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4,2018 18:20

從4段性愛與4場派對的處理,談《BPM》在敘事上的保守策略





        一部關於愛滋平權的同志電影,在敘事上容易陷於一個兩難的局面:一方面既要取得觀眾對平等人權的共鳴,另一方面在處理活躍性行為的呈現上要如何拿捏距離,以免人權議題遭道德綁架而模糊了焦點。在談論《BPM》在敘事上的保守策略之前,先分析本片收尾結局的處理,自會明白那各自四場性愛與酒吧派對所隱含的言外之意,這將是理解本片敘事何以趨向保守的主因。

 

        本片結局以三組事件的安排,總結了全片的敘事母題:抗爭、派對與性()。就抗爭主題來說,尚恩以自身死後的骨灰潑灑作為影片開場以假血抗爭政府單位對愛滋議題毫無建樹的回應,這除了是敘事上的首尾呼應,更是展現革命未成至死不休的決心。隨後影片在一陣忽明忽滅的燈光下,舞池中扭動身軀的人影與納丹和蒂博做愛的片段交錯呈現作為影片收尾的處理。這樣的剪接安排,似乎暗示酒吧派對與性愛間所隱含的某種關聯,一如尚恩與納丹首次做愛的片段是接續在酒吧派對後的場景,是以,片中關於四段性愛與四場酒吧派對的處理手法也就有逐一檢視的必要。

 

        關於片中出現的四場性愛片段,除了表層激情的展現外,更重要的是影片所隱含的附加意義。作為一部愛滋平權電影,如何處理片中第一次出現的性愛場面,這關係到導演的創作立場與表達模式。尚恩與納丹的首次性愛始於團體中所建立的曖昧情愫,是一段關於戀情初萌的交心時刻,而非陌生人間的一夜激情。從相互戴套的口交開始(導演不忘以鏡頭帶到尚恩褪去內含精液的保險套鏡頭作為全程戴套的示範),到尚恩述及初次無套染病的回憶(作為對照),一次中標的強調(並非閱人無數的暗示)與傳染者和被傳染者自身都應負完全責任的表述,及至尚恩為納丹戴套進行肛交以彌補戴套被口交的不適應(不習慣戴套也得習慣)……凡此種種,連同開場藉由新成員的加入所進行的各種解說安排(為了讓觀眾明瞭各團體間的操作性質),一種介於愛滋宣導與藝術表達形式間的界線已不再壁壘分明,儘管這些安排均符合角色設定應有的作為。這並非否定影片所闡述的「積極而正面」的思想核心,而是針對藝術表達模式的探究。如果說,影片無須刻意交代這一切過於正向積極的表現過程,而是採取不假思索的戴套做愛來呈現,自然也就無此疑慮,其核心思想亦不受影響。

 

        至於第二段性愛描述,如上所述是對尚恩無套性愛「一次就中標」的強調。第三段則建立在「愛」的表述:那是病末之際,納丹以吻示愛,用手抒解尚恩的性慾與發病時的痛楚,以及生命將至盡頭前的孤獨。相似的涵義也出在最後納丹與蒂博的那場性愛:那是生命遭逢巨大創傷時所需要的「安慰與陪伴」。至此,創傷與孤獨取代了原本性愛所賦予的意義,一如片中所有的性愛場面都意有所指,導演拒絕以活躍的性行為作為愛滋與性的直接連結,改以曲筆側寫的方法暗示酒吧文化與危險性愛間的關聯。


 

        在片中,關於酒吧派對所隱含的意義均透過剪接對比前後敘事的差異而獲得確認。首次酒吧派對所隱含的意義是出現在接續而來的激情性愛:那是尚恩與納丹的第一次性愛;一如片尾納丹和蒂博的性愛片段與舞池人群交錯剪接所產生的關聯。第二場酒吧派對所指向的,則是刻意省略性愛場面的描述而與愛滋病毒直接連結。此處安排極為高明,影片藉由音樂的律動與人群扭動的舞姿建立起一種狂歡的氛圍,隨後一個變焦鏡頭將焦點從人群轉向燈光下漂浮的塵埃,讓人一度以為隨音樂漂浮的塵埃會是一種抽象美學的純粹展現,未料,顯微鏡下的愛滋病毒竟取代了塵埃,危機總在人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刻降臨。是以,在第三次酒吧派對後所接續的畫面,正是一則關於尚恩死前的夢境:血染的塞納河。

 

         從「激情性愛」到「愛滋病毒」的呈現,再到如今的「死亡意象」,影片透過三次酒吧派對的片段與之並連,正是導演有意迴避活躍的性行為與愛滋的直接關聯。若將此曲筆側寫的表達形式、四次另有所指的性愛意涵,連同尚恩一次中標的人物設定,與為16歲兒子染病而奮鬥的母親的形象建立,以及納丹對尚恩始終不離棄的愛情刻劃一併思量,我們會發現編導集於一身的羅賓康皮洛(Robin Campillo)對愛滋議題的描述仍是相對保守的,並且迴避一切可能遭致非議的「負面」形象。這對爭取廣大群眾對愛滋平權的認同來說,或許是一種策略上的必要之惡,但對於一個藝術創作來說,則就言人人殊了。就如同台灣同志在人權爭取的過程中,所謂「好同志」的形象建立是否會在取得平權的過程中壓制了所謂的「壞同志」而成為另一種霸權?所幸片中關於染血塞納河夢境的雙重寓意為此緩解,那不分區域流向各處的鮮紅河水除了預示尚恩的死亡將臨,更暗示愛滋無關一個人的「好」與「壞」或是性行為的活躍與否,它並非某個族群或團體的個別問題,而是一整座城市、一個國家與全人類共同的課題。只要有任何疾病尚且能直接或間接地威脅到人類的生命,它永遠都不會是個人的問題,一如癌症,一如肺炎,或愛滋(),或任何疾病。

 

註:愛滋如今雖已成為一種定時服藥便能有效抑制病毒的慢性病,但仍有抗藥性與合併其他疾病導致間接死亡的問題,由於長期服用藥物所產生的龐大費用,非洲國家每年死於愛滋的人數仍是戰爭或自然災害的十倍之多。


  • 您可能有興趣:

    tcyang111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影片分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