?由楊泮池等定義乎?此說法無疑地又是政治意識形態掛帥。何況,教育之目的根據<世界人權宣言>係在促進尊重、相互瞭解、容忍、友誼、尊嚴和社會參與的精神,在於促進對人性的包容與尊重,而非讓「台灣和全世界競爭」,企業界才談「競爭」。楊等似乎僅係生意人。

最後,既談「要和全球高等教育環境接軌」,更不應「政治性地去政治化」或「屈從支那獨裁政權淫威」,反而應「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楊等難道不知自中世紀以降歐美的大學一直是社會良心所在,不論是中世紀對抗王權、工業革命後反資本家或參與社會革命、當年在德國的反納粹或是六零年代歐美的反戰,即使幾年前的「阿拉伯之春」也是大學生所發起?

楊等是否向支那交心是一個問題。但是,彼輩駁斥的三點理由幼稚可笑是真!亦即,楊等不僅將學生當成小孩、欲欺騙天下人,也不明聊教育之意義,更似乎係以經營商業的手段當校長,難怪可以「滿足支那需求」,讓人感覺「骨頭很軟」!所以,這幫人完全不適任!

民報 2017-03-12 17:53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3:59回應(0)引用(0) │標籤:教育

為維護台灣知識分子的傳統楊泮池應立即下台


先前,台大郭明良論文造假醜聞引國際矚目。因為,其亦牽涉身兼中研院士的台大校長楊泮池掛名事。

一月份,台大公布無足輕重的調查結果。因為,報告固歸咎郭,但存在未查原始實驗紀錄、委員未利益迴避、最初僅校內人士參與、調查侷限生科院等疑點。而且,在未公開下卻有委員遭「關切」退出,對於楊校長更隻字未提。二月底,教評會固解聘郭與另位張正琪,確認定楊不違學術倫理。近日,楊更因是否涉及向支那「交心」、簽「一中承諾書」而以「中華民國國立大學校院協會理事長」身分賣力反駁。這二三事頗引人對楊是否適任的好奇。

蓋根據著作權法第19條,共同掛名者即共同著作人;第10條,「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第15 條和第22條以下則分別規範著作人格權和財產權。論文作者確實不靠銷售著作營生,卻得享名聲並據以升等或申請研究經費。尤其,像楊校長這種學術「要角」每年經費動輒千萬、甚至逾億,「附加價值」可觀。

所以,台灣學術界的論文掛名歪風,其實是腐化、甚至犯罪。蓋學術研究重在求真,既非自己的研究,甚至未參與卻掛名,係屬造假、詐欺。此外,掛名除涉貪瀆,更係對真正研究者的壓榨、剝削。即使後者係「自動奉獻」,亦屬不當得利。根據第84條以下關於侵害著作權之救濟的反面解釋,論文造假者應受相應之處罰。

楊君地位崇隆,更肩負台灣生醫研究與生技產業發展重任,理應屏除私慾、珍視名譽甚於生命以樹立典範。惟其雖掛名、享利益,出事後卻拒不負責。試問,其有何資格帶領台大? 何況,身為校長其難道可以對此事不履行監督義務,或對於台大校譽,甚至是學術界的傷害完全不用負責?

此外,楊是否向支那交心是一個問題。但是,其駁斥的三點理由卻幼稚可笑!之一,其強調「不涉政治議題」,殊不知「不涉政治本身即政治」;何況,大學教育旨在培養具獨立思考、健全人格的自由人,對政治無知又何以成為知識份子?之二,其強調「維持兩岸學生往來,經營世代對話」,殊不知開放的議題討論不僅是大學教育自由精神(liberal spirit)的體現,亦唯有透過全面性地討論,不同價值觀念的人士間方可相互理解、減低衝突。之三,何謂「政治敏感議題」?由楊定義乎?何況,教育之目的根據<世界人權宣言>係在促進尊重、相互瞭解、容忍、友誼、尊嚴和社會參與的精神,在於促進對人性的包容與尊重,而非讓「台灣和全世界競爭」,企業界才談「競爭」。因此,楊不僅將學生當成小孩,也不明聊教育之意義,更似乎係以經營商業的手段當校長,難怪可以「滿足支那需求」!

須支,台灣的知識分子自日治時起即確立追求真理、不畏強權、犧牲奉獻的傳統。除了大家熟知,領導抗日的林獻堂,更緣於被杜聰明譽為「臺灣醫學衛生之父」、「人格者」的臺灣總督府醫學校第二任校長高木友枝的影響。高木校長除創設臺灣醫學會、發行《臺灣醫學會雜誌》,更重視品格教育。他無種族偏見,既不禁學生說母語、尊重臺灣文化、關心畢業生並以其成就為榮。

1912年前後,總督府欲逮捕從事抗日、學生運動的蔣渭水、翁俊明、杜聰明等人,高木校長力主「教育獨立」、「校園自治」堅拒壓力。他集合學生宣示不反對革命,並舉羅福星為例要學生被處死時笑容以對,方不失醫學生本色。影響所及,台灣不僅出現賴和、蔣渭水等一批以社會為己任的醫生,更確立知識分子的傳統。

台灣知識分子的典型也包括,1913年前往中國北京擬以霍亂弧菌毒殺袁世凱的杜聰明和翁俊明;1947年福爾摩沙種族屠殺時寧願被蔣軍虐殺以保護無數菁英的湯德章;以及後來的陳智雄、史明等。1935年,台灣首次選舉時,知識份子更紛紛被勸進。他們花錢參選不求「回收」,遠非蔣家中華民國時期的「牛鬼蛇神」可比。

楊校長的表現與台灣知識分子的典型差距甚遠。關於論文掛名,他推諉卸責卻要學生上倫理課,誠可笑至極!

