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2,2017 18:01

因冷漠而來的悲劇──從《火柴廠的女孩》的聲音運用談起




       電影向來是以影像作為最主要的呈現方式,聲音的運用則多半止於影像的輔助,甚少能與之比肩,更不用說是作為一部電影的主體敘事。在阿基‧郭利斯馬基的這部作品中,人因冷漠所導致的悲劇,正是因為溝通的缺乏與無效,才導致對他人苦難的無視,進而促成自身的悲劇。正由於影片對溝通的強調,「聲音的運用」在本片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刻意稀少化的「對白」處理往往一針見血展現了人物間的冷漠與自私,而作為環境音效的「機器運轉聲」與「電視新聞播報聲」則進一步強化這層關係,並以「歌曲」的調性與歌詞的運用作為女主角內在心緒的反照,共同型塑這部以聲音為主體的悲劇故事。

 

        影片開場,導演以詳細的火柴盒製造流程揭開序幕,除了展示機器生產運作的單調重複,透過女主角艾莉絲逐一查核的品管流程,人逐漸成為機器運轉的一部份,兩者間的主從之別也早已分不清。單調而貧乏的重複性工作是艾莉絲的生活寫照,那一聲又一聲的「機器運轉聲」除了單調,還是單調。機械化的生活使人與人的關係產生疏離,它所對應的卻是艾莉絲內心渴望與人交流的熱情,這包括了她對愛情、親情與友情的渴望。她期待能有一位男人能夠真正了解她、愛她,也渴盼母親與繼父能填補她失去父親的家庭溫暖。然而現實卻是殘酷的,當艾莉絲下班返家時,我們看不到一般家庭裡的噓寒問暖,只有電視機上刻意呈現的「新聞播報聲」,充斥在這棟毫無言談的死寂之屋。導演刻意以中國天安門事件的報導,對比這一家人互不關心的冷漠,當電視播出中共以坦克車來鎮壓年輕的生命時,母親卻對此毫無反應,繼父則在一旁呼呼睡去,而艾莉絲也只在乎自己的心事,忙著對鏡化妝準備外出尋找真愛。正是因為人們對他人的苦難所表現出來的普遍冷漠,才導致艾莉絲最終邁向玉石俱焚的悲劇。

 

(冷漠自私而無語的家庭關係)

        導演以天安門事件的新聞畫面,對比這一家人的冷漠以對;而以新聞播報的聲音,對比一屋子毫無言談的闃靜。同樣以聲音反襯人物內在情感的手法也出現在隨後吵雜熱鬧的舞廳場景:一身邋遢的艾莉絲與穿著入時的女客們並肩而坐,眼看身邊女客逐一受到男士的青睞,最後只剩下她一人獨自黯然。那堆放腳邊的空酒瓶,是她落寞整夜的證明,一如那過於刺耳的「浪漫情歌」,映照她內心渴望戀情的孤獨。返家後,無人關心她整夜遭受到的挫折,只有「電視機隱隱傳來的聲響」,作為這冷漠家庭裡唯一的聲音來源。

 

        雖說這是一部特別強調聲音運用的作品,本片對白卻出奇的少,因而當片中有對白出現時,也就格外引人注目。歷經舞廳挫敗後的艾莉絲,以供養一家人的微薄薪水為自己選購一件紅色洋裝,她以為只要穿上顯露女性特徵的衣著,便能獲得舞廳男士的青睞,並找到一份渴慕已久的戀情。豈料,繼父與母親發現短收的養家費,竟是當場以言語羞辱,「下賤」是這個家庭首次出現的對話,也是繼父對她說過的第一句話,而站在一旁的母親非但沒有給予安慰,反倒自私地要她將衣服「拿去退」。這兩句簡短而無情的對白,充分展現這一家人的冷漠與自私。影片後段,繼父探視因情傷而車禍住院的艾莉絲,繼父對她說的第二句話,也是最後的一句話「妳母親說妳帶給她很大的困擾,我們希望妳搬出去住。」無須大量的言語堆砌,刻意稀少化的對白處理,正是突顯全片那僅有幾句對白張力的最好方式。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艾莉絲與多金男子兩人交往時的對話欠缺,又或是同事間的冷漠以對,彼此皆因溝通上的欠缺,或單向性的情感交流,才導致對他人苦難的冷眼旁觀。這也是本片在郭利斯馬基的作品中對白相對最少的主因,儘管他的作品向來精簡。

 

(不曾真正交流的情感)

        因此之故,影片在呈現艾莉絲與多金男子在酒吧邂逅的段落中,導演刻意避除一切對白,從相識、共舞到一夜激情過後,我們不曾聽聞兩人說過一句話。只有艾莉絲的單向性情感表露,只有她留下的一張紙條作為「旁白獨語」,一如片尾她寫信給男子告知懷孕一事的「綿長獨白」。兩人從未建立過真正的對話溝通,自然也就無法產生深刻的情感交流。男人的第一句話,是質疑艾莉絲為何到他家裡找他?並說改天再去她家裡接她。第二句話則是出現在第一次約會的餐廳裡,男人對她說「我從來不曾愛過妳」。這兩次簡短的「對話」,就如同繼父對艾利絲說過的那兩句話,與其說是對話,還不如說是單向性的情感否定,或是命令。如果我們再思及艾莉絲與同事間唯一一次的對話場景,便不難發現她之所以會邁向毀滅性的悲劇是必然的。當她告知同事自己懷孕一事,舉措無助的她,希望有人能聽她傾訴、給予力量,豈知那名同事竟只是輕描淡寫說聲「是嗎?」便冷漠地丟下她一人獨自返回工作。

(冷漠無情的同事關係)

        本片從一開場「反覆的機器運轉聲」,便暗示艾莉絲單調乏味的日常性,透過「刻意稀少化的對白」處理,用以突顯人際關係上的挫敗,這包括了冷漠自私的家庭關係、無視他人苦難的同事情誼,以及一段渴望他人能夠了解自己的愛情。外加「電視機上的天安門事件報導」,藉由「無語」的家庭空間、視若無睹的冷漠態度,共同型塑一個冷眼旁觀他人苦痛的無情社會。身處其中的艾莉絲是唯一的例外(或許還包括一名男性友人),透過舞廳或熱鬧或浪漫的「歌曲比對」,映照她獨自一人的落寞。在她唸著寫給男子的信件中,那情意綿長的「獨白」與自剖,讓我們深刻地體會到她內心熾熱的情感需求,她是多麼地渴望被人瞭解。她以一顆熾熱的心,對抗著一整個社會的冷漠,最終卻落得遍體麟傷,一如那收尾歌曲所言明的「我把一切都給了你,換來的只有失望……」她就像那夜裡曾經目睹的盛開花朵,轉眼便已枯萎,就如同她的人生也在那個夜裡凋謝。

 

        這是一部哀傷的電影,沒有郭利斯馬基向來悲喜交織的暖意,只有無盡的絕望……


  • 您可能有興趣:

    tcyang111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影片分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