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2017 16:16

關於《羅長姐》的一個問題




         身兼導演與攝影的金行征,在本片關於羅長姐的相關拍攝素材,與細緻光影捕捉的影像呈現上,表現十分突出。本有望成為一部細緻動人的出色作品,卻因導演認可的剪接形式,造成不必要的干擾與折損,終影響本片的成就。

 

         本片結構約可二分,以羅長姐對二子祁才政(腦膜炎導致失智與精神失常)的照顧為主軸,長孫媳接續羅長姐四十年的照顧以為延續或循環,並以農家飼養豬隻的副線作為比對。造成影片干擾的,當屬農家對豬隻飼養過程的諸多比對段落,影片將此副線分段安插在羅長姐與長孫媳對祁才政的照顧片段,依序呈現豬隻配種、十餘隻幼豬搶食母豬奶水、飼主對豬隻的餵養、賣出長大後的豬隻獲取利益,及至最終的宰殺。這一連串的安插,是放置在母親對失去行為控制力的兒子的照顧片段,就影片文本來說,這樣的剪接安排勢必造成觀影時的比對效果。

 

         在影片會後座談,剪接師對此表示,母豬哺育幼豬的行為與母親長期照顧兒子的行為皆屬母愛天性;導演隨即補充,兩者之間是存在相似與相異的地方,他指出片尾對豬隻的宰殺便是不同。這樣的解說與文本自身所散發出來的訊息無異,但重點是,這樣的比對形式是否適切?母親餵食兒子的長期關照與母豬哺育幼豬的畫面,在意義上均為母愛天性的展現,若只有此一比對,倒也無妨。但若以豬隻遭人類的買賣或宰殺,與羅長姐交棒長孫媳對祁才政的延續照顧,以「愛的有無」作為兩者的生命狀態與命運殊異的比對,實則不妥。

 

         首先,在對比關係的邏輯上是有問題的,一個是由人(羅長姐)對人(祁才政)所產生的命運安排,而另一個則是人類對豬隻的命運掌握。若說兩者之間是因為「愛的有無」而產生了相似與相異之處,餵食與哺乳之間的比對,是因為母親對兒子與母豬對幼豬的母愛付出相似而成立,而兩者之間相異的生命狀態與命運比對,則不屬於此一邏輯關係,因為人對人與人對豬隻的情感本不相同,人性與豬隻的存在價值也各自不同,自然不宜採取這一連串的剪接對比關係作為呈現。如果依影片現今文本來看,祁才政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而具攻擊性,必須採取(單獨木屋)隔離式的照顧方式,外加隨地解便、喪失理智與母親的餵食穿衣協助,種種片段所呈現的雖為母愛親情的關照,但甚具干擾性質的豬隻飼養過程中某些相似之處的無意呈現(我相信導演無此用意),卻會產生不必要的比對與聯想。是以,全片最大的問題,正是這一連串不必要的剪接安排,少了母愛的比對關係,並不影響觀眾對羅長姐母愛付出與人性價值的理解,刻意的比對,反倒減損那份最直接也最單純的動人力量!


  • 您可能有興趣:

    tcyang1115 發表於樂多回應(0)電影短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82