此外,教育部和科技部未本於捍衛學術尊嚴及守護民脂民膏主動調查,根本怠忽職守。新入主科技部的前教育部次長陳良基更屬楊泮池人馬。看來,行政部門毫無期待可能性。

關於向支那交心一事,我們看到楊的骨頭「異常柔軟」,對於強調尊嚴、光榮感,重視價值與原則的學術界也不適合。當然,也不適任台大校長。

為維護台灣知識份子的傳統,本人主張楊泮池應立即下台!

上報快訊
2017年3月月7日 上午10:17
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3:54回應(0)引用(0)

論二二八事件的正名與處理


今天,適逢二二八事件70週年。雖然,李登輝先生在任中華民國總統時即行道歉、恢復名譽、補償等;民間也有公布真相,甚至追究原兇等呼聲。但是,正名、發還財產、國際追究與宣傳卻少人提及。
首先,談到正名。「二二八事件」係支那家天下封建體系的貶抑稱呼,在國際體系應正名「福爾摩沙種族屠殺(the Formosan Genocide)」。因為,台語、客語、原住民族語和支那的吳語、晉語、普通話等「方言」係屬不同語言。語言又係和族群相當的概念。所以,上述各語言使用者自屬不同族群。於此,二二八係蔣軍違反1948年聯合國《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 CPPCG)》的暴行-系統性、計劃性地對特定人種、族群、宗教或民族團體進行全體或局部性地屠殺,係違反國際法、無追訴時效,最惡貫滿盈的反人性罪(the most heinous crime against humanity)。
其次,因日本係在舊金山和約生效才放棄台灣主權;所以,二二八係支那籍的蔣軍種族屠殺占領區內日本籍的台灣人。蔣固係受領麥帥所承杜魯門總統之命來台解除日軍武裝,惟身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領袖,蔣自應受國際條約拘束。蔣軍暴行違反當時草擬中並於1949年通過的日內瓦第四公約-對於占領區內平民之保護義務。即使根據1929年通過的日內瓦第三公約,對於戰俘(POW)都應有所保護。所以,蔣介石也違反國際人道法。
第三,沒收財產應予返還。財產權保障係文明社會確保人人生存與自由之根本,瑞士的銀行在Holocaust多年之後仍將財產發還猶太人後代意即在此。我們除了追究原兇蔣介石之責任,更應落實對於財產遭其掠奪者的修復式正義。於此,最顯著例自屬陳炘主掌,屬於股份有限公司的台灣信託和大公企業。惟,當時蔣軍藉種族屠殺沒收台灣人民財產還包括日治時,尤其是戰爭中被日本政府徵用的諸多物業,台日人合資企業等。這些,無論其經過如何轉手都應發還。
第四,我們確實應追究原兇蔣介石的種族屠殺責任。惟,絕對應採國際法的處理原則,切勿墮入蔣家中華民國殖民體制內。因為,福爾摩沙種族屠殺原本即屬戰爭的延續,係占領軍違反人道的國際暴行,自然應透過國際司法體係處理。否則,除了坐實台灣人是支那人認定的賤民之外別無好處。為此,台灣人必須向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提出告訴。
第五,殺戮係支那歷史的常態。例如,文革、三面紅旗動輒數千萬人死亡,太平天國之亂也摧毀數千萬、甚至上億人,明末張憲忠屠殺數百萬人或義和團虐殺十數萬人僅「小兒科」;故支那人對於蔣介石的福爾摩沙種族屠殺數萬人或毛澤東種族屠殺數十萬圖博抗暴者根本無動於衷!惟「福爾摩沙種族屠殺」卻係美麗島四百年苦難的極致。因台灣方經死傷數十萬的「大東亞戰爭」,蔣介石集團且係唯一以「同胞」欺騙並種族屠殺台灣人者。讓國際社會認識該滔天罪行、了解「台灣自古不屬支那」,係防止支那併吞的最有效自我宣示(self-proclaim)。
最後,我們應仿效亞美尼亞人對應土耳其的種族滅絕暴行(the Armenian Genocide)之國際遊說,促成逾半數的聯合國會員國支持二二八事件係福爾摩沙種族屠殺。如此,台灣才能脫離支那的暴虐文化,並有擠身文明世界之可能。否則,我們不僅對不起自己,更是對George Kerr在Formosa Betrayed書中所指的-美國出賣台灣,或是Allan Shackleton在Formosa Calling書中所做見證之遺產的輕賤!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3:50回應(0)引用(0) │標籤:歷史

論福爾摩沙種族屠殺的國際正名

2017年,適逢福爾摩沙種族屠殺(The Formosan Genocide)70週年。過往,台灣人迫於加害者-蔣介石集團之淫威並為圖政治便利,一直接受「二二八事件」的貶抑稱呼,國際社會亦忽視其「種族屠殺」本質。
根據1948年聯合國《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 CPPCG)》,所謂種族屠殺/滅絕(genocide),係指系統性、計劃性地對特定人種、族群、宗教或民族團體進行全體或局部性地屠殺。其係違反國際法、不具追訴時效,最惡貫滿盈的反人性罪(the most heinous crime against humanity)。
由於,語言係與族群(ethnicity)相當的概念。透過母語可溝通者屬相同語言(才存在方言問題);否則,便係不同者。例如,宜蘭腔和鹿港腔台語或四縣腔和海陸腔客語互為方言。但是,台語、客語、華語、廣東話、上海話之間則屬不同語言。亦即,其使用者彼此係屬不同族群。其實,光台語和客語的差距就比英語和德語者大。畢竟,「漢人」或「漢語」的概念與「白種人( Caucasian)」或「印歐語系」者相當。何況,台灣人多半具南島民族血統。
因而,二二八係種族屠殺,和納粹的屠殺猶太人(Holocaust)同類!當然,種族屠殺並不限於異民族者。只是,二二八除了係種族屠殺,更由於日本係在1952年4月28日舊金山和約(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SFPT)生效才放棄台灣主權;就國際法而言,蔣介石集團係種族屠殺占領區內屬於日本國籍的台灣人。確實,當年蔣軍亦係本於對日本人的仇恨來加害台灣人。惟,蔣介石固係受領聯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所銜杜魯門總統之命來台解除日軍武裝,身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支那的領袖,蔣自應受相關國際條約拘束。
據此,蔣軍的暴行違反當時草擬中並於1949年通過的日內瓦第四公約-對於占領區內平民之保護義務。何況,根據1929年通過的日內瓦第三公約,即使對於戰俘(POW)都應有所保護。因此,蔣軍的種族屠殺暴行也違反國際人道法。
承上述,台灣人自應向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提出告訴。
不過,台灣的近現代史正是台灣人被種族屠殺的歷史。除了十九世紀末武裝抗日引來數萬屠殺,清國和東寧更是殺戮不斷。清國時,由於殖民者「一隻牛,剝雙領皮」的暴政,台灣人遂「三年一反,五年一亂」。如此,更標誌暴虐殖民下台灣人經常性反抗與種族滅絕的宿命。當時,台灣三大革命皆伴隨種族屠殺,這是台灣到處「有應公」、「萬善同」之因。
然而,1947年的「福爾摩沙種族屠殺」卻係美麗島四百年殖民史的苦難極致。因為,台灣方經歷死傷數十萬的「大東亞戰爭」;蔣介石集團且係唯一以「同胞」欺騙並種族屠殺台灣人者。
其實,殺戮係支那歷史的常態。莫說文革、三面紅旗動輒數千萬人死亡,即便太平天國之亂也摧毀數千萬、甚至上億人。從而,明末張憲忠屠殺數百萬人或義和團虐殺十數萬人便成「小巫見大巫」,六四天安門的數千人死亡更係無足掛齒!支那人對於蔣介石的福爾摩沙種族屠殺數萬人或毛澤東種族屠殺數十萬圖博抗暴者根本無動於衷!
台灣人唯有脫離支那的暴虐文化,才能避免惡性循環並有擠身文明世界之可能。
為喚醒共同記憶、堅定捍衛自由與尊嚴的決心、凝聚海內外鄉親、強化台灣主體意識,並完成國家獨立,台灣人務必將二二八正名為「福爾摩沙種族屠殺(The Formosan Genocide)」。因為,此係讓國際社會認識該滔天罪行、了解「台灣自古不屬支那」,並防止支那併吞的最有效自我宣示(self-proclaim)。
除了正名、追究兇手,我們也應返還沒收財產,尤應仿效亞美尼亞人對應土耳其的種族滅絕暴行(the Armenian Genocide)之國際遊說,促成逾半數的聯合國會員國支持。否則,我們不僅對不起自己,更是對George Kerr在Formosa Betrayed書中所指的-美國出賣台灣,或是Allan Shackleton在Formosa Calling書中所做見證之遺產的輕賤!
期待2017年2月28日,全台各地共同舉辦「福爾摩沙種族屠殺七十周年紀念(The Formosan Genocide at 70)」,並推動國際正名。


https://www.facebook.com/tekkhiam.chia/posts/10206223630108106
goo.gl/4BTLdU

台灣守護周刊 2017年2月23日

[轉錄] 南社: 論福爾摩沙種族屠殺的國際正名(中英文對照讀) #228事件 ...
https://disp.cc/b/261-9Syo
2017年2月11日 - 2017年,適逢福爾摩沙種族屠殺(The Formosan Genocide)70週年。過往,台灣人迫於加害者-國民黨蔣介石集團之淫威並為圖政治便利,一直接受「 ...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3:42回應(0)引用(0) │標籤:政論/歷史

支那應協助台灣獨立以紀念二二八

支那國台辦宣示,將舉辦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紀念活動。身為台灣人,我們當然歡迎全球愛好自由,重視尊嚴、榮譽,珍視生命的人士共同來記念。不過,「二二八事件」係支那家天下封建體系的貶抑稱呼;在國際體系應正名「福爾摩沙種族屠殺(the Formosan Genocide)」。

因為,台語、客語、原住民族語和支那的吳語、晉語、普通話等分屬不同語言。語言又和族群的概念相當。所以,上述各語言使用者亦屬不同族群。於此,二二八係蔣介石違反1948年聯合國《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 CPPCG)》的暴行。其係違反國際法、無追訴時效,最惡貫滿盈的反人性罪(the most heinous crime against humanity)。

二二八更係支那籍的蔣軍種族屠殺占領區內日本籍的台灣人。固然,蔣係受領麥帥所承杜魯門總統之命來台解除日軍武裝,惟身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領袖,蔣自應受國際條約拘束。蔣軍的暴行違反當時草擬中並於1949年通過的日內瓦第四公約-對於占領區內平民之保護義務。即使根據1929年通過的日內瓦第三公約,對於戰俘(POW)都應有所保護。所以,蔣介石自亦違反國際人道法。
我們當然歡迎支那紀念二二八。不過,支那共產黨係陳獨秀和李大釗響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於1921年成立。其與1922年成立的日本、1925年的朝鮮、1928年的台灣和1930年的越南等各國共產黨同受第三國際的指揮和援助。第三國際係本於「透過各種可能手段,包括武力以推翻國際資產階級並創造國際蘇維埃共和,做為完全廢除國家的過渡階段」所設,目的在喚醒受迫害人民,誠如會歌-國際歌開頭倡導之「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當時,各國共產黨人除各自奮鬥也互相支援,以求解放。這是毛澤東於1936年向Edgar Snow宣示,支持台灣獨立之因(參照1937年出版的《紅星照支那(Red Star over China)》)(周恩來、孫文、蔣介石亦同此主張)。第三國際固於1943年解散,卻係為反法西斯戰爭,便於各國共黨獨立處理問題。但是,當謝雪紅等台共幹部於1948年前往支那求援時,毛不僅罔顧道義,更於其<1974年憲法>的序言「偷渡」「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意圖併吞台灣。

毛的貪婪不僅無視原則、理想,更「背叛社會主義」。因此,支那若要紀念二二八,便應先向台灣人民懺悔,請求原諒。同時,更應幫助台灣人推動二二八的國際正名-福爾摩沙種族屠殺、驅逐蔣家偽中華民國殖民體制、促成台灣獨立。此外,尤應協助台灣人向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提出種族屠殺之告訴。此後,支那更應關閉國台辦,將其業務移轉至外交部。
如此,方符合支那國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之精神!

民報2017-02-23 13:40,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3:21回應(0)引用(0) │標籤:政論/歷史

January 13,2017

台灣正名:漢字台灣,英文Formosa


最近,台灣正名,亦即拋棄「蔣家匪偽『中華民國』」名稱之呼聲不僅受國際矚目,更席捲台灣。確實,「台灣正名」只要精神正常的台灣住民應無人反對;同時,漢字使用「台灣」殆無疑義,惟英文是否就用「Taiwan」呢?對此,筆者主張英文須使用Formosa。其理由如下:

首先,Formosa好聽又好記。因為,「Formosa」意指「美麗」,其係源於葡萄牙文「La Ilha Formosa」意指「美麗島」,英文即「the beautiful island」。

其次,Formosa之名具歷史意義。Formosa不僅自十六世紀即由葡萄牙人開始使用,標示現代 (modern era)社會-公元1500年的開始,更指出台灣在地理大發現(Age of Discovery)後進入世界舞台-即「台灣第一次全球化」的意義。

第三,國際宣傳之必要。在1960年代以前,歐美國家皆稱台灣為Formosa。之後,由於支那橫行國際,加上其併吞台灣之宣傳日熾,Taiwan遂取代 Formosa。甚至,聯合國網站會出現「Taiwan-a province of China」之國際謊言。然而,不論是透過葡文的Formosa 或西文的Hermosa世人皆可清楚明白台灣的身世。最重要者,Formosa係台灣在所有國際條約的正式名稱,無論是在下關條約、舊金山和約或更早的荷蘭和西班牙與平埔族原住民簽的國際條約中莫非如此。使用「Formosa」,則台灣的國際法地位一目瞭然-即台灣人非支那人,亦可避支那的染指、併吞。

第四,福爾摩莎(Formosa)是支那禁止的名稱。2016年2月支那官方《新華社新聞報導中的禁用詞(第一批)》即包含「福摩薩(Formosa,福爾摩莎)」。因為,支那認為「Formosa」帶有殖民及西方帝國主義色彩。然而,只要支那禁止的大概就是台灣該做的;使用Formosa正可讓世人了解清國雍正皇帝宣示之「台灣自古不屬支那」(大清憲皇帝實錄)之事實。

第五,「Taiwan」之用語標示受支那殖民的恥辱。「Taiwan」係十九世紀時「台灣」的支那語羅馬拼音,不論清國、蔣家匪偽中華民國殖民集團或共匪皆使用之。蔣介石更特別在1952年簽訂,且已由日本宣告失效的台北和約中使用Taiwan而非Formosa。因此,我們更須正名Formosa。

最後,筆者特別強調「關於國名之本國名稱和外人稱呼不同者事屬平常」。例如,我們熟知的支那,自稱中國,英文稱China(Kingdom of Center僅係謔稱);韓國,正式國名的漢字(Hanja)為大韓民國(音Daehan Minguk),韓語(Hangul)為(대한민국의 국장)(即Daehan Minguk),英文則係South Korea。至於,印度的印地文(Hindi)全稱為Bhārat Gaṇarājya(意為「受眷顧的人民之國(the cherished people's State)」,英文全名為Republic of India。其他各國之本國名和外人稱呼不同者更是所在多有。

基於上述原因,筆者主張「台灣正名:漢字台灣,英文Formosa」。

本文民報論壇2017-01-11 17:44 刊登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6:23回應(0)引用(0)

果真「自自冉冉」?台灣猶是賴和的異鄉!


總統府印製「自自冉冉」春聯的爭議,最近頗引不該有的茶壺裡風暴。其實,對於錯印一事原本只須道歉、重印,因為花費預算不大。而且,離舊曆年還久,不會是問題。

問題在於,貼春聯、發紅包固屬民間習俗;不過,由總統府印發則係封建餘毒。試問,民脂民膏何不用在學童營養午餐、創造就業等更有意義的事務?標榜進步、現代思想的蔡總統豈能不三思?

何況,現代社會尊重智慧財產權,著作的引用尤須注意不可侵害著作權人格權。著作引用除了應明示作者姓名、著作出處,猶應忠於原作,不得「歪曲、割裂、竄改,或以其他方式改變著作的內容、形式」,此更係《著作權法》第16和17條所明定。當事人賴和不僅是彰化名醫、更是「台灣新文學之父」,乃極少數可為社會典範人物者,豈可不特別注意?

莫說漢字並無「自自冉冉」的表現方式,清大台文所的陳建忠教授在2004年校對的賴和作品即確認為「自自由由」。也有人舉證賴和的書寫與用詞習慣,確定非「自自冉冉」。結果,試圖文過飾非者竟以賴和可能新創為由,擺明著栽贓,這對於漢文底子深厚的賴和更是侮辱!

如前述,賴和係台灣的公共資產,不論任何人即使是其子孫亦不能為了替政治服務而任意曲解其作品。畢竟,縱非名人,「任何個人之著作人格權皆應獲尊重」。

當然,行政部門極力為「自自冉冉」辯駁到底是怕被處分,還是抱持「王不犯錯(The king can make no wrong.)」的心態,頗值推敲。不過,由總統府發春聯的封建行為確應斷絕,何況是引用賴和作品!因為,「賴和不僅反帝,更反封建」。若是他在世,應不會同意「民主時代」有此印春聯鬧劇。

至於,國教院討論要把「自自冉冉」收入教育部詞典,更是在任意褻瀆賴和,真是等而下之。這根本是太監式的拍馬屁文化,誠「貝戈戈」也!

說真的,這整件事反映的是,台灣社會並不識賴和的作品。因為,經歷數百年殖民的社會原本即易陷於失根的狀態。可悲的是,此失根已演變成漠不關心。

對於賴和而言,台灣社會的野蠻、文化水準低落和政客之沒有品味應非意外。然而,台灣社會迄今對他仍如此陌生,這種「故鄉猶如異鄉」的感嘆,才是對賴和而言最大的悲哀與嘲諷!

本文承蒙蘋果網路論壇刊登 2017年01月05日19:48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6:21回應(0)引用(0)

台灣應去除法西斯幽靈!


新竹光復中學的「希魔崇拜事件」確實掀起波瀾,惟此僅係病症。只要法西斯幽靈之病因未除,病症仍將隨時爆發。台灣的法西斯幽靈最具體者莫過於「蔣介石崇拜」。

蔣名列「四大殺人魔頭」,與毛澤東、史達林、希特勒並列而「永垂不朽」,稱「蔣魔」恰如其分!蔣原與希魔交好,不僅蔣緯國當納粹軍官,藍衣社、領袖崇拜、警總特務、戒嚴等亦皆師承法西斯。

不過,在支那時蔣魔的法西斯體制尚不完整。逃難來台後,藉先前「福爾摩沙種族屠殺」之撲滅大半菁英和「白色恐怖」,使島上住民噤若寒蟬,法西斯體制遂臻完備。例如,自筆者1969年在高市讀小學起,對於「國父」和「蔣總統」銅像要行禮,寫字時應空一格、演講或朗讀時須立正。後來,蔣總統「升格」成先總統蔣公亦同。蔣生日,各班前往禮堂向高掛的「玉照」行禮祝壽,每人領兩顆壽桃。1971年,蔣被趕出聯合國;一連數週早晨全校皆在走廊高聲齊唱「領袖頌」、呼口號-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當時,作文寫「反共抗俄」、血腥的「殺朱拔毛」和「蔣總統萬歲」才會高分。

更離譜者,蔣死時全台帶孝。我們都被迫背遺囑、唱「蔣公紀念歌」、捐款「獻機報國」。蔣出殯時,三台實況轉播,台北縣市和桃園的學生更跪在路邊迎靈。有位當時讀再興幼稚園的朋友因和朋友玩耍被老師甩巴掌,痛哭畫面隔天卻成國語日報「稚子哀悼偉人」的頭條。有位讀中原大學的朋友被迫在往慈湖路上迎靈,這位朋友讀福林國小的妹妹,則是全校跪在士林官邸對面。當時,還有外省老兵痛哭磕頭至流血的新聞。國一時,全校被迫看越南淪亡的影片。壁報比賽只許「隔牆有耳」、「匪諜就在你身邊」的宣傳。高一時,「南海血書」出現,和天安門事件後的「勝利女神號」騙局雷同。服役時,不論是五大信念的「主義、領袖」,或呼口號的「奉行領袖遺志」皆重個人崇拜。迄今,全台還有數萬座蔣魔銅像,更甭提慈湖「陵寢」和殖民中心-台北的「蔣廟」。

蔣魔的法西斯個人崇拜固師承希魔,卻猶有過之。其不僅戕害兩代人,更使「奴性」深入台灣住民骨髓。現今,集體精神障礙猶未除,很多人甚至罹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例如,台灣就存在一群反動殭屍、隨意滋事之暴民,不論其是拿車輪旗或五星旗。無疑地,在台海兩岸不論蔣或毛俱屬殺人魔。然而,對於,原非支那領土且歷史獨立發展的台灣,遭此「橫禍」猶屬不幸。

查法西斯幽靈之易使社會沉淪正如生醫研究上致癌基因(oncogene)已被活化的「哈佛鼠(Harvard mice)」之易於罹癌一般。台灣人民應去除蔣魔種下的法西斯基因,拒絕成為哈佛鼠,才能確保成為自由人,社會才能走上具人性尊嚴與榮譽感的道路!我們期待以容忍的精神拒斥法西斯,並生出和解的力量,讓人類社會俱成希望聯盟。

本文承蒙民報民意論壇 2017-01-03 11:56刊登。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6:19回應(0)引用(0)

「台灣好政」座談參加感言

12月23日晚,筆者參加民進黨社運部主辦的「台灣好政系列座談打狗社團場」。雖然,主講者立委施義芳頗用心。但是,筆者提了幾點建議,特不吝借貴報野人獻曝。

固然,善政 (good governance) 須本於法治 (rule of law)、決策透明 (transparency)、承擔 (commitment) 與問責 (accountability)。惟,領導者仍須揭諸具體目標、方能鼓舞人民熱情。這是安倍晉三再任首相時的「三支箭」和羅斯福總統爐邊夜話 (Fireside chats) 之本旨。其實,蔡英文非擅於鼓舞熱情者。然而,卻也未見她揭櫫明確目標。或許,為政者無庸多言;不過,無言有時可能更糟。主辦者雖臚列蔡數月的「政績」,效果卻可能不大。因為,已有人列出阿扁的「146個政績與節省國庫16723億元」。何況,阿扁還是國會少數。難怪,先前「政經看民視」對於李登輝以降四位「總統」的支持度,阿扁竟然高於其他三人總合。

筆者認為,蔡應明確三點做法:

一、提高租稅負擔至GDP的30%。這是 OECD 國家的均值,台灣去年僅12.8%。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稅收不足難行有效建設,連社福都捉襟見肘。畢竟,稅收有助財富重分配效果。如此,將可解決薪資所得者的所得佔GDP比僅45%而非 OECD 國家的六成以上之問題;亦可紓解國內消費不到 GDP 的五成(美國近七成),無法支撐經濟發展的問題。同時,更可消解現制獨厚富人,尤其是馬英九的減稅造成貧富擴大的問題。

二、區域均衡發展。中華台北流亡體制的資源分配一向獨厚台北。台北市不僅是蔣家殖民體制的統治中心,也是蔣家移民最多的城市;除了其人均預算最高,中央政府支出也相當一部分用在此。然而,這卻是無效率、貪污腐敗的充分條件。同時,台北住民也是移民最多者。這不僅是資源流出的保證,更係台灣永續發展之阻礙。惟有均衡區域發展,才能厚植台灣實力,讓百年前日治時期的經濟奇蹟,使現在全台各地都有老街的情況,在未來重現。

三、利用科技前瞻規劃。廿年前,肯亞的農民就能利用手機的 M-PESA 系統行銀行開戶、交易、了解農產品行情,現在的台北農產公司卻還受特定勢力把持,農委會、柯文哲都搞不定。此外,自駕 (autonomous driving) 將係未來趨勢,交通部不僅禁止 Uber 經營,對於很多停車場、道路的土地都將釋出似亦未有前瞻規劃。還有,最近電業法雖鬆綁,讓 Google 可以進入台灣再生能源市場。問題是,台電的獨佔若不裂解,我們的再生能源難真正發展,相關科技更難進步。

1930年代,台灣已工業化,發展在亞洲僅次於日本。尤其,當時的打狗不僅是台灣的海陸交通中心,也是日本之外的亞洲經濟中心,擁有最現代的都市規劃。目前,台灣卻落後新加坡、香港、甚至南高麗。到底,蔡英文想留下甚麼資產?

附帶一提,有時除弊更勝興利。尤其是,連美國都已出手的兆豐銀洗錢疑雲。蔡英文當局若不行應有的處理,該案將為蔡政權定調。允宜慎思之!

民報台灣論壇 2016-12-28 14:05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5:44回應(0)引用(0)

支持全民皆兵

最近,呂前副總統提出「全民皆兵」主張,卻引來無識者訕笑。

其實,台灣無時不刻面臨支那併吞威脅,外部情勢並未比以色列或南韓安全。然而,南韓不僅採徵兵制,以色列更是全民皆兵,唯獨台灣卻因自我防衛意識薄弱轉而欲推全募兵制。

須知,以色列國防軍(Israel Defence Forces,IDF)除了自1948年起即係徵女兵的先鋒;最近,更考慮將女兵納入菁英單位的戰車部隊。此外,於2004年加入北約(NATO)之波羅的海三國,更因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和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對於北約的質疑,而喚醒遭蘇聯占領的記憶。因此,像是愛沙尼亞的志願防衛聯盟(Estonia Defence League,EDF)也都納入女性進行防衛訓練,為可能的俄羅斯入侵做準備。不過,明年五月起北約將派4000名部隊駐防波羅的海三國和波蘭。同時,川普雖要求盟邦承擔應付的軍費,愛沙尼亞卻是支持的。因為愛國的國防預算係五個達GDP 2%的北約國家之一(波海另兩國將在2018年達成),其並派兵阿富汗與伊拉克。人口130萬的愛國更已有24500人參加EDF。

反觀台灣,人民防衛意識薄弱,甚至以不服役為風潮。例如,林飛帆、陳為廷等「學運領袖」都是選擇替代役而非加入戰鬥兵科。為此,軍方也「從善如流」,口徑一致、配合募兵,自甘淪為社會實驗室和文化戰爭的戰場,遺忘身負作戰之任務。

確實,有部分反動的蔣軍退將投共,台灣人民更害怕原屬蔣家中華民國軍的軍隊轉型未成,沒有保衛台灣的決心。但是,莫說是人,即使是生物若失去「自衛能力」何來生命安全?要之,用兵重在「不戰而屈人之兵」;同時,「最好的防衛莫過於全民心防」。然而,我們若欲保障生家性命安全和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豈可拒卻自我防衛?

本文刊登於2016年12月22日自由廣場,歡迎推廣。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15:31回應(0)引用(0)

December 22,2016

讓全世界知道「台灣不屬支那」!


「川蔡通話」的曝光免費替台灣做了國際宣傳,喚醒全球注意福爾摩莎受盡支那併吞的威脅。惟,經歷蔣家匪偽中華民國集團長期恐怖統治禁聲和七十年的國際謊言之後,台灣人如何讓國際社會了解「台灣自古未屬支那」之事實(清國雍正皇帝<大清憲皇帝實錄>)確屬重要。

今天,我的一位學生就從英國寫LINE向我求援。須知,「台灣的議題國際化台灣才有生路」,國際宣傳則應懷抱國際視野。例如,我就請學生告知英國友人「推翻英國獨立的印度不能以英國也殖民斯里蘭卡而主張後者為其『神聖不可分割』的固有領土」。雖然,印斯之間的亞當橋(Adam’s bridge)僅50公里寬、某些部分深僅1至10米。

台灣是在1683年受清國併吞後才和支那的政權存在領地關係。而且,當時的台灣人和明國人同受清國殖民。不過,在1644年滿州人消滅明國時台灣卻是荷蘭殖民地。雖然,在1662年清國流寇鄭成功趕走荷蘭人佔領台灣;但是,該占領並非為了清國。何況,鄭成功據台後旋即亡故,其子鄭經更以東寧國主自居。故英國不僅稱其台灣王(King of Tyawan),且於1670年和1675年互訂通商條約。甚且,在1911年支那獨立時,台灣早被清國「永久割讓」給日本了。因此,支那「自始、當然、絕對」無權主張台灣係其領土。

就國際法而言,即使戰敗國亦不能以「不平等條約」為名,單方廢止條約。否則,即意謂戰爭。就二戰前的國際戰爭法而言,戰敗國「割地賠款」係屬常態。所以,不論是在1848年美墨戰後的瓜達路沛條約(Treaty of Guadalupe Hidalgo)中墨西哥之被迫放棄包括上加州、新墨西哥州和德州的爭議部分等逾三分之一的領土,或在1898年美西戰後的巴黎條約(Treaty of Paris)中西班牙之割讓菲律賓、關島、波多黎各,今日的墨、西兩國均不能以「不平等條約」為名,請求美國返還受讓地。同理,玻利維亞在1884年的太平洋戰(War of the Pacific)後簽的發巴雷索條約(Treaty of Valparaiso)中割讓太平洋岸予智利而成內陸國,也無由請求返還。至於,法國在1871年普法戰後簽的法蘭克福條約(Treaty of Frankfurt)中割讓的亞爾薩斯和洛琳(Alsace-Lorraine),則係在一戰後的凡爾賽合約(Treaty of Versailles)中才從德國割回來。

台灣係遭清國併吞、割讓者。若依亞爾薩斯和洛琳的先例,也應由清國再次戰勝日本才能自日本割走。不過,清國殖民台灣僅限平原地區,中央山地卻係日人征服的。再者,今日的支那係明國人後代推翻清國獨立後建立的新國家,非清國的繼承者。因此,支那自無由藉發動戰爭打敗日本要求歸還台灣。雖然,支那獨立後反而併吞原殖民者的清國,卻無法改變台灣本非明國領土的事實。何況,二戰之後英美根據大西洋憲章(Atlantic Charter)並不做領土擴張,「打輸跑贏」的支那更應受其約束。日本固在舊金山和約放棄台灣主權,台灣自應根據聯合國憲章自決獨立。至少,應比照美西戰後的古巴,不應任由支那殖民!否則墨西哥似亦有權以「和古巴同受西班牙殖民」主張古巴為其「固有領土」。

至於,欲讓國際社會了解台灣人非支那人最有效者,莫非在明年適逢「二二八」七十周年紀念時,全球台灣人能將二二八正名為「福爾摩莎種族屠殺(The Formosan Genocide)」並聯合舉辦「The Formosan Genocide at 70th」。同時,我們更應努力讓國際社會知道此一最嚴重違反人性的滔天罪行(George Kerr在The Formosa Betrayed已經定調)。那麼「台灣自古未屬支那」一事,對世界各國而言自是「明如觀火」!

2016-12-21 17:01民報論壇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01:06回應(0)引用(0)

潘文忠必修的「國小必修語言課」學分


近日,「教育部長」潘文忠宣布,「107年課綱」將把東南亞國家語言列為國小必修。對此,筆者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潘指出「新住民來台及其子女出生,將東南亞國家文化、語言帶進台灣,讓台灣更多元、美麗及國際化」,似在宣示其身為教育主責者對多元文化之尊重。憂的是,潘對語言教育的無知。

首先,我們應釐清語言學的基本觀念,即「不同類的語言間可相互理解的稱為方言;否則,即屬不同語言」。例如,宜蘭腔和海口腔台語互為方言;四縣腔和海陸腔客語互為方言。但是,客語和台語則屬不同語言。同理,支那的廣東話和福州話、上海話皆屬不同語言。因為,他們都無法相互理解。支那人稱彼等皆屬漢語方言,僅係緣於其語言使用者皆以漢字表達,與中世紀前歐洲的英、法、德、義、西等國人皆使用拉丁文一樣。實則,台語和客語的差距比英語和德語者為大。

須知,在香港除了英文學校外大抵是用香港話授課,直到近兩年支那統治者才強制使用「普通話」。因為,「教育當然是以母語為之」。此即,世界人權宣言第26條3項「父母對其子女的教育具優先選擇權」。公政公約27條也規定「不得否認族群、宗教或語言少數族群享有其文化、實現其宗教或使用其語言之權」。惟台灣在蔣家匪偽中華民國殖民體制下一律禁絕母語,爭取多年才勉強在國小有一節必修的台語、客語和原住民語。不過,皆非教學語言,此係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和已「國內法化」的兩公約。

此外,關於國小必修語言課,世界民族融爐的美國係以英語為主,在加州等少數州方另有西語。至於,全球化名列前茅的瑞典則以英語為瑞典語之外的第二必修語言,若是英語程度較佳者,得以瑞典語為第二必修語言。而且,在五年級時皆須達國家標準。瑞典學生另須從德、法、義三種語言中必修第三語言。

台灣迄非民族融爐,全球化程度更差,也比不上香港以母語教學(廣東話人口5900萬人,全球第24大語言),卻兀自放任大多數人的母語、語言人口4700萬的台語(福建話)(第28大語言)和3100萬人口的客語(第39大語言)自生自滅,遑論原住民語。何況,新住民語文的必修且係與母語互斥。連英語都教不好,卻本末倒置誇言必修東南亞國家語言,誠屬可笑!

筆者呼籲潘文忠,國小必修東南亞語固嘉,惟解放以母語做為教學語言而非以華語踐踏所有母語才是正途。否則,你不僅是人權文盲更係人權殺手!

本文2016年12月15日承蒙蘋果日報論壇刊登,非常感謝!歡迎轉載。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01:04回應(0)引用(0)

去除蔣家殖民體制,協助川普承認台灣


最近,針對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在其推特及臉書以The President of Taiwan 稱呼蔡英文「總統」,感謝其致電恭賀,頗令台灣部分人以為川普承認台灣是國家而雀躍不已。

其實,2002年布希總統也曾公開說「台灣共和國(Republic of Taiwan)」。然而,美國固「從未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只是,美國不僅在「台灣關係法(TRA)」中以「台灣統治當局(Taiwan governing authority)」稱蔣家中華民國體制,更分別於2004年10月25日由國務卿Colin Powell宣示「台灣並未如同國家一般享有主權(Taiwan does not enjoy the sovereignty as a state)」,和2007年8月30日由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顧問Dennis Wilder重述「台灣,或稱中華民國,此時在國際社會並非國家(Taiwan , or the Republic of China, is not at this point a state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而且,美國此一官方立場迄未改變,即使川普上任亦然。因為,中華民國體制僅係支那的難民集團。

台灣人民迭經荷、西、東寧、清國、日本,乃至蔣家匪偽中華民國體制的殖民,不曾真正決定過自身命運。1952年生效的舊金山和約(SFPT)更讓台灣人民脫離日本國籍成為國際難民。雖然,金山和約未定台灣歸屬;但是,台灣卻早被代表盟軍解除日軍武裝的蔣集團非法占領。美國更在蔣介石於支那內戰潰逃後協助其安頓於台灣,無視蔣軍於1947年在台灣犯下違反國際法、無追訴時效的福爾摩莎種族屠殺(the Formosa Genocide)滔天罪行。這正是George Kerr在Formosa Betrayed書中所指的-美國出賣台灣。

我們當然知道,二戰後美國首要之務是確保日本不再發動戰爭,故杜魯門總統指派蔣軍前來屬太平洋戰區的台灣。後續,又逢冷戰以及美國本身的二次紅色恐怖(the Second Red Scare),反共成為美國要務。況且,終戰時台灣獨立的聲音確實不大。然而,台灣人民的意志的確從未獲尊重,台灣人民的苦難也受忽視。不過,經七十載的努力,台灣人民終能克服蔣家父子的獨裁暴政,逐步落實民主體制。這應是布希和川普兩人稱「台灣是國家」的原因。

人多懷抱理想。從而,台灣人民選出蔡「總統」絕非為維持「蔣家匪偽中華民國殖民體制」的現狀。台灣人民除了要確保不受支那統治,拒絕受支那併吞,更希望真正成為獨立國家,在國際社會盡義務、享權利。因為,在可見的未來國際社會仍是以獨立國家做為最高的基本行為者。所以,台灣務必去除蔣家殖民體制,成為獨立國家。否則,勢必繼續「人為刀殂,我為魚肉」。

既然對於川普的PO文,中國官方以此舉不會影響美方一個中國原則回應,台灣人民便應堅定地指出清國雍正皇帝在大清憲皇帝實錄中強調的「台灣自古不屬中國」的事實,努力追求國家真正獨立。台灣人民不僅應戮力抵抗支那的欺壓,更應要求支那實現毛澤東要幫助台灣獨立的國際宣示(1948年英文版「西行漫記」《Edgar Snow: Red Star Over China,New York: Random House》,88 ~ 89 頁)。

當然,我們熱切期待川普上任後能幫助台灣脫離蔣家殖民體制。愛好和平的台灣人民必將努力奮起,建設繁榮的國家,並擔負維護亞洲安定與世界和平的任務,協助美國扮演更好的世界警察角色。

本文2016-12-12 18:05 民報論壇刊登

takao2008發表於 樂多01:02回應(0)引用(0)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